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寸相思无绝期》小说txt全文阅读百度云网盘云落安楚君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他恨她入骨,将她囚禁百般折磨。

她更恨他,骨x剥离,亲人惨死,恨不得将他噬骨吮血。

癫狂时,他狠掐她的脖颈,“有我在的一x,即便你一脚踏进阎罗殿,也会生生被我拽回!”

她惨然大笑,甘愿饮酒自尽,却道,“此生我不悔,但愿来生……不见……”

那时他才知,原来他忘了那夜抵死缠绵自己许下的承诺…

01

芙蓉春帐,恨无绵

 夜色如一帘黑纱,笼罩着南楚的深深宫墙,却掩不住栖鸾殿内传出的旖旎之声。

  床幔剧烈晃动,南楚帝身下的女子咬唇隐忍,以一种极其羞耻的姿势,跪趴在床上。

  “你就这般见不得朕宠爱旁人?”南楚帝发狠将手中的长发一拉,擎住女子的下巴,迫使她将脸扭转过来,“不想朕的哑妃,倒还是个心狠善妒的!”

  女子感觉到体内那团火热,一下下不停地撞击着自己的胃,难受欲吐。

  此刻,真恨不得就这般死去!

  只有一死,才能彻底解脱,才能再也感受不到这施虐般的屈辱与疼痛!

  楚君离再次疯狂地抽动起来,在女子快承受不住时突然停下,唇瓣划过她香汗淋漓的脖颈,在耳旁x问道:“为何要推柳婕妤下澄月湖?”

  “妒恨她比你年少,更讨朕的欢心?”楚君离语气冷冽,“如今你已是个残废,宫中女子哪个不比你好,难道这后宫三千佳丽,你统统都要推下澄月湖?”

  女子依旧狠咬着唇瓣,未吭一声,楚君离耐心尽失,身下那处紧致令他难以抑制体内的燥热,掐住女子的脖颈,猛地加快动作。

  他是南楚的君王,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血流千里。无人敢触其逆鳞,独独她例外。无论如何打骂、折辱,身下的女子却从未屈服。

  “云落安!”楚君离将她的头翻转过来直视自己,却见她嘴边淌出一股腥红,不由得眉头一皱,生生将她紧咬的牙关掰开,“想自尽?!”

  “想以死去追随楚吟之?做梦!”楚君离钳制她的下颚,不带一丝感情,更加猛烈地抽动起来,“有我在的一x,即便你一脚踏进阎罗殿,也会生生被我拽回,就如那x你随楚吟之跳进火海般。”

  这番话好似触动了云落安某一段尘封的痛苦,方才还了无生气的她猛地一颤,睁开双眸,似怒火迸发般奋力挣扎起来,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叫喊声。

  “怎么?以为朕不知你枕下藏着什么?”楚君离冷笑,往枕下一探,扯出一张画像,只见画上的男子言笑晏晏,仿佛近在眼前,看得出作画之人十分花心思。

  “就这么忘不了他,要xx枕着看着?要不是今x瞧见,竟还不知朕的哑妃如此水性杨花!xx在朕的身下承欢,却夜夜枕别的男子画像入睡。”

  楚君离将其翻过身来,双手禁锢在头顶,欺身x近她眼前冷声道,“看看朕的这张脸,可都是拜你所赐,朕的哑妃!”

  屋内烛光摇曳,只见楚君离右侧脸俊美无双,左侧却覆着一块暗红色的疤印,几乎占了半张脸,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犹如地狱中爬出的罗刹,令人寒从心生。

  当目光触到他脸上的疤印时,云落安却突然安静下来不再挣扎,似悲似叹般阖上眼眸,再次恢复之前的死寂。云落安如此模样,令楚君离一下兴致全无,抽身披衣下了床。

  穿戴妥当后,楚君离看了眼床上如死尸般的人儿,吩咐道,“高鼎,备一碗避子汤给她灌下去,莫让她留下龙种。”

  不,她不能喝落子汤,绝对不行!

  云落安听罢满是焦急地爬起来,伸手欲去拉楚君离的衣角,不料他侧身一躲,自己重重地跌下床榻。

  这时,几个嬷嬷打扮的妇人端着汤药走了进来,为首嬷嬷尖声道,“娘娘趁热将汤药喝了吧,奴婢们也好交差。”

  闻言,云落安大力摇头,爬起来就要朝屋外跑去。不料一嬷嬷伸手扯过她的长发狠狠一拉,令她再次跌落在地上,嬷嬷们一哄而上,将她压得动弹不得。

  长发被扯得生疼,云落安也顾不上,见四肢动弹不得,她拼命怒瞪众人,嘴里发出呜呜的低吼声,似是警告。

  为首嬷嬷满脸不屑地嗤笑一声,刚要将汤药灌下去,却被云落安大力将汤药打翻在地,气得嬷嬷伸手一掌掴了过去,怒道,“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也配怀上龙种?劝你乖乖喝下,还能少遭点罪。”

  说罢便起身出了屋,不多时一碗汤药再次端了上来,只听那嬷嬷冷哼道,“哑妃娘娘莫要记恨奴婢们,这都是圣上的意思。怨只怨您非要去招惹圣宠正浓的柳婕妤娘娘,使得陛下对您心生厌恶,不肯将龙种留在您的肚子里。”

  言罢,趁着其余几人死命按着云落安,一把捏住她的下颚,生生灌了下去。

  滚烫的汤药自嘴角滑落至脖颈,烫得云落安身上一片火辣辣地疼,却也不及心中疼痛的万分之一。

  感受到汤药一口一口顺着喉部滑落下肚,云落安的眸光寸寸变成死灰。

  待整碗汤药灌完,嬷嬷们确定云落安悉数咽下后,像碰了什么脏东西般,拿出锦帕擦了擦手,未多看她一眼便抬步出了屋。

  云落安勉力支起身子,伸手进嘴里去掏,g呕半天却未将汤药吐出分毫,瞬间瘫倒在地上。

  楚君离,你当真要如此心狠杀死自己的骨x?

  你可知,现在我有多恨!

  恨你的无情,恨自己的无能,恨老天为何如此不公,非要将我与你纠缠在一起!

  若有来世,但愿不再相见……

  突觉腹部一阵剧痛,似内脏被悉数搅碎般,云落安脸色惨白,汗珠不住得从额前滑落。似知道什么,她奋力将衣裙掀开,只见身下正正涌出大量鲜血,浸得衣裙一片腥红。

  疼……真的好疼……

  楚君离,救救我们的孩子……

  想开口喊救,却听自己发不出一点声音,云落安绝望之下只觉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不多时,一丫鬟进屋洒扫发现躺在地上几欲气绝的云落安,身下还涌出大量鲜血,顿时惊叫跑出去。

  “不好了!哑妃娘娘大出血了!”

02

情痴空付,骨x离

养心殿。

  云落安怨恨的眼神一直烙在楚君离脑中。

  想起楚吟之葬身火海时,云落安毫不犹豫地冲进去的模样,心里的不安顿时变成恼怒。

  明明是她弃了自己,她有什么资格怨恨?

  “圣上…”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娇呼,“圣上答应过臣妾今夜会来澜月殿,可是忘了?”

  楚君离瞥见来人后收回思绪,心头涌上一股烦躁,“今x朝事众多朕不得空,你自己回宫早x歇下吧!”

  柳月儿不依不饶,“臣妾这心里好慌,恐怕是在澄月湖里着了凉。圣上不在,臣妾寝食难安,圣上当真忍心?”

  往x,柳月儿一副清纯容貌最得楚君离喜爱,如今却看得有些厌烦,“你先回寝宫,待朕批完奏折便来寻你。”

  话音刚落,殿外传来一阵嘈杂声,高鼎疾步进殿禀告,“圣上,老奴有急事要奏。”

  高鼎是两朝老人,素来稳重,现下如此惊慌怕是出了大事!

  楚君离心下一沉,急忙起身,“何事?”

  高鼎跪下,满头大汗,“圣上,大事不好了!哑妃……哑妃她小产了!”

  哑妃小产了?

  楚君离突觉x口一窒,喘不过气来,“她怎么会小产?”

  高鼎伏身在地,“栖鸾宫来报,哑妃娘娘喝下避子汤后未多时,突然大出血,情况不甚……”

  “摆驾栖鸾宫!”未等高鼎说完,楚君离疾步往外走。

  柳月儿本有些不悦,听到云落安小产心下一喜,连忙跟上也出了养心殿。

  一行人到栖鸾宫时,太医刚给云落安诊完脉。

  “哑妃怎么样了?”楚君离急声问。

  “回禀圣上,哑妃娘娘身子孱弱,三月余的胎身本就不稳,此次虽未能保住胎儿,但仔细调养着,x后还是会有的。”太医朝楚君离揖手道。

  “三月余?”柳月儿突然尖声,夸张捂嘴,“哑妃姐姐不是两月前入的宫,再快也不可能有三月余,莫非她在宫外就……”

  见楚君离面色一凛,她生生将后面的话咽下,诚惶诚恐地立在一旁。

  三月前?是和自己庆生醉酒那x?

  楚君离烦躁难耐时,云落安转醒过来,只见她本能地抚上腹部,似在确认什么,而后满目绝望地瘫倒在床。

  从云落安的反应,楚君离确定她定然早就知晓自己怀有身孕,若是他的为何要隐瞒?除非这孩子不是他的……

  “哑妃,你腹中的孩子是谁的?”楚君离俯身靠近,五指收紧钳住她的肩头。

  楚君离心底涌上一丝期盼,期盼她告诉自己孩子是他的!可云落安似一个断线木偶般,双目空d无声,未看他一眼。

  “哑妃姐姐,你就别瞒着了。太医说你有三月的胎身,按x子算应是在宫外便怀上了。如今胎儿不保事小,皇室蒙羞可事大啊!”柳月儿看似好言相劝,实则句句坐实云落安的罪名。

  宫外怀孕,皇室蒙羞,这样的罪状罚下来,不死定也活不长。

  柳月儿的这番话,让云落安有了些反应,只见她直勾勾地盯着柳月儿,在柳月儿心底有些发怵时却转而唇角讽笑地盯着楚君离。

  “难道是楚吟之的?”楚君离脑中闪过一人,一个只要想起便恨意彻骨的人。

  楚君离突然提起楚吟之,使得云落安一愣,未反应过来这与楚吟之有什么关系。可落在楚君离眼中,却以为自己猜中了。

  楚君离瞳孔倏地一缩,缓缓靠近,微凉的指端抚上她那柔滑的脸颊,惊得她浑身一颤。

  他贪恋手下的触感,久久不愿松开,不想被云落安反感地侧头一缩,霎时盛怒,“贱人!你竟敢与他私通……”

  温柔的手指瞬间化作无情的掌风,狠狠往云落安脸上扇去,扇得她偏头撞上床角,额角一滴一滴地淌出鲜血,发丝散乱。

  那句贱人,如同利剑一般刺入她的心脏!

  楚君离这是信了柳月儿的话,以为自己怀的是别人的骨x?

  她忽然癫狂般惨然笑开,带了血迹的脸孔有着绝烈妖娆的神采,而额角的鲜血伴着狂笑不住地汩汩流出。

  没错,她是贱!

  若不是她贱,对楚君离痴心一片,怎么会害死了楚吟之?又怎么会让楚君离有机会谋害了自己的孩儿?

  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是她眼瞎爱错了人!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