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文】《晚安曲》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橦鹿

​​​​一支晚安曲

  八月初,艳阳高照。
  连续多x的桑拿天让墙上开得正娇艳的三角梅都萎靡地低下了头,更不消说行走在大太阳xx的行人,一个个汗流浃背。
  
  孟阮撑着遮阳伞,脚边放着28寸旅行箱,听身边中介滔滔不绝。
  
  “孟小姐,这种有情调带小院的房子最适合您这种文艺女青年。您瞧瞧这砖,一抹掉土,多有受岁月洗礼的沧桑感!再瞧瞧这古旧的大木门,嘎吱嘎吱响啊,是不是有你们北方宅院的气派?还有这个……”
  
  “我付一年的租金。”孟阮淡淡道,“一次性。”
  中介火速闭嘴,赶紧拿出租赁协议。
  
  看着眼前的财主,中介又笑着说:“以后这房子里有任何问题,您都联系我,我给您解决。哪怕是坏了一个螺丝,您也别动手!费用房东也都会给我们,您不用x心。”
  
  孟阮:“……”
  还真是绝世好房东了。
  
  签约不露面委托给中介,后续工作也由中介一条龙服务,这到底是在乎这个房子还是不在乎这个房子?
  
  孟阮没深想,快速浏览协议上的所有条款,确定无违法内容,签名。
  
  中介钥匙给得爽快,帮她把行李箱抬上两层台阶上,准备告辞。
  “请等一下。”孟阮出声。
  
  中介一愣,关节僵y地回过头,堆着笑脸问:“您还有什么吩咐?”
  
  孟阮扫视一圈房内的装潢。
  
  家具是有些老旧,但摆放和布局却很有美感,既兼具了实用性也体现了一定的风格。尤其是墙角那个民国风立柜,一下子提升了客厅的格调。
  
  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江南水镇,居民的品味倒是不低。
  
  孟阮收回视线,“请问你们这里是有一座月江桥吧?”
  
  站在复古家具间的少女,体态优雅,气质如兰。
  连衣裙的一字领展现出线条优美的天鹅颈,腰间的细皮带勾勒了不盈一握的细腰,白皙的皮肤因为刚刚的x照泛出淡粉色。
  而这张脸,和这个人的整体绝对搭配——一个字,美。
  
  中介微微晃神,慢了几拍说:“有、有啊。”
  
  ***
  
  孟阮收拾行李。
  她带的东西很多,还有一部分在走快递,得过几天到。
  但手里现有的这些就够她收拾好一阵儿,好比物品摆放的位置,她得反复琢磨。
  
  正纠结要如何利用一个秘书柜,手机响了。
  孟阮看到来电显,顿了两秒接通。
  
  苏妙言的声音立刻传进她的耳朵里,“你不要告诉我,你拿着那张不知道什么时候捡的素描就投身田园隐居生活去了。偶像剧现在敢这么拍都会有人吐槽!”
  
  孟阮觉得,秘书柜上放一瓶栀子花应该会好看,而且得是透明细瓶。
  
  “你听我说话了吗?”苏妙言音调高了八度,“你不想实习又或者不想读研,拿出来说啊,你g什么……”
  
  “这张素描是我在十八岁生x会上捡的。”孟阮拉开一点手机,“我记性特别好,你上次在健身房要了几个教练的电话,放了几次电,我都记得。你要听吗?”
  
  苏妙言:“……”
  
  “x市那么大装不下你了是吧?行,你嫌x市闹唤。那你在郊区不是有x农家院吗?那里够清净吧?你要是有需要,我帮你扫除村儿里所有打鸣的x们!你就非得跑那么远,还是因为一张画?那张画究竟有什么魔力?我求你给我看看。”
  
  孟阮决定就用栀子花,软声道:“你就不要担心啦。我这么大的人还不会照顾自己吗?”
  
  苏妙言这么多年早就适应了她人前人后两张面孔,更免疫了她的撒娇,无情拆穿:“一个煮方便面不会卧x蛋只会甩x蛋的人,我真的对你特别有信心。”
  
  “……”孟阮撇撇嘴,懒得哄了,“反正你是我闺蜜,我出来这事只告诉你了,你给我打掩护。”
  
  苏妙言气极反笑:“你就可我这一只羊薅是吗?我都快秃了!”
  
  孟阮知道,这次是她任性。
  瞒着家里人说是去国外进行学科交流,实际是跑到南方小镇来思考人生。
  可谁又说思考人生不比学科交流重要呢?
  她不想再继续没有价值的生活。
  
  “好啦好啦。”孟阮翻脸比翻书还快,仿佛刚才那个无赖只是意外,“我,跆拳道高手,怕过谁?还有啊,夕江真的好美,你有空可以过来找我玩……钱全我付,感动吗?”
  
  苏妙言呵呵,“我对画上的东西一般都不太信任,更不信任三脚猫功夫选手的眼光。”
  
  孟阮笑得小鹿眼弯了弯,兴奋地说:“万一这就是上天给我的浪漫缘分呢?我可是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女神。”
  
  苏妙言:“……”
  好想把这个中二病晚期闺蜜看过的那些言情小说通通从脑子里砍掉啊!
  
  ***
  
  夕阳西下,是户外活动的好时候。
  孟阮换上轻便的牛仔裤和白T恤,随意扎了个丸子头出门。
  
  古旧街道,分外静谧。
  斑驳的墙壁有些种满三角梅,有些让熊孩子画了奇怪搞笑的画,还有些逃不掉小广告的攻占。
  
  孟阮拿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继续往前走。
  走到一家水果店旁边,一整筐新鲜的x桃让她挪不动道。
  
  “今天新到的x桃。”水果摊阿姨说,“小姑娘来旅游的?算你便宜些。”
  孟阮刚才还想漫步小镇的念头,现在唰唰唰变成买桃儿。
  
  “麻烦您给我……四个。”她比划了一下,又赶紧改变,“还是六个吧。”
  阿姨下来帮她装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期间,孟阮顺带问问夕江这边的美食。
  
  聊着聊着,阿姨皱了下眉头,生y地转移话题:“我这儿只收现金。小姑娘,你有吗?不要手机支付啊。”
  
  孟阮愣了愣。
  
  这才注意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穿着深色牛仔裤和姜x色T恤的男人,吓得她赶紧跳开。
  
  男人瞪了阿姨一眼,又看了看孟阮,转身离开。
  
  “这些不是我们镇上的人,团伙行动。”阿姨递给孟阮袋子,摇摇头,“你这包没拉链,得多小心。”
  
  孟阮扭头一看,手袋里的钱包浮出来了一角……
  
  拎着x桃,孟阮也不想去月江桥了,开始往回走。
  
  身旁的路灯亮起,幽暗的光像是为夕江的宁静又镀上一层银色的磨砂膜,让一切看起来不真切。
  
  孟阮脑子里七七八八的思绪胡乱飞着。
  想到一会儿自己将一个人在完全陌生的地方度过一个夜晚,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可能就像……
  
  有人狠狠撞了她的肩膀,生疼。
  
  孟阮:“……”
  现实的耳光非来得这么及时?
  
  而且,这人撞她怎么连句道歉都没有,还这么想当然地快步走人,简直就是……
  
  孟阮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去看自己的手袋!
  
  下一秒——
  
  “抓小偷啊!抓小偷!”
  孟阮拎着她的x桃,狂奔而起。
  
  夕江是典型的江南水镇。
  各种小巷子四通八达,有些是死胡同,有些能让人横穿整个夕江,还有些七绕八绕的根本不知道会去哪儿。
  
  孟阮跑步快,但输在不熟悉地形。
  眼看着小偷进了一条巷子,等她再进去时,里面却静的连只蚊子都没有。
  四下看看,她找到一个出口继续追,绕了一大圈,发现自己又回了原地。
  
  “一点儿也不浪漫缘分!”她气得咬牙,“一点儿也不幸运……”
  
  都把钱包放在最里面还能被掏走,小偷的技术还可以这么出神入化,炉火纯青呢!
  
  孟阮用手给自己扇风降火。
  
  其实,钱包里的现金不超过一千块。
  可身份证还有各种银行卡在里面,这些需要挂失补办,光是想想就麻烦。
  
  怒火攻心却又无可奈何,孟阮只能安慰自己起码没丢手机,还能让她现在给银行打电话挂失。
  
  孟阮一边走出巷子,一边和客服重复说明。
  越说越气,越说越觉得自己倒霉,越说越觉得看谁都像是小偷——前面这个穿着深色牛仔裤和姜x色T恤,就和刚才水果摊那个小偷穿的一模一样。
  
  等等!
  会有这么巧的事儿?
  姜x色今年引领时尚潮流了?
  
  水果摊的阿姨说了,小偷是团伙作案,那说不定有可能就是姜x色T恤男没成功,就叫同伴来对她下手。
  
  孟阮收起手机,放轻脚步跟上去。
  
  男人正在讲电话,结实的手臂因曲肘而崩出强劲有力的线条,在T恤袖子里隐隐震动。
  
  “可以。”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还染着微微沙哑,别样勾人。
  
  孟阮一惊,莫名觉得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
  
  愣神的功夫,男人又说:“我手下的人动作利落,盯准目标刚完成一单。”
  “……”
  “老规矩,钱平分。”
  “……”
  
  现在这小偷可真是不得了,业务素质都要求这么高了?
  声音魅惑不说,身高还至少185以上,宽肩窄腰大长腿……有这本钱为什么不走正途?
  
  孟阮压压火气。
  她也不要那些钱,也不意气用事,她就想把银行卡和身份证要回来,只当破财免灾。
  
  “这位先生,”孟阮在男人身后开口,“麻烦耽误你几分钟时间可以吗?”
  男人似乎没觉得这是在和自己说话,继续往前走。
  
  孟阮吐气,追上去靠近了些,“先生,我想和你商量……”
  她下意识拿手指想轻轻点一下这个人,好引起他的注意。
  
  结果还没碰到男人的肩膀,男人便顿时启动应激反应,直接一个漂亮又标准的擒拿将她手腕牢牢锁住,按着她的肩膀往下压。
  
  x桃歘地飞了出去。
  
  孟阮忍痛没叫,视线追随着那道美丽的抛物线,产生两个心理活动——
  第一,我的桃儿啊;
  第二,我确实是三脚猫功夫。
  
  沈夺刚才在想事,冷不丁感觉有人靠近,以为又是偷袭,没想竟然是个娇滴滴的女孩。
  当即松开手,女孩埋头揉着手腕快速闪到了一边,背过了身。
  
  “抱歉,”沈夺上前一步,“没受伤吧?”
  孟阮赶紧也上前三步。
  
  俗话说,冤冤相报何时了,该认怂时就得怂。
  她既然明显不是这位小偷大哥的对手,还是不要惹人家比较好,否则还怎么在这里住下去?打电话就打电话。
  
  “没事。”
  孟阮放下这句话,快步离开。
  
  沈夺看着散落在不远处的几个x桃,微微蹙眉,捡起来跟了上去。
两支晚安曲

  对于初来乍到的人,地形不熟是y伤。
  孟阮来的时候有记着路,可刚才追人乱了方向,现在失了路感。
  
  站在岔路口,孟阮努力观察周围环境。
  不过十几秒的功夫,好巧不巧,在这个巴掌大的地方,重逢变成一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
  
  撞她的人居然就在前面!
  
  孟阮没喊,迂回着靠近。
  可是,小偷的技术不仅过y,耳力也是惊人。
  
  在孟阮距离小偷至少五米的时候,小偷精准地捕捉到她,然后……撒腿就跑。
  
  “我就要身份证!钱给你!”孟阮再次追人。
  
  她觉得自己一个受害者能做到这个份儿上,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以德报怨。可人家偏不领情,跑得更快。
  
  两人的拉锯战转移到夕江中心地带。
  镇民越来越多,有几位热心的大爷还帮忙吆喝抓小偷,小偷逃生之路渐渐被堵死。
  
  追着追着,小偷跑到桥上,忽然来了个急刹车。
  
  孟阮也跟着停下来,双手撑在膝盖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不要钱。身份、身份证……还我、还我就……”
  
  小偷冲她露出一个礼貌又不失内涵的笑容,手臂微微一挥,钱包嗖地奔向湖面。
  
  孟阮:“……”
  
  就像是小狗追球,孟阮本能地扑过去跳起来去够,等看到桥下水波荡漾的湖面时,再想回头已经没有可能……
  
  一点儿也不浪漫缘分,一点儿也不幸运。
  
  她绝望地想,捂住脸,想要保住最后的尊严。
  
  结果,除了身体俯冲带来的阻力外,手臂那里忽然传来一股强劲的力量,大到像是吸铁石,一下子把她死死地拉了回去。
  
  周围的光暗了下去,只剩下萦绕在鼻尖淡淡的薄荷清香。
  
  孟阮的人,包括她的心,在这一刻,统统失重。
  
  她的双臂抵在一片温热的区域上,触感y邦邦的,是男人宽阔的x膛,而且,x膛上还有……汤姆和杰瑞?
  
  “没事吧?”
  
  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与她克制不了的呼哧带喘不同,对方的气息极稳,稳到在这时候让她产生了安全感。
  
  “没、没事。”孟阮说,“太感谢您了,要不是……”
  男人适时松手,孟阮随之抬头。
  
  x黏的夜风轻缓拂面,月江桥上的串串灯投影在滚动着细碎波纹的湖面上,光线再度涌入孟阮的视线中。
  
  第一眼看到那幅素描的时候,孟阮脑子里自动文艺了一把——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她和苏妙言说:桥上的惊鸿一面一定很美。
  苏妙言说:一般桥上风都大,只会有吹啊吹啊,你的骄傲放纵。
  
  然而,事实证明,古代知识分子的水平不是吹的。
  她看着眼前的人,确定有惊鸿一面。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这张脸出现在她的高二上学期开学后的某个清晨。
  冷冷的,不带任何表情,明明好看得惊艳,却偏偏因为“生人勿进”的冷冽气场让人望而却步。
  
  现在,深邃澄澈的眼睛,高挺流畅的鼻梁,冷y分明的面部线条,处处充满阳刚之气。
  即使冷白肤色带来的秀气还在,却也不似少年那时青涩,而是秀气中带着刚毅,男人味十足。
  
  “好……久不见。”孟阮声音软软的,轻颤着,“沈夺。”
  
  哗啦——
  刚被捡起来不久的x桃再次掉落。
  
  ***
  
  孟阮跟着沈夺来到一家小餐厅。
  直到落座,孟阮脑子里都是乱的。
  
  三年。
  
  她居然在一个偏僻的南方小镇遇到高中的同学,而且,还是位传奇人物。
  
  高中时代的沈夺,是所有人眼里的怪胎,阴郁且不近人情。
  从来不主动和同学说话,体育课上也不和男生打球,上学放学独来独往……可最传奇的是,做为唯一取代了孟阮年级第一位置的学霸,他中途弃考,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名牌大学。
  
  从此,人间蒸发。
  
  “吃什么?”
  孟阮迷蒙地抬起头,眨眨眼看着对面的男人,“啊?”
  
  沈夺侧头,眼神移到桌角,喉结微微滚动,低声道:“要不要吃东西?”
  “哦。”孟阮回过神,“我正好肚子有些饿。有什么特色推荐吗?”
  
  沈夺拿起菜单,看到上面零星几个油渍,没有递出去,说:“鲜虾小馄饨是特色。”
  孟阮抿抿唇,甜甜一笑,“好啊,那就吃这个。”
  
  不多时,两碗热气腾腾的鲜虾小馄饨上桌。
  老板贴心地提醒现在吃太热,等凉了些味道也一样好。
  
  孟阮礼貌道谢,她笑起来的时候,小鹿眼会变成弯弯月牙,格外亲切。
  
  老板见了就喜欢,说:“小沈,这是你朋友?不是咱们这儿的吧,以前没见过啊。”
  
  沈夺“嗯”了声,默默将桌上的餐具一一擦g净。
  
  而孟阮在听到老板说“不是咱们这儿的”,不由得一怔——沈夺不是来旅游的?他是夕江人?
  
  “你们慢慢吃啊。”老板眼神在孟阮和沈夺家流窜个来回,返回厨房。
  
  沈夺抿着还烫口的茶,扣着茶杯的手骨节凸出。看向那袋子x桃,他缓缓开口:“刚刚……”
  
  孟阮打消了刚才的念头,说:“我把你认成别人了,不好意思。”
  
  她哪能说自己给人家认成小偷?只能简单解释之前遇见某人,人家也穿着姜x色的T恤,但前面没有图案。
  
  沈夺这件,画了汤姆和杰瑞。
  
  看着这对猫鼠好兄弟,孟阮忍笑道:“挺可爱的。”
  
  沈夺低下头。
  
  他一向不善解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明自己为什么会穿这样一件衣服,想来想去,最后只说出来一句:“不是我的。”
  
  孟阮笑笑,并不在意。
  
  馄饨吃到一半,孟阮手机嗡嗡作响,是苏妙言发来的视频邀请。
  她摁掉,回复一句待会儿聊,继续吃馄饨。
  
  手机又一次震动。
  
  孟阮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放下勺子说声“抱歉”走出餐厅接电话。
  
  对面位置忽然空出来。
  
  沈夺也放下勺子,视线掠过玻璃门那边的身影,没多做停留。
  
  “这姑娘好漂亮。”老板从厨房出来说,“你俩郎才女貌的,是不是……”
  
  沈夺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像是扇子倾斜投下,往下蔓延的是白皙通透的鼻梁,还有紧抿的双唇。
  
  沉静如画。
  
  这副皮相,别说镇里姑娘大妈喜欢,就连一些小屁孩都会多看几眼。
  不过,也只局限于远观,不可近靠。
  
  沈夺起身到吧台付款,眼中透出浓浓寒意,冷声道:“高中同学,什么事也没有。”
  
  沈夺面冷是镇上人尽皆知的。
  
  可再怎么冷也不会带着戾气,现在的语气和神情莫名让老板背后发凉,好像他的一句无心之言触到了沈夺的逆鳞。
  
  “诶,这样啊。”老板讷讷点头,“一共、一共36块。”
  
  不一会儿,孟阮返回座位,稍稍加快用餐速度。
  沈夺看出来却没问什么,安静地吃东西。
  
  吃完,两人走出餐厅,不约而同在门口停住。
  
  孟阮颇为局促。
  毕竟之前不是多熟悉的人,可她觉得起码该留个微信,再怎么样也是多年没见的老同学。
  
  “谢谢你请我吃馄饨,”她说,“特别好吃。下次我请你,我们……”
  
  “不用。”沈夺沉声打断,“这个给你。”
  他递出x桃袋子。
  
  孟阮刚一接走,沈夺便转身走人,潇洒决绝的让她一度以为刚才和她坐那儿吃饭的是别人。
  
  “……”
  她哪里惹到他了?
  因为汤姆和杰瑞?
  
  孟阮无措,一时也不敢喊人。
  而沈夺也没回头。
  
  就像,他们以前为数不多的每一次分别一样。
  
  ***
  
  孟阮火速赶回“新家”。
  
  苏妙言刚打电话告知她,说是她哥傅赢川到欧洲出差,去哪儿不知道。
  
  可为了以防傅总心血来潮要去看望正在学科交流的妹妹……孟阮必须谨慎。
  她得回床上躺着,如果真有情况就以时差没倒过来为由,能拖一阵儿是一阵儿。
  
  推开嘎吱作响的木门,孟阮一只手在手袋里来来回回掏钥匙、钥匙……
  
  钥匙呢?
  
  ***
  
  沈夺回到店铺,几个兄弟还在搬卸货物。
  见他来了,都出声叫“夺哥”。
  
  其中一个兄弟跑过来说:“夺哥,东哥说你那身衣服已经洗好放你桌上了。他这件,你脱了给他随便扔哪儿就行。”
  
  沈夺点头,“卸完这批都去休息。”
  
  “好嘞。”
  大家纷纷应和。
  
  二楼。
  没开灯的办公室,只有几道窗外路灯的x光透进来,让本色木桌晕出模糊的寂寥。
  
  沈夺坐在沙发上,隐于黑暗。
  
  孟阮……
  孟子的孟,乐器里的那个阮。
  
  ——七班孟阮知道吧?那才是真女神。前天隔壁一中的校x还来告白呢!
  ——就一中校x?还真配不上女神。女神的样貌、身材、气质、成绩,哪一个拿出来不是第一?
  ——女神对我微微一笑,我晚上做梦都会笑醒。
  ——哎,没人配得上女神啊。
  ……
  时隔三年,女神依旧明媚,却更加耀眼。
  耀眼到黑暗不敢靠近,怕会现出原形。
  
  沈夺起身走到木桌旁拉开抽屉,取出烟和打火机。
  
  啪嗒!
  
  打火机蹿起来的一撮火苗映出男人轮廓坚毅的下巴。
  
  男人吸了口烟,不急不慢地吐出烟圈,氤氲的白雾攀腾到他脸上,缠绕在他的眉梢、睫毛、眼角,最后融进眼里成为化不开的浓墨。
  
  茶几上,手机乍亮。
  
  沈夺点点烟灰,过去拿起来接通。
  
  “提前回来了?”高轩说。
  沈夺吸着烟,淡淡地“嗯”了一声。
  
  高轩听出些不对劲儿,但想着xx的话是好消息,也就没在意,继续说:“你这次得好好请哥们儿一顿啊。就你那个院子,哥们儿给你租出去了!一年的租金!”
  
  沈夺手指微顿,又回了一个“嗯”。
  
  “怎么回事?”高轩问,“赚钱不高兴啊?而且我跟你说,这租户长得跟天仙似的,比现在那些女明星们还漂亮,人家素颜!懂不?”
  
  沈夺不说话,眼看着一根烟就要抽完,再去拿。
  
  双方安静了几秒,高轩那边忽然抽气来了句“卧槽”。
  沈夺蹙眉,又听:“你在哪儿呢?”
  “店里。”他说。
  “得。”高轩咂嘴,“长得漂亮运气也好。我去店里找你,你给取一下那个院子的备用钥匙。”
  
  沈夺站在窗边,视线越过兄弟们,失焦在远方。
  
  再也不会见了吧……
  
  他掐了手里这根烟,第三次“嗯”。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