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坐等皇后营业》百度云txt全文阅读王徽妍慕容策作者棠弥

慕容策白天和朝臣争执不下,夜晚还要被迫睡古板、毫无情趣的发妻,帝生一片凄苦。
突然有一x,皇后开始梦话不断。

从皇后的梦话中,慕容策得知户部尚书说他“是个抠门的慕容老三!”
太傅吐槽他小气,很久没赐好酒了;
贵妃埋怨他一直不宠幸,还诋毁他“或许是不行”;
就连他身旁的死太监也对他颇有微词?!

从那以后,慕容策强忍厌烦,夜夜要求与皇后同寝。
再后来,秘密越听越多,他却渐渐发现——
别人的心里话,哪有皇后本人有意思。
*
王徽妍出身顶级门阀,从小被当成皇后教养,内心却隐藏着叛逆,
当(装)了十六年贵女典范,出嫁了便想着自在快活些。

她最大的乐子便是偷着喝喝小酒,看看画本,狗皇帝不来才叫轻松。
谁知最近这狗皇帝不知中了什么邪,xx来烦她。

王徽妍恨铁不成钢地指着六宫嫔妃:你,加把劲,再妖媚点!你,努努力,再娇软点!总之,谁能把陛下勾走,本宫重重有赏!

第一章

又是一声惊雷响彻上空,两仪殿的宫人们见云层遮x,赶忙将殿内的落地连盏灯逐一点亮。

太后新丧,儿臂c的红烛早已被白烛替代,就连明x色的御案上也披裹了一层孝布。

户部侍郎将奏折交给内监,拱手看向御案后奋笔疾书的男人:“陛下,奏折内是本月库银的支出明细,请您审阅。”

今x他本不当值,谁知匆忙被唤去属衙,说陛下要看账目。但凡上司让他出头的事,就准没有好事。

头戴金冠,身着玄色常服的男人放下朱笔,接过奏折摊在眼前,仔细逐项查看。他眉头逐渐深锁,深褐色的瞳仁内满是怒火,手指拈住奏折,“啪”地一声甩至户部侍郎的脚下,“二十万两赈灾银,郑涞当朕的话是耳旁风么?按照一百万两的数额重新上报。”

户部侍郎吓得跪倒在地,颤抖着拿起奏折,叩首道:“遵旨。”爬起来后灰溜溜地离开了。

太监吴六一偷偷觑了眼大发雷霆的皇帝,又瞧了瞧殿外灰蒙蒙的天,忽闻一阵急促地落雨,裹夹着寒意的春风倾泻而下。他双肩微缩,小心翼翼地请示:“陛下,今x是太后娘娘头七,午时前需要您亲临做法事,外头雨势较大,不如奴婢服侍您早些动身?”

在这七x里,帝后分别前去殡殿主持丧仪。

皇后娘娘白x率领嫔妃哭灵,陛下晚间守灵。

看上去像是帝后二人有商有量,提前安排妥当。其实不然,除了第一x停灵需要陛下亲自主持,随后这几x,陛下每x均是卯时过后才去殡殿,从未与皇后娘娘碰面过。

慕容策薄唇紧抿,捻着手中的小叶檀手串思忖片刻,幽深如潭的眸中满是抗拒,“摆驾殡殿。”在吴六一打伞护送下登上了御辇。

*

殡殿内,王徽妍跪在首位,双手接过宫人奉上的安息香,携众嫔妃恭敬地拜了三拜,算是完成了今x的仪式。

她扶着女官素芸的手,强忍着膝盖间的疼痛缓缓起身,努力保持着端庄持重的仪态。

这七x,每x卯时初刻接替慕容策,一跪便是整x,只有午膳时可休息一个时辰。几天下来,她的膝盖早已红肿不堪。

“皇后娘娘若无事,臣妾便告退了。”一声娇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王徽妍优雅地转身,温声制止:“且慢。贵妃说说素服的规制都有哪些?”

其他嫔妃见皇后娘娘留下萧贵妃,也不敢擅自离开,纷纷退至一旁侍立。这一声询问,引得众人打量起萧贵妃的衣着,小声交谈着。

“这素服改的如此修身,前面的衣领那般低,她就不冷么?”

“这可是千金一匹的蜀锦,贵妃娘娘好大的手笔用来做素服……”

众嫔妃叽叽喳喳,虽然刻意放低了声音,但却令萧贵妃那精致妆容下的脸扭曲无比。

她略微福了福,照旧挺了挺隆起的山丘,“臣妾这身素服,颜色符合规制,至于尺寸……臣妾最近累瘦了,就命宫人将衣袍改小一些。谁知竟然太合身了,臣妾回去后定要惩罚那名宫人。”

王徽妍双手交握,迈着标准的步伐走向贵妃,每一步的尺寸分毫不差,端的是后宫之主的楷模。

“在太后娘娘丧仪期间,贵妃妆容过于艳丽,衣饰不符规制,七x内请假三次,理由并不充分。以上三点错处,罚俸半载以示惩戒。”声音虽温婉,但平和中透着威严。

殿外,吴六一觑了眼身旁的皇帝,见他脸上阴云密布,捻着手串不知在想些什么。

太监不由得暗自叹气。

皇后娘娘这身打扮老气横秋,说话更是犹如行走的宫规,不带一丝情绪。与之相比,贵妃虽然骄纵了些,至少秀色可餐。陛下不愿意亲近皇后娘娘,他这个阉人都能理解。

慕容策提袍迈入殿内,嘴角带着一抹不屑,斥责道:“皇后在母后灵前发威,是何居心?”

“陛下万安。”

王徽妍早发现狗男人站在廊下偷听。虽然成婚不过半载,他见人就咬的习惯早已被她摸透。

少女不动声色地率众人行礼,起身后坦然对上那双斜挑的凤目,“回禀陛下,今x惩罚贵妃,亦是在哭灵仪式结束后。臣妾身为后宫之主,理应约束嫔妃,否则即为失职。还请陛下明察。”

贵妃见皇帝为她说话,暗自欢喜今x总算没白装扮,方才她都快要冻死了,还不幸被皇后当众惩罚。

见慕容策只顾瞪着古板女人,并未看她一眼,赶忙凑上前去娇声唤道:“陛下,臣妾不知素服不能更改式样,因为这几x梦见母后,x口疼了几x,人都瘦了,就将衣衫改小了一些。”

慕容策负手往前走了两步,捻着手串“唔”了一声,“看来母后很是舍不得你。”

他无心听贵妃嗫嚅,想起母后托梦,只得言不由衷地说了句:“皇后辛苦,都退下罢。”接过宫人奉上的香烛,静心叩拜,不再理会众人。

王徽妍再次行了一个无比标准的宫礼,“遵旨。”

太好了,终于能休息一个时辰。她头也不回地走入伞内,上了辇车。一路上想着回宫后吃些什么,着实松快松快。

素宁果然没让她失望,关上寝殿门后立刻将八仙桌摆满了美食。

“娘娘,婢子早就给您备好了,玫瑰露也温着呐。”

王徽妍立刻甩落脚上穿的凤头履,身子一歪挂在素芸身上,“嘶”了一声:“疼死我了!殡殿里的蒲团薄的不成样子,跪在上面那是钻心的疼,我哭灵时绝对是真情实意的!”转身拈起一颗素x放入口中,口齿不清地说:“太后她老人家一定能感受到我的诚意!”这素x好吃,几x没沾荤腥可太难熬了。

两名近身女官是王徽妍的陪嫁,早已习惯她人前人后相差悬殊的样子。

“婢子看看您的伤。”

素宁为她宽衣净面后,扶着她坐在罗汉床上,撩起衣裤瞧着红肿的膝盖,皱着眉头询问:“娘娘,您真的不唤御医前来诊治么?这腿疾可不是小事儿,仔细x后落下病根。”

王徽妍舒服地斜靠在罗汉床上,懒散地回应:“御医来了,能一边喂我吃素x,给我念话本,顺便给我按摩消肿么?”

少女看着两名陪嫁欲言又止的样子,笑着自嘲:“我在家时腿上常年红肿,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被铜铃老母锤炼多年,这点苦算不得什么。”习惯性从暗格里拿出话本,吃着素x翘起二郎腿,一阵钻心疼痛提醒她腿上有伤,又赶紧落下。

素芸和素宁听得她这般打趣,先是噗嗤一笑,随后想起侯府,又忍不住各自心酸地回忆起往事。

铜铃老母是宫里教仪局出来的王嬷嬷,是夫人重金请来,帮助娘娘立规矩。她的眼睛长得像个铜铃,所以娘娘背地里给她起了如此形象的外号。

这十年里,娘娘形容举止稍有不符便是戒尺伺候,不仅用膳从未吃饱过,就连睡姿也要求姿势优雅,都是拜这位老母所赐。

谁能想到出身琅琊王氏的嫡女,要经受这般苦楚。

“其实贵妃的素服样式不错,隆起的山丘晃的我眼晕,这么冷的天她如此装扮,我都替她冷,我是不是老了?”王徽妍想起萧贵妃那矫揉造作的样子,忍不住八卦道。

素芸总算来了精神,“她比您还大一岁呢!不仅如此,婢子瞧着萧贵妃头上的珠钗与耳饰、颈饰皆是一x,到难为她哭灵还要装扮的如此奢华。”

“还不是为了给陛下看。”素宁忍不住撇撇嘴,“先天不足后天来补,终究还是落了下乘。”她偷偷看了一眼自家主子,长眉入鬓,漆黑的瞳仁顾盼间流光溢彩,在眼角的滴泪痣衬托下极尽魅惑,小巧的鼻子xx红唇微翘,这般姿容胜过十个贵妃不止。

当初王嬷嬷为了这颗滴泪痣,用了一年训练她和素芸如何为娘娘装扮,才得以掩盖过于艳丽的容貌,不然早就宠冠后宫了。

王徽妍放下话本打了一个哈欠,“这贵妃这般努力邀宠,我都盼着她赶紧被临幸,最好被陛下独宠才好。这样我每月两x侍寝费心做戏也省了,皆大欢喜。”

素芸虽然能理解这份儿辛苦,但着实不能理解娘娘为何盼着别人承宠,尤其是飞扬跋扈的萧贵妃。

“陛下每次临幸清宁宫,您都涂抹的像是个面傩,穿戴老气横秋。婢子们看着您那样子都不忍直视,更何况本就注重姿容的陛下。”

“不然呢?我穿成贵妃那样,画个桃花妆,整x里装模作样的,好x子还要过么?”

王徽妍越想越觉得,大婚那晚让慕容策对她下不去手是很机智的一件事儿。

哪怕每月慕容策来清宁宫,两个人也是毫无交集地“睡”在一起。这段时x,借着太后病重侍疾,成功躲过几次侍寝。

如今太后又驾鹤西去,还能松快七七四十九x。与侯府相比,宫中的x子简直不要太顺遂。

所以,要什么宠幸?白x里营业就够烦的,她可不想晚上还要花时间讨好狗男人。

眼皮渐渐沉重起来,她把书盖在脸上,“午后还要去哭灵,我眯会子,半个时辰后唤我起身。”

两名婢子轻声应诺,一个去拿了一床薄被盖在膝盖以上。另一个则放轻了手劲儿,轻轻为她活血化瘀。

*

午后,王徽妍见凤辇缓缓停下,不得不收起疲惫之色,扶着素芸的手下了凤辇。

进入寝殿后就看到贵妃那张失望的脸,必然是早来后没见到慕容策。

“皇后娘娘万安。”

王徽妍道了句“免礼”顺势打量萧贵妃的新装,总算是符合标准的素服,但那一对隆起的山丘依旧傲然,也不知她平x里都吃些什么。

如此八卦都不能让她恢复精神,必是连x劳累所致,总感觉魂魄要离开身体那般。

少女提裙跪在蒲团上,一阵眩晕迫使她闭了闭眼,依旧挺直了腰背纹丝不动。可不能在此时晕倒,不然母亲知道了又得递牌子进宫聒噪个没完!

与王徽妍不同的是,跪在她身后的贵妃,依旧想找个合理的借口逃脱这个苦差事。

午前和皇上提到x口疼,本想获取他的怜惜却不幸失败了。中午趁机买通一名太医,她盘算着过会子装晕,早早回去歇着另想办法。

瞧着前面皇后那纹丝不动的跪资,贵妃不屑地翻了翻白眼,都是这不解风情的女人,惹得陛下厌烦不近女色,害她至今没被临幸。

暗中得知陛下每月去清宁宫两次,半夜都没有要水。

定是这古板的女人侍候的不好,否则陛下也不至于如此守身如玉。

她头痛地扶额,眼下先装晕再说。

“娘娘!”

贵妃刚要装晕,就眼睁睁看见前面的皇后直挺挺的倒下了,就连倒下的姿势都是如此的标准,无懈可击。

第二章

重重迷雾中,王徽妍看到两个男人在吵架,并且吵了很久,说一些她完全听不懂的事情。突然画面一转,只剩下其中一个男人独自唠叨半x。她不愿再听,也不清楚自己人在哪里,正在焦急地找寻着回去的路时,突然惊醒,这才明白过来方才只是个梦……

“娘娘您终于醒了,您昏迷了两x,吓死婢子们了。”是素宁的声音。

在刺目的阳光之下,随着视线逐渐清晰,床边满脸泪痕的素宁让她忍不住问道:“我昏迷两x?”有些不太相信一向身体健康的自己,为何会昏迷。

素宁点点头,扶着她靠在大迎枕上,“您当时突然晕倒,随后又发起了高烧。太医说是过度劳累所致,若三x还未醒来,再……考虑试试做场法事。”

王徽妍尝试着回想方才的梦,只记得事情和自己无关,却不记得细节了。她赶忙摇了摇头,“不用麻烦,”想到自己昏迷了两x,下意识问道:“太后娘娘的梓宫入帝陵了么?”

“今x吉时入的,您放心。”素宁听着她那沙哑的声音,起身斟了一盏茶,“是贵妃陪着陛下主持的葬礼。”

王徽妍点了点头,是谁陪着慕容策不要紧,葬礼没有因她出纰漏,也算安心了。

“怎么是这件?”她发现自己身着月白色的寝衣,皱眉问道。

素宁嗫嚅着说道:“那件难看的寝衣并不吸汗,也不舒服。况且……陛下只是在您晕倒当x问了问太医您的病情,并未进入寝殿探望……”

王徽妍松了口气,“让太医们都散了罢,我就是累的。另外,我饿了,还想吃素x。”真x不能吃,只好吃素x解解馋。

这狗男人表现非常不错,请一定要继续保持下去。

慕容策莫名打了一个x嚏,强忍着不耐听户部尚书郑涞哭穷:“陛下,臣知晓赈灾迫在眉睫,可本月军饷要发,如今才从西域购进了一批汗血宝马,总不能让微臣只送马不送饷银罢?”他从袖中掏出绢帕擦了擦汗,“您容臣缓一缓,想个万全之策。”

“万全?你们全部有难处,说起来皆是振振有词,x着朕一次次妥协!”

慕容策倏地起身,狭长的凤眸内满是讥讽,周身透着挑剔之意:“若朕没记错,荣恒你做了五年的户部尚书,三x内想不出周全之策,那便家去教小儿打算盘回炉再造罢。”

郑涞一张圆脸憋得通红,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砖上,余光瞧着天青色素服之下那精致的衣袍下摆,夹带着沉水香毫不留情的离开了。

“清宁宫可有消息?”

首领太监吴六一赶忙躬身回禀:“回禀陛下,方才清宁宫来人禀报说皇后娘娘苏醒了。”这陛下也真是别扭,皇后是两个字儿,清宁宫三个字,非要多说一个字……他心里暗叹,看样子皇后是真的不得龙心,晕倒了两x都不见陛下去探望。

“摆驾清宁宫。”

慕容策转着手串,撩袍登上了御辇。

“陛下好记性,今儿适逢初一,正是应该去清宁宫福泽皇后娘娘。”吴六一想着夸赞陛下一番总是没错,却丝毫不知马屁穿了。

慕容策皱了皱眉头,“朕看你近x话有些多,如今朝廷正缺银子,扣你三月月例,就当支援灾区了。”

吴六一暗暗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听得御辇内传来熟悉的清冷声:“把奏折送至清宁宫。”

*

王徽妍吃饱喝足,正躺在床上津津有味地看着话本,突然听得殿外的素芸大声唤道:“陛下驾到。”

她立刻沉着冷静地将话本往床榻底下一扔,放下半面帷账。想起没“装扮”没换战衣!懊恼地咒骂了声,将锦衾拉至脖颈xx部朝里,闭上了眼。

素宁见自家娘娘动作一气呵成,早已傻在那里。听到寝殿门被打开的声音赶忙下跪,“陛下万安。”

慕容策缓缓走近,努力x迫自己看了眼床榻间侧卧的背影,抬手示意平身,“不是说醒来了么?”

“回禀陛下,娘娘半个时辰前的确醒来,服药后又觉得困倦,便又沉沉睡去。”

“罢了。”

慕容策没兴趣再听,转身走至寝殿的另一侧。

这就走了?王徽妍长舒了一口气。

“陛下,御案上的奏折,奴婢全部给您拿来了。”

吴六一的声音就像一记惊雷,在王徽妍头顶炸开。

狗男人每次来睡都要带上奏折,看来不走了???她猛然想起,今x是初一……

没有比这个噩耗更加让她难过的事了!

王徽妍动作缓慢地将自己裹成蚕蛹,本想悄悄滚去里侧,后来一想,这样岂不是太明显了。她就偏要睡在外侧,她是尚未苏醒的病人。

最好狗男人见她霸占自己位置转身就走,这比较符合他的性子。

素宁担忧地看着自家娘娘武装着自己,壮着胆子往中间站了站,试图替她遮挡下。发愁过会子可怎么办。

这陛下就在寝殿内,虽然隔着一道多宝阁,也没办法为娘娘化妆更衣……

结果,她焦急了一个时辰以后,听到了床榻间平稳的呼吸?

她瞟了一眼殿内的铜漏,这才刚戌时……娘娘后半夜是不打算睡了么。

*

慕容策将奏折全部批完后已经亥时三刻了。

当他穿着寝袍走到床榻前,见那女人躺在他睡的位置,深深呼了一口气,忍住将她推到里侧的念头。

看着她的睡颜总觉得哪里不对……

男人本来已经垂下眼皮,又忍不住再次瞟了过去。

少女额头浸着一层密密的汗珠,面色虽有些许苍白但却如玉瓷般泛着光,比起每x他见到的惨白强了不知多少。眉似远山不浓不淡,平x里趴在她眼睫上方的两条大虫子算怎么一回事?长睫弯成美好的弧度,就连那唇色透着淡淡的粉,也变得顺眼起来。

慕容策暗嘲,差强人意罢。刚要上榻,作为强迫症的他,还是从袖中拿出一方帕子走到那女人前面,倨傲地为她将汗珠擦拭g净。嫌弃地看了看手中的绢帕,扔到了地上。

“那个混账的慕容老三……一百万两赈灾银他说的倒是容易……该回炉再造的是他!”

刚迈上床的慕容策急忙扶住床柱,避免了狗吃屎的姿势,他犹如见鬼一般地爬起身瞪视着酣睡的女人,带着惊怒疑惑,寒声问道:“王徽妍,你在说什么鬼话!”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