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味初恋》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樊清伊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1章

  青城四月,小雨连绵,道路两旁的白杨被风扬起一阵清香,雨水点点落在树叶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夏画桥坐在出租车上,有雨线从窗户飘进来,丝丝凉意落在她头发上,带着x意的风拨开她的短发,在她侧脸上留下一层薄薄的水。
  她抬手擦了下被打x的脸,随即把窗户关上一半,跟司机说:“就是这了,谢谢,多少钱?”
  
  司机看了眼计费器,“五十二,给五十好了。”
  他说着瞄了一眼外面KTV五光十色的灯牌,又回头看看副驾驶后面坐着的小姑娘。
  
  小姑娘个子不高,估摸着还没有一米六。她顶着一头学生短发,小脸圆眼,穿着蓝色的校服,身上还背着一个方形小书包,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在校生。
  
  此情此景,让司机不满地皱起眉,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姑娘哟,不是叔叔说你,这地方哪里是你学生该来的?明天还上课吧?现在都八点多了?你哪个中学的?该不是逃课出来的吧?”
  
  夏画桥本来正在低头玩手机,闻声抬头,手机光打在她脸上,只见她笑眼弯弯,唇红齿白,长得很是乖巧。
  司机大叔看清这学生模样,心中想要拯救误入歧途学子的责任感更加浓烈,却不想还未组织好语言开口,就听这小姑娘语出惊人:“不是呀叔叔,我辍学啦!”
  
  司机大叔一脸震惊,“……”
  
  这话从夏画桥嘴里说出来,她非但没有任何羞耻感,反倒笑眯眯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十的,然后推开车门下车。
  脚上踢踏着一双帆布鞋走到副驾驶窗口旁,端端正正鞠了个躬,该有的礼貌非常到位:“谢谢叔叔关心,叔叔再见!”
  
  说完不等司机大叔再发表意见,转身往屋檐下跑。
  
  眼瞧着一抹小蓝影飞奔而去,司机大叔很是可惜地叹了口气,转动方向盘径直离开。
  
  虽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还下着雨,可KTV门口依然来来往往不少人。形色各异的男男女女勾肩搭背,嘴里叼着烟。
  白色烟缕摇摇晃晃碎在风中,若隐若现的烟头和灯光融为一体,连门口的雨都好像是彩色的。
  
  时间地点氛围都很和谐,偏偏人物里多了一位小朋友。
  几乎每一个过路人都会往夏画桥身上瞧上几眼,甚至还有人出声调侃。
  
  夏画桥装聋装瞎,两步走到KTV门口,探头往大厅看了一眼。
  
  大厅左侧是前台,右侧是连排沙发,中间是阶梯,直通二楼,看上去非常高端。
  通亮的灯光把金色的墙壁照得奢华,同样闪着金光的地板上只有浅浅几个脚印,这种糟糕的雨天能保持到这种程度可以说是非常倔强了。
  
  这家KTV七年前还是勤俭朴实款,现在她都快没资格进去了。
  夏画桥默默跺了跺脚,鞋底上的水渍瞬间炸开了花。
  她低头看到地板上倒映出的学生模样,长长叹了口气,烦躁又无能为力地抓了两把头发。
  
  穿成这个鬼样子也不是她的本意。
  
  大概半年前吧,高中同学准备组织一场时隔七年的同学聚会,夏画桥平时鬼点子多,一听这消息立马把几个小姐妹拉到了一个微信群,表示当天谁如果有事迟到就穿校服参加晚上的KTV包场。
  夏画桥本意肯定是坑别人啊,她一个自由职业员工,平时黑白颠倒,过得悠闲自在,时间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
  可谁知道前两天她忽然工作上有些事,出了趟国,等想起同学聚会这回事时立刻就定了机票,马不停蹄赶回来还是错过了晚饭。
  这下,自食恶果。
  
  又叹了口气,夏画桥认命地提了提校服裤子。
  七年前穿着长,七年后穿着还那么长!
  她这几年吃的钙片都补到哪里去了!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叮——”响了一下,她一边拿出来一边往里走。
  是江晚风发来的语音,点开:
  “穿了没穿了没,校服书包帆布鞋!”
  
  大厅安静,这句话响得格外突兀,播放出来以后,本来想要询问夏画桥是否走错地方的服务生都瞬间止住了步伐。
  夏画桥先是一怔,随后一把捂住脸,埋头往二楼跑。
  她跑得太快,又低着头,丝毫没注意二楼正巧有人下来,等她看到地板上的人影时,已经来不及了。
  
  “啊!”夏画桥一头撞上了这人肚子上,她吃痛地抱住脑袋,手里的手机又砸到了头顶,双重疼痛瞬间席间全身,让她忍不住低声骂了句脏话,“靠!”
  她疼的眼角冒出了泪花,小脸皱成一团,整个人靠在扶梯上,摇摇晃晃看上去好像要摔下去了一样。
  
  与此同时,手机又响了一下。
  估计是她大拇指不小心点到了,江晚风的声音活跃地跳出来:
  “我给你说,沈景清晚上吃饭就没来,今天不会来了!放心吧!”
  
  时隔七年,再次听到这三个字,夏画桥几乎没反应过来,她愣愣地靠在扶梯上,有些出神。
  身边莫名其妙卷来一股很轻却又不容忽视的柠檬香。
  夏画桥有些恍惚,眼角的泪花不知不觉融进了眼眶,在漆黑瞳仁上蒙了一层水汽。
  视线模糊。
  她依然双手抱头,看上去非常委屈。
  
  “夏画桥。”
  一道低沉又微带沙哑质感的声音响起,犹如深夜流经深山的泉水,天生透着一股凉意。
  
  夏画桥还懵着,闻声抬头,一眼撞进了一双银河般的深眸。
  几乎是瞬间,麻意席卷了全身。
  她四肢僵y,不能动弹,整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立在原地,犹如被摁了暂停键。
  
  沈景清站在高她一层的阶梯上,他垂眸,视线轻飘飘落在她脸上。
  少女因为抬头的动作,短发落至耳后,白净圆润的小脸露出来。
  她圆眸微瞠,红唇微张,带着明显的震惊。
  
  只一秒,他目光移开,落在她手机上,嘴角泛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冷意,开口声音却不重,疏离礼貌里带着点嘲讽的意味,“不好意思,我来了,让您失望了。”
  想起刚刚江晚风发来的语音,夏画桥眨了眨眼睛,说不出话来,“……”
  莫名其妙的心虚感一下子涌上来,夏画桥差点站不住脚,此时已经顾不上头疼,她愣愣地看着沈景清,心里五味杂陈。
  
  七年不见,这张曾经她怎么也看不腻的脸熟悉又陌生。
  男人浓黑的眼睫微垂,眼睑处落下淡淡一层阴影。
  他五官比曾经更加棱角分明,眉眼之间已经完全捕捉不到少年的青涩和稚嫩,留下的是骨子里天生的清冷和疏离。
  就像冬x的深海,不用摸,看上一眼就觉得很冷。
  
  此时此刻,他站在夏画桥面前,长身玉立,穿得一丝不苟,举手投足是令人沉醉的禁欲感。
  隐约有光线在他阔肩窄腰的轮廓上镶了一层金边,好像是他背起了整片光芒。
  
  柠檬香味更加浓郁,像是被光带到了每个角落。
  
  夏画桥扯了扯僵y的嘴角,黑色瞳仁里是细碎的光线。
  她强撑着挥了挥手,尽量让语气很自然,“嗨。”
  沈景清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唇线微抿,片刻后才开口问:“知道哪个房间吗?”
  夏画桥仰着小脸,盯着他慢吞吞点头。
  
  *
  
  走廊里,夏画桥垂着脑袋,头发乱七八糟地掉在眼前,犹如一个小丧尸,亦步亦趋地跟在沈景清身后。
  双腿灌铅,举步维艰。
  
  以前上学的时候她记得沈景清走路挺快的,她个子矮,腿也短,每次只能小跑才能跟上。因为这件事,她不少次搞偷袭,爬上沈景清的背。
  现在……
  夏画桥抬起头瞄了一眼距离她只有一米远的男人,明明个高腿长气场强,整个人比以前还要冷,可走路步伐却小了。
  
  两个人距离越近,她呼吸越困难,腿脚越沉重。
  
  而且,记忆里的沈景清,非常记仇。
  想起刚刚江晚风的语音,夏画桥小声地“哼唧”一声,心想完惹,今晚一定是个非常精彩的同学聚会。
  
  她想着想着又出了神,整个人完全在做机械运动,直到额头被摁住,被迫停下脚步,小脸微抬。
  
  是沈景清,食指点在了她额头上。
  他手指微凉,夏画桥却感觉额头滚烫,心跳简直快要停止。
  夏画桥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
  
  她眼睛黑白漆黑,眼角下垂,这么直勾勾看人的时候显得非常无辜。
  一如当年。
  
  沈景清目光微闪,收了手,双手顺势揣进口袋里,声音波澜不惊,“眼睛,是可以感知光线探测周围环境的器官,希望你以后可以好好利用。”
  夏画桥愣了下,反应过来以后假装什么也没听到,抬头看了看面前的房间号,准备推门进去,却不想门从里面拉开了。
  
  是江晚风。
  
  江晚风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夏画桥,打算亲自去接,没想到开门就碰到了。
  小家伙穿着校服,背着书包,一头短毛,和当年在校时真是一模一样。
  
  她先是开怀大笑一番,随即注意到夏画桥不自然的表情,不解道:“这么严肃g什么?你那位冤家真没来。”
  夏画桥感到有凉飕飕的目光落在自己侧脸上,“……”
  
  冤家。
  呵。
第2章

  荧屏上的光落在红红绿绿的酒瓶上,折s出五颜六色的光线,光线绕着所有人,时而落在人眼睛上,时而贴在人脸上。
  包厢各个角落环绕着歌声,“你曾是少年,你有深潭的眼眸,你有固执的臂弯,我也记得你的誓言……”
  
  夏画桥缩在角落里,眼睛直视着屏幕,余光却被一抹身影占满。
  距离那么远,甚至连人都看不清楚,可她依然能从空气里闻到柠檬香。
  香味里掺杂着酒气,遥遥飘过来,打开她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
  
  沈景清已经脱了外x,他穿着烟灰色衬衫,衣领棱角整洁g净,袖口挽在小臂处,手腕腕骨微突,五指修长,骨节分明。
  整个人是一种近乎强迫症的整洁。
  手里的玻璃水杯透明,里面不知道是酒还是水。他肌肤是极具冷感的白,面色如常,甚至有些刻板。侧面从额头到鼻梁至下巴,线条流畅,下颚线棱角分明,是成年男性该有的特质。
  
  沈景清的到来不仅让夏画桥意外,也出乎其他人意料。
  上学的时候,沈景清因为是转校生,加上他性子冷,气质透露着一种倨傲嚣张,偏偏成绩又好,所以朋友不多。
  但是好像是天生的一种魔力,沈景清脾气烂成那样,班里不管男生女生都特别喜欢他。男生视他为男神,女生视他为男友模板。
  
  夏画桥就不一样了,她没有把沈景清当男神,也没有把沈景清当男友模板,而是直接把沈景清变成了男友!
  这事被迫公开时,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夏画桥都是学校里的传奇。
  
  “我真不知道他来,我发誓!”
  江晚风说着把严孙拎过来,“孙砸,你给xx说!”
  严孙以前上学的时候是夏画桥同桌,俩人从小一个院长大,夏画桥没把他当过男人,他也没把夏画桥当过女人,俩人张口闭口祖孙辈。
  这几年,严孙一直在部队,俩人偶尔在班级群里扯两句,感情不减。
  
  “xx,您真年轻。”严孙笑眯眯地凑上来,先皮两句,“几年不见,你怎么喜欢上cosplay了。”
  “滚蛋!说重点!”江晚风性子急,御姐风范不减当年,抬手一巴掌落在严孙寸头上,“你丫不是给我保证说……”
  江晚风顿了顿,声音压低,“说沈景清肯定不会来吗!”
  
  严孙都快苦死了,他蹲在夏画桥和江晚风跟前,说:“我也不知道啊,我之前私问他的时候,他好久才回消息,而且我发了一大段,他回我一个字:忙。”
  江晚风没忍住乐出了声,支着下巴往沈景清身上瞄,“还以为长大了能懂点事,怎么还那么不懂人情世故啊,这邪魅狂娟的气质,啧啧。”
  
  严孙顺口接了句,“人那是高岭之花,邪魅狂娟现在不都贬义词了吗。”
  说罢他小心翼翼看了夏画桥一眼,发现她没什么过激表情,摸了摸鼻子继续解释:“都这份上了,肯定就是凉了啊。虽然我也很想见见我男神如今混得怎么样,但他拒我千里之外,我总不能热脸贴上去是不是?”
  
  夏画桥闻声凉凉地看了严孙一眼。
  
  严孙:“……”
  他轻“咳”一声,目光飘忽不定,不敢去瞧夏画桥,只得避重就轻,快速说道:“然后我就没再提,晚上吃饭他也没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我发誓,我没有告诉他房间号,只是和他说了晚上在哪吃饭在哪唱歌,绝对没有说房间号,我保证。”
  说完他和江晚风一起齐齐看向夏画桥,目光坚定,态度诚恳,以证自己清白无辜。
  
  夏画桥心中五味杂陈,抿了抿唇,沉默片刻说:“我说的。”
  “啊?”江晚风和严孙疑惑。
  夏画桥:“房间号,我说的。”。
  严孙委屈冤枉,“……靠!”
  
  江晚风眼睛一眯,盯着夏画桥微耸的肩膀,两三秒后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她抬腿踢了踢严孙示意他一边玩去,然后肩膀撞了下夏画桥。
  夏画桥还没缓过神,一颗心七上八下,仿佛在海里浮浮沉沉,摸不到顶,碰不到底。
  忽然被撞了一下,她直接歪在了角落里,回过神一脸震惊地看向江晚风,“你疯啦?”
  
  江晚风穿着风衣,大卷长发过肩,她身材极好,前凸后翘,玲珑有致。微微前倾身子,手臂摁在腿上,支着下巴偏头看夏画桥。
  媚眼如丝,笑意盈盈,满口都是调侃意味,“你们俩在哪重逢的啊。”
  她语气意味深长,夏画桥只感觉耳尖突热,血液都在往外冒热气。
  
  “就、就在门口啊。”夏画桥磕磕绊绊地说,“能在哪,楼梯。”
  江晚风忍着笑意,故意纠缠不放,“到底哪啊,楼梯还是门口。”
  “门口的楼梯!”夏画桥y着脖子坐直身子,余光里能瞥到不少人往这边投来的视线,她浑身不自在,“什么时候结束?”
  “慌什么!”江晚风恨铁不成钢地白了她一眼,“平时骑着皮皮虾满世界逛,怎么一见到沈景清就怂,他怎么着你了生吞活剥了你了?”
  
  生吞活剥……
  脑海里一闪而过是几个活|色|生香的画面,耳边歌声变成了曼妙的呻|吟声。
  肌肤的灼热感,仿佛着了火的呼吸,黏稠的x意,以及骨髓里蠢蠢欲动的欲|望。
  霎时间,夏画桥僵直身体,眼睛不受控制地往一旁看。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在看他,沈景清上身前倾,伸长手臂放杯子的时候,微微掀眸,对上了夏画桥的视线。
  微亮的灯光落在他侧脸,映的他双眸璀璨,像宇宙尽头的星河。
  夏画桥一怔,迅速移开目光,整个人往后一缩,躲在了江晚风后边。
  
  她身材娇小,动作极快,很快隐在了角落里。沈景清眼波如水,眼睫轻扇两下,视线停在角落里露出来的双腿上。
  蓝色的校服裤管,白色的帆布鞋。
  光影之中,有些颤抖。
  
  杯子还在手中,源源不断有凉意钻到他的掌心,顺着血液融进肌肤里。
  片刻后,沈景清敛眸,嘴角翘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他手一转抓起一瓶酒,手法娴熟地倒了一杯,随即一饮而尽。
  x色的酒水顺着嘴角流下一滴,滑过脖颈喉结,在领口炸开一朵花。
  
  严孙一看高岭之花都开始喝酒了,立马把气氛哟呵了起来。
  他跑到x控台把音乐关了,站在荧屏前喊:“玩起来玩起来,快快快,想玩什么!”
  “真心话大冒险!”几个人异口同声。
  
  这游戏虽然老土且俗,但对七年不见的老同学来说却非常有趣,年少时暗恋的明恋的好过的错过的都暗戳戳等着这一part呢。
  夏画桥本来想着自己躲半个小时就撤,结果严孙这坑货第一把就把她拽了过去。
  
  刚进来的时候,沈景清和夏画桥虽然一前一后,但是表情宛若陌生人,进门以后也相隔甚远坐下。明眼人都能看出其中有事,客x地打了声招呼就没敢再理这两个人。
  这会儿气氛上来了,不少人都指着夏画桥乐,“夏画桥怎么还那么年轻啊!”
  “不懂了吧,个儿矮显年轻啊!”
  
  夏画桥只要不看到沈景清就没什么别扭劲儿,她拉了把椅子坐在桌子跟前,撸起校服袖子,露出如藕的双臂,嚣张劲儿和当初在校时一模一样,“来!今天非把你们的底全给掀了!”
  江晚风端着酒杯站在夏画桥身后,她笑盈盈地看向沈景清,“沈医生,玩吗”
  
  夏画桥闻声手一软,骰子直接掉了,骨碌碌滚到了沈景清跟前,他一抬手把即将滚落在地的骰子握到手里。
  夏画桥目光盯着沈景清修长g净的手,紧张地咽了下喉咙,心里想:沈景清这人一直都嫌弃这些游戏低俗,肯定不会答应……
  
  “行,玩玩。”声音磁性低沉,带着点轻描淡写的慵懒。
  “……”
  夏画桥猛地抬头,目光落在对面男人翘起的嘴角上,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