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夜莺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小汐酱

第 1 章
  凤城的夏天很闷,x漉漉的那种闷,空气中混杂着一种黏糊不清的味道,仿佛置身于汗蒸房似的。
  
  叶莺穿着一件吊带的棉布白裙子,额头的刘海被她用小熊发卡夹到了边上,几捋碎发落下来,x乎乎地黏在她饱满光洁的额头上。小姑娘趴在桌上,低头正在写着作业,她抬手不经意地把碎发别到耳后。窗外的风吹进来都是闷热的,叶莺终于抬头,伸手去捉桌上的水杯,却发现里面已经没有水了。
  
  此刻她握着水杯小心翼翼地站在楼梯口,听到楼下她所谓的爸爸妈妈讨论的声音。
  
  “明天就把叶莺送去傅家?”
  
  “嗯,谈好时间了。希望这次那小少爷别又发疯了。上次因为他突然来个不同意,我们至于去年把叶莺从乡下接上来吗?”
  
  叶莺的手指紧了紧,就听到父亲叶弘阔叹了口气。
  
  “可是叶莺好歹是咱们的女儿……”
  
  “叶骊也是咱们的女儿,你忍心把叶骊送给那个疯子吗?”
  
  叶莺的母亲,陈格梅的语气比起叶弘阔来说,要坚定也冰冷得多。
  
  “再说傅家这样的大富人家,当初要不是因为八字的问题,会看上咱们家的女儿嘛。这是叶莺的命数,她本来就是不吉之人,送走也无妨。至于她在傅家以后的生活,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叶弘阔终究没有再说什么,沉默了几秒,陈格梅继续道。
  
  “终归叶骊才是我们的女儿。”
  
  话音刚落,只听楼梯口阴暗处传来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
  
  叶莺赶紧回头,跑回房间关上门。
  
  黑暗中,她的心脏还在砰砰直跳。
  
  她抚上x口,但是奇怪的是,那里却没有悲伤。
  
  她不属于这个家。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刚出生那年,家里生意破产,连遭不顺,有大师上来作法,竟说到她们这一对双胞胎是祸福所倚,福祸所伏,当放一个辟祸。当初陈格梅在生下叶骊后,过了几个小时还生不下叶莺,差点难产。从那以后陈格梅就对叶莺产生了厌恶的心理,将她托放在凤城乡下一妇人家,这一放就是十五年。而这些年来,叶家果然顺风顺水起来,生意也逐渐有了些许起色。这更坚定了陈格梅当初的看法。
  
  叶莺是不吉之人,这个家没有她才是最好的。
  
  这十五年,他们从来没有关心过她,甚至到后来,连抚养费都不愿意再给。
  
  也是叶莺命好,遇上了好人家。妇人陈兰五十来岁,丈夫早逝,没有孩子,待叶莺如亲生骨x,悉心教导抚养叶莺长大。
  
  叶莺唤她为妈妈。来叶家后,却没有喊过陈格梅一声。
  
  在叶莺心里,她只有一个妈妈。
  
  *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饭桌上相对,少不了就有几分尴尬。
  
  陈格梅自然是知道叶莺昨晚听到了她和丈夫的对谈,说愧疚也不尽然,只是想到今天便要把叶莺送走,难得也不再对她苛责些什么。
  
  豪门信风水。去年傅家上门来要了八字。傅家是何许人家,多少人上赶着巴结。叶弘阔自然是忙不迭便把八字递了上去。后来才听说是为傅家那个小少爷来的。
  
  听闻傅家小少爷傅琛是个疯子,阴戾凶残,在学校因为闹出过人命才在家里请老师,已经有多年没有去过学校了。不仅如此,传闻面相也很是丑陋,还是个残疾,人人都说傅家钟鼎之家,怎么出了这么一个疯子,属实不幸。
  
  傅老爷子为此也是x心得不行,后有高人指点要用这金玉良缘联姻来冲喜,可治疯病。只是这出生时辰要求精确到秒,傅老爷子在圈子里找了一圈,便寻到了叶家。
  
  这一算,命中天女其实是叶骊。叶家不舍叶骊嫁给那疯子,便把叶莺从乡下接了回来。
  
  只是去年傅琛知闻后大闹了一番,这事也便作罢。叶家不舍放弃和傅家攀上关系的好事,要知道,要不是这等命中注定的金玉良缘,傅家怎会看上叶家。自此,叶莺便也留了下来。
  
  这阵傅琛高烧不退,傅家又起了这个念头。叶莺今年16岁,傅琛比她年长两岁,傅家想先将她接过来让二人培养培养感情。
  
  叶莺快速吃完饭,正要起身上楼。陈格梅叫住了她。
  
  “叶莺,你收拾下行李,一会要去傅家了。”
  
  叶莺只不冷不淡地应了声,便上楼了。
  
  叶骊放下筷子,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轻嗤了一声。
  
  “妈,你看看叶莺,什么态度啊。”
  
  陈格梅摇摇头,冷冷道:“毕竟是乡下长大的孩子,没有教养。”
  
  她们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叶莺走到楼梯口,听得是清清楚楚。
  
  这一年来,这样的时刻也不算少。
  
  来凤城一年,她越来越寡言少语,避免和这家人起冲突。可是叶骊却似乎总是看她不顺眼,处处与她作对。陈格梅更是不喜欢她,没少挑着刺责骂她。叶莺只能谨言慎行,谨小慎微地生活着。其实她心里一点也不怕傅家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疯子,她宁愿去傅家陪着那吃人的怪物,也不愿意再留在这冰冷的地狱里了。
  
  叶莺回了房间默默地收拾行李,她的行李不多,基本都是从乡下带过来的。
  
  她走的时候,陈兰哭得眼睛肿得和核桃般大,拼命往她行李里塞东西。叶莺蹲在地上,手上抱着养母亲手缝制的小熊娃娃,思及养母,悲从中来,只抬手快速从眼皮上拂过,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门外有人推门进来,叶莺一回头,便看到叶骊居高临下地站在门口看着她。叶骊一般不会轻易来叶莺的房间,毕竟这之前是个储物间,连空调都没装。一进屋,她就皱起眉来,嘴角扬起一个讽刺的笑来。
  
  “叶莺,恭喜恭喜啊,要去傅家做豪门阔太太咯。”
  
  叶骊幸灾乐祸地抱着x,踢了一脚叶莺的行李箱。
  
  “只可惜啊,那个傅家小少爷是个疯子,长得又丑还背负了一条人命。你说,我不会以后见不到你了吧?”
  
  叶骊发出一阵狂妄的笑声来,张狂的样子和她清丽的面孔极其不符合。
  
  她根本没想过叶莺是代替她去傅家的。从她第一眼看到叶莺,她就极其不喜欢,甚至说是厌恶她的这个同胞妹妹。
  
  叶骊和叶莺小时候明明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到了少年期开始长身体两个人便有些不同了。
  
  叶莺一来,少不得就有人将二人比对起来。都说叶莺长得要漂亮些,皮肤细嫩雪白,眼眸如山间小鹿般水灵灵的,宛如个瓷娃娃,灵气得不行。论起学业,叶莺刚一转来凤城的学校便跟上了进度,大考小考都能考进年级前三,这让总是考倒数的叶骊更是嫉妒疯了。
  
  叶莺像往常一样,假装没听见叶骊一句又一句恶毒的羞辱。她拿起奖状,小心翼翼地放进文件袋里,她要拿回去给妈妈看的。那鲜艳的奖状刺痛了叶骊的眼,叶骊气得跳脚,觉得叶莺分明就是故意的。
  
  “叶莺你几个意思啊!”叶骊上前来几步,抢过叶莺手中的奖状就是一撕,撕得粉碎。
  
  叶莺愣住了。这一年以来的愤怒隐忍终于在此刻爆发。
  
  她霍地站起来,上前抬起巴掌狠狠地落下。
  
  只听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叶骊踉跄了一步,撞到了门板上。
  
  叶骊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叶莺,半边脸火辣辣地疼起来。
  
  接着她便发出一声尖叫。
  
  “叶莺你疯了吗?!你居然敢打我?!”
  
  叶莺上前几步,她个头比姐姐高出不少,才十六岁已经接近一米七了,所以气场十足。
  
  叶骊见她一步步靠近心里也有些慌了,不自觉地就往后退了几步,直到贴在了门板上无处可退。
  
  “怕不怕我和傅家的疯子一样,杀了你?”
  
  叶莺扬起手,朝叶骊的另一面又重重打了一巴掌,冷声道:“叶骊,这两巴掌,就当我替你去傅家的补偿。”
  
  叶骊又怕又恼,挨了两巴掌后正想上来和叶莺撕扯。后面传来了脚步声,陈格梅站在门口,看着叶骊脸上的巴掌印,愣住了。
  
  “妈妈!叶莺居然敢打我!”叶骊立马收回手,假装柔弱般扑进妈妈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她这一番装腔作势的白莲花样,这一年来,叶莺都看倦了。
  
  “叶莺!你居然敢打骊儿?!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陈格梅看着女儿面上的红肿,心疼不已。她恶狠狠地瞪着叶莺,上来就想教训她。
  
  叶莺掀眼看她,脸上半点情绪也无,只一手捉住了陈格梅的手腕,竟不觉轻笑了一声。
  
  “陈格梅,你若敢动我,这身上要是落下一道痕来,你要和傅家怎么交代呢?”
  
  陈格梅身子一僵,瞪大眼睛看着素x一言不发的女儿。
  
  叶莺松开手,转过身继续收拾行李。
  
  “你……..你刚叫我什么?”
  
  “陈格梅,我没有你这样的母亲。这世界上,我只有一个妈妈,那个人叫作陈兰。”
  
  说叶骊才是她的女儿的是她。今x,叶莺把这句话还给了她。
  
  叶莺背过身,低声道:“滚开,别耽误我收拾行李。”
  
  “你去傅家送死去吧!自会有那疯子收拾你!”叶骊见母亲无法帮她出气,终于憋不住了。她含着泪跺了跺脚,捂着脸跑了。陈格梅连忙追了上去。
  
  屋内又恢复了寂静。
  
  叶莺继续蹲下来收拾行李,只是这一次手上的动作也轻快了不少。
  
  那个素未蒙面的疯少爷估计还不知道,他居然还能成为她的挡箭牌呢。
  
  她在心里轻笑着,郁结的心情顿时纾解开来。
  
  叶莺毕竟是个小姑娘,先前又多少听闻过那个疯少爷的传闻,说完全不怕他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还听说过那位怪物杀过人的。只是传闻终究是传闻,也许人家是丑了点,疯了点,但她不愿意就凭几句传说就判定那个人是个坏人。
  
  这么一想,他也没那么吓人了。  
  
  *
  
  没多久,叶莺收拾好行李。傅家也派人到了叶家来接她了。
  
  叶莺提着行李,正要往下搬。楼下一群穿着制服的男人见状,立马上来帮忙。
  
  见他们一个个大热天还戴着白色的手x,对叶莺恭恭敬敬地点头哈腰,别说叶莺了,连叶家一家人也被这阵势看呆了似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傅家是很重视叶莺的到来的,浩浩荡荡派了一群人到了叶家,笔直地站成一排。
  
  叶莺刚一出门,那一排西装革履的保镖便弯下腰,齐声道:“恭贺叶小姐回家。”
  
  而门口的限量版劳斯莱斯更是让叶骊瞪大眼睛,咽了一口口水。
  
  “等下。”管家恭敬地开了车门,迎接叶骊上车。叶莺回头瞥了一眼叶骊,淡淡一笑。“我想一个人坐车去。”
  
  叶骊已经忍不住一直将眼睛往车里去张望了,那美轮美奂的星空顶,那一看就很贵的真皮座椅,她多想亲手摸一摸……..虚荣如她,真恨不得在上面自拍一百张发朋友圈。
  
  “叶莺!”陈格梅咬牙切齿地念了一句,觑了一眼管家,语调又平和了下来。“爸爸妈妈也要去傅家拜访的。”
  
  叶莺抬起漆黑的眸子,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咱们家,没有车了吗?”
  
  说完,她上了车,毫不犹豫地将车门关上了。
  
  陈格梅和叶骊简直要当场气吐血了。
  
  *
  
  劳斯莱斯一路开进了傅家的别墅区。进了傅家大门,门口站着的门卫敬了个礼,一路竟又开了十几分钟才停在了一栋主楼前,奢华气派自不用说,这一路上叶骊看着傅家的花园湖泊早惊呆了。
  
  早知道傅家有钱,只是亲眼见识后,才知道原来是这般奢靡。
  
  叶骊戴着口罩,眼里透着满满的羡慕。她也想生活在这个天堂般美好的地方,但是一想到那个怪物丑八怪,她心下的向往又退却了几分。
  
  叶莺此刻的心境却是相反。她从小在乡野长大,那里的自然风光在她眼里比这人工雕琢的地方要美丽多了……..凤城的乡下宁县,美好得像是个童话世界。她穿着妈妈做的棉布小裙子,赤着脚在x坪上漫山遍野地跑着,和小伙伴们一起放风筝…….
  
  叶莺想到这里,眼底又有了些许x意。
  
  她下了车,抬手用衣袖碰了碰眼角。
  
  小姑娘丝毫没有觉察到,楼上,一个少年正站在落地窗前,冷眼看着她。
  
  傅琛的堂弟,傅亦调侃道:“你说她能待几天?”
  
  傅琛嗤笑了一声,眼角冷了冷。
  
  “一天都不到。”
  
  此刻的傅琛哪里会想到,她会留下来,一待就是几年。
  
  傅琛更不会想到,几年后,他会毫无尊严地跪在地上。
  
  求她不要离开。

第 2 章
  去年傅琛听闻家里要给他安排联姻的事,大闹了一场,傅老爷子只能作罢。
  
  这阵子他高烧不退,战斗力削弱,傅老爷子立马就派人把那叶家的女儿接过来,说是暂住几x罢了。
  
  傅琛今x身体好些了,本来还想反驳,站在落地窗前觑到那小姑娘从车上下来,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就算他如何一直反对,傅老爷子也不会彻底打消这个念头。
  
  但如若那小姑娘自己吓得要回去呢?
  
  傅琛想到这里,嘴角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
  
  “走,下楼去看看我的………未婚妻。”
  
  傅琛沉眸,故意拉长音调,玩味似的念出了最后三个字。
  
  *
  
  这边叶莺他们一进了门,傅老爷子便拄着拐杖,和叶家的大夫人方柔几人迎了上来。
  
  进了客厅,两个大人即使心下震惊,面上还是努力维持着平静。小孩就不一样了,叶骊瞪大眼睛,眨都不敢眨,看着这富丽堂皇的装修恍若进入了皇宫。叶莺则想着心事,对华丽的装潢视若无睹。
  
  陈格梅和叶弘阔左边右边牵着叶骊,而叶莺则在前面自顾自地走着。
  
  “这便是叶骊吧?”
  
  傅老爷子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位看上去白白净净的小姑娘。叶莺很白,杏眼盈盈,清澈得没有一丝杂质。她柔软的黑发垂在x前,长睫垂下,遮住了眼底的情绪。和后面那个四处张望的小姑娘比起来,叶莺明显要沉稳得多。
  
  傅老爷子眼里不仅流露出几许欣赏,打心眼里更希望独自走在前头的是叶骊。
  
  “爷爷好,我是叶骊。”
  
  叶莺回应得很快,陈格梅和叶弘阔对视了一眼,眼里有些复杂。
  
  傅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叶夫人方柔让佣人们奉上糕点,一时之间一群佣人们端着一碟碟的糕点上来,恭恭敬敬地摆在了桌上。因为今天家里来了孩子,方柔特意叮嘱后厨做些可爱的糕点来。果然叶骊看着各种各样可爱图案的糕点眼睛一亮,想到以后叶莺可以天天吃这些,突然有了些许沮丧。而叶莺似乎还是兴致乏乏的样子,因为在她眼里,这些巧工细琢都比不上她妈妈做的………
  
  几个大人寒暄了起来。方柔则有些疑惑地打量着小姑娘们的穿着。叶莺身着一件起了球的白色棉布裙,上面绣着一些花朵图案,虽然花纹精美,但是布料似乎因为经过多次水洗显得很是陈旧。她后面的那个小姑娘则不同,穿着精致的芭比蓬蓬裙,十足的小公主的架势。
  
  其实陈格梅也为叶莺准备好了一x裙子,是叶骊不要的,但是即使不要也比她身上那件从乡下带来的棉布裙子高档多了。只是叶莺不想穿,她也没有办法。
  
  在傅家吃了顿饭,叶骊终于忍不住心底那嫉妒的火苗。虽然叶家也是小康家庭,她从小也是好吃好喝的供着长大的,但是叶骊从未体会过豪门生活,限制了她的想象力。今x一看这佣人前前后后地伺候着,她可算是大开眼界了,当下居然舍不得走了。况且傅琛始终没有出现,叶骊一下把那可怕的怪物抛到了脑海,只惦记着这里的荣华富贵。
  
  傅家挂了许多珍藏的画,叶骊和叶氏夫妇来的时候只盯着那些一看便价值连城的花瓶古玩,却未曾将目光停留在那些画上。只有叶莺似乎对那些画作很感兴趣,仔细地看了又看。
  
  傅老爷子今x一直在留意他的这个未来孙媳妇,见她兴致乏乏却唯独对画感兴趣,饭桌上就故意问起坐在身旁的叶莺。
  
  “叶骊喜欢画吗?”
  
  “喜欢。”叶莺顿了顿,抬眸对上傅老爷子审视的目光。“爷爷喜欢莫奈吗?”
  
  傅老爷子心下大喜,摸着胡子笑眯眯道:“是的,骊儿也喜欢吗?”
  
  真正的叶骊闻言,心里那叫个五味陈杂。
  
  叶莺答道:“今天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花园的池塘里种了许多睡莲。睡莲是莫奈晚年最重要的符号,那时艺术家大都专注描绘水面的光线,但莫奈却进行得更深入。”
  
  傅老爷子点头,祖孙两人又聊起了各派名画,叶骊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傅老爷子一开始还隐隐担心过叶家的背景不够资历,毕竟傅琛是傅氏未来继承人,孙媳妇的人选还是要慎重考虑。但是今x见到叶骊,向来慎重的傅老爷子当下便打定主意就是她了。
  
  “真没想到骊儿小小年纪居然对绘画还有研究,不错不错。”
  
  闻言,叶莺瞥了难得埋头不闲言碎语的叶骊一眼,此人在家不知道平x里有多张狂,吃饭的时候不取笑她几句就不舒服。今天倒是安静。
  
  叶莺心生一计,轻笑道:“还不是叶莺喜欢看书吗?都是借妹妹的书学来的。”
  
  这话倒也不假。叶莺住的那个储物间放满了叶骊平x里不要的书籍,叶骊喜欢在朋友圈装文艺人设,买了书拍完照便丢到叶莺那了。叶莺这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读了不少好书度x,倒也不至于太难熬。
  
  傅老爷子这才把目光投到叶骊那里。“叶莺,好名字。小叶莺喜欢哪个画家呢?”
  
  叶骊瞪大眼睛,“呃”了一声,噎住了。
  
  她越紧张越是咽不下嘴里含的东西,等好不容易咽下去却被呛住了,咳得满桌都是饭。佣人连忙递水和毛巾上来,傅老爷子微不可察地皱起眉来。
  
  “我………”叶骊平x只懂得攀比打扮,头脑空空,对这些更是一点兴趣也无。现在突然被这么一问,她绞尽脑汁,只记得大众耳熟能详的梵高。
  
  “梵高。”叶骊想了想,答道。
  
  “喔,好。”傅老爷子微笑着点点头,“梵高的哪幅画呢?”
  
  “啊?”叶骊的大脑有片刻的宕机,她隐约记得梵高好像是个画家,画过一幅很出名的画,是一朵花来着……..什么花呢……..
  
  叶骊支吾了半天,突然灵光一现。
  
  “《xx》!”
  
  餐桌上一片寂静。
  
  傅琛和傅亦二人在餐厅门外已听了片刻,听到叶骊说出这句话,傅亦笑得弯下腰捂着嘴脸都涨红了又不敢发出声来。傅琛摆摆手,示意他一起走到外面去。
  
  傅亦跟上去。
  
  “哥,怎么了?不进去了吗?”
  
  刚在门口听到小姑娘和爷爷对答如流的声音,那少女的声音如清泉叮咚,温软又如润玉,竟像一根羽毛轻飘飘拂过他心头,傅琛莫名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有点意思。”傅琛想到刚才的场景,嘴角不自觉地噙着一抹笑。
  
  门缝里,那女孩五官清秀,眼睛g净入水。她看着身旁窘迫的女孩,面上浮现出得逞的笑来。
  
  “你说什么?”傅亦莫名其妙地问。
  
  “没。”
  
  傅琛的想法,一般人很难摸得透。傅亦也不再多问。 
  
  “爷爷在,怎么整她?”傅琛想了想,按了电梯。
  
  “那等下午?”
  
  “嗯。”傅琛淡淡应了声,看着电梯那跳动的数字,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傅亦,你那个发胶在哪。”
  
  傅亦疑惑地斜睨了一眼堂哥,傅琛从来不弄发型的,他总是用长长的刘海半遮住眼,看上去阴沉得可怕。今x是刮得什么风啊?
  
  “怎么了?”
  
  “没怎么。”傅琛咳嗽了一声,语气依然淡淡,却略微有些不自然。
  
  “天气热,有刘海难受。”
  
  *
  
  吃过饭,陈格梅和叶弘阔也不便久留,拉着叶骊要走。
  
  叶骊一脸恋恋不舍,方柔见状便提议先让小孩在傅家玩一阵子,晚上再派车送回去。
  
  叶氏夫妇对视了一眼,忙不迭同意了。
  
  “骊儿,叔叔呢最近在国外出差,你想要什么礼物?我让叔叔给你带回来。”方柔摸摸叶莺的脑袋,她没有女儿,看到叶莺的第一眼就着实喜欢上了这个乖巧的孩子。
  
  “叶骊不要礼物。”
  
  “你第一次来傅家,是见面礼。不要客气,你若自己不提,那阿姨只能自己去猜测咯?好孩子,告诉阿姨吧,喜欢什么?”
  
  叶莺坚持摇摇头,但她觑到一边羡慕不已的叶骊,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叶骊,喜欢…….Dior那款粉色的戴妃包……..”
  
  叶骊震住了,暗暗握紧了拳头。她求了妈妈好久了,陈格梅虽然答应她给她买,却有成绩要求的。但叶骊这脑子,哪能达到陈格梅定下来的要求呢。
  
  方柔欣喜地点点头。“骊儿喜欢包?这个容易,我让管家给你安排上,衣服鞋子珠宝这些装备也要配上。”
  
  叶骊已气到内伤。
  
  “蓉婶,你带两个孩子在花园里逛逛。”方柔交代完佣人,温柔地看着叶莺。“阿姨中午有午睡的习惯,你们先去玩吧。”
  
  “好的,阿姨。”两个女孩乖巧地回应了。
  
  方柔一走,一直装乖乖女的叶骊就爆发了。
  
  “叶莺!”
  
  叶莺正朝前走着,叶骊追上来。
  
  “你今天几个意思啊?针对我?”
  
  叶莺迷茫地眨眨大眼睛,笑道:“妹妹怎么说得这么难听啊?什么叫针对?”
  
  “你少给我装了。”叶骊攥住叶莺纤细的手腕,咬牙切齿道,“你别以为你现在爬上高枝就是凤凰了,傅家的疯少爷不会让你好过的。”
  
  “我就喜欢疯子,越疯越好。”
  
  叶莺直视着叶骊的眼睛,黑漆漆的双眸波澜不惊,叶骊只觉得背后一阵汗毛倒立。
  
  “哦,是吗?”
  
  少年的话音刚落,这时就听有犬吠声朝她们x近,叶骊松开手,呆呆地看着不远处朝她们奔过来的巨犬。
  
  “啊啊啊啊啊啊!”
  
  叶骊吓得尖叫起来,转身就跑。
  
  叶莺一个转身,猝不及防地被那巨型杜宾犬扑倒在地。
  
  叶骊跑了几步远,吓得魂飞魄散,躲到佣人身后这才敢回头看。
  
  只见一个少年逆着光朝被巨犬扑在地上的少女走去。
  
  阳光勾勒着那少年隽挺颀长的身形,他一身英伦制服,一只眼睛被眼罩罩住,浓眉中间被一条长长的疤痕划开一直到耳后,因为被眼罩挡住,看不真切。而另一只眼睛轮廓狭长,眼眸竟然是淡淡的棕栗色,眼尾下一滴泪痣,矜贵的气质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
  
  叶骊惊呆了,她还没见过这么气质出众的少年,简直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似的。
  
  而地上的叶莺却无暇顾及这些,她紧紧地闭上眼,被吓到面色惨白。
  
  巨犬的热气x在脸上,她微眯着眼,看到它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牙齿,低头朝她脸上过来。
  
  而不远处走来的少年却无动于衷地抿着薄唇,薄唇勾勒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傅琛抱着胳膊好整以暇地看着x地上的少女,犹如看着手无缚x之力的掌中之物。
  
  “救我!”
  
  叶莺小声地惊呼一声。
  
  下一秒,巨犬伸出舌头,在她脸上……….
  
  x了一口。
  
  做了他心里也想做的事。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