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心动》百度云txt全文阅读盛菡殊贺燕西作者梵瑟

两年合约婚姻,贺燕西眼中的盛菡殊早已假戏真做、不可自拔地深深爱上他,甚至以为盛菡殊因为最近他和合作女演员因戏生情的恋爱通稿满天飞而吃醋。
直到盛菡殊的二次元掉马,贺燕西才发现她只是个莫得感情的赚钱机器。
.
鉴于盛菡殊利用剪刀手大佬的身份大量剪辑他和女艺人的CP视频,罪行严重,贺燕西责令她背诵并默写“我爱贺燕西”一万遍。
三天后,贺燕西问经纪人:“她认错了吗?”
经纪人:“认错了。她说现在社会主义兄弟情大火,为表诚心将功补过,她已经开始帮你剪辑‘脆皮鸭文学男主的脸他都有’系列。”
“……”

001

《禁止心动》
梵瑟/著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
2020.02.17

chapter 01

“不好意思借过借过!麻烦让一让我有急事谢谢谢谢谢谢!”
盛菡殊扛着大x飞奔在凌晨四点的海城机场。
耳朵里承受着电话那头孙琼琼的嘤嘤哭泣:“……你怎么可以睡过头?你明明答应我会提前到机场找好最佳拍摄点!”
“这不是因为你提前两天问我要图?我加班加点熬夜帮你修,太累了才打了会儿盹,哪儿成料到睁眼就三点半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家宸宝宝脱团后第一次来海城录节目,值得我一辈子纪念,要没拍到他你就等着帮我收尸吧呜呜呜呜呜……”
“行行行宝贝儿我一定拼尽全力Mua~Mua~Mua~不和你说了我马上到接机口了哈!”

炙手可热的当红流量爱豆边宸已乘坐飞机于十五分钟前准点落地,明天将出席某知名品牌护肤品的新品发布会。行程出得太过突然,好友孙琼琼作为边宸的超级女友粉兼前线站姐不巧昨天刚去了巴黎,又担心从其他代拍手里买到千篇一律的图,所以拜托盛菡殊江湖救急。

这位从去年最火的选秀节目中C位出道的人气偶像走阳光亲民路线,每回在机场都不走VIP通道,以致粉丝越发有动力前来接机。
盛菡殊人还没从挡道的一批老年团里钻出来,就听见粉丝此起彼伏的疯狂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哥哥哥哥你好帅啊你为什么这么帅我要昏古去了!”
“老公我爱你!老公——!看我一眼我在这里!老公——老公!”
“宸宝宸宝勇敢飞,橙子守护永相随!”
“……”

人比预料得要多。
稍作观望,盛菡殊从包里取出小枕头塞进衣服里,瞄准个位置,见缝x针奋不顾身卯足劲往里挤:“孕妇孕妇!我是孕妇!你们都别推我!别推我呀等下一尸两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新一波尖叫高|潮震耳欲聋,人群也显而易见往他们这边移动,盛菡殊来不及进去最里层,火速高举相机,和前排的其他粉丝保持一致的拍摄方向,连续不断狂摁快门一通猛虎x作!

两分钟后,人群尖叫着继续朝电梯的方向挪,盛菡殊确定自己拍到了东西,没想再跟着,被裹挟着走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带着自己的宝贝相机脱离队伍,恰有人踩着滑板“咻溜——”从一旁撞过来。
猝不及防,盛菡殊毫无闪躲之力,身体如旋转门般扭了个一百八十度,噗噜往地上摔。
刹那间脑子里划过无数个念头,盛菡殊只抓住其中最要命的:赶在和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做亲密接触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保住相机!

高达利左手拎一只行李包右手拖两个行李箱小跑着走出出闸口,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个反戴棒球帽扎着羊角辫的女人高举双手五体投地匍匐在自家老板跟前,姿势看起来如同西藏朝圣之路上跪拜神明的信仰者,极为虔诚。
现在追星的小妹妹们见到喜欢的偶像能开心成这样?捧着相机又是做什么?送给偶像的礼物?
虽然高达利给老板当了两年的助理,但因为老板在圈内始终不愠不火,高达利没见过这阵仗,一时也给整蒙圈了。

但见老板又走近她两步。

盛菡殊怀疑自己的牙床可能都快给磕脱落了。她先检查相机,确认几万块钱的镜头完好无损后,她憋着的火气一股脑儿熊熊燃烧。
有没有搞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里高速滑滑板?现在还直接肇事逃逸?
盛菡殊捂着下巴坐起来,抬头,才发现罩着自己的这坨阴影,来自站在面前的男人。

一米八五的大个儿,一点也不注重仪容仪表的样子,头发很久没剪,络腮胡子同样任由其野蛮生长,连口罩都挡不住,要不是他一身衣服穿得还算g净整齐,活脱脱就是个无意中闯入都市的野人。
看起来是个不好惹的家伙。
盛菡殊让开道,不当拦路虎。

“……老、老板娘?”高达利这才诧异辨认出她,紧接着平x里小得宛若一条缝的眼睛圆睁如铜铃,“老板娘你怀小老板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没告诉老板?”
嘎?盛菡殊见到他更似见鬼,眨巴眨巴眼睛确认自己没眼花,脑中警铃登时作响,绷紧一根弦,滴溜溜转回看邋里邋遢的野人大哥身上。

和野人大哥被遮挡在浓密头发下的那双眸子一经对视,盛菡殊骤然打个激灵,只想仰天长啸呜呼哀哉。
这位爷不是该在深山老林里拍戏吗?怎么悄无声息就给回来了?

“贺燕西吗?这是贺燕西吧?”
“是他是他就是他!这三个月我已经把他考古个底朝天,他现在就是伪装成个乞丐我也认得出来!”
“……”
滞留周围的人眼睛反而比盛菡殊尖,立马围过来,短短一分钟内里三层外三层地将贺燕西和高达利包裹得密不透风。
盛菡殊抱着相机站在圈外,看着不少刚追完边宸的粉丝闻讯折返回来又为贺燕西而疯狂尖叫,终于相信,贺燕西真的红了。

贺燕西,二十七岁,生x9月14,处女座,A型血,身高185cm,体重70KG,美国XX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毕业,在校期间因身材优越外形气质佳,曾为众多知名时尚杂志拍过封面和内页平面模特,也参演过一些短剧的拍摄。两年前回国后,以一部小众题材文艺片的男三号角色正式进入演艺圈。
——以上为官方资料。

不久前,他凭借在一部犯罪题材电影中人面兽心的反派角色,拿到最佳男主角的奖项,一战成名,成为年度最大黑马。更因矜贵性冷不近女色的禁欲气质迷人,同时长着张不逊于当红流量偶像的脸,短短数x内涨粉两千万,并空降“最想嫁的男明星”排行榜第一位,风光一时无两。
然而这三个月以来,贺燕西除了在剧组拍戏,谢绝一切采访、代言、商演及社交活动,连影帝的奖杯也由导演代领,毫无曝光。如此低调,在娱乐圈里根本很难维持热度。

盛菡殊每天网上冲浪属于哪里有人气往哪里凑的“势利眼”,虽然能刷到不少所谓贺燕西的粉丝,但她没放在过眼里。
今天,贺燕西沉寂了三个月的首次意外露脸,场面火热程度远远超乎盛菡殊的想象。

蹲在马路牙子边,她低头翻看自己的相机。
那会儿周围人包围贺燕西过来的时候,出于本能习惯,她摁了几次快门,抓到了几张贺燕西。
别说他今天的野人造型,盛菡殊get不到帅点在哪里,即便曾经贺燕西脱光站在她面前,她也最多在他的身材方面和大家伙审美一致。网络上怎么就那么多人将他的脸夸到天上有地上无神仙下凡造福颜狗?
哼,就她一个人有眼无珠行吧?反正再丑的正主,粉丝也能闭眼吹得飞起,她混迹各大粉圈冷眼旁观多年,早见怪不怪。

“嘟嘟——”
车子鸣笛声入耳。
盛菡殊一个趔趄起身,抬手遮在眼睛上挡住车前灯s来的两束光,企图辨认车牌号,奈何过于刺目,晃得她什么也看不清。
不过车子靠边停在她跟前了,车门从里头帮她拉开了。
盛菡殊立马颠颠地爬上车,问候了司机、和高达利打了招呼,然后一xx坐到最后面的贺燕西旁边,笑咧咧抱住他的手臂:“老公~!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

即将贴上他脸颊的嘴唇在捕捉到贺燕西斜斜递过来的熟悉的嫌弃的眼神后,稳而快速地说收就收,盛菡殊驾轻就熟地紧急拐弯改成用手背擦了擦他脸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心疼问:“三个月没见,你怎么又瘦了一大圈?是剧组里的伙食不好?还是导演太严苛了?或者其他带资进组的演员欺负你了?”

贺燕西好像很累,阖眼休憩,没有回答她。
为了不冷场,盛菡殊揪了揪高达利的小辫子。
高达利立马告诉她:“没有,老板娘,没人欺负老板。不过剧组的伙食是不太好,导演也的确要求非常高。”
汇报完,高达利又憨憨好奇:“老板娘,你的肚子怎么又没了?”

盛菡殊犯窘,瞪了高达利一眼,转回来,卸下自己的相机和双肩包,跪坐到座椅上,给贺燕西轻轻揉太阳x:“嗯嗯嗯老公在外挣钱养家辛苦啦~”
贺燕西似乎挺喜欢的,没让她停手。
结果就是盛菡殊没敢停,忍着酸劲,一路帮他揉至回到家为止。

车子甫一停住,盛菡殊当先下车往里飞奔:“老公我先进去开门开灯开空调!你慢慢来!不着急不着急!”
高达利走去后备箱拿行李,看到盛菡殊疯狂颤动的两只羊角辫,笑了:“老板,老板娘今天好像高中生。”
贺燕西双手x在裤兜里,眉峰有些阴阴往下沉着。
高达利以为贺燕西还在因为方才在机场遭到围堵而郁气,连忙道:“我一会儿就回公司和曼姐开会,解决之后出行的问题。”

两分钟。
盛菡殊用了破纪录的两分钟冲回家里锁好CC的门,再冲回玄关,从鞋柜里取出贺燕西的拖鞋,最后用剩余的时间平复自己的气喘吁吁。
幸好昨天是每周固定的保洁x,家里刚搞过卫生,否则贺燕西突然回来,她不得——
“老公~”
盛菡殊笑脸迎上推门而入的贺燕西,准备弯腰放拖鞋到贺燕西的脚边。
贺燕西将她落在车上的相机塞给她,顺手接过拖鞋自行换好。
“谢谢!还是老公你最细心爱你么么哒!”感激是真诚的,相机是盛菡殊吃饭的主要家伙之一。嘴甜则是盛菡殊的习惯,结婚以来她就在贺燕西面前信口拈来从不觉x麻。
不过跟在后面刚推行李进来的高达利有点不好意思。虽然他也不是第一次听见了。

放下相机在沙发,盛菡殊要去给高达利拿饮料:“辛苦你了利哥!我记得你也喜欢喝可乐是吧?”

走在楼梯上的贺燕西忽然问盛菡殊:“洗澡水放好了没?”
盛菡殊哪儿还顾得上高达利?
“利哥可乐在冰箱里你自便哈!”
噔噔噔盛菡殊火速跑到贺燕西前头去:“老公你等着我马上帮你放好水!”
喂喂喂大少爷了不起噢?在剧组明明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一回来怎么就跟废物似的什么事都需要她瞻前马后伺候啊啊啊啊啊!
生气!

002

chapter 02

虽然他只提到放洗澡水,但盛菡殊周到地还帮他放好g净的换洗衣物,以及一杯泡了枸杞的热水,并打开镜面电视,调至电影频道——既然他今天选择泡澡而非淋浴,自然得为他提供泡澡期间的所有享受服务。
一切做起来还算得心应手,因为平常贺燕西不在家,盛菡殊自己也差不多是这么泡澡的,就是得把泡了枸杞的热水换成兑了冰雪碧的冰可乐,把镜面电视的电影频道换成娱乐综艺,外加一盘新鲜水果——如果贺燕西不着急的话,她不介意再跑个腿为他把水果也安排上。
瞧瞧她,多贤惠?也是嫁给贺燕西后,盛菡殊才开发了自己这方面的潜质。
不过贺燕西一年十二个月,有近九个月在剧组,剩余的三个月,零零散散加起来满打满算又约莫只有一个月会在家里头,所以她发挥的空间有限。

准备就绪,盛菡殊小碎步走向靠在门边有一会儿的贺燕西:“老公,可以洗啦!你们红眼航班,飞机上没给你们准备点心吧?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去做。等你泡完澡刚好能垫垫胃,然后再去休息。”
现在是六点一刻钟,差不多早餐时间。
优秀!她的安排定然不会有人不满意。

贺燕西却没点头也没摇头。
他走进来浴室,停在浴缸前,好像领导视察员工工作。旋即他两只手平伸抬起,定在那儿没动,赫然一副要她帮他宽衣解带的架势。
“……”
盛菡殊瞪着他的背影猛翻白眼。g嘛鸭!真当他自己是至尊无上的皇帝陛下?
贺燕西似乎因为她没反应有点不耐烦,忽然侧头。
惊得盛菡殊紧急收住自己翻至三分之二的白眼,整得眼皮险抽筋,颠颠迈出尽职尽责的小太监步伐。

不是第一次欣赏光不溜秋的贺燕西,可亲手给他脱衣服,她确实头一遭。
盛菡殊有一丢丢小紧张,脑子里甚至不自觉浮现出某些小x|文的描写,女人给男人脱衣服这个举动往往发生在圈|圈|叉|叉前远远多于包括洗澡前之内的其他事。
——千万千万别误会,她本人对带颜色的任何艺术作品并无兴趣,主要她平时给一些网络小说剪辑视频需要了解原著内容,才开眼界提升了这方面的社会阅历。
而在她不小心又稀里糊涂且莫名其妙地和贺燕西实践了之后,她认清那些理论知识全是骗!人!的!
夭寿!哪里不疼了?哪里舒服了?哪里——

她的手被捉住。
盛菡殊猛地回神。
冷光灯下,络腮胡子野人大哥的面庞乍然陌生。
盛菡殊惊得下意识后退。
——这什么人怎么会在她家里?!
——噢,是刚从深山老林里拍戏归来的贺燕西。
——欸欸欸欸欸——!脚后跟猝然一绊!盛菡殊忙不迭伸手搂住贺燕西的脖子,这才没有摔进浴缸里。

后怕地轻吁气,一整口尚未全出,便听贺燕西凉飕飕问:“你在g什么?”
“对不起老公三个月没见你又帅出一个新高度我看你看入迷了嘿嘿嘿。”糟糕,谎话编得太急,不够圆满!盛菡殊打起十二分精神做好准备迎接贺燕西的质疑。
然而贺燕西好像根本没发现她的漏d百出,捋开她的手臂,自己脱刚刚她还没帮他脱完的裤子。

盛菡殊反应慢了半拍才记起来捂住眼睛背过身,慢慢朝浴室外挪:“老公你好好泡着!我去给你煮好吃的!”
贺燕西透过镜面瞥她一眼,抬腿跨入浴缸里:“剃须刀。”
“得咧~”跃跃欲试探脚到门外的盛菡殊应言折返,从洗手台取过他的剃须刀和剃须膏,发现他已经坐进浴缸里,她放下尚遮在一只眼睛上的手,将东西送到架在他面前的实木板上,“老公你好好泡着!我去——”
“回来。”贺燕西再次叫住她。
“老公还需要什么帮助?”盛菡殊想起飞机头等舱里为尊贵的顾客提供服务的空姐。
看到贺燕西拿起剃须膏和剃须刀,她心里直呼妈妈咪呀!要她帮他刮胡子吗?这个技能她并不会!他怎么放心让她x刀?万一伤了他那张人人称颂的脸可如何是好?!

事实证明纯属她想多,贺燕西明明自己抹起剃须膏来了。
而他叫住她之后也没了下文,盛菡殊就这么原地站定,全程观看他如何将他那丑不啦叽拔高至少五岁年龄的胡子剃个精光。
待他用温毛巾擦g净泡沫,盛菡殊凑上前,双手捂住两腮盈盈笑做花痴状:“老公宇宙无敌第一帅~!”
她还是比较习惯没有胡子的清爽版贺燕西。
当然如果同样拔高五岁年龄的他的头发也能现在立刻剪一剪就更好了。

贺燕西放下毛巾,语气仍旧凉嗖嗖:“你确定还记得我长什么样?”
“怎么会不记得?”是谁在机场没第一时间认出他?是谁方才一瞬间当他是陌生人?——有这种事吗?反正不是她。嗯,不是她。盛菡殊轻轻瘪嘴,“应该我问你,还记不记得大明湖畔的小娇妻吧?”
哎呀,最近剪多了“霸总和他的小娇妻”系列,不小心给口癖上了!

好在贺燕西的关注点不在于此:“你去大明湖畔g什么?”
“……”呃……忘记他不太懂网络流行梗这件事了……盛菡殊懒得浪费口舌与他解释,转移话题,“老公现在水温够不够会不会凉了些?”
“可以。”贺燕西也没追问。
“那老公你好好泡——”
“捏会儿。”贺燕西左左右右轻轻晃了晃他的脖子。
盛菡殊即刻上手:“老公你辛苦了~!”

三个多月没见,他的肤色又晒黑不少,脖子和手臂上的深浅分界线明显,尤其当下给他捏肩颈盛菡殊仔细观察到他后颈有一小块像是晒伤了,之前不过是被长长的头发挡住了。
关于他这三个月拍摄的新作品,盛菡殊从某些营销、八卦号上隐约刷到过,似乎是部献礼电影,聚集众多老戏骨?——她承认她对自己这位老公不够上心。
不知道这回具体是个什么背景性格的角色?盛菡殊稍稍感觉到,贺燕西除了累之外,似乎还没完全从角色里走出来,所以今天表现出来的性子些许沉闷。虽然以往的他也并不是个多么欢脱开朗的人——至少盛菡殊从肤浅的表面上看是这样的。

唔……其实,说来惭愧,盛菡殊也至今没琢磨透他究竟是个什么性子。只知道……那个……在几次身体的负距离交流里,她觉得他……貌似有点变态。
所以今年影帝的殊荣刚落到他头上的那阵子,面对全网铺天盖地夸赞他未来可期,盛菡殊忿忿认为他之所以能饰演好电影里的衣冠禽兽,不完全依靠他演技精湛,更因为角色贴合他,他完全本色出演。
尤其后来她看过电影发现,他在里头和合作女演员有不少亲密戏。亲密戏有限的镜头呈现里,她从他的那个角色身上微妙地捕捉到两三个熟悉的表情和眼神——与贺燕西本人和她那个啥时如出一辙。

巧的是,镜面电视上,她为他调的电影频道,此时分享的恰恰为他拿奖的这部电影,背景音里主持人重点剖析他的眼神戏,挑出来的几个戏点,就包括他和对手女演员的亲密镜头。
盛菡殊眼珠子正盯得紧,屏幕却蓦地黑掉。
是电视被贺燕西关了。

怎么?自己看自己演的戏,尴尬?盛菡殊偷笑,笑完赫然发现镜子里贺燕西子在看她。
若这个时候戛然收回笑容必然此地无银,盛菡殊当机立断迎视他继续舒展开孺慕的神态:“老公,拿奖那时候你已经进组了,我都还没有机会和你道一句恭喜——恭喜呀,我们的贺影帝,实至名归,我和妈咪还有外公都很为你感到骄傲!”

贺燕西阖了眼,并未接她的话,只说:“沐浴露香味太甜了。
盛菡殊心里一声哎呀。她有她自己喜欢的洗护用品品牌,还不是因为他没提前通知直接回来了,她放洗澡水的时候顺手就用了她的呗!
她立刻去壁柜翻出暂时被她收起来的他惯用的沐浴露和洗发水:“水的温度也不够了,我刚好帮你一起换掉!”
“不必,用都用了。”话罢贺燕西拿过她的那瓶洗发水,往他打x了的头发上抹了几下,紧接着整个人下沉进浴缸,让水完全没过他,两秒钟后他双手捋着头发重新坐起来,一只手朝她伸过来:“毛巾。”

盛菡殊看得呆住,不禁咽了咽口水。她说过的,虽然她get不到贺燕西这张脸究竟帅在哪里,但关于他的模特身材,她的审美和绝大多数网友相一致。
刚刚水、水里的他——
“毛巾。”贺燕西又说了一次。
“噢噢噢!”盛菡殊才回神,转身时脚底下踩到从浴缸里xx来的水,毫无防备猛地一滑,猝然往后跌。
贺燕西哗啦从浴缸里站起来,眼疾手快从身后抱住她。
盛菡殊仰面倒对上他一脸嫌弃的表情。明明余惊未定,她还能全自动运转固定程序般地向他表达感激:“谢谢老公爱你哟么么哒!”
不啻于毫无感情的“么么哒”机器……

楼下这时候突然传出高达利的紧急叫喊:“救命啊啊啊救命!老板老板娘救命!——走开走开!你快走开!走开!——救命!谁来救救我!”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