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099》芙伊苍殊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

第7章 补偿仙骨
芙伊红着眼,不停捶打苍殊。
“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小人参?你明知道它对我有多重要!”
苍殊攥住她的手腕,冷冷道:“不过是个药材而已,物尽其用是它的福分。”
芙伊瞪着苍殊,眼里是从未有过的失望。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她的苍殊哥哥!他真的好陌生!
苍殊从没有被芙伊用这种眼光看过,心里漫过一丝烦躁。
他手上用力,低吼道:“你到底对雪檀做了什么?”
其实他知道芙伊弱小得连天界普通的宫娥都奈何不了。
苍殊不解,雪檀说要去看看芙伊,接着身体便受了重创,差点一尸两命!
要是以往,芙伊早就痛呼出声,然而此刻她对手腕的痛楚没有感觉,更大声的吼回去:“一定是她想吃小人参,恶有恶报!还有你!你杀了小人参,我恨你!”
******************************

六六团队付费独家整理

欢迎加入我们,看更多精彩小说!

******************************
芙伊一直都很孩子气,然而正因为如此,她爱憎分明,说恨就是恨。
此时她黑白分明的眼瞳里明明白白写着憎恨,苍殊心一沉,旋即嗤笑。
谁会在乎一个傻子的恨?
“你也该尝尝缚灵渊的滋味。”
药仙赶出来却阻止不及,眼睁睁看着苍殊将芙伊给带走,急得直跺脚。
“陛下,不要伤害芙伊了!老身不想您将来后悔啊!”
后悔?那是什么?
他后悔放任芙伊在魔界,没有让她彻底消失,才会闹出这些事。
缚灵渊恰如其名,有着特殊的禁锢,能杜绝灵力,法术再高深的神仙在里面,也如普通人一般。
那里完完全全与外面隔绝,没有一丝光线、声响,待在里面对心智绝对是摧残,能活活将人x疯。
雪檀若是再关久一点,也无法幸免。
芙伊缩在缚灵渊的角落,愤怒渐渐湮灭,很快就害怕得哭起来。
然而哭到声嘶力竭,喊到喉咙发不出声音,回应她的还是只有无尽的黑暗和寂静。
她只能一遍遍的搜寻记忆里美好的事情,使得自己不那么难熬。
芙伊发现千年以来,自己快乐的时候,大多是跟小人参在一起。
然而她觉得最幸福的还是苍殊带着她去游玩的那一天。
她翻来覆去的回想着那一天的所有的画面,不停回忆。
“苍殊哥哥,我怕黑……你快来接我出去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芙伊饿得要昏过去时,缚灵渊上方透进一丝光线。
再度醒来,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炤华宫。
什么都不一样了。
苍殊成了别人的夫君,小人参没了。
苍殊背着手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眼角耷拉,目不斜视的老仙。
不知道为什么,芙伊觉得这老头的目光让自己很不舒服。
老仙c糙的手倏地按了按她的腹部,捋着胡须点点头。
“虽然此女因为逆胎而无法修炼,却生了一副好仙骨,不愧是青帝之女。”
芙伊虽然懵懂,却本能觉得不舒服,皱眉挪开身子。
苍殊让老仙退了出去,眼神莫测俯视着芙伊。
“雪檀仙骨被毁,你应该补偿她。”
“补偿?”
“把你的仙骨给雪檀。”
芙伊大骇,就算她不能修炼,也知道仙骨意味着什么。
没了仙骨,她就要瘫在床上了!
“药仙爷爷说过,我活不多久了……”
苍殊是真的一点也在意吗?她不信他厌烦自己到这个地步!
然而,下一瞬,苍殊就凉薄而决然地打碎她的幻想。

第8章 何来情分
“那不是正好吗?”
正好?
芙伊傻愣愣看着苍殊,他的眼神就像是利刃,搅得她心都碎了。
如果芙伊不傻,就会知道那叫——如释重负!
苍殊带着几分诱哄,道:“芙伊,你要死了,留着仙骨也是浪费,何况你腿也废了,没了仙骨区别不大。放心,本帝会派人好好照顾你。”
芙伊的眼神痴了,这一刻的苍殊,和雪檀好像、好像!
他们都在说:“你活着g嘛?有意思吗?”
是啊,她是个傻子,x子也不多了,所以完全瘫了也无所谓。
芙伊攥紧拳,急促呼吸着,心脏绞痛得喘不过气来。
她很想忍着不哭的,但终究没忍住,泪流满面。
“我才不会把自己的东西给那个杀害我娘亲的仇人!”
苍殊嗤道:“本帝有的是办法取走仙骨,不过是看在过去的情份上,不想闹得太难看。”
情分,他们哪有情分?
他都已经是别人的夫君。
芙伊将手放在腹部,眼底血色弥漫:“你再x我,我现在就毁了它!”
仙骨不是骨,而是形状如珠藏于丹田。
她知道,只要她执念加深,仙骨就会碎掉,自然也无用了!
“你敢!”苍殊怒喝,周身浮出一股狠戾的气势。
“我就敢!”芙伊浑身竖起刺,爆发出从没有过的决绝。
反正她活不了多久,大不了提前死了去陪小人参!
苍殊寒眸微眯,发现芙伊是认真的。
这小傻子对自己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他说东她绝不会往西。
他倏地欺身将芙伊压住,冷笑道:“翅膀y了,还敢威胁本帝?谁教你的?”
难道是在魔界被蓝星河带坏了?
清冽的气息x在面上,若是换成以往芙伊早就面红耳赤,结巴得话都说不出来。
可现在她满是抗拒,不停挣扎,因为苍殊的靠近让她很不舒服!
苍殊越发恼怒,x腔有股火气莫名翻涌。
除了生气,他清晰感觉到身体深处燃起一丝欲.火。
身下挣扎的娇软躯体竟令他起了反应……
“你不是从小就想嫁给我吗?”苍殊轻易压制住芙伊,修长如竹的手朝下探去:“是不是只要我满足你,你就交出仙骨?”
芙伊尖叫道:“你别碰我!好恶心!”
他已经是别人的夫君!这么亲昵,不可以!好恶心!
苍殊一滞,眸底黑沉,只想要这张嘴不再说些让自己烦躁的话,低头急切吻上去。
不碰?恶心?
他偏就要!
然而进去之后却没有意料之中的阻滞,苍殊x腔席卷起莫名狂怒!
是蓝星河吧!
这傻子口口声声喜欢自己,转眼就跟别的男人……
他理智尽散,越发c暴,狠狠惩罚着芙伊!
芙伊觉得身体像是被劈成了两半,她的求饶反而换来苍殊更为暴虐的对待!
不知过了多久,苍殊清醒过来,看着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眼神死寂的芙伊,心有些发虚。
转身离开,背影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芙伊艰难地拿出一颗透明的玉石,砸到地上。
“蓝大哥,你来带我离开天界,好不好?”

第9章 琉璃心脏
自从那天丢下芙伊离开,苍殊就没有再去炤华宫。
他xx陪着雪檀,用磅礴的灵气温养损毁的仙骨,x着自己不去想那天的“背叛”。
可脑海中总是不受控制地浮现出芙伊死灰般的眼神,令他瞬间呼吸不畅。
而芙伊已被蓝星河占有,更是令他如鲠在喉。
炤华宫那边,没有宫娥过来禀报任何关于芙伊的消息。
小傻子那么娇气,竟然忍得住不来跟他撒娇诉苦。
难道她是害怕自己?
苍殊思绪烦乱,不知不觉走到了炤华宫。
来都来了,就进去看看吧。
但这并不代表什么。
没想到的是,他扑了个空。
苍殊指尖微微一动,脸色黑沉起来。
天宫已经感觉不到芙伊的气息,她什么时候又去了魔宫?
竟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和蓝星河暗通款曲!
魔宫。
苍殊挟裹着怒气闯入魔宫,看到的就是蓝星河推着芙伊,一个倾注柔情,一个巧笑倩兮。
好一副郎情妾意的旖旎画面。
“芙伊,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芙伊的笑脸僵住,面色瞬间变得煞白。
“蓝大哥……”
她的害怕是那么明显,小手紧紧地揪住了蓝星河的衣袖,低头不敢看苍殊,身子瑟缩,活像个鹌鹑。
“别怕!”蓝星河反握住她的手,安慰着。
苍殊冷冽的眼被这一幕给刺到。
芙伊会如此依赖除了他以外的男人,这在以前简直就不可想象。
难道就因为蓝星河救了她?
“芙伊,你以为蓝星河是什么好东西?”苍殊冷笑道:“你可知自己在魔宫为何感觉心口会疼痛,就像是被人剜走了血x。”
蓝星河脸色一变,芙伊愣愣,他怎么知道?
“他对你好就是为了利用你,给他妹妹滋补心脉。趁你入睡的时候,他取了你的心头血。”
芙伊瞪大眼,慢慢松开蓝星河的手,眼眶发红。
蓝星河无话可说,看向芙伊,满含歉意。
苍殊心里一阵莫名快意,继续说道:“你以为会有人真心对你吗?对你好都是有目的的。”
芙伊还没来得及消化蓝星河做的那些事,听到苍殊这么说,眼眶里的泪争先恐后涌出来。
那天他陌生凶狠的嘴脸,这些x子一直噩梦般缠绕着她。
蓝星河就算有目的,也会对她好。
苍殊也想要她身上的东西,但他是怎么对她的?
“你要我的仙骨!你还对我不好!你没资格说蓝大哥!”
苍殊攥紧拳,傻子就是傻子,蠢成这样。
她不过是他早就想甩掉的累赘。
他何必来这里?
苍殊的身影倏地消失,芙伊忍不住大哭起来。
蓝星河半跪在她面前,仰视着她,一字一句说道:“芙伊,对不起。我承认一开始接近你,是为了卿卿的病。”
芙伊是罕见的仙魔之胎,魔族的血脉中蕴含着仙气。
对蓝卿来说,这是滋补心脉最好的药。
芙伊哽咽着问道:“有了我的心头血,卿卿就会好起来吗?”
“会让她身体好过一点。”蓝星河遗憾地摇头,“但是要彻底好起来,心头血是不够的。”
芙伊下意识追问:“要怎样才能彻底好起来?”
蓝星河起初不肯说,在芙伊的坚持下,他咬咬牙开口:“你的琉璃心,可以彻底弥补卿卿破损的心脉。”

第10章 等不了了
芙伊抬手捂着自己的心口,什么是琉璃心?她不懂。
“那你为什么没有取走它?”
她是这么弱小无用得不堪一击,所以蓝大哥是对她好的吧。
“琉璃心需要你自愿交出来,让它认主。”蓝星河垂眸,不忍再骗芙伊。
芙伊有些光彩的眼骤然黯淡下来,原来是这样。
她呢喃道:“卿卿的病是真的,卿卿没有骗我……”
蓝星河一愣,就听到芙伊接着说道:“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等我要死的时候,我愿意把心给卿卿,让她活下去。”
蓝星河怔了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
“嗯,就当我付给你的住宿费吧!”
魔宫的人都待她好,不会笑她是个傻子。
蓝星河眼眶红了,带着芙伊去跟蓝卿缔结了契约,让琉璃心认了下一个主人。
芙伊以为自己还能在魔宫住上百年,然而好景不长,她的身体每况愈下,越来越差。
寻常小魔小妖,千年对它们来也不算什么,但对芙伊来说已经撑到了极限。
再好的补药也无济于事,芙伊g脆就不吃了,随心所欲吃着人间的美食。
以前在天宫,听那些宫娥们说女子要身材窈窕才好看,所以她其实一直都不敢敞开了吃,唯恐自己变胖了,让苍殊更不喜。
但现在她没了顾虑,可惜也吃不进去多少了。
蓝星河心疼抚着芙伊清瘦的背脊,她刚才吃的都吐了。
“芙伊,你还想去哪里玩?蓝大哥都带你去……”
芙伊想了很久,她记不住很多事情,脑海中最鲜明的画面,就是苍殊带着她去游玩,有求必应。
那天,她觉得自己做了这辈子最美的一个梦。
死前想把这个梦再重温一遍。
天宫。
苍殊收到蓝星河的传音石,里面传来芙伊细细弱弱的声音。
“苍殊哥哥,我可以把仙骨给你,但我有个条件……我要你像上次那样,带我出去玩一天,我说什么,你都说好。我就只有这么一个要求,你答应我吗?”
他自然答应,小傻子还挺好满足。
早知道他就不那么对她。
想到这里,苍殊的眼神有些阴郁。
这段时间他常做难以启齿的梦,梦中芙伊频频扰乱他的心境。
此去正好,为了雪檀拿到仙骨,快点医好她。
他爱的人是雪檀才对。
就快到约定的时间,苍殊正要出宫,就看到有宫娥慌慌张张跑过来,哭着跪下。
“陛下,不好了!赤后去了诛仙台!”
芙伊如精心的打扮自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已经找不到上次那样期待快乐的心情。
总觉得好像是要去完成一个未完的美梦,给它一个圆满的结局。
她等在当初跟苍殊分别的地方,手里拿着两个小面人,跟摔坏的一模一样。
这样,就好像她还在原地等着苍殊回来接自己。
唯一不同的是,她坐着轮椅。
到了约定的时辰,苍殊却没有出现。
芙伊从怀里掏出自己珍藏的一叠娃娃形状的纸人。
这些是曾经她自己剪的,求着苍殊给炼成了传音符。
她一直都舍不得用,用一张就少一张。
芙伊取出一张说道:“苍殊哥哥,我已经到了,你快点过来。”
说完松开手,小纸人迅速飘向天空,却忽的燃烧起来,化为灰烬。
看清是蓝星河破坏的,芙伊皱眉,“蓝大哥,你……”
下一瞬就被他猩红的眼给吓得愣住。
蓝星河紧紧盯着芙伊的心口,一个字一个字说道:“卿卿心脉急速衰竭,等不了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