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缠绵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萌尔

第一章
  第一章
  
  滨城,六月。
  
  烈x骄阳,海面上漂着一轮巨大的豪华游轮。
  
  林钰纤细的手臂搭在栏杆上,眼神冷漠地斜睨着不远处喧嚣旖旎的风光,男男女女穿的极少聚在一起。
  
  调笑声、粘腻的接吻声顺着风都钻到她的耳朵里,恶心的她想浑身发抖。
  
  不过也有异类,离她不远一个男人端着香槟酒杯吹着海风,只从余光中也能看出他风姿绰约,与宴会厅中缠绵纠缠的众人相比孤独高洁的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可惜此时的境遇让她无瑕,也没有心情仔细端详欣赏。
  
  “卧槽咱们被骗了!”
  
  焦急的女声传过来,林钰转过脸看到焦婷面色惶恐焦急,额头上都沁出了细汗,“这个面试,不太正经啊!”
  
  不太正经吗?
  
  这简直是太不正经了!
  
  林钰又瞧了一眼那边,说起来惊悚,今天她是来陪焦婷面试的,可这眼前颓靡缠绵的动作片跟面试真是丝毫没有关联……
  
  不远处厅里的角落已经有人真刀真枪的g起来了。
  
  心中的弦越绷越紧,已经进了狼窝,不知今天能否全身而退。
  
  “冷静点,一会儿别露怯,跟着我走。”林钰手指微微勾起,虚虚的攥成拳,视线停在焦婷印花裙的纹路上,压低嗓音轻声说。
  
  手腕被焦婷一把攥住,紧的感觉勒的都不过血了,抬眸就看焦婷慌了神一脸茫然,“去哪里啊?都是豺狼虎豹,咱们怎么办啊!”
  
  这要是没地方躲,林钰目光扫过去,这要是这些男人喝多了,她们……
  
  林钰听她声音发着颤,这才看了她一眼,表情平淡如常,“冷静点,别慌。”
  
  现在说怎么办这些已然晚了。
  
  一扭头果然看到两个男人往她们这边晃晃悠悠走过来,满脸通红,眼神邪气粘腻泛着诡异贪婪的绿光。
  
  收回视线,林钰不动声色的直起身,拉着焦婷顺着栏杆往前走,“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两个男人大摇大摆的一直跟在她们身后,毫不掩饰的笑的张狂猥琐。
  
  默不作声的收回视线,脚下的动作却更快了。
  
  一直沉默吹海风的男人听到动静侧眸看过去,深邃的风眼轻眯,唇角微微上挑,似笑非笑的,举起香槟杯一饮而尽。
  
  似乎思忖片刻,最终轻叹一声脚步一转跟了上去。
  
  林钰眼睛紧盯着前方转角,虽然此刻她面上不显,其实后背的冷汗都把裙子浸x了,海风一吹,凉的有种涂了一身风油精吹空调的感觉,浑身冷飕飕的,幽冷幽冷的渗到心里。
  
  可是她丝毫不敢表现出来,船上的这些人就像是凶残的非洲野狗,越露怯,越能激得他们的嗜血兴奋。
  
  今早听焦婷说要来个面试会,焦婷撒娇求她陪着一起来,她寻思反正没事,时间紧没来得及细问,来了才发现面试是在游轮上。
  
  她觉得不对劲,可是焦婷已经兴奋的跑到船上去了,她不得不跟上。
  
  刚刚等焦婷的时候,她已经把游轮上的大致位置摸了一遍。这还要感谢之前家里条件好的时候,她是家中的大小姐,天之娇女,父母宠她,她没事就出国玩,游轮也坐了不少。
  
  所以对豪华游轮的构造清楚个大概。现在家里破产没钱了,没想到以前吃喝玩乐的经验倒能救命了。
  
  拉着焦婷的手快步走过转角,一个闪身冲进船尾狭窄的卫生间里,抖着手把门锁住。两个女孩子挤在一起,密闭的空间里只有浅浅的呼吸声,额头上的汗黏上头发,狼狈不堪。
  
  心脏狂跳,咚咚的震动声似乎就在耳边,禁不住屏住呼吸,不敢出一点声响生怕引来外面的豺狼。
  
  “大灰狼来啦,两只小白兔快出来呀~跟哥哥们乐呵乐呵!”说完恶意满满的哈哈大笑,阴冷恶意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中钻出来催魂索命的。
  
  “嗝”,焦婷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对……对不起。”
  
  她一紧张就容易打嗝,门外的恶鬼果然听到了动静,脚步声越来越近。
  
  咚咚两声,隔着薄薄的木质门板,林钰似乎都闻到了他们身上的狗屎般的恶臭味。
  
  “出来啊”,门被大力的推动,不住的发颤,门外的坏人终于不耐烦了,点颗烟叼着,“一会儿要等我拿钥匙开门,可就不是光陪我们两个了!”
  
  “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能陪小爷们是你们几辈子的福气!”
  
  失策了,没想到他们还能有钥匙。
  
  强憋着的压抑哭泣声从身后传过来,林钰绷着脸转头看到焦婷泪流满面。红唇紧紧抿着,她肯定是要护着焦婷的。
  
  自从她家破产之后,只有焦婷真心跟她做朋友,甚至今天这个焦婷以为是极好的面试机会也没有藏着掖着,想办法让她一起来。
  
  虽然被骗了。
  
  “不管听到什么,都别出声。”林钰冰凉的手指摸了摸焦婷的眼角,另一只手用力把她往里面推了推,趁她没有反应过来,动作敏捷的打开门锁,推门出去,后背紧紧贴着门。
  
  抬眼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个泛着恶臭的男人。
  
  这两个人一看林钰出来了,正面一看果真是绝色,好一个明媚的美人儿,肤白胜雪,一双狐狸眼勾人的很。
  
  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视线扫过她凹凸有致的身躯,吹了个口哨。
  
  “识相的小娘们儿,快到哥哥怀里来,哥哥今天肯定让你爽个透!”腥臭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听了这话,林钰垂眸,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底的神色,挺直后背抬步往前走。
  
  两个恶人激动的眼睛都要红了,大嘴咧着。猥琐的样子,白瞎了看起来还过得去的皮囊。
  
  在还有两步距离的时候,林钰抬眸,眼神闪过一道犀利的冷光。
  
  仔细盯住他们看了一眼,捡了个软柿子,一个高抬腿劈到矮个子男人的脖颈上,小矮子闷哼一声,倒地不起。
  
  另外一个没想到片刻之间自己兄弟居然被这小娘们儿给揍了,怒火中烧,攥拳就冲林钰过去。
  
  林钰脚刚落地,来不及再抬腿,猛地弹起,双臂抱住对方的头,利用惯性猛的把人摔到地上,然后趁男人激烈反击的时候借劲攥着他的胳膊把他压在地上,用尽全力给了他一拳。
  
  又撂倒一个。
  
  好久没有这么活动了,林钰喘着气起身,全然没有刚刚的淡定,惊魂不定的拍了拍自己的小x脯,小声的嘀咕,“卧槽,可吓死老娘了,还好我宝刀未老。”
  
  以前养尊处优惯了,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害怕。
  
  本来倍感担忧的焦婷鼓起勇气,小脑袋瓜从门缝里钻出来,结果没想到看到这样大杀四方的场景。她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平时淑女的不得了的闺蜜,小小的眼睛里写满了大大的震撼。
  
  这还是她那个喝水都小口小口怕呛到的好朋友吗!
  
  一转头,林钰视线与焦婷相交,想起自己平时的娇柔大小姐人设和刚刚的表现,林钰难得心虚的扯起唇角笑了笑,“突然……被打通任督二脉了……”
  
  门内两人尴尬对视,门外的男人侧耳倾听勾起唇角,他微垂着头,额前的碎发遮住眼底的神色,抬步一转离开,就像来的时候那样悄然无息。
  
  “我一会儿再跟你解释,”林钰俯视趴在地上的两个男人,动作迅速的把他们的腰带解下来,把两个人捆在一起,这俩人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醒过来,“咱俩得快点跑。”
  
  外面艳阳高照,游轮要到晚上才靠岸。
  
  要是被寻仇,她俩难熬的时候在后面呢,只求剩下的几个小时别被找到。
  
  一开始没有动手就是怕激怒对方,在这船上以一对那么多人,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可惜刚刚被x到份上,不得不动手。
  
  林钰倒不怕动手,不过以少敌多还是智取的好。
  
  游轮二层满目荒唐,林钰扯着焦婷往三层跑。
  
  刚踏入三层,林钰就停住脚步。游轮三层跟刚刚真不像是一个人间。
  
  光鲜亮丽的俊男美女衣着考究的端着酒杯觥筹交错,正八经的商务宴会。
  
  顿了片刻,林钰带着焦婷像蛇一样钻进了宴会厅,如鱼得水,熟悉的找了一个最隐蔽的角落坐下喘气儿。
  
  大脑飞速旋转,思索着游轮哪藏身最安全。
  
  林钰神态自若的从侍者的盘子里端了一杯香槟,垂头轻轻抿了抿。
  
  爸爸从小就告诉她,越到紧急关头,越不能慌。
  
  冷静是遇事时最锋利的武器。
  
  船到桥头自然直。
  
  宴会几近尾声,厅里的人三三两两的散开。
  
  “嗝”,人越来越少,已经遮不住她们了,焦婷又开始紧张的打嗝。
  
  “别害怕,”林钰轻声安慰,一抬头眼神扫过厅内一下就愣住了。
  
  离她不远处一个男人身姿疏懒的站在那里,有艳丽的女人谄媚娇笑着要往他身上贴,男人神情温柔,勾唇淡笑,可是动作却丝毫没打折,女人被他无情推开。
  
  手碰到了女人的肌肤,男人似乎有些嫌弃,不着痕迹的往裤子上轻蹭两下。
  
  好看的眉头轻皱,林钰觉得他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
  
  歪头想了想,这个男人……好像是刚刚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异类。那个误闯浮华世界的神仙。
  
  男人白皙修长的手指捏着酒杯,闲散的倚靠在柱子上,另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打火机,凌乱的碎发垂下来,白皙的脸庞透着冷然之色,五官棱角分明,深邃的眼眸。
  
  刚刚的小x曲没有影响他的心情,男人唇角微勾,俊脸上的笑意并没有消失,脾气很好的样子。
  
  骄艳的阳光打在他身上,男人洒脱不羁又随遇而安,像个发光的矛盾体。林钰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另一半会是什么样,可这个男人似乎每一寸都长到了她的心里。
  
  似乎察觉到她的眼神,男人转头瞧了她一眼,突然凤眼一弯,对她莞尔一笑,灿若星辰。
  
  林钰觉得自己眼前开满了淡粉色的桃花,馨甜的香味儿从她的鼻腔里钻到她身上密布的神经网里。
  
  嘶的一下,他把她的身子都笑酥了。
  
  舍不得把眼神移开,林钰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好像x腔里藏了一直不能上蹿下跳的巨胖藏獒,感觉太过猛烈,她甚至觉得自己需要吃点硝酸甘油。
  
  不知想了什么,林钰白皙的小脸上浮上一层霞光,她转头对焦婷轻声的说,“我可能要结婚了。”
  
  焦婷:???这个时候突然说结婚,她不是一直单身吗?吓得都开始说胡话了吗!
  
  从没动过心的林钰此刻情窦初开,开的天崩地裂。
  
  把她爸的冷静学说彻底贯彻执行到地核深处。
  
  说起来荒谬,她看到这个男人第一眼,就觉得自己会嫁给他。
  
  攥了攥拳头,林钰吸收口气,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儿,抬起脚步往男人那边走。
  
  之前那个跟他搭讪的女人被他无情推开,林钰此刻满脑袋只有一个想法。
  
  他推开扑上来的女人,刚刚在糜烂的二层也没有跟其他人鬼混。这个男人应该是个好人,也许能帮她们逃脱这次危机。
  
  她一会儿第一句话说什么,这男人才不会把她推开呢?
第二章
  第二章
  
  心砰砰跳,一步一步向站在光中的男人身边走。
  
  迎着男人温柔的眼神,面上淡然的林钰紧张的吞了吞口水。第一次g这种事情,还别说,真是有点刺激。
  
  “你好,我……”,林钰止步,仰头看着他。
  
  他可真高啊,走近一看才发现他这么高,看到他薄唇那一刻,思绪飞散,不知道以后接吻的时候会不会累。
  
  一胡思乱想,话就停住了。
  
  男人耐心的等着没有出声。等了半晌,看她还在发呆,男人挑挑眉,把打火机放回裤子口袋,笑着伸出手,“你好,绿光娱乐,霍兰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林钰伸出手与之交握,他的手大而宽厚,她白嫩的小手好像被藏到他的手心中一样。
  
  真是太丢人了!正事要紧。
  
  垂着眼眸深吸口气,抬头红唇微微张开想要说话。楼梯口传来嘈杂的吵闹声。
  
  “小□□,等我抓住的,看我不扒了她的皮!”
  
  “嘶,我这后脑勺怎么这么疼。他妈的,不睡回来老子就不姓王!”
  
  略微熟悉又恶心的声音传到耳朵里,林钰表情一凛,终于从诱人的男色里回过神。
  
  再看向霍兰之的时候,林钰眼底的羞怯收敛的gg净净,没办法了,自救要紧,她想赌一把。
  
  她觉得霍兰之的种种行为,不像是胡来的人。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霍先生可否把房卡卖给我?”
  
  这句话着实出乎意料,霍兰之唇边的笑意滞住,眼神探究的看着林钰。一直忽略的噪音越来越近,霍兰之没有回答,撇过眼看了过去。
  
  “房卡?”收回眼神,霍兰之垂眸,语气慵懒。
  
  好像一点都没有被这虎狼之辞冒犯到,自然而然的站在那里,像一只晒太阳的肥猫。
  
  林钰晃了晃脑袋,把脑海中莫名出现橘猫颤颤悠悠打挺的画面赶走。
  
  “求您救急,回头我把钱打给您可以吗?”林钰信誓旦旦,就差举手发誓自己真的没有坏心。
  
  “行吧”,思索片刻,吵闹声越来越近,霍兰之才松了口,“小朋友,第一次有人要我卖房卡,哥哥就帮你一次。”
  
  也顾不得纠正小朋友的称呼,林钰过去叫了焦婷,趁那俩流氓上楼之前一行人从另一边的楼梯走了。
  
  霍兰之果然是君子,虽然嘴上占了人家一次哥哥的便宜。但把两个姑娘送到自己的房间,没有驻足扭头就要离开。
  
  “诶”,林钰站在门口轻声喊了一声,“霍先生,我怎么把钱给你?”
  
  男人脚步一顿,回头看她,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勾了勾唇角,“这种地方下次别来了。”
  
  “有缘再还吧!”
  
  说完头也不回大步离开,抬起胳膊闲散的挥了挥手。
  
  走廊尽头人声鼎沸,有一群人三三两两,勾肩搭背的走过来。林钰赶紧回到房间关上门,不敢去追。
  
  直到船靠岸的时候,林钰还靠在门上发呆。
  
  ……
  
  夕阳落下,澄澈的海水失去阳光渐渐变得漆黑。
  
  迎着海风,霍兰之靠在栏杆上往下看,船上的人稀稀拉拉的从楼梯上走到岸上。他眯着眼,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自己的打火机,咔哒咔哒。
  
  不一会儿他的助理尹澈找过来了,看到打火机眼神一顿,表情更加恭敬谨慎,“老大,我错了。”
  
  这次是他的工作疏忽,没有提前核实所谓宴会的情况,这才让老大冒然来了这么浑的地方。
  
  也不知道是谁狗胆包天居然以绿光娱乐的名义攒了这么个局。
  
  咔哒咔哒,打火机金属敲打的声音。尹澈后背发凉。
  
  “没事儿,走吧。”霍兰之看着有两个小嘎豆下了船,缓缓直起身,话音中带着些许真切的笑意,“今天还挺有意思的。”
  
  他原以为这肮脏的娱乐圈里都是吃人的怪物,没想到今天倒是有惊喜。有种找到同类的淡然欢欣,也不是所有人都没有原则。
  
  突然又想到什么,霍兰之眉眼一沉,微薄的欢喜消失尽散。等走出黑暗,将要下船的时候,霍兰之的唇角又习惯性的微微勾起。
  
  看起来格外温柔谦和。
  
  尹澈在旁小心的瞧着,心中咂舌,不管在老大身旁待多久,他看老大变脸的功夫一直是叹为观止。
  
  明明看着温柔的不得了,其实g的都是冷血无情的事。怪不得老大的好友,圈内顶级一线大咖魏衡对老大的评价的那样特别——可千万别得罪他,他啊,可不是端(个)方君子(东西)。
  
  ……
  
  直到回到家,不是南向的卧室常年照不到阳光有些阴冷。
  
  躺到床上,鼻尖萦绕着熟悉的霉味儿,林钰还在发呆,垂头看着自己粉嫩的指尖。有些怅然的叹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那个男人。
  
  他现在在g什么呢?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怎么啦?”林钰抬头扬声喊道,声音温和。
  
  老旧的木门吱嘎一声被推开,焦婷抱着枕头可怜巴巴的站在门口。
  
  “我自己不敢睡”,踢踢踏踏走到床边,“咱俩一起睡行吗?”
  
  一看林钰点头,焦婷迫不及待的爬上床钻到林钰的被窝里,把枕头摆好靠在床头上。今天可是吓死她了,她回来都吃不下饭。
  
  “对不起啊木木,我不知道是这样。”焦婷兼职做模特拍照的时候碰到一个小姑娘,那小姑娘说圈里有个巨好的机会,她太贪心,一点防备没有就拉着林钰一起来了。
  
  抬手拍了拍焦婷的胳膊,“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以后小心点。”
  
  说完思绪又渐渐的飞回到船上,想起了那个男人……
  
  “可是木木啊”,焦婷抬眸扫了一眼林钰,有些欲言又止的咬了咬嘴唇,“你什么时候会的武功啊?”
  
  今天林钰飞跃起来把坏人抱头摔倒地上的画面实在是太震撼了,简直让她瞬间怀疑自己的好朋友是不是被换魂了?
  
  要知道刚上大学的时候,宿舍里有个妹子嫉妒林钰家里条件好,把她的化妆品灌了水之后全给扔了。当时林钰回到卧室怔愣之后,眼圈立马就红了,捂住嘴嘤嘤嘤的跑了出去,甩出一滴泪珠被阳光一照五彩斑斓,画面唯美至极。
  
  同学们都议论林大小姐性子太娇气,动不动就哭。可是焦婷却觉得挺好的,而且她后来渐渐发现,平时林钰很淡定,只有生气的时候才容易哭。
  
  她觉得挺正常的,女孩子一激动就是容易哭嘛。
  
  “……”,林钰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自己苦苦维持的娇弱人设碎的稀里哗啦的。
  
  既然如此,还是实话实说吧。
  
  瞥了焦婷一眼,林钰滑进被窝里,她们租的这破屋子可真是太冷了!现在明明是夏天啊!
  
  “初中就会了……”,林钰闷声闷气的解释,“而且那叫巴西柔术,不是武功。”
  
  “初中???”焦婷发出了灵魂反问,明明战斗力这么强,那大家那几年的柔弱大小姐是怎么回事???
  
  “是啊,嗨,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瞒你了,我这憋的也挺难受的。”
  
  “小时候我爸妈在巴西做生意,然后从小就学巴西柔术来着,后来性子越来越野,跟个皮猴子似的。回国之后总被请家长,有一次把班上小男孩的牙打掉之后,我爸忍无可忍,让我有个女孩子的样子!”
  
  “我就忍着呗,要不然发现被扣零花钱,第一次不能动手被气哭了之后,发现还挺好用的。”
  
  长大的林钰是个美艳的人间尤物,小时候的她更加可爱。一哭就像童话书里写的那样,珍珠似的泪珠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惹人怜爱。
  
  然后林钰就发现了另一种武器,只要被人挑衅生气了,可怜巴巴的哭一场,然后吃瓜群众都看不过去,纷纷帮她。
  
  “结果伪装出惯性了,家里破产之后,我爸也没办法扣我零花钱了,我倒不知道该怎么撕破这面具了。”
  
  焦婷:……有钱人可真会玩,本来以为自己的好朋友是只手无缚x之力的柔弱小白兔嘤嘤怪,结果发现是只母老虎。
  
  这个落差太大了,我得缓一缓。
  
  “对不起啊,瞒你这么久。”林钰有些愧疚的把小脸藏到被子里,只留一双狐狸眼在外面,浓密的眼睫呼扇呼扇的。
  
  “……没事,我缓缓就好了。”焦婷看她这样,一下就投降了。用右手拍了拍自己的胳膊,安抚自己,突然想到什么,侧头看林钰,“啊对了,你跟霍兰之怎么认识的?他今天怎么会帮我们?”
  
  狐狸眼蹭的一亮,林钰动作敏捷的掀开被子,一个挺身跪坐在焦婷身旁,目光炯炯的盯着她。
  
  焦婷:……还是不太适应木木突然这样生龙活虎……
  
  “你怎么知道他叫霍兰之?”那个人很有名吗?
  
  “……”,焦婷怔愣,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闺蜜,“绿光娱乐的首席经纪人,国内经纪人的扛把子,你不知道?”
  
  林钰摇摇头,她之前对娱乐圈的事情还真不是太关注。
  
  “!!!卧槽你居然不知道,你是老年人吗?!”自从林钰娇柔的人设碎了,焦婷说话随意多了,不怕她跟个瓷娃娃似的,之前总怕她一碰就碎了。
  
  “他要是想捧谁,谁就能火,分分钟从十八线翻身成为顶级大咖。”焦婷一般不说脏话,可是霍兰之太厉害了,普通文字无法表达她心中的景仰之情,“巨牛x!”
  
  “好多年之前,绿光娱乐刚成立都快x了,霍兰之y生生的把魏衡给捧出来了!要是没他,绿光娱乐估计早x摊子了!”
  
  “魏衡啊!现在可是国内独一无二的顶级大咖,谁都替代不了!霍大经纪人多厉害啊,闻名遐迩啊!”
  
  藏在腿后面的小脚趾悄悄缩起,一股热流冲上林钰的心。
  
  原来他这么优秀,她的眼光就是好。
  
  垂着眼眸盯着床单上的花纹,林钰的心跳越来越快,红嫩的舌尖x了x嘴唇,一双狐狸眼眯着,像是馋什么好东西似的…
  
  “我要追他。”
  
  “……”,焦婷抬手捅了捅自己的耳朵,觉得自己刚刚好像耳鸣了,要不然怎么可能听到那么奇怪的话,“你说什么?”
  
  抬起眼眸,林钰直直的看着焦婷,“我要追他。”
  
  “我不是跟你说我要结婚了吗?见他第一眼,我就觉得他是我的男人。”
  
  说完下床往书桌旁跑,风风火火的,“我得制定一个计划,追男人要拿出写论文的严谨!“
  
  焦婷:……我的闺蜜好像疯了……
  
  思前想后,焦婷还是把自己的疑虑说了出来,林钰现在家里状况有些棘手,“你家人……能同意吗?”
  
  桌边刚拿到纸笔的白嫩小手一顿,刚刚的欢声笑语突然消失,充满霉味的阴冷室内重归安静。
  
  忘记这个了,她已经今昔不如往x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