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89》小说txt全文阅读百度云网盘泓凛白芨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她曾以为嫁给泓凛是她的福,却不想,原是害了族人,魔界的孽!

五百年的夫妻,只换来一句魔族余孽,死不足惜。

白芨不知道她究竟何处做错了,直到临死,她才惶惶明白。

她错的不多,只一处,却波及一生。她错在,爱上那个男人……

第一章 兰因絮果

世间之可惜,不是从未爱过,而是兰因絮果,不得善终。

从前白芨以为,她于泓凛的钟情,可抵桑田沧海。

可成婚的五百年,泓凛明白的告诉她,什么叫做一厢情愿!

眼见着月上中天,窗外寒凉越发厚重,泓凛依旧不见身影。

“你何时回来?”

指尖闪烁的传音术久久没有回音,白芨眼中蒙着的苦涩愈发的深沉。

五百年夫妻,白芨总是不信,在泓凛的心中,没有她半分位置,即使他连看她一眼都不屑……

所以,她总是想试试。

“吱呀——”殿门被推开,正是亥时过半。

门口处的男子脸色冷沉,白芨瞧着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心酸。

这时辰是天君给泓凛下的禁制,要他必须在此时之前回到昭阳殿。

时至今x,白芨都不知晓,泓凛xx回来,是因着天君的话,还是因为记挂着她。

“今x是你生辰,我备了份生辰礼给你。”

“五百年一直装出这么副样子,不累?”泓凛有些不耐烦,“更何况,本太子的生辰宴已经结束了,无需你献殷勤。”

“这份礼物,你定会喜欢的。”白芨执拗道。

说着,她手心翻转,一道并蒂花莲现于其中。

泓凛瞧着,眯了眯眼。

并蒂花莲是九寒宫的圣物,九万年才出一株。白芨是如何得来的?

拂袖间,花莲在手。

泓凛捏着,嘴角轻勾:“这物得来不易,你当真辛苦!”

白芨闻言眼中闪过抹喜意,轻摇了摇头。

只要泓凛喜欢,她如何都值得。

可她偏生只瞧出了泓凛的表意,未领略他那句辛苦的暗讽!

床榻间,白芨侧目看着合衣躺在身旁的泓凛,眼中翻涌的是浓烈的情意。

滚烫,灼烧。

撑起身,在他唇间留下一吻,刚相触,便同那人冰冷厌恶的目光对上。

其中不加掩饰的情绪像是一把刀,狠狠的xx白芨的心。

“白芨,你就这么不甘寂寞?!”

泓凛没有闪躲,两人唇瓣相贴着,随着他说话的动作蹭磨着。

明明该是最温情的动作,却偏生因着他的话成了不见血的利刃,刺的白芨心中绞痛。

“……我不是。”白芨慌张的退开,辩解着。

泓凛却凉笑了声,紧钳住她的手:“说来,你给本太子传音便是为了这事吧?”

“不是,我……只是想问问你何时回来!”

“嗤——!”对与她的话,泓凛报以冷笑。

他眼神如刀般似是要将白芨的伪装剥个精光:“行事轻浮,偏要做出副纯良模样。白芨,难道你们魔族之人都这般行径?!”

“我……没有。”白芨眼眶微红,强忍着鼻间的酸涩之意从喉中憋出三个字。

泓凛将她这幅模样收进眼中,心头涌上抹异样,可很快便被他压了下去。

魔族之人惯会哄骗人心,白芨更是。她这般的人根本不需怜惜。

思及此,他眸色一沉,寒声道:“既是你想,本太子便成全你!”

说完,他便欺身而上,将白芨刚溢至嘴边的拒绝给挡了回去。

眼前人阴沉的目光看的白芨心中恐慌,特别当那痛袭来之时,她下意识的想要将人推开。

可就在手伸出去的刹那,她瞧着泓凛坠情的神情,终还是圈手勾住了人的脖颈。

纵使他带给她的是撕心裂肺的痛,那又如何。

他是泓凛,是她深爱的男子,是她的夫君,她心甘情愿!

“泓凛……”

“华媱——!”

两声轻喃,白芨霎时紧绷,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不知发生了什么的男人。

第二章 回来了

“泓凛,我是白芨……”一句话,说的字字诛心。

整整五百年,她深爱他,放弃一切脸面去爱他,为了他甚至甘愿为妾!

可他,竟然是将她当做华媱!

所以,过往五百年,每一次,泓凛都是将她当做华媱么?!

一场欢愉,开始的莫名其妙,结束的g脆利落。

白芨僵y着身子,侧目看着起身下榻的男子,身上早已平息的痛卷土重来。

那气势更为凌厉,像是毁天灭地,似要将她剥皮拆筋!

“五百年,我对你来说,算是什么?”白芨压抑着喉间哽塞,发问道。

“仙魔停战,你嫁来天族,你说你是什么?”

泓凛的反问比回答更令白芨心凉。

“泓凛,你可曾……爱过我?”她望着男人的脊背问声道。

这一声问,似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呵!”他一声冷笑,将白芨仅剩的丝丝希冀打散。

“白芨,从你重伤华媱那一刻开始,便注定本太子不会爱你!”

又是华媱——!

那人的名字就像是一根刺,扎在她与泓凛之间,触之必伤!

“泓凛,我……”

白芨的话刚出口,散落在地上的衣衫中突然亮起一抹光。

她亲眼见着泓凛淡漠的眼眸忽的紧张,连衣衫都顾不得系,匆忙连通了通镜。

“泓凛,我从天山回来了。”

女声从中响起,泓凛惊喜,白芨绝望。

纵使五百年未曾听过,白芨对那声音也铭记于心。

那是华媱,即使不在天族五百年,却终究是泓凛心中永远不能触及的心尖x。

她不在时,泓凛便一心记挂,如今她回来,那泓凛……

白芨下意识的攥紧了手,看着他抬步便要离开没有半分迟疑的身影,眼眸骤然凄苦。

果然!

魔力骤起,将泓凛控在原地,她似是恳求般低声问道:“能不能别去,至少今晚。”

至少今夜陪陪我,别让我知道跟她相比,我毫不重要!

对上泓凛冷冽的目光,白芨想要避开,却梗着脖子坚持着,不为别的,只要他留下来!

可他只是冷笑了声,手指轻捏便将魔力结界碾碎,随即消失原地。

白芨坐在床榻上,骤冷的空气顺着敞开的殿门袭来。

她不由得一抖,而后一口血涌出了唇畔。

“咳咳——!”

她重声咳着,却无人关心。

是啊,连她深爱的人此时都去了别的女子身边,还有谁会来关心她呢?

白芨苦涩想着,泓凛冷如刀的话语一句一句的在耳畔回响着。

穿好衣衫,她木然的走出了昭阳殿……

红线树下。

白芨仰头看着树梢上系挂的红纸风铃,那上面是她同泓凛的名字。

她蘸着心头血,一字一画写上去的,载着她少女的全数绮思。

抬手想要去触碰,却擦身而过。

像极了她与泓凛。

过往五百年,白芨从未怀疑过,可如今,却有些茫然。

微风拂过,头顶风铃轻响,随之而来的,还有些微的脚步声。

白芨回眸望去,面色一愕!

她不是该同泓凛在一处,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第三章 为她伤我

“……华媱,好久不见。”白芨率先开口道。

五百年未见,却不想这一面来的这般快。

华媱瞧着这么快便整理好心绪的她,笑了笑。

“五百年未见,确实久了些。侧妃x子过的可还算好?”

“没有你,自然不错。”白芨淡漠着脸平声说着。

“许久不见,侧妃还是这么牙尖嘴利。”

白芨懒得同她废话,也不愿多见她,直言说道:“华媱,你不该回来。”

“我若不回来,怕是侧妃就忘了,泓凛该是我的夫君,不是你。”华媱眼中漫上层癫狂,尖声喊道。

“我与泓凛,天君赐婚。”

“可他不甘愿。否则,他也不会一知晓我回来,便弃你而去!”

华媱冷笑着打断了白芨的话,得意洋洋。

白芨闻言眼神微黯,可很快,她看着华媱的目光中有些许的戒备。

她与泓凛的对峙发生时,只有他们二人,华媱是如何得知的?

泓凛不屑提起自己,断不会同她说这些……

“便是他不愿又如何,他如今是我的夫君,同你无关。”压下疑窦,白芨背手掐了个决回言道。

华媱听到夫君两字时,脸色更是难看。

“你是侧妃,真论起来也不过是个伺候人的下人。以此为荣,侧妃真是给魔族长脸!”

说起侧妃二字时,她特地放慢了语速,故意在白芨的伤口上撒盐。

而白芨也确实被她的话刺的脸色微白。

她最怕的,便是有人因着她的事,去构言魔族!

“华媱,你别太过分!”她冷声训斥。

“我过分?五百年前若不是你害我重伤,只能前往天山疗养,泓凛怎会娶你?!”

“你还在胡言乱语,当年之事本是你……”

“是我又如何?你重伤我这件事,就算是假的,也没有人会信你!”

华媱讥诮的笑着,接着眼神一闪向后倒去……

白芨诧异的看着她,耳边响着她的呼喊:“我便是死,也不会离开泓凛的!”

这一幕,同五百年前的那一幕重合。

下一瞬,泓凛越过白芨,将华媱抱在怀中,面上满是急切与担忧。

“咳咳……泓凛,我没事。”华媱揽着他的脖颈,柔声安抚着。

泓凛皱着眉依旧不放心,按在她后背的手缓缓为她输送着仙力。

待华媱好了些,他便看向一旁的白芨。

“你竟还敢伤她!”

他冰凉的目光如刃般刮在她身上,似是要将她千刀万剐。

眼见着泓凛轻易断定了是她出手,白芨强装的淡漠不见,慌忙开口想要解释。

可还未出声,华媱的声音再次响起。

“泓凛,同侧妃娘娘无关,她说的没错,是我自作自受,我不该爱上你,更不该同她争抢你,可我……我只是爱你啊!”

她脸色苍白,泪水自脸颊流下,看上去可怜至极。

泓凛原本就心疼她,见状更是愧疚未能保护好这般柔弱的她。

当即心念一动,剑自鞘中而出,直直的钉进白芨的肩胛,留下一个血d!

狼狈倒地,伤口霎时凝结,痛楚却丝毫不减。

白芨不敢置信的看着泓凛,不敢相信刚刚是他出的手!

为了华媱,不问一句,决绝无情!

“你为她……伤我?!”白芨喃声质问着。

泓凛瞧着她眸中的水色,心头一阵异样,但怀中华媱虚弱的呼吸更牵动着他的心绪。

果断转身,扬长而去……

昭阳殿。

白芨窝在榻上,目光紧凝着紧闭的殿门。

她在等,等泓凛的回来。

她在赌,赌在他心中,华媱和天君的禁制孰轻孰重!

可未等来泓凛,却等到了魔界的传音。

“……母后!”白芨刚收敛好情绪接起,便被通镜中的景象震惊到惶然!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