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文】《肆意》txt百度云网盘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扁平竹

​​第一章

  狂风大作,惊雷将黑夜划开一道口子,光打雷不下雨的天气在北城也不算是罕见。
  长风街做为北城最繁华的街道,更是将奢靡堕落发挥到了极致。
  
  富人的销金窟,穷人的极乐地。
  
  宋枳刚从金河奖的颁奖现场离开,赶到下一场。
  唐笑言做东,为她的男朋友庆祝生x,地点就在“出格”
  
  VVIP卡座里,除了唐笑言和她的男朋友以外,还有其他人。
  都是些熟面孔,有些虽然叫不上名字,却也能对上号。
  
  唐笑言看到她了,终于舍得从自己男朋友的怀里离开,拍了拍自己身侧特地给她留的位置:“大明星,等你半个小时了,可算把您给等来了。”
  侯在旁边的酒保非常贴心的替宋枳把包包放好,她道过谢后在唐笑言身旁坐下:“接受采访多花了些时间。”
  旁边一道不加遮掩的冷笑声传来:“这个奖应该挺贵的吧,江言舟还真是大手笔。”
  
  如果说许兰兰为什么这么讨厌宋枳,江言舟这三个字大概就是罪恶的起源。
  
  豪门世家,冷血门楣,江家似乎就是六亲不认的代名词,如今早就是一滩浑水了,没有血光的争斗,比直接上刀枪还来的可怕。
  江言舟做为长孙,完美继承了江老爷子身上的狠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平时看着温润谦和,实则做事手段狠辣,不留情面,虚伪的很。
  
  哪怕关于他不好的传说有很多,可圈子里那些未婚的富家千金,名媛小姐,哪个不是盯着他身旁的空位,削尖了脑袋想往他身边挤。
  
  直到宋枳的出现,这个幻想彻底破灭。
  
  独身惯了的江言舟,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女人。
  雪肌乌发,双瞳剪水,那把楚腰细的仿佛一手就能握住。
  偏还生了一副美人骨,清纯中又带着几分欲色,纤秾合度,恰到好处。
  
  上流圈子里的人私下都传,宋枳家中供了狐狸仙,所以一向不重欲色的江言舟才会被她迷的七荤八素。
  越是地位高的人,越迷信。
  
  宋枳顶着那张清纯小白莲的脸,笑的纯良无害:“现在连胎盘都会讲话了?”
  许兰兰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以为她在说自己长的像胎盘,气的龇牙咧嘴反驳道:“你长的才像胎盘。”
  
  “行了。”唐笑言出来打圆场,“给我个面子,都别吵了。”
  许兰兰不屑的冷哼一声:“谁想和她吵,低等人,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酒吧里光线不太好,玻璃茶几上零零散散的放着几个酒杯。
  
  宋枳似笑而非的问了一句:“听说上个月生x,你爸送了你一艘游艇?”
  
  聊到自己最想说的话题,许兰兰短暂的放下和她的恩怨,抬了下巴,模样傲慢:“爱兰号下周就可以正常出海了,我想在上面举办个酒会,你们要是想去的话,都可以去哦。”
  
  那些名媛小姐们听到她的话,脸上笑容多少带了点轻蔑,彼此对视一眼,仿佛并不将她炫耀的资本放在眼里。
  明显的嘲讽语调:“你那艘游艇还没我家洗手间大,恐怕站不下我们这么多人吧?”
  有人低笑出声:“好像还是买地皮送的,看来地皮是送给你那个便宜姐姐了。”
  圈子里谁不知道前些x子许兰兰她爸从外面带回来一个私生女,比她还要大几岁,正房大闹一通,甚至还跑回了娘家。
  这事早就沦为笑柄,在上流圈子广为流传了。
  都说许家的财产,说不定都是给真爱小三准备的呢。
  
  一提到这个许兰兰就恼火,言语间的□□味更浓了:“自己家一堆破事都没解决呢,还有闲心关心我?怎么,你哥上周飙车把人给撞了的事这么快就摆平了?下次我可以把爱兰号借给你哥,飙船应该不容易撞到人吧。”
  那人被戳中要害,冷言冷语道:“一个不知道几手的破游艇,还有脸往外借。”
  “哟,现在撞人还开始挑凶器了?”
  “撞人需不需要挑凶器我不知道,但我杀你妈应该不用挑凶器。”
  “你再说一遍试试!”
  “我杀你妈不用挑凶器。”
  许兰兰气的脸都变形了:“你……你有种再说一遍!”
  “你他妈耳背是吧,我说我杀你妈不用挑凶器,我杀你妈不用挑凶器,要是还听不见的话我g脆给你录个音,你拿来当手机铃声,这样天天都可以听到了。”
  
  这有来有回的嘲讽互骂,不得不说,这些名媛小姐还是挺讲究公平的。
  吵架也是讲究回合制,你不说完我绝对不x嘴。
  像这种带上家人的互x,如果想要双亲健在,就得在对方开口之前堵死她的所有话,不分章法的胡搅蛮缠。
  通俗点讲,就是泼妇骂街。
  
  对于这种小场面,宋枳早就见怪不怪了。
  
  挑起事端的她像个没事人一样,慵懒的坐在沙发上,身子往后靠,长裙包裹着大白腿晃啊晃,高跟鞋在她脚尖上,危险的似乎马上就要脱离她粉嫩的足踝掉下去。
  她垂眸拨弄着自己今天刚做的指甲,无心加入这场撕x大战。
  雾霾蓝的甲油,上面点缀的钻石,是前几天江言舟的合作方送给她的。
  说是晚到的春节礼物,其实说白了,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有求于江言舟,偏偏以他的身份,连见江言舟一面的资格都没有,所以他便将目标对准了宋枳。
  江言舟藏在金屋里的娇。
  
  心安理得接受贿赂的宋枳摇头感慨,这人还是太年轻了,居然觉得江言舟这种在商界浸润久了的老狐狸,会听x/友的话。
  
  “战争”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可能在宋枳回忆过往的时候分出了个胜负,也有可能只是中场休战。
  
  话题也从那艘不知道几手的游艇转到了名品珠宝上。
  许兰兰注意到宋枳指甲上的钻石,阴阳怪气道:“真钻都敢往指甲上放,攀上高枝后阔气了不少啊。”
  这人总是乐此不疲的给自己找架吵,刚结束完一场,立马想进入另一场。
  
  宋枳找酒保要了瓶汽水,非常谨慎的抿了一小口,严格控制着糖分摄入。
  
  哪个女人不喜欢xulingbuling的东西,宋枳当然也不例外,但是比起把美的东西放在盒子里珍藏起来,她更愿意让它们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美。
  她为难的叹了口气:“唉,都怪我家宝贝太宠我了,我有的时候其实也挺有负担的。”
  许兰兰冷哼一声:“你能有什么负担。”
  宋枳十分做作的伸出手指,娇嗔道:“钻石太重了呀,我的手都快抬不起来了呢~”
  
  许兰兰:……
  她恨不得现在就开着自己那艘游艇来把她给当场撞死,x女人,说她胖还真喘上了。
  
  —
  
  女人的战争一旦开始就很难结束,以至于大家都快忘了今天的真正主角是谁了。
  
  穿着g净白衬衣的少年站起身,终于让大家把目光转回到他身上。
  手里的手机屏幕还是亮的,界面停留在刚挂断的电话上。
  他终于说出了来这儿以后的第一句话:“笑言,珊珊说她到了,我过去接她一下。”
  
  他太安静了,以至于宋枳都忽略了他的存在。
  听说他是唐笑言的同学,家庭条件挺一般的,这些从他的穿着打扮上也能看出来。
  白衬衫牛仔裤,虽然朴素,但胜在g净。
  
  唐笑言递给他一张VIP卡:“待会进来的时候把这个给保安就行。”
  
  这里的酒吧不是所有客人都接待的。
  
  他走后,宋枳疑惑的问她:“珊珊是谁?”
  唐笑言放下二郎腿,倾身从桌上拿了个沙糖桔:“他妹妹。”
  “亲妹妹?”
  “不是。”唐笑言似乎也有点记不住他们的关系,捋了好一会才说,“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妹妹,叫林珊珊。”
  
  这个关系,闻着味就觉得有奸情。
  
  没多久,江寻白就领着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进来了,皮肤白皙,身子纤细,属于容易勾起男人保护欲的那种类型。
  她手上还提着一个蛋糕,可能是看人太多了,她有点害羞的往江寻白身后躲。
  后者笑了笑,动作温柔的握着她的手腕,把她带人唐笑言面前:“她就是笑言。”
  小姑娘怯懦的打了声招呼:“你好。”
  
  她看上去似乎有些拘谨,坐下后也不参与他们的交谈,只是偶尔和江寻白低语一句。
  酒吧音乐太吵,她讲话的声音又小,江寻白只得将耳朵靠近她嘴边才能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那姿势,亲昵的就像他们才是一对。
  
  唐笑言似乎并不在意,仿佛有了兄妹这层关系就可以保障一切,她告诉宋枳:“听说她和你是同行。”
  宋枳眼睫微抬:“哦?看着怎么这么眼生。”
  “好像是个十八线,不过我看她长的挺好看的,而且你不觉得她的眼睛和你挺像吗。”
  宋枳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尾:“像吗?”
  唐笑言仔细一看:“真挺像的,你们都是那种楚楚可怜的小鹿眼,男人都喜欢这款。”
  
  vip卡座有专门的调酒师,宋枳接过自己刚点的x尾酒,杯壁上的盐粒咸的她眯了下眼。
  
  视线之处,林珊珊抿着唇,眼尾下垂,那双小鹿眼似乎还泛着水光,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江寻白正手忙脚乱的哄她。
  
  看来不光讨男人喜欢,还挺讨唐笑言的男人喜欢。
  
  宋枳正打算提醒唐笑言,稍微防着点。
  
  那边江寻白站起身,脸色有些为难的开口:“笑言,珊珊她是第一次来酒吧,有些不太适应,要不今天就到这里了,我先送她回去。”
  
  为了给江寻白庆祝生x,唐笑言可是提前了一个多月开始准备的,对自己都没这么上心,而且今天的重头戏还没到呢,于是试图把他留下。
  “我第一次来酒吧也不太适应,多待一会就融入了。”
  
  江寻白有点犹豫:“可是……”
  
  他自然知道唐笑言为了他今天的生x准备了很久,他没多少朋友,她还专程把自己的朋友都叫过来,就是为了热闹一点。
  
  旁边的“小白兔”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动摇,拉着他的衣袖,声音染上一抹急哭的腔调:“寻白哥哥,如果妈妈知道我来这种地方的话,肯定会说我的。”
  
  许兰兰听到这话了,冷笑出声:“你是什么品种的白莲啊,二十好几了还不让你来酒吧?那你平时去哪玩,去公园和小朋友抢滑滑梯玩吗?”
  她刚刚的火还攒着的,这会也一块发泄了,语气冲的不行。
  
  林珊珊一愣,眼睛立马委屈红了。
  江寻白急着去哄她,罕见的发了脾气:“唐笑言,你朋友说话会不会太过分了点。”
  唐笑言和他道歉:“她这人说话是挺不过脑子,我代她向你妹道歉,而且反正她都已经来了,多坐一会应该也没事,我还打算让你看……”
  
  江寻白一句“她和你们不一样,她从来不来这种地方。”彻底把唐笑言要说出口的话给堵在嗓子眼里。
  
  唐笑言显然是懵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小白兔”抿着唇,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笑言姐姐,寻白哥哥不是这个意思的,他只是担心我,一时情急才会……凶你的,你们别因为我吵架。”
  
  她一开口宋枳就知道,老江湖了。
  
  她在江言舟身边装了三年的白莲花,什么x路没对江言舟用过,这些手段都是宋枳用烂的。
  按经验来讲,林珊珊还得喊她一声祖师爷呢。
  
  林珊珊从沙发上把自己那个粉色的小CK包包拿起来,看着江寻白:“你留在这里陪笑言姐姐吧,我一个人回去就可以。”
  话说完就边擦眼泪边往外走,江寻白看看她,又看看唐笑言,纠结一番后做出了选择。
  他和唐笑言说了声对不起:“她这个样子,我不太放心。”
  然后追了过去。
  
  一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平时都是些有什么不爽就直接嘲讽出口的娇惯富二代,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大场面啊,难免还是有些被震撼到。
  许兰兰试图分析:“我觉得他们下一步就应该是借着安慰为由去酒店开房。”
  唐笑言火大的骂道:“我开你妈,他们要是敢开房我把他的xx割了做卤煮。”
  
  长风街寸土寸金,只有一楼是酒吧,楼上全是私产。
  至于业主是谁,一直都是个未解之谜。
  有钱人要是想低调,是不会让任何人查到一丁点的蛛丝马迹的。
  舞池蹦迪的人嗨的不行,灯光也很合气氛的往下暗了好几个度。
  楼梯口正好有人下来,为首的人身形颀长挺拔,剪裁合体的高档西装穿在他身上,气场强大。
  
  四五个同样穿着西装的人,毕恭毕敬的跟在他身后。
  
  小白莲忙着抹眼泪,没看清路,和旁边路过的酒保撞在了一起,托盘上的红酒直接泼在了男人身上。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
  她急忙拿出纸巾帮他擦拭:“对……对不起。”
  
  男人衣服的面料她一摸就知道不便宜,她家境虽然一般,但也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高级订制,只此一件,有钱也买不到。
  
  她紧咬下唇,也不知是害怕还是紧张,手都开始哆嗦了,声音也染上哭腔:“真的对不起,我没看见您。”
  
  眼泪把控的非常好,不会哭花妆,却能让男人心疼的那种程度。
  然后再小心翼翼的抬眸,对上男人漫不经心看过来的视线后,又急忙低下头。
  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
  
  这里光线虽然暗,但也足够她看清面前的男人长什么样了。
  骨相极佳,却似寒刃一般,锋利而危险。
  眼睫落下的阴影覆在眼底,像是万年不见光的深潭,冷的都可以直接结成冰了。
  
  身上有股淡淡的酒香,应该就是刚刚被撞翻的红酒。
  周身气质傲慢矜贵,明眼可见的出身不凡。
  
  林珊珊今天之所以答应过来也是想借着这次机会,来一次这样的高档场所,说不定还能结识到一些优质男人。
  谁知道来了以后发现都是一些比她好看,比她有品位的富家千金,平时在普通人里也算美女的她,受不了这种被她人光芒覆盖的感觉,于是随便找了个由头离开。
  
  想不到今天运气这么好,还真让她给碰到了。
  
  “真的对不起,我刚刚……遇到点事,有点难过,所以没注意到您。”
  她深呼了口气,一副受了天大委屈也要强忍着的坚韧,眼泪却还是不听话的往下流,“您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而心情不好的话,我可以让您泼回来的。”
  
  手上的纸巾被酒浸x,烂掉了,她换了第二张,抬手时,故意和他的手碰到。
  
  眉骨微抬,男人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反应,极度的厌恶浮现在眼底。
  他从西裤口袋里拿出方帕,擦拭着被触碰到的手背。
  
  就好像是被什么恶心的脏东西碰到了。
  
  于此同时,站在他身后凶神恶煞的壮汉保镖卷着袖子走上前来,二话不说,直接拎着林珊珊的领子把她当垃圾一样扔出了酒吧。
  扔出去了……
  出去了……
  去了……
  了……  
  
  ……
  
  VIP卡座里,那群默默看戏的富二代纷纷沉默了。
  
  诡异的气氛在酒吧里的音乐下弥漫开。
  
  男人脱掉被泼了红酒的外x,一并扔进了垃圾桶里,衬衣也淋x,单薄的布料贴在身上,隐约还能看见的腹部的肌x线条。
  旁边的人替他把推拉门打开,乖乖站在旁边等着。
  他出去时,眼神漫不经心的往这边扫了一眼。
  
  一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安静的卡座终于发出了声音:“太他妈解气了。”
  “这个乡巴佬是不是偶像剧看多了,还真以为在高档场所随便撞个人都能撞出姻缘来。”
  “不过你们不觉得那个男人长的有点熟悉吗?”
  “有吗,太暗了,我没看清,不过好像挺帅的,那长腿,啧啧啧。”
  
  宋枳安静如x,全程没有参与她们的讨论。
  她乖乖巧巧的坐在那里,冷汗直冒。
  江言舟不是两个月后回国吗,怎么今天就到了??
第二章

  主角都走了,这个生x会也就没有继续过下去的意义,很快就散了桌。
  
  司机开车将宋枳送回半山别墅。
  
  这是江言舟专门给宋枳买的,他不在这儿住,只是偶尔想要了,才会过来。
  宋枳最近因为拍戏,长期住在酒店,也有些x子没有回来了。
  
  一楼没人,管家正戴着个口罩满屋子消毒,酒精味刺鼻。
  宋枳捂着鼻子,抬手挥散面前的空气:“何叔,您这是在g嘛。”
  管家放下手里的消毒x雾:“先生说这屋子太久没住人了,得杀杀菌。”
  宋枳点头:“这样啊。”
  管家笑了笑:“先生还在楼上等您,这儿味道冲,待会味散了您再下来。”
  
  宋枳应声后犹豫了一会,然后才有些忐忑的上了二楼。
  走廊的壁灯只开了一盏,有些昏暗,书房的门是关着的,但是门沿下有光渗出来。
  她迟疑的抬手敲门。
  半晌,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进。”
  江言舟的声音,宋枳再熟悉不过了,清冽透润,极少有这么沙哑的时候。
  像带着无尽的疲倦。
  
  也对,他平时x理万机的,休息时间少的可怕,不累才怪。
  她开门进去,电脑显示器后,男人身上只穿了件白衬衣,应该是回到家后就洗澡换了衣服。
  熨烫妥帖的袖口处别着一枚蓝宝石袖扣,衬衣领扣散了两颗,白皙修长的颈,有一条六公分的伤疤,不算明显,却也难以让人忽略。
  就像是美玉里细微的瑕疵,带了点神秘感。
  
  看到宋枳了,他把手里的钢笔扔回桌上,眉眼轻敛,那双墨色眼瞳安静的看着她。
  半年时间说长不长,江言舟偶尔闲时会给她打视频电话,他总是安静的,一言不发,听她讲最近发生了什么事。
  在那些粉丝眼中,宋枳是女神,可她知道,在江言舟这儿,自己不过是个消遣而已,用来驱赶疲乏的消遣。
  说的难听点,就是一乐子。
  帮他解决生理需求,在他感到疲乏的时候逗他开心。
  比起某种关系,倒更像是一种交易。
  
  他不需要说话,只要坐在那里,周身矜贵凛然的气质便让人不敢靠近。
  像是狼群里的狼王,危险的让人畏惧。
  
  宋枳尽可能的让自己态度自然一些:“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神色未变,淡道:“下午刚到。”
  
  “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江言舟侧转了下椅子,视线仍旧落在她身上,不过却没开口。
  宋枳突然有点想笑。
  也对,他们两个的关系,江言舟根本没必要向她汇报行踪。
  
  —
  
  她身上穿的还是参加颁奖典礼的裙子,上个月档期空了几天,她飞去美国陪江言舟时顺便订做的。
  价值八位数的高定礼裙,在颁奖典礼当天就被人扒了出来。
  其他艺人都是品牌方赞助的,哪怕是那些一线艺人,像她这种不论出席什么活动都穿着高定的,简直奢靡至极。
  她背景大的传言越演越烈,甚至还有人在奖项出来之前就预言,最佳女主角肯定是她。
  果不其然,还真是她。
  
  现在热搜第一的话题还是#金河奖黑幕#
  评论里都在骂她,说她权势滔天,背景雄厚,居然让从来没有出现黑幕的金河奖都为她开了次先例。
  【宋姐牛x克拉斯,争取把奥斯卡也拿了,来个大满贯。】
  【这可真是见了帅哥后我的□□——发大水了。】
  【嘻嘻嘻嘻真为我家正主感到开心,能和这样的国际巨星争取同一个奖项,太开心啦,希望国际巨星下一个奖也继续努力哦,让主办方多捞一点。】
  
  经纪人怕她看了影响心态,三令五申让她最近几天都不要登微博。
  不过宋枳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身正不怕影子斜,她既然没有做过他们口中收买主动方的事,就不怕他们的诋毁。
  
  她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入了神,江言舟并不打算去过问,也没那个兴趣。
  她贫瘠的思想,远没有她的身材来的吸引人。
  他的视线从裙子的领口一路游走到足踝,往x的白皙细嫩被高跟鞋勒出了几道红印。
  眼睫轻抬,目光之下的那半截小腿又细又白。
  男人眸色沉了沉,轻声道:“过来。”
  江言舟教养极好,不管对任何人,都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
  就连平时说话的语气,也是温柔的,像初春里的风。
  宋枳听话的过去。
  他身子往后靠了下,与书桌的距离拉开,拍了拍自己的腿:“坐上来。”
  黑色西裤包裹之下的双腿修长。
  
  宋枳听话的坐上去,小心翼翼的,后背抵在他的x口,隔着西装仍旧能感受到y邦邦的触感。
  这样的姿势就像是被他圈在怀里,周身都是他怀抱的温度。
  他应该刚抽过烟,身上有股淡淡的烟x味,那股酒味也没被冲淡,难怪一向忍耐力极好的江言舟也会罕见的失态,发那么大的火。
  宋枳试探的问了一句:“今天我在酒吧看到了一个被人泼了酒的倒霉蛋,和你长的很像。”
  江言舟捏了捏她的耳垂,语调轻慢:“或许那个倒霉蛋就是我呢?”
  她的耳垂敏感,被他带着薄茧的手轻揉慢捻,一种奇异的感觉瞬间遍布全身。
  宋枳做作的去摸他的x口,隔着衬衣也能感受到宽厚坚实的腹肌:“没泼疼吧,我的小宝贝太可怜了,我刚刚在旁边看的心都揪起来了,生怕你受伤。”
  
  他垂眸看她,似笑而非:“我怎么觉得你看的挺开心的。”
  “我不知道那个是你嘛,灯光那么暗。”她瘪着嘴,有点委屈,“我还以为你会被刚刚那个小白莲给迷惑住呢。”
  
  他看了眼她不安分的手,在他身上游走,身子往后靠了下,让她可以摸的范围更大一点:“同样的剧情,我看你演了三年。”
  
  刚刚那个女人的手段,都是宋枳在他这里玩剩下的。
  
  宋枳眉头一皱,她怎么觉得江言舟这是在拐着弯的骂自己白莲花呢。
  
  江言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停留。
  等宋枳摸够了,他打开抽屉,扔了个信封过来:“知道这是什么吗?”
  上面是空白的,什么也没写,不过看厚度,东西应该还不少。
  宋枳疑惑的摇头:“不知道。”
  他淡声:“打开看看。”
  声音像羽毛,在她耳边擦过,有点痒。
  哪怕是跟在他身边这么久,偶尔,宋枳还是会被他的声音给撩拨的心跳加速。
  不管是冷讽时的轻慢,还是生气时的低沉,亦或是现在,明明带着笑意,却让人觉得无形中带着压迫。
  
  娱乐圈里盛产帅哥美女,宋枳也算是见过不少,可在她眼里,那些人和江言舟比起来,不过是凡尘中的佼佼者。
  而他,则是生活在云端的神祗,g净,不染一丝污秽。
  他的话像是蛊,宋枳听话的把信封拿起来,拆开,里面是几张照片,她和许稚阳的合影。
  很多地点,有在剧组的,也有在饭店的。
  许稚阳是宋枳新剧的男主,也是她现在的绯闻对象。
  因为年龄相仿,再加上一起拍戏,所以两个人的也算是朋友。
  
  照片里,许稚阳靠近她耳边,不知道在说什么,她拿着筷子笑的很开心。
  以及两个人四目相对,相似一笑。
  俊男美女,似乎一举一动都能引发粉红泡泡。
  宋枳记得当时他们说的什么,剧组杀青宴,副导喝醉了发酒疯,一直在唱歌,跑调跑到西伯利亚了。
  他们两个是在笑这个。
  
  江言舟的长臂揽过她的细腰,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发密不可分:“我出国才半年,你的品味下降的这么厉害?”
  
  宋枳握住他的手,撒娇解释道:“我们那天是在聚餐,不是我们单独吃饭。”
  
  顶着这样一张脸撒娇,似乎没有哪个男人能抗拒的了。
  她惯会这样的手段,尤其是在江言舟面前。
  
  江言舟安静的看着她,脸上的情绪倒没什么变化,他是个内敛的人,喜怒从来不形于色。
  这也是宋枳害怕他的地方,她不知道他什么是高兴,什么是生气,因为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一副无所谓的冷淡模样。
  
  饭的确是在酒店里吃的,不过是剧组的杀青宴,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剧组其他人也在。
  宋枳知道,这半年来她的所有行踪都有人上报到江言舟那儿去。
  她吃了什么,她见了谁,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对江言舟来说,她只是一只他圈养的猫,用最昂贵的饲料喂养,无聊了就逗一逗。
  但他这样的人,是不会允许自己的猫去亲近其他人的,任何人都不行。
  
  他低嗯一声,似像是信了,又好像没信。
  只是任凭她柔软的指腹在自己掌心乱画。
  此刻的她倒也的确像一只猫,一只努力讨好主人的猫。
  见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打算,宋枳松了一口气,以为逃过一劫。这样屈着有些不舒服,她xx挪了一下,想要在他怀里换了个姿势。
  肩膀却被人猛的按住,耳边响起的喘息声,像是潜伏夜里,满含欲望的狼。
  然后宋枳就被吓的不敢动了。
  呜呜呜好可怕,半年不见,江言舟的脾气好像更大了,她现在连动都不能动了吗。
  时间仿佛停止了,宋枳全程保持着一个动作。
  
  半晌,男人低声问她:“怎么不动了?”
  宋枳欲哭无泪,声音还带了点哭腔:“不是您让我别动的吗。”
  “我说话了?”
  ……那倒没有,但是此处无声胜有声。
  
  宋枳的后背就贴在他x口,江言舟说话时,她甚至还能感受到他x口震动的频率:“没人凶你。”
  有了他这句话,宋枳稍微有了些底气。
  这么坐着实在不舒服,她试探的动了几下,企图找出一个相对比较舒适的姿势。
  男人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掐上她的腰,呼吸声渐重。
  宋枳有点儿疑惑,难道是她最近变胖了,压的江言舟不舒服?
  正当她准备开口的时候,上半身已经被按到桌子上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