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文】《我被影帝碰瓷了》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澄以

​​​​戏假
  第一章
  “下一个,谷羽是吧?我觉得,演员这个职业,就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走进你所要演绎的角色内心,和他进行灵魂交流,达到统一。那么就你刚才的表演看来,我觉得你演的角色并不是个情绪充沛的单亲妈妈,大概是……一具没灵魂的g尸?”
  
  综艺节目《天生演员》第三期的录制现场,站在舞台上的年轻女演员谷羽听着沈清河这个点评,脸色发僵。
  
  她年初凭借一部大女主剧有了热度,虽然演技并不算醇熟但好歹也没让人出戏,什么时候听人这么diss过?
  不会是沈清河为了节目效果故意这么说的吧?
  
  谷羽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台下导师席最边上的沈清河,他微垂着脸看着手边的台词本,厅里的光晃晃而下,高悬的眉骨微蹙,显然是真的对方才的表演不满意。
  
  “唉……”沈清河轻叹了口气,一副疲惫了的样子。
  有声似无声地告诉她:我不是来演的,你是真的菜。
  
  谷羽心底里刚才还残存着的自信突然荡然无存,脸色白了又白。
  
  人的细微表情经过屏幕的捕捉都会被无限的放大,更何况是谷羽这堪比调色盘的脸色变化,休息区的液晶屏幕旁,另几组竞演的演员们看着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谷羽,俱都是心情复杂。
  “沈老师……真是好严格啊……”
  
  林枝捧着一捧花,在人群最外围仰头看着屏幕。
  
  导播十分懂的切到定点拍沈清河的那台摄像机器,摄像大哥更懂的将镜头特写卡到他的脸旁,沈清河抬起头,那双被粉丝誉为“一秒沦陷”的眼眼尾一挑。
  
  “摄像大哥怼我这么近,是不是暗恋我啊?”
  沈清河唇边挂着笑,样子慵慵懒懒,却透着三分慑人的冷意,摄像大哥镜头晃了晃,瞬间往远拉。
  
  连林枝这种路人都有一瞬间心跳怦怦怦,更别说休息区有几个沈清河的粉丝,年纪不大,已经有点儿扛不住了,捂着嘴压着即将从喉咙口冲出来的x叫声。
  “啊啊啊!我的天这个视角!!”
  
  “随随便便说话都是电影名场面级别的画面,沈老师真的绝,等会儿被他骂我也满足了!”
  
  在当下娱乐圈里,沈清河是个不可复制的独一无二的存在。
  
  十八岁出道即巅峰,首部主演电影《白昼》收割当年国内所有电影节的最佳新人奖,两年后主演的《长生》圈粉无数,让他成为同龄小生中的第一个影帝。
  
  沈清河平时除了拍戏外几乎神隐不出来,综艺节目和采访少之又少,这次《天生演员》居然能有办法请到沈清河来参加第三期,可以说是让所有人万万没想到。
  
  惊讶之余,大家也好奇并期待着沈清河做导师是什么样的。
  
  事实就是,毒舌、犀利,让人瑟瑟发抖。
  
  这其中,林枝抖得几乎是最厉害的。
  
  她倒不是怕沈清河,就是一种班级成绩吊车尾的学生对考试的下意识颤抖,而且考的科目还是沈清河的代表作《长生》的片段。
  
  谷羽的表演都已经被沈清河说成是演了具g尸,那轮到她上的时候,估计会被x演了个无生命物体。
  
  她对自己的演技还是有点儿b数的。
  毕竟没有的东西也不能y生生说自己有是吧!
  
  林枝深呼吸着调节紧张感,眼睛突然一跳一跳的有些泛酸,她心里“咯噔”一跳,恰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天小林就要完。
  
  “第二组《长生》要做准备上场了。”
  现场副导演拍拍手,引休息区里参演《长生》片段的演员们到舞台的幕布后面,摆好开场的姿势。
  
  《天生演员》是一档演技类综艺节目,参加的演员有两条要求:出道不满三年的新人、对演戏有热爱,有敬畏。
  简单来说,这档节目就是给那些新人一个机会。
  表现好的让更多人看到,有助于接戏,表现差的也能吸一波话题多点儿曝光。
  
  林枝来参加节目却不是为了这些,她纯粹是想认清自己的真实实力,不想让小粉丝整天用“妹妹是坠棒的!”“我家妹妹无人可比!”这种彩虹屁再给自己洗脑。
  
  她要认清自己,再从零做起,从头开始。
  
  《长生》这一组一共五个人,三个表演系专业文化课双料第一,一个出身表演世家天赋满点,只有林枝一个人,选秀爱豆出身,演技稀烂。
  
  她被分到这一组,就是来献祭的,将自己炸成烟花,点亮同组队友的世界。
  
  林枝拿着花站到队友的后面,都要被自己感动到了,她要落泪了。
  
  幕布缓缓拉开,高门显贵的庭院布景里,《长生》片段被重新演绎。
  
  男主角二皇子谢长生被临安府的郡主困在井下囚禁三年,青梅竹马的女主角轻云来救出他之后的动人场面。
  
  “长生,我以为你死了,他们都说你早就已经死了。”轻云颤抖着唇,看着谢长生被打断的手脚,眼泪一下涌出来,“你说过要牵我的手,要带我远走……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
  
  “我还活着,轻云。”谢长生气若游丝,可眼中却有不灭的光,那是永恒不变的热望。
  
  “我啊,活着等到你了。”
  
  ……
  
  虽然台词稍欠缺,但情感眼神都很到位,短短几个来回的对手戏瞬间把林清河拉回昔年《长生》拍摄现场。
  
  他对演技一向严苛,遇到演得烂的口吐芬芳,遇到好的也不会吝惜欣赏。
  
  沈清河扫了一眼手边的简历。
  
  谢长生—初景饰。
  
  轻云—郑一姿饰。
  
  他伸手在两人名字后面点了一下,还不错。
  
  视线往下延。
  
  郡主—林枝饰。
  
  林枝,林枝。
  
  沈清河眉心一跳,仿佛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可是搜索了一下记忆,发现没什么印象。
  
  他也没再去管。
  
  不过郡主这个反派角色很特别,偏执阴狠,却又为爱疯狂,如果能演得出来会很出彩。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整个三期的表演中,沈清河唯一有期待的就是郡主。
  
  台上的表演进行到xx,轻云扶着谢长生,“长生快跟我走,再不走一会儿郡主要回来了。”
  
  “走?你以为你们能走到哪里去?”
  
  一声轻笑声响起,那笑声像掺着钩子,听着是在笑,实则下一秒就要你的性命。
  
  这林枝的声音,和原版郡主比都不逊色,沈清河眼睛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下一秒林枝从暗处出来,一身红色,手捧着采来的一枝花,皮肤胜雪,妖治又耀眼。
  
  她脚步顿了顿,开始慢慢往谢长生和轻云那边蹭着前行。
  
  沈清河眸色冷了又冷。
  
  这是什么蛇皮走位?
  
  蹭了几步,林枝停下,深吸口气将手里的花摔到地上,动作无比的生y,像在捶天捶大地:“谢长生!枉我对你这么好,你喜欢花,我就xx晨起给你摘第一束,而你呢,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她的双手甩完花就无处安放,一边说话一边原地画圈。
  
  几个固定导师都是出道几十年的娱乐圈大哥大姐,就算被尬得脚指头都蜷缩,脸上还是云淡风轻,没得看点,导播再次非常懂的切到了沈清河方的摄像位。
  
  沈清河眯着眼,薄唇紧抿,看着没什么表情,但几乎面部每一寸都在叫嚣着自己的灵与x都已经无法再忍耐。
  
  “你的对我好,就是给我下药,就是囚禁我让我生不如死?”
  
  “如果我不给你下药,你会跑啊,你会跑的!”
  
  林枝xx剑刺向谢长生,舞台定格在这一刻。
  
  终于结束了。
  
  林枝眼睛酸涩得发疼,刚才几乎是拼了一大半的力气让自己睁开眼看见脚下路在哪儿,导致本来就很惨烈的演技看起来尬穿底心。
  
  这就是她的宿命吧,林枝努力保持正常,将“剑”收回来。
  
  初景看出林枝脸色有点儿不对劲,低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林枝摇摇头:“没事。”
  
  主持人上台,按照流程cue导师进行点评。
  
  “这就是第二组的竞演的舞台了,《长生》作为沈清河老师的代表作,真的太多太多人喜欢这部作品了,今天看到《长生》被再次演绎,沈清河老师有什么想分享给台上这些新人演员的吗?”
  
  林枝几乎是瞬间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排山倒海朝她涌来。
  
  “如果当初是林枝演郡主,我应该就不会演《长生》。”
  
  “刚才的三分钟是我人生过得最漫长的三分钟,作为谢长生的扮演者我有被冒犯到。”
  
  “林枝,其实如果不是非必要的话,你可以试试转行。”
  
  现场一阵寂静。
  
  反正已经演完了林枝实在是忍不住了,眼睛太酸了,她眨眨眼,眼泪就顺着发红的眼眶“噼里啪啦”往下落,轻轻柔柔,无声无息。
  
  沈清河看她这个烂演技眼泪却是秒掉,点了点头说:“当然如果你能把此时此刻的演技用在演戏的时候,那拿个奖还是未来可期。”
  
  这变相在说她戏精扮惨,现场更加寂静。
  
  林枝:“……”
  
  林枝一肚子话一句话说不出来,没法给沈清河任何回应。
  
  她真的恨自己这双爱过敏的眼睛,为什么偏偏是今天过敏!为什么过敏的时候流眼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然她一定当场和沈清河来个双口相声,x科打诨的做个回应,那样还能让人觉得有趣,化解部分尴尬。
  
  而不是现在让人觉得她戏精白莲花一样的委屈落泪啊!
  
  ——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晚上六点,《天生演员》这一期录制结束。
  
  济城临海,六月中旬的夏x晚风仍是温柔的,云絮是层层叠叠的粉金色,一抹又一抹温和交叠。
  
  沈清河让助理绕着湖边开了好几个来回,风才吹走了他脑中十分之一的污染源。
  
  宋小野刚到沈清河身边一个月,这是第一次单独送他上下班,他觉得自己哥哥今天上班大概添了堵,才会一脸郁色,久久不散。
  
  作为小助理,第一要职是让哥哥放松心情。
  
  “沈哥今天的西装可真帅,帅裂苍穹呢。”
  
  Ok,没什么反应。
  
  主动搭话不太行,那放个音乐舒缓舒缓气氛好了。
  
  宋小野把自己手机列表切进车载音乐,歌曲随即播放。
  
  “没意见/我只想看看你怎么圆/你难过的太表面/像没天赋的演员/观众一眼能看见……”
  
  这歌词让沈清河脑中刚被吹走的十分之一污染源又长回来了。
  
  沈清河伸手拍了拍宋小野,“给你两个选择,一,在这儿下车走回去,二,把音乐关了再把嘴暂时闭上一会儿。”
  
  宋小野迅速关上音乐,手比在唇边做拉链状,积极扮演安静的实习助理。
  
  世界终于清静一会儿了,沈清河薄唇紧抿,靠在椅背上,刚要阖上眼好友陆经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隔着电话线都能看到他那张幸灾乐祸的脸。
  
  “呦我可听说你在录节目的时候把人家小姑娘给骂哭了,作孽哦。”
  
  “我可没骂她,只是陈述了事实罢了,还多亏了你,我才有机会在娱乐圈看到这种空前绝后的烂演技。”
  
  陆经年是一个电影公司的制片人,筹备的新项目想要几个年轻有灵气的演员,刚好陆经年和《天生演员》的导演认识,这档节目从筹备之初就几次邀请沈清河参加他都没去,陆经年软磨y泡了几个回合,终于让沈清河答应参加一期,过去替他选几个好的新人。
  
  沈清河的眼光很绝,他这么说倒是让陆经年更好奇了:“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吓人?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
  
  自从看完之后沈清河满脑子都是林枝瞪圆眼睛吼的那一句——“如果我不给你下药,你会跑啊,你会跑的!”
  
  简直有毒。
  
  剧毒。
  
  沈清河对演技有种近乎变态的苛刻,对一些演绎片段也比普通人更敏感,好的记得很深,差的记得更深。
  
  恨永远比爱永恒。
  
  “这个人我记住了,她永远不会和我沾上边。”沈清河挂断电话,刚忘记的有关林枝的演戏片段又开始循环往复。
  
  他想杀了陆经年。
  
  安安静静的宋小野把沈清河送回了临江公馆的家里,天已经彻底黑了下去,无星无月,明天大抵会是个阴天。
  
  宋小野不能说话憋得够呛,也不多留,快乐小鸟一样飞走出去放风了。
  
  门“咔哒”一声关上,一时间偌大的别墅就只有沈清河一个人。
  
  他脱了外x,走进浴室想泡个澡洗去这一天的疲惫,顺便忘记那个下/药。刚在放好水,“啪”地一下电断了,周遭陷入一片黑暗。
  
  这是自他住进来这些年,第一次停电。
  
  手机放在外面,这里一丝光都不透。
  
  沈清河的拳头不自觉攥紧,有关于少年时的一些片段和眼下的黑交叠在一起。
  
  小小的他,被关进小黑屋里几天几夜。
  
  “有人吗,有没有人来救救我……”
  
  “妈妈……”
  
  沈清河的手撑在浴缸边站起来,不经意扫到放在旁边的洗浴用具,“噼里啪啦”地响成一片,刺耳的玻璃碎裂声,像割入人灵魂深处。
  
  沈清河眼前一片眩晕。
  
  脑袋瞬间混沌成未被神劈开的宇宙,各种思维交杂紊乱。
  
  过去的事情像一面被撞碎的镜子,无数镜面折出晃人的光,晃得他睁不开眼。
  
  隐隐约约间他看见在被救出小黑屋之后,外面站着一个穿淡x色衣裙的小小姑娘,手里抱着一只脏兮兮的猫,在对他笑。
  “这里居然有人呀,我叫枝枝,小哥哥你叫什么?”
  
  再之后,画面破碎,耳边只能听见那一声声直击心灵的:“如果我不给你下药,你会跑啊,你会跑的!”
  
  沈清河眼前一黑,之后就没了知觉。

戏假
  早上六点半,林枝的生物钟自动开启叫醒模式。
  
  “三、二、一,起!”
  
  林枝大声喊完口号,一秒不停留从床上爬起来,趿拉着拖鞋进了卫生间。
  
  镜子里的自己面无血色,眼圈红肿了一圈,眨眼的时候还会有些酸涩的感觉。
  
  林枝从小就对花粉过敏,不过过敏犯的时候没有现在这么恐怖,顶多就是身上发痒,还是做练习生的时候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她十七岁的时候进了栎木娱乐公司,两年的培训之后,公司会在二十几个练习生中选六名组成女团出道。
  
  出道,这是所有练习生所梦寐以求的。在那间小小的练习室里,每个人都朝着这一个目标努力拼搏着。
  
  林枝在练习室,见过深夜的星光,也见到过初初升起的太阳。
  
  只有出道,她才有机会摆脱掉以往所有的桎梏,真正的做自己。
  
  栎木针对练习生,有一节专门的镜头课。
  
  对在舞台上的偶像来说,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当镜头一切过来都要迅速的捕捉到,将自己的完美状态表现出来。
  
  镜头课上,老师会制造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再安排摄影师进来拍摄,以这种方式来锻炼练习生的镜头感。
  
  林枝的镜头感很不好,每次摄像机一推进的时候她就有种被千万人盯着的感觉,从心底往外的恐惧不安,别说表现完美状态,就连保持正常都很难。
  
  当时刚好是春末,花粉飘飘扬扬的时节,林枝的过敏犯了,她为了尽快改变,忍着痒,两天两夜几乎没怎么睡,一直睁着眼对着摄像机练习,让身体的每一寸,尤其是脸部,通过大量机械重复的动作来形成肌x记忆。
  
  这种训练真的起了效果,但熬夜过度疲劳再加上拖延,导致林枝之后过敏的反应升级成了现在这种一流泪就止不住,喉咙发紧说话困难,吃了药缓过劲儿才会好。
  
  昨天《天生演员》舞台上,那把郡主采的花,成为她过敏复发的罪魁祸首。
  
  花是这场的重要道具,她能换,花都不能换。
  
  林枝求神拜佛祈求不要过敏,但最终还是中招了。
  
  “唉……我真是好惨一女的。”林枝叹了口气,把毛巾扔进冷水里泡一会儿,再拧g小心地擦脸。
  
  “我们一起学林枝叫,一起说:‘天晴了雨停了我今天又行了’——”
  私人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偌大的“爸爸一号”闪动着,是她的经纪人郑喻。
  
  “喂,喻姐。”
  
  “我到你楼下了,叫一下电梯。”
  
  “哦哦好的。”
  
  林枝挂断电话,飞速地从衣柜里掏出一条裙子x上,又把还没来得及洗的头发扎成丸子头,出门迎接尊贵的喻姐。
  
  林枝在栎木娱乐的职业生涯在成为L.M.女团的C位出道,经历了三个月短暂的辉煌之后,就走向了结束。
  
  栎木娱乐公司老总卷钱跑了,几个副总在线撕x,包括L.M.女团在内的所有艺人活动都一度停滞不前。
  
  组合内除了林枝之外的五个人几经观望,三个站了王副总,两个站了李副总。
  
  林枝好不容易组合出道,刚圈到一波粉丝,不想轻易放弃明明很好的路,谁也没站。
  
  结果就是,栎木直接崩了,王副总带了三个小姐妹自己开了新公司,李副总带了另两个小姐妹加入别的经纪公司,C位林枝,成了无家可归的小可怜。
  
  娱乐圈像林枝这样因为被公司拖累成为x灰的艺人如过江之鲫,人们只是会在多年之后感叹一句:那个XXX如果不是因辣x公司耽误,一定能大红大紫,可惜了。
  
  林枝活得好好的呢,又没死,不想早早被纪念。
  
  她敲了很多经纪公司的大门,不是条件严苛到几乎是卖身,就是担心栎木公司有什么历史遗留问题祸及到自家。
  
  林枝陷入绝境时,一手捧红国内顶流青年歌手尤潜,被称为新人伯乐的知名经纪人郑喻找上了她。
  
  郑喻签她的理由很简单:“我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长得好看的人,更何况是你这种难得一见的绝美脸。我已经和公司谈过,所有风险我都担,就算你真是个废物,也是绝美废物,留我身边也养眼。”
  
  郑喻,是个彻头彻尾的颜狗。
  对颜狗而言,颜值即正义。
  
  在郑喻面前,林枝可以唱歌跑调,跳舞平地摔,但脸一定要美。
  
  今天的林枝,显然不算很美。
  
  “叮——”电梯在十七楼停下,尊贵喻姐踏出电梯门,看到林枝那张鬼画符的脸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上天恩赐你这张脸,你不好好珍惜,等垮了就后悔莫及了。”
  
  “我才二十岁,还嫩得很呢,等眼睛消了肿又是一个仙女。天上地下,唯我美丽。”
  林枝亲亲热热挽着郑喻的胳膊进了门,要是平时郑喻真的很吃这x,今天却无情地xx了胳膊。
  
  “看样子你还不知道你上热搜的事情。”
  
  “我?上热搜?”林枝上一次上热搜还是L.M.团解散的时候,对她而言遥远得仿佛白垩纪。
  
  林枝拿出手机上微博。
  
  郑喻加了一句:“记得切小号。”
  
  林枝离郑喻远一点儿,她的的微博小号id:@尤潜和应筱今天公开了吗?
  如果要是让郑喻知道,她是郑喻手下第一大摇钱树尤潜和别的女明星的cp粉,她会死的。
  
  微博上,#林枝 戏精#词条一夜之后还□□的留在热搜第七位。
  
  最热门的微博是一个手机录屏视频。
  
  镜头里,伴随着娱乐圈里那个让无数少女心怦然的致命迷人嗓音,林枝一身红衣站在光影里,无辜地睁着眼,泪珠盈睫,哭得楚楚可怜。
  
  “林枝,其实如果不是非必要的话,你可以试试转行。”
  
  “当然如果你能把此时此刻的演技用在演戏的时候,那拿个奖还是未来可期。”
  
  ……
  
  这条微博底下的评论区被沈清河粉丝迅速占领。
  
  [为了不让大家误会沈老师欺负新人,在此科普,我家沈老师对演技有严格的标准,许多新人演员接受采访都说过拍摄时沈老师对演技精益求精,指出他们很多的问题并给予指导意见→→采访汇总链接在这]
  
  [录制这期节目时我在现场,林枝的演技……我只能说沈老师的评价很客观了。]
  
  [昨天节目才录,今天热搜就安排上了,沈老师实惨,好不容易戏外营业一次,还被人登月吸血。]
  
  林枝在热评翻了十来条,才看到不一样的声音。
  [天生C位林小枝/绝美容颜林小枝/可盐可甜林小枝/一骑绝尘林小枝/未来可期林小枝]
  
  即使这种恶劣的状况下粉丝还能保持初心,努力控评,林枝都要感动得落泪了。
  
  “不管这个视频的源头是谁,上了热搜,还是和沈清河沾边的,这就是绝好的曝光机会。”
  
  郑喻从LV经典款大包里拿出一沓文件,“这周末的念广告直播改到今天,趁着这波热度你多带点儿货品牌方也高兴,下次再合作也好谈价格。”
  
  这种念广告的直播品牌亲民又有钱,档次却不高,一般明星艺人不愿意降低x格去接。
  
  林枝为了拿到《天生演员》的参与资格,主动揽下了这份工作。
  
  吃得了苦,能屈能伸。
  
  她清纯的外表下,有野蛮生长的灵魂。
  
  郑喻认定自己不会看错人。
  
  ——
  
  文元传媒的官博号发了旗下艺人林枝即将在上午十点直播的消息,从热搜赶来的各路吃瓜人马集结,浩浩荡荡杀进了林枝的直播间。
  
  [来围观新晋吸血泵]
  
  [人呢人呢,怎么镜头一直对着只樱桃小丸子玩偶?]
  
  ……
  
  “现在直播间的热度已经破百万了,沈清河这国民度真的是绝了。”
  
  “那和尤潜比呢?”卫生间,林枝在眼下盖一层遮瑕,脸颊打了腮红,萎靡小白菜瞬间活过来了。
  
  “是尤潜熬到下辈子才能达到的水平。”
  
  “我们一起学林枝叫,一起说:‘天晴了雨停了我今天又行了’——”
  是一串陌生号码。
  
  林枝接通:“喂。”
  
  那头沉默了半分钟,低沉的男声才透过电波,有些哑、有些犹豫,贴着她的耳朵响起。
  “你什么时候回家做.x?”
  
  林枝:“…………”
  
  林枝:“我做你仙人板板的x?x泉路上还不够你走,何必人间再逗留!”
  
  口吐芬芳之后她挂断了电话,并把对方拉进黑名单。
  “还做.x,激情一夜的广告现在都从旅店小卡片发展到电话直推销了吗?”
  
  郑喻抬手看表:“别管他了,还有一分钟十点,快直播吧!”
  
  ——
  
  济城市中心的私人医院,四楼。
  
  宋小野提着一袋g净衣服,左右看看没什么人跟着,才晃进了vip病房。
  
  沈清河早起去接人,发现沈清河在家里晕倒了,把他给吓够呛。宋小野立刻把沈清河送到他常来的这家医院,主治医生宋医生说沈清河没什么事,只是最近压力比较大累到了,挂点儿葡萄糖再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宋小野这才松了口气,不然他以死谢罪都不够。
  
  病房里,沈清河人斜靠在床边柜子上,死死地盯着手里的手机,下颚线条绷紧。
  
  宋小野:“……”
  
  怎么他出去回来一趟,沈哥脸色又阴恻恻的。
  
  “沈哥,你要的衣服拿来了,等下就可以出院回家啦。”
  
  “回家”两个字,让沈清河的手背青筋鼓了鼓。
  
  那个女人在和他生气。
  
  就因为昨天参加节目他说实话骂了她演技,她就一直气到现在,甚至都不回家里给他做x汤了。
  
  要知道自从打听到他喜欢喝x汤,过去一年,她每天都炖汤,风雨无阻。
  
  那一夜不过是她下了药之后处心积虑的靠近,他自认对她并没太深的感情,可想想一会儿回家面对着是冰冷的厨房,他突然就觉得烦躁。
  
  那个女人,终是以这种方式挤进自己的生活了吗?
  
  沈清河掐了掐眉心:“找一下林枝现在在哪儿?”
  
  “林枝?正在直播呢,直播间可热闹了。”宋小野眨巴眨巴眼睛,觉得沈哥这次昏迷醒来后整个人都不大对头。
  
  刚醒来就让他想办法找林枝的电话号。
  
  现在还问林枝在哪里。
  
  沈清河这种平时连人名字都懒得记的人这么关心昨天才第一次见的林枝……啧,肯定有问题。
  
  沈清河在搜索栏输入那两个字:林枝。
  
  一进直播间,就看见她双手各拿着一卷卫生纸,摇摇晃晃,甜甜笑着对镜头做着wink:“郑老大牌的卫生纸,真的轻轻柔柔,拿在手里,触感像牵着心上人的手,能让幸福感加倍,快乐满分哦~”
  
  这女人,就是长了一张很有迷惑性的脸,会卖惨还会勾人,他才会受了蛊惑一般在一年前的那场宴会上喝下她敬的加了料的酒。
  
  直播间里有眼尖的人注意到刚才一闪而过的系统提示。
  
  【用户@沈清河river已进入直播间】
  
  [woc,刚刚进来的是沈老师本人吗?]
  
  [肯定是高仿号,沈老师怎么可能会给她眼神。]
  
  [上面的都是吸血泵粉吧,玩什么串皮带沈老师给你家加热度。]
  
  [……]
  
  林枝像完全没看到,笑容一点儿弧度都不变,放下郑老大卫生纸,拿起同系列棉签。
  
  沈清河越看她这个淡定的样子越碍眼,长指翻飞打下几个字,点击发送。
  
  下一秒,一条弹幕炸了出去。
  
  [@沈清河river:晚上六点,家里见。]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