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心动》txt百度云网盘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公子如

​​​​第1章

  初瑶走到实验室楼下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八月的江城炎热无比,初瑶抹了把额头渗出的细汗,用门禁卡刷开了实验室大厅的门。
  
  她今年大三刚过,按照学校要求,每个学生暑假都必须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实习,并在大四开学的时候上交实习报告。
  
  初瑶的专业能力不算好,因为实习报告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季浩知道后,表面虽然数落她当初选专业的时候没有听他的话,背地里却帮她找了个大学的老师辅导,名字叫做周寒,三十岁出头,是国内知名教授李怀瑾的得意门生。  
  
  初瑶这次来实验室是想拷贝最后的一点实验数据,周寒联系不上,她便一个人背着电脑过来了。
  
  这座实验楼很偏僻,孤零零地坐落在学校图书馆后面,几近隐蔽在了树丛里。据说是苏联时期所建,总共三层,每层的格局大致都一样,五六个房间左右错开排列着,里面摆放不同的实验器械和桌子。
  
  刚走进实验室大厅,包里的手机响了。
  
  初瑶停下脚步,将背后的电脑包探到身前,拿出手机。
  
  屏幕显示季浩来电。
  
  她神色微顿,将手机盖在耳边,轻声叫了句:“浩哥。”
  
  “小瑶,饭吃完了么?”电话那头,中年男子浑厚的嗓音跟着响起,声音不疾不徐,沉稳得很。
  
  “嗯,吃完了。”
  
  “现在在g什么呢?”
  
  初瑶抬眼看了圈四周,平静地说:“没做什么,在处理点数据。”
  
  “暑期实验?”
  
  “嗯。”
  
  “在哪里处理啊?”季浩继续问着,顿了一下,说:“你周围听上去很安静。”
  
  初瑶垂下眼睑,看着自己的脚尖。她今天穿了一双驼色的尖头高跟鞋,皮质很软,也很透气,可却并不是特别合脚,磨得她脚后跟生疼。
  
  “在寝室。”她眼皮一眨不眨地回道。
  
  “啊,寝室……”季浩似乎想了一阵,放心笑了笑,才说:“一个实习报告而已,不用这么认真,没必要。”
  
  “嗯。”初瑶依旧轻声回应着,话里听不出半点情绪。
  
  “什么时候回家?”季浩又问。
  
  初瑶想了想,回道:“这周末吧,我把手头上的事情弄好就回。”
  
  “好,周末正好我也有空,我们好好聚聚。”季浩轻松说着,又叮嘱了句:“今天不早了,你数据先别处理了,早点休息,睡前给我打个电话。”
  
  “我待会就睡了,电话就不用……”
  
  “小瑶。”季浩的声音低了下来。
  
  初瑶抿唇,半晌,头垂得更下了些,轻声说:“知道了。”
  
  挂断电话,初瑶深深吸了口气。
  
  这是季浩今天打过来的第九通电话,从早到晚,事无巨细地问着她,什么时候起的床,吃了什么,g了什么,去了哪些地方,又见了哪些人。
  
  而她,除了偶发性的反骨,这么多年过去,好像都快要习惯了。
  
  整座实验楼里空无一人,兴许是因为还没开学的缘故。
  
  初瑶沿着大理石石阶上到了二楼,跺脚将声控灯亮起,开始往里侧最靠窗的那个实验室走。
  
  周围安安静静,她能清晰地听见自己走路时,每一步高跟鞋落地的声音。  
  
  她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这时,一阵微弱的男人声音从背后传来,隐约像是在求救。
  
  初瑶动作停住,狐疑转身看向身后。
  
  “救命……”又是那阵飘渺的男声,透过实验室的门缝传了过来。
  
  初瑶手里捏着钥匙,停顿两秒,转身慢步走了过去。
  
  “救、救命……咳咳。”房间里的光线很暗,门推开之后,男子求救的声音听上去更清晰了。
  
  是一个老者,他虚弱地靠在实验台旁,周身打落了几台精密仪器。
  
  初瑶看得一愣,半晌,又匆匆赶了过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她不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有时候甚至有些清冷,可眼前事发突然,由不得她去思索什么。
  
  求救的老者她认识,她曾经有幸在学校的学术研讨会上见过他几次,正是周寒的导师,国内人工智能先创者——李怀瑾教授。
  
  李教授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从教三十余年,向来深居简行,衣着朴素,可经他资助过的贫困生,却已逾百人。
  
  初瑶蹲到了李教授的身边,探头查看两眼,快速问:“李老师,你怎么了,还好吗?需不需要我叫救护车?” 
  
  李教授的身上没有半丝伤口,脸色却出奇的差,嘴唇的颜色更是深得有些吓人,看上去像是中了毒。
  
  感知有人到来,李教授的眼皮艰难地抬了抬。看清是个学生之后,他拉扯了下嘴角,什么话都没说,率先颤巍巍地指向自己身后靠着的实验台。
  
  初瑶抬眸看了过去,这才注意到实验台上躺着的男人。
  
  白衣青裤,黑纱覆眼,从身形判断,应该跟她差不多大。
  
  男人的神色很平和,像是睡着了一样,但依照眼前的景象来看,初瑶更愿意相信,他是昏迷了。
  
  果真,没等初瑶打量多久,李教授的声音便再次响起,弱得就像一盏快要燃尽的灯。
  
  “救他。”李怀瑾伸出手,紧抓着初瑶的纱袖不放,就像溺水之人在抓一块救命的浮木,“孩子,有人要追杀我们,我恳请你,一定要救救他,救救他……”
  
  李教授的神情焦虑而又惶恐,他紧紧拽着初瑶的衣袖,危难当头,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只知道一个劲地请求她去救实验台上的男人。
  
  “是谁要追杀你们?”初瑶问。
  
  李教授似乎已经没有力气说什么话了,身体开始不断往下沉。
  
  初瑶眼疾手快扶住他的胳膊:“李老师,你先别说话,保存体力,我马上叫救护车过来。”
  
  她说着就低下了头,开始慌乱地在背包里翻着手机。不过这样的动作并没有持续几秒,感知到衣袖上紧拽着的手掌力道正慢慢松懈,她又停下动作,缓缓偏头去看他。 
  
  李教授目光切切地看着她,厚重的玻璃镜片里,浑浊的眼睛里不知何时溢满了眼泪,同时也充斥着浓浓的担忧和不舍。
  
  “孩子,以后他就……拜托你了。”他气若游丝地说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手扯落了蒙在男人眼上的黑色纱带。
  
  初瑶不由自主地颤了下长睫,近乎呆滞地盯着李教授。
  
  她的心脏开始无法控制地狂跳起来,她整个人都被一股无形的恐惧拉扯着,浑然不觉纱带扯落之后,实验台上的男人已经慢慢坐起了身,正垂眸安静地注视着她。
  
  “主人。”夜色里,男子低低地唤了一声。
  
  嗓音清润磁性,可说出口的话,却跟眼前的景象一样,突兀得让人措手不及。
  
  初瑶愣怔抬头,下一秒,视线撞进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里。
  
  瞳孔很淡,琥珀色的,清澈无暇,一望到底。
  
  “主人。”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又低磁地冲她唤了一声,说:“有人来了,我带你离开。”
  
  初瑶眨了眨眼,依旧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她觉得自己有些腿软,分不清到底是因为心底深处的那份害怕,还是因为眼前男人所带来的诡异。
  
  男人这次并没有等初瑶太久,他的耳朵机警地动着,见她依旧愣然,长臂一捞,g脆利落便将她扛上了肩头,快步走到窗台边上,推开了窗。
  
  初瑶肚子靠在男人略微有些隔人的肩上,双腿被他紧实的手臂箍着,被风一吹,彻底清醒,有些吃痛地闷哼了一声。
  
  “你——”初瑶很快敛神,见陌生男人不分青红皂白就将她扛上肩头,她手脚并用,使出全力开始挣扎,沉声警告道:“你是谁?快放我下来,不然我就……”
  
  “嘘。”男人突然出声打断她。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门口的方向,神情专注的同时,还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静与淡漠。
  
  “有人来了。”他又轻声强调了一遍。  
  
  而随着他的提醒,初瑶的耳边很快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上去来人众多,正挨个地撞击着实验室的门。
  
  “找到没有?!”
  
  “没有,不在这间。”
  
  “妈的,李怀瑾那只老狐狸。继续给我搜!”
  
  初瑶屏住呼吸,不由自主地揪紧了男人的衣领。她快速收回视线,小声说:“刚刚李老师说,有人要杀你们,是他们么?”
  
  男人看着门外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李教授从不跟我说这些。”
  
  “那……”初瑶默了默,还想问些什么,这时,耳边又传来“哐”的一声巨响,距离很近很近,震得人头皮发麻。
  
  初瑶被惊得眨了下眼,敛神说:“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可以走。”
  
  “走不了了。”男人的声音依旧低磁沉静,侧头看了初瑶一眼,他说:“主人,待会你抓紧一些。”
  
  初瑶:“抓紧些?为什么?”
  
  男人:“我带你从窗户口跳下去。”
  
  初瑶:“……”
  
  刚刚被害怕暂时压下去的那股诡异感觉,再次在心头隐隐腾起,可门外追来的那群狂暴之徒属实太像杀害李教授的凶手,要是待会被他们发现有人目睹了这一切……
  
  初瑶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第二种更好的选择,索性不再起任何心思,说:“行,跳窗就跳窗,我们赶紧走吧,他们快追过来了。”
  
  说完,她再次看向男人。却发现他依旧站在窗边一动不动,正回头安静地注视着李教授。
  
  初瑶跟着望了过去,不过一眼,又沉默地别开了视线。
  
  她虽然不太清楚男人和李教授具体的关系,但通过李教授临死之前说的那些话,大致可以猜出,他们之间的感情,不会差。
  
  屋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男人眸色辗转,顿了几秒,终于扛着初瑶,快步走回李教授的身边。
  
  他默默取出李教授左手一直紧紧护着的文件袋,郑重地看过李教授一眼之后,突然半跪xx,薄唇盖上额头,轻轻吻了吻。
  
  “谢谢你。”他的神色看不出有半分动容,可嗓音却是温润轻柔,散在空旷的实验室里,像极了春x里刮过田野的风。
  
  木窗重新阖上,窗外的树影动了动,扰得树叶沙沙作响。
第2章

  初瑶被陌生男人扛着跳窗逃走后没多久,实验室的门便被人c鲁地撞开了。
  
  “寒哥,是这间屋子。”为首的一个黑衣男子看清实验室里的景象之后,立马回头汇报了一句。
  
  周寒伸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框眼镜,微微点头,身旁的三个随从立马左右铺开,相继谨慎地走进了实验室。
  
  “寒哥,人已经死了,里面没有危险。”
  
  “寒哥,没有发现机器人的踪迹。”
  
  “寒哥……”
  
  众人纷纷将自己的发现快速报给了周寒,周寒脸色越听越沉,咬了咬牙挷子,低沉说:“给我继续查,监控、指纹、脚印,一个都不要放过!”
  
  随行的几个男人相互对视一眼,又赶忙掏出随身携带的专用设备,按照周寒的要求,继续开始查探现场。
  
  周寒站在门口,最后一个走进实验室。他踢开脚边的一台电压仪,在李怀瑾尸体一步之外的距离处站定。
  
  “老师。”周寒蹲xx,清冷地勾了下唇角。他一边阴笑一边拍打着李怀瑾的脸,悠悠地问:“多少年了?”
  
  没人回答他。
  
  周寒兀自想了想,过了一会,自问自答:“啊,八年。”
  
  “我鞍前马后跟在你身边学了八年,结果倒好,你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愿意给我。”周寒转过李怀瑾低垂着的头颅,让他死沉的面孔与自己对视:“老师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藏着啊?让我找找看。”
  
  周寒视线寸寸下移,鹰样的眼睛扫过李怀瑾周身,最后停留在其掌心握着的一段黑色纱带上。
  
  周寒若有所思地将纱带捡了起来。
  
  这时,一个矮个子的男人走过来,半弯下腰,看了眼周寒的脸色,小声说:“寒哥,仔细查探过了,这座楼的监控被人损坏过,指纹和脚印倒是有,但是叠加了太多层,恐怕也不太好分析。”
  
  周寒脸上的笑意慢慢僵住。他的唇线紧抿着,静默半晌,突然伸手朝旁猛地一拂,数架实验仪器就被他砸落在地。 
  
  “一群饭桶!”周寒怒声骂了句,鼻梁上的眼镜因为动作c鲁滑到了鼻翼,这让他的表情看上去比死人还要阴沉可怖。
  
  矮个子男人立马低下了头。
  
  大家心里都清楚得很,这次计划要是失败,没有找到李怀瑾研究出来的那个机器人,那他们之前做的所有谋划都将前功尽弃,而且更糟糕的是,他们极其有可能还会得罪李怀瑾背后的大金主。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想到这一层,站在最角落的一个男人有些沉不住气了,焦虑地说:“寒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如果有人追查下来,我们岂不是……”
  
  “闭嘴,我们只要做得滴水不漏,那人怎么查?”周寒沉沉打断了男人的问话。他深吸了口气,很快平复下心绪,转了转脖子,低眉看着李怀瑾说:“哼,老东西,好啊,你会藏是吧?那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会藏,还是我会找。”
  
  他捏着黑色纱带,大步流星就走出了实验室。
  
  “寒哥,现场怎么处理?”紧随其后的矮个子男人问道。
  
  周寒头也不回,冷声说:“烧了。”
  
  ***
  
  当晚,A大附近的临湖高层内。
  
  初瑶抱x倚靠在阳台的推拉门上,已经盯着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很久了。
  
  “你说你叫……编号89757?”她不可置信地又问了一遍。
  
  89757的表情无一丝一毫玩笑的意味,认真点头:“嗯。”
  
  “你、你说你是……机器人?”初瑶艰难启齿。
  
  回答她的,依旧是低磁的一声:“嗯。”
  
  “呵。”初瑶偏头看向窗外。
  
  男人安静抬眸,见女人不相信,他补充了一句,说:“主人如果不喜欢编号89757这个名字的话,也可以叫我陆泽,这是我的假身份。”
  
  还假身份……
  
  初瑶慢慢转过头,不禁更想笑了。
  
  眼前的男人,有心跳,有呼吸,不论外相还是嗓音,都再也正常不过。可他却说,自己是个机器人,是李怀瑾教授研究人工智能时的第89757个实验品,一经黑纱覆眼,他的认主程序就会重启一次,此后睁眼所见第一人,便是他新的主人。
  
  89757思绪清晰,说得万分诚恳、条条是道。可依照初瑶多年跟心理医生打交道的经验看来,他可能是个精神病人,而且极大概率患了臆想症。
  
  有了这样的认知,初瑶心下倒也不如最开始那般慌乱无措。她细细将今晚的所见所闻都想了一遍,最后决定:报警。
  
  她只是一个学生,一个连自己生活都过得一塌糊涂的愚昧之人,实在难以受起李教授的临终之托。将他交给警察,是她目前能够想到的最为妥当的处理方法,至于之后他会怎么样,又会被送去哪里,都跟她没有分毫关系。
  
  “我去趟洗手间,你先在这里坐着。”初瑶不动声色地转了个身,开始往卧室的方向走。刚到玄关处,又不放心回头,警告了句:“不要乱动。”
  
  “好的,主人。”男人乖巧回应。
  
  还主人……
  
  初瑶僵y地拉扯了下嘴角,快速走回卧室,将门反锁之后,立马掏出手机。
  
  她很快按下110,正要拨通,好巧不巧,一个电话率先挤了进来。
  
  是季浩。
  
  初瑶的手微不可查一抖,犹豫两秒,接通了电话。
  
  “小瑶,在g嘛呢?”这次,季浩低沉的语气里,听上去含着一丝疲惫。
  
  “我能g嘛,在休息啊。”初瑶轻轻转了个身,背部靠墙,“你的声音怎么了?”
  
  季浩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在哪里休息啊?”
  
  “在宿舍呢。”她轻悠悠地回着。
  
  “小瑶。”季浩叫了她一声,笃定地说:“你不在宿舍。”
  
  初瑶神情滞了滞:“你怎么知道我不在宿舍的?”
  
  季浩不说话了。
  
  “你又查我?”
  
  “我没有查你。”季浩无奈叹了口气,说:“今晚让孟凯去学校送点东西给你的时候,宿管告诉他的,凑巧罢了。”
  
  又是凑巧。
  
  初瑶眼神轻闪。夜色里,她点了根烟,抽过一口之后,才说:“是么。”
  
  季浩一听声音就知道初瑶在抽烟,不过他并没有追究这件事情,而是沉着耐心,又问了一遍:“所以小瑶,你到底在哪里?”
  
  声音无比沙哑,还带着浓浓的鼻音。
  
  初瑶猜到季浩现在已经有点生气了,她无声拉扯了下嘴角,又抿了几口烟,说:“浩哥,我今天回了自己的公寓。”
  
  “临湖公馆?”
  
  “嗯。”
  
  电话那头短暂地沉默下来,像是在思索这句话的可靠性。初瑶也不急,一边抽烟,一边靠在墙头安静地等着。
  
  “好,注意休息,明天我再让孟凯送点吃的到你公寓里来。”季浩静默很久才给出回应,不等她回话,他又说:“这周末我临时有点事,可能不在家,你……”
  
  话到这里,又停了下来,季浩似乎没有想好该怎么安顿她自己才能放心。
  
  轮到初瑶开始疑惑起来。
  
  在她的认知世界里,季浩一向运筹帷幄,从来不会临时安排自己的行程,他之前说好周末会在家,此番突然变卦,必然事出有因。
  
  她终于挺直了背,语气认真地问:“怎么了?”
  
  季浩像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对着电话轻哼了一声,说:“也没多大的事,手下有几个人不听话,做了一堆烂事,我得去给他们擦xx。”
  
  “什么事?麻烦么?”初瑶问。
  
  “就那样吧,在我眼皮子底下,他们兴不起什么大风浪。”说到这里,季浩的语气又渐渐沉稳下来,“你这周就先到公寓里呆着,学校和实验室都别去了,周寒也别联系了,等我忙完,我再过去接你。”
  
  “这关我去不去学校什么事?”初瑶感到有些困惑。
  
  “你听我的就是了。”季浩说得很自然,仿佛她听他的话,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情。
  
  初瑶不再问下去了,默了默,说:“好,你专心办事。”
  
  “嗯,早点休息吧,别熬夜。”季浩最后又叮嘱了句。
  
  “知道了。”
  
  挂断电话,室内再次安静下来。初瑶抬头,刚好瞧见对面镜子里的自己——
  
  肤色惨白,眼窝泛青。
  
  她今年才21岁,面容却憔悴得有时候连自己都觉得意外。
  
  哼,听话。
  
  是啊,她最擅长听话了。
  
  一根烟毕,手机丢到床上,初瑶打开房门,再次走回了客厅。
  
  那个怪异的男人当真听话地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听见动静,他清浅的眸子望了过来,似乎在等着她的命令或是吩咐。
  
  她慢步走了过去,站到89757的跟前,开始用另外一种眼神打量着他。
  
  他说他是机器人,若是真要从他身上找出与平常人的一丝不同来,初瑶心想,那便是他的长相了。
  
  他看上去像是个混血儿,五官俊挺,淡眸含星,潘安宋玉在他面前,恐怕都要逊色几分。
  
  她深深地看着他,视线扫过他微张着的大-腿,继而是他紧实的小-腹,精致的锁-骨……
  
  她最后将视线停留在了他精美绝伦的脸上,看了半天,开口问:“你之前叫我什么?”
  
  89757仰着头,乖巧地又唤了声:“主人。”
  
  诡异的称唤,诡异的真诚,可落在他的脸上,却又好像没有半丝违和感。
  
  初瑶眸色闪了闪,静默数秒,突然倾下.身去,一手撑在了他背后的米色沙发垫上。
  
  她紧紧地将他圈在了自己的臂弯里,目光开始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
  
  她将唇凑近在他的耳边,轻轻吐着气:“那作为主人,是不是我提任何要求,你都会答应啊?”
  
  言语间尽是旖旎。她的长相并不差,她清楚地知道,这个时候的自己,是有何种魅惑力。
  
  客厅里安静了几秒。
  
  89757仰头看着初瑶,脸色似乎有点不太自然。不过最终,他还是点了下头,说:“嗯。只要是主人的要求,我都答应。” 
  
  “呵!”初瑶轻声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神色忽地一敛,抬指勾起了他的下颌。
  
  她让他与自己对视,并且慢慢倾下了身体。
  
  眼见两人都要贴到一起去了,她才停下来,指腹摸了摸他的唇角,轻声问:“包括这样的要求么?”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