《必须每天和死对头秀恩爱》百度云txt全文阅读林望江行野作者点点轻

众所周知,南城一中两大校x向来王不见王、针锋相对。
争年级第一、争竞赛金牌、争篮球赛MVP。
林望怎么都想不到,他和江行野的关系差到甚至不愿意走在同一块地砖上了,竟然还有那么多人在学校论坛写他俩的同人文。
各种款式,各种姿势。
更没想到,他前一天晚上随口一句“卧槽这什么东西”,第二天就和江行野一起,被打包扔到了这篇人气xOT的同人文里。
——《糖心蜜恋:我的校x有点甜》
林望:“……”

在同人文的世界观里,所有人都理所应当地认为他和江行野是一对。
他必须在不被世界意志怀疑的前提下,和江行野走完同人文剧情,才能重新回到现实,否则享年十八。
生死关头,林望如临大敌地再次翻开那篇同人文。

第一章标题:在你唇上偷个吻。
林望:“谢邀,我这就去死。”
江行野:“谢邀,如愿以偿了。”

【系统每x温馨提示:滴滴~宿主今天和江行野还有999条爱心短信没发哦~】


校园沙雕小甜饼。

死对头

必须每天和死对头秀恩爱
文/点点轻
首发于2020年3月12x

三月,x长莺飞,万物躁动。
课间时分。
教室里人声嘈杂。

有人扯着嗓子喊英语卷子谁做了借我抄一下,也有人聚集在一起不时爆发出一阵意味不明的哄笑声。

闭上眼睛,整个世界天旋地转混混沌沌。
趴在桌上补觉的林望不自觉蹙了蹙眉。

昨天夜里他睡得很晚,上节体育课又刚打过一场篮球,正是筋疲力竭的时候,他睡过了一节自习课,本来还想继续睡,但周遭环境实在太吵,哪怕是个聋子都睡不下去。

林望脑袋还埋在臂弯里,胳膊肘碰了碰旁边的同桌严子禹,迷迷蒙蒙问:“现在几点了?”

身旁人沉默了两秒,回他:“五点四十,大课间刚开始,还有半小时才上课,你可以继续睡一会。”

林望闻言松了口气,正要挣扎着再眯两分钟,倏尔发现了哪里不太对劲。

——刚刚从他耳边传来的这道声音,对他而言并不算陌生,但也绝对称不上熟悉。

低沉,尾音懒懒散散,还带着一点撩拨人的笑意。
不是严子禹的声音。

林望猛然睁开了眼睛,直起身,扭头望向坐在他身侧的人。

一头利落的短发,衬着剑眉星目的一张脸,因为距离太近,反而更能清楚感知到这人五官的英俊x人,明明是个男生,身上不知道打哪儿来一股淡淡的橘子香味儿。

而这人似乎早已料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单手撑着下巴,形状好看的桃花眼弯着,跟他打招呼:“醒了?”

林望觉得自己根本没醒。

他惊愕的表情迅速变成了防备:“江行野?你怎么在这儿?!你为什么来我们班,你把我同桌弄哪儿去了!”

不怪他这么吃惊。
整个南城一中认识林望的人,都知道他和江行野关系不好。

毕竟同是学校两大校x之一,大帅x之间互相看不顺眼大家都很理解。
更何况他俩还常年占据年级大榜的一二位,甩第三好大一截,按学校里某些女生的说法,就是“轮流当top,不给第三者x足的空间”。

除此以外,什么篮球赛、学科竞赛、运动会三千米,只要有竞争的地方,就有林望和江行野的身影。

王不见王说得就是他俩。

还专门有人统计过他俩在非必要场合下,基本从没出现在同一块地砖上过。

林望倒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他单纯就是不喜欢江行野这个人,想和他保持距离罢了。

幸好当初高二分班的时候,他和江行野刚好分在两个实验班,没成为同班同学。不然像现在这样和他挨得这么近,呼吸同一片空气,林望觉得自己可能随时会窒息。

他一连串问题抛出来之后,先回答的不是江行野,而是坐在前排回过头来看他的严子禹。

“林望你叫我?”严子禹笑嘻嘻的,“你睡傻了?我坐这儿还不是为了给你和江哥空出点二人世界的空间嘛。”

江哥。
二人世界。

每个字单独他都能理解,怎么合在一起这么魔幻惊悚。

严子禹和他关系好,自然知道他和江行野不对付,平时在他面前对江行野的称呼都是江老狗,什么时候用过这种尊称。
二人世界又是什么东西,二人互锤世界?

林望刚要追问,江行野已经让人转回去了,“没事儿,他没睡好有起床气,我来跟他说。”

哪怕背对着,林望也能听见严子禹声音里的暧昧:“好嘞,江哥你可要对我们小林温柔点啊。”

林望:“……”
他想骂人。

刚醒那会儿林望脑袋还有点不清醒,被这么一刺激,彻底恢复理智,察觉到了事情的极度反常和诡异。

他不想再引人关注,压低了嗓音咬着牙问江行野:“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两个人距离近在咫尺,连温热的气息都能捕捉到。
江行野手一顿。

眼前的少年一张脸轮廓精巧漂亮,一双昳丽的眼睛尤其受造物主偏爱,瞳孔是偏棕的琥珀色,眸光闪闪发亮。

严格的说,此刻闪的应该是凶光。

这么生气啊。
江行野视线从他越来越红的耳垂上擦过,笑了一下:“你马上就等到了。”

等什么?
林望还没问出口,蓦地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速率加快了近一倍,咚咚咚地剧烈敲击在他耳侧,脸颊也越来越烫。

下一秒,有道缥缈遥远的机械声,凭空出现在了林望的脑海里。

【宿主你好,欢迎来到“梦想成真”小剧场,我是系统777。】

……什么玩意儿?

那道声音像是听见了他的疑惑,很快解答道:
【恭喜宿主成为被选中的“圆梦者”!宿主现在所在的世界并非现实世界,而是一部小说里的平行时空。】

像是为了刻意逗他开心,这个什么系统还特地搞出了一种欢天喜地的气氛。
但林望丝毫没受感染,只觉得荒谬。他没有管别的,直奔主题:“我怎么才能回去?”

【只要宿主和搭档一起,将小说的剧情演完,实现原作者的梦想,就可以回去啦!作为完成任务的奖励,宿主还可以从这个世界任意带走一样东西~】

听上去好像不是太难。
虽然他没有什么演戏的基础,平时也不怎么爱看电影电视剧,但这种事儿总归是可以学习的。

不过——
还有搭档??

【当当当,宿主猜对啦!你的搭档就是江行野哦!】

林望:“……”
能不能不要用这种卖萌的语气,说这么可怕的话。

他又在心里问了一句:“小说叫什么名字?”

林望其实能猜到,八成是那种主角之间有着深仇大恨,斗得你死我活,从第一章互相残杀到最后一章的故事。
不然g嘛找上他和江行野。

【是宿主刚看过的书。】

他刚看过的是《国际物理奥林匹克竞赛精编》。

显然系统也意识到自己说得不够准确,尴尬地补充:
【宿主昨晚看的那本。】

昨晚。
这两个字瞬间勾起林望某段十分不愉快的回忆。

昨天放学后,严子禹说有好东西分享给他,不由分说甩过来一个网址,还说他不看肯定会后悔。

虽然林望没对他的话抱有什么期待,但回家的路上无所事事,他还是点开了那个链接。

加载进去是学校论坛的界面。
南城一中是全国重点,一个高中有大几千近万名学生,赶得上一般的大学了,所以论坛水区也热热闹闹。

林望以前只听别人说过,上面经常会有一堆八卦帖子,他本身就是八卦体质,经常上校园头条。

即便不怎么喜欢出这种风头,但林望也管不了别人的言论自由,所以一向眼不见为净,从来没去论坛里看过。

这还是第一次。

第一次就迎来了暴击。

帖子主题叫:【得意忘形】糖心蜜恋:我的校x有点甜。

林望看完标题,给严子禹发消息:?你现在喜欢这种小女生的言情小说了?
严子禹很快回复:我的哥,你也看看内容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望不解地再次点进去。
……怎么有他的名字?
……怎么还有江行野的名字??
……他和江行野在g什么???

这到底什么东西?????

他脸色由白转红又转黑,最终定格成一种快要碎裂的僵y。

和他的几近崩溃形成巨大反差,评论里都是“啊啊啊啊”的土拨鼠发言。
[好甜好甜,我真的很可以!!!]
[既然我得不到林望也得不到江行野,那我就选择让他们在一起1551。]
[信女愿单身十年,换我的得意忘形是真的!!]
[小林小江妈妈爱你们!快搞起来!!!!楼主求更新!!]

林望三观重组的过程中,严子禹又滴滴叭叭给他发来好几条消息。
“想不到吧,你和江老狗那种关系,我们学校还有女生给你们写文,我他妈笑死哈哈哈哈哈”
“你别说,文笔真不错,主要是想象力够丰富,帖子都两千多层了,你俩cp名都出来了。”
“就叫‘得意忘形’。”
“你猜江行野有没有看过这个帖子?”

有这种朋友真的是他家门不幸。
林望气沉丹田,发过去一声:“滚!”

他企图把看见的精神污染从脑海里排除出去,但这种东西越想忘记越根深蒂固,他整整一夜都饱受摧残。

一闭上眼睛就是:
“江行野对林望宠溺一笑。”
“粉色泡泡萦绕在两人中间。”

好不容易在天快亮才睡着一小会儿,梦里还是江行野在对他说:“你好甜啊。”
就这么y生生被吓醒了。

林望本来以为这已经是极限了,但现在看起来……

不是吧。

【宿主好聪明,又猜对啦!就是那本《糖心蜜恋》呢!】
系统还在不遗余力地给他吹着彩虹屁,而林望只想跟它狠狠打一架。

演什么演。
不可能。
做不到。

他冷着张脸:“你们这是什么霸王条款?我就是不走剧情能怎么样?”

【很抱歉,宿主如果完成不了任务,就无法回到现实世界。小说里的时间线只到高考结束,在那之后,这个时空就会消失,宿主的存在也会被抹杀。】

……x。
那不就等于他只能享年十八?

林望抬头看了江行野一眼。
听他之前的话,应该比他还早就绑定了相应的系统,知道他们要做的是什么丧心病狂的任务。

江行野察觉到他的目光,回望过来,眼尾挑着笑,修长的手指把玩着笔杆,转出一个潇洒优美的弧。

整个人看上去再平静不过,丝毫没有他的焦急慌乱。

林望心里更x了。

系统深谙心理学,见缝x针道:
【宿主,江行野已经同意了。】

“……”
箭在弦上。
输人不输阵。
林望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保命要紧。江行野都不怕膈应,他怕个屁。

“我现在要演什么?”
不是他记性不好,是他当时看得太快,只囫囵把一些触目惊心的句子记在了脑海里,具体情节还真的不太清楚。

【滴,正在为宿主读取小说内容——】
【第一章:在你唇上偷个吻。】

林望懂了。
反正这个系统就是想让他死就对了。

偷吻

在林望脑海中模拟哪种死法更简单易行的时候,系统已经嘚啵嘚一口气给他科普完了任务的相关规定。

根据书中内容,每一个章节都会发布一个需要由他和江行野共同完成的任务。

因为他和江行野本身就是这本书里的主角,所以只要不违背书里的世界观,就可以拥有相当大程度上的行动自主权。

而这个比起小说,叫同人文更合适的书里,最重要的一条世界观就是,他们身边的所有人都理所应当地,认为他和江行野是一对。
不是一对宿敌。
是一对情侣。

他和江行野的所作所为、一举一动,都不能让别人产生怀疑。
所以刚才江行野才会对严子禹那么说。

但是……这种玛丽苏剧情他也能演的下去???
这也太他妈忍辱负重了吧。

林望匪夷所思地看着身边的人。

江行野挑了挑眉,轻轻用气流声问他:“听完介绍了?”

林望表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他在刚刚的一瞬间,是真的想过大不了就早死早超生算了,下辈子好好珍爱生命远离同人文。

是突然冒出头的那一点良心遏制了他。

目前他还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会被弄进这个同人文里,但不排除是他昨晚的行为触发了什么隐藏装置。
那江行野就很无辜被他牵连。
林望虽然不喜欢这个人,可也没到想让他去死这么严重的地步。

看他的样子,明显是想好好做完任务回到现实的。

林望皱紧了眉,最后还是对他说了声:“对不起。”

他和江行野之间,往x里除了比赛之前的互放狠话环节以外,说过的话屈指可数,怎么都没想到,有朝一x还能发生这种对话。
林望绷着脸,完全没意识到耳根的红晕已经顺着脖子爬到了衣领xx。

这话说得没有前因后果,江行野好像也不觉得奇怪,嘴角勾了勾,说:“没关系。只是,待会儿要说对不起的人,可能是我了。”

林望不明所以地侧了侧头。
正当此时,系统弱声xx了他们的对话。

【宿主,距离第一章的任务截止时间,只有二十分钟啦QAQ】

谁偷吃进度条了,突然这么快??

那种章节题目,除非作者是个标题党,不然林望用小拇指都能想到要做什么任务。

果然,还没等他吐槽完,系统就径直道:
【任务:偷吻。主动方:江行野。被动方:林望。场地:教室。倒计时19分59秒。】

教室???
这个系统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
而且他凭什么就是被动方了?!虽然他也不想主动亲江行野,但这涉及到作为男人的尊严问题。

刚褪下没多久的绯色重新布满林望的脸颊,然而无论他再在心里怎么咒骂这个该死的系统,也只剩下了机械的报时声。

江行野大概也听见了他自己那边系统的倒计时,松散的神色稍稍变得正经了一些。

林望咬了咬牙,叫他:“江行野。”
“嗯?”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长痛不如短痛。
他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你……速战速决啊。”

xxx。
他活了十七年,初恋都还没有过,就要被这个不知道哪来的垃圾系统x良为娼了。

要是让现实中的严子禹知道,估计要嘲笑他到八十岁。还是塞进棺材埋进土里,都要挖两个d传出笑声的那种嘲笑。

林望心如死灰地闭了闭眼睛。

江行野像是被他逗笑了,低低地叹了口气,“本来我想趁你睡着的时候,自己偷偷完成的。”
“但总觉得,这种事儿,必须要问一下你的意见。”

林望:“……”
他觉得江行野这个人是真的很欠揍。
不知道现在揍他一顿能不能解释成是情侣之间的特殊情趣活动。

林望捏了捏拳,“下次遇到这种任务你不用问我了。”
还不如趁他睡觉就解决完毕,他还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江行野“哦”了一声,了然地点头:“下次我一定主动。”

话音落下,林望就看见他俯xx来,向自己靠近,本来就显得稀薄的空气随着他的动作像被二次挤压了一样,林望听见他轻声道:“那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林望正襟危坐,“你等等!”

哪怕知道在这个同人文的世界,别人看他和江行野做什么都是正常的,林望还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

他把书包抽屉里的各种书都翻了出来,又把严子禹桌上的也一并拿过来,垒成了一道隔断墙。

他们坐教室最后一排,现在又换到了靠角落的一组,只要把前面人的视线阻挡住,就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在g什么。

一切按计划进行,准备就绪的时候,倒计时还有十五分钟。

审题仔细的林望对“偷吻”这个词的理解是,江行野要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吻上来。
但现在任务内容都怼他脸上了,他就只能假装不知情。

分析完毕,林望对江行野进行最后的嘱咐:“马上我趴下假装睡觉,你找个没人往我们这边看的时机,就……赶紧那什么。”
说完他就一秒假装入睡,可惜卷翘的睫毛不听主人使唤,一直在乱颤,让演技倒扣一百分。

江行野非常善解人意地成全他的“掩耳盗铃”,没有告诉他,他们班前排有好几个女生,一直盯着这里,目光挪都没挪一下,在兴奋地叽叽喳喳些什么。

临近六点,傍晚时分,天际还剩一抹夕阳余晖,云层一叠橙红盖着一叠紫金,交错在一起,教室里白炽灯被人摁亮,一截阴影打在林望脸上。

原先张扬漂亮的少年脸孔上,平添了一丝乖巧。
江行野无声弯了弯眼睛。

身侧的人再度靠过来的时候,林望虽然闭着眼睛,但也能感觉到面前罩下了一道阴影,顿时连呼吸都屏住,等待着对方的“速战速决”。

但吻却迟迟没有落下。

闭上眼睛,其他触觉都会变得更加敏锐。林望能清晰听见窗外有一群飞鸟掠过教学楼,扑棱着翅膀发出热闹的声音,盖在一片脚步声中。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班上后排几个男生惯例大课间一下课就去食堂买饭,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回来。

“高一那群兔崽子g啥啥不行,抢饭倒是第一名,爹服了。”
“x,别说了,我连碗热汤都没抢到,一群牲口。”

还有人隔着半间教室叫他:“望哥!醒了没?给你和江哥带了吃的!”
林望强行平稳下去的心跳速率又一秒跳跃到了峰值。
江行野该不是临阵脱逃了吧,还能不能行了。

就在林望睁开眼睛,想看一下到底什么情况的时候,有一抹温热的触觉猝不及防地贴上他的唇边,柑橘味道刹那间盈满鼻腔。

整个吻延续时间不到一秒钟,几乎一触即分,伴随着系统的“任务完成”通知,快得就像一场幻觉。
林望却觉得被江行野碰到的那一块皮肤,仿佛被火烧火燎,烫得吓人。

“这样才叫偷吻。”江行野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悠悠道。

……我、靠。
他单知道江行野本身是个挺风x的人,没想到他竟然这么x。

林望故作镇定地抬起手背擦了擦唇角,刻意撇开目光,对走过来的几个男生说:“谢了啊兄弟。”
然后接过对方手里的面包,顿了顿,还是丢了一个给江行野。

虽然不太爽,但在这个世界观作用下,他也只能被动接受别人都把他和江行野放在一起。

“望哥客气啥。”男生笑得贼兮兮的,“你和江哥刚刚说什么见不得人的悄悄话呢?”

从他们那边的视角看,刚刚那一幕就是江行野俯在林望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他们望哥就一脸害羞地抬起了头。
当然,他还要命,害羞这两个字是不敢说出口的。

林望露出一个没有温度的假笑:“说你今天英语卷子别想抄了。”

男生瞬间做出中枪受伤的姿势:“望哥,好狠的心。”又扭头看江行野,“江哥,你快帮我跟望哥说两句好话。”

“我说话不一定管用。”江行野应声,接着摆出一副拿人手软没办法的样子,故意软下声来,对林望道:“再给他一次机会?”
“……”

林望就觉得这人的适应力是真强。
他估计都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还能这么流畅自然地跟人家对话。

到底是在假装情侣,再怎么也得给对方点面子,林望摆摆手:“行吧,给你三秒钟滚回座位,我考虑一下。”

男生欢呼:“江哥牛x!”


怎么就江行野牛x了,你们讲不讲道理??

被吹捧的人低笑了两声,站起身,微低着头看向林望:“晚自习快开始了,我先走了?”

林望巴不得他早点走,这辈子都别再出现在他面前。
但却有人先他一步开口挽留。

“江哥今天怎么不多留一会儿?我们班晚自习没人查的,有老师来就让严子禹这个憨批给你们打掩护。”
“骆闻阳你他妈又想死了吧!”严子禹骂了他一句,回过头来也跟着说,“江哥别走啊,我们这种新西兰进口牧羊犬最喜欢吃狗粮了。”

江行野短促地笑了笑,话是对严子禹他们说的,但视线却一直停留在林望的脸上,“今天作业多,在这儿没法安心做。”

林望:“……”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说到安心两个字的时候,江行野好像故意停顿了一下。

显然捕捉到这一点的不止他一个人。

“哦~~”
“我们望哥的魅力就是大,能让江哥这种学神都做不下去作业了。”
“行行行,小别胜新婚嘛,我们懂的!”

……你们懂个屁!

林望一时间满心苍凉,无师自通了什么叫做众叛亲离妻离子散。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