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路可退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慕妩

第一章
  谢逅的手机呜呜呜在床头震动大概有十多分钟。元以晴终于忍不住了。
  
  摘下眼罩,迎着透过落地窗照外进来的阳光,眯起眼睛,踢了一脚睡在一旁的人:“你电话!还接不接?”
  好好的觉被人扰醒,语气自然是有些冲。
  
  “嗯,等一下……”
  谢逅抱着被子,满声应答。
  可没过几秒,她竟然翻个身,又睡了过去。
  
  元以晴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要换做清醒之后的脾气,早就过去掀被子了。
  打个哈欠在那儿愣了一会儿,铃声却在这一刻突然停了下来,她迷迷糊糊间又倒回床,继续呈大字型睡觉。
  
  这是万豪旗下丽思卡尔顿上万元一晚的酒店x房,站在里面,可俯瞰整座繁华的城市,据说常有明星入住,元以晴为了体验一把,就带着谢逅一起来了。
  
  元以晴在网上是个小有名气的网红,因为家境富裕,一直走神秘白富美路线,同时出手阔绰,又从不接代言或者打广告,在网络上收获了不少粉丝。
  可就是前段时间,被人扒出母亲在多年以前是二婚上位,由此落下神坛,她也跟着开始放飞自我。
  炫包,炫车,炫豪宅,俨然一副土豪做派。
  
  到了正午近12点,床上才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似乎有了起床的意思。
  先是元以晴从床上爬起来,蓬头垢面进了浴室,再出来,仿若换了副面孔,走到主卧,瞧着仍躺在床上的谢逅,啧啧嘴。
  又嫉妒又羡慕。
  心想有的人真是老天爷赏饭吃。
  
  她跟谢逅差不多大,因为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同学,所以关系还不错。说来也巧,她们俩的母亲都是自己父亲的二婚妻子,可能还由于这一点人生经历相似的同理心,慢慢成了朋友。
  
  元以晴长得像她爸,不算漂亮,但打扮起来也是个时潮的小美女。不似谢逅,她母亲原是他父亲的秘书,就是因为美貌过人,一来二往两人才这么看对了眼。
  
  虽说女儿随父,可谢逅模样却俏似谢母邹月兰,可以说长得有五六分相似,都是鹅蛋脸,杏眼,樱桃小嘴,眼梢还向上微挑。
  因此多了份妩媚
  标标准准的美人。
  
  昨夜宿醉,床上的人横在那儿,早就不分东南西北,睡袍带子散开,一翻身,趴在床上,衣服彻底掉了,露出了里面黑色的蕾丝内.裤。
  
  “谁打的电话?”
  元以晴随口问了一句。
  
  她把脸闷在被子里,说:“我妈,让我晚上回去吃饭。”
  元以晴从桌上的化妆包里找出一对耳坠,带上,在镜子里照了照,觉得满意了,视线才移至谢逅那儿。
  
  刚想说什么,谢逅无意识抬了抬右腿,就在大.腿.内.侧,腿.根那儿有个小小的纹身。
  一笔一画,刻着一个字。
  “呈”
  要不是知道她跟驰呈以前的那点事,她还真要想想这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妈为什么喊你回去吃饭?”
  她“嗯”一声:“就一家人吃个饭而已。”
  
  元以晴笑,心里猜肯定是因为她跟驰呈刚结婚领证的原因,也不拆穿她,摇摇头:“驰呈真是颠覆我对他的印象,你说他们家那种祖传性格,怎么会跟你扯上关系,我一直以为他注定是你姐的男朋友,该不会是你做了什么吧?”
  
  谢逅知道刚才抬腿那一刻,可能让她看见了那个纹身,赶紧拉好衣服,拿着一个抱枕砸过去。
  两个人左不过也就二十岁,跟个小女生没两样,打闹了一番,等谢逅拿着衣服进了另一个房间,才停下。
  
  元以晴有个微信小号,前前后后,认识的,不认识的,加了大概有几千人,昨天她在朋友圈发了几张照片,不出意外,会有很多赞跟评论。
  
  “又出去了?你爸要知道你这么败家,该气吐血了。”
  是元以晴堂哥。
  “只要你们不说谁晓得?”
  “早点回家。”
  “行了,我知道了,啰里八嗦的。”
  
  不想理她哥,元以晴赶紧往下翻,都是些类似的评论,没什么新意,直到翻个不一样的,才停下来。
  “旁边那位是?”
  
  她总共就发了九章照片,多是自己的,只有一张里面有谢逅,还是她侧着脸举着酒杯喝酒的照片。
  那装着香槟的玻璃高脚杯,比她脸还大。
  整个裸着背的裙子,只有脖子上系着带子,要不是那张元以晴自认为拍的好看,她是绝对不会放上去的。
  好朋友也不能在她的朋友圈里抢风头。
  
  “你认识?”
  语气听起来有些酸溜溜的。
  问的这个男人其实她还挺有好感的,就是人家比她早出生几年,早就已经有女朋友了。
  
  “不是,要是没看错,她老公我该认识。”
  
  我靠!
  元以晴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瞬时没了其他心思,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圈子就那么大,这么多人里总会可能出现认识的。
  怕自己猜错了,她故意问:“是?……”
  “姓驰。”
  
  最后的一丝希望被破灭,元以晴心死如灰,赶紧删了照片,等一切结束才松了口气,做贼般看了看旁边,生怕被谢逅给发现。
  
  可能是因为从祖辈,家里就出过大学教师,朝督暮责,驰家家风一向严苛古板,驰母是一所著名重点高中的教导主任。
  对周围小辈和学生管教都极为严格,更何况还是跟自己心里期盼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儿媳妇。
  
  真被看到……
  元以晴想,这下罪过大了。
  ……
  
  退房后,元以晴开着刚买的保时捷卡宴拉风的将谢逅送回了家。
  她家是座独立洋房,谢逅父亲谢建明早年是个一穷二白的小青年,因为样貌周正,结识了前任妻子,又沾了老岳丈家的光,做起了小生意。
  孩子三四岁,他跟秘书搞到一起,被发现,然后火速离婚。
  
  谢逅偷偷摸摸进家门,被正好出来的邹月兰给逮到,质问:“你昨晚去哪儿了,怎么早上给你打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
  她心虚,不敢看她母亲:“跟元以晴在一起。”
  
  “你们两个小姑娘在外面单独待了一夜?”她看看自己闺女,叹了口气,拉拽着她往房里走,“也不晓得安不安全,赶紧把你这身衣服给换了,你爸等会儿就回来,看见你这样子,又得说你一通。”
  
  邹月兰是南方人,当年北上求学,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这里,都说南方水养人,姑娘都长的水灵灵的。
  看见过邹月兰的人都知道这真是不假,谢建明被她的美貌,温婉,体贴,依附所吸引,不顾家里阻挠,娶她进门。
  和前妻离婚后没几个月,又举办了婚礼。孩子一出生,给孩子起名谢逅,谐音邂逅,意为他们情深不浅的缘分。
  
  被拖进了房,谢逅换了身白色T恤,牛仔短裤,头发也扎成了丸子头,露出一张素颜的脸来。
  邹月兰相当满意。
  想起厨房还炖着补汤,“哎呀”一声,赶紧跑去厨房,关了火。
  
  自从和谢建明结婚后,邹月兰就辞了秘书的工作,在家专职做家庭主妇。邹月兰认为相夫教子是一个女人的使命跟责任,也是幸福所在,所以家里的事情,只要自己能做的,她从不假手于人。
  
  这不,今天的晚饭也是由她一人x办。
  当然还有家里的阿姨。
  
  “逅逅,等会儿你姑姑也来,记得嘴甜一点,别跟她顶嘴知不知道?”
  谢逅坐在沙发上,盘着腿,没好气地回:“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谁和谁过不去。
  
  谢逅的姑姑,也就是谢建明他妹,从邹月兰嫁进来就没给过她好脸色,认为她是小三上位,实打实的狐狸精。
  要不是靠着美貌,怎么把她哥忽悠得团团转,娶了她?
  
  “别嘴上答应,要听进心里去。”
  邹月兰端了道凉菜出来,再次警告她。
  
  放下盘子,一转头,看她闺女坐没坐样,站没站样,趴在沙发旁,找东西,xx翘得老高,走过去,狠狠一拍:“有没有规矩,让你婆婆看见你这样还的了?”
  那人本来就是难以亲近的性子,又是公职人员,做事一板一眼不说,还特别注重所谓的教养,她把女儿养的娇艳美丽,却忘了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种性格。
  
  谢逅从地上拿起刚刚滚下去的电池,坐起来后,嘀咕一句:“看见又怎么了?我又没g犯法的事。”
  
  邹月兰觉得有必要教育她怎么去“讨好”自己的婆婆,苦口婆心道:“你要跟驰呈走的长远,就必须过她那一关,不是所有……”
  谢逅撇撇嘴,打断她的话:“我不稀罕。”
  
  邹月兰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出来,上去拧她胳膊:“你不稀罕?那还去g那不要脸的事……”
  ……
  
  知道要待下去,必定在劫难逃,她赶紧拿了个橙子,溜进了自己房间,昨天难得周末放假,跟元以晴玩的有些晚,躺在床上,打了个盹,就睡着了。
  
  渐渐的,她听见有人进来,是她那讨人厌的姑姑,又咋咋唬唬,然后她母亲把她当个神一样供着,说什么就是什么。
  声音从屋外飘来
  
  “建雅来了?”
  谢建雅淡淡地“嗯”了一声:“我哥呢。”
  “还没回来,估计快到了,要不要吃点水果。”
  “不用了。”
  ……
  
  谢逅被邹月兰叫醒,有点烦:“妈,你g什么啊?”
  “起来,人都到了,你姑也来了。”
  “来就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出去打个招呼,免得被别人说我们没家教。”
  
  被她拖着,实在没办法,谢逅只好穿上鞋子,走了出去。
  刚出房间,大门就开了,传来谢建明爽朗的笑声,以为只有他一个人,身后却跟着一个人,是一身西装,估计刚办完事的驰呈。
  笔直的站那儿。
  正装将他清隽稳重的气质衬的更甚。
  
  他看了谢逅一眼,只停了几秒,就转过头,在对着邹月兰点了点头后,沉声叫了一声:“妈。”
  礼节周到,就跟他这人一样,丝毫抓不到任何错处。
  
  谢逅捏着衣服的手又紧了紧……
  
  只有谢建明不知为何,很是高兴,把办公包交给邹月兰,招呼驰呈进来坐。
  只听女人的声音柔柔的在旁边问:“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哦,驰呈办了个案子,正好结束,过来时我们在楼底下碰到了。”
  “……”
   第二章
  谢逅被拖到厨房打下手。
  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邹月兰绝对不会错过,让她闺女在亲戚面前表现她听话懂事的一面。
  
  “妈,好了没有啊?”
  锅里蒸着最后一道菜,红枣馒头。
  谢建明小时候过过一段苦x子,就算后来发迹,仍改不了以前的喜好,爱吃馒头,说山珍海味都比不了那一口。
  邹月兰就时不时会变着花样给他做。
  
  “撕。”
  让她看着锅,她心一急,用手去拿,不小心给烫到手了。
  邹月兰赶紧x上隔热手x,火速从蒸锅里端出碗来,忍不住说几句:“让你做点小事你都g不好,你还能做什么?什么都比不上你姐。”
  
  做为谢建明的两任妻子,生下的女儿自然是逃不过被比来比去的命,被外人比,被亲友比,甚至还被邹月兰自己比。
  
  谢建明的大女儿谢灵从小成绩优异,话不太多,有点大家闺秀风范,而二女儿谢逅,小时侯嘴就甜,加上人长的漂亮,倒是更受谢建明喜爱些。
  常常回家后,把她抱在怀里。
  还买这买那。
  
  要说谁不喜欢她,就属于当时还住在哥哥家的谢建雅了。
  父母去世的早,谢建明担起了长兄如父的责任,作为妻子,自当帮忙丈夫照顾小妹,因此谢建雅跟她嫂嫂关系一直很好。
  不曾想冒出个小三出来,不仅致使两人关系破裂,还为此离了婚,谢建雅非常生气,即使后来孩子都出生了,她也是哪哪儿都觉得不对劲。
  
  年纪小时,看见谢逅一个人坐在客厅地毯上玩玩具,谢建明经常会喊楼上的妹妹:“建雅,下来看一下你侄女。”
  
  她都会回:“哥,我快高考了。”
  “就一会儿,你嫂子马上就来。”
  
  没法子,只能下楼,坐下,一低头,仔细瞧了瞧,惊讶的发现,就这么一个六七岁的小孩,竟然有了丝媚态,真挺好看的。
  不愧是狐狸精生的小狐狸精。
  她趁着没人,用手指戳了戳谢逅的小脑袋。
  
  这种由外貌获得的特殊照顾,没持续过十五岁,因为学习太差,谢建明越来越为这个女儿头疼,就连邹月兰也渐渐喜欢拿谢灵“激励”她。
  
  而此时的谢灵已经高中毕业,创下人生的第一次辉煌,被国外很多知名大学录取,却独独留在了国内。
  谁都知道是为了驰呈。
  
  邹月兰往厨房外探探头,跟谢逅说:“你爸就是喜欢驰呈。”
  上一秒还骂着她,下一秒就亲热起来,作为母亲,永远不可能打心底里讨厌自己女儿,顶多恨铁不成钢地骂几句。
  
  能不喜欢吗?
  谢逅翻了个白眼。
  
  暴发户出身,谢建明认为就是赚再多钱,都自觉摆脱不了那身“土气”,他喜欢跟有底蕴的家庭教朋友。
  驰家跟谢家早年因为谢灵母亲张惠和驰母关系交好,而熟知,即使后来和前妻离婚,也没忘了走动。驰父原在当地检察院工作,后来升迁,为人跟他所从事的职业一样。
  正直,高洁
  谢建明就喜欢跟这样的人打交道。
  
  最后一道菜,红枣馒头包馅料出锅,邹月兰赶紧端上了出来。
  端上桌后,叫了谢建明几次,他都好像没听见似的,聊得甚欢,等终于舍得过来,邹月兰问:“聊什么呢?叫了你们几声。都不理?”
  
  谢建明挥挥手,明显还处在亢奋之中,指指旁边英俊的男人:“前几天报纸上那个假牌照案子就是驰呈他们办的。”
  
  驰呈在当地检察院工作,前段时间派出所审理了一桩摩托车撞人案件。后来发现,那肇事车除了撞了人以外,连牌照都是假的,派出所几经转战,盯上了一伙私下做假牌照的团伙。
  哨了一个多月,终于在检察院和公安局的合力之下抓捕了那帮犯罪分子,因为作案人数多达百十余人,引起了轰动。
  
  “那没事吧?”
  邹月兰捂着x口,有点担忧。
  
  谢建明笑她妇人之见:“能有什么事?”
  “那就好,那就好。”
  她随即转头热情招呼驰呈。
  
  吃饭时,还是谢建明坐主位,驰呈和谢逅依次,邹月兰与谢建雅坐在对面。
  谢建明因为是土豪乍富,钱有了,开始注重精神世界,家里定了许多规矩,其中一条就是食不言寝不语。
  饭桌上格外安静。
  
  最先谢建雅开口:“逅逅,最近在学校学习成绩怎么样?”
  明面上是关心,却不知怎么有些发难的意思,也不怪她对谢逅这个侄女有点不近人情,她跟谢灵母女俩走的近,本来嫂子的位置就被人抢走了,现在好了,连谢灵的青梅竹马也被这小狐狸精勾了魂。
  
  她看了一眼驰呈,这小子从小到大,稳重老成,临到二十多岁,却让人大吃一惊,来了这么一出,谢建雅在心里哼一声。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打破了家里规矩,谢建明有些不悦,但是关乎自己闺女,他多了份心。
  谢逅现在不仅是谢家的闺女,还是驰家的媳妇,他不愿自己闺女到别人家还丢人现眼。
  
  “你姑姑问你话呢?”
  谢建明最后发话。
  
  谢逅本来在吃她妈做的水晶虾饺,皮薄x嫩,还特有嚼劲,正在兴头上,话题突然转到了自己身上。
  她不得不停下来。
  
  有人天生是学习的料,有人注定当学渣,谢逅就是这第二类人,当年她高考,全家铆足了劲,让她考上了个一本,进了所末流重点高校。
  哪想进了校后,又现回了原型。
  
  “一般般吧。”
  谢逅低着头,不敢看她父亲。
  
  谢建明知道这“一般般”肯定是不太好的意思,沉了沉脸,教训女儿:“不要只想着混x子,多读点书,对你有好处,比你在脸上涂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用的多。”
  
  “知道了知道了。”
  谢逅不想在驰呈面前出丑,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想早点结束这顿饭。
  “好了好了,吃饭不谈这些事情。”
  谢母出来圆场。
  谢建明说:“就是给你惯坏的。”
  ……
  
  吃完了饭,按照规矩,邹月兰让驰呈留宿。
  在谢逅房间。
  
  在他进去洗澡时,谢逅在床边边换衣服边腹诽她妈做的这个决定,全然忘记了两人已婚的事实。
  天气热了,加上在厨房弄了身油烟味,她拿了件睡裙准备换上,T恤刚脱了一半,总感觉后面有人,一回头,卡在了那儿。
  
  驰呈正从里面出来。
  他头发还是x的,沾了水,贴在脸上,将五官衬的更立体,眼睛不算大,但偏长,黝黑有神。
  此刻暗涛汹涌。
  
  谢逅从全身镜里看自己,T恤被掀到了x处,臀部翘翘的,为了好玩带着的腰链在灯光下闪着光,显得腰肢更加盈盈一握,如果扭几下,效果应该更好吧。
  在那儿愣了许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回过神后,才赶紧放下衣服,然后来了句:“我要喝水。”
  半晌,他沉着脸走了出去。
  
  两人几乎有快半年没见面了,驰呈工作忙,且责任心重,生活重心几乎全在事业上,上一次见面还是谢建明请他吃饭。
  当时他们还没领证,面对面坐了一个多小时,又各自回家。
  
  已经过了十点,谢建明和邹月兰早进了房,客厅里漆黑一片,找了个杯子,准备接水。
  下一刻,门突然打开。
  谢灵站在外面。
  
  她似乎没想到会是这种状况,拿着钥匙一顿,反应过来,有些尴尬,犹豫了下,走了上来:“在啊。”
  驰呈“嗯”一声。
  
  客厅里太黑,她去把灯打开,周围突然亮了,才搓搓手,解释道:“我给我爸送点东西。”
  老爷子爱抽烟,吸烟有害健康,让他戒他也不肯,谢灵总有些担心,于是买了些保健补品下班带过来,不管有用没用先试试再说。
  
  突然陷入沉默。
  不知该说什么,想到了案子的事,她又问:“对了,假牌照那案子是你们在跟?”
  有意无意在找话题。
  
  谢灵在市里的法院工作,当时为了追随驰呈,她义无反顾学了法,又怕动机太过明确,没选择检察院,选了法院。
  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两家几乎都知道她是为了驰呈。
  
  “嗯,什么时候一审?”
  “快了。”
  
  驰呈停顿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判刑结果……”
  “你是问那个女人?”
  谢灵反问,知道他想的是谁。
  
  此次犯案的嫌疑人几乎都是一家人,主犯老婆虽长期出入犯罪窝点,但由于不识字,并未参与。
  可坏也坏在这女人没上过学,不懂法,在得知被警察盯上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偷偷打个电话过去通风报信,正巧被警察给监听到了。
  
  这一对夫妻,家里有两个孩子,大女儿才成年,小儿子未满十岁,以后生活自理都成问题,xx带着两个孩子过来哭过一场。
  驰呈当时正好在,据说后来还找人将老人和孩子送回了家。
  
  公检法一体,经手过这么多的案子,谢灵知道他多少也会了解一点这个罪行怎么个判法。
  但性格如此,他不会妄加评判职业以外的任何领域。
  
  “大概三四年吧。”
  谢灵给了个笼统的数字。
  ……
  
  谢逅在房里等了又等,也不见人进来,恰巧听见外面有动静,开了门想出去看看。
  看见她姐,有点奇怪:“姐,你怎么来了?”
  
  谢灵起身,离驰呈远了点:“我给爸送点东西,准备上楼。”
  
  就这一个小动作,还是让谢逅注意到了,她当作没看见,进了房门,也没管余下的两人。
  驰呈回来,将水杯递给她。
  她接了,仰头喝完,关灯睡觉。
  
  驰呈在黑暗中抹了把脸,倒头就睡,这是他工作以来经手过的最大一个案子。检察院公诉科和侦监科向来最忙,接触到的人自然也是杂七杂八。
  罪犯,老弱妇孺,死不认罪的,破涕求情的……
  
  那个已近八十的老人家,本该是颐养天年的年纪,却见着穿制服的人就下跪,请求轻判她儿媳妇的模样现在还历历在目。
  刺激着他……
  
  谢逅感觉身边没有动静了,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似乎有点不明白,刚才出去前,她分明看到他如同往常一样沉静的眸子里,多了所谓的男人欲望。
  怎么一回来就没了?
  想到刚才在外面看见的人,她在心里哼了一声,原来是被吓的阳.痿了。
  
  驰呈睡觉的姿势,就跟他的人一样,毫无乐趣,规规矩矩。就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一双纤细的手臂,搂上他的脖子。
  相对应的,柔软的身体也贴了上来,跨.坐在他的上方……
  
  谢逅俯下腰身,要去吻他,滑溜的睡衣贴着男人的肌肤,一点点撩起火源。驰呈明显没睡,可就是不动,任她胡来,过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翻了个身制止,用克制又训斥的口气说:“别闹了。”
  
  在黑暗里,谢逅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想法,双手捧着驰呈的脸,嘴巴是她最终的目标,她像是玩到了兴头上,非要达到目的不可。
  就跟当年那个暑假,明明还是个学生,就立誓非要勾引到驰呈不可……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