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怀里才是人间》百度云txt全文阅读余念陆知秋作者你港宝

【一】
陆知秋与余念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暴雨天,小姑娘穿着一身白裙,几缕x发贴在脸侧,整个人摇摇欲坠。
她站在他面前,半晌才仰起头,眼眶通红:“哥哥。”

从此以后,余念便成了陆知秋的小尾巴,只要她唤一声哥哥,他便是她的守护神。

后来所有人都知道陆知秋受人所托在照顾余念,调侃他平白多了个妹妹——
“哪儿来的妹妹啊,”男人挑起眉,笑的散漫,“小姑娘长大了,早就不喊我哥了。”

毕业那年,余念穿了件吊带去参加同学聚会,陆知秋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杀到现场,用外x将她裹了个严严实实,正准备开口训人,却被怀里喝得烂醉的小姑娘攀住了肩膀——
“喊你名字,不是因为我长大了,”她在他耳边轻轻吹气,“而是我对你另有所图。”

【二】
全球PTA纹身大赛上,陆知秋再度登顶成为冠军,斩获三连冠。
赛后,对着数百家媒体,有记者提问:“陆先生,作为一名刺青师,您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件?”

陆知秋垂下眼,摘下了无名指上的戒指,一串小小的字母呈现在众人面前:【YUNIAN】

一时间,#陆知秋已婚#这个消息席卷整个网络,所有人都说——陆太太一定是个冷艳强势的女人,才能得到陆知秋的心。

直到有一天,有媒体拍到这样一幕——
深夜的大学校园里,陆知秋候在图书馆门口,怀里抱了个背着书包的小姑娘。

对此,陆知秋是如此回应的:接老婆下自习。

众人:……
怎么和想象中的不大一样呢???

第一章

《你怀里才是人间》
你港宝/2020.2.10

九月底,最炎热的时节已经过去,眼下便是初秋。
下午三点,教室外天色渐沉,雾气弥漫在树丛上,这是又要下暴雨了。

余念坐在教室的后排,整个人趴在课桌上,看着窗外好一会儿,才慢吞吞收回目光,将大半张脸埋进臂弯。

“念念,我刚才看着你试卷了,”周双双从讲台上下来,“猜猜考了多少分?”

余念懒洋洋地抬起头,没有回答,而是问:“你考了几分?”

“八十六!”周双双捧着试卷满意道,“年级排名第十二呢,这次回家我妈准夸我。”

余念:“八十六就能排十二了?”

周双双:“是啊,这次试卷难,听说六十来分就能进年级前百……不是,你这次考试没觉着难吗?”

余念:“没有啊,感觉都差不多。”

“……得,我就不该问,我为什么要在大学霸面前自取其辱。”
周双双凑近了点,冲余念挤眼:“那你想不想知道自己分数多少?”

余念脑袋枕着手臂,说:“不想,我只想好好睡一觉。”

“怎么又睡,你中午没睡够?”周双双问。

“人不舒服,头有点疼,可能得感冒了,”余念说,“我一难受就犯困。”

周双双被吓了跳,连忙去摸她额头:“怎么这么烫?念念你发烧了!”

“嘘,我知道,轻点儿,”余念手指抵着唇,“我回家就吃药,吃完药睡一觉。”

周双双:“还是找个医生吧,烧度这么高,把身子烧坏怎么办?”

余念笑了,杏眼微挑,弯起一个月牙的弧度。

“放心啦,我很惜命的,”少女抿唇,笑得像只小狐狸,“今晚我早点睡,争取在两点前熄灯……怎么样,够不够惜命?”

周双双:“?”
周双双:“……”

讲台上,陈柏校手里的卷子只剩两张,他清了清嗓子,报出一个名字:“林星旭。”

教室的前排站起一个男生,没穿校服外x,衬衫领子大敞着,左耳挂了枚耳环,伴随着身体动作摇晃着,就差把“我是差生”这四个字贴在脑门上。
他双手x兜走到讲台边,等着老师发卷子。

“考得不错,”陈柏校扶了下眼镜,“九十八分。”

教室里有不少学生发出惊叹的声音。

连余念都从睡梦中睁开眼,迷迷糊糊地评价道:“林星旭不错嘛。”

“也就那样儿,”周双双不以为然,“你看他满脸得意样。”

只见林星旭回过头,扬起下巴,冲余念吊儿郎当地笑。

“谢谢老师,”他拖长了语调,“陈老师,九十八分年级排名第几啊——?”

“我x,念念,林星旭那小子是冲你挑衅呢!”周双双拍了下桌子。

余念不以为然:“你和他较什么劲儿?”

“林同学,排名在试卷上写着呢,”陈柏校一脸慈祥,“全年级九十八分就你一个,排名第二。”

林星旭听见前半句话的时候是满意的,一听后半句,脸上的笑顿时没了:“第二?那第一名是谁?”

陈柏校拿起桌上最后一张试卷:“第一名也在咱们班,余念,满分。”

教室里掌声哗啦啦的,其中就数周双双拍的最响,拍完还不忘催促余念上台。

余念人不舒服,脑袋晕乎乎的,走得比平时慢了些,路过林星旭时,听到他重重地哼了声。

余念顿了顿,停下脚步,冲他微微一笑——
小姑娘长得真的好看,皮肤白皙,五官精致,马尾高高束起,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微挑,清纯里多了分不自知的撩人。

林星旭的嘲讽模式瞬间暂停,一下子愣在了座位上。

余念接过试卷,没多看便下了台,陈柏校在身后表扬她:“大家平时可以找余念同学请教请教题目,看看人家的学习方法是什么,别一天到晚就知道死读书,没有用的……”

“满分!念念,真有你的,”一下台,周双双就凑了上来,满脸兴奋,“你刚看到林星旭表情没,跟吞了只苍蝇似的。”

“林星旭考得也不错,九十八分,对他来说不容易了。”
余念随口说道,她将试卷塞进包里,转头望向窗外:“头好晕啊,什么时候才放学,我想回去睡觉——”

就在这时,窗外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男人穿着黑衣黑裤靠在走廊边,挺鼻薄唇,眉眼深邃,侧脸到下颚的线条凌厉。
看着很英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

余念眨眨眼,到了嘴边的话戛然而止。

发完试卷,陈柏校又唠叨了几句,下课铃便响了。
教室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大家开始乱哄哄地收拾书包,商量着放学后怎么安排。

天色暗得很快,远处传来一阵闷雷声,雨滴开始拍打在紧闭的窗户上。

“外面下雨了,你带伞了没?”周双双拍拍余念的肩,“嘿,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下课铃一响,走廊上的男人便不见了踪影……余念探头在走廊上找了好几个来回,无果,才收回目光:“没什么。”

周双双又去摸她的额头,担忧道:“比刚才更烫了,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你爸,让他带条毯子进来接你?”

余念:“我爸不来接我。”

余守业三个月前和他的新女友杨姝领了证,两人领完证开始满世界度蜜月,前两天刚回魔都,还是新婚夫妇蜜里调油的时候。
哪有功夫来管余念这个亡妻留下来的女儿。

“那司机呢?”周双双问。

“司机不知道我教室在哪,都在门外等我,”余念拿起书包,“走了,明天见。”

周柏校在讲台上给学生回答问题,余光捕捉到余念,抬起头:“余念,你等一下,老师有话和你说。”

余念右脚已经迈出教室,听到陈柏校的话,只得老老实实地退了回来。

“刚才年级排名发我手机上了,你是第一名,”陈柏校对余念说,“过两天就是家长会,你回去准备个发言稿,到时候作为学生代表到家长会上读一读。”

余念毫不意外地点点头:“好的陈老师,我今晚就回去准备。”

话音刚落,台下传来一声清晰的嗤笑声——

“陈老师,我有话想说。”林星旭将书包放到桌子上。

陈柏校:“你说。”

林星旭看向余念,扬起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我建议您换一个学生代表,这一次,余念同学不合适。”

林星旭的声音不小,吸引了不少同学的目光。

余念眉头微蹙,似乎想起了什么,看着林星旭不说话。

“老师,您可能还不知道吧,余念爸爸前几个月刚结婚,这会儿还在国外度蜜月呢,”林星旭脸上的笑容扩大,“余念爸爸不能来参加家长会,余念当学生代表又有什么意义呢?”

余守业迎娶新妻子的消息在圈里闹得沸沸扬扬,魔都上流社会几乎人尽皆知。
林家世代在魔都经商,林星旭知道这个消息并不奇怪。

余念掀起眼皮,面无表情地看着陈星旭。

注意到余念的目光,林星旭笑得很得意,甚至还心情颇好地吹了声口哨:“我说的不对吗,余念同学。”

余念平静地看着陈星旭,藏在袖子里的手指开始慢慢收拢。

就在这时,有人叩响了教室的门,所有人下意识看向门外——
包括余念。

少女缓缓吐出一口气,转头,与站在门口的人四目相对。
是刚才走廊上的那个男人。

陆知秋与余念对视两秒,不着痕迹地挪开目光,看向讲台:“老师,打扰您一下。”

陈柏校回过神,直起身:“你好,怎么了?”

“请问,易小北是这个班的学生吗?”陆知秋问。

陈柏校摇头:“不是我们班的学生。”

陆知秋:“那您知道他是哪个班的吗?”

“这我不大清楚,得问问我的学生,”陈柏校没回头,问道,“余念,你知道一个叫易小北的学生吗?”

半晌,没有回应。

“余念?”陈柏校转过头,身边哪还有什么少女的身影。

小姑娘不知何时走下讲台,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揪住林星旭的衣领,右手扬起一个半人高的物件,“砰”的一声巨响,猛得拍在了少年脸上。

“……”
陈柏校这才发现,与余念一起消失的还有讲台上的教学三角板。

林星旭没反应过来,当场被打得脑袋一偏。
原本半挂在耳垂上的耳环也被震落在地,咕噜噜在地上打了几个来回,朝着教室门口的方向滚去。

陆知秋俯身捡起,指尖轻捻着耳环,饶有兴趣地看着闹事的小姑娘,皮肤很白,眼睛水润润的,看着就很讨人喜欢。
没想到下起手来这么狠。

“林星旭,忍你很久了,”余念将三角板扔到地上,“谁给你的胆子造谣你爷爷我?怎么,这次家长会是不是要我来替你开啊?”

林星旭:“……”
陆知秋:“……”

余念放完狠话,心里的怒气消了大半,她回过头,冲陈柏校笑了笑:“老师,您刚才和我打听谁?能麻烦再说一遍名字吗?”

陈柏校:“……”

“易小北,”陆知秋在一旁不嫌事大地开了口,“你知道他在哪个班吗?”

“易小北?那个脑袋后边纹了条龙,被教导主任拎到例会□□了好几次的易小北?”
余念想了想,歪着脑袋:“就在隔壁三班,他今天被主任逮住在厕所抽烟,刚在还在隔壁罚站呢。”

陆知秋:“……”

不知是病的还是气的,小姑娘的脸颊红扑扑的,几缕黑发垂到额间,看上去格外动人。
她仰起头,满眼期待地看向陆知秋:“哥哥,要不要我带你过去?说不定还能亲眼看着他挨训。”

陆知秋:“…………”

第二章

第二章

余念其实不想见易小北,什么脑袋纹龙,什么顶撞老师,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她只想快点逃离犯罪现场,刚才下手有点狠,林星旭半边脸肿得老高,估计得养好几个星期。

陆知秋看着小姑娘扑闪扑闪的眼睛,半晌,扬了扬眉。
他微笑着:“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去就行。”

余念:“……”

她以为是自己的请求不够诚恳,眨巴眨巴眼,又不死心地问:“真的不用吗?”

陆知秋笑着“嗯”了声,声音很好听,还带着点鼻音:“你老师好像还有话想和你说,我就不打扰了。”

余念:“…………”
这个男人怎么一点眼色都不懂??

少女僵y着转过身,果然与陈柏校对上视线。

“陈老师,”余念迅速将书包捡起,开始装傻充楞,“您说的事我记下了,我现在人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家休息了。”

陈柏校点点头:“嗯,回去好好休息。”

余念飞速退到门外:“好嘞,谢谢陈老师!”

陈柏校继续道:“下星期让你家长来学校一趟。”

门口传来“砰”的一声,少女捂着脑袋靠到门槛上。

陆知秋在一旁看着,唇角不动声色地翘了翘,又迅速放下。

余念惨兮兮地问:“老师,一定要请家长吗?”

“一定要请,”陈柏校和蔼道,“记得提前和我说,我让林星旭家长也过来。”

余念走出教室,仰头看了眼天色,雨越来越大,估计一时半会停不了。
她今儿没有带伞,只能冒着雨出去。

余念打开书包,从里边xx几张联考试卷,g脆利落地顶在头上。
她深吸一口气,一头扎进雨幕,头也不回地跑出教学楼。

过了没多久,陆知秋从楼上下来,身边还多了个剃着寸头的少年。

“陆哥,你快看,”易小北往远处一指,“那边有个没撑伞的妹子。”

陆知秋头也不抬:“关我屁事。”

“哎呀,真的,你就看一眼吧,身材还挺好,腿有那——么细。”

陆知秋顿了顿,忽然想起刚才在教室看到的小姑娘——
白白净净的,长得也好看,校服裙下的小腿纤细笔直,看起来又纯又乖。

谁知道下手这么凶。

陆知秋将手伸进口袋,摸到一个y物,拿出一看,是他在教室捡起的耳环。
刚才看戏看得太起劲,居然忘记还了。

想到这,陆知秋不自觉抬起眼,往远处望去。
哪还有什么妹子的身影。

“哥,你反应也太慢了吧,”易小北吹了声口哨,“人家早跑出去了。”

陆知秋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

易小北立马怂了:“哥,陆哥,我知道错了。”

陆知秋挑眉:“错哪了?”

“我不该下课抽烟,不该顶撞教导主任,不该骂他乌龟王八蛋,”易小北抹了把自己的寸头,“……更不该让你来学校捞我。”

陆知秋不置可否地笑了声,抖手将伞撑开。

他率先一步走进雨幕,丢下一句话:“记住你说的,没有下次,我最烦接小孩放学。”

余念淋着雨跑到校门口,大致扫了眼,看见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马路边。
车里的司机也看到了余念,连忙下车替她撑伞——

“小姐,您怎么冒雨出来了?”老刘拉开车门,护着余念的头,“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进去接您。”

“太麻烦,我自己出来就好。”
余念坐进车里,找了条毛巾擦身,外边雨太大,她整个人都x透了。

车内打着暖气,余念坐了好一会,才逐渐感受到暖意,她裹着毯子看窗外的街景,一连打了好几个x嚏。

“小姐,您不会淋感冒了吧?”老刘看了眼后视镜,担忧道,“我送您去医院看看?”

余念摆摆手:“不用,小毛病,回家睡一觉就好。”

老刘没吭声,安静了几秒,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余念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刘叔,怎么了?”

“……小姐,先生让您今晚不要回家睡,”老刘叹了口气,“今晚那女人在家,先生让您去老太太家住着。”

那女人指的是杨姝,余守业新娶三个月的新老婆。
而余念的母亲叫常清,已经去世好几年了。

常家几代经商,生意做的很大,大本营开在魔都,常清是常家唯一的后代,是正儿八经的千金大小姐。
常清与余守业初遇时,余守业只是个普通学生,出身工薪家庭,家在魔都只有x二十几平的经济适用房,所幸人长得帅,情商高,在大学是学生会主席,追求他的姑娘能从男寝排到食堂。

常清对余守业一见钟情,带着常家所有的家产,不顾一切嫁给他。
千金配才子,也算一段佳话。

与常清结婚后,余守业得到常家的财力支持,他开始经营属于自己的生意,让父母搬进魔都最好的别墅区,正式步入上流社会。
常清则在婚后半年怀上余念,将所有财产交给余守业打理,甘愿退居幕后,为余守业扮演起贤妻良母的角色。

余念小的时候,一直以为自己是幸福——父母相爱,家庭和睦,从小到大过得顺风顺水,没有烦恼和忧愁。

直到一场时疫带走常清的生命——

常清去世的第二天,余守业开始疯狂抛售常家股份。
常清去世的第五天,余守业将常清所有财产归入自己名下。
常清去世的第七天,余守业带着杨姝回到余家大宅。

而余念目睹了这一切。

那时候,她才十二岁。

余念意识到,父亲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爱母亲,她之前所看到的,全部都是精心编纂的谎言。
现在常清走了,这些谎言便没有维持下去的必要了。

……

余念顿了顿,没有很意外:“可是外公外婆出去度假了,现在不在市里。”

“我和先生说了,先生说您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在哪睡都一样,”老刘有些不忍,余念还小,实在不该承受这些,“小姐您放心,我已经和老太太通过电话了,她会替您安排好一切。”

余念“嗯”了声,情绪淡淡的:“知道了。”

老刘:“那我现在带您去医院?身体是本钱,您可千万别感冒了。”

“不去医院。”
余念摘下毯子,开始擦自己x哒哒的头发:“我们回家。”

“可是,先生那边——”老刘立马调转方向。

“杨姝过了门,以后肯定会在家里住下,难道只要她在家,我就得跑到外边睡?”
余念望向窗外,语气平静:“那里是我家,就算妈妈不在了,也是我余念的家。”

车子一路驶回余家大宅,余念没让老刘陪着,独自一人向家宅走去。
少女带了钥匙,但没急着开门,而是伸手摁响门铃。

几秒后,门内传来女人娇媚的声音:“谁呀?”

余念没有吱声,又摁了两下门铃。

“哎呀,来了来了,催什么催?”

女人有些恼怒地应,细碎的脚步声渐近,紧闭的大门被拉开一条缝。
杨姝穿着吊带睡衣,从里边探出头:“谁啊,大晚上敲别人家门——”

看清门外人的长相后,杨姝的声音戛然而止。

“杨阿姨,我是在敲自己家门,”余念扫了她一眼,轻声道,“王姨呢?”

王姨是余家的佣人,平时负责开门接待客人。

杨姝将开叉开到x口的丝绸睡衣提了提,尴尬道:“……今天家里没佣人,守业让他们都回家了。”

“原来是这样。”余念点点头,抬脚就往屋里走。

“哎,等下,你不能进!”
杨姝拦住余念:“你爸爸没和你说吗?”

余念挑眉,望向杨姝:“说什么?”

杨姝被她看得心里发毛,强作镇定:“守业说,让你今晚别回来,去老太太家——”

“杨阿姨,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余念打断她的话,似笑非笑,“这里是我家,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轮得到你一个外人来赶?”

听到“外人”二字,杨姝的脸一黑。

余念不理会她,径直往里走,刚进大厅就见余守业从二楼下来,身上披着睡袍,头发x润,估计刚洗完澡。

“守业,你终于来了!”
杨姝声音一软,连忙上前:“念念突然回家,我只不过问了几句,她就说我是个外人——”

余念:“杨阿姨,我是来找我爸的。”

“好了姝姝,你先上楼,”余守业拍拍杨姝,随后看向余念,皱眉,“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去外公外婆家睡?”

“我知道,我一会就去,不会打扰爸爸的。”
余念仰起头,唇角带着点笑:“爸爸,我今晚过来,是来问您件事。”

余守业:“什么事?”

“爸爸,您让我去外边住,是打算让我住几天?”余念问。

余守业被问住了,他刚回国,杨姝说不想这么快回归生活,他便随口应下,一通电话让余念住到外边。
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重温蜜月,哪还有闲心去想这些?

“您不回答,那我替您回答,”余念淡声道,“我在外边住几天,全看我自己的心情,想住几天就住几天,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对吗,爸爸?”

余守业上前两步:“念念,你也太不懂事了——”

“我还没成年,能懂事到哪儿去?”余念背着手,歪了歪脑袋,“更何况这儿是我家,难道连随意出入自己家的权利都没有吗?”
小姑娘声音柔软,却透着股不容拒绝的坚定。

在这种情况下,余守业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一个“不”字。

“爸爸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余念背起书包,目光越过余守业的肩头,锁定站在他身后的女人。

杨姝与她四目相对,下意识后退两步

余念冲她甜甜一笑,弯着眼:“杨阿姨,祝您做客愉快。”

杨姝:“……”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