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影帝前夫一起重生了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我是宝的贝儿

为何1
  五月的南城总是喜欢在夜里下一场小雨,待到天明时分,雨停了,清晨的雾层层铺展开,缠绵在老城区独门独户的灰墙建筑间。
  
  许晗烟站在二楼卧房半月形的阳台上,呼吸着潮润的新鲜空气,陷入思考——
  
  三天前,话题#陆尚与神秘女友同游x本#上了热搜,暗红色的‘爆’字像个扎眼的小妖怪,恨不得夺出屏幕把她撕个粉碎。
  
  各大营销号约好了似的唱衰她和陆尚的婚姻,再一次。
  
  两天前,她鼓起勇气拨通陆尚的电话,在对方的无动于衷下完成‘小心翼翼试探’到‘怒不可遏质问’的态度转变。
  
  作为回应,冷淡更胜从前的陆影帝在沉默中挂线。
  
  一天前,陆尚回家,归于平静的许晗烟正式提出离婚。
  
  作为一个有职业素养的当红女演员,她对此场景做过很多不同的设想和预演,然而当那个时刻真正到来,她的内心竟然平静得空无一物,毫无表演欲望。
  
  陆尚分明就站在面前,许晗烟只怀疑五年婚姻是否存在?
  
  车祸发生在去民政局的路上。
  
  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被故意放慢的镜头里,隔着无数飞溅的碎玻璃,她和表情难得失控的陆尚相互对视,都来不及难过或者害怕,两眼一黑,失去意识。
  
  然后来到这个早晨,许晗烟睁开眼睛就发现不对了。
  
  房间是她熟悉的,摆设也和记忆中一模一样。
  
  可是这栋小别墅连同外面整条老街早在三年前完成拆迁,盖起南城新地标艺术会展中心,剪彩当天,许晗烟还作为特邀嘉宾惊喜出场来着……
  
  “叮铃铃铃铃——”
  
  发条闹钟蓦地响起,断了她的思绪。
  
  6点10分,这是她升高中后雷打不动的作息,假期也未曾懈怠。
  
  许晗烟折回房间将闹钟关掉,做了一个调整思绪和情绪的深呼吸。
  
  朦胧的光线雕琢着窗外的风景,房间里有独属于她少女时代的气息,床头柜左上角有一份台历,年份为2010年。
  
  五月的6号被红色马克笔圈了起来,旁边仔细写到:高考动员大会代表发言。
  
  这行字的旁边,还有个崭新有力的笔迹:加油!
  
  许晗烟记得,‘加油’是她在5号晚上临睡前写的。
  
  17岁的那个她。
  
  *
  
  6点45分,纵然心里有许多疑惑,许晗烟还是按照作息把自己收拾妥当。
  
  拎着书包离开卧房时,习惯性侧首朝隔壁房间看去,只一眼,她不着痕迹的收回眸光。
  
  楼下厨房,陆尚的母亲姜艺翎正在准备早餐,于秋xx也结束晨练,从附近的公园回来。
  
  一切与她记忆里的分毫不差。
  
  享受着晨间的悠闲,婆媳两轻声闲聊——
  
  “阿尚这孩子,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晚上多做几个菜,小烟不是念了好几天的红烧排骨吗,待会儿我去菜市场挑两扇小排,瘦中带点儿肥,和土豆一起炖,最好吃了。”于秋这厢盘算着,不小心把自己给说馋了。
  
  姜艺翎柔声道:“我跟您一起去吧,舞团那边少半天不去,没事的。”
  
  “好,我们去北城的大市场,那边水果新鲜,种类也多,给小烟称几斤山竹。”于秋停了一瞬,慢条斯理的打趣:“真不是我偏心,上次阿尚回来,我特地买了半个榴莲,结果他一口都没来得及吃就走了,放着熏得我头晕,扔了又觉得怪可惜。”
  
  姜艺翎秒懂:“我们阿尚要保持形象,他经纪人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先把高岭之花形象立起来,走高端路线。”
  
  选择踏上‘高端’这条路,那榴莲还是戒了吧。
  
  婆媳两内涵完毕,扑哧笑了。
  
  厨房外,许晗烟也在笑。
  
  陆家世代吃演艺这行饭,陆尚的祖父陆佑勤老先生是首位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封影帝的华人男星,祖母于秋乃响当当的京剧名家。
  
  其母姜艺翎早年游学多国,凭一己之力创建国内首屈一指的现代舞团,是各大艺术节常客。其父陆品旭就更厉害了,国际知名大导演,获奖无数。
  
  陆尚虽然6岁开始出现在各大电视剧里刷脸,在家里人看来就跟出门打酱油一样寻常。
  
  即便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进最好的电影学院,还签了一流的经纪公司,用陆佑勤的话说:小孩子过家家,玩呢。
  
  明星跟演员之间隔着万水千山,演艺这碗饭不容易吃,眼下陆尚只能算小有名气的新星,碗还没端稳,还需历练打磨几年再看。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晗烟走进厨房,笑着打招呼:“xx、翎姨,早。”
  
  “天都还没大亮,怎么不多睡会儿?快过来吃早餐,这几天听你一直断断续续的咳嗽,给你煮了冰糖梨水,先喝一碗。”于秋拉开身旁的椅子,满眼的疼爱和喜欢。
  
  许晗烟刚就位,姜艺翎便将清热润肺的梨水放到她面前。
  
  “谢谢翎姨。”她拿起白瓷勺子,心里有些百感交集的。
  
  住在陆家多年,享受于xx、翎姨待自己如己所出的好,哪怕在她和陆尚关系最紧张的时候,陆家上下也无条件支持她,事事为她着想。
  
  许晗烟这声‘谢’把姜艺翎弄诧异了,跟于秋道了声奇:“怎么大清早突然跟我生分起来了?”
  
  于秋见她一脸迷糊,垂在粥碗里的眼神都是直的,心疼道:“文化课成绩过得去就行了,咱们不考清华也不去北大,将来等你做了演员,给你看剧本之前也不会先拿道数学题来为难你,要注意劳逸结合。”
  
  听了这番话,许晗烟才想起这时自己已经过了艺考,成绩还不错。
  
  遂,乖巧的点了点头,甜滋滋的梨水入了口,填满g瘪的胃,安抚她身体里隐隐躁动的不安。
  
  姜艺翎在橱台前来回忙活着,交代她说:“喝完了你去楼上把阿尚叫起来,公司给他接了个活儿,回母校做那个什么‘高考助力’,就是专诚你们加油打气的!我给你们xx,吃完了一起出门,他开车去,你在路上还能眯一会儿。”
  
  于秋坐在一旁慈爱的看着许晗烟,美滋滋道:“省重点的高考动员大会,我孙子是特别来宾,孙媳妇代表发言,青春偶像剧都这么演,厉害呐~啊啊啊啊~”
  
  话到末尾,花腔唱起来了。
  
  许晗烟顿时变了表情,勾背爆咳。
  
  “忽然想起今天有、英语角早读!对!早读!赶不及我先走了。”言罢起身,抓起书包就往外冲,于秋提醒她水壶忘了拿都没听见。
  
  陆尚今年爆红,流量的金字塔顶端站上去就没挪过位置,跟他一起去学校,重现国产意难忘经典开端?
  
  别了吧,她不想再重蹈覆辙。
  
  *
  
  许晗烟刚走没两分钟,陆尚顶着一头x窝踱进厨房。
  
  阳光隔着薄雾从窗外洒入,温柔将他拥抱,亲吻他英俊的眉眼。
  
  纵是一身不显身材气质的进素色居家服,他却能持帅行凶,穿出风格水平。
  
  “大清早的,xx您没去公园吊嗓啊?”陆尚刚走出房门就听见老太太那抑扬顿挫的啊啊啊啊,扎得他脑袋疼。
  
  于秋打开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背,把白水壶摆到他跟前,“交给你个任务,待会儿把这个给小烟带去,她走的时候落下的。”
  
  姜艺翎接话道:“还不是妈您说话把她吓着了。”
  
  于秋把锅甩给孙子,“这事儿可不怨我,阿尚现在是大明星了,小烟连你的车都不敢坐,就怕被你那些粉丝看见!”
  
  “是么?”陆尚懒洋洋的,语调里透着散漫。
  
  于秋神色正经:“早餐都没吃。”
  
  陆尚移眸瞧去,空掉的座位上,碗里的冰糖梨水还剩不少,白瓷勺歪在一边,桌上沾了些汤渍,仿佛在重现她们对话时,许晗烟流露出的狼狈。
  
  陆尚看了一会儿,没有说话。
  
  *
  
  许晗烟到学校时,雾已经化得差不多了。
  
  至于心情?
  
  似乎消化了一些……
  
  阳光破云,倾斜的洒入被朗读声充满的教室里,蓬勃朝气xx明亮的玻璃窗,勾画出青春的轮廓。
  
  五一小长假期间,照常上课的只有苦x的高三生。
  
  校门口已经拉起显眼横幅——鏖战最后三十天,提高一分,g掉千人!
  
  许晗烟颔首一笑,忽而起班主任从高一念叨到高三的那句话:“高考或将是你人生中最公平的一次考试,不努力就什么都没有。”
  
  现在想想,确实如此。
  
  人生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目标,有些通过努力就能达成,而有些穷极所能却连边角都触碰不到,比如陆尚。
  
  害,不想了……
  
  走进教学楼,抬眸与仪容镜里的小姑娘对上视线。
  
  她有一张上镜的瓜子脸,舒展柔顺的柳叶眉,桃花眼下有一双适中的卧蝉,鼻子娇而挺,双颊莹润,下巴微尖,白皙的皮肤透着健康的红晕。
  
  162的个头在同龄人中只能算马马虎虎,但往后还会再长高的。
  
  穿的是不显身材不分性别的蓝校服,浓密的黑发扎成高马尾,背一只暖x色的书包。
  
  几分好学生固有的乖巧形象,几分不许人轻易接近的矜持,几分超出年龄的成熟与世故。
  
  这便是17岁的她。
  
  青春尚好,未来可期。
  
  许晗烟长久的站在镜子前,用27岁的目光,审度镜中的自己。
  
  关于高考,关于班级里那些熟悉的脸孔,关于6号这天曾经发生过的所有事,一幕幕翻腾在脑海里……
为何2
  “小烟,你怎么一个人来了?”脆亮的话声响在耳边,假小子亲昵地挂上许晗烟的肩,问罢了,左顾右盼,似在找寻什么。
  
  许晗烟侧首对上林蔚茹那双小鹿般清澈的眼睛,不自觉弯起了眼。
  
  此年林同学留一头利落的短发,最喜欢跟男生叫嚣比拼,捞起袖子就是g,虎得不得了,大概连她本人都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成为风情万种的律政新贵,举手投足散发出要命的女人味。
  
  林蔚茹见她来的这样早,脸上淡淡的也不吭气,眼珠子微转,压低声音问:“陆尚呢?昨晚你不是跟我发信息说他今天要来学校吗,你们没一起啊?”
  
  许晗烟在心里默默回答:必须不能一起啊!
  
  上辈子的这一天,陆尚受母校邀请做高考动员大会的演讲嘉宾,没想到蹲守的媒体拍到她缩在车里打瞌睡的画面,当红小生的命定恋情曝光?
  
  之后数月,八卦记者轮番报道起底,许晗烟和陆尚这两个名字就此捆绑在一起,风风雨雨的恋情,分分合合的十年——全都始于这一天!
  
  但在当时,她是窃喜的。
  
  回到此刻,许晗烟轻耸肩膀,不以为然道:“动员大会八点才开始呢,他来那么早g嘛。”
  
  *
  
  八点整,近五百名高三学生齐聚学校大礼堂,参加‘高考动员大会’。
  
  许晗烟作为学生代表在会上做脱稿发言,这个环节结束后,将由她为大家引出今天的特别来宾。
  
  比较幸运的是,发言临近尾声,后台才出现那道熟悉的身影。
  
  许晗烟收到辅导员给的信号,散s的目光望着五百学子,从容微笑道:“在人生的分水岭,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所有的努力都不会被辜负!前方不但有梦想,还有更好的自己!xx,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请出今天的特别来宾,考前必拜的专属学神,建校以来的颜值担当,我们最最最优秀的师兄——陆尚!”
  
  这番话罢,她抬起扶在讲台旁侧的手,牵引一众目光看向自己的右手方向。
  
  沉默不足半秒,大礼堂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陆尚登台,许晗烟自觉退场。
  
  他们像掉进同一条河流里的两片落叶,在一股神奇力量的推动下,隔着不远的距离萍水相逢、擦身而过。
  
  一个顺流,一个逆流,终是渐行渐远了。
  
  许晗烟将视线笔直聚焦于正前方,只允许他模糊的轮廓勉强映入眼眶。
  
  陆尚则以着不逊于她的淡定,徐徐不急的移动,很快就消失在她视野里。
  
  继而,他天生低沉松弛的嗓音响遍整个大礼堂:“各位同学,你们好,我是陆尚,很荣幸能在距离高考一个月的这天重返校园……”
  
  后面的话,许晗烟都听不清了。
  
  刚才的某个瞬间,她心脏骤然紧缩,差点不能呼吸。
  
  不过,还好。
  
  这点程度,还好的……
  
  *
  
  8点45分,动员大会结束。
  
  许晗烟是英语课代表,课前要把全班的复习资料打印出来,林蔚茹和她一起去了大礼堂隔壁的实验楼。
  
  早上这栋楼几乎没什么人,两个小姑娘说话也就随意了些。
  
  就许晗烟在动员大会上的表现,林蔚茹主观点评:“表情专注,话声铿锵,全程稳如老狗,尤其最后陆尚上台,虽然前一刻嘴里夸的是‘最最优秀的师兄’,与他擦肩而过时,那目不斜视的眼神,那保持距离的态度,端了一身矜持,从头到脚只写着一行字——我跟这人一点儿关系没有。绝,真的绝!”
  
  此处应有掌声。
  
  许晗烟站在嗡嗡嗡的打印机前,不慌不忙的整理打印资料,轻垂着眉眼,没接话。
  
  她对陆尚的态度……绝吗?
  
  绝就绝吧,现在悬崖勒马,总好过之后互相蹉磨。
  
  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是她自作多情,放大陆尚给她的每个眼神、说过的每句话,做过的每个善意的举动……
  
  回想起早上翎姨和于xx的对话,已然将她当陆家的小媳妇看待,行云流水的把他们的将来打包安排,从来没有人问过陆尚——你喜不喜欢许晗烟?想不想和她在一起?和她过一辈子?
  
  如是强加,换谁都难以接受。
  
  从少时开始不顾一切的追逐到车祸丧命的结局收场,许晗烟是真的累了。
  
  下定决心离婚的那一刻,她就决定放过陆尚,更放自己一马。
  
  外x口袋里发出震动,拽回她纷乱的思绪。
  
  摸出手感陌生的手机,闭关中的许先生给她发来短信:【提前预祝烟烟公主高考大吉!父皇给你的大学礼物已经准备好了,高不高兴?期不期待?高兴请回‘1’,期待回‘2’,如想在周末前来探望,回复数字‘3’。】
  
  大学礼物是位于中影附近的高档公寓,距离陆尚在校外的住处正好隔着整个中影,一个在南,一个在北。
  
  为这事,当初许晗烟责怪老爹擅自做主,怄了好久。
  
  不过现在,只有感谢。
  
  许晗烟拿着远不如十年后智能的手机摆弄半响,总算回复过去:【父皇,您的截稿x期已近,还请不要分心,善待读者,稳住饭碗。】
  
  许重逸,年芳43的幼稚老男人,笔名‘笔墨云山’,超人气玄幻小说家,拖稿界的大魔王。
  
  许晗烟没记错的话,她高考这段期间乃至年末,许先生正被他的经纪人,也就是林蔚茹的老爸关在南城郊区的温泉酒店赶稿,每天看电视的时间都有严格规定。
  
  给女儿发短信,大抵能算做他屈指可数的休闲活动之一。
  
  以上,许晗烟并不同情。
  
  回完信息,她将手机翻来覆去打量了一遍,诺基亚N97,触屏,侧边可以滑开,里面还有一层按键。
  
  林蔚茹从她身后窜上前来,猫似的盯着她,“怎么过个周末你跟换了个人似的,不跟我没完没了的讲陆尚,连自己的手机都用不好了?”
  
  许晗烟对上那双乌溜溜的黑眼睛,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昨晚我做了个梦,梦到我和陆尚一起来学校被记者拍到,闹得沸沸扬扬的。后来我考上中影成为他的小师妹,有媒体推波助澜,家里也特别支持,网友啊公司啊渐渐接受我们在一起,再后来,我们结婚了。”
  
  话到这里,林蔚茹看她的眼神已经变了……
  
  许晗烟继续:“婚后我们过得并不好,我和陆尚在一起煎熬多过幸福,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我总算鼓起勇气提出离婚,没想到在去民政局的路上我们发生了车祸,梦到这里我醒了,发现自己回到十年前,也就是今天。”
  
  林蔚茹默了好一会儿才将她的‘梦’勉强消化,“真的?”
  
  许晗烟被她无所适从的反应逗乐,“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陆尚对我感情不深是真的,我清醒过来决定不再纠缠他也是真的。”
  
  “我的乖乖,你这梦也太神了!”林蔚茹摸着x口,一惊一乍。
  
  许晗烟浅淡的笑了笑:“梦是假的,但它让我意识到我对陆尚的迷恋只是一头热,再说我也不差,何必死乞白赖非他不可。早点认清现实,大家还能做朋友。”
  
  17岁的年纪,哪儿来那么多爱,一句未至成熟的‘迷恋’,刚刚好。
  
  林蔚茹反复扫视她的脸,片刻,总算收起那抹犹疑,“其实我一直不赞成你追求陆尚,他那个人,没表情的考全年级第一,没表情的接受大家赞美,没表情的把事情完成得无可挑剔,没新意、没悬念——没劲!”
  
  许晗烟也不提醒她说那些全是陆尚的优点啊优点,只管应和:“说得是。”
  
  林蔚茹问:“那你还去电影学院吗?”
  
  许晗烟没犹豫:“要去的,我喜欢表演。”
  
  她从12岁住进陆家,对陆尚一见倾心,数年光阴,所有的消耗,昙花一现的欢喜,他们相互给与施加,温柔的包容,尖锐的对立,不存在谁负谁,谁又耽误谁。
  
  考取陆尚所在的中影表演系确实怀着私心,后来对大荧幕的热情亦是由心而发。
  
  从这点上说,陆尚是许晗烟职业生涯的引路人,她得感谢他。
  
  侧首望向窗外,柏油路两旁的梧桐茂盛得毫无章法,清晨阳光温柔的穿过那片茂密,在地上描画出灿烂的光斑。
  
  许晗烟垂眼望着,不知不觉间松弛了眉眼,脸上那抹超出年龄的成熟渐渐淡了、散了,释然了……
  
  关于重新开始,她前所未有的窃喜。
  
  如果这是一场梦,她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
  
  没有发现的是半掩的门外,颀长的身影在外面静默良久。
  
  *
  
  回到高三(7)班,许晗烟发现同学们盯着自己窃窃私语,就连年轻的英语老师都似笑非笑看着她看。
  
  林蔚茹被余光波及得心里发毛:“什么情况啊这是?” 
  
  许晗烟摇头表示不知,在老师的交代下,两人开始分发复习资料,来到自己的位置,整洁的桌面中央摆着那只早上离开家门忘带的白水壶,她愣住。
  
  同桌是个性格老实的男生,主动道:“动员大会结束没多久,陆尚出现在咱们班门口,问你坐哪儿,亲自给你放到座位上。”
  
  “他还有没有说什么?”林蔚茹跟在许晗烟xx后面,探头探脑的多嘴问了一句。
  
  男生摇头。  
  
  许晗烟没来得及开口,班上闹起来了。
  
  同学们对她家的情况一知半解,知道她有一个超级拖延病的大神老爸,不知她寄住在陆尚家,更不知许、陆两家的渊源。
  
  许晗烟才刚决定跟陆尚划清界限,他倒好,亲自把水壶给她送教室里来。
  
  不是有助理吗,来学校的时候没看见大门外那群记者?
  
  避嫌懂不懂?
  
  许晗烟心头烦躁,面上做云淡风轻状,拿起水壶,将贴了标签清清楚楚写着‘高三(7)班许晗烟’的底座展示给大家看,“不小心落在大礼堂了,感谢陆师兄,好人一生平安。”
  
  澄清绯闻!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