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文】《他唤醒夏天》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久圆

​​第一个夏天
  2020.03.23
  文/久圆
  
  八月末,南城图书馆。
  窗外的天灰蒙蒙的,豆大似的雨滴一颗接一颗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场雨已连续下了几x,毫无半点减弱之势,可饶是如此大的雨,都未曾降低南城的半点温度,反倒增加了一丝闷热,叫人心烦意乱。
  
  “质量是7.8g的铁球,体积为……”陶诺诺在心里默念着。
  x稿纸上的字迹弯弯曲曲,随性又张狂,叫人找不到一点章法。
  
  陶诺诺把题念到一半索性停住了,将笔随意地扔在桌上,泄气似地往身后的椅子上靠,无奈地在心里宣告今早第六次解题失败。
  
  她从昨天开始就被期末物理试卷上的最后一道题折磨得痛不欲生。
  临近开学,被全班同学称为魔鬼的物理老师,要求学生把期末物理试卷上的最后一道题做出来,在报名的时候交给课代表。
  
  物理就像一座高峰,她虽勇于攀登,可频频失败。
  
  陶诺诺刚想叹口气,坐在她对面一起来图书馆学习的小伙伴秦可婉突然伸出手指在她面前点了两下桌子,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跟她说。
  她抬起头,用目光询问秦可婉。
  后者不停地朝她使眼色,眉目间泄露出几分难掩的激动。
  
  她心下起疑,转头循着秦可婉示意的方向看去——
  
  男生穿着蓝色竖条纹薄外x,白色底衣,g净清爽。
  他坐在那边靠窗的位置,十指轻轻相握,漆黑的眸子盯着落地窗外,眼神悠远宁静。
  面前的桌上一本书都没有放,他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像是在欣赏——外面的暴雨。
  
  陶诺诺转回头。
  秦可婉睁着双大眼睛看着她,似是很期待她给出什么回应。
  
  陶诺诺便拿起旁边的手机给就坐在面前的秦可婉发消息:【好像传说中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害怕眼泪掉下来的忧郁王子哦。】
  
  见状,秦可婉也拿起手机,按动手机上的软键盘。
  秦可婉:【我觉得超级帅啊!我们学校校x都比不上他!】
  
  陶诺诺没再回复,放下手机,准备再次投入与物理题厮杀的战场。
  可她还没拿上笔呢,秦可婉突然又伸手拍了几下她的文具盒。
  
  快速而混乱的节奏反映出秦可婉的激动,陶诺诺想也没想,直接转过头去,又把视线投到了那个男生身上。
  他对面的位置上突然冒出来一个女生,在陶诺诺她们这边正好可以看见两人的侧脸,再加上两处离得不远,甚至可以看清脸上的表情。
  
  女生长得很清纯,一头长长的卷发乌黑柔顺,散在身侧。
  她的嘴一张一合,似乎正在说着什么,眉目间皆是灿烂的悦色。
  
  男生的目光很亮,眼神清澈g净,带着笑意。
  虽没有了方才的冷淡疏离,可总让人觉得那笑意有些缥缈,不达眼底。
  
  陶诺诺对陌生人的八卦毫无兴趣,她站起身来,用手给秦可婉示意了一下,便拿着水杯朝图书馆的开水间走去。
  她的水杯容量大,开水机的水出来得又慢,她便只好乖乖站在那里接水。
  
  周围本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却突然响起女孩子娇柔的声音:“斯礼,这次你回南城上学,你妈妈跟你一起回来了么?”
  过了几秒,开水房外又传来一个男生低低的声音,很平静:“没有。”
  
  来图书馆的人偶尔想说话就会到开水房这边来,这里离学习区远,不会打扰到其他人。
  陶诺诺不可避免地听到外面人的对话。
  
  女生g笑了几声,僵y地转换话题:“我到现在都还没接受能在南城图书馆遇见你这个事实……刚刚怀疑是自己的幻觉,我还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男生低笑一声:“那现在呢?”
  
  “相信了!以后终于又可以每天都见到你了!”
  女生的音调再次扬起,但在她话音落下的下一秒,陶诺诺突然惊呼出声:“啊——!”
  
  她听墙角听得“聚精会神”,丝毫没注意到水已经接满了。
  直到滚烫的开水往外溅,触及到她手上的皮肤时,她才反应过来,可为时已晚。
  手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她咬牙忍着痛关掉了开水机,然后到旁边的洗手台去冲洗被烫到的地方。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冲洗得差不多了,才用另一只手拿起大水杯往外走。
  
  可一转身,就对上了刚才谈话的两人打量的目光。
  居然是秦可婉示意她看的那两个人。
  
  女生狐疑地盯着她看,眼里透着审视。
  而男生在和她对上视线的下一秒,眸子里居然闪过一丝惊讶,似有情绪在翻涌。
  
  陶诺诺看不懂他眼里的情绪,心想他大概是很惊讶她这个大的人了居然还能被开水烫到。
  她懊恼地叹了口气,低下头避开两人的视线,快步朝自己的位置走去。
  
  秦可婉正站在桌子旁收拾书包。
  察觉到陶诺诺走到她身边,她低声道:“诺诺,我哥突然说要来接我回去吃火锅,你要一起走吗?”
  
  “真羡慕你有个哥哥。”陶诺诺感叹完便摇了摇头,然后以同样低的声音回答她:“你先走吧,我再待一会儿。”
  
  秦可婉点点头,随后便背着书包离开了。
  
  陶诺诺心想不能白跑一趟,便坐回了位置,准备再思考一会儿题。
  她拿起笔,想要继续写式子,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烫伤的地方在右手,写起字来很不舒服。
  沉默了两分钟后,她骤然泄出一口气来,起身收拾书包准备离开。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外面又下起了瓢泼大雨。
  她去门口旁的架子上拿出她爸专门叮嘱她带的大伞,一边撑开一边往外走,走到街道上时便赶紧将伞举到头顶。
  她习惯右手拿伞,大概是手被烫伤的缘故,右手变得有点不稳,伞在空中一抖一抖的。
  不得已之下,她换成左手拿伞,可下一秒依然有几颗豆大的雨珠落到她的头上。
  
  “……”
  陶诺诺皱起眉。
  
  还没等她缓过劲儿来,又有几滴雨珠击打她的头顶。
  她狐疑地抬起头看向自己头顶的伞——顶上的伞柄周围的布破了整整一圈!
  一团火气直冲冲冒上来,她心里郁结难耐,索性直接收起了伞。
  
  她深呼吸一口气,戴起薄卫衣上的帽子,正要以“赴死”的决心往自己家狂奔,头顶的雨却在下一秒停住了。
  可雨声却依旧清晰地在耳边响着,滴答滴答,好不规律。
  
  她皱着眉头向上望去,一把蓝色的伞出现在她的头顶上方,替她挡住了雨水的袭击。
  她侧头,正想对身边的好心人说声谢谢,却猝不及防撞进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
  
  “忧郁王子?”她脱口而出。
  面前的男生微挑起眉,有些好笑地看着她,“什么忧郁王子?”
  陶诺诺回过神来,连忙否认:“没什么没什么。”
  
  男生勾起唇角,声音里混着清浅的笑意。
  “我不叫忧郁王子,我叫许斯礼。”
  
  陶诺诺有点没反应过来,恍惚地眨了眨眼。
  她只听说过做好事不留名,还真没见过谁这么主动地介绍自己。
  
  缓了几秒后,她才愣愣道:“嗯……谢谢你。”
  作为一个天天跟着自己老父亲看今x说法、警惕性极高的机智少女,她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
  
  许斯礼瞥了她一眼,像是一眼就看透了她的心思,好巧不巧偏偏问起:“你呢?叫什么名字?”
  
  陶诺诺并不想暴露自己。
  她心想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了,乱说了一个不像名字的名字,“小桃子。”
  
  “小桃子……”
  许斯礼低声念了一遍后,轻笑了下,倒也没说什么。
  
  陶诺诺心里并不安稳,总觉得哪里奇怪。
  她瞥了他一眼,斟酌片刻,开口道:“你家住在哪里呀?”
  
  许斯礼侧头向她看过来,神情带着几分认真。
  陶诺诺怕他以为她想探听他的隐私,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如果不顺路的话你就别麻烦了,不用管我。”
  
  “顺路。”许斯礼很快便给出了一个答案,回答的时候嘴边笑意甚浓,简单的两个字却被他说得意味绵长。
  
  “啊?”
  陶诺诺惊讶地瞪大眼,看着许斯礼唇边那意味深长高深莫测的笑容,心砰砰砰地跳起来。
  奈何她不是被美色迷惑了,是被吓得不知所措。
  
  她都没说她家在哪里,他怎么知道顺不顺路?
  这简直比一夜秃头还让人觉得惊悚。
  
  但许斯礼没再给出任何回答,嘴角微微扬起,平视着前方,沉默地走着。
  
  陶诺诺困惑万分,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许斯礼,心想他肯定在策划什么了不得的阴谋,很有可能就是在思考如何拐骗她这个花季少女!
  
  陶诺诺默默加快了步伐,甚至恨不得直接飞回去。
  可她是被折了翼的天使,没有翅膀……
  
  走到小区门口,陶诺诺快速朝雨中跑去,可不过半秒,那把蓝色的伞又替她挡住了头顶的雨。
  
  她惶恐地看向跟上她步伐的许斯礼。
  后者轻勾唇角,轻描淡写地解释道:“我也住这个小区。”
  
  陶诺诺愣了半秒,想了想觉得倒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对的地方。
  的确有很多去南城图书馆的人都住在这附近。
  但是她始终想不通他怎么会知道两人顺路。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连大门的保安都不知道去哪儿了,陶诺诺怕打x惊蛇直接被绑了去,只得又躲进许斯礼的伞下,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走到自家楼下时,陶诺诺觉得自己像走完了万里长城,那疲惫和心酸真的是难以道尽。
  她朝许斯礼敷衍地挥了挥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进楼去坐电梯。
  
  他们家住的是花园洋房,只有几层楼,电梯到得很快。
  她走进去按下楼层键后又去按关门键,可就在电梯门即将合上的时候,许斯礼突然又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并且推开了电梯门。
  
  陶诺诺惊讶地看着走进电梯的许斯礼。
  平x里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可怕的案子一个个在脑海里闪过,灰色的画面,模糊的场景,丑陋的人脸……
  而除了面前这张脸,一切现在都在按着那样的方向发展。
  
  后背开始冒冷汗。
  她的腿仿佛被人定住,话到嘴边也怎么都说不出口,愣是到了五楼,才堪堪蹦出几个字:“你……你……你怎么也进、进来了?”
  
  许斯礼笑得眉眼弯弯,却只让陶诺诺觉得幽深恐怖。
  他说:“我也住这里。”
  
  他的声音轻得像一阵风,却在陶诺诺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陶诺诺的神情陡然一黑,喉头哽了哽,眼里写满了害怕与慌张。
  
  难道她陶诺诺时运不济,真的遇到了跟踪狂?或者变态杀人犯?而且还是那种看着一脸天真无害温柔礼貌实则一肚子坏水心理极度扭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社会败类?
  
  「我不会就这样没了吧。
  ——《小桃子的水果园》」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