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她撩上瘾》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无影有踪

​​​​001
  
  云庭酒店。
  最顶层的大宴会厅,今晚被包场办婚宴,厅内布置的美轮美奂。
  
  酒店工作人员都知道,这是顶豪傅家办婚事。可不同于常规婚宴的门庭若市高堂满座,这能容纳千人的大场地,只坐了不到十桌。甚至,他们连新郎都没看到……
  
  新娘子的哥哥,秦家大儿子秦旗风,憋了一天的火气,终究是憋不住了。
  这么多亲友看着,婚宴上只有新娘在场,像什么样子?
  
  秦旗风去找傅家人要说法,傅家那边解释,新郎傅向西这两天身体出了状况,正在医院监护,实在来不了。大喜的x子定下来了,也不好改,只能这样。
  
  秦母劝道:“算了,大家都知道他身体不好,能理解。”
  秦旗风吁出一口气,努力调整心态,“我特么……还好没请我朋友!”
  他知道场面会很寒碜,但没想到能寒碜成这样。
  秦旗风的目光看向妹妹,见她泰然自若,稍微松了一口气:“画画不在意就好。”
  
  宴席开场后,秦棋画着一x中式礼服,跟随傅家长辈和自己父母,给那些亲友们敬酒,举止落落大方,笑容温柔甜美,神色不见丝毫异常。大家都在心里感慨,不愧是傅家娶的媳妇,漂亮又识大体。
  
  “你总盯着人家新娘子看g什么?”傅燕燕打趣她堂兄傅荣。
  傅荣笑了笑,又颇为怅然的叹气,“爷爷可真偏心啊,我这个做哥哥的还没结婚,倒是先给向西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
  他的目光直直落在新娘身上,身材高挑纤细,脸蛋艳若桃花,小蛮腰不足一握,一颦一笑皆是风情,看的他心里跟有什么在挠一样。
  一旁的傅文彦接口道:“他现在也就能娶个老婆了,不然还能g嘛?”
  这话一说,桌上的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
  
  酒席结束后,傅家司机开车送秦棋画去新郎傅向西住的别墅。
  
  秦棋画懒洋洋的坐在车内玩手机。三人小群里,小伙伴正在疯狂八卦。
  顾瑶:“去老公那边了?”
  孟瑜:“新婚夜紧张吗?”
  顾瑶:“他的身体,不会影响那个吧?”
  孟瑜:“坐等进展!”
  秦棋画揉了揉眉心,告知她们:“他在医院,今晚我一个人,别想那么多。”
  酒席上喝的有点多,她这会儿头昏脑涨的,只想赶紧到了洗洗睡。
  
  半小时后,车子在院子里停下。
  秦棋画在佣人带领下,步入别墅。
  
  “我睡哪儿?”
  “三楼卧室,从楼梯上去,右边那个房间就是。”
  “你不带我上去?”
  “傅先生不喜欢我们擅自进入。”
  “行吧,那我自己上去睡了。”
  
  秦棋画走上楼梯,隐约听到钢琴声传来。
  这是有人在弹琴?还是在放音乐?
  
  她循着声音往上,来到二楼露台旁的休闲厅。
  
  这里没有开灯,但大面积玻璃幕墙,格局通透,月光如瀑泻入,一地清辉,映亮四壁。
  
  她看到了坐在钢琴前的人——
  此刻应该躺在医院病床上被监护的傅向西。
  
  秦棋画走到他跟前,俯xx,压在钢琴上,手掌杵着脑袋,仔仔细细看这个弹琴的男人。
  
  她只见过他一次,跟上次一丝不苟的定制西装不同,此时他穿着一件白色浴袍,带子松散的系在腰间,露出清隽的锁骨。眼睛上覆着白纱,赤足踩在轮椅上。
  
  黑白琴键上游弋的双手,修长,白皙,漂亮。
  空气中氤氲着醉人的酒香。
  月光落在他身上,勾勒出他精致的脸部线条,面容平静冷漠,仿佛山巅冰雪,透着高冷禁欲的气息。
  
  秦棋画欣赏了一会儿,伸手,在琴键上戳下一个键。
  
  琴声戛然而止。
  
  男人的双手停止奏乐。
  
  她伸出手,指尖在他手背上轻轻叩着,清甜微哑的嗓音低低笑道:“你会弹钢琴啊……”
  
  “回你自己房间睡觉。”傅向西语气淡淡,收回手,转过轮椅,准备离去。
  
  “可我不想睡呀。”秦棋画上前一步,坐在了他腿上。
  
  傅向西脸色一沉,没想到她这么放肆。
  他扣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开,“下去。”
  
  “我不。”她嘻嘻一笑,“我偏不。”
  感觉到他的抗拒,她反而更来劲,骨子里的征服欲都被挑起来了。
  
  秦棋画眼角余光看到放在钢琴上的酒瓶和酒杯。她起身过去,倒了一杯酒,“今晚你不在,我一个人可是喝了双份的喜酒。”
  
  她端着酒杯来到他跟前,“你把这杯酒喝完,算是补偿我。”
  
  傅向西抬起手,准备接杯子。
  
  “我喂你啊。”秦棋画道,笑容透着一丝狡黠,“作为妻子,当然要帮你。”
  
  她再度坐到傅向西腿上,将酒杯送到他唇边,酒香扑鼻,酒杯却只是在他唇边绕了一下又收回来,她自己仰头喝了一口。随即勾住他的脖子,倾身上前,吻住他的唇。
  
  白兰地在两人口中辗转,伴着那种陈年浓郁的香气,丝丝缕缕的由交错厮磨的唇边滚落。
  
  一口酒喝完,秦棋画声音带着几分醉意几分娇憨,在他耳边道:“这才是妻子的喂法。”
  
  男人抽动着喉结,没有应声,x膛起起伏伏。
  
  秦棋画看向酒杯,“还有大半杯,我们来慢慢喝完吧。”
  
  她喂第二口时,他不再意外,也没拒绝。
  
  秦棋画品着那双唇,低喃着赞叹,“你的嘴巴很适合接吻……”
  
  她反反复复的品尝,呼吸困难方才意犹未尽的退开,获取新鲜空气。
  
  男人的气息彻底凌乱,声音带着喘,沙哑中透着几分冷感:“主动献身?”
  
  “是呀。”她的手指在他唇瓣上游弋,轻轻刮过那滚动的喉结,笑的无辜又甜腻,“我超级诚信的,童叟无欺。”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她指尖一挑,白色浴袍的带子被勾开。
  流泻的月光为那平展的线条镀上一层光泽。
  
  秦棋画颇为满意,瘦归瘦,但不是瘦骨嶙峋,依然有质感。
  
  “这一次不逗你了,我好好喂你喝。”她将酒杯送到他唇边,往上抬起一定的角度。
  
  一半的酒液从唇与杯壁的缝隙滚落,由他的下颚滚过修长的脖颈,落在白皙的x膛上。
  
  “哎呀,不小心!”秦棋画起身,将空酒杯放回到钢琴上,复又回到傅向西跟前,俯xx,声音又娇又软:“我来帮你弄g净……”
  
  “……”
  “……”
  傅向西用力抓住轮椅的扶手,指骨攥的发青,脸色漫上一阵又一阵的潮红。

002
  一周前,秦家。
  
  “我不会同意这门婚事。你们怎么能置画画的幸福于不顾。”
  “旗风,你比谁都明白现在的情况。如果没有新的资本,你觉得公司还能支撑多久?”
  “大不了……宣布破产!把那家公司砍掉!”
  “这几年跟无底d一样往那边投钱,我们都寄希望于它带来产业升级转型,眼看着有起色了,就因为这个难关,放弃?”
  
  秦旗风毕业后创办公司锋范科技,从事他本专业的领域,可一家研发型企业,需求的资金不是小数目,而且是持续性的。如今迟迟没带来与付出相匹配的回报,连年巨额亏损,让秦家资金链分外吃力。加之秦父几次投资失误,更是雪上加霜。
  
  谈话陷入僵局,秦旗风道:“总之,我不同意这婚事!”
  
  秦棋画从楼上下来,正巧听到她哥掷地有声的话。
  
  秦旗风坐在沙发上,气闷的吁出一口气。他一打听就知道了,那个联姻的傅向西,一直在国外,是傅家毫无存在感的人。半年前回国不久就出了车祸,医院躺了几个月,直到现在眼睛和腿都是废的,终x坐在轮椅上,成为傅家小辈茶余饭后的笑料。
  这样一个人,凭什么娶他妹妹?
  
  秦棋画坐到她哥身旁,懒洋洋的靠着沙发,歪着脑袋看她哥,不解的问:“你g嘛反对?”
  
  秦旗风盯着她道:“你愿意嫁给一个残废?”
  
  秦棋画打了个哈欠,慢道:“不就是看不见走不了路,不影响他是个大帅比还是个学霸的事实啊,我觉得还行。”
  
  秦旗风用一种你大概是疯了的眼神看着她。
  
  秦棋画道:“而且那边说了,如果婚后感情不和也不强求,生个小孩就离。”
  
  “生小孩?”秦旗风更气了,“把你当生育机器吗?我x他傅家全家!”
  
  “秦旗风!”秦父冷斥。
  一直没作声的秦母也皱了皱眉。
  秦母担忧的看向秦棋画,只见她窝在沙发上,眼睛半阖,一副慵懒困倦的模样,丝毫不受影响。
  
  秦旗风冷静下来,苦口婆心的跟父母交涉,希望他们改变主意。
  
  秦棋画靠在一旁都快睡着了,一个晃神,清醒过来,发现她哥还在跟爸妈唠叨。
  她揉了揉额头,丢开抱枕,起身,走到她哥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秦棋画:“你先问问我的意见,好不好?”
  秦旗风深吸一口气,“好,你说。”
  
  “我不想咱们家破产后被人笑话,不想把我那些漂亮的衣服包包首饰拿去变卖,不想别墅被收走住在拥挤狭小的鸽子笼里。这比结婚嫁人可怕多了,明白吗我的哥?”秦棋画看着她哥,“既然现在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为什么要死扛?你投入了所有心血的公司,就这么不要了?”
  
  秦旗风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又动了动唇,却始终没说出话来。
  他这心里太难受了,如果不是他往那边无底d的投钱,造成今天这种局面,根本不用他妹妹出来承担这些。
  
  秦旗风不忍心再说什么了,他怎么能让妹妹反过来安慰他这个坐享其成的人。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很快,两家人约定时间见面,也算是让秦棋画、傅向西这对准新人正式见面。
  
  见面这天,秦旗风被秦父以公司的事打发走。秦旗风自知改变不了局面,只能作罢。不去也好,省的闹心。
  
  秦棋画在衣帽间里看了看,挑出一件红色连衣裙,款式优雅大方,应该是长辈喜欢的风格。昨天才去打理过的长发,蓬松慵懒的搭在肩头,发质柔软,绸缎般顺滑。
  化上淡妆,搭配好首饰鞋子包包,对着镜子自拍一张。
  下楼前,在社交账号上发动态:今天是大家闺秀画~
  
  很快,xx有了评论。
  “打扮这么漂亮,去约会吗?”
  “这包好看~(我才不会说人更美”
  “辣手摧x画,又要去祸害少男心【再见】”
  “什么时候跟我约会啊,望星星望月亮都没排上号?”
  
  夕阳斜照,残霞染红天际线。
  正是晚高峰时期,地面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经过车流交汇的主g道时,黑色越野车迫不得已开开停停。
  副驾驶上的秦安平看着手机地图,道:“幸好提早一小时出发,时间充裕。”
  后排是他的妻子郭芳和女儿秦棋画。郭芳端坐着,背脊挺直,看着窗外的双眼斥满愁容。秦棋画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玩手机游戏。
  
  一把结束后,郭芳回过头,“等会儿见了人别玩手机。”
  秦棋画:“知道。”
  “现在也别玩游戏了,休息一会儿,调整状态。”
  “好。”秦棋画拖长了语调,慵懒应声。
  
  秦棋画从手机相册翻出今天要见面的人的照片,再次温习他的容貌。
  
  这是一张毕业照,照片里的男人面无表情看着镜头,身穿博士服。
  帽檐下的眼睛,眼形细长,双眼皮的褶皱很浅,但痕迹清晰,眼尾微微下垂,透着薄情又无辜的感觉。瞳孔颜色偏淡,眼角下缀着一颗浅棕色小痣。
  皮肤白皙g净,鼻梁高挺,薄唇抿在一起。脸部线条流畅又透着张力,收敛了艳丽,增强了英气。
  
  这是一个极好看的男人。没有一丝表情,没有任何修饰,就这么一张简单的毕业照,能给人带来冲击性的视觉效果。据说学历是麻省理工博士,空气动力学和通信工程双学位。
  
  秦棋画觉得自己真心不亏,对方虽然是个残疾人,但也是实打实的大帅比和超级学霸。
  
  吃饭的地方在一家中式园林院落,小桥流水,曲径通幽,隐私性极好。
  秦家比约定时间早到了十五分钟,抵达包间的时候,傅家的人已经到了。
  傅家那边来了傅老爷子,傅家xx傅云峰和他妻子周岚,以及傅云峰与已逝前妻的儿子傅向西。
  
  傅老爷子的目光落在秦棋画身上,笑道:“这就是棋画?”
  
  秦棋画微笑应声,“傅爷爷好。”
  
  女孩个子高挑,身材纤秾合度,穿着一件红色连衣裙,衬的肤白如雪,肩若削成,腰如约素。黑色长卷发搭在肩头,绸缎般亮泽。
  
  傅家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都是极为满意。
  这姑娘生的艳丽娇俏,举手投足间又有大家闺秀的明朗大方,气质出众,艳而不俗。
  
  “这是犬子傅向西。”傅云峰为他们介绍道。
  
  秦棋画随之看过去,她一进门就注意到的,那个安静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黑色碎发下是覆眼的白色纱布,脸型与身型一样清瘦,身着深灰色西装,腿上搭了一条薄巾。
  随着父亲的介绍,他颔首示意,沉静的气息,带着一丝病弱感。
  
  秦安平看到那轮椅和刺眼的白纱,心里揪了下。
  他们秦家捧在掌心的宝贝,要嫁给这样的人……
  
  秦父秦母皆是强掩低落,与傅向西打招呼。
  秦棋画看着傅向西,倒没什么落差感,除了气色不太好,看起来更瘦了些,跟照片上差不多。脸部线条如精雕细琢而出,一笔一画分毫不差,才造就出这么一张脸。
  
  双方坐下来,寒暄过后,一道道精致的菜肴端上,开始用餐。
  
  傅向西手边有一份专门为他配好的专供餐食,但他并未动筷。
  
  周岚道:“画画,要不你陪向西出去散散步?”
  秦棋画微怔,应声,“好啊。”
  
  她放下筷子,起身,走到傅向西身边,推着他的轮椅出了包间。
  
  出门后,秦棋画顺着长廊,漫无目的前行。
  
  遛狗遛过很多次,溜人还是第一次?
  
  到了一个亭子,她停下来,问他:“就在这里坐一会儿?”
  
  傅向西颔首,算是应了。
  
  四周植被茂密,花香馥郁。
  夏末秋初的季节,褪去燥热,清风徐徐。
  
  秦棋画坐在木椅上,肆无忌惮的打量傅向西。
  这位豪门公子,即使身体残疾,也透出一股旁人不可冒犯的高冷清贵。
  
  秦棋画拿出手机,说:“要不听听歌吧。”
  她从包里拿出无线耳机,手指靠近他时,问了声,“要耳机吗?”
  “谢谢,我不听。”男人声音浅淡,低而不沉,如清泉淌过。
  
  片刻后,服务员送来两份海鲜炒饭。长辈惦记着这两个小辈没吃饭,特地为他们点的。
  秦棋画将傅向西的轮椅推到桌边,为他把碗盖掀开,把勺子送到他手边,“吃吧。”
  
  傅向西没接,淡道:“我以为你会喂我。”
  “??”秦棋画以为自己听错了,讶异的看了他几秒,“你平常吃饭都是别人喂的?”
  “是的。”他微微弯唇,“以后你是我妻子,需要你帮我了。”
  
  秦棋画:“……!??”
  exm?豪门少xx=贴身保姆?
  
  算了。
  毕竟是第一次见面……
  给他个面子。
  不,是给钱一个面子。
  
  秦棋画坐到傅向西身旁,用勺子挖了一勺,送到他嘴边,“来,张嘴。”
  
  傅向西很配合的进食,秦棋画由一边喂一边在心里疯狂吐槽变成近距离观赏那双薄润的唇。
  看着看着,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这么漂亮的唇形,接吻的感觉一定很棒吧?
  这么想着,就连他吞咽时滚动的喉结都觉得性感异常。
  
  一份炒饭吃完,秦棋画把纸巾递给傅向西擦嘴。
  他接过,道:“谢谢。”
  秦棋画:“不客气,助人为乐。”
  
  傅向西听出她的语气,一如开始那般,轻松随意,透着几分慵懒。
  这个女人的情绪倒是来得快去的快,那种不耐烦的感觉,也就持续了几分钟?
  
  秦棋画因为x作不便没给傅向西喂汤,问他:“你想喝什么吗?矿泉水?还是果汁x茶?”
  傅向西道:“红茶。”
  
  秦棋画起身去找服务员,因为他们在后院亭子里,点单不太方便。
  她只能专程去一趟前台,点了一份红茶,强调用玻璃杯装并带上吸管。
  
  片刻后,她把红茶端回来,坐到傅向西身旁,将玻璃杯靠近他,吸管送到他唇边,“红茶,喝吧。”
  
  她敢发誓,她是有生之年第一次这么为一个人服务。
  
  傅向西抬手,将玻璃杯推开,淡道:“我不想喝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