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三本书里的女配》百度云txt全文阅读池怀作者巨兽少爷

池怀穿越成了女配,而且还是三本小说里的女配。
但不管是在那本小说里,女配的池怀都没有好下场。
池怀瑟瑟发抖的抱紧自己,并开始了自救计划。

第一本小说里,反派A年幼时爱慕原主,事事包容原主,可原主却一次又一次的羞辱刁难反派A,将反派A的自尊心踩在脚下。最后反派A因爱生恨,原主下场凄惨。
池怀看着被同学刁难的反派A,毫不犹豫的向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第二本小说里,反派x被原主的父母收养,原主认为反派x抢了父母的爱,于是事事刁难,甚至打骂反派x,让反派x住在地下室。
池怀看着眼前清冷挺拔的少年,柔声的叫了一声,“哥哥。”

第三本小说里,反派C是一条美人鱼,他用眼泪变成的珍珠一次又一次卑微的讨好着原主,却被原主背叛,最后原主失去了容貌,变得又老又丑。
池怀没有收下珍珠,却细心的照顾美人鱼。

后来,池怀迟钝的发现自己从恶毒女配变成了几个大反派的白月光!

第 1 章

池怀拿起沙发上的书包,少女娇小的身体被宽大的校服遮盖住,g净利落的马尾在身后划过一抹曲线。

池怀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她穿越到小说里的事实。
她现在这幅身体的原主是个不折不扣的恶毒女配,而且最终下场凄惨。

小说中的身世悲惨反派xoss原本一直爱慕者原主,反派将自己拥有的最好的东西都给原主,原主非但没有领情,而且在学校里处处刁难反派,和其他同学一起孤立反派。

有时候,看似轻微的孤立可以瞬间毁掉一个人。

原主瞧不起反派的出身,却不知反派的母亲曾是豪门的千金,等到反派被接回了豪门,那时候反派已经对原主恨之入骨了

池怀并没有看完那本小说,她只是知道反派对原主因爱生恨,而且原主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身为“恶毒女配”的池怀不由的有些担心起来,她知道自己有可能回不去了,身处异世的她也只是想要好好的活下去。

池怀背上书包走出了家门。

池怀站在破旧的楼道上,被人随手丢弃的垃圾在台阶上随处可见,落满灰尘的墙壁上贴着各种各样的小广告,油漆掉的差不多的扶手上锈迹斑斑。

池怀目光落在对面的破旧的铁门上,现在已经很少人用这种防盗门了。

池怀眼眸一转,她记得小说里描述的反派boss好像就是住在原主的对面。

池怀忽然听到开锁的声音,她立马转身慌乱的向楼下跑去,不知道为何一想到会和还是少年的反派见面,她心里就慌的不行。

池怀跑出了楼道,白皙似雪的脸庞上晕染着淡淡的红晕,像是被雪花轻拢的梅花。

昨夜下了一场大雨,空气中还存留着x漉之意。

许是因为风太大的缘故,楼下停放的自行车都被吹倒了。一辆天蓝色的自行车被压在其他的自行车xx,原本被主人珍爱的座位上沾染了泥泞。

小说里特意提到过原主有一辆天蓝色的自行车,因为有一次反派不小心碰倒了原主的自行车,原主还因此对反派呵斥了许久。
原主极其厌恶反派,连触碰属于她的物品都不行。

学校离这里并不算近,池怀上下学都是骑自行车。

池怀g净的鞋踩在x漉漉的泥地里,她半弯下腰,笨拙的想要将压在自己自行车上的其他几辆扶起来,纤细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微微泛红。

忽而,池怀感觉手上的重量一轻,几辆自行车被扶了起来。

一道身影遮住了阳光,池怀下意识的抬头望去。

高挑的少年穿着单薄的校服,略长的发丝挡住了他的前额,眼眸黑而清冷,五官冷峻,薄唇的颜色很浅,皮肤也有些苍白,放在自行车车把上了右手手腕上有一道淡粉的伤疤。
少年穿着偏小一号的裤子,修长笔直的双腿露出一小节脚腕。

池怀愣了一下,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眼前的少年应该就是小说里的反派沈自离了。

沈自离被眼前的少女盯的有些不太自在,他眸光闪烁了一下,他弯腰扶起天蓝色的自行车,手背上青筋微微隆起,衣衫略微向前滑去,露出少年紧实的侧腰。

沈自离从自行车上收回自己的手,漆黑的眼眸中一片寂然,没有任何生气。
他刚刚下楼,便见清丽的少女在搬动自行车,她的自行车被压在了xx。少女蹙着眉,费了许多力才将自行车扶起一半。

沈自离有一丝的犹豫,但还是走上前去帮忙。
他知道池怀不喜欢他,甚至是厌恶他,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去接近,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

沈自离的母亲原本是豪门的千金,但是为了可以和他父亲在一起,沈自离的母亲不顾家人的阻拦,和家里人断绝了往来,和沈爸结婚了。

可是婚后的生活不似想象中的那般美好,沈妈娇生惯养,根本过不上清贫的生活。沈妈免不了因为一点小事和沈爸争吵,最后二人实在过不下去,便离婚了。
若没有物质的保障,再美好的爱情也会落得一场空。

沈自离很小的时候就独自生活,沈爸沈妈甚少来看他,他们把他的存在当成是一个无法抹除的错误。

沈自离也越发的阴郁,从不主动与他人交谈,他也因此受到同学的排挤,没有人愿意和他做同桌,没有人愿意和他分到一个小组。无论做什么,他都是一个人。

小学时,老师安排分组,他总是组里最不受欢迎的那个,他只能看着其他小朋友在一起讨论,他一句话也x不进去,每当他想要参与其中的时候,其他小朋友都会默默的走开。

为什么呢?因为他总是班上穿的最破的那个,每当其他小朋友一起讨论手机上的游戏的时候,他却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他总是多出来的那一个,他是多余的,不该存在的。

他的世界黯淡无光,可是曾经,也有天使掉落的白色羽毛划破他的黑暗。

沈爸沈妈不顾家,沈自离只能自己照顾自己。在他四五岁的时候,他踩着板凳颤颤巍巍的在阳台上晾衣服,没有拧g的衣服掉落下来的水珠打在他的脸上。

这时,一个x色的皮球蹭过沈自离的身旁,掉在了地上,弹起来又落下。

沈自离从板凳上跳了下来,他捡起皮球,上面被人用彩笔画了一只很漂亮的蝴蝶,栩栩如生。
很好看的皮球,是他一直都想要拥有的。

“喂……”

沈自离抬起头,才发现旁边的阳台上站着一个小女孩,女孩的眼眸很亮,嘴角带着笑意,花边的小裙子衬的她就像故事书中的小公主。

沈自离看见女孩着急的模样,他本想把皮球扔还给女孩,却听到女孩说,“皮球我不要了,送你了。”

沈自离难以相信的望向女孩,女孩撇撇嘴,离开了阳台。他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的玩具,他的爸爸妈妈从来不记得他的生x,这个皮球许是他收到的第一份礼物。

沈自离把皮球紧紧的抱在怀中,眼眶微微泛红。
没有人会从一开始就习惯自己的世界是孤独的,沈自离也是。

后来沈自离知道那个女孩叫池怀,是天使遗落在他这里的一片洁白的羽毛。
他忍不住的想要靠近池怀,虽然池怀高冷的像是悬崖边上绽放的百合花,但他还是想要再接近池怀一点点。

只是沈自离不知道,当初池怀不要他的皮球是因为皮球上粘了土,还有沈自离留下的水印,池怀十分嫌弃,便不想要了。

沈自离却视若珍宝。
直到遇见池怀,他才对这个世界有了期许。

……

沈自离知道池怀不喜欢自己,甚至还厌恶他,他扶起池怀的自行车,淡然的移开视线,便微抿薄唇从地上扶起另外一辆车把已经有些生锈的自行车。
他以为他会听到池怀尖锐的叫声,让他不要动自己的自行车。
但是没有。

沈自离自行车的车座上和车把处都粘了泥。

沈自离微微皱眉,他身上没有带纸巾,看来得上楼去拿了。

“谢谢……”池怀吸吮了着唇瓣,看向高挑的少年,她软糯的说着,她见少年的自行车上也粘了泥,便掏出一包纸巾递给沈自离。
池怀想着原主就是因为对沈自离太过刻薄与恶毒才落得凄凉的下场,那她对沈自离好一点,改变沈自离对她的看法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样的结局了。

少女白皙的手指拿着一把淡粉色包装的纸巾,她有些紧张,指尖轻轻的颤了一下。

沈自离愣了一下,漆黑如夜的眼眸中起了涟漪,他转身看着眼前的少女,少女五官精致,只是有些高冷淡漠,看上去不好相处。

池怀之前从不主动和沈自离说话,他还以为池怀这次也会像以前那样,嫌弃自己碰了她的自行车。
沈自离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会让池怀这么厌恶她。

沈自离想要接近少女,或许只是为了很多年前的那一丝丝触动。

但是这次,少女没有说那些尖锐的话,而是递给他纸巾。

他垂眸看着少女修剪的圆润的指尖,他没有接过纸巾,眼神有些冰冷的看了池怀一眼,“……”
或许她只是不想欠他的人情,又或者这纸巾已经用过了,她想看自己出丑。

沈自离被池怀含着恶意整过太多次了,他已经不再相信池怀会好心到真的帮他。
但是他从来没有生过池怀的气,因为这世上讨厌他的人太多了,最起码少女曾经对他笑过。

沈自离目光冰冷的忽视了池怀手中的纸巾,从书包里撕了几张x稿纸,擦拭着自行车上的泥泞。

池怀看着从自己身侧经过的沈自离,有些失落的把手放下。
看来沈自离真的很讨厌自己的接触,原主在他的印象里根深蒂固了,那她会不会和小说里的原主一个下场啊?

*

等沈自离骑上车的时候,池怀已经走远了。
少年眼中暗淡许多。

第 2 章

池怀赶到学校之后,先去食堂吃过早饭,然后才走向教室。

池怀到了教室后看到沈自离已经坐在了后排的座位上,少年曲着手臂趴在课桌上,偶有一阵微风拂起少年耳边的碎发,明明现在还有些微凉,但少年只穿着单薄的短袖。

池怀想到小说里对沈自离的描述,在沈爸沈妈离婚几年之后,沈爸又重新组建了新的家庭,沈爸甚少关心过沈自离的生活。而沈妈也是常年在外,丝毫不过问沈自离。

从小到大,所有的家长会都是沈自离给他自己开。小学时,小小的沈自离坐在大人中间,微红的眼眸中带着丝丝羡慕,他也希望他的爸爸妈妈可以来开家长会。

沈自离从小就需要学会照顾自己,直到现在他每天中午利用午休的时间还要去学校食堂打工,只为可以挣些钱。

沈自离为了能够剩下钱来付学费,他连早餐都不吃。

池怀还记得小说里的原主曾经和同学一起嫌弃嘲笑沈自离身上很重的油烟味,甚至有个同学因此闹到班主任那里,说沈自离身上的味道太重了,害得他们这些在教室午休的人在教室里待不下去了。

班主任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沈自离从那之后午休时间就没有回过教室,他基本上都是在食堂的厨房找个地方坐一会儿。

沈自离孤僻,不与人交谈,坐在教室的角落里,没有什么存在感。

趴在课桌上的沈自离指尖动了一下,池怀看到沈自离要醒过来了,她心虚的立马提着书包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之前沈自离没有接过池怀的纸巾,让池怀即苦恼又失落,她不想和小说里的原主落得一个下场,所以希望和沈自离的关系能够缓和一下,但现在看来,之前原主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仗着沈自离对她的喜欢,伤害着沈自离,致使沈自离排斥她的靠近或者是示好。

一上午的课,池怀都在想该怎么和沈自离搞好关系,也没怎么在意老师将的什么,她在纸上写写画画。
池怀刚高考结束,没想到又回到高二学习让她头痛不已的数学。

后排的沈自离转着手上的笔,修长的手指上结了一层薄茧,他目光微动,落在了前排的池怀身上。少女乌黑柔顺的发丝撒在肩头,纤细的脖颈,她用一只手撑着脸颊,有时会低头写着什么。

沈自离眼眸漆黑,他淡淡的收回目光,只是早上少女温柔的声音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沈自离垂下头,薄唇自嘲般的扬了扬,略显凉薄。
他不会忘记池怀对他说的话,她说她讨厌他。他从池怀的眼中看到了厌恶,他知道其他人也讨厌他,但唯有少女的厌恶是真的的伤了他的心。

他之前也曾放下过防备,他也曾心怀期许,以为池怀是和他们不一样的,但最后却被池怀羞辱了一番。

或许他的存在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错的,他的母亲更是后悔生下他。

沈自离……自离,留不住的,自然会离开。

沈自离抬头望了一眼黑板上方的表,快要下课了,他需要早一些到食堂,帮忙收拾餐具。

食堂的阿姨见沈自离很是可怜,g活又快,答应沈自离每天中午去帮一个半小时的忙可以给他二十块钱。
二十块钱虽然不多,但是足够沈自离一天吃饭用的钱了,有时还可以剩下一些。

下课铃响起,老师说完下课之后,靠近后门的沈自离便两步并作一步走了出去。

等到池怀回头望去的时候,沈自离已经不在了,只有课桌上少年摆放整齐的一叠书。

池怀和同桌刘悦结伴到了食堂。食堂乌压压的挤满了人,空气中弥漫着各种饭菜的香味和厚重的油烟味。

原主虽平时在学校里就极为高冷,但人长得好看,又喜欢参加集体活动,所以同学们还是挺喜欢原主。
更何况他们还曾经一起排斥沈自离,有时候一些友谊真的很可笑,当他们一起对付另外一个人的时候,他们便成了所谓的“朋友”。

刘悦负责占位置,池怀负责去打饭。

池怀本想替沈自离也买些什么的,沈自离过得十分拮据,中午也只是随便买两个素菜。但池怀想到沈自离连她的纸巾都不要,肯定不会接受她花钱买来的东西,去承她的情。

正当池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她看到有窗口提供免费的小米粥,窗口前排着长长的队。

池怀眼眸一亮,或许沈自离不会接受自己花钱买的东西,但那碗粥是免费的,说不定可以。

池怀先去放下买好的饭,立马就要起身。

刘悦叫住了她,“池怀,你g什么去?”

“我去端一碗粥,你先吃吧。”池怀摆摆手,快步穿越过人群,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中午留给学生吃饭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基本很少有人会花很长的时间来排免费粥,毕竟旁边就有一元的粥,又不贵,只有那些早早打上饭的人才会来端一碗免费粥。

在收拾餐具的沈自离一抬眸便在人群中看到了池怀的身影,带着口罩的沈自离只露出一双清冷阴翳的眼眸。
他微皱眉头,他从没有看到过池怀喝过免费粥。

沈自离虽然心中有一丝的疑惑,但仍是低眸离去。

等到池怀端着粥回去时,刘悦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池怀不好意思让刘悦等着她,便叫刘悦先回宿舍。

刘悦临走前还不忘叮嘱池怀快一点,不然待会舍管阿姨会记名扣分的。

池怀快速的吃了几口,赶在中午静校前,把还剩下很多菜的餐盘交给回收餐具的阿姨。

阿姨见池怀剩下那么多菜都浪费了,不由的心疼的说了一句,“现在的小姑娘剩下这么多都浪费了。”

摆放餐具的沈自离闻声回头看了一眼,便看到池怀的身影,娇小的身子包裹在宽大的校服下。

沈自离抿了一下发g的薄唇,继续手上的工作。

此时食堂的人已经不多了,池怀小心翼翼的端着粥来到楼梯口与厨房中间的走廊上,果然在最外面的一个窗口内看到沈自离提前买好的饭,两个素菜已经凉了,馒头也被风吹的有些g巴巴的。

池怀本来想亲手把粥交给沈自离的,但他现在不在这里,而且马上就要静校了,池怀不想被扣分,只好见四下无人,悄悄的把粥放到窗口的台子上,然后立马转身离去。

沈自离推着推车从后厨出来,便在楼道的拐角处见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他漆黑的眼眸中凝上了一层淡霜。
之前池怀不下一次的嘲笑过他身上的油烟味,即便他为此特意更换过衣服。

沈自离走了过去,在窗口上发现多出来一碗还温热的粥。

沈自离摘下口罩,眼中的霜寒越发的冰冷,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

为什么总是这样?
既然厌恶他,为什么还要来招惹他?
难道看他摇尾乞怜就那么开心吗?

他规避着虚伪的期许,就是不希望自己再狼狈不堪。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