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文】《海底月》txt百度云网盘小说全文阅读作者:翡冷萃

​​第一章

  发完消息以后,江明月仍保持着笔直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姿势。
  
  窗外的太阳又落了一些,几乎只剩下昏x的余光,从群山背后跃起,打亮一小片天空。
  
  江明月感觉到脑袋昏沉,意识却又非常清醒,许多种情绪萦绕在心头,脸上倒是没多少表情。
  
  他昨晚被折腾了太久,越仲山折磨人的花样一向很多,几乎天亮时分,才彻底放过他。
  
  今早原本起不来,可越仲山神采奕奕,花孔雀般收拾好自己,头发用发胶抓过,露出g净整洁的眉毛,搭配的白衬衣和两枚黑色玛瑙袖扣都要过问江明月的意见,完事又来哄他去刷牙和吃早饭。
  
  一二来去,再困的人都会清醒。
  
  两人一起出门,越仲山去公司,江明月在学校上了一天课,又绕路见了人,忙得没消停,外头看上去人模人样很正常,但其实勉强遮盖的圆领T恤下,满是越仲山留下的没一周时间消不完的印子。
  
  甚至此时他坐在沙发上,后面还会有尴尬的异样感觉。
  
  江明月一直等到暮色低垂,熟悉的开锁音乐轻响,家门才被再次推开。
  
  客厅里,仅靠近江明月一边墙角的两个壁灯开着,所以视线落在门边,只能看见一团昏暗。
  
  越仲山放下车钥匙的动静来得迟而缓慢,江明月因此猜测他已经看到了他发的消息。
  
  又过了不可数的几秒钟,高大的身型才慢慢出现在光线所及的地方,跟早上出门时的气定神闲不同,他的脚步很沉,像坠了千钧,整个人却又浮,像定不住心气神。
  
  江明月等他靠近,做好了迎接他疾言厉色的拒绝或冷漠的忽视的准备,探身将茶几上摆放整齐的一式两份离婚协议书向前推了推:“我签好了,你看还有什么问题,没问题的话。”
  
  他抬头,迎上越仲山深不见底的眼神,接着说:“应该是没问题,签吧。”
第 2 章

  第二章
  
  海城八月初的天气,一上午万里无云,天空碧蓝如洗。
  
  江明月是早上九点钟进的律所,下午两点钟才出来。
  
  主管这个案子的律师的意思很明确:没办法再继续跟进下去,而且不只是他,海城不会再有大的律所会接这个案子。
  
  江明月守着、等着、缠着,把预先讲好的费用翻了两倍,最后也只得到一句诚恳的“真的对不住”。
  
  灼x高悬,八车道的槐荫街上,地皮被晒得滚烫。
  
  之前不知道要在律所耗多久,就叫家里的司机先回去,这时候,独自出来的江明月顾不上找地方吃口饭,接着还要去市政大厅。
  
  -
  
  今年过年没几个月的时候,他爸和他哥就接连被调查。
  
  经济方面的问题错综复杂,家里人都觉得这次虽然确实要严重一些,但以前不是没有过类似的情况,所以都瞒着在上学的江明月。
  
  这一拖,就拖到江文智进看守所,当晚突发脑梗没救过来。
  
  情况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旁人眼里的江家,只剩下不主事的太太,和一个从没进过商圈的小孩子。
  
  除了少数几个跟江明月的大哥关系亲近的朋友之外,不再有人敢贸然为一个起死回生可能不大的家族投入人脉和资金。
  
  -
  
  占据江明月假期最大比重的一件事,不是他爸爸的葬礼。
  
  相反的,那场葬礼非常简单,他穿了身黑色西服,跟在用帽子上的黑色蕾丝遮挡红透的眼圈的他妈妈徐盈玉后面,就送走了江文智。
  
  定好的游学、完稿和比赛全都不值得再被提上x程。他接下来的每一天,都开始在奔向律所的路上。
  
  偶尔结束在饭局上,偶尔结束在市政厅办公室门口漫长的等待中,也偶尔结束在海城夏秋季节总是突如其来的大雨里。
  
  有些时候有伞,有些时候没有。
  
  这二十几天,过得比他过去的二十二年都要更长,也更难。
  
  他哥还在看守所,情况复杂。
  
  他跑出去办事,递烟和敬酒的架势都不对,更没有学习和进步的时间,人家一看他,就是个小孩子,话都不好说。
  
  一开始,律师也发现这个情况,就叫他换身西装,但等他真穿了西装去,律师上下打量一遍,又叫他不如换回T恤和仔裤。
  
  到今天,突然律所也开始消极对待,除了对不起,就是不好意思。
  
  从市政大厅出来,江明月照例碰了一鼻子灰。
  
  - 
  
  最近的江家不比从前热闹,只寥寥几个人,事情也没有几件,只围着神经衰弱的徐盈玉打转。
  
  江明月刚进门,徐盈玉就迎出来。
  
  “厨房有x汤,宝宝先去洗澡换衣服,我叫阿姨端出来。”
  
  接着又问:“今天怎么样,律师怎么说?”
  
  江明月拎着他的背包上楼,嘴里说:“还可以,盖章的人不在,要等周一再去一次。”
  
  注意到客厅的桌上有两副茶具,江明月又随口问:“妈,有人来过?”
  
  徐盈玉转头看了眼,脸上表情未变,叫佣人来收,一边说:“一个朋友。”
  
  江明月心事重重,也没在意,继续抬腿上楼。
  
  -
  
  他没跟徐盈玉说律师撂挑子的事,晚饭后,一个人在房间里整理越来越厚的文件和资料。
  
  想着趁周末再去一趟公司,还要约他哥的秘书出来见面,也要重新开始接触新的律所。 
  
  江明楷的秘书刚接受完两轮审查,状态还算可以,江明月约她,也很配合。
  
  第一次见面的临别前,秘书说:“我听您刚才说的,至少目前来说做得都很好,律所好找,以前跟江总合作比较多的还有两家,我去联系,您别太着急。”
  
  但隔了一天,她就在电话里没了底气。
  
  “……瑞信和宏天都没有要接的意思,按理说,这么大的案子,平常都是要抢的,我有同学在宏天做民诉,也说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但大概是大老板的意思,不许他们谈。”
  
  接电话的时候,江明月刚到江明楷的办公室找了两份合同。
  
  大楼里空空荡荡,接完江明楷秘书的电话以后,江明月也没多留,外面还是下起了雨。
  
  他是陪徐盈玉喝过下午茶才出来的,此时街头华灯初上,车流如织,笔直矗立的办公楼上,只零星几格亮灯,掩映在厚重的雨幕后面,一切都隐隐绰绰。
  
  江明月给司机发了定位,回想起自己刚才握着手机下意识反问秘书的那一句:“不许他们谈,为什么?”
  
  为什么,江明月试着不让自己沮丧,却还是忍不住很幼稚地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让人不懂的为什么。
  
  - 
  
  他等在有遮雨棚的公交站牌下,没过多久,一辆黑色车身缓缓靠近,在瓢泼的雨里,所有的东西都模糊不清,前挡风玻璃上,雨刮器的存在感微乎其微。
  
  江明月双手护着背包,跟着靠近,在嘈杂的雨声中,艰难地看清车牌号前少见的“海A5”,就拉开车门上了车。
  
  等他稳稳坐定,又胡乱抹了两把落了雨水的脸以后,才突然一个愣怔——
  
  挪到另一边给他让座的主人坐姿还没定,一只手已经递了毛巾到他面前。
  
  面对着眼前的陌生人,江明月的脖颈好似梗住,没有转头,只用视线小幅度地打量了一圈车厢内部。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哪里都很熟悉,确认是跟平常接他那辆一样的添越,只有这个面色冷y的人是认知之外。
  
  或者说,还有这辆车里的气味、小细节处的陈设,是认知之外。
  
  他上错车。  
  
  回家后,徐盈玉照例在等他,江明月提前整理好情绪,才推门进去。
  
  徐盈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转过身来问他:“老田说你遇到朋友,是哪个同学,怎么不带回来吃饭?”
  
  老田是最近跟着江明月的司机,刚才上了越仲山的车以后,江明月就打电话叫他直接回家。
  
  他边洗手,边绘声绘色把在大街上遇到越仲山,还错上了人家车的事说了,一直跟在他身后絮叨的徐盈玉蓦地没了声响。
  
  “妈?”江明月擦完手,回过头正经了一些说,“好像有两三年都没见他了吧,变了好多,今天刚打照面的时候,我都没认出来。”
  
  变得更刻板,也更让人犯怵。
  
  越仲山在越家这批长起来的孙辈中排老大,但是长在外面,十岁那年才被接回来,又比江明月大了五岁,跟江明月他哥一茬,比江明月他哥的话还少。
  
  上高中的时候,头剃得只留短短的发茬,面色又凶,看着就很不好惹。
  
  他们这些小孩都怕越仲山,以前逢年过节都不会一起玩,在学校里迎面碰上,几个人站得一个比一个规矩,老老实实地喊“越大哥好”。
  
  后来都长大了,更有各自的事要忙,等越仲山高中毕业以后,除了偶尔跟着江明楷蹭饭时遇上,江明月和他再没有别的接触。
  
  只记得三年前他刚高考完没多久,就听到越仲山出国的消息。
  
  -
  
  “来喝汤,晚饭呢?”徐盈玉没接他这个话茬,只说,“一直等着你,还没上桌。”
  
  江明月回答她:“没吃。”
  
  紧接着又说:“不过不是说了叫你别等?我回来有口吃的热热就行。”
  
  徐盈玉没说话,两个下人很快摆好碗筷,江明月手边额外多了一碗姜汤。
  
  -
  
  晚上九点多,江明月在房间里继续整理那些越来越厚的文件和资料。
  
  东西从牛皮纸袋里拿出来,分类别摊开,几乎铺了满床。
  
  一个多月以前,他对这些东西还一窍不通,但到今天,怎么说也能听懂一些个中意味。
  
  之前律师对说他后面的急不来,江明月就大概知道,剩下的多是要人情才能办。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说的是对的,江家现在的确不算缺钱,但人情,是真的没剩多少。
  
  可能律师本来也怕得罪人,现在又看他难以成事,才放弃这个案子。说到底,是他太废物,这事交给他爸或他哥任何一个人做,恐怕都要比他g得利索漂亮。
  
  窗外劈下一道惊雷,又一场阵雨如注而下。
  
  江明月赤脚踩在木质地板上,探身去关窗的时候,徐盈玉敲了敲他卧室的门:“宝宝?”
  
  江明月踮脚最后推了一把窗户,说:“进来。”
  
  她换了身居家款的旗袍,深蓝色,裙摆不算长,但开衩低,颈边的盘扣也简洁,在江明月床边坐下,涂了素色甲油的指尖在摆开的文件上划过,眼神不知道落在哪里,沉默了好一会。
  
  徐盈玉很少来江明月房间,他穿上鞋去倒了杯水,递到徐盈玉手里。
  
  然后走过去挨着她坐下,靠在徐盈玉肩上,把几张纸拿出来给她看:“最近就是办这个,先把罚款交上。”
  
  徐盈玉看了眼,倒像是不很在意,只点了点头,伸手到江明月额头上探了下温度,说:“明天怎么安排?”
  
  江明月答:“上午没事,晚上约了人一起吃饭。”
  
  徐盈玉顿了顿,江明月想着她担心大哥,可也无从安慰,连“快了”都没办法说,因为实在是太违心,也太违背事实。
  
  没想到她说:“既然上午没事,就去约曼琳见个面。”
  
  “是我的疏忽,最近一直让你跑家里的事,忘了你们小年轻该约会见面。”
  
  江明月张了张嘴,看着徐盈玉认真的神情,最终说:“我知道了,妈妈。”
  
  徐盈玉握了握他的手,又说:“已经订婚的人,不好再浑身的孩子气,女孩子都要哄的,曼琳要是生气,你就多说几句好话。你想想,两个人有多久没联系过?不要觉得订了婚,就不用好好维持感情,其实是更要表现出珍惜,知不知道?”
  
  江明月很听话,徐盈玉讲两句,他就点点头。
  
  又过了会儿,江明月晃了晃被她握着的手,轻声问:“妈,还是有什么事?”
  
  “没事。”徐盈玉立刻说。
  
  顿了顿,她像是刚想起来一样,转口问江明月:“你说今天遇到越仲山,他有没有说什么?”
  
  江明月回想一遍,只记得越仲山不苟言笑的脸,摇头道:“没说什么要紧的,他可能回来时间不长,应该不清楚咱们家的事。”
  
  “好,宝宝早点休息。”又坐了没多久,徐盈玉起身道,“记得联系曼琳。”
  
  -
  
  江明月跟罗曼琳的婚约是去年定下的。
  
  他其实没有过什么恋爱史,甚至至今也没捋清他和罗曼琳感情的开端,这也是当初徐盈玉并不是很同意江明月的爸爸撮合订婚的原因之一。
  
  好像因为两个人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学,小学、初中、高中都同班,大学也上了同一间,彼此熟悉,两家人来往也密切,从小被戏称娃娃亲长大的,所以两边家人促成订婚,就算顺理成章。
  
  经徐盈玉的提醒,江明月才意识到他最近对罗曼琳的忽视。
  
  她联系过他好几次,也很关心他们家的情况。
  不过每次,江明月都要么在跟律师谈话,要么绷着神经等在财政局,所以次次回应都算得上敷衍。
  
  好在罗曼琳性格天真,还有一些跟江明月类似的傻气,一向不会跟他生气。
  对江明月这样的恋爱低分学生来说,实在是个再好不过的搭档。
  
  江明月这么晚才提明天见面,她也没有拒绝,一口答应下来,接着问他家里的事。
  
  不过不等江明月说什么,她又说:“算了,明天见面再说,听你声音肯定是很累了,早点休息吧。”
  
  江明月说:“好,你也早点休息。”
  
  罗曼琳顿了顿,道:“明月,你是不是感冒?”
  
  她的声音很轻,带着真切的难过:“你别太辛苦啊,我爸妈最近也都在想办法,也打了招呼,江大哥在看守所的生活没有问题,其他的我们慢慢来。”
  
  “没有感冒,我今天早点睡就好。我知道,谢谢叔叔阿姨。”江明月认真地说,“你定了想吃什么以后告诉我,我来订位子。”
  
  罗曼琳马上又开心起来,答:“好。”
  
  第二天,江明月惯例早起,陪徐盈玉吃早餐。
  
  他拿了片面包,低头仔细地涂苹果酱,听徐盈玉问:“约了曼琳没有?”
  
  江明月道:“约好了,新天地那边新开了家泰国餐厅,在那吃中午饭。”
  
  徐盈玉抬手喝咖啡,面上表情没有多变,江明月却看出她是有点不满,冲她无奈笑道:“又不是拍偶像剧,次次约会都吃法餐也不见得就多高级,而且,曼琳也不像您想的那么多要求。”
  
  徐盈玉看他半晌,也笑了,垂眼道:“总之,你要对人家上点心,不要谈恋爱也总是要妈妈出主意。”
  
  “还有,我们家里的事自己解决,跟曼琳见面说点开心的,知道吗?”
  
  江明月全都答应下来,开开心心走出家门,等门一关,就重新变成心事重重的样子。
  
  距离吃午饭还有一些时间,江明月先去律所。
  
  提前预约过,所以瑞信和宏天他都顺利进去了,但讲明来意以后,就总也不行。
  
  他只是不太圆滑,并不是不通人情,那些其实没留余地的婉拒,江明月都听得懂,并且知道自己毫无办法。
  
  走在x光下,想着家里的徐盈玉,和还在看守所的江明楷,他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深地体会到自己的无能。
  
  连江明楷的秘书一开始都说会慢慢解决的问题,在他手上,却变得越来越无解。
  
  江明月揣着烦恼赶到约好的餐厅,来的人却并不是罗曼琳,而是罗曼琳的表姐。
  
  江明月也叫她表姐,起身帮她拉开椅子,把菜单递给她时,她没接,只是很抱歉地看着江明月。
  
  好一会儿,江明月收回递菜单的手,听她替罗曼琳讲了要退婚的话。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笑了笑,但很快也就笑不出来了,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把头低下。
  
  如果对面坐的是罗曼琳,还能说声对不起,但不是,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讲难过是不合适的,有卖惨和道德绑架的嫌疑,再说到遗憾和难堪,就更无需开口。
  
  这实在不算什么值得寒暄的场合,表姐把话带到就走,走之前拍了拍江明月的肩膀。
  
  他独自坐了很久,需要考虑的事情很多,甚至有些麻木,相比起江明楷还在看守所、他却没办法在任何一间数得上名字的律所里找到一个愿意负责这个案子的律师,好像被退婚的事情还算没那么严重。
  
  喝光一杯柠檬水以后,江明月踩着阵雨要来的点出了餐厅。
  
  -
  
  不过走过半条街的工夫,新天地外的槐荫街上就落了场瓢泼大雨。
  
  等感觉到雨点打在脸上隐隐作痛的时候,他已经接完了带他的老师的电话。
  
  项目最多只能等他到下周,再不去,他之前整整一年做过的东西就都算白g。
  
  江明月明白,没有谁在为难他,甚至老师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帮他拖延了时间,所以只能先说了句对不起,然后说自己真的去不了。
  
  三两分钟的时间,江明月被浇了个透,圆领的白T粘在身上,显出他背上凸起的肩胛骨。
  
  他沿着路边走,身边车笛声音不断,被人拽住手臂大力拉到车上以后,才后知后觉,好像是有辆车跟在他身边,按了很久的喇叭。
  
  递毛巾的那只手上的腕表亦十分眼熟,江明月通红着眼圈抬起头,看见越仲山因为下车所以同样被打x的脸:“擦一擦。”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