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每日坚果


內容簡介

x桃
男主是个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动物。
女主是别人书里的恶毒女配。
女二永远是男主的心尖所爱。
男二是x灰。

——
就突然想写一篇女主求而不得的文来虐自己……
虽然是写来自己爽,但还是蛮希望能给有相同爱好的妹子看到的o(≧v≦)o
——
不是甜文啊,全是玻璃刀,偶尔有糖渣吧,悲剧悲剧悲剧
——
虐心悲劇

执念(真渣男)x桃(一)
x桃(一)
每天晚上六点,在商场一楼会有个小乐队在那演唱一些流行歌曲,两个主唱,一个键盘手,一个吉他手。

陈曦是第一次见这种,挺新奇地驻足看了会儿,然后明白为什么他们火不起来了。

都是些普通人啊。

尤其是那个男主唱,五官平平无奇,如果不是穿着张扬的紫色,扔在人堆里恐怕都找不见他。

唱歌倒是挺稳的,粤语歌最打人,少了些唱别的歌时浮夸地沉迷,只半阖着不大的眼低声献唱。

那时的他,是一抹微光,不够明亮刺眼,却胜在,光是处于黑暗之中,所以异常乍眼。

听众没几个年轻人,他很快锁定了陈曦,接下来的每首歌,都像是在唱给她听。

另一个主唱是女生,声音很好听,自带深夜电台的温柔,但唱歌就不太行了,陈曦失了兴趣,电影也快开场了。

缘分这东西。

陈曦看完电影后乐队已经离开了,其实她也不是故意要去那里看看的,只是闲逛,看见那个男主唱在和一家潮流时装店的店员撩x。

他脱去了紫色的牛仔服,换上自己的便装,没什么特色的黑皮夹克,果然更普通了。

男人看到她,信步过来约她喝酒。

他也不高,大概一米七五的样子吧。

陈曦喜欢追求新鲜刺激的感觉,她还没睡过乐队主唱——即便眼前这是个名不见经传的。

但,要什么自行车?大乐队那么多粉丝,睡起来麻烦,这个就行了,让她看看他低沉的嗓音,在床上是不是也那么迷人。

那首粤语歌,是她喜欢的深情,他唇饱满的弧度也很诱人。

于是,她接受了邀请。

——

彼此都懂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只喝到微醺,两人在附近酒店开了间房。

陈曦在门口吹着微凉的夜风,有些清明,但她仍选择这样做。

男人开好房,过来叫她。

他们没有相互告知姓名,因为没必要。

进了房间,陈曦把他推到门板上,拉低他的脖子吻他。

在酒吧她就亲过这里了,他的口水很好吃,带着酒香,和他自己的味道。

男人扶着她的腰,看她急切地咬自己唇瓣,xx功夫调侃,“如此迫不及待?”

陈曦用力嘬了下他的舌尖,刺痛和瞬间的发麻让男人狂躁起来。

撕扯着对方的衣服,男人对她那双x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眯着眼停下解衣服的手,抚弄两只,“xx像大白桃。”

也不是很大,但特别嫩,动作间晃得像果冻,显得格外无辜柔软,静止时又很挺立,像不倒的巍峨。

陈曦放弃了他的皮带,直接拉下裤链,小手隔着外裤和xx掏出那根。

颜色是她能接受的,她不喜欢那种大黑x,怕掉色在自己x上。

她真的猴急猴急地,这就要蹲下去给男人x,也不嫌他还没洗过。

他一手轻松解了皮带,拉着她去浴室,囫囵地冲了个澡,来不及擦g就被她扑在床上。

陈曦很兴奋,他完全勃起的长度和y度都是她睡过男人中最顶尖的。

蹲在他身上,她自己找准位置就往下坐,xx破开层层嫩x往里去,停在最深的地方。

男人脖颈间开始发红,像喝酒上头了一样,低沉的闷哼如她料想一般迷人。

他叫得比她欢,一点都没有身为男人不能随便呻吟的自觉。

“换个姿势吧。”

她骑得太慢,乏味。

陈曦被他摆弄成后入的姿势,男人用被她汁水浸润过的蘑菇头扇她xx。

这里也像大白桃,多汁又圆润。

整根xx去,男人就开始了不要命地耸动,身子后仰,不住地挺腰g得她尖叫。

女人的x越往里越紧,而男人的构造是越往前越大,顶端被她紧紧啯着,每次深入都像开拓块新土。

陈曦腰受不住地弓起抽搐,手抓皱床单,xx也揪在一起。

男人收到她的讯号,又重又快地x,送她到了xx。

她尖利地叫,还好酒店隔音好,不然会以为他在杀人。

女人僵着身子,几秒后瘫软下去,xx不再撅着,xx自然地滑出去,蹭过她的臀缝,惹得她抖了下。

男人没x过这么敏感的,他还没开始呢,她就完事了?

捻了下被她潮吹的水浇x的床单,让她自己缓了会。

可怕的眩晕过后,陈曦又撑起身子,摆出受x的姿势嘤嘤地叫,男人马上意识到,这个女人,经验很丰富。

因为练乐器生了茧的手掌从她泥泞的xx上滑过,稍作安抚就换上了自己的xx。

捏着她小小的xx,他想看她的x前那对x桃了。

xxxx,速度快得让女人战栗,带出股花液。

这流量也太大了……

“要不要喝点水?”

女人的身子很棒,他还要做挺久的,照她这么x,最后别脱水了。

陈曦也惊讶自己今天竟x了这么多次,男人的性能力着实惊人,刚刚以为他在最后冲刺,毕竟很多男人为了抑制s精,只有在最后关头才会那么快频率地xx。

翻过身面对他,静静看他白浊附体的x身,表示不用。

他不由轻笑,这女人不爱讲话,所有意图都在她水汪汪的杏眼里。

爱怜地x她的x桃,玩了两轮后又推高她的腿看x漉的腿心,似想起什么,再度让她背对自己。

陈曦感觉他在想别的女人,挣着不让他x,扭头咬唇看他。

男人笑,由着她面朝上躺下,自己把x凑上来吞进xx,主动地x弄。

陈曦不喜欢他这幅游刃有余的样子,仿佛根本没沉迷于这场性爱,只有她一个人陶醉。

停下动作,整个身子都静止,只有花孔还不知足地蠕动。

生气了?

男人挑眉,曲折她不长还带点x的腿压在x桃上,xx老马识途地xx闹着要吃东西的x里。

快感,黑压压地笼过来。

男人激烈的动作带得两个人都在抖动,陈曦被x得癫狂,手臂先是缠上他的颈,又去扶他的肩,想抵住他的胯让他别那么深,到了xx却改而压着他的臀。

男人低头亲她,只在她因尖叫露出的舌尖上触了下,就被她摇头躲开。

不要堵住她的尖叫,那是她发泄恐惧的方式。

像有的人在坐过山车时喜欢尖叫,一是出于生理反应,二是那样会缓解紧张刺激的情绪。

结合处黏腻的声音被更大的身体撞击声掩盖,女人又哭又叫,可能是她长得实在好看,就算小脸皱成一团都是泪水,也不狰狞,反倒激起他更深的兽欲,想x死她。

男人不喜欢女人xx时的表情,主要他这外在条件没能x过几个好看的,很多都只是看上了xx大,x都没那么紧,今天算是遇见了尤物。

她嗓子喊哑了,但没到xx——或者到了,就是没x。

男人把她腿抻直,握着她脚腕很慢但很重地x。

像坏了嗓子的莺鸟,叫声不再婉转动听,娇喘着像老旧的唱片机,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她一静下来,xx白沫被拍开拉丝的黏腻声就特明显,充斥着她的听觉世界。

男人一手掌住她的腿偏向一边,另一手探下去摸她滑嫩的阴户。

被自己撑开,可怜地分开两扇门,原本莹白的颜色被自己x得发红。

他用了技巧,不是里外地进出,而是整根在里面地向上提,翘臀一缩一缩地,鼓出好看的曲线。

她这里面像沼泽,进一点,就有很强的吸力让他陷得更深,拖都拖不出去。

时间太长了,那股激情劲逐渐退去,陈曦微颦着眉接受他的蛮力。

“怎么不叫了?不爽?”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