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咬一口星星》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胧十

​​一颗星
  九月开学,海城天气仍然热烈非常。
  
  早上十点,四中x场上的太阳晒得人头晕目眩。
  
  绿茵的x地上,一水儿穿着浅色短袖校服的学生里,零星几个穿着深色长袖校服的特别显眼。
  不时有人回头看他们,无一例外各个都是汗涔涔的。
  
  初星在高一二班的队列里,周围完全没有一点儿遮挡。
  昨晚天气预报说今天要降温,出门的时候也是阴阴的,初星完全想不到这会儿的太阳能毒到这个程度。
  
  身上的校服太吸热,只在太阳下站了一会儿,就热得她背后一乍一乍地出汗。
  额前薄薄的发丝被细密的汗水打x,贴在脸上,难受。
  
  悄悄回头看一眼正在阴凉处的班主任,初星解开校服拉链,捏着衣角,小幅度地轻轻扇风。
  
  呼,稍微舒适了一些。
  
  主席台上,教导主任潘润华的讲话还没结束,并且好像还远远不到结束的时候。
  初星拨了拨粘在脸颊上的发丝,忽闻左后方传来一阵惊呼。
  
  队列里的人都转头看,是隔壁班有个女生中暑晕过去了。
  
  阴凉处的老师们急忙过来,看了下情况,隔壁班的班主任很快安排了人送女生去医务室。
  
  小小的x曲打断了主席台上的讲话,x场上喧哗了一阵。
  各个班主任进了班级方阵维护持续,又很快安静下来。
  
  “都安静点。”余成凤从队伍后方走上前,经过初星的时候停了一下。
  整个二班只有初星一个人穿着长袖,刚才晕过去那个女生也是穿着长袖的。
  
  余成凤瞧着她脸颊绯红,嘴唇苍白,瘦弱的肩膀摇摇欲坠似的。
  皱眉问:“你没事吧?头晕不晕?”
  
  初星顿了一下,抬起眼来,褐色的眼眸被晒得格外透亮。
  她摇摇头,细声地答:“老师我没事。”
  
  余成凤眉头松开些,瞟一眼她身上的校服,说了句“热了就脱掉,别中暑”就走了。
  
  初星如得赦令,正要脱掉外x,主席台上却提前结束了讲话。
  
  “好了,现在各班有序回班上课。”
  
  教室里还开着空调,脱了衣服回去,一冷一热的,可能要感冒。
  初星想了想,还是算了。
  
  -
  高一在四楼,一口气爬上来,初星有些气喘。
  她脸上的汗就没停。
  回到座位,初星从书包里拿出纸巾细细沾了沾额角。
  
  头顶的电扇带着空调风吹过来,终于有了些凉意。
  
  不一会儿,同桌也回来了。
  
  初星的同桌叫戚黎子,小名梨子。
  小姑娘长得秀秀静静的,就是眼睛有点儿小。
  一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压根儿看不见眸子,特别可爱。
  
  她刚上楼也热坏了,一坐下首先咕嘟咕嘟喝了半杯子凉水。
  “这天可真是把人热死了!”
  
  初星从课本里xx最薄的练习本,递给她。
  “你扇扇,一会儿就好了。”
  
  “谢谢啊。”戚黎子接过她的本子,转眼见初星还穿着长袖,不由惊道:“你怎么还穿长袖啊,你不怕热啊!”
  
  初星细声地,“我怕出汗吹空调,会感冒。”
  
  戚黎子“啊”了一声,“我现在都恨不得把空调绑在我身上。”
  
  初星笑了一下,显出唇边浅浅的梨涡。
  她低下头拿语文书,刚把书拿出来就打上课铃了。
  
  旁边的戚黎子不满抱怨:“这什么大课间,我还没休息够呢!”
  
  眼瞅着有老师从窗户旁边经过了,初星提醒她声音小些:“老师来了。”
  
  二班的语文老师叫肖文兵,是个古板的中年人。
  他一进教室首先把自己的名字写在黑板上,而后便抄着手站着,也不说话,似乎在等班上什么时候安静下来。
  一手漂亮的板书和他那张不苟言笑的脸极不相称。
  
  第二遍上课铃响过之后,教室里还有人在闹腾。
  
  这时肖文兵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根半米长的木棍,哐哐哐在黑板上敲了三下。
  “上课了!”
  
  一见他拿出了家伙来,教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
  
  班长刚站起来喊起立,肖文兵却对他点了点木棍,示意他坐下。
  他在教室里环视一圈,出声问:“谁是初星?”
  
  初星正低头在语文书的封皮上写自己的名字,听见点名,她顿了顿,站起来。
  “老师。”
  
  肖文兵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稍作打量,似乎很满意她乖巧的模样,点了点头。
  “听说你去年是市作文竞赛的第一名,不错。”
  
  他这一说,教室里其他学生的视线都转到了初星身上。
  听着前后左右有人发出小声的惊叹,初星脸上不由地开始发热。
  她垂着脑袋,没有说话。
  
  “以后你就是二班的语文课代表。”肖文兵说罢,对初星点了点下巴,“坐下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初星闻言,有些惊诧地抬起头,“老师,我……”
  
  “我们班的语文课代表已经选出来了,不是初星。”前排有人抢话。
  
  肖文兵“哦”了一声,“选出来的是谁,站起来我看看。”
  
  他话音落下,说话那人的同桌站起来了。
  也是个女生,说话秀秀气气的。
  “老师,我叫徐梦雅。”
  
  肖文兵看她一眼,“中考语文多少分?”
  
  “116。”
  
  “还不错。”肖文兵点点头,又问初星:“你中考语文多少分?”
  
  初星顿了顿,她望着徐梦雅的背影,咬着唇,“我……”
  
  肖文兵见她不说,便替她说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满分吧。”
  
  满分!
  
  班上又是一阵喧哗。
  作文竞赛第一名,中考语文还能得满分,这什么神仙人物?
  
  身边讨论声愈多,初星脸上愈烫。
  一旁的戚黎子看见她连耳朵根都红了。
  
  肖文兵用教棍敲了敲讲台,“安静!”
  他示意两个女生先坐下,随后拿起了课本宣布上课。
  课代表这件事,他似乎不准备明示了。
  
  初星松了口气,坐下来的时候,戚黎子伸手过来对她竖了个大拇指。
  “你真牛!”
  
  初星咬了咬唇,安静地翻开书本,准备认真上课。
  
  一堂课四十分钟,肖文兵没拖堂。
  下课铃一响,他立刻就合上了书本,“课代表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下课。”
  
  徐梦雅很自觉地下座位准备跟上他,肖文兵却在出教室之前停下来,点了初星的名字。
  “初星,顺便把笔记本也带上。”
  
  他声音也不大,但这会儿教室里还没开始闹腾,闻声,大家都将目光转向了初星和徐梦雅两个人。
  
  初星也下意识地朝徐梦雅望去,她正僵在座位边,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肖文兵还在前门等着,初星在座位上踌躇一下,拿起本子跟过去了。
  
  -
  初星成了二班新的语文课代表,但她似乎并不怎么开心。
  
  下午放学,戚黎子喊着初星一块儿走。
  两人下了楼,准备穿过x场的时候,戚黎子问她:“你怎么啦?看起来好像不太开心哦。”
  
  自从早上语文课之后,初星就没怎么说过话,也没笑过了。
  戚黎子猜着,“不会是因为课代表那事儿吧?”
  
  初星一怔,脚步慢了下来。
  “我……”
  
  戚黎子猜的没错。
  
  初星的性子说好听了柔和,说不好听就是温吞。
  她不擅长和人沟通,更不敢拒绝。
  才入新的集体,她内心是想和大家处好关系的,可是这才一开始,她好像就惹得人不开心了。
  
  尤其早上从办公室回来之后,徐梦雅脸上失落的表情让初星顿时有了种抢了人家东西的感觉。
  
  “我…我只是觉得徐梦雅好像不太高兴,有点担心……”
  和戚黎子说着话,两人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篮球场边上。
  
  球场上有人在打球,场边有不少女生围观,不时发出的欢呼和尖叫盖过了初星的声音。
  
  戚黎子没听见她说担心什么,透过人群看见球场上几个跑动的身影,突然一下兴奋起来。
  “有人在打球诶!走走走,我们去看看!”
  
  拽着初星挤到人群前排,戚黎子的目光盯在球场上的其中某个人身上,激动得眼睛都睁大了两倍。
  
  “是九班的人!是言刃诶!啊他好帅啊!”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初星被她抓着猛一顿摇晃,书包带子都跨到了手臂上。
  她晕头转向的,不知道戚黎子说的言刃是谁,抓着书包刚想让戚黎子小力一点,忽而听见了有人大喊——“小心!”
  
  余光中,有道黑影从空中划过——砰!
  
  整个世界安静了一秒——
  
  “我靠你会不会打球啊!”
  “x!明明是你先犯规!”
  “你踏马瞎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犯规了!”
  ……
  球场上吵了起来,场边也乱成了一团。
  
  可能是被砸懵了,初星没觉得有多疼,只是脑子里一阵阵地晕眩让她失去了平衡。
  跌下去的时候,她听见身边的戚黎子吓得大叫:“初星、初星!”
  
  有谁在这个时候扶住了初星的后背,掌心的热力穿透了衣料,初星只觉得有一块赤铁贴在身后,脑子里的晕眩感一下散开了。
  
  “同学,你没事吧?”
  
  “我……”木木的疼痛终于迟钝地传进了大脑,初星想说自己还好,抬眼却撞进了一双极黑的眼眸之中。
  
  那人逆着光,背后的夕阳给他渡上一层淡淡金色的光晕。
  他略皱着眉头,高挺的鼻梁上挂着汗珠,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身边的戚黎子小声地惊呼:“言、言刃。”
  
  没得到回应,言刃眸光一沉,g脆将初星打横抱起。
  身体突然腾空,初星心下一紧,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衣袖。
  
  察觉到她的紧张,言刃垂眸,声音低了些,“别怕。我送你去医务室。”

两颗星
  校医务室。
  初星伤得不重,只是额角被球砸到的那一块儿破皮了,有些血丝在上面,看起来比较吓人。
  仔细看,还有点肿。
  
  校医给她用碘伏消了毒,拿起一张创口贴,想了想又放下了。
  “伤口不大,这两天注意别沾水,早晚消个毒,三五天就好了。”
  
  初星放下额前的发丝,有意识地将头发往受伤的那侧额角拨了一下,细声地道谢:“谢谢老师。”
  
  “不客气。”
  
  一旁的戚黎子却还是不太放心,“老师,你确定她不用去医院拍个片子什么的吗?万一脑震荡了怎么办?”
  
  就被篮球砸了一下,说脑震荡可能有点夸张。
  初星扯了扯戚黎子的手臂,示意她别紧张:“梨子,我没事。”
  
  校医在那边写档案,闻声也没回头,说的话却和初星想的一样,“只是被篮球砸了一下,没那么夸张。老师我小时候就经常被球砸。”
  
  他可能是想搞点什么幽默,说话时语气是诙谐的。
  可他不知道,经常被球砸这件事情,在这个时候的初星听来并不好笑。
  
  她从病床上下来,穿好鞋子,牵着戚黎子准备离开。
  
  两个小姑娘走到门边,初星停下来鞠了个躬,“给老师添麻烦了,谢谢老师。”
  
  “没事儿。”
  初星模样乖巧,态度又格外温顺,校医放缓了语调又叮嘱:“要是回家有哪里不舒服,最好还是去一趟医院。医药费你别担心,我已经把刚才送你来那男生的名字记下了,到时候让他赔。”
  
  送她来的男生……
  初星想起那双黑眸,心神忽而晃了一下。
  她再度对校医鞠了个躬道谢,“谢谢老师,我们先走了。”
  
  -
  从医务室出来,戚黎子搀着初星的姿势夸张得像是扶着一个孕妇。
  
  “那群打球的男生也真是的,都不看着点。”
  戚黎子对刚才那颗飞球耿耿于怀,虽然砸的不是她,但砸到初星的脑袋上那一声闷响,还有此时她脑门上的大包,实在让她心有余悸又愤愤不平。
  
  不过气愤归气愤,她还是忍不住感叹:“但是吧,言刃真的好帅哦!”
  
  言刃。
  初星脚步一顿,目光投向了x场。
  
  “他刚才把你公主抱起来的样子,哇,你不知道我听见了旁边多少女生在那疯狂抽气!”戚黎子语气兴奋,还带着羡慕。好像是希望刚才被言刃抱着的人是她一样。
  
  说着话,戚黎子见初星停下来望着x场,她也跟着看过去,而后一眼就锁定了篮球场上个子最高的那个身影。
  “诶,那不是言刃吗!”
  
  刚才言刃把初星送到医务室,简单和校医交代了一下情况,随后出去接了个电话,就再没回来。
  戚黎子还以为他是回去上课了呢,没想到还在球场上。
  不止他,他身边还围着一圈高三的人。
  
  “他们在g嘛?这个时间,高三不是应该上课了么?”
  
  这会儿已经快六点了,高三的晚自习已经开始二十分钟了。
  但球场上的那些男生似乎一点也没有要回教室的意思。
  
  初星望着他们之中最耀眼的那个人,心下有些微的紧缩感。
  
  原来是高三的学长。
  
  篮球场上,以言刃为首,九班几个男生在他身边站开。
  他们对面是七班的人。
  
  和言刃同样站C位的那个叫严思齐。
  刚才那颗球,就是他砸出去的。
  不过他原本的目标是言刃,没想到被他躲开了。
  
  见言刃送那个女生去医务室,严思齐还以为他不会再回来了,准备走的时候,九班的其他人却将他拦下了。
  
  此时九班有七个人,严思齐这边只有四个。
  无论言刃留他g什么,严思齐觉得自己都会吃亏。
  
  这么想着,严思齐脸上突然笑开,“怎么着刃哥,还要继续打球?但我们这样不上课,万一把老潘招来了怎么办?”
  
  言刃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他身边的刘松直接开骂:“x泥马,现在怂了?你他妈朝着刃哥砸球的时候不是很嚣张?!”
  
  刘松声音大,语气又凶。
  严思齐表情僵了一下,却还是继续笑着的:“有吗,我什么时候拿球砸他了,我怎么敢啊?刘松,你不要乱说话。”
  
  “放你妈的屁!你——”刘松抬手指着他的鼻子就要过去,被言刃拦下来了。
  
  言刃一双微吊的狐狸眼眯了眯,语气漫不经心地:“我知道你不敢。”
  “不过,被你砸到的人现在还在医务室。”
  
  言刃一句不敢,严思齐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
  他神情开始变得阴沉,“所以呢?”
  
  “所以——”
  
  医务室外的走廊和x场的距离离的有点远,在这个位置,初星看不清那边几个人都是什么表情。
  戚黎子搀着她,正怂恿着要让她过去和让你道个谢,初星却看见言刃忽然转脸望了过来。
  
  初星一怔。
  
  身边的戚黎子也看见了,她话头一梗,意外道:“……言、言刃不会是在看我们吧?”
  她话音还未落下,言刃已然迈步向这边过来了。
  
  戚黎子捏紧了初星的手臂,激动得舌头都要打结了,“天、天!他过来了过来了!”
  
  初星愣愣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只是眨了个眼的功夫,他已经到她面前来了。
  
  “小同学,你没事吧?”他开口一声小同学,初星像是被吓到了,往后退了退。
  
  言刃没在意她的小动作,只看见她额发下的伤口。
  红色的血丝和褐色的碘伏混在一块儿,在小姑娘细嫩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不太美好的印记。
  他蹙了蹙眉,又问:“校医怎么说的?要拍片吗?”
  
  言刃太高了,估摸着得有一米九。
  他和初星说话的时候微微低着头,黑眸向下,微微耷拉着的眼皮有种慵懒的温柔。
  初星看着他,脸上不知道怎么突然有点发烫。
  
  “没……”
  她正小声的开口,戚黎子却忍不住在一旁抢答:“哦,没事!校医说只是小伤,不碍事的。我…呃我们,正准备去谢谢你呢。”
  
  “谢我?”
  
  言刃的目光转过来,戚黎子忙不迭点头,“昂,谢你刚才送初星来医务室。”
  
  他视线移开,初星正松了一口气,言刃却又望回来了。
  
  微吊的狐狸眼几不可察地眨了一下,“你叫初星?”
  
  初星一顿,怯怯点了点头,“嗯。谢、谢谢——”
  
  言刃看出来,她是有些害羞。
  可她说话太慢了。
  
  他打断了她,“来。”
  
  初星低着头,视线里突然横出一只手。
  白皙,g净,修长却有力道。
  
  手腕处,言刃掌心里的温度穿透了校服。
  烫得初星心头一跳。
  
  出了走廊,天边夕阳的余晖洒在言刃身上,他张扬的黑发像是被洒上了一层金粉。
  宽大的白色T恤隐隐透出他腰间的线条,清瘦,精窄。
  初星对着他的背影,脸上烧得她不得不强迫着自己移开视线。
  
  言刃带着初星到篮球场上,严思齐见他带着个小姑娘过来,暧昧的眼神在初星身上流连:“刃哥,这是你小女朋友啊?”
  
  小女朋友几个字,成功让追在后边过来的戚黎子拿掉了手上的书包。
  严思齐扫她一眼,戚黎子一慌,忙装作建书包的样子避开了他的视线。
  
  初星亦在听见这话之后,从脑门一路红到了脖子。
  她挣开言刃的手,从他身边退开两步。
  
  言刃也不管她到底站在哪里,只懒懒地对严思齐道:“人小同学被你砸伤了,现在要你一句道歉,不过分吧。”
  
  “道歉?”严思齐笑了,他抱着球上前两步,站定在初星面前。
  眼前白白净净的小姑娘,满脸都写着乖乖牌。严思齐恶趣味地做了个抛球的动作,成功把初星吓得倒退一步,他开始哈哈大笑。
  “哈哈,对不起哦小朋友。哥哥吓到你啦,哥哥——”
  
  严思齐话未说完,突然被人揪住了衣领。
  言刃居高临下的眼神仍然慵懒,只是单薄的眼皮下,多了几分令人胆寒的冷冽。
  “我说,道歉。”
  
  他突然的动作似是要开战。
  严思齐身后几个人都作出了准备上前的动作,但刘松一声大喝:“谁他么敢动!”
  ——谁都不敢动了。
  
  脖子上的紧迫感勒得严思齐说话的时候都在打颤,“言刃,你想g嘛!这可是在学校!”
  
  言刃冷淡地勾了勾唇角,松了手。
  “是呢,这在学校呢,我还能想g嘛。还不就是想让你道个歉啊。”
  
  严思齐想要后退,却马上又被言刃扯回来。
  他缩着肩膀道:“我刚、我刚已经道过了啊。”
  
  “道过?”言刃哼笑着在严思齐的衣服上掸了掸,而后勾住他的后颈,“我说严思齐,你嘴这么y,是还没被球砸过吧?”
  他吊儿郎当说着话,又猛然抬手将严思齐手上的篮球拍了下去。
  
  砰、砰——
  
  空旷的篮球场上,篮球重重落地又再弹起,声音大的把在场两个姑娘吓了一跳。
  假装捡书包的戚黎子一直就没再站起来过。
  初星怔怔望着言刃,他眼中温柔不再,沉黑的瞳色冰冷非常。
  
  言刃单手接住篮球,不轻不重地撞向严思齐x口。
  满意地看着严思齐露出了惊恐,言刃眼角上扬的弧度恰到好处。
  
  他漫不经心地重复:“现在,道歉。”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