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咸鱼了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久岚

001
  午时忽然飘起了鹅毛大雪,棠梨殿的宫女白鹃十分惊讶,悄声与月桂道:“主子随口说的话,竟然成真了!”
  
  “可不是,明明刚才还艳阳高照呢,”月桂推她一把,“我们赶紧将兰花搬进来。”
  
  她们都知兰花的重要,因皇上喜欢,主子爱屋及乌,亲手种了十盆精心照顾,视若性命。
  
  白鹃放下手中的活,快步朝院中跑去。
  
  雪花纷纷扬扬,顷刻间就将地面覆盖住,两个宫女的身上很快就落了白,脸颊冻得红扑扑的。
  
  宁樱看着窗外,暗道果然下雪了,跟梦里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没有冲出去搬兰花,把自己的腿给摔了。
  
  她垂下眼帘,翻了一页书。
  
  贴身宫女红桑问:“主子不去看看兰花吗?”
  
  “不用,她们搬进来就行了。”宁樱心想,她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又哪里会那么傻,把几盆花当做宝。
  
  她的腿不比花重要吗?
  
  红桑吃了一惊。
  
  她下意识朝宁樱的耳朵看了看。
  
  小巧的耳廓,如雪般白,显得那一对耳极是可爱,只左耳有道暗红色的疤痕很是显眼——那是重阳节皇太后在御花园举办宴会,皇上突遇刺客,宁樱疯了般护驾被一支箭伤到而留下的。
  
  当时说什么的都有,然而皇上还是提了她的位份,从贵人升到了五品的婕妤,甚至还过来亲自探望,只不过后来又不了了之,仿佛再一次遗忘了她。
  
  红桑不由替宁樱委屈,也许别的妃嫔别有所图,但自家这位主子却是一腔痴情,只可惜皇上没有耐心去了解。在这方面他对谁都是公平的,太后前年选了十数位女子入宫,但凤位至今空悬,妃嫔们也没有哪位能入得了皇上的眼。
  
  不过即便如此,该争的还是要争,万一哪天就得了皇上青睐呢?
  
  红桑挽袖给宁樱倒茶:“主子,京都难得下雪,太后娘娘看了定会喜欢,必然要请妃嫔们一起赏雪,奴婢替你将手炉准备好……主子的风寒应该已经痊愈了吧?”
  
  是痊愈了,不止痊愈,因为这场风寒她还做了许多奇怪的梦,在梦里得知了一切。
  
  比如她原是梁朝太傅的女儿,十六岁病死后灵魂飘到了这本书里,在宁夫人腹中待了几个月,记忆尽失,长大后完完全全变成了书中所描述的那个宁樱——为秦玄穆生,为秦玄穆死,但最终却得不到他一丝怜爱的,短命的傻子。
  
  有个极好的词可以来形容她,“情深不寿”。
  
  宁樱支起粉腮:“这么冷的天还是待在屋里最舒服,你再多用些炭。”
  
  红桑愣住,她不知宁樱已经变了,提醒道:“皇上也许会陪着太后娘娘的。”皇上虽非太后亲生,但因太后膝下无子,十几年相处下来也颇有感情。
  
  就是知道他会去,宁樱才不想去。
  
  上一世,她是太傅之女,天下俊杰任她挑选,如今在这书里倒成什么了?她心情不好。
  
  “主子,”红桑疑惑,“主子到底怎么了?难道是身子仍不舒服?”
  
  “嗯……”总得找个借口,她掩嘴轻轻咳嗽。
  
  怎么会还没好呢?红桑很是担心,高声道:“月桂,你快将剩下的药熬了,主子怕还要再喝两x。”
  
  月桂放下兰花快步跑来,一眼瞅到屋内的主子,心神为之一晃。
  
  宁樱本就生得娇弱,此番露出难受之态,扇子般的睫毛阖下盖住一双明眸,柳眉微颦,纤手捧心,她一个姑娘家都想抱在怀里疼,皇上怎么就看不上呢?月桂心想,实在是没有眼光。她道:“奴婢马上就去。”
  
  做戏得做全x,宁樱又咳了几声,站起来,软绵绵的靠在红桑身上,换到铺着厚毯的榻上歇着。
  
  果然很快就有宫女来请,说太后娘娘在延辉阁设宴,让她们一同去赏雪,不过太后娘娘是个细心的人,派来的宫女头一句就问起宁樱的病情,听说不舒服便是让着好好歇息。
  
  见宫女离开,红桑忍不住叹气,觉得宁樱错过了一个好机会,但病着也没有办法,她关切的一再询问病情。
  
  宁樱没怎么说话,搭上条棉被睡着了。
  
  住在棠梨殿主殿的杨昭仪听说此事,眉头微微一扬:“看来宁婕妤的病况甚重,等会送些灵芝去。”若不重的话,为见皇上,怕是爬都要爬过去的。
  
  她关怀下的表情下藏着几分讥诮。
  
  宫里所有的妃嫔都期望得到皇上的宠爱,但没有谁会出这种风头,唯独这宁婕妤也不知道是傻,还是太有心机……就说刺客那事儿,皇上身边又不是没有禁军的,用得着她扑上去?就她那个弱柳般的身子能挡得住几支箭?也是运气好,没被s死,不然就算换到位份也没那个命受着。
  
  杨昭仪拂一拂袖子,去往延辉阁。
  
  雪下得更大了,将园中光秃秃的树也染了一层白。
  
  延辉阁燃着炭,没有一点冷意,皇太后手里捧着热茶,瞧着一个接一个进来的妃嫔,笑着与秦玄穆道:“玄儿,你看这一下就过去两年了,皇后的人选,是不是……”
  
  “此事急不得,以后再议,”秦玄穆看着窗外的雪,“难得赏雪,母后就不要太过x心了。”
  
  这分明是不想立后,皇太后忍不住皱眉。
  
  早先他是要守孝,但出了孝期,又给他选了妃嫔,两年后却仍然毫无想法,皇太后打量这儿子英俊的侧脸,暗道如此下去怎么得了?就算她能忍,那些文武百官也忍不了。作为皇帝,有没有皇后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得有子嗣,有太子,那是国本。
  
  “还让我不要x心,你不也在担心明年的农桑吗……瑞雪兆丰年,一定会有起色的。”皇太后往前微微侧身,“宁婕妤今儿身子抱恙不曾来,不然弹一曲《冬雪》,倒是很应景。”
  
  宁婕妤?
  
  宁樱。
  
  秦玄穆立刻想起了那x她耳朵被羽箭擦伤的情景。
  
  当时血流入了脖颈,她却只顾着关心他,自己身上的痛一点都感觉不到。后来太医说掉了一块皮x,必然会留下疤痕。
  
  他亲自去探望,又升之为婕妤,搬入棠梨殿侧殿。
  
  收回思绪,秦玄穆淡淡道:“会弹琴的也不止她一个吧?”
  
  皇太后噎住。
  
  当初选了宁樱入宫,就是看中她的容貌还有才情,当然她还选了别的女子,比如出自簪缨世族的两位大家闺秀,比如会跳舞的徐贵人,会吹笛的张贵人,但能做到为秦玄穆舍命的怕就这一个宁樱了。那时候,别的妃嫔都吓傻了,唯独她义无反顾的冲出来。
  
  后来秦玄穆确实升了她的位份,皇太后一度以为他有可能会看上宁樱,结果……
  
  看来当初真的冲动了,这儿子就是无心选妃,是她偏要挑人进来,但她确实是真心为他着想啊。
  
  “玄儿,如今国泰民安,你也没有必要时时刻刻将心思放于政事。”皇太后忍不住婉言相劝。
  
  秦玄穆沉默,他觉得在这方面与皇太后没什么可说的。
  
  也许在女子的眼中,守住江山是十分容易的吧?退一步讲,就算如此,他也不会将心思放在一g妃嫔身上,好比他的父皇,广纳天下美人,每一x都宿在不同的女子身边,到最后如何?差些被他的七皇叔坐上龙椅,后来又有两位皇兄作乱,用了许久时间才平息下来。
  
  经历过这一切,他又怎么可能会懈怠?
  
  秦玄穆眼见外面的雪慢慢变小了,站起来道:“母后继续赏着吧,喜欢的话,叫个戏班子入宫唱个应景的也行。”
  
  他在勤政之暇愿意陪她已经十分难得,太后也不好再挽留,目送他离开。
  
  玄色的龙纹袍在漫天飞雪中格外显眼,一如他英挺的身姿,众位妃嫔眼巴巴望着,一个个暗自叹气,惋惜精心准备的才艺没有机会表现,只也不敢将这种想法露在脸上,陪着笑与太后继续赏雪。
  
  等到雪停,宁樱睡了一个好觉也醒来了,睁开眼就看到桌上放着一盒东西。
  
  红桑禀告道:“是杨昭仪使人送来的灵芝,说让主子补补。”
  
  杨昭仪是左都御史之女,许是仗着家世好,在宁樱面前总有几分掩不住的傲慢,故而红桑提起时口气颇为不善。在她看来,宁樱比杨昭仪美貌多了,又有才情,总有一x能将杨昭仪远远的抛在后面。
  
  谁料宁樱却道:“杨昭仪这般关心我,我也不好白白收了……月桂,你送一盆吴兰去主殿。”
  
  月桂的嘴巴一下大张:“什,什么?”
  
  红桑也愣住了,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这吴兰开花时可漂亮了,杆子是深紫色的,xx英红,绿叶宽大,乃是主子很喜欢的一种兰花,她怎么会想到送给杨昭仪呢?
  
  一个个都像要被割块x似的,宁樱心想,只是盆兰花至于吗?她都没有心疼,她们心疼什么?她轻哼了一声:“快去送吧,送迟了,我可是要送两盆了。”
  
  这话吓得月桂赶紧捧上一盆吴兰走了。

002
  杨昭仪正让宫女涂蔻丹。
  
  为讨主子欢心,绮云将之前在延辉阁看到的事情一一告知:“徐贵人去之前又练了会舞,不小心将脚趾扭到,竟忍着痛来了,五官都憋得抽搐不止……还有刘贵人,那真是个蔫坏的主,怕张贵人吹笛引皇上注意,偷偷堵了笛子的d眼,张贵人回去的路上才发现!”
  
  杨昭仪当做笑话听。
  
  她翘起手指,看了看颜色,满意的道:“挺好看。”又问,“惠妃姐姐可准备了什么?”
  
  在这些妃嫔中,只有惠妃何卿秋的家世比她好,父亲乃是吏部左侍郎,举止端庄大方,当初太后是想选之为皇后的,谁想皇上不同意。后来太后就想出个法子,说什么自己年老体弱不便管理后宫,愣是给何卿秋弄到了一个惠妃的位份。
  
  虽然她自个儿也是因为家世才被太后劝着皇上升为了昭仪,但上面有个惠妃,心里总是不太舒服。
  
  绮云愣了下:“奴婢没打听到惠妃娘娘的事……”她为人谨慎,周身一个错处都找不到。
  
  殿外此时有宫女禀告:“主子,月桂求见。”
  
  知道是宁婕妤的人,杨昭仪道:“让她进来。”
  
  月桂捧着兰花走入殿内,行礼后道:“见过昭仪,我们家主子感念昭仪关怀,命奴婢送来兰花一盆,还请笑纳。”
  
  杨昭仪微微一怔。
  
  在宁樱搬入棠梨殿时就带着不少兰花,宫女们捧着的时候小心翼翼生怕将叶子损伤,她当时就想着这宁婕妤的心思太过明显了,谁不知道皇上喜欢兰花?这是为取悦皇上而种的,如今,竟然愿意送给她……杨昭仪瞄了一眼兰花道:“这是吴兰吧,再过两个月想必就要开了,告诉你们婕妤,我很喜欢。”
  
  月桂垂首答应,躬身告退。
  
  杨昭仪叫宫女把这盆吴兰放在殿内的高几上,欣赏了几眼道:“养得不错,宁婕妤倒是蕙质兰心。”此举肯定是来示好的,看来宁樱心里也明白一个小小的婕妤是没法越过她这个昭仪的。
  
  月桂闷闷的回到侧殿,想到主子亲手种的花,亲手松的土,亲手浇的水,忍不住就将眉头皱了起来,这兰花就跟主子酿的酒一样都是极其珍贵的,主子怎么舍得送走?
  
  主子不是希望皇上哪x过来,看到一院子盛开的兰花,圣心欢悦吗?
  
  为什么?
  
  走到门口时,里面传来红桑的声音,月桂听见她道:“主子何必怕那杨昭仪,她也不是什么受宠的人,不过是因为有个当御史的爹,但在别的方面跟那些贵人没有什么不同,主子何必要忌惮她……”
  
  说得对,月桂暗自点头。
  
  都觉得兰花是珍宝吧,比她还舍不得送走,宁樱道:“兰花就算开了,皇上会来吗?”
  
  “这……”
  
  实在是很难回答的问题,也许来,也许不来,可她不能这么说,得安慰宁樱:“主子别灰心,上回皇上不是来看过你吗?还提了你的位份,皇上一定会再来的。”
  
  “是啊,除非我又挡了箭,可经过上次之后,宫里肯定不会再有刺客的。”那次是三皇子残余的势力组织的一次行刺,随后就被秦玄穆全数铲除。
  
  红桑无言以对。
  
  宁樱道:“所以你也别抱希望了,送给杨昭仪对我没坏处。”她现在看这些兰花很不顺眼,送走一盆是一盆。
  
  听她这番话,红桑觉得可能是皇上的举动叫宁樱伤心了,上回挡箭皇上过来也没有临幸她,后来更是不再露面。但既是妃嫔,就应该习惯这种x子,如果不去争,以后只会越来越难,至少表现出来,她还有了个婕妤的位份,比起贵人可是好多了。
  
  不过她没有再劝,就凭宁樱的痴情,总会忍不住去想念皇上,等过段时间自然会恢复心情。
  
  “跟杨昭仪打好关系也好,毕竟她的位份比主子高,将她糊弄住了,主子行事也方便些,不至于总被盯着……等以后主子搬出棠梨殿,自然就不必再看杨昭仪的脸色。”
  
  搬出棠梨殿,是指她自己能拥有一座宫殿吗?
  
  好有志气,宁樱轻轻一哂,可惜她想到以前做过的傻事就生气,真的没什么斗志呢。
  
  雪下到天黑才停,整座禁宫到处都是白雪,小x门们忙到半夜才清出走路的甬道,而剩下的雪靠着阳光到第三x才彻底融化。
  
  这种时x开的花也只有金梅了,听说千秋亭的金梅开得极其漂亮,宁樱也忍不住起了心思要去赏花。
  
  谁让妃嫔最不缺的就是大把的时间,总得找些事情来做。
  
  “主子真的康复了吗?”月桂问。
  
  “是,我们这就出去。”宁樱披上狐皮披风。
  
  瞧一眼上面的狐毛,红桑低声道:“惠妃娘娘也真是替皇上精打细算,这两年就给主子做了这一件狐皮披风,上面还这么多杂毛……也是太后娘娘好说话,懒得查这些。”
  
  她之前梦到许多书里的内容,知道她后来缠绵病榻,惠妃曾施以援手,宁樱向来恩怨分明,告诫道:“惠妃娘娘是真的简朴,这种话以后你不要再说。”
  
  是这样吗,惠妃有这么好?她不太相信,总觉得惠妃是故意克扣贵人,谁让这宫里没皇后,皇太后又不喜欢管事呢!不过惠妃这么能g也一样不得皇上的心,主子好歹没那么劳累。
  
  四人往千秋亭行去。
  
  此亭离棠梨殿不远,如果是很远的地方,宁樱也未必会去。
  
  远远看见一片嫩x色,在灿烂的阳光下十分亮眼,她的心情不由得大好,快步而前。
  
  香味入鼻,她笑道:“你们过来折几支,等会带回去。”
  
  “这宫里的金梅确实不一样,我家种的就没那么好。”前方冷不丁传来一道声音。
  
  宁樱寻声望去。
  
  刘贵人从一株c壮的金梅树下走出来,微微一拂身:“宁姐姐,好巧,你也来看金梅。”
  
  她们是同一x被选入宫的,宁樱若没有那次冲动的挡箭,此时肯定与刘贵人一样还是贵人,仍然住在两人一间的玉翠轩。宁樱笑一笑:“金梅开得好,不来看可惜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刘贵人轻叹声,“金梅开花不过二十来x,错过了就是一整年。”她摘下一朵放在掌心,“姐姐,不知不觉我们在宫里也住了两年了,我现在还记得那x跟姐姐一起被嬷嬷罚跪的事情。”
  
  她们初来乍到不懂宫里的规矩,都要由嬷嬷教导后才能去伺候皇帝,宁樱也回忆起了那段x子。
  
  不堪回首,她想,但凡聪明点,就该捅个篓子被赶出宫,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出来走一趟都能遇到称呼她“姐姐”的妃嫔。
  
  宁樱摇一摇头,翘首观赏金梅。
  
  阳光落在她脸上,肌肤如白瓷细腻,美玉一般,刘贵人心想若她有宁樱这等容貌,早就赢得皇上的独宠了,又怎么会在挡箭之后还没能伺候到他?只能说宁樱傻,不会使什么手段。
  
  她们好歹住在一起过,刘贵人对宁樱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忽然拉起她的手道:“宁姐姐,等会我去你那里坐坐可好?”
  
  宁樱本来也闲着,没拒绝:“好啊,去我那里看看兰花。”最好看中了,顺手拿两盆。
  
  红桑有种不好的预感,眼皮跳了下。
  
  等宫女们折了一些金梅后,她们回棠梨殿。
  
  因杨昭仪是住在正殿的,出于规矩,刘贵人使人去询问了一声,杨昭仪没有不准,但也没现身。
  
  玉翠轩位于禁宫之西,离皇上所在的文德殿很远,棠梨殿就近多了,而且就算侧殿的小院都很宽敞,那是独属于宁樱的天地,瞧着里面种着的花木,刘贵人忍不住心里泛酸。
  
  要是那天她也大着胆子去挡箭就好了,可惜她当时腿软,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刘贵人四处张望,目光掠过几坛封着的酒后又落于屋檐下的一排兰花上,打量着问:“姐姐,我记得你养了十盆的,怎的少了一盆?”在玉翠轩的时候宁樱就花了不少银子去买昂贵的名品兰花,不像别的贵人都用在打点x门与宫女上,好得到皇上的行踪。
  
  宁樱道:“送了一盆给杨昭仪。”
  
  刘贵人听了极为惊讶。
  
  走入屋内,宁樱让月桂上茶,二人对面坐下说话。
  
  “宁姐姐做了婕妤,各处都不一样了,瞧瞧这屋多大,有左右两间呢。”刘贵人露出羡慕之色。
  
  比起玉翠轩是好多了,不过头上压着个杨昭仪,让她选,她宁愿住玉翠轩,宁樱端起茶喝一口:“其实你住了也未必觉着好的。”
  
  这是在糊弄她吧,刘贵人在心里冷笑。
  
  她将茶喝完了,站起来欣赏宁樱收藏的书,目光很快就定格在其中一本之上,轻声念道:“《周氏兰谱》,姐姐,你还没有看完吗?”她记得这书是宁樱入宫时就带在身边的,因为写得详尽听说花费很多功夫才买到。
  
  宁樱听到这书的名字就讨厌,侧头道:“早看完了。”
  
  刘贵人眼睛转了转,尝试着问:“姐姐,能借给我吗?”既然她舍得送花给杨昭仪,说不定现在也愿意借书。
  
  身后几个宫女都露出不悦之色,尤其是红桑,暗道刘贵人自己不会想法子去买吗?这便宜都要沾。
  
  碍眼的东西罢了,宁樱道:“你尽管拿去。”
  
  刘贵人看她如此慷慨,心头大喜:“姐姐你真好。”迫不及待命宫女取了。
  
  红桑忍不住轻咳一声。
  
  宁樱当作没有听见,等喝完茶,送刘贵人出去的时候,指指兰花:“可要带几盆回去?”
  
  刘贵人一愣,推辞道:“姐姐的心血,我怎么能要。”兰花娇贵,她以前是见过宁樱怎么精心伺候这些兰花的,扪心自问绝没有这种耐心,她只要书装个样子就行。
  
  宁樱叹气,长得这么好的兰花居然送不掉。
  
  等刘贵人离开后,实在想不明白的红桑气道:“主子到底怎么了,不止借书,还要送兰花……”这都是主子以前最为看重的东西啊。
  
  气什么,她还没气呢,一盆兰花都没送走。
  
  宁樱翻着诗词,懒懒道:“都是姐妹,借本书算什么,红桑,做人不可如此小气。”
  
  红桑目瞪口呆,怀疑自家主子风寒并没有好,到现在还没有清醒呢。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