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渣攻的白月光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唐一张

第 1 章
  
  林昂从未想过跟秦韫分手,还分得这么难看。
  
  他望着尚未关上的门,想到刚才秦韫夺门而出,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这三年来,付出真心的是他,努力维持感情的是他,甚至委曲求全迁就对方的也是他,秦韫凭什么发那么大的火?
  
  他心里充满了委屈、不平,还有不甘心。
  
  然而他又不肯丢失了最后的尊严,这三年来他已经把自己能给的全都给了对方,甚至包括他最看重的演艺事业。
  
  在跟秦韫公开之前,他是华语娱乐圈最顶级的流量,拥有最好的经纪公司和经纪人,不管是综艺节目还是电视剧,哪怕是电影,都有大把大把的制作公司求着他,等着他的档期。
  
  然而这三年,为了秦韫他什么都赔进去了。
  
  本来作为流量偶像,他就不应该谈恋爱,他就只能作为粉丝的梦中情人一直保持单身,就算谈了也不能公之于众。
  
  但当时刚和秦韫在一起,他一头热血栽了进去,一门心思为了讨好对方,连跟经纪人商量都没有,直接在微博上公开恋情,导致微博当时瘫痪了十分钟之久。
  
  并且作为娱乐圈第一对公开的同性恋人,他瞬间损失了一大半女友粉,众人骂他没有职业道德,破坏了粉丝的幻想。
  
  再后来,为了扶持秦韫的发展,他在网上不知担了多少骂名,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他都无条件相信秦韫、力挺秦韫,甚至不惜毁坏自己的羽毛,最后生生断送了原本璀璨的大好星途。
  
  娱乐圈的俊男靓女多得是,一茬一茬地长出来,靠颜吃饭能吃几年?新的一波一炒作,就没他什么事了。
  
  更何况林昂为了秦韫不惜一切,以至于现在糊得连二线都不如,只要哪家想上位必要拉踩他一番,最后被全网黑全网嘲。
  
  即便事业到了如此低谷,他也不曾感到伤心难过,因为他有秦韫,秦韫在他身边。
  
  秦韫过得很好,所有人都称赞他是演技派、实力派,年后还要拍两位大导演的电影,一个是讨喜的男二,一个甚至是挑大梁的男一。
  
  两部电影都是圈内数一数二的大制作,导演有实力,制作公司有野心,票房保守以10亿起,其中还有一部是专门拍来到国外拿奖的,打的是十年匠心的招牌。
  
  如今的秦韫可谓是顺风顺水,连某些苛刻的老前辈都赞不绝口,至于小荧屏更是收视率的保证,就在今年一部权谋剧赚满了口碑,承包了一整年的热度。
  
  据林昂所知,今年十二月份的殿堂奖秦韫以一部小众文艺片男主入围影帝,如果不出意外,八成能拿下这座奖杯。
  
  到那时,秦韫的演艺事业只会更上一层楼。
  
  而糊得只能接一些搞笑综艺的林昂,便是秦韫身上唯一的污点了。
  
  两家粉丝一直争吵不休,然而有实力有作品的演技派往往能吊打靠热搜撑着流量的偶像派。
  
  林昂以为,如果秦韫仅仅是为了自己事业发展考虑,而向他提出分手,那他心里可能还好受些,顶多骂对方一句忘恩负义。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秦韫居然说出了一个恶心至极的理由。
  
  他说,他从高中开始就喜欢的那个学长,从国外回来了。
  
  林昂当时就气炸了,质问他这三年算怎么回事,自己又算怎么回事。
  
  而那人却说,他从来都没有爱过林昂,哪怕是一丁点的喜欢。
  
  他的感情从来都藏在他心里,全部都给了那个学长,所以这三年连碰都不想碰林昂一下。
  
  他还说,要不是林昂当初死缠烂打地追求他,他根本就不会答应和林昂在一起。
  
  林昂简直如遭雷劈,整个人都快气吐血了,秦韫正好趁此夺门而出。
  
  眼下客厅里乱糟糟的,破碎的玻璃杯,被砸坏的电视机,歪歪扭扭的沙发,被拉扯掉了一半的窗帘。
  
  他们甚至打了一架,林昂觉得嘴角有点疼,眼睛也有点肿,明天要出席的一个颁奖典礼恐怕不能走红毯了。
  
  其实今天这件事的起因就是明天那场颁奖典礼。
  
  那不过是国内一个二流的电视剧奖,秦韫因为今年那部让他爆火的权谋剧受邀参加,而林昂也因为一部青春剧的提名必须到场。
  
  两人是情侣,林昂的想法是g脆一起走红毯,不必跟着剧组走。
  
  但没想到秦韫不同意,甚至还有点阴阳怪气的意思,暗讽林昂又要借此机会买热搜炒热度。
  
  林昂哪里受得了最亲近的人如此看他,立马翻脸吵了几句,以往遇到这种情况,秦韫往往不会争锋相对。
  
  可今天就跟吃了x仗似的,一句一句地呛了回来,最后直接提了分手。
  
  林昂还在掰扯“权谋剧的女主是导演的妻子,秦韫根本没必要非得跟女主搭”的事情上,听到分手的话简直不敢相信。
  
  秦韫非常冷静地重复了一遍,还说他是认真的。
  
  林昂觉得太搞笑了,就因为走红毯这么个小事,秦韫却说不是这件小事,而是他根本就忍不了林昂了。
  
  在那一瞬间,林昂仿佛天旋地转,他以为这段感情自己经营得足够好,偶尔有小吵小闹也不过是生活的调味品,增加两人之间的情趣罢了,可没想到,在秦韫看来已经是忍不了了吗?
  
  如何忍不了?
  
  在林昂的一再x问下,秦韫退无可退,终于道出了实情。
  
  原来是有个白月光!
  
  后来撕破了脸,便是字字句句戳人心窝,林昂痛不欲生,终于忍不住动了手。
  
  眼下凌乱又空荡荡的屋子,便是最好的见证。
  
  他自以为甜蜜的爱情,在三年后终于反手向他心口狠狠x了一刀,一切都是真的。
  
  林昂不想哭的,可眼泪就这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他给自己猛灌了一瓶酒,发现这酒实在呛喉咙得很,呛得他鼻头发酸,眼睛发酸,连心口都发酸。
  
  不到一个小时,经纪人Monica打来了电话。
  
  “你跟秦韫分手了?”
  
  林昂苦笑,“是啊,让你看笑话了。”
  
  Monica的声音理智而冷静,“我是听陈雪说的,半个小时前秦韫已经跟陈雪全部交代了,你们俩的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林昂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应该是没有吧。”
  
  Monica又问,“他提的?”
  
  “嗯。”林昂带着厚重的鼻音。
  
  Monica一下就听出来了,“你喝酒了?”
  
  “嗯。”
  
  Monica气道:“你知不知道明天晚上你要唱跳,喝酒倒了嗓子怎么办?”
  
  “我跟秦韫打了一架,鼻青脸肿,去不了。”林昂笑了笑,又猛灌了一口,顿了下才说,“堂姐,我难受。”
  
  Monica在电话的对面,也沉默了小一分钟,“小昂,当初我就劝过你,秦韫不是个好人,可是你不信,一意孤行,还跟家里闹这么僵……唉,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如果确定要分手,我这边跟公司商量下,做好相应的准备,好在都在一家公司,相对而言比较好处理。”
  
  林昂轻笑一声,“好啊,那就拜托了。”
  
  一瓶酒又见了底,林昂的脑子昏昏沉沉的,眼泪混合着酒水,他甚至有些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做一个噩梦。
  
  电话仍然没有挂断,Monica似乎在对面说一些注意事项,但林昂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到了,他就问了一句:“堂姐,秦韫到底跟他经纪人怎么说的?”
  
  这句话的潜台词,Monica到底是听懂了。
  
  ——这份感情,到底还有没有转圜的机会?
  
  Monica闭了闭眼睛,冷静而残忍地开口:“小昂,尽管三个月前我已经不再做秦韫的艺人经纪,但跟他相处了两年多,他的脾性我可能比你还清楚。像他这样一跟你吵完架,转头就跟经纪人报备,显然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而陈雪这人,虽然名义上是我的下属,可实际上跟我在公司针锋相对,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和可能性,你在圈内快十年了,应该很清楚。“
  
  “你哥在公司发了话,你没有特殊待遇,否则也不至于……”
  
  是啊,他本是总裁的亲弟弟,艺人总监是他堂姐,以这样的身份,他想要什么资源会没有?
  
  只因家里老头子看不惯他混娱乐圈,即便签在自家公司,也要跟普通人一样凭自己的真本事去争取,绝对不可能有那种带资进组拼后台的事情。
  
  林家,民国年间可谓是书香世家,如今经商下海,也是门风端正,清清白白。
  
  林昂仰头靠在椅背上,想起三年前为了秦韫跟家里人出柜,那大概是他这辈子做过的,唯一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自那以后,就算他在网上被千夫所指,林家也没有管过半点。
  
  为了秦韫,他顶着外界所有的压力,可没想到换来的,竟然是三年相处的笑话,以及恶心至极的分手。
  
  所以,付出了全部心血又如何?
  
  爱情从来都不是给人美好的,而是伤人肺腑的。
  
  想到这里,他深深觉得不值,g脆拨了一个电话,那是一个座机号码。
  
  “宋秘书吗?我是林昂,让爷爷接电话。”
  
  “爷爷,你这段时间不是老让我妈跟我旁敲侧击,说集团要强强联合?”
  
  “是,没错,我想通了,联姻那事,我答应了,你看着安排吧。”
  
  林昂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只能是男的,我不喜欢女人。”
第 2 章
  
  既然能满足家里的需求,那交易他的婚姻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刻,林昂彻底想清楚了。像过去三年那样付出了真心,甚至为了一个人放弃自己的梦想与初衷,甘愿做一个陪衬,这样的想法简直可笑之极。
  
  哪怕不顾一切花光所有力气去爱一个人,也是需要运气的。而事实上,奋力去爱的那一个,往往都是不幸的。
  
  他就是不幸的那一个,只落得如今这般凄惨的下场。
  
  不光得不到对方半点爱意,便连一句普普通通的感谢都没有,甚至对方还满脸厌烦恶语相向,骂他是块甩不掉的狗皮膏药。
  
  连看一眼都觉得恶心,多相处一秒都是煎熬,这些话字字诛心,还有更难听的,c鄙不堪的话,林昂都不想再去回忆。
  
  罢了,秦韫这个人,果真是看透了,从骨子里就是个渣滓。这辈子甭让他见到第二次,以后见一次打一次,打得他满地找牙,没脸上镜。
  
  特么的!狗东西!
  
  林昂爆了两句c口,发泄了心中情绪,又狠狠地喝了几口酒。酒精在身体作用,让他脑袋昏昏沉沉,g脆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睡也不能睡得踏实,似醒非醒的状态十分难受。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震动响起,是有来电。
  
  林昂顺手接通,“喂?”
  
  “昂子,听说你分手了?”对面是个大嗓门,语气还很兴奋。
  
  林昂浑身一激灵,这声音何其熟悉,可不就是他那平x无事勿扰的总裁老哥么?
  
  “嗯。”林昂用鼻音应了一声。
  
  林沉锋毫不介意他的冷淡态度,“老爷子给我电话,说你答应联姻了?”
  
  “嗯。”林昂眯着眼睛,有气无力地回答,也不知这声儿对方能不能听见,他懒得理。
  
  “那敢情好,有个相亲对象,今晚九点的飞机落地。”
  
  林沉锋的话音刚落,林昂陡然睁开双眼,目光在天花板上逡巡了片刻,思绪回笼,“相亲?”
  
  “是啊,你要是赶得及,来接机,顺便联络下感情。”
  
  林昂摇了摇头,还没发出声,手机从耳边滑落,直接从沙发上掉到了地上,他翻身去捡,一不小心按到了扩音建。
  
  对面男人恼怒的声音响彻整个客厅,“林昂,你竟然敢摔我手机!”
  
  林昂吓得一抖,手一滑,竟是直接将电话挂断了,听到嘟嘟的响声,他整个人都懵了。
  
  完蛋,老哥是个暴脾气,别看成天在外人面前是个冷脸,可实际上是个一言不合就要杀伐果断的暴躁狂。
  
  他这个小弟幼年遭受了不少荼毒,现下想来还心惊胆战,可惜害怕归害怕,酒精仍然让他反应迟钝,他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回拨电话。
  
  可没想到林沉锋又打过来了,他赶紧接起来,挂到耳边却是嘟嘟的忙音,完蛋!
  
  情急之下,他又挂了。
  
  看着手机屏幕,他心里拔凉拔凉的,从来都是唯我独尊的林沉锋,连爷爷都没有挂过他两次电话,这要是回家被他逮到,恐怕连骨头都不剩了。
  
  林昂经此一遭,酒一下醒了大半,此刻哪里还想得到所谓的分手跟那个渣男,只想着怎么将暴躁老哥哄好才是。
  
  他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林沉锋已经不拨电话过来了,他索性心一横破罐子破摔,反正今天也不想去见相亲对象,就当老哥以为他发脾气吧。
  
  从今以后,他就是个满身尖锐的刺猬,哪儿哪儿都横,谁都别惹我。
  
  林昂龇牙咧嘴地做了个十分生疏的阴狠表情,奈何扯到脸上的伤口,又疼得冷吸一口气,颓然倒在沙发上。
  
  闭上眼睛,心里还是发慌,g脆给Monica去了个电话,“堂姐,我完了。”
  
  Monica原名林墨,是林昂叔叔的女儿。她听到这话吓了一跳,连忙道:“小昂,你可别做傻事。”
  
  林昂哭丧着脸,“傻事我已经做了。”
  
  “啥?”林墨口音都跑了出来,林昂哭丧着脸道:“我把大魔王得罪了。”
  
  “你哥啊……”林墨松了一口气,抬眼看了一下刚走到办公室门口的男人,“刚还给我打电话,问你怎么了,还说去你家看看你。”
  
  “不,不是,我只是不小心挂了他电话,根本没别的意思。”林小昂童鞋怂得很快,似乎话音里还有微颤。
  
  林墨听笑了,“得了,听你还能怂你哥,就知道没啥事。放心吧,大魔王也是护犊子的。”
  
  “那我哥他什么语气?”林昂不死心地追问。
  
  林墨不以为意,“自然是关心你,一家人还能有什么?对了,明天晚上的颁奖礼我让公司其他艺人代替你去,节目需要没办法,奖项是别想了。本就到了年底,该歇工就歇工,你这几天还有一些其他工作,无关紧要的我也能推就推。”
  
  “多谢堂姐。”林昂正想清净一下,哪还有心思面对公众和镜头。
  
  “不用谢,毕竟是要相亲的人嘛……”林墨说着就笑了起来,“总要留着时间……”
  
  “什么啊?”林昂嗔道,什么都扯到一堆来了,他才不要顶着一脸鼻青脸肿去跟人接机。
  
  林墨笑意更浓了,故意逗他,“是是是,人生大事最重要,作为经纪人,我也要体恤,放心……”
  
  “堂姐!”林昂气呼呼地炸毛了,“怎么你们一听到我失恋,感觉个个都很开心的样子?我还是你们亲弟弟吗?跟垃圾堆里捡来的差不多吧!”
  
  “怎么会?”林墨莞尔。
  
  “呵,别以为我不知道!”林昂冷哼一声,“我哥一听我分手,兴奋得跟条疯狗一样,就差长条尾巴摇来摇去了,那语气我都听出来了。还有你,一听我要相亲,笑得跟抽筋了似的,林总监,我好心提醒你,注意下自己的形象好不好?”
  
  “咦,我什么形象?”林墨好奇了。
  
  “你的人设难道不是秒天秒地的女强人么,看时间,你现在还在公司吧,办公室门关紧了没?小心被新人看穿了你的真面目!”
  
  办公室的门还真没关好,一双大长腿立在了林墨的办公桌前。某个大魔王正抱着双臂,脸色阴沉地盯着自己。
  
  气压低得可怕,让人忽视都难。她不禁又笑了,这兄弟俩啊。
  
  林昂还在电话里念念叨叨:“林总监,你是职场的女王,可不是村头傻笑的疯婆子,更不是什么傻大姐好不啦?”
  
  “为了你,我当然可以变成傻大姐。”林墨笑着。
  
  林昂语噎,“……你们!”
  
  “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啪的一下就把电话挂了,不想再说了。
  
  手机里传来忙音,林墨朝林沉锋一耸肩,“不好意思,不能继续偷听了,你那宝贝弟弟把电话挂了。”
  
  林沉锋冷哼一声:“他就知道亲近你。”
  
  得,吃醋了。
  
  林墨笑道:“那小子还有力气吐槽我俩,看来人好得很,指不定明天又活蹦乱跳了。”
  
  “但愿。”林沉锋惜字如金,迈开腿又准备回去。
  
  林墨叫住他,“是裴之远回来了么?”
  
  林沉锋点了下头,“林家要跟裴家联姻,两家老爷子早就递了好几回话,只是没定好人选。本来小昂不松口,大概会让我跟裴小诗谈谈看,可那姑娘年纪太小了,差我十几岁……”
  
  林墨笑了笑,也很了解那小姑娘的脾性,跳脱得很,听风就是雨,恐怕真不适合林沉锋。
  
  “那裴之远也同意了?”
  
  “嗯,小昂一给老爷子打完电话,宋秘书就联系了裴家那边,裴之远没有意见。”
  
  林墨有些惊奇,裴之远愿意接受同性?可很快又了然,“以前江老爷子还在的时候,小昂在江家读书,跟裴之远玩得挺好。”
  
  “呵,是挺好,成天打架,一条街的混混都认识。”林沉锋没好气道,“裴家长公子,打遍天下无敌手,带得小昂差点儿被校方劝退可还行?”
  
  林墨噗嗤一声笑了,“你这话有失偏颇,分明是小昂惹祸让裴之远收场,连累学霸成了校霸。还被请家长谈话,周一开大会当全校师生念检查,这笑话不是在裴家传了好几年么。”
  
  “胳膊肘拐哪儿去了?”林沉锋斜了林墨一眼,“那小子就是个大尾巴狼,精得很,说不定小昂被欺负死了都不知道,还以为对方有多好。”
  
  “得得得,你说得都对。”林墨就知道对方是个弟控,醋罐子随时都能被打翻。
  
  不过林沉锋再看不惯,也不能否认那人的优秀,“听闻这几年在国外风生水起,就合作而言,他是很不错的伙伴,这次回来似乎也是有缘故的。”
  
  “什么缘故?”林墨问。
  
  林沉锋摇了摇头,“不知道。”
  
  林墨沉默了一下,“总之比秦韫要好,裴之远的人品信得过。”
  
  “那是自然,裴家好歹知根知底,这么多年的世交,只要有林家在,裴之远行事怎么着也要掂量一下。那姓秦的是什么狗东西,也配跟裴之远相提并论?这次要不是老爷子不让我耍手段,我非让那姓秦的狗东西吃够了苦头不可!”
  
  提到这一茬,林沉锋就没个好脾气,暴躁大魔王的本色瞬间暴露,口吐芬芳不在话下。
  
  林墨连忙将人按住,趁无人经过赶紧把办公室门关好。这还在公司呢,人设要是崩了,以后怎么服众?
  
  可怜的傻大姐x碎了心。
  
  回头陪着大魔王骂了秦韫好半天,两人一起泄愤痛快了,彼此相视一笑。
  
  而他们最宝贝的弟弟趁着酒意催眠,这时候已经蜷在沙发上睡着了。睡着之前还偷偷吐槽了两人,实在忍不了林墨在电话里放荡不羁的笑声,他都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难道他还不够伤心难过么?
  
  太过分了,这些人!
  
  愤愤不平地挂断电话后,林昂坐在沙发上许久,哼了好几声还不解气,g脆将通讯录里林墨的备注改成了疯婆子,又把林沉锋改成了疯狗。
  
  这么一看,俩疯子并列在一块,似乎也顺眼了许多。
  
  至于秦韫,不好意思,哪位?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