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文】《我的妹妹世界第一可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林宴歌

​​全校嘲

  这是江乔重生的第二周。
  江家,早上六点半整。
  
  ‘砰’的一声,一个黑皮少年从卧室冲出来,他一手捂着后脑勺,手指指着坐在餐桌前的江乔:“江乔!!!”他气的x腹上下鼓动,羞辱无比:“你g了什么?!”
  
  江乔腰肢挺直,及腰的乌发乖顺的垂着,透而亮的黑眸沁出温软笑意:“给你整理了一下发型,你不喜欢吗?”
  黑皮少年脸‘蹭’一下被气得涨红,他咆哮:“你踏马管这叫整理发型吗!!!”
  只见他的后脑勺上被剃须刀整整齐齐的剃出一坨屎的形状,扎着马尾的女生端着餐盘过来,正巧看到那坨屎,当即笑的飙出泪花。
  
  “你这哈哈哈哈……哈哈这啥啊江潮哈哈哈哈……”
  黑皮少年白了一眼马尾女生。
  
  江乔的继母,杨彤女士见此,轻轻拍了拍马尾女生的肩膀:“阿雪,赶快吃完饭去上课,别迟到了。”她对黑皮少年的遭遇见怪不怪,“小潮,你也是,一会儿出门带个帽子,两天就长回来了,没多大的事儿。”
  “你妹妹也不是故意的,她还小,心性没张开,你是哥哥,让着点。”
  “我就是故意的。”
  江乔打断杨彤女士乍看温柔包容、细听却在故意说带刺的话离间他们兄妹二人感情的话,“江潮,上学期你趁我睡着,拿剪刀把我头发剪成了狗啃泥,你还记得吗?”
  
  江潮想到了江乔说的事情,脸色徒然一黑,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江乔,“你给我等着。”这还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她就是故意报复回来的意思呗?
  这江乔是怎么回事,怎么从前几天开始忽然变得怪怪的,从前沉默寡言不怎么爱说话,这几天居然敢蹦跶到他跟前跟他嚣张回去,长大了?
  妈的。
  江乔若无其事,恍若未闻的弯起眉眼:“好呀。”
  
  很快江潮压着一顶帽子飞快出门,江乔看了看他,将最后一块面包吃掉,也打算去学校了。
  
  扎着马尾的女生叫顾宁雪,是跟杨彤一起嫁到的江家,她无论跟江乔、还是江潮,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与他们俩是真真正正的异父异母关系。
  她喝了口牛x,盯着江乔的背影出了家门之后才拍了拍杨彤,“妈,你觉不觉得江乔这几天怪怪的。”
  杨彤正在给土司片涂抹上好的蓝莓酱,餐盘里放的是煎好的蛋,金x金x,带着糖心儿:“怎么怪?”她不甚在意。
  
  “她以前不是很胆儿小么?连大声跟江潮说话的勇气都没有,怎么这几天净g让江潮火大的事情,刚才你看着没,她用爸爸的剃须刀给他头发剃了!”
  “江乔几岁了?”杨彤瞥了一眼顾宁雪。
  “16了。”
  “叛逆期。”杨彤拍了拍手起身,“快吃饭,别太关注他们兄妹俩,多关注关注你爸爸,让他早x给你改姓江才是正经事。”
  顾宁雪闻言撇了撇嘴角:“我又不是他亲生的。”不知道杨彤g嘛那么积极想让她换姓。
  杨彤面上温和的笑意渐渐收起,一脸认真与不悦:“还要妈妈说几遍,你爸爸人脉关系广,做他的女儿对你未来有很大的帮助,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的首要任务,就是要让他从心里认同你是他的女儿,比亲生女儿都亲的那种。”
  顾宁雪扔下刀叉:“我知道了,我也去上学了。”她心里嘀嘀咕咕,这g的就不是人事,是缺德事儿。
  
  江乔一路抵达凛城一中,学校主g道两侧是x场,此时此刻在打扫卫生的学生零零散散的拿着扫把,有眼尖的人认出了江乔,开始在后面嘀嘀咕咕说悄悄话,那股指指点点的感觉如芒在背。
  
  江乔目不斜视背着书包,初夏的闷风吹在她白净的面颊上,发丝被带起,眸色在晨光之下更显的颜色浅淡,无端有几分冷漠之色。
  
  江乔跟江潮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两人只相差两岁,父母没有离婚之前,两个人的感情倒也没这么差劲。
  那时候父母恩爱,时不时带着兄妹俩外出郊游,家庭气氛非常完美,变故出现在小学六年级那一年,母亲外遇,跟江父婚姻关系破裂离婚。
  兄妹俩都跟了江父生活,江潮正式进入叛逆期。他总是在惦记着妈妈,尤其在江父再婚之后,认定后妈是小三蓄意破坏了他们的家庭,所以在看到江乔愿意跟后妈过生活时,对她非常看不起。
  
  可能是认为妹妹背叛了他,江潮开始处处针对江乔。撕她作业本、把她书包丢进垃圾堆里、半夜把她头发全剪了、给她牛x里下泻药让她大早上拉肚子迟到上不了课,这都是常态。
  那时候的江乔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后妈杨彤对她其实并不热络,只有在爸爸跟前才会作出妈妈的姿态关心,顾宁雪跟她争夺江父的宠爱,她斗不过顾宁雪,江父的注意力一点一点被夺走,怎么看都觉得亲生的不如这个继女,继女成绩好性格好,参加大大小小的钢琴比赛拿冠军,让他面子有光。
  
  说来也是江乔痴心妄想,以为可以跟他们一家人过幸福的生活。
  到了最后,把自己混的里外不是人。于是她越来越沉默寡言,读了高中之后开始被孤立,也就是所谓的冷暴力,虽然没有肢体上的欺负,但是很多时候心理上的欺压更令人崩溃。
  
  而江潮在这间学校里混的很开,是个不折不扣的混世大魔王,没有人不怕他的,他将江乔的狼狈看在眼里,却丝毫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江乔记得自己有一次,实在受不了了,她竟然蠢得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说:“我哥哥是江潮,你们再这样,小心他打你们!”
  而江潮是怎么回应的,他毫不犹豫,懒懒散散的用惊讶的语气说:“什么妹妹?我没有妹妹,别瞎传谣言啊。”
  
  这个否认,彻底将江乔打进尘埃中,她在洗手间被嘲笑,被淋了一身的厕所水,肮脏又x淋淋的回到家,开门的是江潮,他咬着棒棒糖,意外中又带着嘲笑:“听说你在学校说是我妹妹,希望你有点自觉,江乔,下次别说我们认识。”
  那个时候的江潮,像个魔鬼,他的模样深深地刻入江乔的脑海里,她永远都无法忘记这一天他给她的耻辱,他居高临下的说,希望你有点自觉,江乔。
  
  后来因为状态总是不好,江乔高考失利,她当着全家人的面,从高楼跳下,那时候她看到了江潮,他的表情慢慢由惊讶变成惊慌。
  她故意的,故意死在江潮眼前。
  
  至于现在走在学校为什么被人在背后议论,还能因为什么事情?
  因为她重生的节点不好,两周前她刚好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我哥哥是江潮’,而被江潮打脸说不认识,所以现在,江乔被全校嘲了,她成了一个妄想跟江潮攀关系,结果被人家狠狠打脸的小可怜。
  江乔想如果再来一次她就是死也不会说那句话,自讨没趣。
  今天早上应该把江潮头发全部都剃掉的。
  
  右脚迈进教室,就有人欢呼出声:“江潮的妹妹来了,快看。”
  立马有人跟着哄笑出声,那是一种嘲笑和讽刺,人人都用看笑话的眼看看江乔。
  不过现在江乔只想搞事情,她懒得理会这些人。把书包打开拿出书,就要坐下温习课本,她可不想这辈子也一样高考失利考不上大学。
  但教室里的人可不像江乔一样想,江乔刚要坐下,xx下的凳子就被后面的人用脚勾开,江乔反应很快,马上撑住课桌才没让自己摔倒。
  
  教室里一直看着这边的人又发笑了,一阵接着一阵。
  江乔站稳,看向后桌。后桌是个留着寸头的男生,他嬉皮笑脸的说话:“我不是故意的。”说着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江乔盯着他看个不停,忽的笑了,露出一抹甜美的微笑,然后抬起手将手里的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了过去,男生被砸个猝不及防,这股力道让他没坐稳往后倒,凳子跟地面划出尖锐的声音,‘噗通’一声,他狼狈的摔倒在两排桌子之间。
  
  江乔拍了拍手,语气轻柔,“抱歉,我也不是故意的。”
  整间教室都安静了下来。
  男生脸色涨红,站起来就想对江乔上手招呼,江乔挑眉:“你要打我吗?”
  “我打你怎么了,你个贱——”
  话没说完,周围学生立马上来劝,拉住男生,“算了算了。”
  “算了算了于森。”
  
  问江乔怕吗?
  她怕个屁,上辈子楼都跳了,她还怕一个男生?有本事g过来。
  
  这个场景也符合常理,就算平时大家捉弄江乔,但到底都没出手揍过人,何况很多男生心里都有个底线,那就是不打女生。所以就算这会儿江乔整了他,但也是他没理在先,他恼羞成怒要出手,周围人会拦下来的。
  这在江乔预料之内。
  她歪了一下头,对男生露出一个无辜的笑脸,“要上课了,同学。”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你装什么装呢,撒谎说是人江潮的妹妹,结果被人打脸了吧?怎么也不嫌丢人啊,还有脸来上课,脸皮可真厚。”
  
  男生被按着,嘴可没闲着,一字一句蹦出来,使劲儿的讽刺江乔。
  江乔笑出了声。
  男生骂:“你笑什么笑!”
  江乔收了笑声,摇了摇头,声音一如既往平缓:“我想送朵花给你妈。”
  “?”
  “可惜我没有花,你也没有妈。”
  “你——”
  江乔周边的人听懂了江乔骂人的话,都捂着嘴憋笑。
  
  经过上午这一遭,这一整天,都没有人再来整蛊江乔了,江乔过了个安静的一天。
  
  挨到下午放学,江乔刚出了校门就撞上了江潮,他身边还有好几个男生跟他勾肩搭背的,左侧跟着两个穿着校服的女生,一个比一个长得好看。
  其中的一个江乔眼熟,是她们班的班花,她居然跟江潮认识。
  班花明显看到江乔,戳了戳江潮,然后捂嘴露出笑意,“那不是你的妹妹吗?”她故意这般促狭的问。
  
  这话一出,那些男生跟着哄哄笑出声,江潮漫不经心看了一眼江乔,左手下意识捂了一下帽子,眼神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悦和厌烦,“狗屁的妹妹,看见她就烦,压根不认识,下次谁再开这种玩笑别怪我不客气。”
  见江潮生气了,几个兄弟打着屁开着玩笑离开。
  唯有那个班花临走前还回过头来用余光看江乔,唇角微微勾起一分,露出挑衅的弧度。
  江乔弯起唇回以微笑,等那个女生回过头时,低骂:“脑瘫一个,傻.x。”
  
  江乔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附近的药店。
  
  夜晚时分,江乔洗了澡上床睡觉,睡前她还订了个闹钟,为的就是明天早上起床,把从药店带的礼物送给江潮,光是想着怎么把江潮前些年欺负她的手段都还给他,江乔心里就满满都是g劲。
  夜深了,江乔睡着。
  
  子夜,凌晨三点整,忽然一道刺目的白光亮起,那白光耀眼到像是要发生爆炸了似的,随着白光的落幕,隔壁房间传来江潮的大叫声,江乔被吵醒,捡起床边的拖鞋就对着那道墙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
  对面安静了。
  江乔继续睡觉。
  
  隔壁江潮的房间。
  江潮坐在地板上,左右揉着自己的脸,大概是触摸到的感觉不对劲,他火速冲到落地镜前,入眼的是三年前的自己,江潮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整个人都懵x了。
  他不是在参加江乔的葬礼吗?
  这踏马怎么回事!
  不对!他好像是在参加完葬礼回家的路上被车撞了,他跟顾宁雪一起打出租,车被横穿马路的大货车直接撞进了江里,然后他就没了意识。
  
  江潮还在懵着,忽的脑子里响起一道声音,怎么说呢,那道声音有点像是以前打的那种星际游戏里的旁白。
  【江潮——】
  “……说。”重生这么魔幻的事情都有了,这个好像也没什么稀奇的。
  【你想真正的获得重生,真正的活在这个时代吗?】
  江潮有股不好的预感:“……什么……意思?”难道他现在不是真正的重生,真正的活着吗?
  【你需要获得一个人百分之百的好感度,让她真心的爱你,你就可以获得重生的资格】
  江潮:“????谁的?”
  【江乔。】
转变

  早晨五点半,闹钟准时‘嘀嘀嘀’响个没完,江乔第一时间睁开眼睛。
  穿上拖鞋推开房门,果然闻到了外面的早饭香味,是杨彤在准备早餐,她一向严格要求自己当个合格的家庭主妇,所以早上起的都挺早的。
  
  听到动静,杨彤回头,看到穿着睡裙的江乔她面露诧异:“乔乔,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饿醒的。”江乔走进厨房,“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杨彤沉吟片刻,“牛x刚热好,你去分了吧,小心烫。”
  “好。”江乔应了一声,心想来的真巧。
  
  江乔端起牛x壶,把所有的牛x都倒好,随后趁杨彤不注意把一个白色药片丢进江潮的杯子里,并用勺子搅拌了搅拌,确认药片融化完毕。
  这里一向是江潮坐的,几年来都是这样。
  “阿姨,我去洗漱了。”
  “好去吧。”杨彤头也没回,她正在翻炒锅里的小青菜。
  
  二楼,刚过了转角,江潮忽然出现在那里,给江乔吓了一跳,江乔心想一大早这么晦气,江潮一向起床气很大,铁定要跳脚骂她了。
  谁知江潮看到她眼睛一亮:“妹妹,你起床这么早?我正在给你挤牙膏,你快用吧。”
  
  妹妹?
  
  江乔一愣,还没计较江潮怎么会忽然叫她妹妹,就被他的话给惊到了。
  江乔:“……?”
  怀疑的目光从上往下看江潮。
  江潮把挤好牙膏的牙刷塞到江乔手里,“刷牙杯也接好了水,你先用,用完我再用。”说罢,江潮露出一个和善的笑意,“一会儿我们一起去上学吧,哥哥想跟——”
  里面传来江乔的声音:“有病。”
  
  鼻子差点被门夹到,江潮站在洗手间外面,脸色都扭曲了,江乔敢这样对他?胆儿肥了!
  平复了很久之后,江潮才说服自己:算了不跟她计较,我叫不生气,我叫不生气,大丈夫能伸能屈。
  良久后江潮调整好心态,脸上重新带起假笑,自言自语着试图说服自己:“我的妹妹世界第一可爱,g什么都可爱。”
  
  洗手间内。
  江乔盯着牙刷看了会儿,把水龙头按开,将牙刷上的牙膏全部都冲洗g净,之后又反复洗了三遍才作罢。
  然后她又打开牙膏盖子凑到鼻尖闻了闻,确认里面没被放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芥末。
  嗅到鼻尖是熟悉的薄荷味道,江乔才放心重新挤牙膏刷牙。
  不怪江乔谨慎,昨天早上她剃了江潮的脑袋,江潮脸都黑了,放狠话要她等着,按照他的性格,他不报复她他就不是男人。
  
  洗漱完,江乔就回了房间换好校服下楼吃饭。
  
  下楼的时候江潮刚好端着牛x杯子,看到江乔下来了脸上立马盈起笑意:“快吃饭吧妹妹,小心一会儿凉了。”
  这话惹得顾宁雪对他频频侧目。
  江潮这到底在卖什么关子,要怎么整她?
  江乔就当没听到,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江潮的牛x杯子,很好,一杯都要见底了。
  
  “妈,我爸什么时候出差回来?”
  顾宁雪刀叉摆弄着餐盘里的煎蛋,“我明天下午有个钢琴比赛,想请爸爸和妈妈一起去看。”
  杨彤显得很是高兴,“昨天发的短信,说明天上午就下飞机了,一定能赶上的,”说罢杨彤看向兄妹俩:“小潮,乔乔,你们要去看吗?”
  
  江潮面无表情:“没兴趣。”连个好脸色都没给杨彤。
  杨彤倒也不尴尬,这么多年她都习惯了,“乔乔呢?”
  江乔对上顾宁雪挑衅的神情,扬起笑容:“好啊,我会去的。”
  江潮心情顿时不好起来,他都不知道江乔到底怎么想的,跟这对母女凑在一起也不嫌恶心么?活该被这俩人欺负,等他刷够江乔的好感度,就离开这个家,再也不回来了。
  
  早餐吃的很安静,江乔吃好擦了擦嘴就要去上课,刚走到玄关处要换鞋子,江潮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提起鞋子单膝跪在地上,言语间满是夸张的殷勤:“我来我来,我的妹妹不能累着。”
  江乔被挤得歪在沙发上,一脸震惊,她脚往回缩着,“你g嘛!”
  江潮握着她的脚腕,不让她往回缩:“我给你穿啊,小时候不也是这样吗?别害羞啊妹妹。”
  那都是两岁的小时候了!!
  江乔忍无可忍一脚过去,直接用脚掌按在江潮的脸上把他给踹坐地板上。
  江潮捂着脸,连吐了好几口唾沫,好像江乔的脚丫子很臭似的:“我靠!江乔!!!”好恶心,[哔——],想他江潮啥时候被这样对待过,那可是脚丫子!
  真特么不识好歹,他今天对她不好吗?
  
  “鞋子里有胶水吧,你的报复就是这样的吗?”江乔理智回笼的很快,就知道江潮今天的殷勤有鬼,还好她反应快。
  江潮擦脸的动作一停,盘腿坐在地上:“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一个不知羞耻的人?”他不可置信,言辞凿凿,好似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江乔白了他一眼,“演的还挺真。”
  光着脚拉开鞋柜,换上一双新的鞋。眼看江乔要走,江潮拽住她:“我跟你一起走妹妹,你看这鞋子里真的没有胶水,什么都没有,你看。”他边说边把手伸进去做示范。
  
  江乔已经不耐烦听江潮说什么屁话,她一手挥开他,眼神发冷:“滚,你今天真烦,江潮。”
  江潮手被挥开,呆愣愣的站在原地,“我真烦?”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他这心里不是滋味,好像是受伤的情绪,又觉得自己的示好不仅被拒绝了,还狠狠的被打翻在地。
  
  江潮努力回想小时候的江乔,小小的一团,脸上总是挂着灿烂的笑脸,她会大笑着扑过来抱他的腿,然后甜滋滋的叫他:“哥哥!”
  那时候的江乔是很好哄的,给一支棒棒糖,她能一个人玩半天。
  但是今天,江乔那个冷冰冰的眼神。
  
  江潮抿了抿唇,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在心里问系统:这任务是人做的吗?!我对她好她根本不接受好吗?
  【目标好感度:-40】
  江潮立马跳:那现在好感度是多少。
  【负五百零九。】
  江潮:我是她哥,她能这么烦我?你别是在骗我吧!
  系统没有再说话,江潮却想到了别的,心思顿时不确定起来。
  
  江乔真的会这么讨厌他吗?
  这个答案,江潮自己心里是清楚的。
  
  顾宁雪在一边坐着咬面包,看着就笑出了声:“你俩今天早上搞什么鬼?”
  江潮没搭理她,飞快回房间拿了书包,把帽子戴好追着江乔出去。
  要像小时候那样对待江乔,也不是很难的事情,小女生而已,他就不信就这么难哄!
  江乔小时候整天屁颠儿屁颠儿喊他哥哥,很喜欢他的,肯定是那什么狗系统计算错好感度了。
  
  走到半路,肚子忽然剧烈的疼痛起来,江潮脸色一变,骂了句c口。
  也不知道为什么,肚子就是疼到不行,江潮就没从公共卫生间出来过。
  疼着疼着,姜潮想起早上唯一喝过的那杯牛x,杨彤不可能给他加料,顾宁雪跟他没什么恩怨,俩人平时都不怎么说话,更不可能搞他,那剩下的么……
  江潮捂着肚子,快被气死了,他还不能对江乔发火,这是最憋屈的。
  
  从洗手间出来,江潮是扶着墙走路的,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做事容易放弃的人,江乔的好感度他必须刷。所以他一拐去了学校旁边的超市,重新买了一手提的零食和牛x,打算去送给将江乔。
  小时候江乔就很喜欢这些。
  
  此时此刻,上午十点二十分,跑完课间x班级解散,江乔抬起头看多媒体屏幕,江潮没来上课被通报批评了。
  她心情很好,跟着大部队回教室。
  走半道正上楼梯,头发一疼,原来是被人狠狠的揪了一下。江乔捂着头发回头,正是昨天被她拿书砸的男生于森。
  于森呵呵一笑,递出一张五元的纸币,“哎,江乔,你别回去了,去小卖部给我买瓶脉动,剩下的一块钱算你的跑路费。”
  
  江乔当时扬起甜美的笑颜,“劝你别烦我哦。”说罢回头继续上楼梯。
  于森一把拽住江乔的手臂,“给你跑路费你还不去?”他跟几个兄弟商量好了,一会儿端一盆水放门上,现在快上课了,到时候就她回来的最晚,有她好看的。
  班花正好经过这里,看见这一幕还挺惊讶的,她劝江乔:“江乔,你快去吧,一会儿上课就不好了。”
  
  江乔看了一会儿班花,接过于森的钱塞进她的手里,“那你去吧,拜拜。”她对校花一笑,好心的挥了挥手告别。
  “哎!”班花叫了一声,江乔没回头,她跺了一下脚,瞪了一眼于森,“你也太笨了。”
  于森:“她不去我有什么办法,那你一会儿给她引出去?”
  班花同意了,但她到底不放心:“确定水浇不到我身上吗?”
  “不会,你只要比她先进教室就行。”于森拍了拍x腹保证。
  “那行。”
  
  江乔坐下,翻出课本想着一会儿老师会讲什么内容,顺手拆开一颗x糖塞进嘴里。
  “江乔,物理老师喊你去办公室。”
  江乔抬头,是班花在窗外看她,她哦了一声起身去办公室。心想也就那几个手段,喊她出去是为了在门上放水盆吧。
  班花在江乔走后立马招呼于森,几个人偷偷摸摸提着班里的水盆去了水房,没几分钟接了满满一盆水回来,踩着凳子放到门顶。
  
  全班人默默看着这一切,于森背着门嚣张道:“一会儿江乔回来你们拿手机录一下,肯定很精彩。”
  有人跟着在笑,跟同桌说话讨论。
  没有一个人阻止。
  于森啐了一口:“昨天她竟然敢打我。”他冷笑一声,今天就要她好看。
  “报应这不就来了?”旁边的男生跟着笑。
  俩人话音刚落,门忽的被推开,水盆坠落‘哗啦啦’的一阵声音,接着是一声c口:“我靠!!”
  
  于森一怔,迅速回过头去。
  
  来人一米八的个头,是个男生,手里提着的零食袋子掉到了地上,上半身x的透透的一脸狼狈。
  于森恼火:“你谁啊!”好不容易把江乔引开,这谁这么不开眼破坏了现场。
  来人擦了一下脸,x哒哒的头发被捋到后面,露出一张眉眼好看的脸,他面露狠厉和怒火,盯着于森。
  于森狠狠愣住,不可置信往后退了一步,“江、江江潮?!”念完这个名字,几乎是同时他脸色就白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