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从一而终》txt百度云网盘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淡布丁

​​​​第 1 章

  难得,大年初一又逢情人节。
  
  夜晚,整个城市被霓虹玫瑰点缀得繁花盛锦,乱迷人眼。
  
  胭脂巷却没名字那么光鲜。
  
  阴暗窄街酒气馊水熏人。骨瘦如柴瘾君子趴在其中,目光贪婪又麻木。偶尔经过三两行人厌恶他们纠缠,常呸上一口揣上两脚。
  
  欧宁头回涉足这种鱼龙混杂之地,避过流浪汉讨要抓扯,下意识抓紧书包,脚步也快了几分。
  
  带她过来的闺蜜宋明珠担心乖乖女被吓到,赶忙安慰:“过了这段就是高级场,灯火通明还有保安。不怕啊!”
  
  果然,不过几百步,光影分割成天堂地狱两个世界。
  
  熟门熟路绕到金碧辉煌会所后门,宋明珠推开间小黑屋,嘱咐欧宁几句,独自转身去找丽丽姐过来看人。
  
  小黑屋只有五六平,窄窄一条夹壁隔间,隔音效果差得不行。
  
  左间男人肆意暴吼狂笑,右间女人故作娇羞嘤嘤声声入耳。
  
  欧宁孤零零矗立其间,眉头越蹙越紧。
  
  其实,欧宁并不是同学眼中死读书的模范书呆子,相反,对男女之事还颇有见识。骨子里更野辣得很。自然不会把刺耳二重唱当成犯罪现场。
  
  她不害怕也不害羞。只是本就心事重重,耳边噪音不断更耐不住性子。
  
  黑暗中静立片刻,心烦意燥的欧宁摸出宋明珠包里的烟,走到阳台划着火柴点燃,狠吸一口。
  
  咳咳咳。
  
  新手上路,业务不熟,一口尼古丁下去,不仅没解忧消愁,反被呛到了。
  
  一定是烟呛得太狠,欧宁才弯下腰撕心裂肺连声,咳得满脸是泪。
  
  “既然只是为了哭,抽烟不如去切洋葱更痛快。”男人清越的声音蓦地响在头顶。
  
  房间里有男人?还能无声无息这么久,让自己全然无觉。
  
  欧宁愰神一瞬,迅速退后两步,胡乱抹了把眼睛,借着霓虹微光飞快打量眼前人。
  
  男人身高超过185公分,宽肩劲腰长腿笔直,身材好得堪比模特。
  
  穿着高帮运动鞋,仔裤,白t,戴着棒球帽,打扮得简单利落。只是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眉眼,下颌线到相当y朗分明。
  
  看来,应该是个很年轻的男人。也应该没有恶意。
  
  因为,在欧宁谨慎防备后退时,男人已先退步到阳台另一侧。
  
  但,就算没有恶意,这种地方孤男寡女单独呆在一起也不妥。
  
  万事必须讲究先来后到。这才是规矩,才是正理。
  
  后来者欧宁对男人微一点头算礼貌招呼,自动自觉转身要去门外。
  
  只是……
  
  “等等。”男人忽的从后大跨步上前,一把拦住了泪痕未g的少女。
  
  大年初一又是情人节,手下小弟们不是回家团圆,就是陪女孩开心。
  
  路盛无亲无爱一身轻,又是做老大的,没二话亲自过来盘酒。
  
  等入库功夫,懒得应酬的他想抽支烟静静放松,哪成想烟还没xx,就有不速之客闯入,还对着自己凄惨嚎啕。
  
  默默看着女孩在自己身前又哭又咳狼狈可怜得没法说,路盛难得心软,开口一句洋葱,打断女孩几乎呕心吐肺的哭咳。
  
  想不到,女孩十分机警,也过于沉稳懂规矩。几眼打量后二话不说就要先退出去。到让路盛心下微澜。
  
  挨着库房小黑屋,不是内部人进不来,这女孩脸面却实在陌生。看穿着打扮也不该是此中人。
  
  可听意思,她又是来找丽丽姐下水的。还是熟人引荐。
  
  路盛目光在欧宁大大书包上转了一圈,眉心微拧暗自猜测。
  
  小丫头是遇到难处被x无奈,还是贪图一时富贵,才想来赚青春卖笑钱。她知不知道女人一旦下海在想有尊严上岸那是难于登天,又知不知道女子难为……
  
  算了,那些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各人有各人的命!
  
  好奇害死猫。
  
  尤其他们这下九流行当里,当不好瞎子聋子哑巴,做龙头老大也是早晚烂死街头无人收尸的命。
  
  萍水相逢陌路人,一句话的怜悯好意已尽够了。
  
  只是……狠心不过一瞬,路盛难得又心神动摇。
  
  到底还是小姑娘呢,进门时故作的泰然无畏,不过借着一支烟就全土崩瓦解了。哭得眼泪滚滚如雨,淹了金山寺不成问题。想来她自己也是煎熬纠结着吧!
  
  不知是小姑娘哭过后,黑如点漆的眼睛太水亮亮,还是夜色太温软。
  
  鬼使神差中,路盛快一步走出阳台,拦住欧宁叮嘱:“外边乱,你呆在房里等。我出去。”
  
  两三步到门前,他脚步微顿,没有回头的又沉声警示了句。
  
  “世道从来不公,自古浪子回头金不换。女人行差踏错一步,往往回头无岸万劫不复,你可不要悔恨终身。”
  
  行差踏错?悔恨终身?这话奇怪,自己有什么可后悔到……
  
  不等欧宁想明白他话中意,一脚才迈出门的路盛,就差点被醉醺醺舞小姐再次扑摔进房。
  
  “呦,路大帅哥!怎么来了也不去看我呢,是不是嫌姐姐我老了丑了?”
  
  舞小姐酒还没醒透,走路有些打晃。正好借着酒劲撒痴往人怀里倒。
  
  “姐姐丑?那天底下还有漂亮姑娘吗?”
  
  路盛顺话茬接了句,左手扶住东倒西歪舞女的肩,右手顺势带上门,把欧宁一个人关在清净安全小黑屋中。
  
  “哎呀,我真那么好,那你陪我一晚,不要你钱……”舞小姐醉话三分醒。
  
  自来姐爱俏,路盛帅得惨绝人寰不说,道上还扬名立万着。混夜场的女人哪个不想攀这高枝。
  
  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意。
  
  “我要钱啊……”路盛揶揄着婉拒。
  
  “行,多少钱,弟弟你开价。”舞小姐豪爽一拍颤悠悠x脯。
  
  “兔子不吃窝边x,我个爷们不能还不如兔子。站稳了。”路盛轻笑一打趣,松开倒在墙上的舞女,转身走去库房。
  
  含糊听了门外几句‘打情骂俏’,欧宁微微惊讶后恍然大悟。
  
  怪不得刚才那年轻男人身材那么好。原来是靠这个吃饭的。
  
  他对自己那句男人可以浪子回头,女人只会万劫不复的警示,是以己推人,把自己当成同样来靠卖笑换金钱同行了吧!
  
  真想不到,他自己深陷泥沼,还有这份正直好心劝别人。
  
  欧宁正感慨不解,房门再次被推开。
  
  宋明珠带着好消息回来了。丽丽姐愿意帮忙。
  
  踩在华丽厚实地毯上,头顶璀璨水晶灯晃得欧宁眯起了眼。不由想起民国大家们笔下活色生香的十里洋场,百乐门,红舞女,交际花。
  
  “刘姥姥进大观园了吧!”宋明珠对没见过世面的小傻妞一挑眉。“帝豪号称花城第一,酒吧、迪吧、演艺厅应有尽有,吃饭、洗浴、住宿一条龙。丽丽姐手下舞小姐金花银花小野花俱全,绝对能把你的事办妥。”
  
  想不到这种地方,这种职业,也分三六九等。
  
  真土包子欧宁收起自己乡下猫的凝视,担心得按了按书包内兜。也不知自己那点钱,够不够今天这桩买卖酬劳。
  
  丽丽姐看年纪不过三十出头,绝顶漂亮,不说不动只袅袅婷婷往那一站,已是万种风情。
  
  真想不到,这里会有比电影明星还漂亮,美得让同性都肝颤的大美女,欧宁惊艳得傻乎乎好一会才被宋明珠拉着,上去叫了人。
  
  刚入库了批烟酒,丽丽等在走廊本想带两丫头去休息室谈。瞧了眼此刻时间,又转身带着她们回返了的仓库。
  
  库房正好没人,她十分亲热请欧宁坐下。又让宋明珠去拿水果点心招待。
  
  求人办事到先吃喝人家的,从未走出象牙塔的欧宁有些不好意思。
  
  “该吃吃该喝喝,我不是跟你说过。丽丽姐是我胜似亲姐的g姐姐。”宋明珠塞给她一瓶进口果汁,大咧咧一笑露出满嘴白牙。
  
  帝豪是宋家产业,丽丽在这能从舞女到经理,除了自己有能力,更是多得宋母提携。
  
  “明珠说的不错。你是她闺蜜就是我妹子。有什么事尽管放心说,我保证话出你口入我耳,除非你点头,不会再有别人知道。”丽丽嫣然一笑,许诺得诚心。
  
  仓库尽头卫生间里,把丽丽保证听了个清清楚楚的路盛吐了口烟圈,在青白烟雾中轻声一笑。
  
  真是缘分,不过点酒入库后洗个手功夫。怎么又碰到那丫头。
  
  听起来,她还有法不传六耳的大秘密要说。
  
  自己如今,到是听呢,还是听呢!
第 2 章

  小丫头有秘密要吐,生怕被旁人听去。
  
  路盛却没君子慎独,不欺暗室那么高觉悟。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收回本要推门而出的手,长身斜靠洗手台,淡然划开手机,习惯性虚带着耳机静音打游戏。
  
  磊落得自为充耳不闻,心下却难说几分坦荡。
  
  欧宁头一次出来谈生意,还是说出去十之八九让人戳脊梁骨,让母亲伤心的阴谋诡计,不由掐着指尖,沉住心片刻才低声开口。
  
  “听说,丽丽姐手下人才百出,能歌善舞,能写会画的姐姐应有尽有,还有演技比明星都不差的。”欧宁嘴巴很甜。
  
  奉承话谁都爱听,何况,这是事实。
  
  三百六十行,每一行都不容易。做交际花只有一张脸也是远远不够的。
  
  应酬场上要做不到察言观色随机应变,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还怎么混得开混得好。
  
  帝豪里的舞小姐,不说各个戏精附体,直接去些c制滥造电视剧里演个女七女八还够用。
  
  丽丽不谦虚的点头:“如果只演技这要求那没问题,只是,听明珠说你还要后续几个月。”
  
  就是这点麻烦。
  
  欧宁想雇佣个演技不错的姑娘,去勾引个有女人的男人。
  
  事不难,时间却要长些。
  
  在欧宁看来难以启齿的陷害,丽丽眼里却是小事一桩。
  
  不管是累惨老一代,还是魔幻新一代,六七十老女人,十六七小丫头,只要女人心不甘,为男人争风吃醋,各种恶毒手段不要太多。
  
  小姑娘挑唆有情人想渔翁得利,不过毛毛雨而已。
  
  只是,花这么多钱,费这么多心思,最后恐怕竹篮打水一场空不算,长大懂事后还要为今x今时所做所图羞悔难当。
  
  欢场沉浮多年,丽丽深知,女人为变了心的男人多想一分都不值得。有心劝上一句,话到嘴边又笑笑算了。
  
  谁都有年少血热,为情所误时,摔几回跟头才能长大才会懂爱。
  
  相比丽丽姐在男女情爱上的老道,才满二十的路盛几算一张白纸。
  
  但,没见过猪x也见过猪跑。
  
  何况,他又是夜场生意里打滚的。见多了傻女人为好的坏的男人犯蠢犯浑,甚至要死要活。
  
  只是,没想到那丫头也会这么没出息。
  
  到是自己小瞧了她,大年初一不在家里和亲人团聚,到帝豪这种地方,不是为钱所困。而是为了抢男人,耍起借刀杀人。亏自己之前还傻傻为她忧心,真是……
  
  卫生间里,越想越心堵的路盛唇角挑起,似笑非笑的不知是安心还是冷意。
  
  相比心思难测的路盛,丽丽姐此时却安然的很。还以为能让明珠亲自求上来的事多难,不过是坏人姻缘。
  
  “行,你这桩生意我做了。看在明珠面上,优惠价两万。”丽丽姐一锤定音。
  
  呼,两万,预算之内!还好,还好!
  
  下意识松口气,欧宁转过自己大书包,从一堆高三试卷里掏出两打厚厚毛爷爷。
  
  随之,露出一天来,第一个真心放松的笑。
  
  刹那,十里春风,冰消雪融。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嘶,丽丽倒吸口气,盯着桌上两打钱,刚才还觉得合适,如今,只怕亏本。
  
  漂亮姑娘她见多了。第一眼看欧宁也只觉得这姑娘白净纤细,算是个小美人。
  
  不想,小姑娘笑起来梨涡娇俏明艳,比晓露春花还妩媚动人。她个女人看了都不免心中一荡。
  
  到底是多优秀小伙子,眼那么高,这么漂亮的姑娘都瞧不上。
  
  看来,自己要派出头等妹子了。不然砸了事,钱不钱无所谓,丢不起人啊。
  
  按住几分扎手毛爷爷,丽丽认真起来。正要问些关键问题。偌大仓库电音响起。
  
  是欧宁的来电铃声,她拿起看了眼,眉头立时蹙紧。
  
  猜到是电话不方便当人接,善解人意丽丽抬手,指向库房头。
  
  方向正是路盛所在的卫生间。
  
  来电是医院座机。欧宁担心母亲病情,边走边匆忙划开。
  
  好在,只是舅妈几句叮嘱:让她安心在家,不要大晚上在再往医院赶了。另外,她父亲刚陪着母亲吃了年夜饭。今晚会回家陪她守夜。
  
  舅妈担心她人小性烈压不住脾气,反复交代父亲回家她要如何乖巧懂事。
  
  呵,男人出轨是老婆孩子懂事就能挽回的吗?
  
  欧宁心中不屑更不忿,却不想亲人难心,低声嗯嗯答应着,推开卫生间门刚要开口,不想额头撞上一堵温热x墙。
  
  库房卫生间极窄小,两平方里一个蹲坑,一个洗手池,一个人转身都难。
  
  听见欧宁过来的脚步声,路盛本想装作一无所知推门而出,没想到小姑娘脚步更迅速,同时和他开了门。还低着头,一脑袋撞进自己怀中。
  
  路盛初中毕业开始混场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眼下却难得有几分尴尬无措。
  
  尽管,他真是无心偷听。也无心抱人在怀。
  
  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天意注定。
  
  还好,路盛素来够急智也够沉稳,左手握住欧宁落在自己心口的手,帮她拿稳手机。右手轻轻扶住欧宁的肩膀,推离自己的x口。
  
  等她站稳,自己泰然退后一步,把帽檐压得更低,拿着手机继续淡定玩着俄罗斯方块。
  
  片刻前,一头撞在路盛心窝,欧宁下意识就要尖叫。
  
  还好,视线里那双印象深刻的白蓝运动鞋,让她瞬息镇定下来。
  
  猛抬头,男人行云流水般漂亮的下颌线映入眼帘。
  
  果然,是之前小黑屋里的男人。
  
  怎么这么巧,他也在这?不等她一个问题问过去,路盛已用一x洒脱自如动作表明立场。
  
  瞧着路盛旁若无人般玩起游戏,欧宁小脑瓜很快明白过来,人家这是表明井水不犯河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意思后,只想赞一句。
  
  这男人,可真够……带劲的!
  
  有外人在,欧宁那些不孝不懂事的话更没法和舅妈说。但,她今晚怎么都要陪妈妈团圆。
  
  想了想,她只对电话那头舅妈匆匆道:自己已往医院出发,很快就到。
  
  至于父亲,半句没提。
  
  丝毫不知卫生间小黑屋里一对男女缘分难得,外间大沙发上,丽丽姐正和宋明珠小声嘀咕。
  
  “感情勉强不来,你这闺蜜将来可别后悔,为不值当的男人花这两万块冤枉钱!”
  
  丽丽什么眼力,不用人说,进门几眼几句话已摸透几分欧宁出身家世。
  
  小姑娘穿着浅米羽绒服,红蓝格百褶裙,正是今年流行的乖巧动漫风。瞧那料子质地版型,都是商场正货。
  
  在看欧宁行走落坐骨子里的规矩礼貌。一定是出身良好家庭,自小被父母有度疼爱教养的女孩。
  
  但也不会是什么二代,不然也不会在自己开出两万价钱后,庆幸得眉眼弯弯了。
  
  没听出丽丽姐话下深意,宋明珠替闺蜜恨恨道:“才不会后悔。那个贱三,抢了人家男人还敢嚣张。如今这出都是欧宁心软便宜她们。要是我就找个有病的,让奸夫|x|妇不得好活。”
  
  找个有病的,哈!到底年纪小想的简单。
  
  老天不公,男女生理构造生来不同,女的沾边几乎就能得上的病,男人却概率低低。
  
  丽丽姐摸了把气呼呼学渣妹子,笑道:“傻丫头,找个有病的也未必能祸害了男人。你们高中不是开生理课了。对了,你朋友那么好看,男朋友还劈腿,不会是嫌弃她和你一样又疯又野,不学无术吧!”
  
  嗯?男友劈腿?宋明珠愣了下,才想起自己还没交代清楚。忙摇头解释。
  
  “欧宁她可是模范生,怎么会早恋。她找人勾搭的,是她爸。”
  
  啥,她爸?
  
  女儿花钱找人勾引亲爹,在怎么老于世故,丽丽姐也愣住了。
  
  卫生间里,听得清楚的路盛也僵了僵。
  
  父亲是女儿的山,最女孩对男人最初的仰慕向往。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小丫头这么恨,孝顺本份,骨x恩情都不顾了!
  
  欧宁也僵y了一瞬。
  
  虽然知道丽丽姐经手事肯定要清楚缘由,但没想宋明珠那傻妞现在才揭破。
  
  莫名尴尬羞臊下,她一直淡然自若的神色裂开条缝,下意识转头看了眼,带着耳机正玩静音游戏的路盛。
  
  路盛八风不动的本事不错,尽管心下惊异不定,面色微不可察僵了下后依然如常。手指也自如按着方向按键,装模作样玩的专心。
  
  却不知,手下游戏早已死格。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