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校草的绯闻女友后》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一碗麻辣烫

​​​​

都是雪球惹的祸

  大雪过后,天空放晴,y朗的工大校园被装点得宛如童话世界。
  
  乔然举着手机对银装素裹的银杏树一阵猛拍,拍完之后蹲在路边滚雪球,打算一路滚到快递站。
  
  南方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宋珩!你站住!”
  
  愤怒到破音的女声,吸引了乔然的注意,她摁着脚边的大雪球寻声望去,是一对穿着同款黑色羽绒服的男女。
  
  “昨天你为什么没来?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妹子红着眼咆哮的样子,真是像极了爱情。
  
  “忙。”高个男人揣着手惜字如金。
  
  “忙什么?忙到连我电话都不接?”妹子声嘶力竭的往前迈了一小步。
  
  男人蹙着眉向后退了一大步,眼神比刚才更冷,“和你没关系。”
  
  “你——”妹子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声泪齐下:“陪我过生x对你来说就那么难吗?我只是想让你陪我过一次生x……”
  
  男人不耐烦的别开脸,视线飘了一圈落到看热闹的乔然身上。
  
  四目相对的瞬间,二人眼中同时划过一丝错愕。
  
  乔然:x,工大竟然有这么好看的小哥哥!
  
  小哥哥:你是屎壳郎吗?
  
  看懂小哥哥的内心独白后,乔然懵了。
  
  ——屎壳郎是在说我吗?
  
  眉目清隽的小哥哥眨眼。
  
  ——没错,是你。
  
  敲你妈!你才屎壳郎,你全家都屎壳郎!!!
  
  乔然气呼呼的站起来,找准方位和角度,抬腿就是一脚。
  
  雪球沿着下坡路,欢快的跑了起来,向着那个不会说话的狗男人飞奔而去,眼看着要撞上的瞬间,男人往后退了一步,雪球撞上路边的台阶,碎了。
  
  可惜了。
  乔然撇撇嘴,揣着手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
  工大的快递站和x茶店一样,永远排着长队,乔然换了三个队伍,花了十几分钟,终于领完了所有快递。
  
  一二三四五,一共六个快递。
  
  看着大的出奇的快递盒,走投无路的她摸出手机找帮手。
  
  “铭铭,在宿舍吗?能不能来一趟快递站,帮我拿下快递。”
  
  张铭,乔然的发小,现就读工大土木工程学院。
  
  “啊?”张铭呵欠连天的翻了个身,“你把号码发过来,我晚上去给你拿。”
  
  “你还在睡觉?现在都……”乔然低头低头看了眼腕表,“都四点了!”
  
  五点放学你知不知道!
  
  “我们下午没课。”说着话,他又打了个哈欠。
  
  “……”乔然抿了抿嘴,“那好吧,你继续睡吧,我自己想想办法。”
  
  “等等,你不会已经把快递领了吧?”张铭鲤鱼打挺坐起来,掀开被子找裤子。
  
  “嗯呐。”乔然点点头,“他们都说是小礼物,所以我空着手单枪匹马就来了,到了之后,发现一个比一个大,试了半天也拿不走。”
  
  “礼物到啦?”张铭跳下床,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到一边,满世界的找衣服,“有顺丰的吗?我那个走的是顺丰。”
  
  乔然嘴角一抽,“你填的收货人是我?”
  
  “不然呢?”张铭找到毛衣,开始往身上x,“给你买了个台灯,期末复习的时候应该用得上。”
  
  “能蓄电吗?”乔然问。
  
  张铭面上一怔:“忘了问了。”
  
  “……”乔然转身在墙上磕了磕脑袋,“行吧,先这样,我挂电话了。你慢点走,多穿见衣服,外面好冷的。”
  
  “行行行,你先玩会儿游戏,我这就过来。”张铭挂了电话,提着外x跑出宿舍。
  
  他到的时候,乔然正蹲在一堆快递中间发呆,明艳动人的脸上写满了——不开心。
  
  “你蹲这儿g嘛?像个要饭的。”说着,他从兜里摸出五块钱,塞进乔然帽子,被她打一巴掌。
  
  “又皮痒了是不是?”乔然剜了他一眼,指了指地上的盒子,“你先挑,挑剩下的我拿。”
  
  张铭把四个最大的盒子垒在一起,抱起来用膝盖顶一下,“这些归我,那俩归你。”
  
  “每人三个!”乔然不忍心把重的都给他,伸手去抢快递,被他笑着躲开了。
  
  “赶紧走,我回去还得画图呢。”
  
  乔然咬咬唇角,捡起剩下俩快递追上去,“你们咋天天画图?”
  
  “专业需要。要不然…我下学期转你们班去吧?”张铭半开玩笑的看着她。
  
  乔然不解,“转我们班g嘛?”
  
  “陪你一起上课啊。”张铭笑道。
  
  “……”乔然面上一怔,“别闹了,好好学你的专业,我们专业毕业不好找工作。”
  
  知道她在转移话题,张铭顺从的接下话茬儿,“那你毕业g嘛?”
  
  “读研啊,研究生毕业回七中当老师,接我妈的班。我高考没报师范,她气的三天没跟我讲话,前几天我打电话回去,她又不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俩人走着聊着,乔然忽然停下了。
  
  “怎么不走了?”张铭倒回来,站在她身边,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化工院的男生宿舍楼前,停了辆黑色卡宴,驾驶座上是个大波浪卷烈焰红唇的漂亮姐姐,姐姐歪着头和靠在车头抽烟的短发男人说话,男人低着头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乔然看着那张眉清目秀的脸,想到了那个惨死的雪球,想到了那个满脸委屈的漂亮妹子,摇头叹息:“上一个站在路边哭,这一个坐在卡宴里笑,这是洪世贤本贤啊。”
  
  张铭听不清她在嘀咕什么,只觉得手酸的厉害,“赶紧走,我快撑不住了。”
  
  话音未落,靠在车上的男人看了过来,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快走快走,他过来了,他过……”张铭紧张兮兮的去拽乔然,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他真的过来了。
  
  “找我有事儿?”宋珩把夹着烟的手背在身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乔然。
  
  乔然皮笑x不笑的摇头,“没事儿。”
  
  宋珩淡淡的哦了一声,又问:“哪个班的?”
  
  乔然还没想好怎么说,猪队友就抢答了。
  
  “应化19-1,你们化工院的。”张铭自来熟的聊了起来:“学长,你哪个专业的?”
  
  宋珩抬了抬下巴,“和她一样,你呢?也是我们院的?”
  
  “不是,我土木的。”
  
  “哦——”宋珩点点头,和善的看着张铭,“你是他男朋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还不是。”张铭羞赧的笑了笑,没发现乔然已经快把后牙槽磨平了。
  
  宋珩问完想问的,又把视线移回乔然身上,“买了这么多东西?”
  
  “不是她买的,是生x礼物,明天是她……嗷!”
  
  张铭话没说完,被乔然狠狠地跺了一脚,痛的在原地上蹿下跳。
  
  处理完猪队友,乔然打起精神来应付眼前的麻烦,“我们俩就是路过,没别的意思,要是没啥事,我们就先走了。”
  
  “等等。”宋珩嘴角噙着笑,“你推雪球的本事跟谁学的?”
  
  他用得是推,不是滚。
  
  乔然磨磨牙,狞笑着说:“学长要是喜欢,我可以教你啊,免费收徒,不要学费。”
  
  看着快把牙齿磨出血的人,宋珩差点没绷住表情,“算了,我比较喜欢看人推。”
  
  “……”乔然深吸了口气,压下说脏话的冲动,眯着眼微微一笑,“我们就先走了,学长再见!”
  
  说完,她给猪队友使了个眼色,快递落荒而逃,跑了十来米,回了下头,发现他还站在原地往这边看。
  
  乔然心里慌了一下。
  
  这种被人盯上的感觉是怎么肥四?
  
  ——
  宋珩松开燃烬的香烟,烟头落在雪地里,呲呲作响。
  
  看了看烫红的指尖,捡起灭掉的烟头扔进垃圾桶,不慌不忙的走到卡宴跟前,对车里的女人说:“我该说的早就说了,你劝也没用。有这个时间,不如去劝劝你妹,让她别来烦我。”
  
  薛宁快被他这副六亲不认的样子气死了,“我家澜澜到底哪点不好?她为了你,又是绝食又是自杀,要死要活的跑到这里来上学,你还这样对她,连她生x你都不参加,太过分了吧!”
  
  “少跟我玩道德绑架,她怎么样是她的事,我早说过我不喜欢她!”宋珩蹙着眉,眼中已有怒色,“你去告诉她,下次再在学校里拦我的路,别怪我不客气。”
  
  “你——”薛宁气得想推门出去打人,“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薛家和宋家联姻,对你也是百利无一害的事,你g嘛这么死脑筋!”
  
  闻言,宋珩扯着嘴角嗤笑一声。
  
  “知不知道有多少人上赶着巴结我们家?你再不抓紧机会,老爷子就要给澜澜定亲了。”
  
  “关我屁事。”宋珩敛了笑,冷眼看着车里的女人,“薛澜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就是生在你们薛家,她才十八岁,你们已经把她未来几十年的路都圈死了,呵,真是可笑。”
  
  “宋珩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该说的我都说了,听不听在你。”
  宋珩抬头看了眼碧蓝的天空,叹了口气:“你们这些人啊,总喜欢把自己接受的那一x强加给别人。这么活,不累吗?”
  
  说完,他勾了勾唇,转身往楼里走。
  
  薛宁坐在车里怒吼:“宋珩,咱们走着瞧!你早晚会有求我的那天。”
  
  他没回头,抬起手挥了两下,敷衍的说:“那你慢慢等吧。”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腰精

  第二章
  “撒手!杜薇薇我让你撒手听见没……”
  
  乔然抱着快递上楼,刚到门口就听见白雪口吐芬芳,她翻了个白眼,推开虚掩的门进去,用脚蹬上门,关门的动静吸引了那俩正在相互扯头发的人。
  
  看着站在门后的乔然,白雪和杜薇薇相视一眼,同时松开对方的头发,理了理乱糟糟的发型和衣领,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小乔,你又买东西啦?”杜薇薇抠着小手,讨好的看着隔壁桌的乔然,小心翼翼的样子和刚才判若两人。
  
  乔然点点头,放下东西转身往外走。
  
  “你g嘛去?”杜薇薇喊道。
  
  “还有快递在楼下,得再跑一趟。”
  
  闻言,杜薇薇眼前一亮,“你到底买了多少东西?”
  
  乔然摇摇头,“没多少,就五六个吧,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说罢,她拉开门跑出去,蹬蹬蹬的下了楼,走到坐在快递盒上玩手机的张铭跟前,心累的叹了口气,“她们俩又打架了。”
  
  “啊?”张铭惊讶的咧开嘴,“暖瓶又没了?”
  
  乔然愣了一下,“那倒没有,暖瓶在阳台上。”
  
  开学到现在,她碎了五个暖瓶,无一例外,全是被高雯和白雪打架时踢爆的,最关键的是:她们一个都没赔。
  
  “那就行,不然老子又要陪你去买暖瓶。”张铭松了口气,收回视线继续打游戏。
  
  乔然:“你先别玩了,我话还没说完呢!”
  
  “你说你的,我听着呢。”张铭头也没抬。
  
  乔然翻了个白眼,惆怅的说:“原本我计划明天请她们吃饭,但是一想到她俩刚才那样,再想到高雯和你……”
  
  张铭抬头打断了她的话,“打住!老子跟你那个憨批室友一点关系都没有,少把我跟她扯一起!”
  
  工大本科生宿舍,都是上床下桌的四人间,乔然的三个室友没一个是善茬。
  
  身为本地人的杜薇薇,第一个来报道,最先安排好住宿的事。
  
  白雪来的最晚,进屋第一句就说她要阳台边上的床,第二句话是让杜薇薇把床让给她,杜薇薇不肯,她就想拿钱买,然后俩人打了起来。
  
  为了平息战争,乔然主动让出床位,搬到杜薇薇旁边,本以为这样就完了,没成想这只是一个开始,对于两个八字不合的人来说:打架这种事,有理由要上,没有理由,创造理由也要上!
  
  最后一个室友高雯,简直就是棵行走的绿茶,没事的时候喜欢挑事,出了事就往后躲。对有颜无脑的张铭一见钟情,心里没底,所以喊了一群小姐妹去男生楼下告白,本以为这样就稳了。
  
  不曾想,张铭不接受道德绑架,当众拒绝她,还说他喜欢乔然。
  
  打那天起,303宿舍就再无宁x。
  
  “你还说!要不是你骗她说喜欢我,高雯怎么会天天针对我?你说说你,脑子里都在想些啥?她问你喜欢谁,你随便报个名字不就行了?你指我g嘛?脑子有坑啊!”说起这事,乔然满肚子怨气,恨不得给他一脚。
  
  张铭欲言又止的看着她,半晌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谁…谁让你把我微信给她的!”
  
  “x!”乔然气坏了,“就因为这个?你也太过分了吧!”
  
  “我…我…”张铭用力握着手机,脸都憋红了,也没把那句‘我喜欢你’说出口,凶巴巴的站起来,甩下一句“你懂个锤子”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他逃得很快,眨眼的工夫就没了踪影,乔然傲娇的哼了一声,捡起被他坐变形的盒子,一左一右提着进楼。
  
  她拆快递的时候,杜薇薇和白雪都在旁边看热闹,觉得稀奇的就拿起来看看,觉得丑就翻白眼。
  
  “吼,Gucci?”白雪从她手里夺过包,走到光下细细打量,看了半天中肯的说:“不是A货。”
  
  “我记得这包要两万多,乔然你不说你家庭情况一般吗?”一时间,白雪看她的眼神有些耐人寻味。
  
  杜薇薇看不惯她这阴阳怪气的样子,替乔然出头,“关你屁事,人家那是低调,不炫富!哪像你,恨不得把我是暴发户这几个字刻在脸上,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家有钱。”
  
  “x,杜薇薇你有病啊。”白雪放下包,转头和她吵了起来。
  
  乔然盯着桌上的包出神,想不通这东西怎么这么贵,明明也没有多好看呀,样式和配色还有点老气,甚至不如她双十一花五十块钱抢的小背包。
  
  叹了口气,把包放回去,继续拆快递,没成想,又双叒叕是一个惊喜。
  
  “高达?送错了吧?”乔然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双胞胎哥哥乔斌。
  
  二傻子:说,你是不是收了我的礼物?
  
  大傻子:我今早收了一x女士内衣,被室友嘲笑了一天,x!
  
  二傻子:内衣???好吧,内衣归你,高达归我。
  
  大傻子:乔然你想死是不是?
  
  二傻子:这样吧,你穿上内衣拍张照给我,我就把高达给你寄过去,刚才在网上搜了一下,一千五呢,不便宜。
  
  大傻子:【砰!你死了.JPG】
  
  二傻子:给你两天时间,两天后,我就把它挂咸鱼卖了。
  
  大傻子:乔然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二傻子:小姑给我送了个包,市场价两万多。
  
  大傻子:??????
  
  二傻子:羡慕不?
  
  【夏天的雪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
  
  看着系统提示,乔然翻了个白眼放下手机继续拆快递,因为猜不出礼物分别是谁送的,只好把东西都摆上桌,拍了张全家福发朋友圈,再去群里感谢大家的好意。
  
  常言道:一入群里深似海,从此节x是路人。
  
  不知不觉,她又水了半个多小时的群,放下手机的时候,肚子都开始唱空城计了,打算开一盒自热火锅解解馋,听见杜薇薇问:
  
  “小乔,你晚上有事吗?”
  
  乔然愣了一下,“应该没事,怎么了?”
  
  “咱们上高数补习班吧?”杜薇薇拿着手机走过来,给她看群消息,“这学期的期末补习班今晚开课,我听说今天讲课的是宋珩学长!”
  
  说到最后,杜薇薇激动在原地跺脚,“啊啊啊,他真的超厉害!”
  
  “???”乔然不懂她为何这么兴奋,“宋珩?这名字我好像在哪儿听过。”
  
  “好像?你跟我开玩笑吧?咱们院…不对,是整个工大就没有不认识他的好吧!宋珩诶,校x啊!”
  
  看着情绪逐渐失控的薇薇,乔然有一点点心慌的感觉,“我…你知道的,我不爱出门,连班里那些人都没记住呢。”
  
  “他们和宋珩能一样吗?你怎么能拿他们和宋珩比!”
  
  “……”乔然嘴角一抽,心想:你一个团支书这么说自己班同学,真的好吗。
  
  “哎呀,你陪我去嘛,陪我去,陪我去……”杜薇薇挽着乔然的胳膊撒娇,力度大得像是要把乔然的胳膊卸下来一样。
  
  乔然被晃得头晕眼花,“行行行,我陪你去。你先让我吃个饭,吃完饭我陪你去。”
  
  杜薇薇为了保持身材,晚上只吃水果不吃主食,见她又双要吃火锅,不禁好奇:“你到底买了多少自热火锅?”
  
  乔然拉开身边的立柜,两米高的柜子塞满了不同品牌的自热火锅,“双十一买的还没吃完,双十二的又到了。你要么?”
  
  “不要。”杜薇薇猛地摇头,咽了咽口水,“你慢慢吃,我去写会儿作业。”
  
  乔然吃完饭,刚泡好枸杞茶就被杜薇薇拽出门,听她夸了一路的宋珩,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她们到的时候,教室已经快坐满了,乔然背着书包漫无目的的到处看,冷不丁看见在讲台上擦黑板的人。
  
  x,好细的腰!
  
  一米八几的男人,肩宽,窄腰,后背挺得笔直,xx…有一点翘。
  
  “小乔,你站着g嘛?快过来坐!”找到位置的杜薇薇连忙招呼她过去。
  
  乔然跑过去,摇着杜薇薇的胳膊,兴奋的指着讲台上的男人,“你看!他的腰,好细!”
  
  话音未落,腰精转了过来,放下黑板擦,皱着眉头拍手上的粉笔灰。
  
  “x,怎么是他!”看着那张疏离又孤傲的脸,乔然懵了。
  
  “呀,果然是宋珩!”杜薇薇大喜。
  
  “???”乔然愣愣的看着兴奋过度的杜薇薇,“你是说,他就是宋珩?”
  
  “对啊,帅吧!”杜薇薇姨母笑的看着讲台上的男人,完全没注意到乔然眼里流露出的嫌弃。
  
  帅有什么用?
  
  能当饭吃吗?
  
  渣男!
  
  她在心里diss的正嗨,宋珩像有感应似的看了过来,疏离的目光轻轻扫过她的脸,没做停留,专业就飘到了别处。
  
  宋珩:“时间到了,开始上课,都把手机静音。如果让我看见你玩手机,你就可以出去了。”
  
  看着很有老师样的男人,乔然拿出手机摆在桌角,戴上耳机准备刷剧。
  
  “大家翻开书,翻到第一章,我们今天先来讲……”宋珩冷冷清清的声音,传遍了教室的角角落落,包括乔然的耳朵,她不得已摘下耳机,往讲台上看。
  
  老实说,从侧面看的话,他的xx翘得更明显一些,下颌的棱角好看一些……但是,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做人要有原则,坚决不给渣男任何眼神!
  
  乔然看着讲台上侃侃而谈的男人,脑袋里的两个小人打得热火朝天,思维在‘啊,好帅的小哥哥’和‘啊,你这个臭渣男’之间反复横跳。
  
  不知不觉就跳了一个多小时。
  
  “我从历年的考研卷里抽了几道题出来,请三位同学上黑板答题,剩下的人在本子上做,有没有自愿上台的?”宋珩点开PPT,抬头环视整个教室。
  
  台下的同学们看着超纲的练习题和不苟言笑的学长,沉睡在记忆深处的恐惧被唤醒,纷纷低下头在心里默念:不要叫我,不要叫我,不要叫我……
  
  “没人出来?那我随便点了。”宋珩松开鼠标往讲台上走,走到正中间停下,“这一排,倒数第三位女同学,穿白衣服的那个。”
  
  大家顺着他说的方向看过去,扎着马尾辫的乔然,呆若木x的坐在椅子上,一脸懵x的看着黑板。
  
  “我?”乔然反手指着自己,不可置信的问。
  
  宋珩点了点头,转身搜索下一个倒霉蛋。
  
  两分钟后,三个倒霉蛋在讲台上一字排开,乔然在最右边,靠近前门的位置,中间的是个戴眼镜一看就很像学霸的男生,最左边的妹子留着短发,表情和她一样苦x。
  
  乔然盯着PPT上的题目看了半天,一点思绪都没有,回头看了眼正在教室里巡视的宋珩,凑到男生身边,压低声音问:“你会吗?”
  
  男生吸了口气,为难的说:“会一点。”
  
  乔然松了口气,“那你快写,写完借我抄抄。”
  
  男生羞涩的笑了笑,挠挠头开始在黑板上推公式,乔然伸长脖子偷看,人家写啥,她抄啥,她抄的正起劲儿,后脑勺被拍了一下,身后传来宋珩那个杀千刀的声音。
  
  “看什么呢?他跟你做的又不是同一道题。”
  
  乔然:“???”
  我裂开了!
  
  “擦了,重写!”宋珩把黑板擦递给她,她接过来,磨磨唧唧的擦掉黑板上的公式,仰头看着上面的题目,习惯性的把手指往嘴里送,刚送到嘴边,宋珩的巴掌又过来了,不轻不重的拍掉她的手。
  
  “满手都是细菌。”
  
  乔然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么烦人的老师,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没答案。”宋珩站在她斜后方,淡淡的补刀。
  
  乔然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在心里默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调整好心态,再次审视题目,脑袋里忽然有了一点思绪,拿着粉笔往黑板上写,写的很慢也很认真。
  
  宋珩盯着她红润的脸颊,看着她弯弯的睫毛,心思也不知飞哪儿去了,直到身后有人喊老师,才把他离家出走的魂魄拽回来。
  
  他走下讲台,看了眼那个同学的答案,摇摇头:“你再算一遍。”
  
  男生一下子泄了气,失望的转着笔,宋珩刚想给他一点提示,就发现讲台上的人犯了同一个错误,只好先撇下这个陌生人。
  
  “错了。”
  
  他的声音不大,却足够把全神贯注的乔然吓一跳,看着自己手抖划出来的斜线,她回头埋怨的瞪了宋珩一眼,“你能不能不说话?”
  
  “你能不能不犯错?”宋珩淡定的看着她。
  
  乔然才平静的内心又被他看得火冒三丈,刚想一不做二不休回头骂他一顿,宋珩忽然走到她身边,伸出手指抹掉其中一步,拿走她的粉笔在黑板上推演和计算。
  
  由于俩人挨得太近,乔然没办法忽视他的存在,总是控制不住的往他身上看,从锁骨看到喉结,再从喉结看到嘴唇……越看越心慌,甚至还有点渴。
  
  宋珩写完公式,一偏头见她傻愣愣的看着自己,轻声问:“好看吗?”
  
  “好看。”乔然本能的给出答案,然后理智的打补丁,“我没在看你。”
  
  “我没说你在看我。”宋珩笑着将粉笔交到她手上,“剩下的自己来。”
  
  沾着粉笔灰的指尖在她手背上留了一道浅浅的白痕,乔然小心看着那道浅痕,想擦了它,又很怕它消失。
  
  手背烧得慌,心里乱的很。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下讲台的,只知道宋珩一本正经的当着一百多人的面夸她题答的好,可那道题…分明是他做出来的。
  
  周围人的夸奖和羡慕,对她来说全是压力和负担,特别是杜薇薇的彩虹屁,吹得她一个头三个大。
  
  “小乔你好厉害!竟然会做考研题,等会儿给我讲讲,我刚才没听太懂,又不好意思问学长,你回宿舍给我讲讲好不好?”
  
  乔然嘴角一抽,“你还是去问学长吧,我自己都稀里糊涂的。”
  
  “我……”杜薇薇看着讲台上的人,难为情的挠挠头,“我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说着话,乔然看见室友眉眼间透出的一抹娇羞,瞬间清醒过来,“薇薇,你喜欢宋珩?”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