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玫瑰》百度云txt全文阅读珞琳徐术作者符酒

珞琳最勇敢的时候,就是在毕业晚会的酒后,她将徐术抵在墙上,咬上了徐术的喉结。
“爱我,求您了。”珞琳醉得迷人而不自知,“叔叔,爱我。”
但是徐术推开了她。
再见面时,珞琳成为了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小玫瑰,纵使徐术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无数明星对他趋之若鹜,他岿然不动,因为他的心口藏着一朵小玫瑰。
但是因为一个误会,他的这朵小玫瑰对他爱答不理。
*
很久之后,据可靠情报,徐四爷提搓衣板夜会小玫瑰,热浪中抱得美人归。

第一章

第一章

“玫瑰玫瑰情意重,玫瑰玫瑰情意浓,尝下开在荆棘里,玫瑰玫瑰我爱你~”灯光交错的舞台,随着音乐的韵律轻快悦动的声音,慵懒而又甜美地唱起风靡一时的经典歌曲。

台上美人的声音恍若带着迷人的钩子,光是撩人的尾音就能让众人为之疯狂,趋之若鹜。旗袍勾勒出美好的弧度,白皙的脖颈展现出细腻的光辉,美人红唇轻启,眼波流转,一颦一笑间皆是风景——
这就是让男男女女都为之疯狂的小玫瑰,珞琳。

“谢谢大家。”珞琳举手投足之间皆是优雅,她开口谢幕之时,众人才从刚刚的歌声中反应过来,一浪又一浪的掌声将现场的气氛烘托至最高处,几乎要掀翻楼宇。

珞琳笑着鞠躬下台,主持人上台之后才从珞琳营造的甜美中反应过来,照着流程留住珞琳道:“珞琳、珞琳,我们的小玫瑰,请你留步。”

“嗯?”珞琳转身,优雅之中带了些俏皮和跳脱,美人浸于烟波里,像是鲛人一般莹润。

“非常感谢我们的小玫瑰给大家带来的演唱,也恭喜我们的小玫瑰珞琳获得了这一次的金鹤奖最佳女演员的奖项,亲爱的珞琳,最近有什么需要跟大家分享的吗?”主持人站在台上问珞琳,台下的呼声一片高过一片。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对我们团队的作品的喜爱。”珞琳浅笑,“也非常感谢我们团队的成员对我的鼓励和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

“说到团队啊,我们都想到了饰演的男主闫旭东,和我们饰演女主的珞琳在戏里难舍难分、缠绵悱恻的感情戏呢。”主持人唇角标准的弧度不变,“珞琳对他,有没有动心呢。”
珞琳对这个问题的回应,会是整场晚会收视率的点睛之笔,想到这里,主持人唇角的弧度又真心实意地扩大了一些。

镜头适时挪到了闫旭东所在的地方,闫旭东掩饰不住笑意的脸出现在了大屏幕上——
闫旭东是人人称赞的无死角美男,剑眉星目,轮廓立体,就算镜头将他放大了这么多倍在台上,他也不用胆怯,甚至还放大了他的魅力。

闫旭东听到主持人的问题,虽然心里知道珞琳会回答得滴水不漏,但是在珞琳巧笑倩兮地扫到他的时候,他的心跳便漏了一拍,甚至莫名期待起来,眼睛里晶晶亮亮的,恍若星辰再临。

“旭东啊——”珞琳故意停顿了一下,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说道,“我差一点就动心了呢。”

此时直播的弹幕已经在疯狂刷屏,从珞琳出现在直播里的那一秒开始,密密麻麻的弹幕就已经层层叠叠地围住了她。

珞琳看不到弹幕的疯狂,但是她感受得到现场的热情,主持人也笑着说:“谢谢我们的小玫瑰珞琳给我们的回答,看来我们闫帅哥还要继续努力啊。”

闫旭东在台下笑着接过导演给的话筒,在珞琳回答的瞬间,他的心脏似乎都挺跳了,直到接触到话筒才恍若有了实感,他笑着回应道:“我确实需要再努力一点了。”

“喔——!!!”众人的反应激烈得差点掀翻会场,就连正在直播的视频弹幕上,也有不同的激动情绪——

“老婆不可以!!!”
“啊啊啊啊啊我到底掉的是老婆还是我的老公啊!”
“差一点动心,不就是没有动心的意思吗!我又可以了!”
“玫瑰你的刺扎在我心里了,要你亲亲抱抱举高高才拔得掉!”
“我大落冬cp又可以了!”
……

男女主角的视线刹那间碰撞,珞琳礼貌回避,而闫旭东则是毫不掩饰的热烈追求。

领奖完毕的珞琳坐回了主创的方阵,闫旭东身边空着的位置,就是珞琳上台之前的位置。

“配合得不错。”珞琳回到座位上笑了笑,将闫旭东的表现归类为商业的配合,闫旭东是聪明人,自然明白了珞琳的意思,但难免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再来一次的挑战。

毕竟像是珞琳这样神秘而又出色的人,身边不知道有多少人虎视眈眈,而他闫旭东能靠近珞琳一点点,都觉得美妙。

珞琳坐到了晚会的最后一秒,礼貌地跟花了大价钱买了座位票的粉丝们合影、签名,最后才走特殊通道,跟着工作人员一起走到了车库。

“琳姐,四爷来了。”经纪人小青在车库门口停下,轻声说,“我就不跟过去了。”

“嗯。”珞琳垂眸,让人看不清她眼底的神色。

珞琳工作室的工作人员都知道珞琳的脾气,当然也知道那位的脾气,每次那位来的时候,大家就礼貌地避开,将珞琳送到停车场就不再跟了。

珞琳走到保姆车面前,摘下了细高跟,往车内一丢。

“四爷。”珞琳慵懒地靠坐在车椅背上,换上了车内的平底鞋,全然没有其他人面对四爷战战兢兢的样子。

前排的司机不敢多说,升起了后排私密的挡板,关了车门,平缓地往珞琳的别墅开去。

“嗯。”徐术闭目养神,鼻尖珞琳的馨香让他留恋又觉得深入骨髓得熟悉。

四爷本名叫徐术,在家行四,所以被人成为徐四,又因为他稳扎稳打,在大家族中乃至商界闯出了一点名堂,所以被人尊称为“四爷”。

珞琳和她的姐姐珞萍本是孤儿姐妹,只因为珞琳在巷中救了四爷,才被徐家人带回去好心教导,两姐妹也没跟徐家攀亲戚,就是借住,好在两个人都出息,一个去商界打拼得了不少利好,一个到了影视界做了知名演员。

珞琳想到她跟四爷那些过去,想必四爷是不在意的,她悉心收藏着的温暖,全不过赖着她姐姐的光。

珞琳想到这里,只觉得一阵疲惫,她闭上眼睛,尽量将自己的心防御起来,不再习惯性地被身边强大的男人感染。

最近姐姐在集团里完成了一个大项目,好说赖说让她回去吃个庆功宴,一家人团圆团圆,珞琳心里有事,不准备回去,结果一完成活动出来,就看到姐姐请动了四爷带她回去。

真幸福。
幸福得让她嫉妒。

第二章

第二章

车窗外的风景一直倒退,路灯照s下来的光明明灭灭,一次又一次地滑到珞琳的身上、脸上然后在桥下归于黑暗,珞琳闭眼,却忍不住因为光皱眉。

徐术睁眼看珞琳,定了一会儿,俯身过来,帮珞琳升起了窗边的遮光板。

徐术的呼吸在一瞬间与珞琳的呼吸相互纠缠、交融,珞琳的睫毛颤了颤,没有睁眼,霸道凌冽气息沾上了珞琳的唇,徐术的脸和珞琳的唇一擦而过。

没有了光时不时的侵蚀,珞琳明显好受了许多,她的脸有了一丝丝红云晕,但是却被她强自压下。

徐术那天接她和姐姐回来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的动作,看起来疏离冷漠,却隐藏细心。

*

珞琳和珞萍高中的时候就搬出了孤儿院,两个人在同一所高中住校,珞琳会出去接一些平面模特的单子,赚生活费给两姐妹生活。

珞萍则是在周末兼职一个初中生的补课,一节课四十块,一周能挣八十到一百块。

高中生的花销并不大,而且珞琳和珞萍身份特殊,还有国家的补贴和助学贷款,两个人能够勉强维持生活。

珞萍高三的时候,高一的珞琳自告奋勇让姐姐专心念书,自己出去拍照赚钱,淘宝模特照片一次要换几十件衣服,一开始一件衣服只有五块钱,后来因为珞琳容貌姣好,人也拼命,一件衣服能涨到十几块钱甚至二十几块钱。

也就是珞琳在拍照回学校的路上,遇见了落单的徐术。

徐术身上有伤,整个人发烧了,倒在巷子里,迷迷糊糊地说着什么话。

珞琳害怕极了,甚至想要绕过巷子走其他的路,但是偏偏这条巷子又是最近的回学校的路,再绕一圈的话,要多走三十分钟。

珞琳斟酌了一会儿,蹑手蹑脚地想要偷偷穿过巷子,月光撒在地上的青年脸上,透出白皙的光。

“救我。”青年迷迷糊糊之间感受到有人走过,他用自己最大的力量握住了珞琳的脚踝,“别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沾了污渍的手跟少女的脚踝形成强烈的对比,少女被吓得小脸刷白,声音抖得几乎要哭出来:“你、你是谁,我给你报警,叫救护车,你…你放开我。”

“别走。”青年浑浑噩噩的,身体瘫在地上,珞琳掏出手机报了警,青年似乎听到了,手上的力道松了一下。

“别走。”青年喃喃。

“……我、我不走。”珞琳报了警,胆子也大了起来,“你刚刚说,什么都给我,是真的?”

“嗯……”青年呓语。

“那我——”珞琳想到每天路过花店都能看到的热烈的花,她笑了笑,“如果真的感谢我,就给我一束小玫瑰吧。”珞琳知道青年大概听不到,她忍不住自言自语了起来,“今天真是奇妙的一天呢。”

警察来得很快,救护车也很到位,珞琳跟着警察回到警局做了笔录,签了名之后就乘坐警车回到了学校。

小珞琳不知道的是,那天确实是奇妙的一天,在之后一个月的某一天,她和姐姐再也不用为二十块钱的照片和四十块钱的课所绑架,她们真正地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徐术那天亲自来学校接她们到徐家生活。珞琳第一次坐到昂贵的皮革座椅上,她摩挲着牛皮座椅,上面的纹理印在她的脑海里,甚至很久以后,珞琳都能记起这一刻的气味和触感。

徐术亲自来接她们,珞琳坐在徐术身边,姐姐珞萍坐在后座,两个人都有些惶恐,但是偏偏徐术长得好看,驱散了两姐妹心中的不安。

“我是来感谢你们的。”徐术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他苍白的唇色刺目而清晰,“今天之后,你们可以得到你们想要的生活,你们可以实现你们的梦想,可以享受你们的人生。”

“你是……圣诞老人吗?”珞萍不敢相信世上竟然真的有这么好心的人,她小心翼翼地问,“您需要…我们为您做什么吗?”

“我不是,我也不需要。”徐术皱眉,“我只是不想欠人东西罢了。”

珞琳看着徐术没有说话,她内心的震撼远远比珞萍来得猛烈,她不知道自己的一个动作,竟然能影响到两姐妹的一生。

珞萍心里仍有警惕,她的手摁在老人机的SOS按键上,一旦徐术要对她们不利,珞萍就能一键报警——但是换个角度来说,谁会为了一对孤女,租好几百万的车,只为将她们骗走呢。

而且,珞琳确实有跟她说过,那天晚到校的原因,就是她救了一个人。

珞琳很少坐汽车,汽油的味道和皮革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加上曲曲缠缠的山路,让珞琳的胃一直翻滚,司机开车开得很快,珞琳有些承受不住地直咽口水,想要压一压自己现在的窘迫。

徐术稍微睁开了眼,看着珞琳,打开了一丝窗。

新鲜的空气灌进车里,珞琳开始小口小口贪婪地呼吸,果然不那么难受了,当她往徐术那边看的时候,青年已经开始闭目养神,一副老成的模样。

但是小缝隙透出来的风,撩拨着徐术的额发,让他在老成中显示出了那么一丝俏皮。

“噗嗤。”珞琳忍不住笑出了声,清脆的声音像是在徐术耳边叮铃了一声,意外地好听。

徐术蹙起的眉峰缓和了一些,唇角也带了几分温度。

珞琳笑出声之后害羞地正襟危坐,脸烧的通红,车内又是一片寂静。

几个人来到山顶的别墅,别墅外种了一圈的玫瑰,娇艳动人,珞琳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花海,只觉得她大概这一生就只能看到一次这样浪漫的景象了。

“移栽的玫瑰,希望你们会喜欢。”徐术说道,他一下车就坐上了佣人推来的轮椅上,珞琳细心地发现徐术下车的动作有点跛,想必是那时候的伤还没好。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一个月,就来报恩了——

珞琳突然觉得徐术像是被小美人鱼搭救的王子,捧着王国的玫瑰来报恩……珞琳的眼睛晶晶亮亮的,她和珞萍下了车,站在了x后珞琳逃避的这个“家”面前。

“姐姐,我们好像有家啦。”珞琳轻声说道。

“嗯。”珞萍应了一声,像是祈盼,“但愿。”

一阵风吹过,柔软而熨帖。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