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文】《宇宙第一初恋》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李阿吾

​​第 1 章

  时针精准停留在“10”这个数字上。
  
  吴晚西打着酒嗝,靠着仅剩的清醒辨认墙壁上挂钟的数字,眨了眨眼,便又横生过一只手,端着满当当的小酒杯。
  
  “喝。”
  
  桌上人已经醉得七七八八,甚至于地上还躺着两个,在外都是有头脸的大人物,喝多了也只能是这个鸟样。
  她能坚持到现在,完全靠着祖传的好酒量。
  
  反观她的经纪人许戈,早就梦游天外去了。
  
  吴晚西心下一横,靠谁不如靠自己,接过杯子一口g掉,火辣辣的味道从喉咙滑落到没多少食物的胃里。
  真他妈刺激。
  
  递酒过来的人正是吴晚西所在影视公司的大老板齐刚,这人比起其他影视大佬算是正直多了,至少从来不朝自己的艺人下手,但唯独嗜酒。
  他见状,抚掌大笑,口齿已然不清:“我说,小西啊,别怪哥不帮你,你说你这么好的酒量,怎么就谈不来工作呢?三场酒局你就没一次给我长脸的,进公司也快两年了吧,别说给我挣钱了,这七七八八我还得倒贴给你。”
  
  吴晚西闻言翻了个白眼。
  如果酒局真的只需要喝酒,那她早就靠千杯不倒演女一了。
  
  “哥,我也跟你说实话吧,这年头在饭桌上认真喝酒的人不多了,您就是那珍贵的一份子。”
  
  齐刚也醉了,听她这么说竟是没反应过究竟是夸是贬。
  算了,就当是好话吧。
  
  他咧嘴笑起来,又给两人倒了一杯,“接着喝,今天咱俩必须倒一个。”
  
  话音刚落,吴晚西就听见旁边叮呤咣啷的巨响。
  再转头,齐刚已经抱着酒瓶躺地上了。
  
  得,全军覆没。
  
  她随手夹了几筷子还热乎的g锅花菜,胃里翻江倒海,其实已经到达极限。
  这当的什么破明星,白天演死人,晚上喝死人。
  
  摔了筷子,吴晚西双手捂住脸搓了xx,然后拿出手机给公司总秘书发了个位置,叫她来救驾。
  然后晃悠悠地起身,准备回自己那狗窝醒酒去了。
  
  刚出包厢,走廊里一股子难闻的香水味,她忍了几下还是没能忍住,就近找了卫生间狂吐。
  边吐边有眼泪流出来,不知是难受还是难过。
  
  要是被她上学时候的那几个死对头看到,估计会拍照发到校友群里狠狠嘲讽一番。
  瞧瞧以前耀武扬威的吴家大小姐现在混成的什么鬼样。
  
  当年拉帮结伙不学无术时候,有想过这么一天吗?
  恬不知耻上赶着追求赵独禹的时候,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吗?
  
  她揩了下眼角,从镜子中看见颇为狼狈的自己。
  
  忍不住苦笑。
  
  傻瓜,怎么又想起他来了。
  
  -
  
  星城的夏天格外火热g燥,今年雨水少,让人难免也生出一种烦闷。
  
  吴晚西又抱着马桶吐了几次,期间有路人也有服务生敲响隔间门友好地问她是否需要帮助。
  她喉咙泛着酸意,艰难地说:“不必,谢谢。”
  
  胃里终于好受了些,她擦了擦嘴脚步虚浮地往外走。
  只是脑袋却更迷糊了。
  
  酒精从胃往上窜,导致她在酒店大堂时甚至出现了幻觉。
  
  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正站在灯下,比起年少时他五官似乎更加舒展了些,但少了丝隽秀,多了分清冷和刚毅。
  可是依然好看的过分。
  
  六年时间让他抽条长高,那时候学校体检他176的身高已经出类拔萃,现在目测过去……
  吴晚西又打了个酒嗝,用手远远比划。
  
  差不多有一八五。
  
  怎么现在的白酒还有做梦功能吗?
  她开始怀疑人生,长大后的赵独禹原来是这个模样,依稀可辨年少时的出挑,但又隐隐有着成熟后的稳重自信。
  
  此时他被一名酒店的服务人员叫住,皱着眉回身垂眸。
  那人手里握着消费单板和刷卡机,怎么看都是追债的境况。
  
  赵独禹似乎神情不耐,眼神并未在那人身上过多停留,甚至有种要拔腿离开的趋势。
  
  吴晚西难过地捂住嘴巴。
  是了,他家庭条件不太好,甚至可以说非常差,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还没能出人头地。
  
  明明那样优秀的人,老天爷怎么就不开眼,非得让他过苦x子。
  
  她那颗见不得赵独禹受委屈的心又开始不安分跳动。
  不想让他落得尴尬境地。
  
  于是乎,正被追着付款的赵独禹就见不远处突然冲过来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泛着浓重的酒气,二话不说就塞了张卡给他。
  即使她没抬头,他还是很轻易的认出。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吴晚西化成灰,他也能认出来。
  
  赵独禹还未曾开口,就听见她大着舌头说:“钱、钱不多,你先拿去花,密码是我的生x。”
  
  说完拔腿就跑。
  
  场面陷入一时间的尴尬,他捏着那张储蓄卡若有所思,心里五味陈杂,脑袋里反复想了十几种可能。
  却又被一一否决。
  
  “那个……先生,请问您现在需要刷卡吗?”
  
  侍应生小小心翼翼地提醒,眼中满是怜悯。
  太可怜了,这么年轻帅气居然是个小白脸,估计家境真的很不好吧,否则谁想做这行。
  
  对上她的眼神,赵独禹竟然不觉得生气,反而哑然失笑。
  
  以前上学的时候就经常发生这种事情。
  无论是他在食堂精打细算的时候,还是在书店为了本二手练习册捉襟见肘时,总会有个小小的身影冲出来。
  
  嘴里喊着“先借给你,记得还我哦”,然后丢下钱就跑了。
  
  班上经常有人在背后阴阳怪气地说“赵独禹不过是个长得不错却需要乞讨生活的三好学生”“故作清高还不是拿了吴晚西的钱”等等。
  
  但他从来没有生气难过。
  
  因为那是吴晚西给的,是早晚都要十倍百倍还回去的。
  
  陷入回忆中太久,以至于那张卡迟迟没有递出去。
  良好的职业素养在前,那位侍应生也有点不耐烦了,心想别人白给的还这么小气。
  
  忽然酒店的大堂经理抹着汗从远处跑来,脸上的笑意既抱歉又紧张,连连鞠躬:“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赵先生,这位是新来的员工不懂规矩,耽误您的时间。”
  
  说罢赶紧推了推侍应生,咬着牙解释:“不是跟你说了吗,309的客人都是年底企业结账,你怎么回事?”
  
  “我明明听的是329啊。”
  
  “我的妈,我说那桌人都走了却没有结账记录呢,合着你给人家白吃了!”
  
  赵独禹翻转着那张卡。
  突然递过去道:“329的李总我认识,帮忙结掉吧。”
  
  按理说这都是侍应生的错,这桌的损失应该从她工资里扣。
  现在有客人主动要结账,简直是从天而降的菩萨。
  
  她感恩戴德地接过来,心里默默为方才的“小白脸”论调道歉。
  结果下一秒,在赵独禹认真按下密码后,那张笑脸又有了一丝的龟裂。
  
  “……先生,这张卡显示余额不足。”
  
  看了眼消费单,五千三百。
  合着这张卡里真的只有几千块,赵独禹转念一想,嘴角挂上了清浅的笑容。
  
  “那就直接记到到我账上。”
  
  男人笔挺地离开消失在夜色里。
  侍应生被骂了一通继续走回自己负责的区域。
  对今晚的事情却念念有词——
  
  “这么大老板,怎么还贪图人家小姑娘几千块?有钱人果然都是抠出来的。”
  
  -
  吴晚西从宿醉中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满屋子都是酒臭味,她差点被自己熏晕倒,来不及垫垫肚子就冲进卫生间打开淋浴冲冲冲。
  
  温热的水从花洒中冒出来浇在身上是很舒服的。
  
  她终于觉得身体状态恢复正常。
  但脑袋里却似乎总是空了一块,忘记了重要的事情。
  
  罢了,吴晚西g脆地继续洗,反正从小她的脑袋就不好用,否则也不会只能签经纪公司去演尸体了。
  
  好在昨晚酒局的表现不错,估计老板会分个活人角色的试镜机会给她。
  
  哼着歌出来时,原本被扔在地上的手机顽强的震动了几声。
  她懒散地俯身捡起,划过指纹密码。
  
  估计是许戈来夸奖她昨晚的良好表现了。
  
  然而并不是。
  吴晚西对着屏幕上那行字,眼睛越睁越大,所有碎片记忆逐渐归位拼凑出完整的故事脉络。
  
  原来那不是梦。
  
  赵独禹是真的。
  她企图用一张四千八的卡在社会大好青年面前装阔也是真的。
  
  吴晚西认真数了数。
  消费四千七百九十七元,余额三元。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仿佛一道惊雷劈过,她倒在地上彻底爬不起来了。
  房租缴费通知,水电煤气缴费通知,花呗分期付款到期通知还统统躺在她的收件箱里。
  可她浑身上下只剩了三块钱。
  
  大家都是成年人,一时冲动做出些下意识的错事不难理解。
  吴晚西皱成包子脸看着那条短信。
  看来赵独禹是真的很穷了,否则他这么骄傲的人怎么会连四千多块钱都不放过呢。
  
  尤其这还是她的钱。
  
  毕竟曾经还是男孩的他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说过。
  讨厌吴晚西给的一切。
第 2 章

  另一边,德源总部,赵独禹坐在办公桌前若有所思。
  
  旁边好友涂树正啧啧称奇。
  
  “你这大早上不工作,少男思春啊?”他笑着把那张银行卡夺过来,“多年后的浪漫重逢,电视剧里男主角都是直接砸钱收获女孩芳心,您这倒好,先把小小西的存款都花了。”
  
  听到“小小西”这个称呼,赵独禹不甚赞同地抬眸,把那张只剩了三块钱的小卡拿回来,“这个月KPI完成了?还有心情来跟我贫嘴。”
  
  从上学到现在,他和涂树既是好友也是合拍的合作伙伴。
  只是久而久之,赵独禹变成了德源的大老板,涂树成了分公司的总经理。
  
  哪里都好,就是太八卦。
  
  吴晚西还在狂追他的时候,涂树简直称得上合格的拉拉队队长,永远站在吃瓜第一线,发誓要拉成这对CP。
  
  “我这不是听说你遇见吴晚西了,”他喝了口茶,吊儿郎当道,“还让秘书一大早去查银行卡的余额顺便刷光里面的钱,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听他絮絮叨叨,赵独禹合盖上文件夹,起身整理西装踱步离开。
  “我会还的。”
  
  涂树见状赶紧跟上,脸上划过一丝欣慰:“我就说嘛,这么多年你也该有点长进,我和小小西也好久没见了,也把她电话给我呗,兄弟帮你背后助攻。”
  
  “我没有。”赵独禹走进电梯,云淡风轻道。
  
  涂树一脸疑惑:“那……微信?”
  “我也没加。”
  
  根据多年的了解,赵独禹不是个会冷幽默的人,更不会闲着无聊拿吴晚西开玩笑。
  当年吴晚西一声不吭退学离开,这家伙可是疯了段时间。
  
  从那之后,那个名字就成了赵独禹的禁忌。
  谁也别想轻易触碰。
  
  涂树只能在心里设想了无数可能,最终却只能作罢,自暴自弃地问:“难不成你执念太强,和她产生了灵魂交流?”
  
  果不其然,他收获了一个“你是白痴吗”的眼神。
  
  赵独禹被问得不厌其烦,“我自有办法。”
  
  -
  
  吴晚西被连环夺命call回了公司,手机支付坐上公交,存款成功变成了两块钱。
  
  她后悔地敲着脑袋,估计影城外蹲着等活的群演们都没她过得惨。
  充什么大头啊。
  
  但心疼之余,吴晚西还是有点小雀跃,原来他还记得她的生x啊。
  
  刚进公司大门,她就被许戈给拖进了办公室。
  
  许戈当初从大街上一眼看中吴晚西并且像个骗子似的说“我要把你打造成大明星”,然后以高额的演出通告费打动了她签约。
  可是她自己不争气,身在娱乐圈缺不遵守游戏规则,拿不到资源还得罪了几个妄图揩油的大佬,最后只能沦落到演尸体,和活了一集就扑街的丫鬟。
  
  但即使这样,许戈都没生气过,他是个很感性的经纪人,也不喜欢太阴暗的交易,况且手里还有几个自带资源的小艺人,钱不少赚。
  
  像今天这样眉头着火的样子,还是头一次。
  
  回想自己昨晚的表现,吴晚西自觉没有错误,总不至于因为太能喝撂倒了一桌人而被雪藏吧。
  
  接着,许戈在屋里转着圈叹了口气,开口道:“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选哪个?”
  
  吴晚西不以为然。
  她人生里的坏消息实在太多,今天早上她银行卡被刷空只剩下三块钱,而且还没留赵独禹的联系方式,还钱都变得遥遥无期。
  
  最重要的是,从这里坐公交到银行去补办一张卡又需要一块钱。
  
  越想越颓废,她扶着额角挥手:“你就说好消息吧,让我也开心开心。”
  
  “刚才《凤权》剧组跟我联系,有个三番角色的试镜机会邀请你去。”
  
  《凤权》啊。
  那可是开年大IP,名导加持,影帝影后双料护航,听说公司一姐许怜正在发动人脉到处求进组。
  
  这种好事怎么轮得到她头上的?
  
  吴晚西看见许戈深锁眉头,总觉得高兴不起来,她挽了挽头发,弱声问:“那……坏消息呢?”
  
  “听说公司要把你的经纪约卖掉。”
  
  -
  
  刚来公司那会儿,吴晚西还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对当明星这件事一无所知。
  她被签约完全是因为那张过分好看的脸蛋。
  
  用许戈的话来说——“你不仅是好看,还有种清纯和世故并存的气质,总之就是非常独特”。
  
  但经过公司艺人部的评定,她唱歌五音不全,跳舞双腿打架,唯一能做的就是平面模特和演员路。
  老板看过她的资料后,非但没有嫌弃,还给她找了专门的表演老师上课教学,钱没少花。
  
  大家一开始都把她当成好苗子在培养的。
  
  可惜吴晚西天生八字犯冲,自己又没有个好家世好背景,大半年没接到几个工作,渐渐就被放弃了。
  
  所以卖经纪约这件事,她还挺意外的。
  左想右想,她还是诧异,“哥,你跟我说,到底是哪个缺心眼想买我?”
  
  “你对自己倒是认知清楚,”许戈本来的悲伤情绪被她这句话冲淡了许多,哭笑不得,“听说是个新公司,老板反正意愿挺强烈的。”
  
  吴晚西撇嘴:“当然,他又不是做慈善的,白养我一年多,每个月工资照发,已经仁至义尽了。”
  
  对于这件事,身为当事人的她几乎没有话语权。
  留在哪不一样吗?反正都是演尸体。
  
  许戈看她这样,既无奈又心酸。
  把艺人带成这样,他这个当经纪人的难辞其咎,况且在他心里,吴晚西明明就该火。
  
  这么漂亮张瓜子脸,五官明丽又有辨识度,眼角稍稍上翘,是最完美的杏核状,一颦一笑都独有韵味。
  y照拍出来可以艳压公司任何一位。
  
  他黯然。
  
  “《凤权》的试镜依旧是我带你去,以后如果换经纪人了……”
  “记得要像在我这里一样,不好的、不喜欢的事情,咱们不做。”
  
  这世上很难遇见对你好的人。
  尤其是像这种,超脱于利益关系之外,像兄长和亲友般,努力把你引入正途的人。
  
  吴晚西攥着拳头。
  嘴角挂着很若无其事的笑容,
  
  “知道啦,老许你真的好唠叨啊哈哈哈。”
  
  -
  
  被耳提面命一番,吴晚西到底没好意思跟许戈借钱。
  
  她饥肠辘辘,连转车回家找老吴的钱都没有。
  蹲在便利店门口,眼巴巴瞧着那些x串炸货,微波炉里刚出来的便当。
  
  找朋友先借点救救急吧。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发现有一条好友申请,名字嘛……是个X,头像嘛……是空白的。
  备注:赵独禹。
  
  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吴晚西抬手揉了揉,最后确定这三个字不是梦。
  她心跳怦怦点了通过的按钮。
  
  在对话框打了一串问好的话。
  “好久不见啊”“你最近还好吗”“哈喽难得你居然能找到我的微信”等等,但最终还是删掉了。
  
  明明以前有那么多话要跟他说,经常会被老师忍无可忍地叫起来赶出去,或是被赵独禹苦不堪言地塞一盒纯牛x。
  “安静点。”
  
  教室后面的垃圾桶里,天天都堆着牛x盒。
  
  吴晚西从回忆中抽离,屏幕上对方已经发来了消息。
  
  【在吗。】
  
  言简意赅但不忘标点符号。
  是他了。
  
  吴晚西心里好奇赵独禹从哪里要到她微信号的,毕竟这么多年过去,她和当初的同学们早已经断了联系。
  可……似乎问出口又很奇怪。
  
  好像自作多情。
  
  她稳了稳神,按着键盘慢吞吞回了句:在。
  
  紧接着,对话框跳出来一条转账消息。
  数额只有一百块。
  
  但对于现在的吴晚西来说,钱就是钱,不分多少,能填饱肚子就行。
  她也没推拉,直接点了收款。
  
  仿佛听到小钱钱砸在脑袋里的声音。
  
  赵独禹又发来一条文字。
  【抱歉目前微信里只有这些钱,之后肯定会全部还给你的。】
  
  果然他的生活也不是很好吧,听说赵妈妈身体不好,早些年就在吃药领补助,大家都是毕业一年多的孩子,哪来的钱撑起全家呢。
  四千多块钱用在治病上也只是杯水车薪。
  
  吴晚西脑补了一场贫穷青年和病弱母亲的悲惨大戏。
  
  -
  
  赵独禹坐在简陋的塑料凳子上,嘴角挂着浅笑。
  继续打字道——
  
  【我近期出差,工资卡可能没办法立刻归还,但里面的钱不会再动,你放心吧。】
  
  涂树百无聊赖地充当司机。
  看见少男思春的笑容不禁恶寒。
  
  “你这人很奇怪啊,在星城找个人并不是难事,你早就可以通过各种途径联系上吴晚西,为什么偏偏要等六年?”
  
  车窗外华灯初上,赵独禹看见这所城市的繁华,和他当年到来时多有不同。
  不止一次,他发了疯的,在酒后的深夜想要去寻找她。
  
  可莫名的怯懦却像只大手,攥住了他。
  
  吴晚西的离开始终是他心里无法剥去的刺,少年时出口狂妄对她造成的伤害,是不是促使她远走高飞的理由。
  如果一开始就温柔些,她也许不会走。
  
  所以时至今x,连赵独禹都分不清,是他怨恨着她的松手,还是惊觉着自己的过失。
  如果吴晚西还恨她怎么办?
  
  好在就像命运齿轮最开始转动的时候一样,她跌跌撞撞,又用无厘头的方式主动出现在他面前,点燃最后的勇气。
  
  “你说得对,明明星城只有这么大,可我和她再相遇,却整整花了六年的时间。”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