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遇到顾教授》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海蓝宝星星

七年后的重逢
  
  《相亲遇到顾教授[豪门]》
  文/海蓝宝星星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沅汀,你有在听吗?”
  
  私人定制版法拉利跑车里,北城豪门乔家的长子乔临君揉着太阳x,一脸无奈。
  
  夹心饼真不好当!
  
  他奉了父母的命令,带妹妹去相亲,一路上,他讲尽了顾家公子的好处,把他吹得天上有地下无,吹得口水都g了,可他妹妹呢?
  
  他热情洋溢地说:“顾家家世显赫,顾氏集团是国内首屈一指的顶尖大集团,业务广泛,涵盖多个重点产业……”
  
  乔沅汀“嗯”。
  
  他一脸赞叹:“顾家公子在常青藤名校做了几年研究,名下已经有好几项重量级科研成果了,两个月前一回国,A大校长立刻登门拜访,给他开出前所未有的优厚待遇,顾家公子年纪轻轻的,已经是国宝级的教授了,很了不起吧?”
  
  乔沅汀“啊”。
  
  他眉眼温柔:“我帮你调查过了,顾家公子待人谦和有礼,又一心扑到科研和教学上,从来不近女色,你要是和他成了,他一定会待你好的。”
  
  乔沅汀“哦”。
  
  乔临君:“……”
  
  他无论说什么,乔沅汀都这样“嗯”“啊”“哦”地回应他。
  
  想生气吧,乔沅汀是他心爱的妹妹,还长了一张……那个词是什么来着?对了,是盛世美颜。
  
  论颜值,娱乐圈那么多美女,都没几个及得上她的。
  
  乌发雪肤,眼睛大脸盘小,看上去特清纯特乖巧。
  
  每次,当乔沅汀摆出纯稚无辜的样子,乌黑的眸子柔柔地看过来时,乔临君就算对她的本性清楚得很,也会被她一时迷惑,再大的火,都瞬间消失得gg净净了。
  
  乔临君顿了顿,放柔声音:“父亲母亲是为你好,女孩子终归是要嫁人的,论家世,论才华,论人品,顾家公子真的是个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好对象……”
  
  乔沅汀“唉”。
  
  “妹妹,娱乐圈不是那么好混的,你是正儿八经的豪门千金,我们乔家的小公主,生来就该享尽荣华富贵,被所有人宠着疼着的,没必要吃那份苦……”乔临君继续劝。
  
  一直面无表情,只说单字的乔沅汀,这回终于有了别的反应。
  
  “可我就是想拍戏嘛。”她嘟囔。
  
  乔沅汀喜欢拍戏,喜欢演绎不一样的人生,喜欢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
  
  可她的家人,却希望她像其他名媛闺秀一样,整天吃喝玩乐买买买,到年纪就联姻生子,安心做一辈子米虫,不想她出去工作,不想她吃苦。
  
  乔沅汀说要进娱乐圈,他们抵挡不住她的撒娇卖萌,没有明着反对。
  
  可也不肯给她资源,一个个的就等着她混不出头,熬不下去,最后只好自动自觉放弃梦想,乖乖回来乔家这安乐窝。
  
  乔沅汀没有抱怨什么,用不了家里的资源,那就不用吧,要从十八线做起,那就从十八线做起吧。
  
  白手起家,逐步升级,感觉也不错。
  
  偏偏,好不容易才接到第一部电视剧,家里的相亲命令就下来了。
  
  还没混出头的小艺人,连谈恋爱都忌讳,更何况是结婚?
  
  可父母太顽固,无法沟通,她口水都说g了,最后还是被哥哥押着去相亲了。
  
  郁闷。
  
  乔沅汀也知道,家里人其实很疼爱她,是真心为她着想的。
  
  只是,大家的观念不同。
  
  乔沅汀觉得,就算家里有矿衣食无忧,也应该有份属于自己的兴趣和事业。
  
  乔沅汀觉得,婚姻,应该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
  
  她的想法,在饱经世故的父母眼中,是幼稚得不能再幼稚了。
  
  可她还年轻呢,生命有无限可能,对未来抱持一些美丽的梦想与憧憬,有什么不对?
  
  乔沅汀眼眸黯淡,长睫低垂下来,看上去楚楚可怜,乔临君差点脱口而出说“好吧,你想拍戏就拍吧,我这就去使劲儿砸钱,让你带资进组做女主角”,赶紧忍住。
  
  他跟父母说好了的,谁也不能心软!
  
  要一起等着乔沅汀混不下去,乖乖回家。
  
  乔临君长叹一声,一脸心疼:“沅汀,做演员很辛苦的,你七年前,已经吃过一次苦了,还不够吗?”
  
  “我那时候,一点也不苦。”乔沅汀看着哥哥,神情变得无比认真。
  
  七年前,她被送往边远地区的乡村,过了整整一年的贫困生活。
  
  饭菜不好吃,菜多x少,有时候还有虫子;校服质量差,衣料c糙,肥大难看;宿舍又小又破,还常停电……
  
  从小就住大别墅,燕窝当水喝,鲍参翅肚当饭吃,非一线大牌不穿的乔沅汀,自然是很不习惯的。
  
  但她遇见了顾天择。
  
  乔沅汀在那所破旧的中学读高一时,顾天择刚好下乡支教,做了她一年的化学老师。
  
  少年男女爱追星,再穷再落后的地方,也不例外。
  
  可乔沅汀那一届学生,就没几个追星的。
  
  因为,她们的顾老师,天天在她们身边的顾老师,长得比电影电视剧里的明星帅多了。
  
  他还很有才华,气质温润儒雅,对学生很有耐心。
  
  他站在讲台上讲课,无论多难的题目,经他轻描淡写的讲解,都会变得显浅简单。
  
  他站在她附近演示实验,拿着试管的手指g净修长。
  
  他偶尔会叫她起来回答问题,她答对了,他就微笑着表扬她,她答错了,他就温和地纠正她。
  
  每次,在校道、走廊、楼梯等地方遇见他,她礼貌地向他问好,他总会停下脚步,认真回应她,很尊重她这个小姑娘。
  
  乔沅汀是顾天择的课代表,每次把全班的作业本捧到他办公室,放在他的桌面上时,他总会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说“谢谢”。
  
  有时候,她捧着的作业比较重,比如那x死沉的《五三》,他一看见她,就会快步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书册,不愿让她累着。
  
  他常穿白衬衫,衣料很普通,但总是g净整洁的,他靠近时,她会闻到淡淡的青x香,又像是阳光的味道。
  
  ……
  
  在乔沅汀她们心目中,顾天择集合了所有年长男性的美好品质,就像天边的启明星一般,明亮温暖,让人憧憬向往。
  
  有顾天择在,乔沅汀每次回忆她的高一生活时,真的不觉得苦,只觉得温馨开心。
  
  可惜,一年后,顾天择支教期满,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而乔沅汀,也转学回北城的私立外国语中学,继续做她的豪门千金。
  
  高二,高三,高考,大学,进娱乐圈打拼……
  
  不知不觉,她跟顾天择,已经分别七年了啊。
  
  她正被哥哥押着去相亲,不知道顾天择现在在哪里,在做些什么呢……
  
  会不会已经有女朋友了,或者已经结婚了,有了孩子呢……
  
  乔沅汀望着车窗外飞掠而过的景色出神。
  
  乔临君之前劝了一堆话,说累了,也不再出声。
  
  法拉利速度很快,没过多久,就来到约定的地方。
  
  金碧会所,北城最奢华的私人会所之一。
  
  乔临君带着乔沅汀下车。
  
  这几年,乔临君协助乔父打理生意,在这家顶级会所,已经是熟脸孔了。
  
  侍者看到他,当即上前,毕恭毕敬地将他们迎进门。
  
  时值初夏,即便已是x昏,空气仍有几分闷热,但顶级会所里,冷气开得足,冰凉扑面,与外面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揽月房的客人到了吗?”乔临君问。
  
  “已经到了。”侍者躬身回答。
  
  乔临君点头,心里好受了些。
  
  之前听说顾家公子醉心科研,长期待在象牙塔内,鲜少在上层社交圈露面,还担心他是个不懂事的书呆子呢。
  
  现在看来,他不愧是世家出身,挺有礼数的,科研教学再忙,也知道相亲的时候,男方要提前到达,不能让女孩子等他。
  
  乔临君正考虑着,等会儿见到顾家公子时,应该跟他说什么话,乔沅汀突然开口了:“哥哥,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去会那顾家公子。”
  
  乔临君蹙眉:“你一个人去?”
  
  乔沅汀转头问侍者:“揽月房的客人,是一个人来的吧?”
  
  得到肯定回答后,乔沅汀一脸乖巧:“哥哥,你看,人家都一个人来了,我如果要你陪,气势上就弱了,会被他看不起的。”
  
  “他敢看不起你?”乔临君怒。
  
  护妹狂魔属性发作,乔临君一时忘了父母的命令了,一副要撸起袖子打架的模样。
  
  乔沅汀默默黑线,做着表情管理,一脸娇羞:“我……我跟他初次见面……你坐在旁边,怪不好意思的……”
  
  乔临君稍稍冷静下来,想象了一下。
  
  一对年轻男女,以结婚为目的相识,第一次见面……
  
  的确是挺尴尬的,如果有别的人在场,会更尴尬。
  
  乔临君自己都未谈恋爱结婚,头一回做陪人相亲这种差事,没有经验,一时有些踌躇。
  
  “哥哥,你送到这里就够啦,你今天上了一天班,已经很累了,快回家休息吧。”乔沅汀柔声催促,一副关心哥哥的好妹妹模样。
  
  乔临君心中感动,轻柔地摸了摸乖乖妹妹的头,正要顺她的意,突然想起乔沅汀的本性,赶紧说:“沅汀,我提醒你啊,你可别放顾家公子的鸽子。这饭局是我们家和顾家提前约好的,你要是让人家白等一场,父亲母亲肯定会生气,到时候……你懂的吧?”
  
  乔沅汀点头,她懂。
  
  对她进娱乐圈这事,父母现在是袖手旁观,等她混不下去自己放弃。
  
  但如果她太不识好歹,他们说不定就会动用在娱乐圈的人脉,发出封.杀令,x她提前回家了。
  
  乔沅汀不会冒这个险。
  
  那位顾家公子,是肯定要见的。
  
  乔临君见乔沅汀明白事理,放下一半的心,想想还是担忧:“我回车上守着吧,如果那姓顾的想对你g什么,你要马上大声喊,这里的保安还可以的,还要立刻按我电话,我会马不停蹄地冲过来救你的,不要慌,知道吗?”
  
  乔沅汀:“……”
  
  一时把顾家公子吹得天上有地下无,一时又把他当色狼流氓,哥哥的心你别问,问就是海底针。
  
  好不容易把奇怪的哥哥打发走,再打发走领路的侍者,乔沅汀走进洗手间。
  
  顶级的私人会所,处处金璧辉煌,就连洗手间,也是惊人的豪华。
  
  镶着金边的大镜子,映着乔沅汀精致漂亮的脸容,以及包裹贴合她身上每一寸曲线的粉红色小礼裙。
  
  这件小礼裙,是乔母特地找知名设计师帮她量身定做的,无论是用色还是裁剪,都着重突出少女的清纯与大家闺秀的端庄两种特质,正是所谓的“好嫁风”。
  
  乔沅汀走进隔间,将这“好嫁风”小礼裙脱下来叠好,打开包包,掏出另一x裙子,把小礼裙收进去。
  
  她今天特地背了个爱马仕定制款大包包,空间充裕,连精通衣着打扮的乔母,都没发现她夹带了另一x衣服,更别提她的超直男霸总父亲和哥哥了。
  
  乔沅汀从容地将自带的裙子展开,x上,推开隔间门。
  
  镶着金边的豪华大镜子,这次映出来的,是一条破破烂烂的牛仔裙。
  
  每一个破d,都由未来的大明星乔沅汀亲自x刀设计,充分展现了少女独特的灵性,以及大家闺秀对传统联姻模式的反抗精神。
  
  乔沅汀微微一笑,从包包里掏出一条骷髅造型的c长项链,在脖子上绕了几绕。
  
  然后再打开化妆包,挑了最诡异的颜色,涂了个午夜凶铃烟熏妆。
  
  乔沅汀原本还想弄个七彩头,考虑到哥哥就在会所外面守着,七彩头不容易清理,只好忍痛放弃。
  
  罢了,现在这模样也不错啦,可以直接去参加万圣节派对了。
  
  乔沅汀在破烂牛仔裙上抹了xx油彩,得意地冲着镜子里诡异的自己微笑。
  
  希望顾家公子心脏强大一点吧,她只是想把他吓得放弃联姻,并不想把他吓痿。
  
  哦,还不知道顾家公子叫什么名字呢。
  
  乔沅汀被父母急召回家时,双方只顾着讨论“要不要相亲”这个大命题,气氛一直不太愉快,对“跟谁相亲”这点,没来得及详细谈论。
  
  乔临君押送乔沅汀过来时,倒是说了很多相亲对象的好话,但他一直没提顾家公子的名字,之前是使用“顾家公子”这礼貌而疏远的称呼,最后喊了一句“姓顾的”。
  
  乔沅汀叹气,那宠妹狂魔哥哥,大概是既希望她嫁个好夫婿,又舍不得把她送出去吧。
  
  真是一个好矛盾好憋屈的哥哥。
  
  算了,那位顾家公子,注定是一个过客,叫什么名字都无所谓了。
  
  反正他不可能叫顾天择。
  
  等会儿见到他的时候,就喊他“顾先生”吧。
  
  哦,那顾家公子好像比她大五、六岁,她还可以喊他“顾叔叔”。
  
  这个年龄差,其实喊哥哥更合适,但她乔沅汀是那么乖巧的人吗?
  
  乔沅汀摇摇头,出了洗手间,向揽月房走去。
  
  路上遇到两个侍者,明显被乔沅汀的装扮吓了一跳,一个脸色刷白,一个双手一抖,托盘上的酒瓶晃了晃。
  
  可毕竟是顶级会所的侍者,素质就是好,两人都不敢多问半句,礼貌地躬身让道,等她走过,才忙不迭地逃走。
  
  乔沅汀微笑着,来到一扇雕花实木门前,敲了两下,然后推开门。
  
  她抬眸一看。
  
  脑海突然一片空白。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