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偏执反派的白月光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许小过

一堆烂摊子
  “秦知尔开一下门,我们知道你在里面!”
  
  敲门声震天响,为了拿到一手猛料的记者们像打了x血一般,带着一种雪姨抓-奸时的毅力与疯狂。
  
  “秦知尔,你现在是不是跟李导在一起?开门出来跟我们聊聊呗。”
  
  “秦知尔,听说你为了拿到李导新片的女主角,特地给李导递了房间卡邀约他前来你的房间……现在李导就在里面吧?”
  
  “秦知尔,你做出这样的事,柏神知道吗?”
  
  “……”
  
  秦知尔,秦知尔……
  
  秦知尔表示她现在很蛋疼,别再cue她了行不行。
  
  她站在电视机前,嘴角抽搐地看着坐在床上已经脱了上衣、露出一身白花花肥x的老男人。
  
  打心里由衷地佩服安樱,这种脑满肠肥的都啃得下,没想到口味挺重的啊。
  
  两年前,她被安樱这缕不知从哪儿来的魂魄生生挤出身体,被迫当了整整两年无所归依的孤魂野鬼。
  
  就在五分钟前,她又莫名其妙地穿回了自己的身体。
  
  这本该是一件喜极而泣的好事,然而这会儿,她的心情却有一点微妙的复杂。
  
  既高兴,又觉得头疼。
  
  高兴的是灵魂终于归位,还及时阻止了安樱拿着她的身体找油腻导演潜规则的惊魂惨剧。
  
  头疼的是,她还得亲自接下安樱给她制造的一堆烂摊子。
  
  比如此时此刻,门外是一群闻到腥味全巢出动的记者,门内是安樱主动约上门求潜规则的胖导演,谁来告诉她这残局要怎么收拾?
  
  关键是明知道外面围着一群嗷嗷待哺的记者,这头色念熏心的李导还是一心只想鼓掌,特油腻地冲她做了一个wink,“宝贝,你还在等什么?过来呀,让哥哥好好疼疼你!”
  
  秦知尔被腻得全身一抖,指着都快被敲烂的房门,“大哥,外面这么大的动静没听见?您还打算当着他们的面玩真人play不成?”
  
  “怕什么,他们没有房卡,反正又进不来。再说不是你请我上来的吗?既然是你情我愿,那我们就别浪费这个时间了。乖,快点过来吧,只要你让我高兴了,我新片的女一号就是你的了。”
  
  “……”
  
  秦知尔不想再搭理这头精虫上脑的猪,捡起扔在一边的高跟鞋,拉开阳台门研究逃跑路线。
  
  瞧外面那群记者的架势,等不到她是绝不肯罢休的,所以她今天别想从正门出去了。
  
  但她又不想继续呆在房间里等他们冲进来瓮中捉鳖,到时候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了,何况安樱本来就不打算g人事。
  
  原本她想给前台打电话让他们找保安把外面那些记者赶走的,无奈被这肥猪导演抢先一步拔了电话线。再联想一下他都这种时候了还只想着鼓掌,就不难猜到他是什么目的了。
  
  她该庆幸这李导现在还没想着跑去给记者开门,可能是觉得事情还未发展到进行时觉得有些可惜,而且料还不够劲爆吧。
  
  秦知尔站在阳台往四周打量了一圈,突然眼睛一亮。
  
  现在这间房是在酒店的十六层,距离地面的高度光看着就有种晕眩感,从阳台跳下去不现实。
  
  所幸的是,酒店房与房之间的阳台只有一墙之隔,要从这个阳台爬到另一间房的阳台,还是有可以x作的空间的。
  
  就是这高度……
  
  秦知尔往下看了看地面,咽了咽口水,一个x作不当就要成为一团血x模糊的x泥……刚穿回来就赶上这悲壮的结局,她也是实惨啊!
  
  她上辈子一定是欠了安樱那家伙的。
  
  “秦知尔,你还在犹豫什么?当了这么多年的十八线还没当够?还是还没被那些网友骂够?只要你主演了我的新片,到时候还愁没有机会翻身?”
  
  正犹豫着,忽然被人从身后抱住,秦知尔感觉自己的背部被一团油腻腻的肥猪x侵犯了!
  
  本来她只想着尽快逃离这里,不打算搭理这只猪的,但这只猪显然没有体会到她正在拼命克制的情绪,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死亡的边缘疯狂试探。
  
  秦知尔深吸一口气,在他猪蹄伸向她不可描述部位的前一刻,突然抓住他一根手指,狠狠一掰。
  
  “嗷——”
  
  一声猪嚎,秦知尔身上的桎梏也同时松开了。
  
  她回身,冲着他的裆就是一脚。
  
  这下,他的嚎叫声更加惨烈了,整个人弯着腰倒在地上。
  
  秦知尔见他像熟透的虾仁一样弓着身体,一张肥脸涨得通红,看样子一时半会是缓不过来的,应该暂时爬不起来阻止她了,忙捡起鞋往隔壁阳台一扔,自己也跟着攀上围栏往隔壁爬去。
  
  许是因为心里着急,这会儿反而忘记了对高处的恐惧。
  
  李导眼看着她要跑了,很是不甘心,咬牙切齿:“秦知尔,你跑了你这辈子就别想在娱乐圈里混了!”
  
  “你站住!你敢走,老子一定会告你故意伤害的,到时你就等着吃官司吧!别以为嫁了柏越就没事,谁不知道他根本不会管你死活的!”
  
  秦知尔回头看了眼气急败坏的李导,要不是现在已经爬上栏杆,她真想再补他一脚。
  
  会不会说话,说话那么扎心你不挨打谁挨打?
  
  秦知尔当然知道柏越不会管她死活的。
  
  说起来这又是安樱的锅。
  
  一年前安樱在未经过她本魂的同意下,拿着她的身体跑去跟柏越结了婚,虽然她到现在都没搞懂柏越为什么会答应跟她结婚。
  
  毕竟,跟她这个寂寂无名的十八线相比,柏越就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辰,璀璨夺目却遥不可及。
  
  十三岁斩获年度最佳男配角,十五岁成为电影史上最年轻的影帝。
  
  虽是年少成名,但成就并未就此止步,反而稳步上升,之后更是走出国门,走向国际,几年下来已经是炙手可热的国际巨星了。
  
  所以,“柏越”这两个字在圈内算是举足轻重。
  
  但是嫁给柏越,并不如安樱所想的风光,更没有成为娱乐圈所有女人羡慕的对象。跟柏越结婚后,她没有收获到丁点真心的祝福,只得到了狂风暴雨般的诅咒与谩骂。
  
  拥粉无数、国内最具地位的影帝年仅二十四岁就宣告结婚,这消息一出,直接在娱乐圈和饭圈引起了大地震。
  
  圈内各种羡慕嫉妒的目光就不说了,粉丝们对于这个染指了她们哥哥的女人那可谓是恨之入骨,婚讯一出,各种造谣咒骂便接踵而来,紧跟着还有所谓的黑料纷涌而出,一个接一个,仿佛只为了证明她这个一身黑点的渣女根本配不上她们的男神。
  
  如果柏越这时候站出来维护她,可能她还不会那么惨,但面对粉丝对她的疯狂打击,他直接选择性眼瞎,平时根本不会与她有任何互动,冷淡得宛若丧偶,更别提会站出来替她说上一两句话了。
  
  渐渐地大家也品出点意思来了,于是,之前还因为忌惮柏越对她客客气气的圈内人一点也不客气了,粉丝们那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造谣谩骂是x常,除此之外,还开始宣扬她们哥哥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她,是她利用卑鄙的手段才x迫他娶了她的,这种不要脸的坏女人就活该千刀万剐。
  
  她以前虽然只是一个十八线,但好歹也只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十八线,现在倒好,直接沦为人人喊打的十八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g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呢!
  
  ——
  
  心中憋着一口郁气,秦知尔小心翼翼跨过两个阳台之间的墙壁,跳进了隔壁的阳台。
  
  暂时解除危机,秦知尔稍松了一口气,正犹豫要不要再跨几个阳台,好歹跑远一点再说,这时阳台门忽然“哗啦”地被从里面拉开了。
  
  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男人,她直接目瞪狗呆。
  
  如果是这间房的普通住客她不会这么震惊,关键这住客他一点也不普通……
  
  他就是刚刚被她腹诽过的便宜老公——柏越。
  
  ——论偷人被记者们抓-奸时,隔壁还住着自己的老公是什么体验?
  
  不过,不是说他在国外拍戏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柏越像是刚被吵醒的,眉宇间带着一抹睡眠不足的阴郁,墨色的眼瞳在阳光的映衬下就像剔透的金色琉璃。
  
  似乎委实没想到秦知尔会从天而降出现在他房间的阳台上,一向淡冷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种类似于“愕然”的情绪。
  
  两人大眼瞪小眼,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几秒后,秦知尔率先反应过来,举起爪子生y地做了一个打招呼的动作,“xi,好、好巧呀。”
  
  柏越沉默地看着她,直到她笑得脸都僵了,才淡淡地开口:“要进来喝杯咖啡吗?”
  
  秦知尔:……嗯?
  
  大哥,您觉得现在是喝咖啡的氛围吗?
  
  虽然一脸的问号,但见他说完就转身进去了,秦知尔还是穿好鞋,乖乖地跟他进了房。
  
  进去后第一个感受就是:酒店的隔音真的不咋好。
  
  外面那些记者们的x动在这里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怪不得柏越被吵醒后,脸黑得就好像有人欠了他一个亿不肯还。
  
  也不知道他刚刚听见那些记者的话没有……
  
  秦知尔想到这种可能,整个人更不自在了,拘谨地在沙发上坐下。
  
  柏越径直朝柜台走去,似乎是去冲咖啡,背影沐浴在温和的橙光下,优美而颀长。
  
  虽然对这个便宜老公意见不小,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能有现在的成就,除了演技过y之外,自身的y件也是绝大多数人难以企及的。
  
  瞧瞧,连个背影都这么杀。
  
  由于心虚,秦知尔有些坐如针扎,为了转移注意力,便伸手翻了翻桌上的东西。
  
  最上面的是一个蓝色的剧本,全英文版的,这对只过了英语四级的她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翻了翻没看懂就讪讪地放回去了。
  
  xx是几本杂志,封面都是柏越这个璀璨夺目的大帅比,许是刚送过来的,看着都还很新,没有翻过的痕迹。
  
  秦知尔翻到最xx的一本x皮书,忽然手指一顿。
  
  书名:《人与灵魂》
  
  秦知尔:???
  
  柏神现在看的书都这么有深度吗?
  
  失敬失敬。

偏袒
  没等她拿起翻开细看,一杯溢着浓香的咖啡放在了她的面前。
  
  “尝尝合不合口味。”柏越放下咖啡后,转身在她对面的那组沙发坐下。
  
  咖啡香气浓厚扑鼻,上面浇了白色的伴侣,一朵盛开的花儿被他画得跟艺术品一样。
  
  本以为他是打算随便拿速溶咖啡给她冲一杯就了事,没想到是亲自煮的咖啡,还这么体贴地给她画了一朵花儿。
  
  一时间,秦知尔都有些受宠若惊了,“谢谢。”
  
  端起杯子品尝了一小口,秦知尔眼睛一亮,居然是她最喜欢的味道,甜度不多不少正正好!
  
  嗅着醇厚的香浓,她忍不住又喝一口,眼睛一眯,弯成两个小月牙。
  
  “味道还行吗?”
  
  “嗯嗯,味道真的很……”秦知尔抬头,惊奇地发现他的嘴角竟然在微微扬起,这是……在对她笑吗?
  
  这下她没有受宠,只有受惊了。
  
  这家伙这一年来从未给过安樱一个好脸色,话不愿多说两句也就算了,平时哪怕一个眼神都懒得给,直接把她当透明人。
  
  这会儿又是请她喝咖啡,又是对她笑的,她简直要怀疑自己穿越到恐怖片里了!
  
  他该不会是知道她要出轨,打算直接毒死她吧?
  
  秦知尔低头,看着手里的咖啡,顿时也不觉得美滋滋了,直接幻化成烫手的毒药……
  
  这时门铃忽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听得出摁门铃的人极其不耐烦,一遍接一遍地摁。
  
  “谁?”柏越微微蹙眉,起身走到玄关那儿。
  
  “您好,请问可以先开一下门吗?”外面的人出声的时候倒是显得彬彬有礼,只不过这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
  
  秦知尔想起那群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安静的记者,忽然心有所感,忙跑过去拽着柏越的衣角扯了扯,压低声音:“别开。”
  
  柏越低头,看了眼她拽着他衣角的小手。
  
  她反应过来,忙讪讪地松手。
  
  他勾唇,但转头看着门的方向时,眼神已是一片淡漠,“你还没说,你是谁。”
  
  外面的人沉默了一下,不得不如实回答:“先生您好,我们是记者,据某位知情者说,刚才目睹秦知尔从隔壁房间跳到您这间房的阳台了……秦知尔您知道吧?就是影帝柏越的妻子!我们怀疑她现在还在您的阳台,还麻烦您开门让我们进去采访她一下,我们采访完就立刻离开,绝不打扰您休息。”
  
  果然是这群阴魂不散的狗记者!
  
  那位知情者,用膝盖想也知道就是已经缓过痛来、跑去开门给这群人通风报信的李导了。
  
  秦知尔在心里骂骂咧咧,看见柏越抬手要去开门,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急忙抓住他的手,“不要给他们开门!”
  
  柏越挑眉,“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不想让他们抓到把柄,荣登今x的热搜头条啊!
  
  只要没拍到她,就算那李导再怎么往她身上泼脏水,她都能咬死了她那会儿不在房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一旦被拍,那她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而且,她心里也不大想让柏越这么快知道这件事。
  
  不过实话肯定是不能说的,秦知尔g笑一声,“那群记者只因为我跟你的关系,就一直以来对我穷追不舍,要是在这里看到你的本尊,那还不得直接高-潮?”
  
  “没事。”
  
  柏越嘴角扬起,略显苍白的大帅脸顿时比烟花炸开的瞬间还要绚烂迷人,“他们由我来应付,你去床上躺会儿,放心,不会有事的。”
  
  秦知尔抓着他的手不肯放,坚决摇头。
  
  别想诱惑她,她是不会被美色迷昏头的。
  
  他眼里划过一丝无奈,手掌放在她的头上,轻轻地揉了揉,“乖。”
  
  声音磁性,而温柔。
  
  好吧,乖就乖……
  
  秦知尔稀里糊涂地转身,回到床边坐下。
  
  等被空调冷风一吹,整个人清醒过来——
  
  淦,美色误人!
  
  ——
  
  柏越拉开房门,门外挤成一堆的记者顿时嗨了,“先生烦请您让……柏、柏神?”
  
  卧槽,这是什么神展开?
  
  记者们像被点了x一般瞬间定格,还保持着准备往里面冲的姿势。
  
  一个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仿佛见了鬼。
  
  柏越似笑非笑,“看到我很意外?”
  
  男人清冷的嗓音,总算让僵化的一群作者活了过来,想到了什么,一个个目光乍亮,比起之前更激动了。
  
  抓-奸什么的,苦主也在场那最好不过了!
  
  “不是,我们就是没想到柏神您也在这酒店,说来也巧,我们会来这里,完全是因为您的妻子秦知尔呢!”
  
  “对了柏神,秦知尔现在是不是在您房中?”
  
  “是。”
  
  听到这儿,坐在床上的秦知尔差点没跳起来,说好的让她放心呢?结果转头把她给卖了!就算没什么情分,冲着当了一年的夫妻也不该这么狗吧!
  
  门外那些记者比她还激动,“您刚刚看见她从隔壁跳到您阳台了?您恐怕还不知道吧,方才秦知尔她在隔壁约了李……”
  
  “什么跳阳台。”
  
  柏越淡淡地打断他们,“秦知尔是我的妻子,手里有房卡,她要进这间房的话直接从正门进来就是,需要跳阳台?”
  
  记者:???
  
  记者:“……柏神您是说,您和秦知尔一起开的房?”
  
  “有问题?”
  
  听上去好像没问题,夫妻一起开房挺正常的……可你们是正常的夫妻吗?!
  
  圈内圈外谁不知道柏越对秦知尔这个妻子冷若冰霜,甚至是不胜其烦?据追踪两人的狗仔统计,一年下来两人见面的次数绝对不超过三次!
  
  而且秦知尔现在在圈内是个人都可以落井下石,柏越敢说这不是他自己纵容的结果?
  
  这样冷到冰点的夫妻关系,没事跑来酒店开房……怎么听怎么玄幻啊!
  
  这到底是我等吃瓜群众太落后,还是你们玩的路子太狂野?
  
  这问题纠结起来就没完了,记者决定暂时放弃这个问题,另寻x点。
  
  “柏神,下午五点的时候我们接到消息,有人看见秦知尔在今天的杀青宴上给李导递了房间卡,约他今晚进房,也就是隔壁这间房……一个女演员邀请导演进自己房间要做什么,您大概也能猜得到吧。”
  
  “我们接到消息之后就赶来了酒店,刚刚就堵在门口这儿,所以就算秦知尔有您这个房间的钥匙,她无论如何也是不敢从正门出来的。她别无选择,只能选择从阳台爬回您的房间了。”
  
  “秦知尔在您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样的丑事,但是看柏神您现在的反应,似乎还被蒙在鼓里?”
  
  记者们眼睛发光发亮地跟柏越告状,特别期待看到这位被戴了绿帽的影帝得知真相后,暴跳如雷的样子。
  
  然而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柏越非但没有暴怒,反而勾唇笑了,“说完了?”
  
  记者们小心翼翼,“柏神,您不生气吗?”
  
  被戴绿帽了耶,是个男人都忍不了的屈辱啊!
  
  “我为什么要因为你们子虚乌有的谣言生气?”
  
  “不是,我们没有造谣,秦知尔是真的约了……”
  
  “从杀青宴结束后,我的妻子就回了房间跟我待在一起,未曾分开过一刻,你们说的这些不是谣言,那就是诽谤了。”
  
  记者们急了,“我们说的是真的,李导亲眼看见她从阳台跳到您房间的!隔壁房间的确是剧组给秦知尔开的,您不信可以去前台查,或者让秦知尔出来跟我们对质!而且刚才李导就在里面,如果不是秦知尔给的房卡,那他是怎么进去的?”
  
  柏越眸光一寒,“这个问题,也正是我想问的。”
  
  “那是秦知尔在宴席上给李导递了房卡……”
  
  “你们亲眼看见她给了?”
  
  “这倒没有,可是有人……”
  
  柏越打断他:“还是看见她爬阳台了?”
  
  记者:“没有……”
  
  “那你们看见她和李导同时出现在隔壁房间里了?”
  
  “也没有,可是李导说……”
  
  “什么都没看见,全靠听人说,就开始编故事?你们这些媒体还挺‘尽职’的。”
  
  柏越嘴角一扬,黑眸泛出一丝嘲弄,“我所知道的事实是,我妻子一直与我在一起,且从未给过谁房卡。隔壁房间虽然她不用,但怎么也是她名义下的。这位李导却在未经过她的同意下,私自盗用房卡闯进房间,足以可见其用心不轨,看来要找警方过来处理一下此事了。各位如果不急着走的话,不妨也留下来,顺便协同警方处理对我妻子进行名誉诽谤这件事?”
  
  看他拿起手机当真要拨电话报警,这些记者像被泼了冷水般,瞬间清醒过来了。
  
  是啊,他们所有的消息都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没有亲眼所见,手里也没有一张可以用的照片。要是柏越不想追究,那新闻他们怎么写怎么编都没有问题。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g这种事了。
  
  可现在柏越态度强y,摆明了要追究到底……那他们就万万不能再触他的逆鳞了!以柏神现在的地位,不管是他们,还是他们背后的老板,都不敢轻易得罪。
  
  想到这件事只能到此为止,记者们心里的落差别提有多大了,谁能想到一向不管秦知尔死活的柏越会凭空杀出来,还护她跟护崽似的?
  
  说好的感情冷如冰呢!
  
  骗纸!
  
  ——
  
  乘兴而来的记者们,败兴而归,一个个蔫头巴脑地离开了。
  
  没办法,他们手上半点证据都没,要真的跟柏神对上,官司必败无疑。
  
  比起到时候闹得难看,还落得个声誉和钱财两空的下场,还不如现在识时务者为俊杰,以退为进,就当是给柏神卖一个好。
  
  虽然柏越不一定会领情。
  
  万幸的是,今天也不是全无收获……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