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汉文】《请和我离婚》txt百度云网盘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榴莲香菜

​​1.圈子里的人几乎都知道,十八线女星初宁喜欢林晏时,买专辑买周边买限定、演唱会刷票房一个没落下,堪称追星界的楷模。
  
没多久,圈里突然爆出楷模跟自己偶像家族联姻了。
  
全娱乐圈都不看好这场联姻,在粉丝们xx哀嚎下,三个月后,这对娱乐圈年度最不被看好夫妻,离!婚!了!

初宁本人更是毫不拖泥带水,分分钟更新微博宣布脱粉。
初宁:这场没有爱情的婚姻,我选择放弃。
 
当天,举国同庆,就在粉丝们纷纷微博抽奖庆祝男神离婚,暗讽初宁离了林晏时什么都不是时,没多久,就看到初宁以今年最炙手可热的古装剧本女一号上了热搜。
  
众粉丝:???
  
自此,初宁一路资源拿到手软,通告满天飞,更是从原来的土包妹变成了如今的时尚达人带货女王,还一跃拿下了新晋影后,好不风光。
  
初宁:不追星后,我变成了富婆。
  
2.林晏时的粉丝时光们,最近越来越觉得他们哥哥奇怪了。
具体表现在,一向不接综艺的哥哥居然开始拍综艺了,明明走正剧路线的哥哥居然去网剧客串了……直到有天,某档火热的综艺最后一期直播时,大家看到镜头里,那个孤傲的男人拽着他前妻的衣角,委屈巴巴道:“别生气了好不好?我给你唱《惊雷》听。”
  
众粉丝:??????
  
慢慢理清楚状况的时光们惊觉,什么网剧啊综艺之类的,他们哥哥就是去追老婆的!!!

时光:哥哥也太卑微了叭。
  
没多久,林晏时最大的站姐,携全体时光去初宁微博下求婚——
时光:带着我家猪来拱白菜了,姐姐看看我家哥哥吧,颜值高身材好还会唱《惊雷》,求拱~~~
  
当晚,林晏时巴巴的站在初宁门口,边敲门边“哼哼”。

初宁:?
  
林晏时:我来拱白菜了。
  
【我愿意陪你站在世界之巅,俯瞰一切光景。你就是我的女皇。】
  
【墙头众多真情实感沙雕的追星狗女皇X面瘫死直男一本正经搞笑追妻的新晋影帝】
  
【狗血】
【爽文】
【追妻火葬场】
第 1 章

  初宁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追星的路上遇到老公出轨。
  
  此时是晚上十点三十二,外面飘着毛毛细雨,街面上没几个人,那两道前后进酒店的身影就越发显得引人注目了。
  
  “轰隆——”
  
  雷声划破天际,初宁紧咬着嘴唇,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发抖。
  
  其实,她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她跟林晏时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爱情,顶多是小粉丝跟偶像。林晏时不喜欢她,这事从领证的那一天起她就知道了,可即便如此,她也期盼着他能在某一天看到她的存在。
  要问她为什么要“迎难而上”,大概是粉丝滤镜过厚的缘故?
  林晏时对于她来说,不仅仅是偶像,更是青春期成长的方向。
  他曾经将那个半只脚踏入地狱的她拽了出来,给了她别样的希望。
  所以,能跟偶像结婚就已经是中头等大奖了,她还奢望偶像能每天一个早安吻,xx夜夜都只想着她吗?
  她算个屁,她不配!
  她是哥哥的事业粉!哥哥只要专心搞事业就行,大可不必多此一举的来搞她。
  
  可,哥哥你也没必要这么快就去搞其他女人吧,事业它不香吗?
  
  紧紧盯着手机相册中的那两道背影,纵使是裹成球,她也能一眼认出其中一个就是林晏时,她追了七年的爱豆,几个月前家族联姻后变成了她名义上的老公。另一个几乎要贴到他身上的女人,只露了一个模糊的侧脸,但女人似乎没有什么忌惮,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伪装,只是简简单单戴了一个鸭舌帽。
  中指跟食指来回将照片放大缩小,以追星狗敏锐的嗅觉跟异于常人的观察力来看,这女人应该是当下正火的流量女明星杨依依。
  
  杨依依?
  杨依依?!!!
  
  “x!!!”
  
  破口大骂,初宁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是,哥哥你搞谁不好,为什么要搞这种歪瓜裂枣?!
  
  不对,等一下,她好像搞错重点了,林晏时是她老公,这自己老公出轨她也是人生头一次经历,没什么经验,所以……现在是不是要先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或者进去勘测一下实情?
  
  初宁选择了前者,毕竟爱豆明确的表示过不会喜欢她,跟她结婚只是应付家里人,并且结婚前两人也签了合约,合约里明确表示“到其中一方有喜欢的人时就离婚”。她现在进去也是尴尬,更何况如果到时候爱豆护着歪瓜裂枣,她也太自取其辱了,所以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可是吧……虽然但是,一想到爱豆是跟杨依依进了酒店,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火速找到了林晏时的号码,正要拨过去,车窗外传来了动静。
  
  “哟,我就说是同行吧,还是个小妹妹。”车外的人冲身后车辆上的几人得意道,转而又笑呵呵的问车里的小姑娘,“小妹妹怎么一个人蹲点?你同伴呢?”
  
  初宁看了眼副驾驶的相机,又看了眼对面车辆上熟悉的设备,三秒钟内确定了对方的身份,然后一分钟内大脑飞速运转后,笑脸相迎,“老大让我先蹲着,他去吃饭了。”
  
  车外的男人“啧”了声,低声问,“小妹妹实习的吧。”
  
  初宁点点头,然后装出一副初出茅庐的实习狗仔的小心翼翼的样子,悄声问,“大哥你们也是来蹲他们的吗?”
  
  虽然小姑娘戴着口罩,但那双眼睛亮晶晶的格外好看,颜值肯定也不会差,男人清了清嗓子,右手搭着车窗,冲小姑娘挑眉,“对啊。”
  
  没等到下文,初宁眼睛转了一圈,从后座拿了一堆吃的,开始跟这位长相憨厚的大哥战术性唠嗑,说白了就是x话。
  
  身边的朋友都说“初宁的嘴,骗人的鬼”,初宁能把死人给说诈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能够拥有这么一身本领,全靠追星多年饭圈撕x,她初宁还从来没输过。
  
  因此,五分钟不到,这位憨憨大哥就已经一口一个“妹子”了。
  
  “其实大哥我今天也是走运。这不哥的团队最近刚组建开张嘛,就想着蹲一个惊天绯闻,来来去去半个多月了也没蹲出个风吹x动来,今天听说易晨在这附近,就过来碰碰运气,谁知道竟然真给哥蹲出了大新闻。跟你说,刚刚哥跟进去听了一耳朵,俩人只要了一间房。”
  “哈哈哈,明天的八卦新闻标题我都想好了,你听听——惊!L姓男演员酒店私会Y姓女星,公然出轨,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怎么样,哥这标题够狗血够带劲吧!”
  
  初宁:“……”
  其实,倒也不必这么带劲,真的。
  
  大哥兀自兴奋完,又开始叹气,“哎,你说这林晏时也是倒霉,年纪轻轻就被什么家族联姻给x进了婚姻的坟墓,连自由选择爱情的权利都没有,也是可怜。我还听说他老婆是个疯子,霸着这么优秀的老公还要惦记其他男人,估计也早就出轨了吧,反正自从跟这女的结了婚,林晏时的资源简直一塌糊涂,多半都是被他这个老婆影——哎,妹子你做什么,手手手!”
  
  被突然上升的车窗夹了手,大哥痛的龇牙咧嘴。
  
  下一秒,车窗下降,初宁咬牙切齿的把刚才塞给男人的零食全部夺了回来。
  
  “哎?什么情况。”眼看着车窗就要关上了,男人急匆匆道:“小妹妹,刚刚哥跟你说来我团队的事,你……”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车内的人火气冲天道:“我们团队的薪水高你们十倍,我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去你们这种野x团队,给爷滚!”
  
  大哥:“???”
  不是,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回答他的只有车尾气……
  
  把车停到酒店的另一边,初宁越想越来气。虽然她知道爱豆的粉丝不能接受这段婚姻,就连她自己本人也承受不住,但也不至于把她说的这么不堪吧,她到现在还连爱豆的脸都没摸过,太他妈委屈了!
  更气人的是,她的狗x爱豆现在还在跟别的女人在一个房间!
  
  一气之下,初宁拨了电话过去,响了很久才被接通。
  
  在被接通前的这十几秒,初宁慢慢冷静了下来。
  
  “你在哪儿?”她直接了当的问。
  
  “酒店。”
  
  初宁心里“咯噔”一下,因为她知道,他一定会说实话,因为不在乎,所以他对她不会有任何解释跟隐瞒。
  
  “跟…谁?”明明几分钟前还显得并不紧张的她,这一刻多少还是有点慌了。
  
  “你不认识。”那边简洁明了,说话时带着几分沉重的喘息。
  
  初宁听到自己的声音抖了一下,她问,“女的吗?”
  
  “嗯。”那边的男人不耐烦道:“有事?”
  
  初宁嘴唇动了动,“你是不是需要——”
  
  “嘟嘟嘟——”
  
  通话被无情的切断。
  
  车内寂静的可怕,几分钟后,初宁无力的扯了扯嘴角,苦笑一声,喃喃自语道:“你是不是需要解释一下。”
  
  算了,她又何必再自欺欺人,从他被迫跟她见面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明确的告诉她不喜欢了,结婚后他虽然没对她说过什么过于难听的话,但对她的厌恶跟不耐几乎是挂在脸上的。
  正因为如此,她也从一个老婆粉慢慢的变成了事业粉,现在呢?是不是该放弃了……
  
  正走神间,手机“嗡嗡”两声,以为是林晏时发来了解释短信,结果定睛一看——
  
  【【中国建设银行】您尾号XXXX账户于2月14×22:45完成支付宝交易人民币-23000,余额500000。】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
  这张卡是结婚时她y塞给林晏时的结婚礼物……
  
  初宁:???
  x!谁都别拦她!!她要杀了这对狗男女!!!林晏时你这个狗东西!!!出轨就算了,还用本姑娘给你的卡跟那个歪瓜裂枣开房!!你还是个人吗?!!你是人吗?!!
  
  还事业粉?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无脑黑!!
  
  .
  
  而此刻,酒店服务员正推着夜宵往六楼走,正要路过608,608的门却突然开了,紧接着一个被被x裹成蚕蛹的女人被丢了出来,形容颇为狼狈。
  
  服务员被吓了一跳,愣在原地没敢动。
  
  就听608房内的人冷声冷气道:“滚。”
  
  “你——”女人还想说什么,余光瞥到服务员,立马用被x遮住脑袋,边哭边冲进了对面的房间。
  
  服务员不敢说话,推着餐车往前面走了,路过608时,暗戳戳的探了一下脑袋,还没看出什么,房门就已经被摔上了。
  
  服务员讪讪收回目光,只是越想越觉得刚刚那个女人的侧脸有点眼熟,但具体是谁又想不出来……
  
  这边,608房内,林晏时烦躁的扯掉了被陌生女人碰过的床单,连带被她碰过的领带也一并丢进了垃圾桶。
  
  “嗡嗡——嗡嗡——”
  
  他拿过桌面上振动的手机,解锁后,眉头不禁一皱。
  
  是那个小丫头的短信,接连好几条——
  
  【你死定了!!!】
  【林晏时你这个狗x,我告诉你,你死了!】
  【本姑娘脱粉了!再见!】
  
  极度不耐烦的解了两颗衬衫扣子,林晏时烦闷的想,这丫头又搞什么。
  
  这时,短信框里又跳出了一条,男人的目光瞬间沉了下去。
  
  她说:【滚回来离婚。】
第 2 章

  林晏时不清楚那丫头又想搞什么鬼,只是“离婚”那两个字不知道为什么,看得他很不爽。
  
  低头在手机上点了几下,“你又想做什么”六个字只敲了一半,手机因为电量过低而自动关机。
  
  今晚因为那女人乱搞,家里差点出事,导致他出门的时候匆忙,别说充电器了,就是钱包也带错了。这钱包他不经常用,好在里面还有一张可以刷的卡……
  
  考虑到明天也没什么重要的行程,解了衬衫,林晏时去了浴室。
  
  至于那条不知道抽什么风的离婚短信,他并没有太过当回事。
  
  而此刻,没被当回事的人,正在床上翻来覆去,任凭她怎么自我催眠也睡不着。
  
  她到底还是做不到直接脱粉。
  
  “噌”的一下,初宁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看了眼没有任何动静的手机,心里已经开始敲起了警钟。
  
  他们现在到哪一步了?是接吻还是直接搞了?
  
  打住!
  
  甩开脑子里的x色废料,初宁重新倒回床上。
  
  说不定他们没睡,毕竟她也不是亲眼所见,随便给自己戴绿帽子这种事,还是要不得的。
  
  或许,他们此刻正在讨论当x新闻事实亦或者天文地理。
  
  就这样,左脑是一男一女痴缠的画面,右脑是两人一本正经坐在床上玩手游或者聊剧本的场景,初宁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初宁是被闺蜜的夺命来电给吵醒的。
  
  那边不等她开口,就已经情绪激动的哇哇乱叫了。
  
  “我□□还睡!现在都什么情况了你还能睡得着?!”
  
  半梦半醒间,初宁乱哼唧了声,翻了个身继续闭眼。
  
  “初宁!!”
  
  初宁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腾了起来,努力拉回自己的意识,却因为起的太过突然两眼一黑,差点又倒回去。
  
  电话那头的许诗诗不给她缓冲的机会,继续吼,“现在立刻马上打开微信!电话别挂!先看微信!”
  
  一般能让许诗诗情绪波动这么大的,就只有两件事。一件是她新追的爱豆“出事”了,另一件是对家撕到“家门口”了。反正都跟她爱豆有关系就是了。
  
  开了免提,初宁很听话的点到了微信,心里正发愁如果是闺蜜爱豆有情况,她该以什么方式安慰比较好,或者对家撕过来,她要怎么帮闺蜜把对家撕的惨绝人寰,结果点开微信一看,入眼的便是一张清晰的图片。
  图片上面,男人站在保姆车前,车门开着,车内的女人笑的无比灿烂,男人正低头冲女人说着什么,行为举止看起来无比亲密。
  这个男人就算是只给她看一个后脑勺她都能认出来,不是林晏时是谁?!车内言笑晏晏的女人,不是杨依依又是谁?!还有这个保姆车,跟了林晏时很多年了。
  
  行,原来是自家房子塌了。
  
  本来以为是在做梦,结果一大清早就被沉重一击,饶是初宁再怎么理智,也不能淡定了。
  昨天一起进酒店,今天又一起出来,杨依依还上了林晏时的车!即便不清楚酒店里发生了什么,是个人也都会忍不住脑补……
  
  “昨晚你说太累了不想等晨晨回酒店了,就是因为这事吧。”听到那头没动静,许诗诗就猜到了十之八九,她跟初宁就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顿了一下,她又道:“或许是我们误会了,我觉得你还是找林晏时问问清楚吧。”
  
  手机里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许诗诗愣了一下,猜到她已经在换衣服了,“你现在就要去找他吗?”
  
  “嗯。”
  
  从简简单单的一个“嗯”字里,许诗诗听到了满满的杀气。她弱弱道:“如果他们之间没什么,你也别跟林晏时闹太过分。如果真的有什么的话……”她话锋一转,“我的武力值随时准备支援你!”
  
  “不必。”初宁冷笑一声,把包丢到副驾驶,系好安全带,“我一个人足以。”
  
  半小时后,独栋别墅前,一辆改装过的黑色路虎猛地刹车停了下来。
  
  初宁关了车门,扫了眼停在别墅前的眼熟的保姆车。
  果然是这儿,林晏时今天没什么行程,从酒店出来必然回先回他现在住的地方。
  
  来的路上她已经想清楚了,如果林晏时跟杨依依真的有什么,她会按照结婚合约上的条例跟林晏时离婚。如果这只是一场误会,那她也要重新正视一下这场婚姻了。她不确定往后的生活里会不会继续将林晏时当成偶像来看待,但她很确定的是,不管过多久,林晏时也不会喜欢上她,他们之间隔着的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豪门事,为了避免以后活的太累,她认为这场婚姻是应该结束了。
  更何况,她现在几乎要脱粉了……
  
  门铃响了三下,里面没动静,等了半天,初宁正要上手再按,门被打开了。
  
  男人扶着门,出现在了她面前。
  
  他的相貌异常出众,像是被上帝精心雕刻过的一般,剑眉星目,高挺鼻梁,嘴唇薄薄的两片,看起来异常性感。
  他生的最漂亮的当属那双眼睛,褐色的眸子像是一潭春x湖水,既不薄凉也不热切,让人一眼便能陷入其中。而此刻,这双眼睛里装满了不耐烦。
  
  男人眉峰一挑,淡漠道:“有事?”
  
  初宁正欲开口,屋内传来了一道声音。
  
  “阿晏~~”
  
  “嘭——”
  像是有什么东西沉沉的砸进了大脑,初宁目光迟疑的往后一跑,瞬间,浑身僵y。
  
  就见屋内的女人衣衫凌乱,似乎是看到了她,顿了一下,便手忙脚乱的开始穿衣服。
  初宁不瞎,一眼就看到她正在穿的那件外x是林晏时的西装。
  
  不知道合不合时宜,初宁脑子里的架子鼓敲了三下,然后音量超大的播放起了一首歌——
  
  “为所有爱执着的痛
  为所有恨执着的伤
  我已分不清爱与恨
  是否就这样
  血和眼泪在一起滑落
  我的心破碎风化
  颤抖的手却无法停止
  无法原谅——”
  
  呵,没穿品如的衣服,穿了洪世贤的外x。
  
  再瞥一眼面前男人有些凌乱的衬衫,初宁一张脸黑的不能再黑。
  她露了一个假笑,“是我打扰了吗?”
  
  林晏时本来就已经在暴怒的边缘了,昨晚合同没谈拢,今早姓杨的这个女人又耍花样,眼下这个状况更是让他燥闷,他扭头,“滚”字还没出口,屋内的女人就已经迅速的拿好东西出去了。
  
  “阿晏我先走了,记得打电话给我。”不给林晏时开口的机会,杨依依飞快离开。
  
  林晏时心里低咒了一句脏话,懒得再去搭理那个女人,低头看了眼面前的小丫头,不那么好脾气的丢了两个字。
  
  “进来。”
  
  初宁跟着进去。
  这边的别墅她不是第一次来,但却是第一次进门。扫了眼一片狼藉的沙发,初宁选了块儿g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林晏时从冰箱拿了两瓶冰水,一瓶放到桌上,他拧开手中的那瓶,灌了大半瓶下去。
  
  初宁心中一阵呵呵呵。
  看来就是她打扰了他们的好事呗,这不,都借冰水灭火了。
  
  “有事?”林晏时没坐,这地方被那女人碰过,他想想就胃里不舒服。
  
  初宁握紧的双拳慢慢松开,低头从包里拿了一个相机丢了出来。
  
  相机上面是一男一女前后进酒店的照片。
  
  一分钟后,林晏时拧眉,表情不悦,语态冰凉,“跟踪我?”
  
  如果说上一秒初宁还抱有一点点的期待,这一刻,心彻底凉了。
  
  他没有第一时间解释,而是质问她是不是跟踪他。
  因为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她,因为她对他而言并不重要,所以,他对她只有防备跟质疑。
  
  “你,不觉得需要解释一下吗?”她听到自己还是这么问了,只是很不争气的,声音有点抖。
  
  站在对面的男人单手拎着矿泉水瓶,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浮上了一丝嘲讽,他漫不经心的站在那里,周身环绕着的寒气。
  他说:“解释了你也不会信,不是吗?”
  
  有那么一瞬间,空气寂静,初宁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
  
  林晏时心情本就不好,莫名其妙的被那个阴魂不散的女人缠上,家里的小丫头也开始有动作了。姑母那头到底还是忍不住了吗?这就让小丫头开始监视了?
  只是,看到小丫头渐渐红了的眼睛,他莫名的有点心烦意乱。
  
  灌完了最后半瓶水,因为那丝烦乱,他浑身都不自在,刚要开口,沙发上的人突然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红彤彤却又凶巴巴的盯着他,几近咬牙切齿,“离婚吧!这两天麻烦你回家一趟谢谢!”
  “离婚”跟“谢谢”两个词咬的极为重。
  
  到嘴边的那句“我跟那女人没什么”被“你又想搞什么”给代替了。
  
  “你又想搞什么?”
  
  初宁一口气哽在心头,嘴唇颤抖。
  
  “咚——”
  
  “离婚吧!狗男人!本姑娘脱粉了!”
  
  伴随着摔门声,林晏时怔怔的看着天花板,好半天后,腰部跟腿部的疼痛堪堪让他回过了神。
  
  他刚刚……是被那丫头过肩摔了?
  
  .
  
  “你真把他摔了???”许诗诗觉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众所周知,初宁从来都是一个好聚好散的人,即便是脱粉也不会回踩。
  
  在离婚书上签了字,初宁看了眼自己今天“精心”布置过的房间,嘴角挂上了一抹笑,看起来很是讽刺,“我没让他进医院已经很仁慈了。”
  
  “所以呢?你真的要离婚?”
  
  “不然?难道还要让我用钱养他跟那个歪瓜裂枣?”直到那天出了那栋别墅她才知道,解不解释已经不重要了,林晏时跟她从来都是两个世界的人。结婚这短短的三个月,她对他的喜爱已经逐渐被磨到了破灭,她以为这样跟在他身边也很好了,可这件事发生后,她才发现,自欺欺人这种事不是谁都能做的来的。
  
  手机那头的许诗诗闻言立马摇头,“离!必须离!”
  
  这时,门铃响了。
  
  初宁回神,看到门外的人后,心口的火气又开始燃烧起来了,她冲那边的许诗诗道:“先挂了,我要忙着离婚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