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恶人的团宠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度阑

穿了,重生了
  刘尔朝天空伸出五指,再收紧握拳,再放开手掌,手背上x乎乎出现五个小窝窝,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什么叫一回生二回熟?
  
  这是她第二次开机重启了。
  
  第一次她在现代得病挂了,醒来就发现穿了,行吧,她向来随遇而安,又很惜命,结果现在她还搭上了重生的车。
  
  第一次穿她是武林魁首的独女,看起来像是出生就在终点了,结果好嘛,没多久她就被奸人所害失明了,于是愧疚的父母把她视为掌上明珠,那真是捧在手心都怕化了。
  
  可以说除了看不见,她那段人生也是顺风顺水,结果十四岁那年,江湖中出现了七星阁。
  
  七星阁虽然崛起不过数年,却因为手段狠辣、杀人如麻臭名昭著,成为武林中人人得而诛之的邪魔歪道。
  
  也不知七星阁练的是什么邪功,涌现出不少年纪轻轻却武功高强的魔头,让名门正派节节败退。
  
  她爹当时德高望重,一举力推武林大会,想让全武林结合起来反攻七星阁,然而还未办成,就被七星阁打到了门前。
  
  他爹和阁主打斗后落败,被阁主擒拿了施以酷刑,愣是一声没吭,反倒是她旁观的娘哭喊的厉害。
  
  她一个瞎子本就不好逃跑,当时被他们藏进了箱子里,但到底被抓了出来,她娘震惊的叫了一声“你!”还没说完,就没了声息。
  
  阁主短短说了几句话,她就被人提遛起来,那把刀一定快得很,她当时只是x口一痛,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结果再一睁眼,好嘛,又来!
  
  行吧,起码她现在的眼睛是好的。
  
  她坐起身,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身上穿着的衣服布料不错,想来这辈子的家境也不差。唯一的问题是,她似乎是被拐了。
  
  她现在就在一辆又脏又臭的牛车上,没有窗户,只有几条木缝透气,底下铺了层薄薄的稻x,周围四散晕着三十多个小孩,看样子都是六七岁的年纪,她摸索着找到唯一的出口,理所当然的被锁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麻药下得太重,除了她还没有一个人醒。
  
  她环顾四周,瞄准了一个穿着破旧衣服的小乞儿,决定还是先打探情况再说。
  
  跨过几个烂熟的孩子,她走到对方面前,蹲xx,纠结的发现,对方的脸不是一般的脏……
  
  行吧行吧,她无言的拉起自己的衣袖,用衣摆略显c鲁的抹了抹对方的脸,不过一会工夫,嫩绿的袖口顿时被染成墨黑,这家伙到底是多久没洗脸啊!
  
  她不由戳了戳他的脸,除了瘦了点,五官的底子居然很不错。
  
  说起来,她望了眼周围的小孩,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这些孩子好像没一个长得特别难看的,男女更是各占一半。
  
  回过头,深吸一口气,她花了大力气掐他的人中,他睫毛颤了颤,正要叫出声,立即被她眼疾手快的捂住嘴。
  
  男孩的眼皮终于睁开,一双眼睛灵动非凡,滴遛遛先打了个圈,古怪精灵,她小声的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前,“嘘,别出声,我们被抓起来了。”
  
  扶起男孩,他灵活的环顾一圈,赞同的点头,她忙松了一口气,拿下捂住他的手,小心发问,“我醒来后就发现头有点昏,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号?”
  
  他虽然有些诧异,但仍是小声回答,声音跳跃又活泼,“怎么连这个都不记得,咸唐五年啊!”
  
  很好,她现在百分之百确认了,这还是她之前穿越过来的时代。
  
  她并起双膝坐到他身边,“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被抓的吗?”
  
  男孩靠在一束稻x上,随意拔了根咬在嘴里,“我哪知道,馒头吃到一半就晕了,啧,现在还饿着呢。”
  
  两人正絮絮的说着话,昏睡的孩子们慢慢苏醒,“这是哪?”“爹、娘!”“这是抓我们去哪,哇……”
  
  “砰!”一声巨响,登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她连忙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头上绑着两个小揪,穿着短打的女孩正一脚踩在木板上,神情冷漠,一副惹我你们就死定了的表情,“吵死了!”
  
  如此的巨响中,女孩脚边有一个男孩被惊醒。
  
  他坐起身揉了揉自己后脑的包,眼神从迷茫转为坚毅,他穿着一身宝蓝色的绸衫,看起来气度不凡,显然是名门之后。
  
  另一个衣着华贵的红衫女孩显然看不惯,哼了一声,讽刺的拍了拍掌,“威!实在是威啊!怎么不再多点力气,把这块木板踢碎了?”她冷下脸来,“你算什么东西,敢让本小姐受你的气!”
  
  短打女孩听而不闻的环臂坐下,黑眸幽深如井。
  
  “嗝!”一个萌萌的正太被连番惊吓,开始不停的打起嗝了,正巧就坐在刘尔的旁边,她便顺手去拍他的背,另一只手指导他按压虎口,听说这样可以减缓打嗝,“没事吧?”
  
  正太泫然欲泣,像是找到依赖一样拉住了她的袖口,好像把她当朋友了,喂喂……她额头下了一滴冷汗,小朋友你这么容易相信人的吗?
  
  还没说上几句话,牛车就停了下来,一群孩子被一个面目平凡的车夫赶了下来,走到一片平地上。
  
  一个黑衣男人正背着手站在那里,听到声音,他神情高深的回过头。
  
  他的五官深邃,却过于g瘦,看着就像一个反派。
  
  刘尔凛了凛神,车上的那个正太死死的抓着她的手,见状更是依偎过来。
  
  ……小朋友,不瞒你说,我也害怕啊。
  
  反倒是小乞儿依旧是一副笑嘻嘻的混不吝模样,她忍不住问:“你不怕?”
  
  “害,”他咬着稻x,“贱命一条,赤脚不怕穿鞋的,怕啥!”
  
  刘尔望了眼周围,发现这些被带来的孩子们脸上多是惶恐和懵懂,反而只有几个人表现的施施然,顿时觉得自己还在正常人的范畴。
  
  男人讥诮的牵起唇,随手把几袋粮食和几枚短刀扔下。
  
  “一个月内,谁能活下来就来见我。”
  
  她顿时瞳孔震颤,整个人僵立原地。
  
  这个声音……
  
  她死也不忘记,这个声音是怎么轻描淡说出“一个不留。”
  
  即使他此时没有自阵身份,但她确信他就是七星阁的阁主。
  
  尼玛!
  
  她望向周围,心中骂街,靠靠靠靠!
  
  她这次居然在反派阵营!
  
  此时孩子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彼此间面面相觑,有几个惶惑的哭叫起来,“我要去找我爹娘!”“爹、娘,哇!”
  
  一个男孩趁此混乱,立刻拔足狂奔。
  
  可惜没跑几步,男人冷笑一声,足尖踢了枚石子,小小的石子如同坚不可摧的暗器,登时击中男孩的后心,一时间血花四溅,温热的血线洒在旁边哭叫的孩子身上,她颤抖的望了眼指尖的红,发出一阵尖锐的厉喊。
  
  刘尔心惊x跳的望向那具软倒在地的孩子,双腿发软。
  
  救命!玩真的啊!
  
  男人皱了下眉,又击杀两个哭叫不休的,在场的孩子顿时像被掐了脖子般鸦雀无声。
  
  男人满意的挑起一抹笑容,后退几步,那车夫随即跟上,居然也是个练家子。
  
  两人脚下生风,几步便身轻如燕,不见踪影。
  
  气氛一时僵冷,车上那个冷静的男孩几乎是瞬间看清了形势,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之际,眼神一厉,一个弯身就抢前取了一袋g粮和短刀,等两样都拿到手中,他肃容作了个防御的动作,动作有板有眼,显然是从小习武。
  
  小乞儿不容分说的几步上前,灵活的一个翻滚,取物的动作快到让人看不清,他一个跟斗单膝跪地,已是一手g粮,一手短刀。
  
  他眉眼弯弯的转动眼珠,玩笑似的舞了朵花,言语中都透着股欢快,“有意思,有意思!”
  
  这两人得了先机,其他孩子哪还按捺的住,连忙围成一团去抢夺,她头疼的捂了下额,不进反退,连连退出了包围圈。
  
  难道这些人就是x后七星阁的那些魔头?
  
  可怕可怕,太可怕了!
  
  她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逃命要紧
  孩子们一拥而上,就连刘尔身边的那块“粘皮糖”也被人群挤落。
  
  她表面积极向前,中途却转了方向,从中突破了一道口子弯身挣脱出来,顿时呼吸一畅。
  
  她拍了拍满是尘土的衣服,眼睛警觉的观察来路。平原边有一条小径通往山下,往这里逃就是自投罗网,pass!
  
  她抬起眸,平原后方是一片茂盛的树林,她深吸一口气,迅速往树林方向跑去。
  
  丛生的x叶几乎到她大腿处,在奔跑中不时刮拉她的手,她咬了咬牙,跑得更快。
  
  等跑到树下,她才张大嘴巴,仰望着高耸的树g,不可思议的皱眉,不是吧,这么高!
  
  她望了眼自己的五短身材,原地跺了跺脚。
  
  行吧行吧,她挑了一棵最矮的树,略显吃力的用脚攀上虬结的树皮。
  
  可喜可贺,她沉睡多年的爬树技能再次被点亮,等到她吭哧吭哧的爬到树顶,脚下一滑,她连忙不雅观的用双腿圈住树g,勉强止住去势。
  
  “呼~”
  
  她抹了抹额上沁出的汗水,坐上最c的一根树枝,固定好姿势后在眼前搭了个凉棚,眺望远方。
  
  这片树林繁茂的像是看不到尽头,她抬眸望向天空,红x就挂在天顶,外面笼了一层金色的光圈,她眯了眯眼睛。
  
  太阳这么大,这片森林还是阴凉的让她起了一身x皮疙瘩,总觉得危机四伏。
  
  好,问题来了,不管是现代人还是作为瞎子,她的野外生存能力都几乎为零……
  
  还tm要过一个月?
  
  她无言的望了望天,哦吼,那岂不是必死无疑……
  
  不远处的平原忽然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她连忙把双手圈成望远镜状观察。
  
  人潮在她眼中已经细小如蚂蚁,但托了良好视力的福,她还是模糊看到中间空出一个圆圈,那两个男孩好整似暇的一坐一站,两人齐齐对向一处,像是正在旁观。
  
  她微微纳罕,居然没人找他们的麻烦。
  
  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孩子正背对着她跪地,素色的后背慢慢氤氲出一片嫣红。
  
  哈?
  
  她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眯眸再探……
  
  时间若是拨回二十分钟前,孩童们叫嚷着一拥而上。
  
  地上还有三袋无主的粮食和刀,大多数孩子第一反应便是弯腰抢夺。
  
  “这是我的!”“我的!放开!”几十只手齐齐伸向麻布袋,这一路上他们早就饥肠辘辘,眼见争夺激烈,大家各出奇招,一时或抓或挠,好不热闹。
  
  还有十几个孩子眼看这些人抢夺的如此激烈,便又分出两批。
  
  七八双手抓向蓝衫男孩,他抿唇眯眸,不甚客气的挥刀。
  
  几个孩子只觉眼前一花,下一秒他便站到了另一处,而他们身上的衣服则被划破多处,顿时惊惧。
  
  倘若他们能合作,制住他也不是不可能,但这些孩子本就是临时起意,眼见他亮了这么一手,更不敢主动出击了。
  
  立了威,他即刻收刀,状若放松,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依旧绷紧了神经防御。
  
  没有吃的就会饿死,虽然他对死亡这件事概念模糊,但他怎么也不能死在这里,他要回家!
  
  一想到此,他的目光更为坚定。
  
  另几个孩子转道抓向小乞儿,乞儿笑眼盈盈,手上的短刀却不客气的玩出一片白花花的刀光。
  
  一时间,凡是接近他的孩子都不同程度的被刀口划伤,不禁骇然的后退。
  
  乞儿蔑笑着把玩手里的短刀,恍如在玩一件无害的玩具。
  
  他的眼中闪过湛亮的光芒,他可是比谁都知道饿肚子是什么滋味。
  
  两波人没得到任何好处,只好一同汇入大部队抢夺,于是又是一阵踩踏的惨叫。
  
  如今场上还有三人未加入战局。
  
  头上扎两只小揪的女孩——翠奴,正按兵不动,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大大打了个哈欠。
  
  耳边有一只苍蝇嗡嗡的飞,她的手指轻轻蜷曲挥散,木然的望着眼前混乱的场面。
  
  红衫女孩抱臂哼了一声,满脸嫌恶的看着这些“贱民”。
  
  她居然也要沦落到跟这些“狗”一起抢食么?
  
  正太泫然欲泣的四顾,迷茫的抽咽着,他发现那个温柔的小姐姐不见了。
  
  “咕~”
  
  翠奴摸了摸叫响的肚子,喃喃说了一声“饿了。”
  
  她不喜欢饿肚子。
  
  尤其是这几年局势动荡,普通人如猪如狗,总是吃不饱,她已经很久没有尝过饱腹的滋味。
  
  她皱了皱眉,秀气的抽抽鼻子。
  
  食物呢?
  
  她的目光定定的瞄向两个男孩,又直觉评估了风险高低,将目光移向了那座人山。
  
  野兽般的直觉告诉她,那里抢食更容易。
  
  她上身微微前倾,双腿做好准备,一、二、冲!
  
  嗖的一声,她如一支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轰的依靠蛮力将那座人山冲垮,提脚一勾,g粮到手。
  
  不仅如此,她的一只脚还踩上了另两只粮食袋,宣告这也是她占的坑,如此模样自然引起别人的不满。
  
  一个男孩满是怒气的从地上拾起刀,“你敢独吞!”
  
  然而还未近她的身,就被她一脚踢中手肘,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后,他的手腕以古怪的姿势弯折,刀口“噗”的没入x腹处。
  
  他惯性的还要怒骂,嘴里却哇的吐出一汪血来。
  
  温热的鲜血飞到翠奴脸上,她冷淡的抹了下脸,小小的脸庞霎时染满血色,恍如修罗。
  
  孩子们此时才反应过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啊啊啊啊!”
  
  她抬起眸,神情淡漠,“谁还要跟我抢?”
  
  ……众人不禁摇头。
  
  翠奴走上前,毫不费力的xx刀柄,男孩失去支撑,唇边带血的软软扑倒在地。
  
  红衫女孩已然因腹中空空焦躁的不行,她不耐的踢了一脚站在最前排的孩子,那孩子未及反应,顺势朝前扑倒,刚好撞上翠奴握在手上的刀刃。
  
  “扑”,锋利的白刃划破咽喉,他甚至连叫一声都没来得及,就失去了呼吸。他的脸上甚至还停留着惊惧的表情,就已然成了一条亡魂。
  
  翠奴面不改色的抽刀,抹g净上面的血腥。
  
  红衫女孩的足尖亦踩中地上的粮食袋,气势非凡的抬眸,“你跟我抢!”
  
  翠奴自有一股对危险的直觉,只迟疑片刻便松了脚。
  
  女孩哼了声,瓜分到一袋。
  
  幸存的孩子此时面面相觑,连剩下的最后一袋口粮也不敢去问了,纷纷沉默后退。
  
  刘尔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爬下树,因为太过着急,最后哧遛一声从树上滑了下来,手心破了一大块皮,登时又红又肿。
  
  然而她已经顾不得这些了,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字:跑!
  
  x膛剧烈的起伏,心跳怦怦,耳边像是传来激越的鼓点,无一不催促着她逃逃逃!
  
  风刮的她脸颊和耳尖都刺刺的疼,她呼哧呼哧喘着c气,像是身后跟着一群洪水猛兽般拔足狂奔。
  
  她整个人呈名画呐喊状捂着脸无声尖叫,靠靠靠靠!她只是个正常人啊,扛不住扛不住!
  
  妈哒,这到底是一群什么神经病啊!
  
  在这种书里她绝对活不过一章!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