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后被偏执男主缠上了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作者:chen晨

第 1 章
  雅致的房间,烛火摇曳,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细致的刻着不同的花纹,椅子上坐着一位身穿着墨蓝色衣袍的男子。
  
  男子面容俊美,墨发用一根玉簪束起,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的气息,手上还执着一杯冒着缕缕白烟的清茶。
  
  裴清寒神色淡淡,素手轻抬起茶杯抿了抿,白烟掩盖了他眼里的神色,他时刻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像是等待着什么……
  
  “砰!”
  
  房门被许默踢开,许默看着悠然坐着品茶的裴清寒,目光冰冷,xx长剑抵住裴清寒的脖子,冷声道:“少爷呢?”
  
  裴清寒放下茶杯,俊美的面庞神态温和,整个人宛如一个翩翩君子,除了那双桃花眼看着许默时里面充满的爱意和偏执疯狂,薄唇轻启缓缓说道:“几x不见默默,甚是想念,没想到默默一见面就动剑,真让我伤心呀。“
  
  “少爷呢?”许默根本不想和裴清寒这个神经病废太多话。
  
  “我那个病秧子大哥现在很好,我可是看在默默的面子上才对我那所谓的大哥以礼相待呢。” 裴清寒勾起嘴角,语气轻柔。
  
  “他在哪里?”许默语气生冷。
  
  “默默眼里只有那个病秧子吗?明明我才是最爱默默的人,默默那么关心他的样子让我可真嫉妒,嫉妒得让我想杀了他。”裴清寒眼里一片阴霾。
  
  “你可以试试。”许默把剑往前抵了一点,裴清寒白皙的脖子瞬间出了一道轻微的血痕。
  
  裴清寒也不恼,挑了挑眉,悠然自得的样子仿佛不是自己被剑架着一样。
  
  “默默是想杀了我吗?我愿意死在默默剑下呢,反正我死了,大哥也活不了,这样默默就可以永远记得我了,我会很开心呢。”裴清寒语气温柔,带着一丝缠绵。
  
  “……”许默心想这个神经病真是疯了,若不是因为男主有光环护体,她真想给裴清寒一剑。
  
  “你想要什么?”许默收了力道,她的目的是救出裴泽,而不是要和这个神经病同归于尽。
  
  “我想要你,许默你逃不了的。”裴清寒痴迷地看着许默,眼睛里是化不开的爱意和偏执。
  
  “不可能。”许默语气冰冷,果然和神经病是沟通不来的,这个狗男主已经疯了。
  
  随后,许默听到外头有一声响声,那是小师弟发出的信号,她立即转身离去,小师弟现在应该打探好消息了吧。
  
  许默来找裴清寒的目的是为了帮小师弟吸引开埋在府中的一些眼线,让小师弟有足够的时间去打探裴泽身在何处。
  
  要不然许默根本不想来找裴清寒,现在的裴清寒越来越像书中那只疯狗了。
  
  可毕竟是这个世界的男主,若是杀了裴清寒,会出现许多麻烦,后果可能不是许默能够承受得了的。
  
  许默不敢冒险,毕竟在这个世界生活那么久,她还有很多要守护的人。
  
  这就是x灰和主角的区别,许默这个柠檬精表示要酸死了,x灰就活该被主角欺负吗?
  
  守在门口的那几个下人根本拦不住许默,许默武功也算是高手级别的,几招下来,几个下人便都躺倒在地,许默并没有出狠手,只是打晕了他们。
  
  裴清寒目不转睛的盯着许默,一个白衣少女在一群人中g净利落的出招,冷漠的面容不施粉黛却依然那么耀眼。
  
  一如最初见面时,在他最无助以为逃脱不了的时候拯救了他,如同天女一般降临。
  
  他的默默还是那么善良啊,下不去手去杀人,不像他,双手沾满了鲜血……
  
  裴清寒垂下眸子,让人看不清他眼底是何神色。
  
  许默很快就在裴府西院找到了小师弟的位置。
  
  一个身穿青衣的少年背着昏迷的白衣男子持剑对抗着府中的死士,无奈人太多,外加上要保护背上的男子,少年有些力不从心,还好这时许默来了。
  
  三人很快突出重围,逃出了裴府。
  
  “不必追了。”裴清寒抬手拦住正打算追上去的死士。
  
  裴清寒知道许默重视她身边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凭什么那些人能得到许默的在乎,为什么许默可以关心那些人,却对他无比冷漠…..
  
  他疯狂地嫉妒那些能让许默在乎的人,嫉妒得想杀了那些人。
  
  但是他忍住了,他知道,若是杀了那些人,就没有可以牵制住许默的工具了。
  
  那他可能就找不到许默了,与其再也见不到许默,不如拿这些人先牵制住默默,等到许默落入他布置的大网,逃不出去了,再杀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也不迟。
  
  裴清寒望着许默离开的方向,眼里充满疯狂的神色,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轻轻呢喃道:“默默,你逃不掉的。”
  
  许默和小师弟已经回到了一座住宅,把裴泽放在床上查看,裴泽面色苍白,没什么大碍,只是中迷药晕过去而已,许默松了一口气。
  
  “师姐,要不然我们还是离开京城吧?”小师弟皱着眉头问道,本来以为逃离了裴府就可以过安心的x子,没有想到裴清寒控制住裴府后还要咬着他们不放。
  
  “算了,夫人还有我娘亲年事已高,少爷身子也不好,他们实在不易奔波,你好好休息,明天照常开药铺,我在这里看着少爷。”
  
  让小师弟下去后,许默坐在床边看着裴泽,裴泽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脸色有些苍白,显得睫毛更为茂密。
  
  即使发生那么多事情,眉宇之间依然淡然,也是,他本来就是一个温和的男子。
  
  为裴泽掖好被子后,许默低头开始思考着以后该怎么办。
  
  许默根本就不明白裴清寒为什么会突然喜欢上她,她自认为只是小时候救了裴清寒几次而已,两个人期间根本没有什么交集。
  
  也不知道裴清寒突然发什么神经就是要纠缠着她,最后还发疯了地掳走裴泽,留下话叫她来裴府。
  
  她只是个没什么屁用,只想安安静静地当背景板的小x灰啊,男主那是什么眼光,许默忍不住在心里面翻个白眼。
  
  其实比起她,许默觉得重生的原文女主才应该更适合裴清寒……
  
  许默是七岁那年才发现原来自己是穿进一本书里的x灰女配,她是男配身边的一个小丫鬟,以后还会为男配挡刀。
  
  她是胎穿,刚开始就带着前世记忆出生,前世在现代虽家境一般,但父母健在,家庭美满。
  
  可是她却倒霉地出车祸了,许默的记忆停留在一辆大卡车撞上自己的记忆,也不知自己的身体后来怎么样了。
  
  她出生的时候观察了一下现在的自己周围情况,是一个古代屋子背景,屋内装潢简单清贫,应该不是什么富贵家庭。
  
  她现在的母亲正坐在旁边刺绣补贴家用,时不时还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
  
  而她现在的父亲是一个酒鬼,整天对母亲非打即骂,把家里的钱都用在去青楼上,还整天要把许默买到青楼里换酒喝。
  
  每次都是母亲拦了下来,把自己平x里省吃俭用攒的钱拿出来,她那所谓的父亲才放过了她。
  
  许默在襁褓里就想着要不要去死了,与其生活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以后都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生存下去,整天还要防备着这个所谓的父亲哪天就把她给卖了,那还不如早点死了解脱算了。
  
  她想着死后说不定可以回去,回到她父母身边,也许回不去,但怎么样也比将来被卖去青楼好,只是现在幼小的她什么都做不了。
  
  现在她每天都躺着简陋的小床上看着母亲一边拿着布料缝缝补补,一边小声地哭泣。
  
  她的母亲面容姣好,若不是生在一户农户又被农户卖给那个所谓的父亲当媳妇,她可能会凭着不俗的容貌嫁一户好人家吧。
  
  每当看到她的母亲温柔地抚摸她,护着她不被卖掉,把许默当成生存下去的动力。
  
  许默想着若是自己死了,她的母亲许氏应该也活不下去了吧,毕竟是生养自己的母亲,许默决定还是好好活下去,为了自己也为了母亲。
  
  幸运的是许默一岁的时候,她所谓的父亲因为喝酒闹事被人打死了,赔了一些钱,母亲许氏为他安葬好后还剩下了一点。
  
  许氏想了几天,还是打算带着许默去京城投奔一个表哥家,因为现在她们俩孤儿寡女,生活的地方地痞无赖又太多,还是离开这里比较好。
  
  就这样,许默和母亲一起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没有赶路的钱就留在一个小镇找活g或者去乞讨,许氏把许默打扮成了一个男孩子,因为女孩子的身份实在太危险。
  
  流浪了几年后母女俩终于赶到了京城,运气挺好的,很快就打听到了许氏的表哥在裴家钱庄。
  
  直到许默被带去见到了一个十一二岁脸色有些苍白面容俊逸的白衣少年,并听闻这个少年名叫裴泽,许默才知道原来她是穿书了……
第 2 章
  这是一本讲述男主裴清寒从小被欺辱打骂从此黑化成掌握一国经济命脉搅得民不聊生、生灵涂炭的大奸商,是的,最后国家被灭了,成了一部虐文。
  
  许默认为男主就是靠着是作者亲生儿子和有主角光环才能苟到大结局,不然像裴清寒这样的人换本书就是个妥妥的大反派,早就死得透透的了,哪还能整出那么多事情。
  
  而这个白衣少年是书中的男配,男主同父异母的哥哥裴泽,因为母亲怀他的时候被一个小妾下毒,要不是裴泽舅舅找了药才能护住母子俩人,但是裴泽因此也落下了病根儿。
  
  许氏的表哥也就是裴泽身边的老仆把许氏安顿好了后,又把许默放在自家少爷身边,想给少爷做个伴。
  
  许默表面虽然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实际灵魂已经二十几岁了,再加上颠沛流离这几年,她的性子更加冷漠,做不出乐观开朗活泼的样子,她跟在裴泽身边当丫鬟,也不多话,只尽自己的本职。
  
  裴泽是个脾性温和的人,看着站在身边比他小五岁却一脸冷漠的女孩也不恼,知道许默从小随母亲四处流浪,定是吃了不少苦,裴泽心里怜悯,平x里更加照顾许默。
  
  许默在裴家钱庄生活得不错,比之前到处乞讨,颠沛流离的时候好了几倍,原本瘦x的脸颊长了些x,看上去脸色红润多了。
  
  深知以后剧情的许默不想被当成鱼x任人宰割,她请求裴泽能够带自己去找裴泽的舅舅易川,她想拜师。
  
  易川起初看见许默也不同意,毕竟一个弱女子怎能承受得了练武的艰辛,无奈许默xx拜访。
  
  经过一系列的波折后,许默终于成了易川的徒弟。
  
  许默就这样在裴府过了五年,从一个x毛丫头蜕变成一个清冷美人,许默因为长相不俗曾被裴泽那好色的父亲裴珩看上,还好许默当时机智逃离。
  
  幸好裴珩不知许默是裴泽的丫鬟,只知是府中下人,找了几天没找到,便失去了兴趣,被黎艺阁新来的美人勾了去,许默不想惹多余的麻烦,从此带上面纱,躲在暗处保护裴泽。
  
  裴泽的母亲身体不好,裴珩早就对她失去了兴趣,丢个院子让他们母子自生自灭去了,若不是有易川护着,不然他们母子二人难以生存下去。
  
  不过易川的身体已经快坚持不下去了,他基本把毕生所学交给了许默。
  
  在三年前还收了一个小徒弟,是许默在街上救下来的,是个孤儿,无名无姓,便随易川的姓取名为易瑾,收为裴泽的小厮,也是易川的徒弟。
  
  因为有易瑾在旁边,许默也不需要随时跟在裴泽旁边。
  
  有一天许默在树上闭目养神,突然听见隔壁废弃院子有男人龌龊的笑声还有小孩的声音,若不是许默是练武之人,还真难以察觉。
  
  许默不是多管闲事的人,突然想到了什么还是去看看,发现一个c糙大汉正压在那个小孩,正撕扯着小孩衣服,许默一下掀翻那个大汉。
  
  那个大汉还有点武功,没想到这个院子还有别人,一看还是个小丫头片子,随即反抗,几招下来便落了下风。
  
  大汉不甘心又使出一个暗器,许默往旁边一躲,面纱被打落,露出了面貌。
  
  一看到许默那貌美的长相,大汉眼睛放着绿光:“没想到还是个小美人呀。”于是更狠地发出暗器。
  
  许默xx长剑,甩飞暗器,一剑刺中大汉的下半身,大汉痛的大叫一声随即被许默一个手刀拍晕了。
  
  收起长剑,许默才正视这个孩子,看上去十分瘦小看上去大概五六岁,一双桃花眼中一片阴狠,直直地盯着许默,身上脏兮兮的,双拳紧握。
  
  许默心想:原来这就是男主呀。
  
  文中描写男主裴清寒是裴珩与青楼妓子的孩子,从小在黎艺阁生活,裴清寒的亲身母亲本以为怀了裴珩的孩子就可以母凭子贵进入裴府。
  
  结果裴珩觉得一个青楼妓子的孩子根本不配做自己的孩子,根本不认账,裴清寒的母亲没办法,只好自己养在青楼里。
  
  裴清寒的母亲平x里对裴清寒不管不问,心情不好就会对他又打又骂。
  
  直到裴清寒八岁时,裴珩觉得府中孩子太少才勉为其难地给了裴清寒母亲一笔钱就把裴清寒带走了。
  
  不得不说裴珩真的是把渣的人设发挥得淋漓尽致,把裴清寒领到裴家钱庄后就不管了,任由其他小妾处置。
  
  府中的小妾本就盯着裴珩的孩子,突然来了个那么大的孩子,还不得往死里打压,裴清寒算是从一个地狱跳到另一个地狱。
  
  裴清寒在裴府的x子连下人都不如,x常剩菜剩饭,被下人欺压,那个c糙大汉是其中一个小妾的情人,受小妾指使来给裴清寒一个教训。
  
  结果这个大汉见裴清寒眉清目秀,一时起色心,欲行禽兽之径,导致裴清寒黑化得不能再黑,为他以后血洗裴家钱庄上上下下几百人做了铺垫。
  
  这个大汉后来也被千刀万剐了,手段极其残忍,裴清寒还为了不让他咬舌自尽,就直接了断地把他的舌头割了,还喂了许多补药,让他在死的边缘徘徊,让他求死不得。
  
  想到这里,许默看着面前的孩子。
  
  根据文中的时间,裴清寒现在应该才进府几个月,八岁的孩子看上去才五六岁,面瘦肌x,身上就没有几两x。
  
  许默更加觉得那个大汉最后也是罪有应得,那么小的孩子都下得去手,真的是畜生不如。
  
  不过许默对这个男主也没什么好感,虽然他从小可怜,但是冤有头债有主,他为自己报完仇,还要把无辜的人牵扯下去。
  
  这种见不得别人幸福,毁灭全世界的病娇想法实在让许默喜欢不起来。
  
  许默知道现在的裴清寒已经黑化了,毕竟在那样的环境生存下去,不心理变态就怪了。
  
  她本就是个自私不爱多管闲事的人,救下裴清寒是因为许默特别厌恶这种禽兽行为,所以才会一剑切了大汉的作案工具。
  
  还有就是让裴清寒少点黑化,她可不想她一个不相g的人将来被裴清寒追杀,原因是生活在裴府吸了裴家的空气。
  
  许默看了一眼瘦小的裴清寒,随手抛了一个荷包给裴清寒就转身走了,裴清寒愣了一下随即打开荷包一看,里面是几块莲花糕,是许默呆树上怕肚子饿带在身上留着吃的。
  
  破落的院子,一名壮汉躺在地上,身边还有坐着一个小身影,裴清寒呆呆地盯着荷包,眼中晦涩不明。
  
  他还是第一次收到别人的善意,这个人在前一刻还救了他,像个天女一样降临,救了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他……
  
  荷包上绣着莲花,旁边有一个小小的默字,许默母亲闲来无事为许默做了好几个荷包和手绢,因为许默从小就忙着练武没空刺绣,许默曾经尝试过也是手残的一批,绣的惨不忍睹,也就放弃了。
  
  因为是早上刚做的莲花糕,现在还散发着淡淡的莲花香。
  
  裴清寒将荷包放到怀里,走到那个大汉身边,眼中一片阴狠,拿起大汉身上的暗器狠狠刺入他的心脏,地上的男人挣扎了一下便死了,裴清寒清理一下自己的痕迹便往自己的住处走了。
  
  许默回到裴泽院子里的树上,易瑾听到声响大声喊:“师姐,你回来了呀。”
  
  一个长相清秀身穿青衣的男孩子朝许默的方向挥了挥手,有点婴儿肥的脸上,双眼弯弯,露出一排大白牙。
  
  “嗯。”许默从树上跳了下来,走到青衣少年面前。
  
  “小默,你来了。”裴泽坐在青石桌旁,周身都透着一股书卷气,面色有些苍白,望着许默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中,眸色温润如玉,唇边浮动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令人倍感亲切。
  
  “少爷,我一会儿想出府去娘亲那里一趟。”许默向裴泽请示。
  
  之前许默母亲许氏是住在裴家钱庄里帮忙刺绣g活的,后来许默自己也有月钱了,母女俩攒了几年后在外头买了个小院子。
  
  这是许默提议的,毕竟裴府里头太复杂了,根本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是找条后路比较好,许氏是个没主意的人,只好听女儿的。
  
  “师姐我也想出去玩。”易瑾听到要出府,眼睛一亮,赶忙拉着许默的袖子。
  
  “你要照顾少爷。”许默给了易瑾脑袋一巴掌 ,“哎呦。”易瑾捂着脑袋跳开了,整张脸皱在一起,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无碍,小瑾想去就去吧,我一会儿在房间休息,有什么事我叫其他人。”裴泽的声音温温的,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温和平静.说话的时候唇角微微勾起。
  
  既然裴泽都这样说了,许默没什么话好说,向裴泽告退后和易瑾走了。裴泽对舅舅的这两个徒弟是很包容的,知道舅舅是为了保护他和他娘才收的徒,他从来没有把许默和易瑾当作下人看待。
  
  “师姐,借我点钱,我要买些糕点回去。”易瑾笑嘻嘻地拉着许默袖子撒娇着。
  
  自从易瑾来了后,什么重活都是他g,但是他力气大也不累,就是吃的特别多,这两年,瘦小的身体快速的成长起来,都快赶上许默的身高了。
  
  “不是才发的月钱吗?”许默冷冷地xx自己的袖子。
  
  “那点钱还不够我吃的呢,师姐~~借给我嘛,我在西街g活的月钱发了就还给你。”易瑾像只哈巴狗一样绕着许默,许默烦不胜烦直接把钱袋丢到易瑾头上。
  
  虽然裴府家大业大,但是裴老爷子极其抠门,规定下人的月钱只比外面多一点点,绝不多发。
  
  许默和易瑾师姐弟的月钱也不多,不过裴泽母子在偏远的院子,可能看裴泽是个病秧子,天天靠着喝药活下去,感觉随时都要西去的样子,根本无力竞争家产。
  
  裴珩的小妾们也懒的找他们母子麻烦,所以裴泽母子一般不出门,许默易瑾这两个侍卫也没多大用,索性就去外头多找一份活。
  
  许默想要存一些钱留着以后逃离裴府。
  
  按照剧情可能再过几年,裴清寒会受到裴老爷子的另眼相待,因为裴珩这个人渣败家子让裴老爷子特别失望,所以决定把目光放在裴珩的儿子们上。
  
  正巧在裴清寒的男主光环下,裴清寒设计几件事引起裴老爷子的注意,使裴老爷子更加喜欢这个身份不好的孙子了,并且着重培养裴清寒。
  
  男主裴清寒也不负裴老爷子重望,奋发图强把裴家的生意做得更好,裴老爷子可开心了,并放手裴家钱庄全权交给裴清寒打理,然后放心的闭上了眼睛。
  
  结果在裴老爷子死后,裴清寒就搞的裴家钱庄腥风血雨,然后大量收购商铺私自培养死士,觉得无聊又搞得国家都不得安宁。
  
  想到这里,许默就头疼,抬头看着没心没肺的易瑾乐呵呵地买糕点,许默看出来那是板栗糕,是少爷裴泽最喜欢的糕点。
  
  果然这本书对许默这个外来人极其不友好,当初她拜师学武,提了不少水,蹲了不少马步,满手的水泡,不知吃了多少苦。
  
  那易瑾这个在书中没有姓名的路人甲和许默做一样的事情甚至g更多的活儿,却因为力气大什么事都没有,还依然整天乐呵呵的,一脸欠揍样。
  
  还有明明是许默救了他,把他带回去,易瑾却更喜欢脾气温和的裴泽,每次出来逛街都会买裴泽喜欢的小吃,回到裴府就屁颠颠地献宝似的跑去送给裴泽。
  
  就比如现在拿着他救命恩人兼师姐的钱袋为裴泽买他最爱吃的糕点,全然忘记旁边还有一个借他钱和“辛辛苦苦”地教他武功的师姐。
  
  难道是因为传说中的男配光环比她的x灰女的光环更亮吗?许默都要变身成柠檬精了。
  
  如果是十几岁的时候,小心眼的许默肯定会生气并且痛骂一顿这个没良心的小白眼狼。
  
  而现在,许默毕竟是个拥有着三十多年人生经历的成熟灵魂了,怎么会因为这一点小事情和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屁孩计较呢。
  
  “啪!!”
  
  “哎呦,好疼啊,师姐,你g嘛突然打我?!”正在付钱的易瑾捂着脑袋委屈巴巴的冲着许默远去的背影喊道。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