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印记》百度云txt全文阅读唐蜜徐锋作者弄泥沙

唐蜜是一个社会学大学老师,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她努力工作热爱运动,尝试让自己看起来与常人一样,她一直孤独的生活着。某天,她遇见了伴随少年时代暗恋心情的男孩,她鼓起勇气接近他。

回国创业的徐锋有了短暂的事业危机,他被安排接受了小时候住隔壁家有心理缺陷的女孩,起初他对她抗拒冷漠,与她签署有时间限制婚约,在朝夕相处的时光中,他慢慢的喜欢上了她。

当他开始慢慢走近她时,发现了她内心的秘密,这个时候,一个危机却将他们引入了一起备受社会关注的虐童案件之中……他们的恋爱也遭遇考验。

他陪她走出危机,鼓励她振作,努力迎接未来的新挑战。她令他改变,融入他生命的一部分,学会去承担自己的责任,包括社会责任。

一个轻微社恐的社会学老师x一个锋芒毕露的益智儿童玩具商
“真正的爱意是即便全世界抛弃你仍然在我身边。他送她花朵一般的耳环,在她耳边叮嘱永远陪伴你身旁。她送他全世界最好的星星,她是他孤寂夜空中出现的第一颗星星。”

1-1

早晨十点,金色的阳光洒满一座生机勃勃的大学校园。宽敞明亮的阶梯教室里,唐蜜讲完最后一个知识点,将课本阖上。
“今天的课就到这,下一节课是假期后的周一早上八点。”
教室底下传来稀稀疏疏的拉桌椅声。

唐蜜垂下眼睛收拾讲义,放在一旁的手机“叮”一声,进来了一条来自康翘的信息。
康翘在信息里说:【我回来啦!今晚在老地方见,我想把我的新男友介绍给你认识!】
唐蜜手指飞动,回复:【好的。今晚见。】

讲台下有个清瘦英挺的男学生上前,道:“唐老师,我是代表男生宿舍集体来问你问题的。”
唐蜜顺着十八岁男孩的肩膀,往教室后方望去,就见到一群嘻嘻哈哈的男生聚在一起腼腆笑着,目光正朝自己这边的方向望来。
“你问。”唐蜜阖上讲义对那男孩说道。

男孩摸摸后脑勺,略有吞吐,“我们就是想问,想问,唐老师你有没有男朋友?”
唐蜜侧头笑:“这是你要问的,还是后面那群人要你问的?”

“是我,还有他们。其实是因为我打牌输了,所以,”男孩低垂着眼眸,“唐老师,你……”
“暂时还没有哦。”唐蜜开口。她把IPAD放进包里,打算走了。

男孩眼睛一亮,定定看着唐蜜的脸颊。唐蜜转身走出教室。
身后那群男孩子们在教室里拍桌子起哄:“像唐老师这样的大美女,怎么可以没有蓝朋友?我们不同意哦!我们坚决不同意哦!但是我们都愿意以!身!相!许!”

唐蜜淡笑着往教室外头走,她是这所大学里的本硕博生,毕业后留校为本科生上课。
今年是她第二年任职,为社会学专业的大一学生上课。大学里年轻又长得不太差的女教师,总会获得一些学生的优待。

教学楼外是一道长长的阶梯,走下来,x澄澄的落叶铺满整条路。一片落叶缓缓飘落到脚边,她仰头看校道那排高大的法国梧桐,翠绿的叶子已经悄悄枯x了。
一枚有缝隙的落叶掉落在了书封,透着秋天的光线。她把叶子嵌进了书里。

唐蜜住在学校的教师宿舍公寓里,下午五点,她换了衣服,正要去参加院里学生开办的社团兴趣班。
下楼时,遇到了正往楼上来的张萍老师。

张萍老师三十三岁,社科院的老师,瞧见了她这阵仗,“又要去学跳舞了啊?年轻真好啊!”
唐蜜淡淡笑:“都是瞎练。”

“你现在课少就多玩,等明年开始学院该给你布置任务了,还得评职称,像我这样,每天上课是休息,下课搞科研才是正式工作!昨晚写论文查资料到一点!累啊!”张老师边抱怨边往楼梯上走去。

唐蜜沉默的点点头,目送她走上楼。

“咦,你长假也不回家吗?”张老师停下脚步,突然站在楼梯的转角问她。

*
院里学生开办的社团,其实就是小型兴趣班,唐蜜参加的是肚皮舞速成班。

今天是她速成班的第五节课,她还在练习最基础的提跨抬x。

“上半身保持挺直,x.部抬高,后背发力,一二三四,二二三四,”老师认真的在前头打着拍子,“基础打扎实了,以后才有能力跳各种成品舞哦!”

教肚皮舞的小老师是大三的学生,叶子雪。大半个月前,唐蜜吃过晚饭在校园闲逛,叶子雪正在校道上招生,把唐蜜当成了在校学生,积极拉她入团。唐蜜没怎么犹豫便报名入团,直到第二次参加肚皮舞速成班,叶子雪才知道她原来是这所学校的老师。

叶子雪小老师特别关照唐蜜的学习进展,走到她身边,夸奖,“唐老师,你越跳越好了!”

唐蜜看到站自己前排的一群小美女扭转的小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她没有任何舞蹈基础,跳得实在一般。

“老师,你回去有练习吗?”叶子雪问。
“有的。”
“一组动作二十次,不要忘记了呀!”
“好。”
“老师长假要去旅游吗?”
“没有。”
“那放假回家也不要忘记练啊,让家人帮你录视频,我会检查作业的!”叶子雪小老师认真的说,并委婉的提醒,“老师你好几次没有交作业了呢。这次一定要配合交作业好吗?”
唐蜜想了想,认真的点下头:“好。”

*
夜晚的地铁飞驰而过。
唐蜜找到一个座位,腾出手看一眼手机时间,七点三十。
她点开社交软件,回复署名[google]的信息。

唐蜜:“我今天运动了。”
[google]正在输入:“棒!和陌生人聊天了吗?”
唐蜜:“学生和教练算不算是陌生人?”
[google]:“算。”

[google]:“感觉快乐吗?”
唐蜜:“……快乐,吧。没什么特别感觉。”
[google]:“好。觉得不对劲要第一时间与我联系。或是与余医生联系。”

唐蜜:“…我觉得我最近挺好的。”
[google]:“我知道你挺好的,你只是没什么感觉…这就是最大的不好。”

*
出了地铁站,一片繁华的世界,月亮安静弦在夜空中。

唐蜜步行十分钟,到达了与康翘约好的音乐餐吧。

这是她和康翘的秘密接头地,康翘说她喜欢这里,尤其喜欢那个开放的中央舞台,有不同国籍的歌手在唱一些,她这种大龄熟女喜欢的歌,歌词仿佛唱出了她那无奈彷徨的心声。比如这一首,“Sometimes its hard to be a woman~”

今天唱歌的是个白俄罗斯美女,她唱完一首没有谢幕,直接收拾东西准备离场。

唐蜜走进去坐在老位置的时候,见到有个醉酒的男人起哄,“再唱一首。”那个白俄罗斯美女不知听没听懂,拿着包帅气的掉头走。

那个醉酒男人见状又起哄,“急着走g什么,再给大爷唱一首呗!”

男人的同伴瞥了他一眼,手里把玩着一个小型的塑料积木,语气漫不经心,“你烦不烦?人都走了。还真以为你是大爷?”
“谁?”醉酒的男人一脸懵x,“徐总,你说我是谁?”

“你是我大爷!”被称呼“徐总”的男人把玩具往桌上一丢,喝了半杯酒,“要不换你当我老板?你给我出工资,我天天喊你大爷?”
“呀,徐总你别喝酒,你一喝就醉,我错了还不行吗,你才是我大爷,我错了……不就是设计了个缺陷玩意被原厂返回么,我们还有机会…”

接下去的徐总似乎情绪不佳,没有说话,醉酒的男人则到了外头接电话。

唐蜜回头,往身侧桌看了一眼, “徐总” 正专心注视着手里的积木,仿佛眼里只有它。他穿着灰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装裤,侧脸对着她,垂下头的模样,让人隔那么远都能感受到他的失落。

*
唐蜜抬手叫服务员点菜。
几分钟后,康翘点着高跟鞋站在她眼前。“不好意思啊,我又迟到了。”

康翘解下了她的薄款长风衣,挂在椅子上,露出里头风情万种的一条性感S型中裙。抬手招来服务员。
“我点了。”唐蜜说,“你喜欢吃的我都点了。”
“真乖~”康翘伸手摸摸她的长卷发,捏捏她的脸。
唐蜜没什么意见的坐直了,任摸。

男服务员殷勤的朝康翘走过来了,问道:“小姐,还需要再加点什么吗?”
“不用了谢谢。”康翘看着男服务走了几步,又抬手把他叫来,“拿个烟灰缸。”

康翘吐口烟在唐蜜脸上,“最近在g什么呢?小芭比?”
“在上班。”唐蜜认真的抗议,“你待会不要在你男朋友面前喊我小芭比,像话吗!”

“喔。”康翘点头,“放心。我会维持你高冷的女教师人设。”
“…他怎么还不来?”唐蜜有些不自在的玩手指。
“去停车,快了。”康翘看她的手,“是不是我每介绍一个新朋友给你认识,你都要手抖脚抖的?”

唐蜜把手放在桌底下,问她,“你喜欢他吗?”
“那你喜欢我吗?”康翘一双“看透一切”的眼睛看着她。

康翘的男朋友很快也到了,他一米七出头,一身休闲西装,西装裤到脚踝。康翘说这是最酷的西装穿法,将流行与经典结合在一起。
康翘一直对时尚有自己的解读,所以现在,她是个时尚买手,专门飞向世界各地买买买,买买买,买买买。

康翘说:“他叫魏国晋,怎么样?这名字酷吧?”
唐蜜喝芒果汁,手握紧垂在桌底下,点头赞成,“酷。”

被夸奖了的魏国晋特别大方的接受:“害,爹妈取的名字,做儿子的只能勉强接受了。”
他问唐蜜:“你是唐蜜啊?康翘经常和我说起你,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长得跟个芭比娃娃一样,今天一看比那什么芭比还漂亮嘛!”

唐蜜默默的看了康翘一眼。
康翘在一旁抽烟,事不关己。

唐蜜垂下眼睛,盯着布丁蛋糕,回应魏国晋的赞美,“嗯。”
魏国晋打量她:“你是大学老师吗?”
唐蜜点了点头:“嗯。”

魏国晋体验到了一阵冷意,但他对女人太有经验了。“你和康翘简直是两个不同的类型,能成为好朋友,感情一定很深。”
唐蜜鼓励自己,看他一眼:“嗯。康翘…是我小学同学。”她觉得自己今天已经做得很棒了。

康翘觉得差不多了,手撑着下颌,看向魏国晋:“小芭比是我叫的,你以后要叫她唐老师,猪道吗?”
“猪!娘娘!”魏国晋无条件服从的答应。

服务员端来了一大盆水煮鱼片,唐蜜吃了一碗。
康翘鞋尖踢了魏国晋的西装裤,面上一本正经的说话:“有认识优质男人吗?可以介绍给我们唐老师的那一种。”

唐蜜停下来看了康翘一眼。
魏国晋放下筷子,接受了这个任务:“男人那就多了,唐老师喜欢哪一个类型的?高的?瘦的?还是胖的?健壮的?”

康翘嗤笑一声,眼睛掠过前方的那个桌子,她看到一个英挺的身影,穿着灰色的衬衫,孤单的坐着,与这热热闹闹的气氛格格不入,说:“身材像前面那个灰色衫的就好……”
魏国晋与那个灰色衫男人背对背坐着,顺着康翘的目光,他回头看。

*
唐蜜吃完了一大碗鱼片,起身去一下洗手间。

这个餐厅的洗手间是男女共用的,只有简单的两个隔间。

她从洗手间里出来,走到洗手台,看到魏国晋,正扶着一个穿灰色衬衫的男人,斜靠在洗手台边上。

是刚才的那个“徐总”。唐蜜忘不了他垂下眼睛失落的模样。
唐蜜停下了脚步,想走过去洗手,但是小小的洗手台被他们占据了。

这个“徐总”大概是唐蜜见过的最狼狈的老板,他目前属于醉酒状态,要吐却吐不出来,也完全没有没有察觉到自己占用了公共场合。

魏国晋从镜子里发现了站身后一动不动的唐蜜,他转头,抱歉的对唐蜜说,“唐老师,不好意思,这是我国外的同学,刚喝醉了,他同伴家里有急事走了,他现在很难受。”
唐蜜认真的点头,“嗯。”她看出来他很难受了,属于喝醉了酒要吐却吐不出来的那种难受,她说:“你帮他扣一下喉。”
“啊?”魏国晋挺为难的。“怎么扣?”

“我来!”
唐蜜接过了他,手伸进他的喉咙。
醉酒的人反应迟钝,她手伸进他喉咙,他很快吐了出来。

她站在他身旁的洗手台洗手。
魏国晋接个电话走出去了。

徐总倚靠在洗手台边上看她,灯光笼罩在他脸上,他的睫毛长长的覆盖一层阴影,他看着她慢慢笑了,“谢谢。”
唐蜜看到他的笑和那x色光线快要融化在一起,有些不像真实的,她低头说:“不客气。”
“你叫什么?”他问。

魏国晋从外头走回来了,“吐出来了啊?那太好了啊。”对徐锋说,“她叫唐蜜,大学老师,目前单身。”对唐蜜说:“他叫徐锋,做益智类玩具的,前途一片光明。”

唐蜜很认真的点了下头:“哦。”她抬头看到徐锋不以为意的笑了。
“你手机呢?”魏国晋伸手撞了撞徐锋。

徐锋反应慢半拍,没找到手机,“放外头了。”
“那去外面一起加个联系方式呗。”
“手机没电了。”徐锋说。看了唐蜜一眼,“对不起。”

唐蜜点点头。她不知道他手机没电为什么要道歉,也许他是为了不想加她联系方式而道歉。
“没关系。”她说。

魏国晋比谁都明白,拽拽的问:“那名片呢?人家连喉都给你扣了,你就这样不近人情?找机会好好谢谢人家!”
气氛冻僵了一秒,魏国晋的手机响了,这次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特别着急的走了。

唐蜜慢慢的转过身子也要走了。
“唐小姐。”徐锋在身后喊她。
“嗯。”

她回头看他。
徐锋还靠着洗手台看她,氤氲着暗x的灯,外头是流淌的音乐,他嗓音沉沉的问,“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1-2

唐蜜走出洗手间,餐厅舞台中央已经换了个新的歌手,她在音乐声中听到康翘在手机那头说话。
“魏国晋说有急事,我和他先走了,你乖乖回学校哦,下次再见。”

她走去结账,服务员说已经结了,她于是原地坐了一会,欣赏歌手把最后一首英文歌唱完。
她记得那是一个抑郁症歌手唱过的一首歌,歌名是《from the bottom of my broken heart 》,现在这个歌手过得平淡幸福。
[google]发来一条信息:“今天主动和康小姐的男朋友说话了吗?”

她走出餐厅,身后还有如梦般的歌声传来,行到空旷的停车场,回复[google]的信息:“没有。但我主动和另一个人说话了。”
[google]正在输入:“谁?”

*
餐厅外,徐锋站在停车场服务台和管理人员交涉,“没带现金。”
管理人员很有经验,大手一指:“不支持手机付款,你和后面的车辆借。”他耐心的等着徐锋去借钱来还停车费。

唐蜜看到徐锋站在停车场入口处,她转了方向,朝他走去,他喊住了她。
“唐小姐?”
唐蜜站在离他不到一米的位置,抬头看他。他带着些醉意的脸,眼神松软。
“不好意思,想问你有没有带现金?”
“有。”
“我钱包没在身上,手机一直打不开。”他特别困惑的摁着他的手机,怎么摁都不开。脸上写着“到底这是为什么?”
唐蜜垂下眼睛在包里找钱,给了他五十,向醉酒的男人解释:“你手机没电了,所以打不开。”

徐锋带着醉意的眼睛看她,表示赞同,接过了她的钱,他走路有些晃的去交钱。
管理人员收了钱说:“你醉成这样不要开车了。叫代驾吧!”
徐锋身子斜斜靠在了墙壁上,接过了单据,他回头看唐蜜站在夜色下,她头发是长的,有些松散的卷,穿着x油色的针织衫,所以衬得她脸嫩嫩白白,像他十几年前从她堂妹手里抢来的芭比娃娃。可是芭比的下半身为什么是条花裙子?
他仔细的辨认,那是什么花,定睛的看,也看不穿。

他朝她招了招手,
“唐小姐,我送你吧。”

车上,唐蜜开着车,
“说好我要送你的,怎么变成你开车了?”徐锋倚靠在车座上,他眯着眼睛,看着窗外,已经快要看不清楚了,却坚持的说,“这样不行的,还是我开吧。”
唐蜜很专注的开车,“我想尝试开一下您的汽车。”
“那行。”徐锋终于爽快的答应,“给你试试。”
徐锋撑着眼皮说:“你这开车技术不错啊。”
唐蜜:“我刚开,肯定没你的好。”

徐锋带着醉意的一笑,侧首看到了黑色的车窗玻璃上倒映着他的脸,他好久没仔细看过自己,觉得有些陌生。
他也看到了正在开车的唐小姐的侧脸,熟悉,连镜子里的她也熟悉。

他盯着镜子里的她说:“唐小姐,你真会说话。”
“嗯。”
“来我公司做销售经理吗?”徐锋说:“我特别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他在车里翻出一张皱了的名片给她。
唐蜜伸一只手接过了名片,“嗯。”认真的语气说,“我会考虑您的建议的。”

徐锋撑着额头笑了,侧脸看她,“可不可以不要用您?我知道你不会考虑的。”
“好的。”
“我休息一会,有点困。”
唐蜜问,“您要去哪里?”
“都好。”他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嘴角挑着笑意,“我记起我在哪里见过你了。”

*
唐蜜把车停在了酒店停车场里。她载着徐锋绕了一小时了,没能把他绕醒。
晚上十点,她把他送到酒店,问前台服务有没有空房。
“开.房请出示身份证。”
她把身份证拿出来,问一旁站立不稳的徐锋:“你身份证在哪里?”

“1413房,免费为您升级了x房。酒店二十四小时热水,客房服务请按铃,明天早上十二点交房。”前台服务把房卡交给了唐蜜。
唐蜜把房卡递给了徐锋,“1413房。”

“1314房?”徐锋登时笑了,带着醉意,“考我呢?接下去是不是520?”
“是1413房。”唐蜜强调,把他带到了电梯口。
电梯很慢,很久都不来,唐蜜让他站好了,“徐先生,我先走了。你自己上楼。”
徐锋困惑,“走去哪里?”反应过来,点头说:“好。”

她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到他顺着电梯门口的墙壁滑下来。

唐蜜又走了回来,费好大力气,也无法把他从地上扶起来。
有对开了房正等待上电梯的男女走过来,那男士挺友好的帮助唐蜜,一起将一米八大块头的徐锋扶了起来。

唐蜜低头和他说:“谢谢。”
“不客……”那位男士友好的笑容,在看到徐锋的面容时定格了一下,他接着说,“不客气。”

四个人一起搭电梯到十四楼,那位男士拥着女人站在唐蜜和徐锋身后。
唐蜜等待电梯上升,玻璃镜面朝她晃了一下,她透过镜子,看到身后男人的手机正举起来,摄像头对着自己和身边的徐锋。
她想回头制止,但是电梯“叮”一声开了,她握紧了手,直到离开电梯,都没有回头制止那个朝自己举起手机的男士。

客房里,绛紫色的窗帘紧阖,光线昏x,她划开窗帘,整座城市的灯光跳进房间。
徐锋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唐蜜脱了高跟鞋,把他拉起来,连拖带拽让他躺在了床上,他压在被子上,她观察了一下,觉得自己没能力再把他搬起来。
好在被单够大,她把被子翻过来,盖在他身上,用被子把他严严实实包围起来。

*
康翘坐在疾驰的奔驰里,听了魏国晋讲完,眉头都皱了,“你真给她介绍男人了?”
“娘娘吩咐我还能怠慢?”魏国晋语气带着些调侃说,“我是个实力派,除了某些方面不快,我什么都快。”
“……哦。”康翘很懊恼,“我没让你真介绍啊。而且速度也太快了,怎么样你要介绍之前也得先经过我的审核。”
魏国晋挺困惑这个女人的反复无常,“你不是早审核了么?就你说的那个,穿灰色衬衫,身材很好那个。他是我朋友。”
“啊……”康翘愈发忧愁了。唐蜜她xOLD不住那个大高个的啊。

唐蜜重新把酒店窗帘阖上,隔绝漫天的耀眼星光霓虹闪闪。
穿鞋准备离开的时候,她接到了康翘的电话,走到了阳台接听。
康翘说:“魏国晋他刚才真给你介绍男人了啊?”
“啊,是。”
“他能行吗?”
“……不知道。”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康翘说,“他没对你怎么样吧?就除了聊天。”
“我送他来酒店了。”

手机那边静默了数十秒,唐蜜以为信号不好了。
康翘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说:“怎么…那么快,你,你怎么送他去酒店?”
“他喝醉了,开不了车。”
康翘:“你驾照还没有到手呢!”
唐蜜:“我今天开的很稳了。”

康翘犹豫的说:“你,……嗯,没事了,玩得开心。”
她挂了手机。

酒店床上,徐锋觉得透不过气来,他觉得有人想谋杀他,踢开了卷成团的被子,他还是觉得特别热,伸手去解开身上的领带。
怎么解都解不开,他的手慢慢垂下床。

唐蜜走上去帮他解开领带,
他正在做一个有人要割喉的梦,把她的手用力的抓紧了,他翻身将她压制住,陷入了被子里。

唐蜜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酒味。
抬头看到他的下颌有胡茬,她伸手摸过去,起起伏伏,像是镶在她心上的刺。
不痛。但是突然有了感觉。

她推迟了一个小时离开。十一点五十分,她打开了客房的门,酒店客房的通道用厚地毯铺满,她踩在上面,觉得像是踩在了柔软的树叶上。
她踮着脚尖,走得轻快。

身后不知谁的房门打开了,那人一直看着她又跳又跑的蹦远,光将她影子缩成了一个小小的轮廓,她看起来好像很小。除了身高已经足够高。

*
深夜的校园静谧透着诡异,风沙沙刮过耳边,唐蜜回到了她的住所,这是个独栋的宿舍,郊外,她坐计程车回来的。
推开门,带进一阵风,她坐在窗前看她养的那一盆仙人掌。
8寸高的芭比娃娃正站在她的梳妆桌前,它摆放着最优雅的姿势,穿着她给它做的针织衫花裙子,高跟鞋,头发是先用辫子编织拆开的卷卷,它看起来优雅高贵可爱,可是它的大眼睛被布条蒙上了。
唐蜜撑着手在桌上看了芭比娃娃好一会,睡觉之前,她把它眼睛的布条拨开了,“芭比,你今天感觉开心了吗?”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