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我是黑色霸王花txt百度云网盘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娇兰

第1章
  
  清.康熙三十六年.紫禁城.承乾宫。
  
  瓷做的花盆底飞快地踩在地面的金砖上发出急促而不祥的声音,宫女粉黛一路疾驰进了寝殿,顾不上被姑姑们训斥,她噗通一声就跪在华美的珠帘之后,声音颤抖地大声道:“启禀殿下,大事不好了,燕月格格上吊自尽了。”
  
  此话一出,满殿皆静。
  
  大约能有十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头方才走出一人。
  
  那是个如同玫瑰般娇美的少女,她头戴金雀羽龄冠,身穿红色华服,行走动静之间,尽显尊贵骄矜之色。
  
  “你再说一遍?”这少女的声音如同百灵鸟儿般响起:“谁死了?”
  
  “殿下,千真万确啊,燕月格格死了,现在事情已经闹到了陛下那里,恐怕不多时,便要传你过去问话的。”
  
  就在昨天,她家主子刚与燕月格格大吵一驾,生生骂哭了对方,今天就传来人家自尽的消息。
  
  这岂不是在告诉全天下人是她们殿下x死了燕月格格的吗?
  
  果然,粉黛的话音刚一落下,外面的传旨太监就来了。
  
  这少女脸色变换几番,终是冷冷一哼,迈着气冲冲地步伐向外走去,看那样子,竟似一副有恃无恐的感觉。康熙帝身边现在最得用的太监梁九功还得紧赶慢赶的跟在后面,一路:公主您慢点,公主您别摔了,公主.公主.公主的,那态度不像是来宣犯错的,倒像是来请神仙的。
  
  少女一路来到了养心殿,都不等门口的太监宣号,就一头闯了进去。
  
  此刻,这里面的气氛着实不算好。
  
  康熙帝斜靠在海棠色的金线软枕上,脸上面无表情。太子胤礽,三阿哥胤祉,四阿哥胤禛八阿哥胤禩也都老老实实的负手站在边上而康熙的后妃,圣眷颇深的德妃乌雅氏却跪在地上,满脸的黯然歉疚之色。
  
  “都是臣妾的不是,臣妾没有照顾好燕月格格,实是有负圣恩,请皇上降罪!”
  
  燕月格格乃恭亲王常宁之庶女,于康熙二十九年被接进宫成为康熙帝养女,由永和宫主位德妃乌雅氏代为照顾。
  
  “谁能想到燕月妹妹会走上这一步呢?”太子胤礽叹息一声,对着康熙帝道:“此事实是不能怨在德娘娘身上。”
  
  要怨就得怨那个正主,祸头!
  
  康熙帝闻言那张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脸越加沉了许多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太子口中的祸头头就这么一头闯了进来。
  
  站在床榻边,那少女先是急促的吸了几口气,而后缓缓拜了下去。
  
  “儿臣昭烈参见父皇。”
  
  固伦昭烈公主,皇八女,序齿六公主,先皇后孝懿仁佟佳氏唯一的女儿。
  
  满宫皆知的娇蛮小公主,黑色霸王花!
  
  康熙抬起眼睛看着爱女,几秒钟之后,忽而抬起手臂一拍身边的漆桌,大怒道:“昭烈你可知错!”
  
  太子他们见父皇发怒,立刻刷啦啦的跪成一排,其中四阿哥胤禛尤为担心的看了眼昭烈。
  
  与这些见到康熙生气就胆战心惊的皇子们不同,昭烈这个胆肥的,非但没有被吓住,反而噌的一下站起身子,小脖子一扬,大声嚷嚷着:“儿臣何错之有?”
  
  康熙更怒:“若不是你x迫燕月如何会自尽!”
  
  “女儿家的几句吵嘴怎么能说是x迫。”昭烈不屑一笑:“又不是我叫她去死的!”
  
  “你说什么?”康熙帝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对面那个不知死活的却依然振振有词,毫无悔改之心:“没错!本宫与燕月是不睦已久,但那又如何,这宫里面不喜欢本宫的,和本宫不喜欢的,多了去了!与本宫拌过嘴吵过架的也是数不胜数,他们怎么就不去自尽?燕月邀天之幸被皇阿玛收为养女,本应该誓死报效皇恩,然而却敢自戕,还把罪过压在本公主的头上皇阿玛你不仅要狠治她的罪,连他们恭王府的罪也要治!!”
  
  这是何等蛮不讲理的说辞,这是何等任性霸道的脑回路。
  
  就连英明如康熙此时此刻都觉得自己的龙脑在嗡嗡作响,恨不得当着这不孝女的面,吐出口鲜血来渲染他此刻内心的悲愤。
  
  “你你你!!!”康熙帝都气哆嗦了。
  
  那边的太子胤礽见状立刻膝行一步,用着蛮不赞同的语气对着昭烈训斥道:“小六!你是怎么跟皇阿玛说话的。燕格格之死,你本就难辞其咎,如今却是丝毫愧悔之情都没用,实是冷血至极!”
  
  “我冷血?”昭烈可一点都不虚她这个二哥,张口就冷笑道:“本宫再说一次,燕月之死与我无关。”
  
  “怎么无关”胤礽显然也有点生气了:“自从燕格格进宫以来,你就百般看她不顺眼,处处刁难,你骂过她,打过她,罚过她,就在半个月前,你还下令处死了唯一陪她进宫的x母,燕格格本就心思敏感如何承受的住这些□□?想必也是因此,方才一时想错,走上了绝路。”
  
  康熙听到这里突然开口道:“x母?”
  
  回答他的是跪在地上的德妃,只听其用着黯然地声音道:“回皇上,燕月的x母在半月前冲撞到了公主,弄脏了殿下的衣裙,公主大怒,当即下令杖责,那x母年事颇高,没有挺住,当天晚上发了高热,不过子时便一命呜呼了,燕月与那x母感觉极深,自x母死后,的确是魂不守舍,伤心至极!”
  
  只弄脏了衣裙便要人性命吗?
  
  康熙皇帝向来以宽仁为名,如何能够忍受此等暴行,于是他看着昭烈,嘴唇抖了几下,就似要说出些什么,然而可惜的是,还没等他发怒了,那边的昭烈就用着及其傲慢的口吻对着众人道:“你们也都亲耳听到了,燕月,堂堂一个格格!竟为一个出身低贱的x母想不开,咱们爱新觉罗家竟出了一个愿意为x母陪葬的格格,如此自贬身份,自甘堕落,简直就是皇室的耻辱!”
  
  虽然这话听起来十分的“没良心”但不知怎地,包括三阿哥四阿哥八阿哥在内的几个皇子却都觉得昭烈说的未必没有几分道理。
  
  是呀,一个堂堂的皇家格格,竟为一个x母上吊,多荒唐啊!
  
  而又在此时,刚刚傲慢完了的昭烈公主,忽地态度陡变,也不吵也不闹了,人家开始哭了起来与刚才相比,其表情转换之快,简直可以称的上是风云色变。
  
  嘤嘤嘤……呜呜呜……抽抽泣泣地……那叫一个委屈,那叫一个心酸,那叫一个可怜兮兮。
  
  “皇阿玛,你只知道儿臣杖责了燕月的x母,但你可知儿臣为什么要这样做?”
  
  康熙最受不了的大概就是他这个宝贝女儿的眼泪,毕竟一个从来都不哭的人,猛然地给你来这么两下,一般当爹的都受不鸟。
  
  “为何?”果然,x眼可见的,康熙的态度缓和了下来。
  
  几个皇子见状同时在心里面撇了撇嘴巴。
  
  那头昭烈哭的越加委屈,就像是一只无助的可怜小猫咪。
  
  “那那天,是额娘的忌x啊!儿臣穿着额娘亲手给儿臣缝的衣裳想要到额娘的灵位前上柱香而那个x娘却没头没脑的撞过来,把额娘给儿臣缝的衣裳全都给毁了,这叫儿臣如何不生气?”
  
  衣服的事,康熙是知道的。
  
  佟佳氏去的时候,昭烈还小,可能是为了给女儿留一份念想,她提前缝制了许多常服,从几岁到十几岁的都有,完全是一片慈母爱女之心。想起早亡的佟佳氏,康熙心头一痛,而这个时候他们唯一的女儿,偏偏还在他眼前嘤嘤哭泣,一边哭还一边小声的叫着额娘啊额娘,儿臣好想您啊之类的话。
  
  这,这,这……
  
  “好孩子,别哭了,你对你额娘的思念与孝心,她在天之灵一定会知道的。”语气温和而慈爱。
  
  “皇阿玛。”哭泣的小猫一头撞在了她亲爹的怀抱里。
  
  就像无助的小兽终于找到了温暖的港湾。
  
  任凭自己的泪水滴在那明x色的龙袍上。
  
  毫无意外的,康熙帝被打动了!
  
  眼看这对抱在一起开始上演父女情深了。
  
  那边的几个阿哥相互对视一眼,大约都是一脸==这样的表情。
  
  太子胤礽更是后牙根反酸,连着咬了好几下,才把那酸水生生咽进自己肚子里。
  
  最终,事情有了定论。
  
  康熙帝下旨,追封燕月格格为和硕燕月公主,附葬景陵。
  
  当然对外宣称的死因是——染病不幸早亡。
  
  “就这么算了?”在回宫的路上,德妃乌雅氏的婢女用着很不可思议地语气低声道:“那燕格格岂不是白死了?”
  
  “本来就是白死的。一个养女,如何能够与皇上的心肝宝贝x相提并论。”德妃揉着自己的额头,低声说道:“昭烈是皇后的嫡女,三岁就被封了可位比亲王的固伦公主,这满宫里除了太子能够勉强压她半头,谁能比她还尊贵?”
  
  没有贾宝玉如何能够养的出爆炭的晴雯?
  
  没有康熙皇帝如何能够养的出这朵黑色霸王花?
  
  无它!全是惯的!!!
  
  “不过燕月的死本宫总觉得有哪里古怪。”德妃双眼微微一眯,自言自语道:“此事倒要好好查一下了。”
第2章
  
  身为后宫中最有权势的嫔妃之一,乌雅氏要是真想要查出什么东西,那也很少有什么事情是能够瞒得住的她。
  
  更何况对方的手段也称不上高超。
  
  于是不过两三x的功夫,事情的来龙去脉,便清清楚楚地摆在了她的眼前。
  
  然而这个所谓的真相,她却不能够与任何人言明,因为这件事情居然涉及到她的亲生女儿。
  
  “启禀娘娘七公主来了。”
  
  德妃轻轻的吸了口气,定声道:“宣她进来。”
  
  但见片刻之后,一个面目清秀的小姑娘步伐缓缓地走了进来。
  
  七公主,爱新觉罗.嘉柔,康熙帝与德妃之女,年方十岁。
  
  “儿臣给额娘请安,额娘吉祥。”
  
  七公主的请安却没有得到回响,德妃一脸沉默的样子,就那么看着她跪在那里。
  
  这般眼光很快的就让七公主不自在了起来,忍不住抬起头,轻轻地叫了声:“额娘,您怎么了?”
  
  “本宫才要问,你是怎么了?”德妃一开口便是石破惊天:“燕月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她?”
  
  “额娘!”七公主脸色陡变,嘴上却强y反驳道:“燕姐姐是受不了昭烈的侮辱一时想不开所以才……”
  
  “还在说谎。”德妃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失望之色:“燕月格格气不过昭烈,想要给她点颜色看是真,然而鼓动她上吊的却是你。”
  
  七公娇小的身子骤然一僵,整个人显然开始慌张起来。
  
  “你一定是这么跟燕月说的吧……你可以假装上吊,然后让下人们及时发现,并大声嚷嚷出来,这样昭烈必定会落下一个x人自尽的恶名,皇上为了给你一个公道,定会重重责罚昭烈。但那之后燕月依计上吊的时候,身边去喊人的宫女却被人打昏在地,燕格格无人去救,便只能命丧当场。”
  
  七公主身子颤抖,下意识的便想要反驳。
  
  然而德妃却冷冷地说道:“本宫既然能查出这件事情,必然就有证据在手,怎么?你是不是想要当面对峙?”
  
  “额娘……”七公主瘫在地上喃喃叫了一声。
  
  德妃看着眼前的女儿眼中失望,心中寒冷。女儿不过十岁年华,怎地就能心狠如此。
  
  “自今x起你闭门思过,没有本宫的旨意不得踏出宫门半步。”
  
  半晌后,七公主失魂落魄的离去。
  
  德妃身边的大姑姑走上前来,轻轻地为主子锤起肩来。
  
  “你说这孩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德妃的脸上隐见伤心之色。
  
  那嬷嬷便道:“自两年前公主的一场大病后,性子确实有所改变。”
  
  德妃叹息一声,心中却是越发烦闷。
  
  一月之后.紫禁城.承乾宫.
  
  “佟妃娘娘到——”
  
  佟妃全名佟佳婉茹,昭烈生母孝懿仁皇后的庶妹,于康熙二十九年入宫,虽无封号,但已是妃位,是以宫人大都尊称为佟妃娘娘。
  
  她年约二十三四,虽只是中人之姿,但却有一身娴静温和之气。
  
  佟妃进来的时候,正巧看到昭烈在收拾纸稿。
  
  探眼一看,她笑着说道:“在抄经?”
  
  昭烈随手把那厚厚一摞的经书塞到粉黛的怀里:“送去安华殿。”
  
  “反正是禁足期间,闲来无事练练字罢了!”昭烈站起身,对着佟妃附了附,嘴上带着撒娇的口吻道:“昭烈给姨姨请安。”
  
  佟妃未有所出又素来十分疼爱昭烈,二人关系极好。
  
  “你这爆炭般的性子是该多多抄经,好好磨炼下心性。”两人拉着手坐在一旁的香榻上:“别怪皇上禁你的足,眼下准葛尔那边又起刀兵,皇上有意重用恭亲王如此节点上,却出了这样一件事情,他总要对外做出个姿态来。”
  
  “儿臣晓得。”这个时候,昭烈倒是露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佟妃见状便也不忍心再深说,只让身后的宫人拿出带来的一些吃喝玩意儿,全当给昭烈解闷。
  
  这里面便有一只西洋来的八音盒。
  
  “这是舜安颜在琉璃厂那边好不容易找到专门用来给你解闷的。”
  
  佟妃话音一落,刚刚还颇有兴致的昭烈立刻就黑了脸色,当下二话不说,抬起手来,竟狠狠把那八音盒摔落在地,碰地一声,好好的东西整个摔的稀碎。
  
  “昭烈,你这是做什么!”佟妃惊道。
  
  “姨姨,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不喜欢舜安颜,也不喜欢他送过来的一切东西!”
  
  佟妃捂着自个的x口。
  
  “舜安颜怎么说也是你的亲表哥啊!”
  
  “若是正常的表哥表妹自然无碍,但若是这表哥对表妹生出了非分之想,那便连亲戚都做不成了。”
  
  昭烈冷着脸对佟妃道:“姨姨,您当是知道。我是不喜欢舜安颜的,麻烦你再郑重的转告佟佳氏一次,不要在我身上打主意了!”
  
  佟妃看着眼前美的光彩夺目的少女,心中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不理解居多。
  
  舜安颜乃佟氏嫡出,无论是人品还是家世,在这京城里都堪称一等一的好儿郎,昭烈若是能够嫁给他,婚后既可以继续留在京城,又可以平添佟氏荣光,这是合则两利的大好事情,为什么就非要拒绝呢?
  
  而对于这个问题,昭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舜安颜太丑了,本宫看他一眼都想要吐。”
  
  胡说八道,舜安颜就算不是什么有名的美男子,那也是个相貌正常的男儿,与丑陋绝无关系。
  
  “公主您可是把佟妃娘娘气着了。”人走了之后,姚x如此说道。
  
  她和去安华殿送经书的粉黛都是比较受昭烈喜欢的丫头。
  
  “没事,这么多年了,她应该也习惯了。”昭烈露出满不在乎的模样。
  
  “其实娘娘也是为您好。”姚x轻声说着。
  
  昭烈闻言扯了下嘴唇:“你知道外面的人都是怎么称呼佟家的吗?”
  
  姚x几乎想都没想,张嘴便道:“自是佟半朝啊。”
  
  听听!连一个深宫里的丫鬟都知道佟半朝之名,足可见佟家权势之盛,然而即使这样他们还不满足,居然连固伦公主额驸的位置也露出势在必得的苗头。
  
  “佟半朝。我看早晚变成死半朝。”嘟嘟囔囔。
  
  “公主?”
  
  “好了,我要休息了,叫人把这地面都打扫g净,我一个碎片都不想要再看见。”
  
  “是!”
  
  摔掉八音盒的三x后,昭烈便被解了足。
  
  **************************************************
  
  远远地看见仪驾前来,大夏天的,梁九功却精神一震,忙不迭的迎了上来。
  
  “奴才给公主殿下请安。”
  
  昭烈下了捻子,随口叫了声起。
  
  “皇阿玛在里面吗?”
  
  “是,皇上正在批折子,并且已经吩咐过了,若是公主过来,可自行进去。”
  
  昭烈嗯了一声,随即接过身边宫女手里的食盒,轻轻提拎着,慢悠悠地往里面去了。
  
  正在低头披折子的康熙忽地被一双小手蒙住了眼睛。
  
  “猜猜我是谁?”少女故意压低了声音,做出一副凶凶的样子。
  
  这天底下除了你,谁敢跟朕玩这种幼稚的把戏。
  
  如此想着的康熙帝,沉吟着开口道:“是朕的昭昭吗?”
  
  “不是!”想都不想的矢口否认。
  
  康熙笑道:“朕看就是。”
  
  一把拉下小手,回头一看,那个嬉皮笑脸的小魔星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皇阿玛,儿臣是来谢恩的。”聊起裙摆规规矩矩地跪在地上,一个头磕了下去:“谢皇阿玛解了儿臣的禁足。这一次,儿臣是真的知道错了,儿臣以后一定极力收敛自己的言行,绝不再犯。”康熙看着一脸真诚的女儿,虽然心里真的很想相信她,但只要一想到,这样一模一样的说辞,他好像隔一段时间就能听到一遍,所以&也真的很难升出什么欣慰的感觉啊。
  
  谢完了恩,昭烈又高高兴兴的献上了据说是她亲手为皇阿玛熬煮的冰肌燕窝粥。
  
  别说,这口味当真不错,入口丝滑却又十分解暑。
  
  康熙问道:“当真是你亲手做的?”
  
  昭烈想了想,然后理直气壮地说道:“那上面的几颗芝麻粒是我亲手撒的。”
  
  所以就是我亲手做的!!!
  
  康熙:……
  
  朕就知道。
  
  四阿哥他们来的时候就听见养心殿里传来康熙帝畅快的大笑声。
  
  十三阿哥胤祥年龄较小,忍不住踮起脚尖,好奇地问道:“何人在殿内,竟能惹的皇阿玛如此开怀。”
  
  梁九功摆了摆手中的拂尘,笑呵呵地回道:“这满宫里除了六公主殿下谁还能有如此能耐?”
  
  “原来是六姐。”十一岁的胤祥,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羡慕之色来。
  
  他其实也想要如此与皇阿玛亲密无间,但不知为何,每每在他面前,却总是难掩紧张惶恐之感。也许就像是四哥说的那样,这满宫里除了昭烈外,再没有一个人真的敢拿皇帝不当皇帝,而是一个单纯的爹来看待的。
  
  昭烈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门口立着的那两个,她轻轻哼了一声,目不斜视的擦身而过,竟是一副无视之态。然而可惜的是不过两步,就被一人拉住了胳膊。“昭昭!”十九岁的皇四子,发出一声警告般的冷哼。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