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后我怀了影帝的崽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闲狐

第 1 章
  刚下过雨的棉城,连空气都带着一股水的x润,把“零点”酒吧那块本就不大好使的招牌给浇熄了。
  
  这地方在棉城里谈不上是最大的,但也算小有名气,一入夜人总是很多,烂醉的灯光和迷离的音乐交织,形形色色的人在舞池中尽情地扭动,混杂的环境掩盖住了在角落里疯狂滋生的黑暗。
  
  麦都坐在包厢里,这会被灌了两杯酒,已经有点晕乎了,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单纯的酒量不行还是酒有问题。
  
  要说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还得从昨天晚上说起。
  
  说到麦家,不止棉城,国内大部分人就算不知道他家,肯定也接触过他家的产业。
  
  麦都作为麦家最小的孩子,打小就被捧在掌心里,走到哪都有人跟着,过得跟古代深闺的大小姐似的,只是他在行动上要更自由一些。而他本人一直过得挺快乐的,倒也不觉得有什么,直到他家里人给他安排了一门亲事。
  
  据说对象是母亲好友的儿子,常年在国外,最近刚回来,人品长相都是一等的好,也会疼人——这是麦都听到的,但是麦都没兴趣。
  
  他以前没谈过恋爱,但被电视剧荼毒过了,一直坚信自己将来是要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的,而不是这种不知道哪个旮旯里冒出来的家伙。
  
  俗话说得好,我命由我不由天,任何事都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于是有着坚定信念的麦都,华丽地离家出走了。
  
  然后被现实教做人了。
  
  在过去的二十四年里,无论做什么都有人帮他提前准备好,他只要做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少爷就行,别说离家出走,连独立生活的经历都是空白的。他这次只带了小书包就跑出来了,那还是他之前出去玩的时候带的,里面只有身份证跟一x换洗的衣服。
  
  钱倒是有,但不多,让他吃几顿饭还行,但也就几顿饭了。
  
  于是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麦都,直接看起了墙上招聘的小广告。
  
  就是那个时候,有个男人忽然跟他搭讪,问他是不是要找工作,说可以给他介绍,包吃包住待遇好,还一直说很适合他。
  
  麦都是不知道那人是怎么知道他适不适合的,问了几句是不是正经工作,得到肯定回答后就跟着走了。
  
  他对酒吧倒是没什么成见,看到地方第一反应以为是做服务生的,等被丢去陪客人聊天,半哄半骗喝了一杯酒之后麦都才觉着不对头,但后悔已经晚了。
  
  “来,再喝一点……”
  
  见身旁的男人边说边递了酒杯过来,麦都摇摇头拒绝了,站起来晃晃悠悠地想往外走,结果出口的两个保镖却忽然拦住了他的去路。
  
  麦都微微蹙起眉,混沌的脑子捋了一下把该做的事确定下来后,忽然抡起拳头往近的那个人脸上砸,掂着手感他估计没骨折起码也得青了。
  
  那人y吃了一拳直接歪在地上捂着鼻子哀叫,另一个没想到麦都看着柔柔弱弱的力气这么大,愣了一下才伸手想把人抓回,然而却被轻身躲过,接着一个酒瓶便迎头砸了下去。
  
  麦都见两人都没空搭理自己了,快步跑离了包厢,一边躲着不知什么时候会冒出来的人一边乱撞似的寻找着出口,他这会晕得厉害,只能卯着一股劲往外跑,直到看见一扇长得像出口的门。
  
  出门后他四处看了一下,街上的人很多,看见他的样子也只是匆匆地走过,生怕惹上什么麻烦。他只能把目光放到一旁去,那里停着一辆车,一个身量颇高的男人站在那,他已经没力气思考那是个什么人,只是下意识地跑过去求救。
  
  到了男人跟前时他踉跄了一下,整个人都扑到了那人怀里。
  
  麦都抬起头看他,眯了眯眼睛才让模糊的视线清晰了一些,大致看清了他的脸,这个人五官俊朗,长着一张能引得无数人投怀送抱的脸,看车子和穿戴显然非富即贵,不至于占自己便宜。
  
  “请你帮我……”
  
  麦都求救的话还没说完,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萧彦何还在就着自己的终身大事跟亲妈辩论,就看见一个人从酒吧里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直接往他身上扑,吓了一跳,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手已经率先伸出去把人扶住了。
  
  扶完后他才后悔起来,感觉自己似乎是揽了个麻烦上身,还在犹豫的时候那个半倚在自己身上的人抬起头来看他,一双稍圆的眼睛泛着微弱的光,没有焦距,声音细弱得像一只频死的小动物:“请你帮我……”
  
  那人说完就昏了过去,萧彦何直接懵了,丢了“一会再说”四个字给电话那头的人就挂了,把手机塞回口袋里,空出手来扶住要往下倒的人。
  
  萧彦何觉得今儿这事实在有些魔幻了,放到电视剧里这是爱情开始的兆头,放到现实里这大概就是实打实的碰瓷了。
  
  他目光望向四周,想看看是不是还有人藏着。
  
  这附近是棉城有名的不夜街,有很多店都是天不黑不开门的,营业到早上才打烊,会在这附近晃悠的也都是一些夜猫子。
  
  繁华的霓虹灯照在x漉漉的地面上又被折开,缤纷的颜色落不到人脸上,只余几个说说笑笑走过的身影,并没有看到类似的人。
  
  萧彦何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报警,然而手刚伸进口袋里,就见酒吧里跑出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头上还流着血,骂骂咧咧地四处张望着,应该是在找人。
  
  他用xx想都知道大概是在找他手上的人了。
  
  “不要惹麻烦!”
  
  “我们要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经纪人跟小学老师说过的话在脑海里转了几圈,最后还是不知道已经多大岁数的小学老师稍占上风,萧彦何拎着手里的人直接拉开车门丢了进去,自己坐进驾驶座,飞快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兜里的手机还在响个不听,熟悉的旋律闹得他有点心烦。
  
  要说他平时根本不会来这一带,只是今天在附近拍戏,出来的时候路况有点堵,他这才换条路走,停在路边也完全是为了接个电话,连塞个人上车都只能说是鬼使神差,他甚至能听见明天经纪人在他耳边怒吼的声音了。
  
  萧彦何住得有点远,一路上也叫了那个麻烦几次,但他依旧是昏沉地睡着,要不是偶尔会发出点声音,萧彦何甚至要以为他死了。
  
  黑色的汽车最终停在一栋二层的别墅前,这一带是新建的高级小区,住的人还不算多,一入夜就静悄悄的。
  
  萧彦何熄了火后才解开安全带转移阵地到后座去,第一件就是拍了拍那张睡得天塌不惊的脸,“喂,醒醒。”
  
  一开始他真的只是为了叫人,上手之后忽然发现这人脸还挺软的,便改拍为掐,但人还是不醒。
  
  犹豫再三萧彦何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事交给他的经纪人处理。
  
  他在国内算不上很火,但大小也是个明星,鬼知道带个人回家会不会惹什么麻烦。
  
  他摸出手机点开通话记录,手在“喻姐”两个字上停了一下,还没来及拨出电话,立刻就有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萧彦何看着屏幕上的“妈”字,头疼得不行,刚刚打了一路他还以为他妈是累了,没想到还不死心,他也只好认命接了起来。
  
  “你小子能耐了!敢挂你妈电话?!”
  
  被对面吼得耳朵都要聋了,萧彦何蹙起眉,叹了口气无奈的气:“我刚刚有事,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没有结婚的打算。”
  
  “那你什么时候有打算?!”萧母对着电话又是一声吼,“我问你,我之前让人拿过去的照片,你看了吗?”
  
  “什么照片?”
  
  “你、说、什、么?!”
  
  听对面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萧彦何都能想到他亲妈此时鬼魅般的表情,脑子飞快转起来,说:“哦哦,你说那个……那个谁的照片是吧?”
  
  萧母简直要给气死了:“什么那个谁!麦家的小儿子!你现在……立刻就去给我把照片找出来!”
  
  “妈,不用这么急吧……”
  
  “不急才怪!”萧母忍不住又吼了一声,“你说你要就要,不要我也好跟人交代,拖拖拉拉的,现在人家以为被你嫌弃了,伤心得离家出走了!”
  
  萧彦何一下就懵了,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还行?
  
  他这才去回忆了一下,在车上翻找起那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未婚妻”的照片,最后在边角里翻了个牛皮纸袋,拿出里头的照片来。
  
  “在看了吗?!”
  
  “在看……了……”萧彦何本想敷衍一下,谁知他扫了一眼突然愣住了,看着照片上那张和自己车上那个麻烦一样的脸,陷入了沉思。
第 2 章
  上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里,落在被子上,麦都被晒了一会,一开始觉着暖和,后来又觉着热,便翻了个身继续睡。
  
  脸埋进被子里时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陌生的味道,他愣了一下,这才睁开眼,看着眼前白色的被子和脑袋底下灰蓝色的枕头陷入了沉思,他房间的床单枕x可不是这个颜色的,而且味道也不对。
  
  麦都一脸茫然地坐了起来,看向四周,这房间不算特别大,但也算精致,灰蓝色的窗帘被拉开了,墙壁贴的灰白壁纸图案有些像岩石断面,床头还挂了一幅大约是抽象风格的挂画,至于画的是什么,麦都也看不明白——毕竟他房间没有,这里也不是他房间。
  
  那这里是哪?
  
  麦都仔细回想了一下,他只记得自己离家出走了,然后被一个男人带去酒吧工作,工作内容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反正他被灌了两杯酒,之后好像是跑了,但是再多的就不记得了。
  
  他想着忽然打了个冷战,这才发现自己没穿衣服,屋里空调打得有点低,冻着了。
  
  麦都直接懵了,他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了?
  
  他还在这想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动作很轻,似乎是怕吵醒屋里的人,在看到麦都已经醒后才放心走了进来,坐到床边朝麦都点了点头。
  
  麦都见状把被子拉高了一点,挡住光裸的身子,把脸也挡住了,只探出两只眼睛看着萧彦何,声音不大,带着点试探的意思:“昨晚我们……”
  
  萧彦何微抬手简单做了个喝酒的动作,示意两人昨晚是在酒吧碰上的。
  
  他倒不是不能说话,只是昨天拍了一天的戏本来就累着,昨晚把麦都安置好后还回了趟萧家,跟萧母大致说明了一下情况,但没细说,只是说人找到了,让萧母跟麦家人说一声,等醒了就送回去,顺便安抚了一下萧母临近暴走的情绪。
  
  这么一趟来回,萧彦何大半个晚上也没怎么睡,早上又来了客人被迫早起,这会精神有点萎靡,实在不想说话了。
  
  麦都有点搞不明白萧彦何的意思,是说他们两个人昨晚一起喝酒了?他咽了口口水,问道:“那这里是哪里?”
  
  萧彦何指了指地上,又指了指自己,示意这是自己家。
  
  麦都却是顺着他的手看过去,目光落在扔在地上的衣服上,上面那只懒洋洋的吉祥物他特别眼熟,毕竟那件衣服是他之前出去玩的时候顺手买的,他昨天穿的就是那一件。
  
  麦都直接懵了。
  
  他脑子里忽然浮出一些在电视里看过的剧,里面男女主滚完床单,镜头就很喜欢拍地上的衣服,然后再拉到床上没穿衣服的人身上——对,就好像他现在这样。
  
  “那个……”麦都犹豫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又小心翼翼往被子里看了一眼确认自己是不是还穿着裤子,这才看向萧彦何,“那个……我的衣服……”
  
  萧彦何点了点头。
  
  麦都这会才注意到对方进门到现在都没说过一句话,怀疑起他是不是哑巴,直接问又怕人不开心,只好试探道:“你能说话吗?”
  
  “当然能,我又不是哑巴。”
  
  萧彦何一开口就让麦都想起高中时躲在被子里偷听过的电台,里面的主持人声音和他很像,磁性又温柔,陪着麦都走过三个年头的x夜,心里一下就生出了好感,声音也缓和些许,问道:“我的衣服为什么会在地上?”
  
  萧彦何回想了一下,昨晚他把人抱进屋就出去了,走得匆忙忘记开空调,一回来就看人光着身子躺着,被子都被踢开大老远,至于过程他也不用想,总结道:“你自己脱的。”
  
  麦都闻言心都凉了半截,问道:“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萧彦何想了想,也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昨晚的情形,说:“你说让我帮你,我就带你回来了。”
  
  帮……?
  
  麦都觉得自己要疯了,他昨晚喝完酒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看麦都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萧彦何伸出手想试一下他的体温,看是不是着凉了,毕竟人在自己这病了也不好交代,结果麦都看见他的手却吓得整个人都往后缩,直接“砰”一声撞到了床板上。
  
  萧彦何也被吓一跳,愣了愣,把两人方才的对话跟麦都的反应结合了一下,再经过那个因为疲劳有些迟钝的大脑处理后,这才明白麦都误会了什么,忍不住笑了起来。
  
  麦都不明白他在笑什么,他觉得自己应该问清楚两人昨晚发生了什么,但又不好意思开口,想了半天,试探道:“我……我喜欢男人……?”
  
  听他疑问的语气,萧彦何笑得肩膀都在抖,他忽然发现他这个初次见面的“未婚妻”还挺可爱的,脑子里也随着冒出了一个想法,这才g咳了一声停住了笑声,说:“我喜欢女的。”他说完见麦都要松口气的样子,又补了一句,“男的也不错。”
  
  麦都本来要松掉的那口气就这么y生生卡在了喉咙里,卡得他都要窒息了:“你喜欢男的?!”
  
  萧彦何“嗯”了一声,又忍不住开始笑。
  
  “你笑什么啊!”麦都简直要崩溃了,所以他们两个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萧彦何这才抿上嘴不笑了,但是肩膀还是抖个不停。
  
  麦都见状也放弃了,问道:“我的衣服是我自己脱的吗?在我……”他说着顿了顿,忽然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说太暧昧了总有种被自己说死了的感觉,挑挑捡捡最后挑了个比较合适的,“睡、睡……着的时候,我还能自己脱衣服?”
  
  萧彦何点头:“你不是热吗。”
  
  不会的,不会的,可能只是脱衣服,没g什么呢。
  
  麦都在心里安慰了自己几句,看萧彦何衣着整齐的样子,不死心问道:“那你的衣服呢?你昨晚……也穿着衣服吗?”
  
  萧彦何面带笑意,答得模棱两可:“这种天气睡觉当然要脱衣服了。”
  
  麦都面上僵了一下:“在这里睡?”
  
  萧彦何点头,末了又在心里补了“在我家”三个字。
  
  麦都都要哭了,那他们两个昨晚……做了吗?
  
  他想了想,还是不好意思问出这个问题来,只好选了个国际通用的方法,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朝萧彦何鼓了几下掌,说:“我们两个,没碰过、没什么比较亲密的接触吧?”
  
  萧彦何一下就看明白了,如果不是当事人在他估计要笑岔气了,但是始终揣着明白装糊涂,很正经似地答道:“我把你带回来,有所接触是在所难免的。”
  
  “你的意思是我们……”麦都说着又拍了拍手,“接触了?”
  
  萧彦何这次答得倒是斩钉截铁:“肯定的。”
  
  麦都这下彻底死心了,他清清白白的身子啊!!
  
  看麦都的样子,萧彦何笑得更开心了,麦都看了却是气呼呼的:“为什么你要笑,我一说这件事你就笑,很严肃的!”
  
  萧彦何“嗯”一声:“因为我很开心。”
  
  “有什么好开心的!”
  
  “因为昨天很有意思。”
  
  “有意思?就……就只是有意思?”麦都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惊讶好了,捂着脸整个人躺回床上去,“我想回家!!”
  
  “要我联系你家人吗?”萧彦何敛起笑容,挂上自己营业的温和模样,一边想着怎么跟人解释一边问道,“我让他们来接你?”
  
  “好……不要!”麦都立刻就反悔了,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一桩不想要的婚约,他有点不明白自己是造了什么孽,怎么忽然烂桃花就一朵撞着一朵来了呢!
  
  “为什么?你是离家出走的?”萧彦何一句话直接戳中了麦都的死x,看他僵了一下,这才慢悠悠补充了一句,“还是说,你是有什么特别原因,比如是黑户或者……被通缉了,见不得光的?”
  
  “谁说的!我是个正经人!”麦都说着整个人弹了起来,四处看了看,在地上找到了自己的小书包,一指,“里面有身份证的,不信你看!”
  
  萧彦何其实就是逗他两句,没想到他这么认真,便依着他起身走过去拿起他的书包,从里头翻出他的身份证来。
  
  麦都是个上镜的人,就算是身份证照片,跟本人也差不了多少,萧彦何看了一眼,一开口就故意念错了他的名字:“麦兜?”
  
  麦都一听脸都鼓起来了,他这个名字老被人认错,解释道:“什么麦兜!是都!的呜都!首都的都!”
  
  “是吗。”萧彦何笑起来,看麦都气鼓鼓的样子觉得好玩,与其说麦都是猪,不如说更像x食小动物多一点,他忽然觉得他亲妈给自己找的这门婚事,有点意思了,“那你为什么不想回家?”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