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甜文】《炮灰女配万人迷》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宁归

​​璀璨星途1

  这是三流花瓶女星应如笙被爆料设计伤害影后盛如苑的第九天。
  
  七年前,和影后是大学同学的应如笙因为暗恋影后当时的男友叶云辞,不知廉耻地给影后男友下.药,想要借机上位。
  
  失手后,精神不正常的应如笙没有丝毫收敛,因为嫉妒影后不是贫苦人家的女儿,而是权贵世家盛家十多年前走丢的千金,竟然疯狂到设计让影后伤了右手,再不能拿起画笔。
  
  受伤的影后不得不放弃热爱的艺术事业,这才进了娱乐圈,却还在得知某花瓶女星患有精神病,当时伤害她可能是因为没法自控,而大度地选择了她。
  
  影后善良,却不代表粉丝不为影后生气愤怒。
  七年前的事情,现在一爆料出来,应如笙说是被千人嘲讽万人唾弃也不为过,连匿名寄到别墅里的血书血衣都有数十件,血书里更是直言让某花瓶女星赔她们影后的右手。
  
  *
  
  大雪纷扬而下,盖住所有脏污的灰。
  
  温润儒雅的男人目光淡淡地扫过一地血衣血书,而后落在颤抖着蜷缩成一团的女人身上,开口的声线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低沉:
  “怕什么呢?现在的一切不都是你自作孽应得的结果吗?”
  
  他轻抚去她眼角早已风g的泪痕,镜片后的神色深不可测,“因为云辞,你一再算计如苑,其实你早该想到今天的。”
  
  他覆在她眼角的指腹很凉,那种凉意从眼尾一路窜到了心底,凉彻心扉,凉得她浑身颤抖。
  她爱了他八年,他却连她爱他都不知道,卑微到连爱都不敢开口说出来的她到底有多可笑。
  
  应如笙看着至始至终情绪都毫无起伏,仿佛她只是一个玩意的盛含泽,忽而笑了,笑得讽刺又悲凉:
  “如果我说我从没爱过叶云辞,我爱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你呢?你会不会相信当年我没有陷害过盛如苑?”
  
  因为太久没有开口,她的声音嘶哑又微弱,可却字字清晰。
  
  盛含泽看着突然笑起来的女人,面上的温和未减,只镜片后眼里的神色越发沉了下去。
  
  她却渐渐收了笑意,隔着镜片紧紧地盯住他的眼睛: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当年的事情,但我真的没给叶云辞下.药过,更没有在元旦晚会上设计害过盛如苑。我动过心,爱过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你,又怎么会因为叶云辞而去伤害盛如苑?”
  
  八年来,她第一次坦诚自己的心,卑微又虔诚地把心捧在他面前,眼底迸发出连她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期冀。
  
  因为爱他,她拼了命地追逐着他的步伐,希望有朝一x能与他并肩而立。
  只是不等她告白,他却爱上了盛如苑,她怕如果他知道她喜欢他,今后连朋友都做不了,于是只能小心又卑微地藏好自己的心事,不敢让任何人发现。
  
  这一藏,就是八年。
  
  “你爱我?”
  
  盛含泽的声音很轻,很平淡,看向应如笙的目光更是平静至极。只是沉浸在忐忑紧张情绪中的她根本没察觉出来:“我爱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你…含泽。”
  
  盛含泽轻笑了一声,那笑声里含了低低的嘲讽:“应如笙,你为了翻身,果真是不择手段,什么事情都编得出来,连爱我这样荒谬的谎话都敢说。你真的不觉得这样的自己可悲又可笑吗?”
  
  应如笙眼里所有的期冀刹那间褪得一g二净,他不信她,还说她可悲又可笑……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艰难地开口,声音g涩得发紧:“不,我没有说谎…我是真的……”
  
  她紧紧攥着他的裤脚,手背绷紧到了极致,像是拉满的弦,下一刻就要崩溃。她磕磕绊绊着,狼狈地想要解释。
  他却突然握住了她攥住他裤脚的手,打断了她欲开口的话:“好,我信你爱我。”
  
  他的掌心其实不算暖,可对于浑身发凉的应如笙来说,那便是滚烫炙热了。这种能烫伤人的滚烫一路蔓延到心里,仿佛触碰到了她心底最隐秘的心事,连紧绷的心绪都有所缓和。
  
  “你肯信我了?”
  狼狈而恍惚的她根本察觉不出前一刻还嘲讽她的他下一刻就说信她有什么异常,只是满心欢喜他肯信她。
  
  “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敢开口,是因为,不…不是因为…”她反握住他的手,激动得语无伦次地道。
  
  “我信你爱我。”盛含泽却不等她说完,似乎是终于不耐了,他解开她的手,
  “七年前,为了你母亲的医药费,你可以出卖你的身体给我,现在,为了翻身,你连你的爱都可以出卖。你的人廉价得让我厌恶,你的爱更廉价得让我恶心。”
  
  连说这样近似于侮辱的话时,他的语气也是极温和而平静的,仿佛是施于她的恩赐般。
  
  他终究不信她。
  
  一句话而已。
  可从天堂跌落地狱也莫过如此。
  
  *
  
  应如笙睁眼时,耳畔似乎都还不停地回荡着那一句话,甚至是夹杂着原身母亲去世前那一声绝望又无可奈何的叹息。
  
  她是任务者应如笙,已经不是原主应如笙。
  
  煤气的味道在逐渐弥漫满整个空间。她不得不暂时止了思绪。
  
  稳了片刻心绪,她是本想起身去关了煤气,却发现浑身酸软得厉害,最后只能咬牙撑着身体,狼狈地爬过去关掉,然后去开最近的窗。
  清新的空气闯入鼻息间,她才感觉整个人鲜活了过来,可稍一伸展,手肘却不小心磕到了矮桌上。
  
  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
  
  数个药瓶倒在已经g透的血书和血衣上,她蹙眉。
  这些都是抑制精神病复发的药物。
  
  原身小时候貌似经历过不怎么愉快的事情,因而患上了精神上的疾病,七年前的事情发生后,原身的精神疾病更重了。
  这七年来,原身都只能依靠偷偷吃药来勉强维持正常,但也只是勉强,更多时候,连原身都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十六天前,网上突然爆料出了七年前的事情,无数人唾骂原身,寄到别墅的匿名血衣血书都有数十件。地上g了的血衣血书不过是原身丢了后又收到的其中两件而已。
  
  血迹g涸了,血书上“还如苑右手”的字样也越发清晰。
  似乎所有人都在让原身还盛如苑右手,可却没人知道同样热爱国画且极有天赋造诣的原身,当年元旦晚会因为救盛如苑,早已经毁了双手。
  
  应如笙张开手。
  
  白皙、细腻。
  很漂亮的一双手,只是掌心还依稀有g涸的血衣血迹。
  
  她轻叹息一声,再漂亮又如何呢?不过是一双再也无法拿起画笔的废手而已。
  
  如果说失去热爱的事业、母亲重伤让精神不正常的原身游走到了崩溃的边缘,那么后来疯狂的网暴、盛含泽那番话、七天前母亲因旧疾去世,就是原身在悬崖上可以依靠的最后一块巨石也被抽走了。
  
  绝望之下,原身精神病复发,开了煤气,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因此醒过来的是她,任务者应如笙。
  
  这是一个由甜宠文《偏偏喜欢你》衍生而来的世界,原身是女配,自然是得不到男主。可原身分明没作恶,连安稳都得不到,却也太可悲。
  
  小说女主是盛如苑,权贵世家盛家十多年前被绑架后走丢的千金。盛如苑自幼在一个贫寒的家中长大,直到大学经过那次下.药的误会后,才意外被盛家认了回去。
  
  男主则是盛家养子盛含泽。盛含泽,云璟集团总裁,看似温润儒雅,实则果断狠辣,只是身边女人多如过江之鲫。
  
  而无数攻击原身的报道里所提及的前男友叶云辞,不过是一个男配而已。
  
  是的,这本小说不仅有伪骨.科元素,而且还是过尽千帆的男主为天真纯洁的女主收了心的故事。
  
  女主盛如苑最开始喜欢的人是男配叶云辞,疯狂倒追了叶云辞和她在一起。一直喜欢盛如苑的盛含泽知道后,就开始麻痹自己,从不接近女人的他,身边开始有形形色色的女人。
  后来盛如苑和叶云辞感情不和分手,盛含泽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结果盛如苑却被发现是盛家的女儿,也就是他的妹妹。
  
  盛含泽虽然是领养的,可到底兄妹在一起名义上不好听,而且盛如苑爱的也不是他,所以他一边痛苦,一边却又没办法遗忘,于是只能小心翼翼守在盛如苑身边,又为了提醒自己和盛如苑不可能,身边的女人也换得越来越频繁。
  最后兜兜转转将近十年,男女主才在一起了。
  
  而整个故事里面,原身这个女配,充其量就是个深爱男主而不得的x灰,连恶毒女配都算不上。
  
  原身和盛含泽、盛如苑、叶云辞是朋友,却一直暗恋着盛含泽,只是因为知道盛含泽喜欢盛如苑而不敢告白,怕连朋友都做不成。
  
  而事实上,留不住的,终究留不住。
  一场原身暗恋叶云辞,不知廉耻地下药也要x足他人感情的误会;一场精神病复发的原身嫉妒盛如苑被认回盛家,而疯狂到要毁了盛如苑右手的误会。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盛含泽那么在乎十多年前走丢的妹妹,又怎么可能原谅伤害了自己妹妹的原身?
  
  原身只想安静留在盛含泽身边的愿望破灭得一g二净。
  
  盛如苑和盛含泽的母亲更是因此而开始处处为难原身。原身的母亲则因为担忧原身的处境,下班回家路上太过恍惚,跌倒重伤,需要高额医药费续命。
  
  原身想身兼数职赚钱却接连遭拒、百般求助无门之下,盛含泽出现了,他让原身做他的情.人,他就帮原身医治母亲。
  原身不懂盛含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除了答应,她其实别无他法,可她自己也清楚,自己心底的最深处,是有那么一丝压抑不下去的窃喜的,因为她还爱他。
  原身太清楚这样的窃喜不该存在,但如果可以控制住,也就不是感情了。
  
  就这样,原身在盛含泽身边整整七年,这七年里,盛含泽身边女人众多,她不过是其中一个,但她都因为母亲,也因为爱他而忍了。
  忍到最后,原身甚至分不清是习惯到麻木了,还是不爱了,直到十六天前被万千人唾骂,被盛含泽鄙夷,又直到七天前母亲因旧疾离世,原身终于再也撑不下去。
  
  整段记忆捋顺,应如笙不知该感叹些什么,一个人的一生,并非在世之人一句盖棺定论那么简单。
  一段注定得不到结局的年少暗恋里又参杂了太多沉重,以原身骄傲又自卑的性格,注定痛不欲生。
  
  【记忆接收完毕,试验任务世界开始,由于宿主已经选择任务x.逆袭复仇。xx将重复一遍温馨提示。】
  应如笙刚稍稍想了想整段回忆,机械的电子音就在脑海中响起。 
  
  【x.逆袭复仇。温馨提示:下.药和七年前元旦晚会意外都是重生女主盛如苑一手策划,宿主如果选择x,必须要报复的有盛家所有人、女主盛如苑。最后任务完成,系统根据宿主完成度,进行评分。】
  
  由于此前听过温馨提示,应如笙此刻没多大反应,只是还有些唏嘘,女主重生后百般陷害一个女配,怎么看怎么觉得女主才是恶毒女配。
  
  主系统宣读完任务,支系统052便回来了:
  【欢迎亲亲进入试验世界,现在剧情已经开始了哦。宿主寄宿的身体声名狼藉,现在记者正蹿进别墅附近偷拍,亲亲要注意哦!】
  
  没被女主行为惊吓到,反被052一席话惊到的应如笙:???
  果然是250系统,这是聪明点的系统能g出来的事情吗?
  
  一转眼,她就惊悚地发现落地窗外不知何时聚集了一群人,举着长.枪大.x对着室内一阵猛拍,焦距对准的正是她。
  
  她错愕,安保这么辣x的吗?
  
  应如笙是刚接收完记忆,尽管有052的提示,但还是有些错愕。可落在室外那群花了咖啡蛋糕钱跑进小区爆料的狗仔记者来说,应如笙的反应就是绝望而崩溃了。
璀璨星途2

  也是,应如笙在网上人人喊打、还可能被金主抛弃、装个精神病想博取同情,结果谁都清楚她的把戏不买账,怎么能不绝望崩溃?
  
  应如笙的咖位其实连二线都算不上,最多是三线,但却三天两头上热搜,被全网嘲。
  原因很简单,她连很简单的戏份都需要用替身,拍戏的时候还三天两头闹失踪,经常耽误其他演员的档期,又加上人人都知道她背后的金主是云璟集团总裁盛含泽,没人不知道应如笙是个被强捧起来,还嚣张跋扈的花瓶女星。
  
  这次的爆料一出来,应如笙基本到了全网黑的地步。
  
  我在x市卖鬼书:啧,表子果然是表子,还以为自己演戏不行,能靠脸嫁入豪门?也不想想自己做过什么,盛总是如苑的哥哥,知道了某些女人这么恶毒,怎么可能还继续要她?某人绝对被封杀,我坐等看好戏!
  
  烤猫的白薯:她连给我的如苑提鞋都不配!我家如苑家世好,人品好,还温柔善良。啧,某些女人嫉妒也嫉妒不来的。 
  应如笙今天去世了吗:她这疯癫的亚子,说不定还真有精神病呢。不过现在精神病都成了某些人犯罪的借口了,啊啊啊,好生气,好想为如苑杀了她!
  
  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但其实除了网暴的,也不乏正常的,或者围观的,只是太少。
  
  小苹果:有些人未免过分了,人家又没得罪你又没伤害你,没必要嘴这么毒吧?
  财神:我就路过吃个瓜而已。  
  糖醋排骨不要排骨:果然网暴不要钱,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等等再看吧,别听风就是雨。
  
  网上的腥风血雨应如笙一概不知,而在盛宅后山下温室内聚餐的盛含泽却接到了秘书的电话。
  
  **
  
  一家人聚餐,盛夫人和盛如苑更是亲自动手端菜,盛先生和盛含泽则是在外面整理烤架。见着俩人过来,盛含泽立即搁了手中事情,端过了盛夫人和盛如苑手中的盘子:
  “这里有我和爸在,妈和如苑坐下休息吧。”
  
  虽然盛含泽已经端走了盘子,但盛如苑也没真的去休息,她凑了过去,笑盈盈地问:“爸,哥,还有什么是我和妈可以帮忙的吗?”
  
  盛先生笑着摇了头,吩咐她陪盛夫人去休息。盛含泽也笑着道:“去休息吧,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和爸会叫你的。”
  
  盛含泽的气质温文儒雅,便是不笑,眉眼间也总是含着三分温柔。此刻他对盛如苑笑着,更显温润。
  
  但哪怕盛含泽再温柔,盛如苑对他始终是有三分惧怕的,不仅是因为他看似温柔实则g净利落的决策手段,更是因为他对付仇人的狠戾果决。
  记忆深处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她竟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但很快,她就镇定了下来,也好在盛含泽已经转身去安置烤架了,没发现她的异常。
  
  不再久留,她准备转身去休息。也正是这时,盛含泽的手机突然震动了。
  
  震动的是私人手机,盛如苑没来得及看见盛含泽手机的备注,就见他已经走到了不远处。
  
  盛含泽接通手机。
  那边,秘书的声音传来:“盛总,今天应小姐从南湖别苑回别墅时状态极差,被记者偷拍到了,故何传媒授意下,记者报道你要和应小姐分手,跟林小姐订婚,又进了盛世风华住宅区偷拍,现在保安已经赶走了记者,只是还围堵在盛世风华外,而且网上的形势对应小姐也很不利,需要撤热搜或者澄清吗?”
  
  本来帮盛总女友撤影响不好的热搜和澄清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请示盛总的,可应小姐与盛总的其他女友不同。
  同样是女友,盛总看似在花大力气捧应小姐,而实际上每次应小姐遇到问题,盛总都是袖手旁观,只是偏偏还要他跟踪汇报应小姐在娱乐圈的近况。
  
  南湖别苑是盛含泽安置应如笙母亲的地方,应如笙母亲七天前去世,今天应如笙从别苑回别墅状态不好实在太正常。
  
  盛含泽视线不动声色地落到了不远处的盛如苑身上。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正在帮忙的盛如苑抬起头,轻轻对他笑了笑。
  
  盛如苑的笑g净又温暖,仿佛七年前的伤痛没在她脸上留下半分痕迹。但盛含泽眼中神色却是深了,笑意依旧温润儒雅,只眼底尽是薄凉:
  “不用撤也不用澄清,不过故何那里也该敲打一下了,我不管应如笙在网上的黑料,但不代表他们可以让人上门x疯她。”
  
  挂了电话,他本是按灭了手机就要回去,但不过刚迈出一步,他又打开手机,翻开了热搜,九宫格配图赫然映入眼帘,其中最令人瞩目的莫非是应如笙绝望茫然的神色。
  即便是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图中人的绝望。
  
  秘书一句状态极差又何止是委婉。
  
  半分钟后,秘书的电话被拨通。
  “约林玥茵一个小时后在盛世风华见面。”
  
  **
  
  应如笙刚从浴室出来,就看见了电视上播放的云璟总裁与林氏千金疑似约会的绯闻报道。记者有点熟悉,不就是刚才在落地窗前猛拍她的那群记者吗?
  
  她其实不怎么在意记者现在如何,毕竟以原身的名声,也不在乎这点谣言了,何况她很快也明白过味,原身住的地方,如果没有人授意,记者不可能进得来的,至于是谁授意,她懒得猜,踩原身的媒体那么多,又有哪个媒体不是在盛含泽的袖手旁观下行事的?
  
  因此在刚才反应过来后,直接关了那扇窗,拉上窗帘上楼整理室内,然后去浴室洗澡。只是没想到洗了澡出来,记者的聚焦点已经转移了。
  
  也好,记者都走了,也省得她费心神想如何出去。
  
  换好衣服,应如笙便要出门了,选择了任务x,逆袭复仇是四个字,肯定不可能只完成复仇。
  而且系统给的温馨提示里面,有一句话耐人寻味。要弄清楚这句话的深层含义,就需要见两个人了,其中一个就是盛如苑。
  
  盛如苑现在又和原身在同一个剧组,所以,怎么看,她都要去剧组。
  
  正要迈步出去,迎面而来的人却让她止住了步伐。
  
  和记忆最初的清贵却危险不同,七年后的盛含泽一身西装笔挺,一副金丝边眼镜遮住了那双过分危险凌厉的眼睛,整个人显得温润儒雅,连眉眼间都尽是温和,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危险。可往往是这种看似无害的,才最是可怕。
  
  否则原身也不会留在这个男人身边七年,却连丝毫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甚至还落拓成这副模样。
  
  盛含泽显然也没料到会一开门就看见应如笙。
  此刻的她是与网上截然不同的状态,一身正红长裙勾勒出纤细匀称的身材,更衬托出眉眼间的颜色。旁人穿正红长裙也许偏向于侬艳,可应如笙穿收腰正红长裙却尽显端雅。
  
  她的身上有一种古典的气质,哪怕是艳丽的正红色也掩不住她身上的这种气质。只是以往她从不爱穿颜色这么侬艳的裙衫的,何况这才是她母亲去世后的第八天。
  
  他的眉心几不可见地蹙了蹙。
  
  两人之间的氛围似有凝滞,最后还是秘书含笑唤了一声:“应小姐。”
  
  应如笙亦含笑点了点头,而后以同样的笑看向盛含泽:“盛总。”
  
  应如笙的态度与以往的每一x没有任何差别。
  可经历了那天的争执,母亲又骤然离世,网暴也没停止过,她真的能做到如此无动于衷吗?如果真的无动于衷,热搜上的又是什么?
  
  盛含泽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应如笙,擦身而过的瞬间,他握住了她的手臂。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