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闭眼了,你亲吧》百度云txt全文阅读阮枝邢惊迟作者一只甜兔

1.丰城近来最盛的话题莫过于邢家少爷的婚礼。
邢惊迟早年脱离邢家考了警校,圈内人听说邢惊迟被压着回来结婚的时候都等着看好戏。

果然,这大少爷在婚礼上连面都没露。
新娘戴着头纱低垂着头,不曾说一句话。

听那天参加过婚礼的人说。
这个女人,像青瓷。
精致、易碎、值珍藏。

2.婚后三个月邢惊迟在警局见到他的妻子阮枝。
他隐在角落里,带着侵略与压迫的视线从她身上扫过,清丽的眉眼、纤长白皙的颈,每一寸肌肤都细腻。
邢惊迟不合时宜地想,的确像。

做完笔录,警察问她:“需要我们帮你通知家属吗?”
那女人明明看见他了,愣是一句话没说。

邢惊迟神色凉薄,语调都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她的家属就在这里。”

3.丰城特大文物盗窃案破获后举办庆功宴,阮枝未出席,邢惊迟全程阴沉着脸。众人唏嘘这场婚姻终是走到了头。

十小时后。
邢惊迟赶到西北,漫天x沙中他一眼就看到了阮枝。
她正对着别人笑,唇角弧度柔软,目光清澈g净。

当晚,邢惊迟趁着酒意凶巴巴地威胁她:“你过来。”
话音刚落,男人又红着眼,哑声示弱——
“枝枝,别对他笑。”

第 1 章

《我闭眼了,你亲吧》
2020.3.24/一只甜兔

初春的夜还带着凛冽的凉意,月色如水一般倾泻在302乡道上。

此时已接近凌晨,平时这条乡道上这个点很少有人经过。今晚却不同,三辆黑色的车如流星划过宽敞寂静的乡道。

左右两边的居民区安静漆黑,没有一户人家亮着灯。
车灯像是在这幅黑布隆冬的画里捅了几个大窟窿,怪瘆人的。

余峯打了个寒颤,赶紧收回视线,把注意力都放在开车这件事上,免得一会儿犯罪嫌疑人没抓到他先把自己给吓死了。

副驾驶上的姚辰远瞅了这小子一眼,心下觉得好笑。
这他们队长好不容易挖来的优秀毕业生胆子就那么一丁点儿大,但拿狙击/枪的时候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姚辰远转头看向后座,把刚才电话里底下人给他汇报的消息说了:“队长,千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消息,剩下那些货像是不打算要了,准备连夜离开清水镇。我们原先的布控还继续吗?”

闻言余峯小心翼翼地抬眸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坐着的人。
这都小半年了,他看到他们队长还是有点心里犯怵。他总感觉这人身上吧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像是藏着什么秘密。

男人大半的身影都隐在暗色里。
当车越过路灯时光线才有了明暗的变幻,也将后座一隅照亮了一瞬。

男人剃了g净利落的寸头,饱满的额头下横着两道眉,浓黑的眉毛压住一对眼睛,这对凌厉的眼此刻放松地阖着。

即便是这样,也掩不住他眉眼间的冷冽。

往下是微微隆起的山根,连接着高挺的鼻梁。
线条流畅,挺而直。

“继续,找人跟着车。”
薄唇微动,低沉的男声响起。

狭小幽闭的木屋内黑漆漆的,只月光透过顶上宽大的间隙漏了几寸进来。这木屋子原是放马饲料的,堆满了g稻x,弥漫着沉闷又腐朽的味道。

阮枝缩在角落里,她的双手反绑在身后,c糙的绳子磨得她手腕生疼。
这么半天关下来倒是让她心里的害怕少了那么一点儿。
她闷闷地想,要是现在这个场面被她师父看到不知道要挨多少训,他曾叮嘱过她无数次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手。

滇城地处西南边境,属于亚热带高原季风型气候,早晚温差很大。
阮枝被关在这里已接近八小时。
早上出门穿的针织衫完全抵御不了夜晚的寒冷,她又冷又饿,期间始终没有人来看过她。

阮枝歪着身子半靠在g稻x推边怔怔出神,她来之前的报警电话似乎没有起作用。
失踪了这么久会有人报警找她吗?
她垂着眸,抿了抿唇,应该也没有人在乎她是不是不见了。

就在她思绪乱糟糟的时候木屋外忽然响起沉闷的脚步声,鞋面重重地碾过地面上的碎石,不一会儿在木屋不远处停下。

她头一偏,竖起耳朵开始仔细听外面的动静。
心跳声不自觉开始加快。
听脚步声像是两个人。
打火机清脆的声音响了几声,两人开始交谈,声音不大不小。

阮枝支起身子,放慢了动作向木板边靠去,直到侧脸贴上冰冷坚y的木板。

c哑的人声透过薄薄的木板传进屋子。
男人应该是个老烟枪,一把嗓子就跟吞了口沙子似的,c粝又刺耳:“野子,你说鸟哥怎么想的?今天咱真撤?”

接下来这个声音年轻一点儿,话语间带着些许笑意:“三哥,这我哪儿能知道啊。鸟哥说什么我们就听着呗,有钱赚就成。”

被称呼为“三哥”的男人侧头往地面啐了一口,咬着烟瞥了一眼这个没来半年的小子,鸟哥也不知道被灌了什么迷魂汤,近两个月把不少事都交到他手里。
他一直盯着这黑乎乎的小子,这半年一点小辫子都没被他揪到。这样滴水不漏的人,非但没让他放下疑心反而起了警惕之心。

秦野侧着头和三哥对视,心里直打鼓。
三哥是千鸟手下的老人,救过千鸟的命,g这行当也有七八年了,这些年见过的人数不胜数。他还真怕被三哥看出什么不对劲来。

三哥移开视线,朝着木屋的方向昂了昂下巴:“听说关了个女人,店里带来的?”

秦野没看木屋,低头倒出根烟来,手掌微拢放在唇侧,“咔嚓”一声响点燃了烟。他含糊着道:“上午江边的拍卖会,她和两个男人一个女人一块儿来的,看出那玩意儿是新货,拍卖会一结束就找人问货,那边就给介绍了咱们店。店里的人一试探就知道那三个人不是行内人,后来那三个人走了,这女人还留着,说是有办法能让别人看不出来。本来呢是带回来让鸟哥看一眼,能不能谈笔生意,这不鸟哥临时说要走,这女人身份未知,就g脆先关着。”

下午秦野带人进来的时候三哥看到过那个女人,漂亮的紧,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那会儿他就惦记着,这会儿听秦野说可能是来做生意的就歇了心思。
千鸟最忌讳这个,谁跟钱过不去就是和他过不去。

“三哥!鸟哥找你!”
远处的高竹楼上传来喊声。

三哥最后看了一眼那木屋,随手丢下烟走了。

秦野目光沉沉地看着三哥的背影,直到再看不见了才拿下嘴里的烟。他往前走了几步拐了个弯,进了间木屋拿了包出来又返回了关押着阮枝的地方。

“半小时,跑。”
刻意压低的男声在门口响起。

阮枝下意识地往稻x堆边缩了一下,忽然顶上扔进来一样东西,落在稻x堆上,声音很轻。她试探着摸了一下,是她带进来的包!

门口的链条响动两下,脚步声渐渐走远了。

阮枝微怔。
这人…

清水镇的布控是邢惊迟一天前布下的。
他们追查这个“千鸟”已经整整半年了,三个月前才在滇城发现了千鸟的踪迹。这些年千鸟伪造文物涉案金额庞大,案子查了好几年都没个结果。

去年丰城文物局和丰城刑警大队有个联合活动,上面就把这个案子交给了邢惊迟。他们在滇城盯了三个月才等到今晚千鸟有大批货物运送到的消息。
这是他们第二次抓捕行动。

二十分钟后。
从302乡道开过的车在一处荒废的烂尾楼停下,车灯熄灭。这烂尾楼和千鸟的距离隔了一公里,杂x丛生,把这点微弱的灯光遮得严严实实的。

后座车门打开。
黑色的靴子从车门迈出,男人被包裹着的小腿结实有力,往上是大腿间鼓鼓囊囊的肌x,黑色的布料将他的双腿衬的笔直修长。
墨绿色的飞行员夹克没拉拉链,隐约可见亮蓝色的衬里。

一声闷响,车门关上。

邢惊迟遥遥望了一眼亮着灯的竹塔,随即收回视线,一言不发地朝烂尾楼里走去。姚辰远推了一下余峯,示意他赶紧跟上。

余峯挠挠头,闷头跟上邢惊迟的脚步。

姚辰远和剩下的人都没上楼,他们和邢惊迟合作已经有一年了,彼此之间也有点默契,知道这时候应该等在xx等指示,方便随时行动。

烂尾楼里都是刑警队的人。
这地方是秦野负责的,所以他们才有机会这里布控警力。

邢惊迟径直往三楼而去,步子迈得又急又快。

怕对面发现不对劲,他们没这里安装任何照明,外面乱糟糟的杂x被月光那么一照,稀稀拉拉地隐在水泥地上。

余峯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
他心里直嘀咕,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他们队长到底是怎么保持那么快的速度上楼的,无声无息,像一只捕猎的猛兽。

余峯才追到二楼就听到新来的小子在和老警员闲聊。
“听说咱刑队以前是突击部队的,在边境呆了五年才回来。”
“是啊,本来咱刑警队空降个队长谁都接受不了。结果人刑队上任第一天,好家伙,身上好几个一等功勋章,我们都看傻了。”
“这怎么就调到咱刑警队来了,这不大材小用吗?”
“好像因为是受了重伤。”

这一听越说越不像话了,余峯赶紧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正说着话呢,他们被这咳嗽声惊的浑身一激灵,看向楼梯口。

“刑队。”
“队长。”
数道声音重合在一起,还有点不好意思。

邢惊迟微抬了下手,就跟没听到他们说他似的。他随手接过边上人递过来的望远镜,透过望远镜将整片竹楼细细看过一遍才低声道:“今天的情况。”

边上的人回忆片刻,应道:“今天千鸟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出门。来往车辆都查过了没什么异常,下午一点那会儿似乎带个人进去。下午六点,有三辆货车开进去,停留一小时后离开,车我们都派人跟着。六点到现在没有任何人员进出,半个小时前门口倒是有两辆货车开过,但货车没停,看起来只是经过。”

“什么人?”
“是个女人。”

邢惊迟蹙眉,女人?

“刑队!远处九点钟方向有火光!”
急急的声音响起。

火光燃起不久,两辆越野车急急地从竹楼群中开出来,他们都能认出来是千鸟常坐的那辆车。余峯心里一急:“刑队,我去追!”

邢惊迟放下望远镜,沉声道:“各小组注意,a组跟上两辆越野车,b组、c组马上去找另外出口,不能放过竹楼附近任何一个地方!d组和我进竹楼群,行动!”

“刑队!三个月了我们没发现这地方有其他出口,那就是千鸟的车!”
有不同的声音响起。

邢惊迟偏头看了一眼说话的警员,冷冰冰地说了四个字:“执行命令。”

“…是!”

“余峯,通知消防队,跟我走。”
邢惊迟说完就跳下了楼梯,直接绕到二楼空荡荡的窗口,手腕在潮x的窗台上一撑,双腿一跨,居然直接跃下了二楼!

“…靠。”
余峯喃喃一声,跳下楼梯,站在窗口前往下看了一眼,咬牙跟着跳了下去。

阮枝紧紧地拽着包,默默在心里算着时间。那个人和她说是半小时,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九分钟,还有最后六十秒。

六十、五十九、五十八..等等!
外面..为什么这么亮?

阮枝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贴着墙用力让自己站了起来,随即缓慢地移动到门边轻轻地用肩膀推了一下木板门。

透过缝隙她能看到外面跳动燃烧的火光。
着火了!

阮枝一怔。
这院子静的古怪,她始终没有听到脚步声从这里经过。下午她下车后那人就摘下了她的眼罩,她记得来时的路。这间木屋在通往大门的必经之路上。

阮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侧身猛地撞开了门。原本就被打开的铁链子连带着锁掉落在地。她四处看了看,在不远处找到一片碎瓷片。

一入手她就知道这是还没来得及做旧的货。
她吐出憋着的气,开始试探着往绳上划去。
不等她碰到那绳子,一只微烫的手掌倏地扣住了她冰凉的手腕,传来的力道让她不能挣扎分毫,瓷片掉落在地。

下一秒,代替手掌扣住她手腕的是同样冰凉的…
手铐。

阮枝僵住,随即转身看去。
正对上一双漆黑冷漠的眸。

第 2 章

半小时后。
明晃晃的车灯照亮了这个空荡荡的院子。

消防车横在院子里,消防队员们正在全力救火。d组找遍了这片竹楼群也没发现有另外的出口,除了阮枝外也没发现任何人的踪影。

邢惊迟沉默地立在竹楼前,高大静止的身影在一众奔跑的消防队员里显得格格不入。

余峯压在阮枝在一旁安静如x,但心思却活络的很:这下千鸟肯定是坐车跑了,还好有一组人跟着,不然也不知道他们队长回去怎么交代。
想着余峯还偷瞄了阮枝一眼,这女人也古怪的很,被他们扣了竟然一声不吭,难不成是个哑巴?

“余峯,地图。”
邢惊迟忽然出声。

余峯赶紧把阮枝交给边上的警员看着,拿了地图小跑到邢惊迟身边:“队长,清水镇所有路口我们都设了关卡,他们不可能逃出去。a组那边还跟着那两辆越野车呢,没往高速走,一直绕着镇子转,像是故意的。”

邢惊迟一寸寸扫过整个清水镇的地图,在看到竹楼群后的山时目光顿了片刻,他头也不抬地问:“距离上一次千鸟露面是什么时候?”

闻言余峯赶紧从口袋里拿出小册子,“上一次千鸟露面是一周前的下午,拍卖行的人来找他,走的时候千鸟送了一程,还是带着他那副鸟面具。”

他们追查了半年始终不知道千鸟的真实面容和身份。这也是这个案子之所以查了那么久也没个结果的原因,谁也不知道面具下的人到底是不是千鸟。

说着说着余峯心里突然升起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他瞳孔微震,猛地回头看了那个被抓至今一句话都没说过的女人,又像触了电似的收回视线。

余峯凑近邢惊迟,压低声音道:“队长,你说这千鸟会不会…会不会是个女人?”

邢惊迟动作一停,脚下的靴子微转,抬眸看向那个女人。

她侧身对着他。
只一眼邢惊迟就抓住了两个重点:白、纤弱。

浓密黑亮的发将女人大半的面容都遮掩,他不紧不慢地扫过女人身上的每一处,在看到她白皙的指间带着一枚戒指时眸内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鞋面和沙砾摩擦的声音响起。
阮枝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开始加快,他向她走过来了。

“刑队!”
联络耳机内传来喊声。

邢惊迟停下脚步,视线却仍胶着在这个女人身上,“说。”

“那两辆车想y闯关卡被我们的人拦下了,千鸟和三哥以及秦野都不在里面!跟着货车的人也传来消息,那三辆货车里都是成批制造的假货,是一个月前运到竹楼的,都拦截下来送到市局去了。”

邢惊迟神色不变:“知道了。”

余峯只比邢惊迟晚那么一点儿收到消息,他摸不着头脑地看了一眼还在燃烧的竹楼,“刑队,这那么多人是哪儿去了?还是说一周前千鸟就离开了?”

这一周竹楼群来往车辆很多,若是千鸟真的提前收到消息不是没有可能先逃走的。

邢惊迟最后看了一眼渐渐微弱的火光,下巴微抬:“人带到派出所,立刻去追半小时前从门口经过的两辆货车。”
这个女人是他们目前能在竹楼群里找到的唯一线索。

现在消防队在救火,他们还不能展开现场勘查。余峯应了一声就带着阮枝往车边走,他心里对这个女人充满了怀疑,万一这女人真是千鸟他可得不能让她跑了。
想来想去余峯觉得还是把她放在他们队长的车里最安全。

上车后阮枝才卸了力气靠在座椅上,手铐不比绳子舒服多少。她从来没想过她人生第一次被人铐上是拜她丈夫所赐。

看样子邢惊迟并没有认出她来。
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三个月前她和邢惊迟去民政局领了证,他来的时候急匆匆,走的时候也是,压根就没看她一眼。
整个过程就像是在完成什么紧急任务。
她在工作人员同情的目光下接过两本红红的结婚证。

所以此时阮枝完全有理由合理怀疑邢惊迟对自己所娶的女人一无所知。他不在乎自己娶的是谁,是她或是别人,似乎都无所谓。
所以他把她一个人丢在婚礼现场。

一声闷响。
左侧车门被打开,他坐上了车。

阮枝下意识地别过头提前避开邢惊迟带着压迫的视线。虽然此时她还被人铐着,但她心里的紧张和害怕却慢慢散去了,她知道,自己很安全。

清水镇就这么点儿大,警局离这里并不远。
余峯等邢惊迟坐上车就启动车子往警局开去。

车厢内很安静,没有人说话。
余峯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个气氛很古怪,他这小半年跟着邢惊迟抓了不少犯人,还是头一次看见这样的。不跑也不辩解,上车还挺自觉。

副驾驶上坐的警员正在翻这个女人的包。
没有身份证,手机没电关机了,剩下的一些就是纸巾口红之类的小物件,包里没有任何能证明她身份的东西。看起来还挺正常的。

警员翻完把包往邢惊迟跟前一递:“刑队,没身份证,也没其他特别的东西。”

邢惊迟接过这一点儿大的小包放在阮枝身侧,没再动。他侧头看向这个一直看着窗外的女人,语气轻松地问:“我是丰城刑警队队长邢惊迟,你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吗?”

正在开车的余峯心里一咯噔。
他们队长这走的是什么审讯路子,怪让人害怕的。

“我冷。”
女人低低地开口,声音就跟棉花糖里泡过似的。
软绵绵的、像是葡萄味的。

前座的两个男人皆是一愣,这么个柔弱的女人能是千鸟吗,难不成是中午进来的那个?他们找到她时她确实被绑着,似乎是个受害人。

但这念头也只闪过那么一瞬。
正常人也不能在警车上说的第一句就是“我冷”。

坐在副驾驶的警员刚想脱外x余光就瞥见了邢惊迟已经脱下了外x。余峯从后视镜里看到也是惊呆了,他们队长这回打算用美人计?

邢惊迟脱下外x一扬手。
墨绿色飞行员外x带着男人的体温覆到阮枝上身。她偷偷地撇了撇嘴,这个人一点都不温柔,就这么把衣服往她身上一丢。

那女人身上盖着他的外x,小小的一团缩在角落里。
邢惊迟扫了一眼她别扭的姿势,直接拿出钥匙伸手把她手上的手铐解了。整x动作下来流利地都没碰到她的手。

千鸟可能是个女人,但千鸟绝不是个家境优越的女人。
坐在车上离得近了邢惊迟才近距离地看到了她的手,手指根根白皙纤细,皮肤细腻,这双手没g过c活甚至可能提不了重物。
她不可能是千鸟。

警局。

清水镇的派出所条件一般,大部分的警力都被邢惊迟调走去追车了。只剩下几个昏昏欲睡的警员看着门,直到他们带着人进来才清醒过来。

邢惊迟也没看他们,直接带人进了审讯室。
正巧姚辰远带着货物单从外面赶回来,于是审讯的任务就交给了余峯。邢惊迟和姚辰远站在角落里看那份货物单。

审讯室很简陋,顶上的灯也不亮。
余峯倒了杯热水给阮枝,她身上还盖着邢惊迟的外x。

灯光下余峯才看清了阮枝的面容。
柔软的发下额头饱满光洁,浓密的睫毛垂着,轻轻颤动,鼻子高挺莹润,唇色微白轻抿着。还没他巴掌大的脸上满是楚楚可怜的意味。

这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而余峯最不会应付的就是漂亮女人。

余峯脑子乱糟糟的,一时间不知道该问什么,一转头那两个人在角落里说着话根本没有要出手g预的意思。他只xx着头皮问。

余峯轻咳一声:“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哪里?”

角落里的姚辰远憋笑,这小子连人的名字都不问。他瞅一眼神色平静的邢惊迟,总觉得他们队长是故意的,故意让余峯审这个身份未知的女人。

喝下热水后阮枝总算舒服了一点。
她饿了一天也没什么力气,声音很轻:“我自己想去的,去之前报了警。”

阮枝简单地把早上拍卖行的事说了一遍,“我没有见到你们要找的那个人,下午似乎出了什么事,他们就把我关在了木屋里。”

余峯用笔指了指包:“包怎么回事?”
这包里还有手机,他们关人的时候肯定检查过,不会把包留在她身边。

阮枝靠在y邦邦的椅子上舒了口气:“晚上我在木屋里听到外面有两个人说话,其中一个叫三哥的人被喊走了,另一个人把我的包扔了进来,让我半小时后跑。”

余峯心里一紧:“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阮枝缓缓抬眸。
一双鹿眼清澈见底。

她轻声道:“三哥叫他野子。”

余峯本来已经放松下来,现在被阮枝这么一看又紧张起来。他一时无法分辨这女人说的是真是假,想了半天才想到重点。

他差点就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
余峯拿起笔:“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哪里人?”

坐在他对面的女人垂下眸,握着纸杯的手微微收紧,沉默了许久才低声道:“我叫阮枝,二十四岁,丰城人。”

角落里的男人动作骤然顿住。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结婚证上妻子的名字也是阮枝。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