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一眼万年是你》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白景思容凌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8章 她已经没有妈妈了

夜深人静,狂欢停歇,两人从酒吧里出来,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

“我送你回去。”傅嘉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对她说话的语气,已经变了。

她“嗯”了一声,上了车。

他跟踪了她这么久,自然知道她住在哪里,开着车,往她住的地方去。

车上,白景思没多久就睡着了。

在酒吧尽情玩了两个小时,又喝了酒,她的体力已经透支。

但这两个小时,让她的情绪得到了发泄,她的心里,暂时是平静的。

半旧的跑车驰骋在夜间的城市公路上,不时有灯光照进车窗,将昏暗的空间点亮。

他转头,看了女人一眼,只见她靠在椅背上,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这样的女人,和他在酒吧里看到的,判若两人。

他颠覆了自己之前对她的认识。

这到底是怎样的女人?

车子开到白景思所住的小区楼下,她就醒过来了。

“xx,今天谢了。”她推门下车,往小区楼大厅去。

傅嘉逸见她脚步有些不稳,以为她是喝醉了,就跟着下了车,跟上她。

他以为,她喝醉。

她只是腹部和胃疼得比较厉害而已。

他陪着她出了电梯,在她拿钥匙开了门之后,还跟着她进了门。

“你走不走随便你,阿姨年纪大了,就不陪你玩了,睡去了。”她的身体,快撑不住了。

丢下这句,她丢下他,直接进了卧室。

傅嘉逸:“……”

他在客厅待了会儿,知道卧室里的人睡下了,这才离开。

他乘电梯下楼来,电梯门一打开,一个挺拔的男人立在电梯门口,手里拎着一个食袋,传出x油的香味。

是x油泡芙。

他不由一震,是姐夫……是容凌!

容凌也下意识地看了看他。

他迟疑片刻,出了电梯,往外去。

容凌转身,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不一会儿,就听到车子开走的声音,这才进了电梯。

他回到家里,连灯都没开,借着落地窗外映进的夜色和灯光,直接去了卧室。

他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看到床上小小的身影,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他在心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退了出去,在外间的浴室里洗了澡,换上睡衣,才轻手轻脚地上了床。

虽然怕吵醒已经睡着了的人,但还迷恋地靠了过去,伸手将她拥在怀里,一阵酒气扑鼻而来,他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她喝酒了。

自五年前,她第一次流产之后,她就滴酒不沾,保养身体。

他不由恼怒了起来。

白景思身体不好,睡得太沉,虽然没有完全醒来,还是感觉到了他,厌恶地拐拐胳膊,要推开他,浑身却使不出一点力气。

她嫌弃着他,嫌他被别的女人用过了。

跑出去喝酒了,还敢冲着他发脾气!

容凌霸道地按着她的胳膊,想要训一下她,见她乖乖的不动,心中的恼怒很快就消散了,渐生了满腔欲念,可抱着一个睡着的人,他也只能作罢。

第二天,白景思起得比较晚。

她一出卧室,就看到餐厅里有容凌的身影,又退了回去,在卧室的卫生间里化了妆才出来。

容凌依然做好了早餐在等着她,两人坐在餐桌边,跟往常一样吃早餐。

只是今天早上,白景思显得有点怏怏的。

他看了她几眼,开始解释道:“昨天公司里有一个国外的大客户闹事,有员工受了重伤,我抽不开身……”

说完,他抿了抿薄唇,有很多想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

他很快打消了要说那些事的念头,低头去夹小菜。

从他接通电话的那一刻开始,白景思就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眼底翻涌着一阵挣扎,又将一切都沉了回去,开口道:“今天下午陪我去看樱花吧,我想去看。”

“你要是下午没时间,明天也可以,后天也行。”

这是她最后人生里,最想和他一起做的事了。

容凌的筷子还伸在装着小菜的玉蝶里,听她这么一说,抬起头来,看着有些执拗的她,停顿了片刻,开口说道:“你要无聊了,就去把妈接过来,让妈陪你一阵子。”

他以为,她是因为辞职了,有些不适应,需要人陪。

白景思身形一顿,像被一道天雷钉在椅子上,眼中的光芒,也黯了下去。

三年前。

她支离破碎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孤独悲痛的她,很想要母亲的陪伴。

可她不敢让母亲看到她当时的样子,不敢联系她,却接到母亲住进重症室的电话。

她强撑着爬起,开车连夜赶回去。

她赶到医院时,母亲躺在病床上,出气多,进去少,已经奄奄一息。

“妈,怎么会这样?”她跪倒在床边,抓着母亲的手,怎么也不敢相信,平时那么健康的母亲,还不到五十岁,竟然病危了。

白母听到她的声音,吃力地抬起眼皮子,挣扎着伸手摸到了她的头。

“小景,你……幸福吗?”

她怔怔地看着母亲。

她幸福吗?

那时的她,正是她这一生最悲痛的时候。

她不知道母亲为何会这么问。

“妈,有你在我就幸福,只要你在我就幸福……”

那时候,她才清楚地知道,这一生,再也不会有人,像母亲这样爱着她。

她是那么重要。

她需要她。

白母的气息已经很微弱,她凝聚了全部的力气来跟女儿说话。

“对不起……”她的眼角xx泪水:“妈没能让你幸福。”

她没能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让她在一个没有父爱的家庭长大,还饱受欺凌,她一直觉得亏欠女儿甚多。

“不……”她拼命地摇着头,不想在母亲面前哭,可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以后,妈也不能陪着你,给你依靠了。”

她的手指颤动,想要抚紧女儿的头,可却没有力气。

“小景,妈的宝贝女儿,你一定要幸福啊,要幸福……”

随着她的话音消散,抚在女儿头上的手,也滑落而下,重重地垂了下去,眼角溢着更多的泪水,对女儿的担忧,凝满了她的眉眼,定格在已经堆起皱纹的脸上。

床头的心电图显示器发出刺耳的不正常声音,白景思抬头一看,显示生命特征的心跳图正渐渐拉平。

“妈!妈……”她惊叫了两声,没有得到母亲的回应。

“容凌,容凌……妈,你别怕,我叫容凌过来!”在这样的时刻,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叫容凌来。

仿佛只要他来了,一切就会好起来。

她爬起来,来到病房外,给容凌打电话。

电话打第二遍的时候,才被接通。

“喂,你好。”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她只觉耳边一个惊雷,炸得她一阵眩晕。

没听到声音,电话里的女人又说道:“请问你是哪位?”

她嘴唇颤抖,说不出话来。

“容总现在不方便,你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给他,或者,等他方便了,让他给你回电话?”

半晌,她才能开口说话:“不用了。”

她挂了电话,回到病房,母亲的心电图已经拉平,她惊恐地上前去,抓着她的手,感受不到一丝气息和动静——

母亲死了!

“噗!”

她猛地吐了一口鲜血,身体摇晃着倒了下去。

第9章 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

她一个人,在邻居和亲戚的帮助下,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为母亲举办了葬礼,将她安葬。

在母亲下葬的那天,她剪掉了齐腰长发,将头发和母亲一起埋葬,寓意一直陪着她。

邻居和亲戚都出来阻止她,说她这么年轻,这么做不吉利。

“这个世上,再也没有比妈妈更爱我的人了,我想用这样的形式,陪着她。”延续她和母亲的羁绊。

大家也都同意了。

毕竟,哪有母亲会害自己女儿的。

在收拾母亲遗物的时候,她看到了她的手机,手机屏幕摔碎了。

她打开手机,就看到屏幕上的照片,眼睛被刺得生疼。

照片上,容凌和傅嘉薇搂在一起,怎么看,都是一对有奸q情的男女。

她知道,她就是半个月前,替容凌接了她电话的那个女人。

照片,是用短信的形式发过母亲的。

她明白过来,母亲就是在看到这一条短信的时候,摔下楼,引发脑血栓的。

是这张照片,杀死了她。

难怪,她见到自己,第一时间便是问自己幸不幸福,她最后的γβ遗言,也是要自己幸福。

到咽气的那一刻,她还担心着她不幸福。

原来,她是得知容凌出轨了。

母亲知道她和容凌恋爱,是她被宋如乔开车撞伤,容凌带着律师来帮忙,亲口跟她说他是她男朋友,他喜欢她。

因为这件事,母亲还狠狠地打了她一顿,说她早恋。

在白母的心里,她一直认为,她是因为家庭缺失父爱的原因,所以才会早恋,才会被容凌的关爱所迷惑。

后来,即使他们结了婚,她还是有这样的担心。

她跟母亲解释过很多次,她喜欢容凌,是真的爱上了他这个人。

事实也是如此。

可母亲就是无法消除心中的疑虑。

这大概,也是她收到那条短信时,如此担心的原因。

容凌,大神级的富二代,和当年,她的父亲是那么的相似啊。

母亲亲身经历过那样的爱情,是真正的明白人。

“咳……”白景思咳了一声,慌忙放下碗筷,跑进了卫生间。

她咳了几下,吐了些痰,痰里混着些血。

她揉了热毛巾,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苍白的脸,又擦了些素颜霜,补了点妆,才重新回到餐桌上。

“怎么了?”容凌总觉得她刚刚的样子很不对劲,神色间全是担忧,心里也莫名的不安。

“没事。”白景思挤出一个笑容:“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她不喜欢强求。

一是强扭的瓜不甜。

二是,都这个时候,她想给彼此留一点余地。

三年前,她都没跟他说的事,更何况现在。

可容凌看着她这一笑,心里却揪了一下。

吃晚早餐,容凌就去上班了。

白景思回到卧室,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离婚协议,凝思了片刻,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她以为,自己死都不会签下这份离婚协议,可终究还是签了。

市一医院,VIP病房。

容凌拎着一袋水果,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容凌!”病床上的人眼睛一亮,坐了起来。

她就知道,他一定会来看自己的。

他将水果放下,在一旁坐了下来,看着她:“好些了吧。”

明明是关心的话,可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没有一丝关心,透着凉薄疏离。

“好……好多了。”傅嘉薇微微缩身,伸手往脸颊边上触了触,贴了纱布的脸颊依稀看得出些许淤青,柔弱可怜。

“这个项目,先不跟进了。”他来,就是跟她说这件事的。

她惊愕地看着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可见他一脸肃穆,不像似开玩笑。

“怎么可以不跟进呢?我们在项目上,已经花了大半年的心血,如果不跟进,公司上市怎么办?”

容凌只是平静地看着她,显然,这些问题,是他考虑过的。

“容凌,”她的声音柔了下来,关心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我想放个长假,好好陪陪我老婆。”

傅嘉薇的面目一僵,脸色也白了。

但在他的面前,还算克制。

“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伤。”说完,他站起,往门外走去。

她看着他的身影,嘴唇蠕动,想要叫住他,却无法开口。

她心里很清楚,她留不住他,也只会让她自己更尴尬。

“砰!”容凌出了门,轻轻将门拉上。

她眸光一厉,脸都气青了。

他营营汲汲五年,就是为了让容氏上市。

这三年来,她跟着他,呕心沥血,几乎是以命相搏,都是为了让容氏和傅氏捆绑上市。

而他们现在跟进的项目,是上市的关键,眼看,他们也已经成了大半,只差临门一脚,公司就可以在年底,最迟明年初上市。

到现在,他竟然要放弃了。

理由竟然是,要陪白景思。

她知道他最近一直在陪那个女人,所以昨天,才策划了那么一出苦x计,破坏了他们的约会,不让他们的重修于好的机会。

现在这样,她无法接受。

她拿起手机,打通了电话。

“喂,你在哪里?”

“姐,我马上就到了。”

傅嘉逸挂了电话,推开车门,正准备下车,就看到容凌从医院里出来,他腿一收,拉回车门,看到他开着车走了,才下车来。

傅嘉薇正在床上削容凌带来的苹果,见弟弟进来,抬眸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削着苹果。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呃……还行吧,再给我点时间。”傅嘉逸一想起白景思那个软y不吃的老阿姨,就一脸烦躁。

看着他脸都快皱起来的样子,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嘉逸,你知道姐姐现在的处境吗?外面有无数媒体在盯着我,生意场上,大家也在注视着我,公司又在准备上市中,是关键时期,我不能再当小三了。”

“容凌和白景思已经分居两年多了,这三年来,我和他共进退,他需要我,我也需要他,他只是比较念旧情,才一直拖着没离婚,这对我们三个人都很不好。”

傅嘉逸的脸色严肃起来,思索片刻,他问道:“姐,世界上好男人那么多,你非他不可吗?”

她的神色严肃起来,有些冷意的眸光非常坚定:“可容凌只有一个,我和他,三年前就已经注定无法分离了。”

“好,我知道了,我一定会让她离婚的。”他心里已经有了新的计划。

虽然这对白景思不公平,但人都是自私的,他选择让姐姐幸福。

傅嘉薇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回头我给助理打个电话,让她把款付了,你明天就可以去提那辆跑车了。”

他眼神一亮,点点头。

他去让白景思离婚,她给他买他多年来一直想要的那款跑车。

这是他们姐弟的交易。

第10章 我们做个交易吧

白景思是被电话吵醒的,醒来,发现已经是x昏时分。

她自嘲地扯了扯嘴角。

果然,这残破的身体,已经不经用了。

她不过是睡个午觉而已,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

她拿过手机,来电没有备注,但她知道,这是傅嘉逸的号码。

她接通了电话。

“阿姨,做个交易吧,今晚我有个朋友聚会,你陪我去,以后,我就不再缠着你了,成不?”

她皱了皱眉,思索了一番,眸光一转,答应了。

“可以。”

傅嘉逸有些意外,没想到她这么g脆就答应了,他还以为,这种老阿姨很难说话呢。

一个小时后,他开着那辆半旧的跑车来到楼下,白景思已经在等着了。

看到她,他的眸光不由一震。

她穿着一件酒红色亮片吊带裙,高跟鞋,齐肩长发蓬松微卷,妆容精致,红唇烈焰,妩媚动人。

他一直以为,他姐是更漂亮,更配得上凌容的女人,现在看到认真美丽起来的她,他不这么认为了。

白景思拉了车门坐上去,见男孩看着自己的目光发呆,有些失神,眯了下眸子:“酒吧生x宴会,穿成这样不合适吗?”

他慌乱地收回目光:“合……合适。”耳根都有点红了。

再一想到昨天晚上,她在酒吧疯狂放纵的样子,渐渐的,也就没那么惊讶。

他开着车,带着她往前一天他们去的酒吧去。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霓虹漫城。

酒吧外,车流人流涌动,有些混乱。

车子开进广场,一直无法进入停车场,傅嘉逸烦躁了起来,他脚上踩了一下,“砰”的一声,车子猛地一震,车上的两人也跟着身体一晃。

撞车了!

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有六七个人围了过来,痞里痞气,焰气膨胀。

白景思已经嗅到了找事儿的气息,就听傅嘉逸在耳边说道:“下了车,你直接回去。”

年轻男孩脸色泛青,语气也有些慌了。

她明白过来,他遇上事了。

两人下了车,白景思走到一旁,但并没有听他的离开,而是抱着手臂看着。

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前护后拥地走到傅嘉逸的面前,二十来岁,寸头,黑色皮衣,x前挂着一根银链,脸颊上纹了一个图腾,目光森严,杀气腾腾。

“原来是傅小少爷啊!看来你姐姐吞并了我家吴氏地产,你们傅家又飞x腾达了,你这小崽子也跟着嚣张了,竟然连我的车也敢撞!”说着,伸出手掌,侮辱性地在他的脸上拍着。

一旁的白景思眉头皱了起来。

原来是家族恩怨,私仇,撞车,不过是找事的理由。

“啪!”傅嘉逸一巴掌打掉脸上的手,像头被惹怒的兽:“车撞了,你要怎么陪,直说!”

“陪?好啊!谁不知道小吴爷我爱车如命,你撞坏了我的车xx,就拿一只手来陪吧。”说着,他给左右的手下递了个眼色。

立刻有人冲上去,一左一右按住傅嘉逸的肩,“砰”的一声,将他按了扒在车盖上,将他的右手拉了出来。

小吴爷手里转出一把短军刀,手起,刀落。

“慢着!”

白景思一声落下,他手中的刀停留在傅嘉逸手腕的上方。

她走上去,“砰砰”地拍了两下被撞的跑车:“车是你的?”

“是,美女有何指教?”小吴爷语气不善,她阻碍了他的行动,他很生气。

“去攀云峰跑一场,我赢了,你们的事,一笔勾销。”

众人一脸懵x地看着她。

性感娇艳的礼服裙,高跟鞋,身姿纤瘦,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说出这种话来的人。

攀云峰的赛车道,以险著称,在国际上都是很有名的,每年都会有国际上的极限赛车活动,有选手丧生此地。

连傅嘉逸也抬起头,震惊地看着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见大家没反应,白景思眸光一转,看着小吴爷,追问道:“如何?”

小吴爷笑了,笑容里带着几分讥诮:“美女,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她回以自信一笑。

大家再三确认,她是认真的。

小吴爷眼中透出璀璨光芒,他爱赛车如命,这样的邀请,又怎么会拒绝。

“如果你输了呢?”他一脸自信,在云城,赛车这件事情,还没有人能够赢过他。

“输的人,没有话语权。”

也就是任凭对方处置了。

白景思说着,脱了高跟鞋,拉开半旧跑车的车门,坐上了驾驶座。

小吴爷飞扬一笑,拉开自己的车门,上了车。

就冲着这个女人的气势,他也愿意跑这一场。

口哨连连,欢呼雀跃,一行人纷纷上了车,准备出发。

傅嘉逸这才反应过来,捡起白景思的高跟鞋,上了车,在副驾上坐下来,声音都有些不稳。

“白景思,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你知道赛车是什么吗?”

“你参加过赛车吗?”

“……”

“闭嘴!”她轻飘飘的两个字将他的话都堵了回去。

这家伙,年纪不大,怎么就是个话痨。

看着她坚定的眸光里透着一股不容置喙的霸道,他竟真的说不出话来。

最后,一行人,五六辆跑车出发,往攀云峰去,后面跟着的两辆,是傅嘉逸在酒吧里过生x的朋友。

一个小时后,他们将车开上了山,前四辆跑车齐刷刷停在起跑线外。

大家纷纷下车来。

高跟鞋不适合开车,白景思还光着脚,她不矮,可在一群男人中,还是显得很娇小,却很惊艳夺目。

小吴爷抬手:“美女,这几辆跑车,随便你挑。”

她拍拍傅嘉逸的跑车:“不用了,我就用这辆。”

大家都迷惑地看着她,这辆跑车,是现场最差的,再好的赛车手,也需要一辆好车。

小吴爷拧了下眉峰,这个女人,太嚣张了,可他喜欢。

“那我就当仁不让了。”

她向他作了个请了姿势。

他拉开车门,上了车。

一切准备就绪,枪声响起,他的跑车箭一般地冲了出去,像咆哮的野兽,在险峻崎岖的公路上疾驰。

车道是单行道,过了七八分钟,白景思才上了车,系上安全带,准备出发。

傅嘉逸匆忙坐到副驾上,要陪着她跑。

这件事,本来就是他自己的私事,将她卷进来,他已经后悔了,现在想反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白景思看了他一眼,转头看着前方,眸光渐渐变得坚毅起来。

在听到枪声之后,车子平稳地开了出去。

如大家所预料的那般,这辆跑车差,出发的速度,也远不及小吴爷的。

毕竟是个女人,大家都为她担心了。

只希望小吴爷能看在她是个美女,又这么有范儿的份上,会轻点处罚他们。

车上的傅嘉逸心头也是一沉,心底凉得慌。

罢了,都是自己的祸事,回头自己一人扛下就是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