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黑化男主他娘》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作者:Fahrenheit

​​​​第一章

  
  任微这一睁眼,就见一位可以直接拎过去当古偶男一男二的翩翩佳公子正对她含情脉脉。只是这份含情脉脉也如同古偶里除了脸没啥优点的十七八线流量一样,演得毫不走心。
  
  对方的指尖只差一点便能碰到她的手背,任微皱起眉头,突如其来的厌恶感让果断地把手收了回来。
  对方明明是个挺英俊的男人,但这演出来的温润如玉可把任微恶心了个正着。
  
  正在想吐却吐不出来的当口,任微脑袋如遭重击,无数信息画面蜂拥而至,脑袋一瞬之间疼得快要炸了!
  任微忍不住捂着头,痛呼了一声。不过头疼归头疼,她都始终清醒。
  
  对方在这种时候竟然还笑了,“原是我唐突了。王妃只是寂寞……我求之不得。旁人都怕,我却是不怕楚王的。”
  
  我特么就是楚王妃。
  任微捏着眉心,并不想说话:对方要么是真瞎,要么是完全不在意她,完全就是自顾自地尬演下去。
  她忍着不适,一个呼吸之间便找出了这个美男子的身份:原主打算勾搭的“隔壁老王”……之一,太后的侄子封北亭。
  
  而原主邀请封北亭过府,正是为了打探消息,任微初来乍到,只能尽力别崩人设,也别把原主精心准备的人和事搞砸了。
  
  半天没得来回应,封北亭又道,“你面色这样苍白,不如请太医来瞧瞧。”他又继续发挥道,“楚王不在,你不仅寂寞,只怕更少受不了委屈。前院楚王的人手你指使不动吧?”
  
  任微可以肯定:原主不委屈也不寂寞,更不是什么空头王妃,只要别过界前院楚王的人手还是愿意听命与他的。而她一睁眼,身份地位环境全变了,这才冤枉呢。这么一想,她面上便带出几分真实情绪。
  
  封北亭又道:“不如我和姑母说说,回头楚王进宫的时候好生劝劝。”
  
  他的姑母就是太后。
  因为寂寞,让太后专门训斥原主的丈夫……这是护着我为我着想还是故意挑拨,生怕我在家里过得安生?
  任微懒得忍了,揉了揉太阳x,真是越来越倒胃,“你真是为我打算?”
  
  封北亭不说话了:楚王妃果然是当之无愧的京城第一美人,哪怕不耐烦,哪怕处在即将发火的边缘,也依旧美不胜收。以前这位楚王妃美则美矣,但美得寡淡纤薄,如今说过几句话,他倒是越来越羡慕楚王了。
  横竖时间长着呢,他不信自己撬不动这个墙角。话虽这么说,但无功而返又怎能甘心?
  他便试着往前凑了凑,就在他对楚王妃触手可得的时候,外间守着的丫头忽然惊呼道“世子爷”。
  
  楚王世子来了?他更是兴奋,伸手猛地往前一探,状似要抚上楚王妃的脸颊。
  任微防着这一手呢,反手就是一巴掌甩过去。
  
  封北亭手背挨了一巴掌,再看楚王妃就更娇艳更有风情了,“带刺儿的玫瑰?”
  
  任微懒得搭理他,只循声望过去,就见一个四五岁模样,白净可爱的小男孩正站在门边,他小脸微红,瞪大眼睛盯着她瞧,只是那眼神和表情无一都诉说着他的惊怒。
  感觉下一刻这小家伙就要气得发抖,气到哭出来。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这是……楚王世子?
  任微脑袋没来由地又是一阵剧痛,回过神来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我说怎么情节场景环境莫名熟悉,我这不是普通穿越,而是穿书了啊!
  
  一瞬之间,不仅知道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更知道了我要怎么没了!
  任微再没好气,心情激荡之下也不装了,对封北亭道,“你该告辞了。”快滚!
  
  楚王妃与她倾国倾城外表齐名的便是喜怒无常。
  只说让亲儿子撞破私会居然一点不心虚,封北亭越发欣赏起楚王妃来:是个妙人。
  “果真是无情,用完就丢。也罢,”又当着气到说不出话来的小世子说,“再找我就是,我随时恭候。”说完便大摇大摆地走了。
  
  小世子想挥拳直接给他一下,却让边上的丫头给拉住了。
  
  看过小说的任微知道这个四五头身的小家伙以后会成长成什么样,再混杂了些许源自原主的情绪,她一时心绪难平,便径直走了过去,不由分说地抱起了气得鼓着脸的小世子。
  
  小世子呆住了,片刻后他就像只小猫,在任微怀里不肯老实,非得拧着劲儿来,但脸上的惊怒散都快散光了。
  
  原主有些近视,刚刚小家伙站得远些,在任微眼里就是快手看网红——隔了好几层滤镜。
  这回凑得近了,任微就惊住了:这娃怎么长得这么像她!
  
  原主长什么样任微还不知道呢,书房里又没镜子,但让她亲自生一个,也不见得比这娃更像她本人。
  三分温柔陡然提升到了七分,任微便吩咐丫头,“你去外面盯着点。”
  
  不等大丫头走出去,任微就对小世子道,“你为个蠢货生什么气?娘叫他来别有目的,你还不知道谁算计谁。”
  小世子再一次瞪大了眼睛。
  
  原主则把儿子当孩子,认为儿子许多事情听不懂也想不明白所以不必要讲……原主的确是一派慈母之心,但是导致糟糕结局的误会都源于不坦诚。
  
  而按照那本小说的剧情,这小家伙将来会成长为当世傲天,任微就更得赶紧洗白,“他见你来了才故意凑过来。”这娃睫毛又长又翘还浓密,她都想伸手戳一戳,于是语气又柔和了下来,“谁跟你说娘亲在这里私会外男?嗯?”
  小世子扛不住娘亲的柔言软语,老实回答,“是雪姑娘。”
  
  雪姑娘是原主丈夫的通房……有名无实的那种。
  任微冷笑一声,就问小世子,“你信通房丫头的话?”
  
  小世子瞬间脸红,扭过头根本不敢直视她,“可她伺候过父王。”
  
  任微翻找了一下记忆,有谱了,“哦,她伺候过你父王,我怎么不知道?”
  小家伙彻底瘪了,“哦。”
  
  “那……好好想想今天错在哪里。”任微扭头对着门外道,“跟管事的说一声,把那个什么香雪绑起来,丢柴房里去。”言行一概按照原主的记忆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丫头领命而去。
  
  任微回过头来就见小世子盯着她的手——就她刚才扇老王的那只手,盯着盯着眼圈都红了,扁嘴的同时就落了泪。
  
  我是把小傲天说哭了吗?我刚才说他什么来着?
  任微愧疚感爆棚,仔细给小家伙擦了泪,再安排这个还在闹别扭的小家伙在暖阁里休息,“也不是你的错,娘亲今天有点累,等午睡醒了咱俩再说话好不好?”
  她要闭目养神为的是赶紧梳理分类原主的记忆,再和她之前看到的那本烂尾虐文对照一下。
  
  小世子答应了,又补充了一句,“就是我的错,可我没有不信娘亲。我就是……生气,什么都管不了。”
  任微给小家伙找台阶,“你是担心娘亲,我知道。心意好,但方法不对,所以娘亲要你好好想一想。”
  小世子果然开心了一点,“嗯!”
  
  小世子跟着丫头去了暖阁午睡,任微则倒在贵妃榻上合上眼睛。
  接收了记忆,这个过程超像一键传输,最后跟她本人长得很像但气质截然不同的原主忽然现身,更笑着对她来了一句“照顾好儿子,替我娘报仇,剩下的你看着办吧”随后缓缓消散。
  
  任微就知道完蛋,壳子已接收,她怕是回不去了。
  
  而她接收了记忆,在和那本小说都对照过,任微心更凉了:她想得起来的相关人物和情节都对得上。
  
  那是本狗血虐文,最后还烂尾xE了,哪怕这本书在烂尾之前逻辑自洽剧情跌宕起伏……也是xE虐文。
  
  任微意识到这一点,感觉天都灰了:之前就有点不妙的预感,现在终于确认她成了原文集男主和最终反派于一身的黑化男主……那个勾三搭四的万人迷亲娘!
  
  又萌又好哄还会体谅人的小世子以后会化身暗黑傲天,把这个世界搅个天翻地覆。而导致他黑化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亲娘。
  
  任微用力捏着眉心:她可还记得小说里提过,男主他娘甚至把“老王”邀请到家里,当着小傲天他残疾病重的父亲胡来……
  
  然而得到原主的记忆,她可以负责任地说,原主不是这种人!哪怕原主目前的确和丈夫,也就是小世子他爹,处于冷战之中。
  至于原主会勾搭数位“老王”,原因和今天邀请封北亭来做客一样,都是为母亲报仇,从这些“老王”口中探知昔x秘闻。
  
  她庆幸自己在记忆接受全之前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对小世子选择坦诚。
  至于现在,她更要把锅完美地甩出去,她对着正站在门边的小世子招了招手,再吩咐丫头,“把雪姑娘带过来。”
  
  小世子见了她的手势,扭头就跑。
  任微“诶”了一声:怎么忽然又闹别扭了?
第二章

  
  小世子太乖了,任微差点忘了小家伙也有小情绪。
  不过人间真香定律会让小家伙一会儿就回心转意,因为小家伙要是真不回来,她会采用物理安抚方式——亲自过去把他捞过来。
  
  暖阁里小世子糯糯的小x音此时清晰地传了过来:“服侍我更衣。”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所以刚才是因为午睡后穿着中衣不好意思见她咯?任微笑了。
  几个当值的大丫头也都抿嘴笑了,大丫头佩兰则亲自从外间的丫头手里拎来了点心匣子,通身洋溢着喜气地给王妃一一摆在茶桌上。
  
  小世子再出现在她的视野里,身着整齐的一身常服,规规矩矩地给任微行礼,“给母亲请安。”
  
  原主对丈夫儿子都很冷淡,不过考虑到原主满心想的都是报仇,也算是情有可原。
  任微不想一次崩掉人设,却不耽误她演出一副逐渐改变心意的模样。于是她拍拍手边的位子,“过来坐。”
  
  小世子在他亲生父亲楚王离京坐镇边关之前,都是由楚王亲自抚养教导,不算不考虑他以后会成长为黑化傲天的小说剧情,这孩子依旧聪明又有主见。
  
  所以任微再次坚定想法,像对待大人一样对待这孩子,“所以儿子你都听说什么了?”
  小世子依旧老实回答,一字不差,“王妃不守妇道给王爷世子丢人。”顿了顿又试着去拉娘亲的手,并抬起头认真道,“除了雪姑娘,我这几天还听到好几次。”
  
  任微就又仔细问:“在哪里听到的?”
  她来都来了指定不能眼睁睁地让小傲天黑化:只要想起傲天顶着和她相似度超过百分之八十的脸,做下小说里那些样样都得打码的事儿,怎么想都觉得不太舒服。
  
  小世子认真地想了想,“父王的前院那里听不到。”他灵机一动,“娘亲,我从前院到您这里来才能听到!”
  
  听了这话屋里的丫头们勃然变色,而正走到厅堂往书房这边来的大管事也不免神色微滞。
  任微已经听见了管事和婆子们到来的声音,她心里有数,“那就是那边的人了。”
  小世子也很懂,“太妃?”
  
  任微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不好说。等审过雪姑娘才知道。”
  
  原主的婆婆太妃,可不是原主丈夫的亲娘,而这位太妃又有亲生的一儿一女。
  不用说就知道太妃和原主这婆媳关系非常微妙,而且太妃她确实有动机:这位老楚王的继室非常乐见继子夫妇过得不好。
  不过要对付儿媳妇,太妃犯不着亲自上阵。所以任微才告诉小世子“不好说”。
  
  这会儿大管家已经站至门外,任微隔着帘子不仅能看到这位气势不凡的大管家,更能瞥见由两个婆子按住的雪姑娘。
  
  得了王妃的允许,大管家带着人进了屋子,众人先齐齐行礼,见过王妃。
  
  离得近了,任微才能看清:这位颇有姿色的姑娘正发髻凌乱,双目透出惊恐来,她身上的衣裳更是沾染了点点血迹。
  
  她犯不着对这样的人客气,“这不是挺乖的?”又当众问小傲天,“她跟你说什么了?”
  小世子再次重复道:“她说娘亲不守妇道,让我告诉父王。”
  
  一直脸上挂着游刃有余笑容的大管事表情都真正僵了一下:他猜得到是一回事儿,真正听小世子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任微故意道:“她怎么不去向太妃告状呢。”
  大丫头银朱立即递梯子,“前阵子雪姐姐脸上肿了好几天,平素有事儿没事儿都要在外书房猫着的人,我说怎么没见着人。”
  
  楚王的内书房外书房压根不许丫头婆子随意出入。雪姑娘固然明面上让楚王收下了,却也只能在外书房那院子的外面……打转。
  而雪姑娘挨过的这一嘴巴,兴许就是从太妃那里领来的。
  
  雪姑娘已然完全趴在地上,因为嘴被堵上,什么都说不出,但额头上的汗水已然在地砖上汇成了一个小水洼。
  
  任微其实有些不忍心向小傲天揭示世界的真实,转念一想,身为皇家人注定没童年,别看小傲天才三岁半。
  “这姑娘不至于蠢到连以下犯上是什么下场都不知道,”她终于忍不住捏了下小傲天x嘟嘟的脸蛋,“好好想想,嗯?”
  小世子知道点头就对了,“嗯。”
  
  任微又对微垂着头的大管事道:“都一个下午了,大管事当真一无所知?”看看雪姑娘身上的血迹就知道吃过点苦头了。
  
  大管事恭敬回道:“她招认说是封公子给了银子,太妃也吩咐她平时多留意王妃这边动静。”
  
  任微依旧不意外:给银子让雪姑娘败坏她,让她无路可走,封北亭这大猪蹄子做得出来……而且果然背后有太妃x手。
  
  翻翻原主的记忆,得知这位大管事早年是楚王的侍卫副队长,更是楚王的家臣,因为受过重伤不能再上战场,便留在府中为楚王处置庶务。
  所以拿他当楚王有实权的心腹秘书看待就行。而且不管大管家心里怎么看待原主和她这个赶鸭子上架的王妃,相信为了小世子他也会尽职尽责的。
  
  于是任微便道:“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
  “是。”大管事躬了身子,“属下告退。”带着婆子们,以及狼狈不已的雪姑娘。
  
  大丫头银朱无需任微吩咐,就招呼来小丫头把外间的地面赶紧收拾g净。
  
  这时小世子又开口了,“娘亲,她会死吗?”
  根据原主的记忆,任微回答他,“不会。她应该会在你爹的某个庄子里过完下半辈子。”污点证人一般都会留着,万一以后有用呢。
  小世子“哦”了一声,明显有些惆怅。
  
  俗话说慈不掌兵义不掌财,作为亲王世子过于悲悯仁厚未必是好事,但若因此走向另一个极端,不把人命当回事儿……前者后者的结局大概率都是害人害己,任微一样看不下去。
  幸好小世子现在仍有赤子之心,更是个可造之材。
  
  任微揉揉小世子的脑袋瓜,“我要去找太妃要个说法,跟不跟我一起?”
  小世子伸出小x手,“去!跟娘亲一起!”
  
  任微顺手就把这娃抱了起来:糯糯的小x音简直绝了。
  大丫头佩兰和银朱齐齐吃了一惊,之后就成了狂喜:王妃总算想开了!
  
  这会儿太妃正在屋子里和女儿有说有笑:她知道雪姑娘被丢进了柴房,却完全不当回事儿,继子不在京城,儿媳妇这阵子忙着宴请外男,面对她这个婆婆就有些理亏。
  
  不过听丫头禀报说说王妃带着世子气势汹汹找上门,太妃又十分诧异,“这是怎么了?兴师问罪不成?”
  她让女儿先回房去:婆媳俩打机锋,实在没什么必要让闺女留下。
  
  任微没遇上“战略撤退”的二姑娘,进门后她抱着小世子都没行礼,兜头就是一句,“母妃让雪姑娘在王府里添油加醋败坏我?”
  太妃倒是不挑理,“你且坐下,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原主一心报仇,对很多事情都不计较或者说提不起精神来在意,不过任微穿过来……接手原主的因果,比如查清真相和报仇倒没什么可说,但像原主一样对旁人的非议和败坏听之任之,任微就不能照单全收了。
  就算只为了小世子未来的龙傲天也不行。
  
  任微冷声道:“别总打着狗咬狗的主意,我名声不好,王爷颜面无光,可我儿子哪怕降等袭爵且轮不到你儿子。”
  
  这话一针见血,戳得太妃险些没匀过这口气:因为老王爷在世的时候也说过类似的话,之后更直接赏了她一耳光。
  触景生情,太妃仰面就倒,伺候的丫头婆子都吓坏了,登时就是一场“兵荒马乱”。
  
  任微本就是大夫,观察了太妃一下,确认刚刚五十养尊处优的“老人家”本色出演挑不出毛病,她见好就收,牵着小世子的手出了太妃的院子,两人慢悠悠地走在自家平整的石板路上:小胖子是真沉,她胳膊现在是真酸。
  
  走出了一小段距离,小世子才小声问,“太妃她……是装的吗?”
  任微笑道:“对呀。娘亲也很会装,其实刚才我一点不生气。”
  
  小世子“哦”了一声,“娘亲没有生气就好。”
  任微继续道:“我跟封北亭也是装的。”
  
  小世子眼睛一亮,“原来如此。”又小大人一样地深沉思考了一下,小心地问,“那娘亲为什么要装呢?”
  任微直接告诉了小世子真相,“因为他许是知道娘亲的娘亲去世的真相。”
  
  “是外婆吗?”小世子惊呼一声,一点都不带犹豫的,“那我也要帮娘亲!”
  任微乐了,终于忍不住亲了下未来无敌战神的小脸蛋,“你不问娘亲为什么不择手段吗?”
  挨了娘亲的“啾”,小世子笑得眼睛都弯了,听了这话又很是疑惑,“不择手段?哪里不对?”
  
  任微瞧了小世子半晌,终于道,“不愧是你。”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