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爽文】《 魔鬼的占有欲》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枝上青梅

​​噩梦

  姜在做了一个噩梦,梦里她已经死了。
  
  这个梦仿佛是在观看全息影像的电影,真实到让她浑身起x皮疙瘩。
  
  就像现在这样,她整个人杵在一间冷色调的办公室里,门口标着总裁办几个字,里面几个漂亮g练的小姐姐正在说最新的八卦:
  
  “看见没,热搜头几条都是苏晚晚……”
  
  “新晋国际影后,豪门千金,脸蛋,身材……”
  
  “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让人留下羡慕的泪水啊……”
  
  “苏晚晚那张脸确实绝了,连身为女人的我都想摸一把……”
  
  “这样一个浑身散发光芒的女人,怪不得这几年xx公司一直在不计任何代价的捧她……”
  
  苏晚晚所在的文化公司是隶属于集团的子公司,苏晚晚的一些资料大家也都略知一二。
  
  只是没人敢对外说而已。
  
  “……之前还有资料说有人想要爆料苏晚晚整容,脾气不好……上学时候的黑料……”
  
  “最后连点水花都没有,就被压下去了,也不知道里面的内容是不是真的……”
  
  总裁办里一阵沉默,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紧闭的实木门,禁声不再说话。
  
  要说苏晚晚最让人羡慕的地方,还是跟里面那位有关。
  
  能让苏晚晚一出道就爆红,一路顺风顺水到现在。
  
  短短的三年时间,将她送上国际影后的位置,即使同行那么多人早就对她眼红的滴血,但也无人敢说什么……
  
  再也没有比许先生对苏晚晚更痴情的人了……
  
  总裁办的小林看见许先生走过来,瞬间紧张的站起来,微微颔首,低声:
  
  “许先生好……”
  
  室内泛着蓝晕的冷光下。
  
  一身黑色修身西装的许晏,白色衬衫领角紧贴在西装领口,黑白交叠,越发显得他狭长的眼深邃沉静。
  
  男人垂着眸,薄唇微抿,看上去有些冷血。
  
  上位者独有的气势,淡淡的一瞥,瞬间就让小林呼吸一窒,周遭的空气也迅速冻结。
  
  默默的低头看着交叠的双手。
  
  黑色皮鞋在质感非常好的地毯上发出的闷声,不急不缓,却让人头皮发麻。
  
  “嗯。”
  
  平缓语调和神态,都知道许先生的脾气其实很好,可是还是免不了让人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声。
  
  又冷又欲的气质,让人敬畏又忍不住浮想联翩。
  
  “许先生慢走……” 
  
  也许是因为临近节x的关系,而许先生手里居然拿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粉色礼盒,实在是跟许先生的气质不搭。
  
  没听说这是总裁办的人为谁准备的呀
  
  种种的迹象让小林莫名的涌现出一丝好奇,脱口而出问了一句:
  
  “许先生……许先生是要去约会吗……?”
  
  话音刚落,才想起刚来总裁办就被交代过,许先生的私事是禁忌,不许任何人过问,小林紧张到整张脸涨得通红,连连道歉:
  
  “抱歉!许先生……”
  
  剩下的人,头低的几乎要卖进x口里,耳朵却高高竖起,只能在心里默默的为小林的勇气点赞。
  
  男人浓密的眼睫微垂,波澜不惊的神色,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礼物盒,脸上像打上了一层暖光。
  
  可能是想到即将约会的对象,脸上的每一丝线条都柔和的不可思议。
  
  “嗯。”
  
  意外得到回答的小林屏住了呼吸,表面平静,内心却已经忍不住发出土拨鼠式尖叫。
  
  怪不得之前前辈提醒过不要轻易跟许先生对视,漆黑的眼仁泛着光,像是能摄魂……
  
  小林拍拍滚烫的脸颊,感叹:
  
  “真羡慕……苏晚晚啊……”
  
  剩下的其他人:谁不是呢……
  
  苏晚晚刚回国,许先生就迫不及待的带着礼物去见她了……
  
  连原本定好的会议都临时取消了……
  
  转过身,男人原本带着笑意的嘴角瞬间消失不见,连微垂的眼睫仿佛在下一瞬结上冰霜,寒气肆意。
  
  就像是一场幻觉。
  
  姜在跟在他身边,即使在梦里,也不免缩在角落,抖了抖。
  
  ~
  
  别墅二楼的房间里。
  
  一身红色连衣裙的苏晚晚,长卷发,黑色墨镜遮住大半张小脸,露出精致的下颚,漂亮的让人惊叹。
  
  此时正站在床边盯着似乎是睡着的女孩子。
  
  即使看不见苏晚晚脸上的神色,也能感受到她浑身每一块肌x都在努力的抑制身体上的情绪。
  
  床上的女孩子也是长卷发,嘴唇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脸颊两侧是x眼可见的消瘦g瘪,即使花再多的钱去维护,也掩盖不了床上的女孩已经死掉的事实。
  
  一个活人,一个死人就这样在无声中对视,气氛诡秘。
  
  就算现在这个时候,身边毫无一人,苏晚晚也不敢对床上的女孩子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即使她恨不得对方立马腐烂在地狱里。
  
  因为许晏不允许!
  
  苏晚晚双眼里的狠意被墨镜遮挡住,所以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打量床上的女孩子。
  
  如果让许晏看见她用这样的眼神看姜在,想到会面临的惩罚,就算已经面对过多次,苏晚晚还是下意识的浑身哆嗦。
  
  许晏就是个魔鬼……
  
  ~
  
  从第一次家里在为了庆祝她大病初愈的宴会里,这个只在传闻中听说过的男人,毫无征兆的出现在现场。
  
  黑色礼服,浑身优雅矜贵,在众人的艳羡的目光中走到她面前。
  
  那双漆黑的眼微微垂下,看她。那眼神让她心慌的连呼吸都禁止了……
  
  就像是所有女孩子幻想中的出现的场景。
  
  让人怦然心动。
  
  “你是苏晚晚?”
  
  低沉的嗓音,仿佛是从古董大提琴里发出来,带着禁忌的旋律,让她无法自拔的点头。
  
  从那以后她就跟在这个男人身边,已经整整三年了……
  
  前两年即使会疑惑,为什么许晏从来不会触碰她,也不会对她做出类似情侣间亲密的动作。
  
  可是只要想到这样一个天之骄子,就属于她一个人,身边也只有她一个女人,其余那些就不重要了……
  
  偶尔她也会红着脸对着男人撒娇:
  
  “许晏……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就不……”
  
  从来就不碰我……
  
  这样矜持的话她也只能借着撒娇才能半遮半掩的说出口。
  
  坐在桌子后的男人,穿着白色衬衫,一半在阳光下,一半在阴影处,穿过空气中漂浮的尘埃中,浓密的眼睫下,漆黑的眼睛盯在她的身上,
  
  那一秒,即使没有回答,苏晚晚也自负的觉得那个男人是爱她的。
  
  ~
  
  可是直到一年前,她才知道这个男人之所以会出现在她面前,完全就是为了姜在。
  
  那时候,她已经拿到了国内影后大满贯,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她和新晋影帝的绯闻,一张暧昧的照片更是将两人的恋情推向xx。
  
  苏晚晚以为男人会吃醋,会生气,起码会说什么,可是完全没有……
  
  她去质问他,而许晏跟以往没有任何不同,坐在桌子后,那双漆黑的眼睛,暗的藏住了所有的深情一样。
  
  “不要闹。”
  
  简单的三个字,就能轻而易举的让她乖乖听话。
  
  可是她不甘心,鬼使神差的跟着男人的车子。
  
  她早就察觉到这个男人就算再忙,也要回到郊区的别墅里。她知道像许晏这样的男人除了她,根本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女人。
  
  跟踪他也只是出于一时气愤。
  
  但是当她看清别墅里的情形后,她宁愿从来就没有来过,许晏也还是只爱她一个人……
  
  全世界都知道这样出色的男人,是只属于她苏晚晚一个人的。
  
  别墅里除了刚走进去的许晏,并没有发现任何人。正当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打开了主卧的门。
  
  室内的温度明显比外面低很多,冰凉的寒气从里面透出来。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那张大床上。
  
  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她想要闭上眼睛,却只能眼睁睁的,手脚冰凉的被钉在原地,从脚底向上窜着寒气,一直蔓延到心脏的位置,再死死的捏紧,胀裂开。
  
  床上躺着一个女人,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从她这个角度,甚至能看清女孩子紧闭的双眼上,睫毛翘起的弧度。
  
  只需一眼,她就认了出来,那是姜在。
  
  而姜在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两年的姜在躺在许晏的床上……
  
  就在此时,厚重的实木门慢慢的被合上,身后传来轻轻的一声‘嘎达’。
  
  在静谧的房间里,这个细小的声音,被攥紧的心脏部位就像是被看不见的针,密密麻麻的刺进去。
  
  不疼不痒。
  
  却让她整个呼吸都停止了。
  
  身体被钉在原地,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
  
  由远到近,慢慢地随着身后的人靠近,苏晚晚瞳孔紧缩,微凉的气息从脖颈后方徐徐的传过来。
  
  随即浑身每一个毛孔张开,再急速缩紧,全身发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紧接着许晏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响起:
  
  “你来了,苏晚晚……”
  
  就像是深渊里传出来的魔鬼的喃语。
  
  喉咙仿佛被无形的锁链紧紧地扣住,苏晚晚想要尖叫,却只能目光惊恐的张大嘴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连呼吸也变的无比困难,就像是被人用双手扼住了喉咙,口鼻。
  
  让她窒息。
  
  穿着白衬衫的男人从她身后绕过来,走到床前。目光里只有姜在,原本冷厉的侧脸在暗x的灯光下都染上了柔和。
  
  和以往的许晏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一个寒凉贵气,一个温柔斯文。
  
  就像是两个极端交杂在一起,让她头皮发麻。
  
  转过脸看向她的时候,眼神却冷的像一把猝了冰的利剑一样,直直的钉在她身上。
  
  那是苏晚晚在今晚之前最迷恋的眼睛。
  
  眼睫浓密顺势沿着眼尾微微上翘,半遮半掩之间,看向她的时候,就像暗藏了无数深情漩涡,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此刻她才发现,那双漆黑的眼,里面不是深情,而是最汹涌的不怀好意。
  
  苏晚晚吓得跌坐在地上,一点也没有之前高傲的自负,眼神带着绝望的惊恐,连声音g涩到颤抖:
  
  “许晏……”
  
  男人抬起嘴角,像是在笑。
  
  轻声的说:
  
  “在在,你看谁来了……”
秘密

  苏晚晚看着姜在即使在大量金钱的作用下,也x渐靡缩的身体。
  
  就算姜在变成一推枯骨,上面的每一寸线条她也无比熟悉,熟悉到心里止不住的犯恶心。
  
  即使姜在已经死了!
  
  直到许晏从外面走进来,苏晚晚才回过神来。
  
  好在有墨镜遮挡,才不至于被男人第一眼就看见里面遮掩不住的恨意。
  
  已经成为国际影后,众人追捧,在看见这个男人的时候,苏晚晚还是免不了害怕到心脏一阵紧缩。
  
  脱下黑色西装的许晏,仿佛一身的冰凉也跟着消失。
  
  白衬衫严谨的扣着,看起来矜贵斯文。
  
  只有苏晚晚知道这个男人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许晏无视一旁的苏晚晚,直接走到床边。
  
  俯身对着床上姜在,迷恋的轻嗅她的长发,仿佛上面依稀还带着她活着的气息。
  
  打开手里的礼物盒,轻声的说:
  
  “给你带了礼物回来,喜不喜欢,嗯?”
  
  尾音在男人的舌尖滚过,带着无限情谊。
  
  ~
  
  即使得不到任何回答,他也没有任何不耐。
  
  只是纵容的抬起嘴角,拿了一本书坐在床边的单人沙发上。显然是想念书里的内容给人听,而那个人却不是姜在,而是苏晚晚。
  
  安静的房间里,苏晚晚攥紧的手背上,青筋显露,脸上的血色也跟着慢慢消失,就跟床上的姜在一样,连嘴角都泛着白。
  
  苏晚晚知道,那是一本特质的“书”。
  
  是她从大学到遇见许晏,再到后来成为明星之后,所有的心里路程。
  
  但不是以苏晚晚的名义发的,而是她以前的小号……
  
  她以为以前那些秘密,藏在没人知道的角落,再也不会有人知道……
  
  而这个男人不光知道了那些秘密,还当着姜在和她的面读出来。
  
  而她只能听,不能说,不能动,更不能离开。
  
  每一分每一秒包括里面的每一个字,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无形的折磨。
  
  “之前说道哪里了,在在还记不记得?”
  
  “不记得也没关系……”
  
  ~
  
  许晏侧脸看了一眼姜在,一只手拿着书,一只手把她的手包裹在手心里,温柔的抚摸。
  
  苏晚晚却只能头皮发凉的被钉在原地哀求:
  
  “许晏……”
  
  对面的人置若罔闻,按照书里的内容,轻声的读下去。
  
  “被姜在发现我了……”
  
  “我已经有交往的人了,姜在是知道的。但是这段时间贺朝一直在姜在的周围,为了试探贺朝,我加了贺朝的微信。
  
  没想到贺朝接近姜在,是因为我……
  
  所以贺朝对我表白的时候,我内心比任何人都要惊讶,彷徨,但是我想再试一试,毕竟我怕姜在受到伤害。
  
  我真的不想伤害任何人……”
  
  ~
  
  “没想到贺朝那么好,那么温柔……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姜在和男朋友解释,毕竟当初我是为了姜在好……
  
  姜在误会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跟贺朝只是,只是接过吻,其实那都算不上接吻,何况我们连床都没上过。
  
  我很难过,我和贺朝接触的时间也不长,大家还是都会回到从前吧,我不想姜在伤心……”
  
  “姜在知道了,我没想到自己会爱上贺朝……
  
  她知道我以前所有的事情,帮我守住秘密,为什么这次就不愿意再帮我呢?
  
  姜在让我太失望了,我把她当朋友,原来她那么自私……
  
  我不敢在姜在面前表示自己的痛苦,姜在好像从来就没有为我想过,我的痛苦她看不见,我的难过她也感受不到,她这样算什么朋友。
  
  真正的朋友,不是无怨无悔,心x坦荡的帮助对方吗?
  
  所有人都误会我,我只能选择沉默,可是当真正面对大家谴责的目光,我还是笨拙的惊慌失措。
  
  不过没关系,慢慢来,我不会放弃的。”
  
  ~
  
  “ 学校里都在传怀孕的事情,我很害怕,这件事只有姜在知道。
  
  如果传到老师那里,我就完了。姜在不是小心眼的人,应该不会计较帮我挡住这件事。
  
  她受到学校的处罚,总比我被开除了好。
  
  我知道姜在生气,可是都这么长时间,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我发誓以后弥补她的,我们可是最要好的朋友。”
  
  ~
  
  中间隔了一段很长时间,微博上都没有再发任何东西,大概过了半年左右,发微博的人显然情绪不太稳定。
  
  “我只是不想死而已,没想到这件事情会在网络上曝光,
  
  我劝姜在,不要把网络上的事记在心上,那些人都是乱说的,他们不了解,我还不了解吗?
  
  我知道大家都很难过,我的眼睛都哭肿了,可是没人看的见。”
  
  ~
  
  “我知道姜在生病了。
  
  如果不是网络暴力,姜在应该也不可能去医院救我吧,让我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
  
  虽然我也不想死……
  
  姜在死了,我活下来了,可是我却比死了还难受。
  
  我不奢望大家能理解我。
  
  不过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是真心把姜在当朋友的。
  
  我会努力的活着,替姜在活着。”
  
  读到这里,男人的声音停了一下,垂下的眼看不见里面的情绪。
  
  但是苏晚晚还是怕的浑身颤抖,血管突突狂跳。生怕对方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以前的那些秘密跟着姜在一起被埋葬,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此时苏晚晚脸上已无法做出任何剧烈的表情……
  
  ~
  
  微博最后发内容是三年前,正是许晏去找苏晚晚的那一年。
  
  而最后一条能看出来发微博的人,应该是陷入对未来美好憧憬的女孩子,满屏都是粉色
  
  “愿每个人都能眼里有太阳,笑容里全是坦荡。”
  
  “我很幸运,遇见了一个人,姜在,你也会为我祝福吧~”
  
  微博的最后还配上了一张三年前,苏晚晚的自拍照,跟现在的她,几乎是完全不同的两张脸。
  
  ~
  
  房间里,橘色的灯光在男人的黑发上晕上一层光圈,映衬着那张俊美的脸,就像是黑夜里幻化出幽灵,摄人的美。
  
  许晏近乎平缓的语气,念着书里的内容,偶尔还会抚摸一下女孩子的脸颊,画面看起来无比情动。
  
  只有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上突起的血管,暴露了男人真实情绪。
  
  资料里面每一个字都变成倒刺,勾住他的五脏六腑,划破,搅烂,直到鲜血淋漓。
  
  许晏沙哑的声音已经停顿了很久,安静的房间里几乎听不见任何人的心跳声。
  
  x仄的让人窒息。
  
  很久他才轻声的问:
  
  “苏晚晚,什么样秘密……值得去毁掉一个人,嗯?”
  
  ~
  
  苏晚晚如坠冰窖,浑身肌x抽搐,
  
  许晏嘴里的每一个字都是她亲手打上去的,每一个字都在不停的刺激她的神经。
  
  许晏明明没有对她做任何事情,却比做任何事情还要来的更加折磨她。
  
  每当这个时候,看起来优雅精贵的男人就会变成另外一幅模样。
  
  苏晚晚站在那里连动都不敢动……
  
  早就没有了刚来时的那股国际影后的风采,浑身被冷汗浸x,脸颊上的伤口也因为汗水的侵蚀,忍不住的发痒,稍微动一下,就是钻心的疼。
  
  沙发上的男人把女孩子的手小心的放在被子里,转身,目光转向苏晚晚。
  
  黑发,白衬衫,抬起的嘴角,灯光下忽明忽暗的脸,仿佛地狱里来的使者。
  
  苏晚晚害怕的向后退了一步,顿住。
  
  “现在,该轮到你了。”
  
  ~
  
  她的看着许晏的眼神,即是恐惧,又是防备,墨镜下的脸上顾不得疼痛,早就扭曲成一团。
  
  也许连续的折磨和脸上疼痛感让她生出一丝勇气嘶喊:
  
  “你……你不要过来……”
  
  许晏停下脚步,漆黑的眼仁在灯下也带着光,藏住了所有的寒意,无害的笑起来。
  
  “把墨镜摘下来,乖。”
  
  他的声音很轻,就像是正在安抚一个发脾气的小姑娘,带着诱哄的味道,漆黑的眼里只有苏晚晚。
  
  “我可以原谅你这次的无理。”
  
  “再有下次,我会生气的。”
  
  苏晚晚的身体抖的像风中的落叶,可怜又惊惧。
  
  她无数次的沉迷在这样的眼神里,以为自己就是许晏的唯一。
  
  他不急不缓的靠近苏晚晚,而苏晚晚身体抖的更加厉害,脖子后的汗毛根根竖起。
  
  “许晏,你不要过来,求你不要过来……”
  
  就在那一瞬间,苏晚晚不知道从哪生出来的胆子,跑到床边,哆哆嗦嗦的从价格不菲的包里拿出一瓶透明的液体。
  
  “你不要过来……你过来我就让姜在彻底消失!”
  
  许晏就像是没有听见她说的话,向前走了两步。
  
  苏晚晚激动的把瓶盖打开,由于动作幅度太大,瓶子里的液体滴溅到被子上,上面立即冒出烟来。
  
  原本还带着些许笑意的嘴角,瞬间消失的一g二净。
  
  连漆黑的眼仁里都暗的仿佛深渊,随时可以撕开那层假象,吞噬眼前的一切,没有丝毫温度。
  
  ~
  
  “你是骗我的!你一直在骗我!从你第一次见我开始,就是计划好的……”
  
  “姜在有什么好,值得你为了她要这样对我……”
  
  苏晚晚的脸上是全然的疯狂。
  
  “明明一直是我在爱着你!为什么?这都是为什么……”
  
  被折磨了一年的苏晚晚,动作激烈的拿开脸上的墨镜,指着自己的脸疯狂的尖叫:
  
  “这就是你想要看的?!”
  
  “这张脸,这具身体,微笑,动作,身体每一寸肌x走向,包括我的人生,都是你精心设计好的……”
  
  “不对,不是我的人生,是姜在的人生,你把我全身上下,从里到外,变成姜在的模样,去完成她的人生……”
  
  “这三年来,这张脸包括身体,被刀子划开再缝合,一次又一次……”
  
  “地下室,是不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手术台,这次又准备动哪里?眼睛?鼻子?还是嘴巴?”
  
  “还是身上的哪一个部位?”
  
  “你知道骨头被一次又一次的打断再愈合的痛苦吗?许晏……”
  
  苏晚晚愤怒的眼神里慢慢地蓄满泪水:
  
  “你知道我有多疼吗,许晏?”
  
  男人不急不缓的靠近苏晚晚,暴露在橘色灯光下的脸,神情柔和至极。
  
  让苏晚晚激烈的情绪逐渐平缓,甚至生出一丝希望来,因为这样的神情,许晏只对床上的姜在露出过……
  
  “求你了,求你了……许晏,我不要去地下室,我不要去……”
  
  许晏伸出手,散乱的刘海下,两双漆黑的眼就像是盯着一个死物,里面是从深渊最低处xx来的墨色。
  
  抬手解开白衬衫的第一颗纽扣,缓慢的转动脖颈,优雅又绅士。
  
  轻声的说:“为什么不听话呢。”
  
  手腕处冰凉的触感,瞬间让苏晚晚脊背一凉,本能反她猛地甩开男人的手。
  
  泪水滑落,脸上是恐惧到极致的扭曲,尖细的声音仿佛能刺穿耳膜:
  
  “我不去!我不去地下室!我不要去地下室!”
  
  ~
  
  不久,从地下室走出来的许晏,拿着白色的手帕,慢条斯理的擦拭染上血迹的手指,神情淡漠。
  
  而这时别墅里传来另外一个脚步声。  
  
  不轻不重的‘哒哒’声,就像踏在人的心尖上,凉气从脊椎骨一直爬到心脏的位置。
  
  俊美的男人,眉目深邃,带着眼镜脸上是温润的笑。手上也拿着包装精美的礼物盒,里面装的是漂亮的公主裙。
  
  仿佛没有看见地上染血的白手帕,转过身来。
  
  冰凉的月光在眼底闪动,他抬眸语气柔和:
  
  “在在呢?”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