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追男文】《星星很甜》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谷雨安安

​​第一颗星
  美妙的钢琴声,似渺远处吹来的风,钻入在场每一位宾客的耳。
  乔星奕纤细的指尖,在琴键上优雅地跳跃。她微微低头,一缕发垂下,蜿蜒在鬓角。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
  
  弹奏完一曲,乔星奕起身,向宾客致意。
  热烈的掌声响起。
  
  今天是表弟郑鹤之的十八岁生x宴,她弹奏一曲,作为祝歌。
  
  乔星奕缓缓退下舞台,郑鹤之迎上前,他比乔星奕小三岁,但已比乔星奕高出两个头。他微欠身,敲了下乔星奕额头:“明明是我生x,你为什么要抢我风头。”
  
  乔星奕拂开他的手:“你再抢回去好了。”
  
  “激我是吧。”郑鹤之牵起乔星奕,把她拽回舞台,“你弹,我唱。”
  见郑鹤之上台,郑爸爸带头鼓掌。
  
  “弹什么?”乔星奕老大不情愿地问。
  
  “你懂的,我最爱的那首。”郑鹤之拿起话筒,朝乔星奕扬了扬下巴。
  
  于是,乔星奕弹了首《生x快乐歌》。
  
  郑鹤之潇洒地起足了范儿,刚要张嘴,顿住,瞪乔星奕。
  台下宾客开始跟着唱。
  乔星奕感觉到了郑鹤之烧灼的目光,并不理会,继续弹,似弹着高难度的世界名曲,到达浑然忘我致敬。
  
  所有目光聚拢向郑鹤之,鼓掌欢呼。
  他没办法就此下场,y着头皮唱了起来。
  好,非常自然,如同设计好的一样。
  “祝我生x快乐,祝我生x快乐……”
  
  唱完,郑鹤之皮笑x不笑地把乔星奕扯离人群,秋后算账:“乔小星,你竟然坑我。”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乔星奕是姐姐,但郑鹤之老拿她当同龄人看待,并不叫她姐。
  
  乔星奕刚才一直绷着笑,此刻没了顾忌,呲地笑出声:“坑你了,你能把我怎样。还有,叫姐,别老乔小星、乔小星的。”
  
  “才不叫你姐。”郑鹤之少年气的脸上满是倔强,“你这张脸,让谁看,都觉得你才是妹妹。”
  
  “言下之意,承认自己老咯。”乔星奕笑得更欢脱了。
  郑鹤之挖了个坑,想埋乔星奕,没想到把自己埋了:“你才老。”
  
  乔星奕和郑鹤之此刻站的位置是落地窗旁,窗外,几个男女坐在遮阳伞下,其中一个黑衣男人背对着他们,慵懒地瘫在椅子,腿吊儿郎当地探出去。
  
  郑鹤之指了指黑衣男人,压低声音:“知道他是谁吗?”
  
  “谁?”乔星奕的一个谁,声音太大,惊动了窗外的人。
  郑鹤之动作迅速,扯她后退,缩进墙后。
  男人转过头来,什么也没看到。
  
  乔星奕看清了男人的脸,五官是好看的,就是颓颓痞痞,有一股玩世不恭的邪气。
  
  郑鹤之压低声音:“他可是安津市有名的花花公子,杜秦宇,安津首富之子。”
  
  “我知道这些g嘛。”乔星奕觉评论别人无聊,准备走开,可郑鹤之接下来说的话,让乔星奕的腿在地上生了根。
  
  “你还不知道吧。前几天你爸妈来我家吃饭,我听见他们聊天,说准备让你和这个杜秦宇相亲。”郑鹤之指尖点了点黑衣男。
  
  郑鹤之丢下这个重磅炸弹,事不关己,悠悠闲闲,该g嘛g嘛去。
  乔星奕在原地定了好一会儿,一步步走向窗边,两手贴在玻璃上,充满怨气地看着窗外的男人。
  跟他相亲?爸妈是怎么想的。
  
  这时,杜秦宇的朋友调笑地问:“杜少,最近忙什么呢?”
  “我的生活还能有什么,无非酒和女人。”停顿片刻,杜秦宇嘴角顽劣地咧起,“倒是有件事让我烦得要死。”
  
  “什么事?”
  
  “相亲呗,家里老头跟催命似的,我不去,就要断了我的钱。”
  
  乔星奕越听越气愤,手指曲成九阴白骨爪,指尖在玻璃上刺耳地滑过。
  
  窗外的一群人闻声看过来,吓得差点弹起。
  
  杜秦宇也转身,可只看到一个纤瘦的背影,渐然远去。
  
  “什么情况?”他问。
  “不知道,刚才那个姑娘跟幽魂一样趴在玻璃上,长发垂在两侧,挡住大半张脸,吓死个人。”
  
  乔星奕越想越气愤,闷头往前走:“爸爸竟然想让我嫁给那样的人?”
  
  “想什么,不看路。”在乔星奕即将撞到椅子时,乔凯晖把女儿拉住。
  乔星奕缓过神来,看着自己老爸,委屈地撅起嘴:“你给我安排相亲?”
  乔凯晖笑:“老友家的儿子,刚从国外回来,我觉得不错,想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我不想认识。”抛下这句话,乔星奕不开心地走出会场,钻进车里。
  
  司机问她:“小姐,我们是回家,还是……”
  “购物。”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
  乔星奕去了商业街,开启疯狂购物模式。唯有购物才能消解她此刻的不痛快。
  “讨厌,什么人都给我介绍。我才21岁,就那么想把我赶紧嫁出去么?哼,口口声声说爱我,一点也不爱我。”乔星奕化悲愤为力量,买了一大堆衣服,而后斗志昂扬地拐进爱马仕,指着架子上的包,“我要这个、这个,还有……”乔星奕指尖一转,落在了一个男人身上,她喃喃地继续道,“这个。”
  
  司机愣了:“小姐,人怎么要。您再有钱,也没法买呀。”
  
  乔星奕满眼都是架子对面的男人,仿佛在黑暗中突然看见了光,心脏砰地震了一下。他穿着简单的白T和黑色休闲裤,身材颀长,五官精致俊秀,如画的眉眼间有股凌厉的清冷,不容靠近。
  
  “不能……要吗?”乔星奕失心疯似的自言自语。
  
  “小姐,您在想什么。”
  
  陈梓恒极少购物,若不是母亲过生x,他懒得踏进这种地方来。
  导购小姐颤抖着手,抬眸看陈梓恒一眼,怕被发现,羞涩地快速垂下,把他一个月前订购的包递给他。
  
  陈梓恒礼貌地道了谢,转身离去。
  
  乔星奕被一股神秘力量牵引着,跟他一起走了出去。
  
  陈梓恒没走几步,两个小姑娘,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不住说:“好像明星,是明星吗?”
  其中一个鼓足了勇气,两手捧着手机,走到他身边,虔诚地说:“可以给你拍张照片吗?”
  
  陈梓恒看也没看对方,回了三个字:“不可以。”
  
  小姑娘红着脸,跑开。
  
  司机不知道乔星奕这是要去哪里,问她:“小姐,你这是……”
  乔星奕抬手,示意他噤声。
  
  陈梓恒继续走,乔星奕鬼祟地跟上,走几步躲在障碍物后,同时跟司机招手,让他也跟上。
  司机左看右看,一头雾水:“小姐,我们跟特工一样,这是在g什么。”
  “别说话。”乔星奕眼睛追随着陈梓恒,生怕他一个不小心消失在人海。
  
  陈梓恒拐进地下停车库,偏巧,乔星奕的车也停在这个车库。
  不消片刻,一辆劳斯莱斯跟着另一辆劳斯莱斯驶出了停车场。
  
  一路向南,半个小时后,前面的那辆劳斯莱斯驶入安津大学。后一辆劳斯莱斯紧随想入,被门卫拦下。
  司机摇下车窗。
  门卫伸出手,道:“请出示通行证。”
  “什么通行证?”
  “没有通行证不能驶入校区。请尽快离开,不要挡着校门。”保安后退,回到工作岗位。
  
  “小姐,现在该怎么办?”司机问乔星奕。
  后面来了一辆车,开始鸣笛。
  “我们先离开这里。”
  那辆车的鸣笛声越来越急促。
  
  司机倒车,离开安津大学门口。乔星奕不舍地回头,安津大学的校门越来越远,她心里突然一空,如果现在离开,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他。
  “停车!”她急切地一声喊。
  
  车前行一段距离,停在路边。
  “你先回去,我去办点私事。”乔星奕说。
  “可是……”
  “没有可是。我放你假,立刻从我眼前消失。”乔星奕跳下车,司机无奈,开车驶离。
  
  打发走司机,乔星奕折返,当她到达安津大学门口时,陈梓恒正走出。
  乔星奕赶紧拧过身,佯装看天空。
  
  门卫跟陈梓恒招呼:“陈教授,今天没课啊。”
  
  “没有。”
  
  原来他是教授。这么年轻就当教授,而且开劳斯莱斯。现在的教授,工资很高吗?
  
  跟门卫打过招呼,陈梓恒右转。来往的学生,或憧憬、或害羞、或热切地看着陈梓恒。
  “陈教授好帅呀。颜值能碾压当红的流量小生。”
  
  乔星奕听着学生们的议论,扭过头,陈梓恒已走出段距离。
  乔星奕捣着小碎步,刚追上,陈梓恒忽地停下,从口袋里拿出响个不停地手机。
  “喂?”
  “我不去相亲。”
  “富家女太骄纵,不感兴趣。”
  冷冷说了几句,立即挂断,脸上难掩厌烦的神情。
  
  听完最后一句,乔星奕狂跳的心滞了下。
  
  陈梓恒继续走,乔星奕咬咬牙,继续跟。跟先前不同,此刻的她脚步无比沉重。他为什么不喜欢富家女。富家女骄纵,会吗?
  
  乔星奕在纠结这个问题时,没注意到陈梓恒的脚步停了下,脸侧过很小的弧度。当她反应过来,又和陈梓恒拉开一段距离,忙加快脚步。
  
  陈梓恒人影一闪,拐进大学城的商业街,经过林立的商铺后,钻入一条细长昏暗的甬道。
  
  乔星奕全然被吸引,脚惯性地机械运动,紧随其后,走了进去。
  
  甬道的尽头是熹微的光亮,陈梓恒迎着那光亮快步前行,在乔星奕的眸投下如梦似幻的剪影。
  
  陈梓恒先几步走出,乔星奕怕跟丢,跑了起来。当她最后踏出那光与暗的交界时,眼睛不适应地眯了一下。
  
  突然,不知何处伸来的一只手,极快地锁住她的两个腕子,力道很大,滚滚发烫,烙铁一样烧灼乔星奕的肌肤。
  紧接着,那股劲力猛地一拉,她的身体贴向了什么,温暖的坚实的,略带x木的清香。
  乔星奕还在发懵,冷厉的声音落下:“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

第二颗星
  陈梓恒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为测试对方,他故意拐进甬道,对方果然跟了过来。
  怕对方有恶意,他先发制人。没想到居然是个女生,还是个漂亮的女生。
  他心中浮起疑惑:难道是误会?
  
  乔星奕被陈梓恒强力一拽,贴向他的怀。他微俯身,目光锐利地凝着她。
  
  人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而她的眼睛,纯澈地如同一颗黑宝石在水里浸过,美丽异常。
  
  乔星奕觉难以呼吸,连心跳都停了一拍。
  他离得那样近,像光又像火,将她包围。乔星奕仰头看他,竟觉时间也一起停摆。
  
  陈梓恒从乔星奕眼中什么也没看出,加重音调,重复:“回答。为什么要跟踪我?”
  
  “我,我……”乔星奕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跟踪人,就被捉个正形。在他眼中,自己会不会变成猥琐跟踪狂。她心生担忧,得想办法开脱。
  每一毫秒都是漫长。
  “我,我来这里找房子。”在陈梓恒高压的气势下,乔星奕憋出这句话。
  
  “找房子?”陈梓恒手上的力道明显松了。
  
  “你是不是住在这附近的,知道这里有谁在出租房子吗?”乔星奕可爱地眨了下眼,长睫毛随之扇动。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陈梓恒打量眼前女生,将信将疑。她穿着质感高档的连衣裙,为什么会在大学城租房。
  
  乔星奕见陈梓恒在看她的衣服,不知为何,脱口说:“这衣服其实是我租的。今天参加同学会,所以……哎,混得不好,太穷,又不想被人看出来。虚荣心作祟吧。”
  
  陈梓恒缓缓松开她,乔星奕看着他撤离的手,头晕目眩,随之往前倾了下。
  陈梓恒后退半步,扶住她:“你没事吧。”
  
  乔星奕站稳,摇了摇头。
  
  陈梓恒快速把手收回,为刚才的误会说了句抱歉。
  
  乔星奕莞尔:“觉得抱歉的话,就告诉我哪里有房子可租吧。”既然演了,就演到底。
  
  “我是新住户,很多事并不清楚,街上经商多年的人可能会知道。走吧。”
  陈梓恒走在前面,乔星奕跟在他身后,暗喜:他讨厌富家女也是好事,至少他不去相那个亲了,这样,我就有了机会,把他变成我的。
  她第一次对别人生出这般念头,且这念头异常强烈,在她脑海喧嚣着。
  
  陈梓恒并不知道乔星奕对他生出的邪念,带她回到主路。
  “你住在哪儿?”乔星奕甜甜的声音问。
  陈梓恒指了一下:“就在前面。租房子的事,问两边的商户。再见。”
  
  “再……见。”乔星奕一点也不想这么快再见,等他走出一段距离,她死性不改,跟了上去,直到他拐进另一个甬道。
  
  她停下,抬头。
  看起来是很普通的小区。明明开着豪车,为什么住在这儿,图离学校近,还是他的车其实是借的或租的?
  乔星奕两侧的唇角掀起:“豪车是不是他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他住在这儿,可以想办法接近他。”
  
  乔星奕低头,瞥见旁边的男装店贴着转让。
  心思一动,走了进去。店面不大,只有十平,展开双臂,手指能触着两侧墙壁。
  乔星奕说明来意后,店主开心得眉飞色舞。
  店主在此卖了两年衣服,没赚到钱,徒蹉跎了时光,所以今年准备回老家和男朋友结婚。
  今天可能是她的幸运x,告示贴出才几个小时,就有人来接手,而且也不讨价还价,爽快得很,于是店主也慷慨地把货打包给她,还把去哪拿货、如何讨价还价倾囊相告。
  
  签完合同,又跟房东打过照面,乔星奕拿店门钥匙,开开心心打车回家。
  
  车上,她还一直在想,到底该怎样才能把教授弄到手。可惜没谈过恋爱的她,经验值为零,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租了他楼下的男装店,可以天天见到他,见到他之后呢,怎么做?
  目前,他能掌握的信息只有他是个教授,姓陈,他不喜欢跟富家女交往。
  富家女……
  乔星奕顿时来了灵感,那我就装穷好了。
  刚才的反应很棒,本能地说衣服是租来的,这样再见面时,就不用多费唇舌解释了。
  
  车停在望江公馆大门,便无法再前进。
  望江公馆是豪华小区,临着汶水江,依着碧峰山,风光旖旎。乘船在汶水江顺流而下,可直达入海口。江上有快艇,如有需要,便可送他们前往。
  这里住的皆非富即贵,除了住户的私家车,外面的车绝进不去,保证了住户的隐私。
  
  乔星奕下车走进去,有接驳车把她送到家门口。她跳下车,欢欣地旋舞进门,口中哼着小曲。
  
  在玄关换上拖鞋,妈妈刘玫端着咖啡,走了上来:“什么事这么开心?”
  乔星奕把笑容敛起,回答:“没什么。”
  
  她从刘玫身侧飘过,按电梯到达三楼自己的卧室。
  阳光把满室晒得温暖,她走到床边,看着远山,深吸一口气,整个x腔被喜悦充满,而后拉上窗帘,优美地转身。
  
  她的家一共五层,地下两层,地上三层,有家用电梯可上下通达。她住三楼,爸妈住二楼,司机和保姆住在一楼。
  
  窗帘拉上后,房间变得晦暗,乔星奕没开灯,而是直接进了衣帽间。
  衣帽间分上下两层,上层挂衣服,下层放鞋子和包包。
  
  乔星奕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换上舒适的家居服,有可爱的小兔子印花。她喜欢小兔子。
  换好后,长发竖起,扎成丸子头,她蹦蹦跳跳乘电梯去负一楼。
  负一楼有影视厅和健身房。
  健身房她是不会去的,她要去的是影视厅。
  心里甜滋滋的,特别适合看一场甜甜的电影。看着电影,更加增强了乔星奕甜甜的憧憬。电影中男主角的脸恍惚间变成了陈教授的,让乔星奕心里一悸。
  陈教授才是我想要的,而不是那个花花公子。哼,我不会屈服的。
  
  电影没看完,刘玫打电话给乔星奕,温柔地说:“宝贝,吃饭了。”
  家里就她一个孩子,所以父母从小对她呵护备至。
  
  乔星奕十七岁时,乔凯晖说想送女儿出国留学,刘玫下了好大的狠心才答应。她不想让女儿离开,生怕出了什么闪失。乔凯晖也不愿,可他深知,如果一直把孩子绑在身边,孩子永远也长不大,更何谈继承家业。
  
  乔星奕上楼,刘玫抱了她一下:“乖,先洗手。”
  乔星奕洗了手,落座,刚拿起筷子,刘玫说道:“你爸爸……”
  
  “我不相亲。”乔星奕怕妈妈提那茬,立刻打断她。
  
  “相亲?你爸爸已经说了?不过,我要说的不是那件事。我想告诉你,你爸爸去国外拓展市场,已经走了。我过两天也要出差,全国巡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顿了下,刘玫又说,“你跟我一起去好了,学学管理知识,迟早要做的。”
  “我不想去。”乔星奕撒娇。
  
  “不行,必须去。你一个人呆在家,我不放心。”刘玫温柔又强y地说。
  “放心好了,我可以照顾自己的。”
  刘玫揉揉女儿的脸庞:“你可算回来了,你不知道这四年我有多想你。”
  
  乔星奕缩进妈妈怀抱:“我也想你。但是……”乔星奕板起面孔,x凶x凶的,“我才刚回来不到两个月,你们就安排我相亲。是不是想把我扔出去,不管我了。”
  
  “说什么呢,傻孩子。妈妈情愿你永远呆在妈妈身边。”
  
  “那你就跟爸爸说,别让我相亲。”
  
  “可是你已经长大了呀。”刘玫长长地叹气,“就像小鸟,长大了就该飞离巢x,去创建自己的家园。”
  
  “我不想相。”乔星奕没了胃口,气鼓鼓地上了楼,关上房门,把自己摔在床上。
  
  刘玫跟过来,轻轻敲响房门:“先下来吃饭。相亲的事你不愿意的话,我来跟你爸爸谈。”
  
  听妈妈这么说,乔星奕恢复神采,飞扑出来,抱住刘玫:“我就知道,妈妈对我最好了。”
  “知道就好。走吧,下楼吃饭。”
  
  吃完饭,乔星奕和刘玫一起去影视厅看电影,母女俩看了《美丽人生》和《天堂电影院》,感动地落泪。
  
  乔星奕怕再哭下去,明天眼睛肿成桃子,没法见人,告别了妈妈,上楼洗澡睡觉。
  
  偌大的浴缸,里面满是泡泡,乔星奕把自己完全浸没,然后钻出,抹去脸上的水珠,开心地吹走脸前的泡泡。
  
  要装穷的话,明天得穿得像那回事情才行。
  手机、包包、视频那些都不能拿,会有破绽。明天去买身便宜的衣服,再去买个二手机,就这样。
  
  是夜,乔星奕做了个甜甜的梦,梦里,陈梓恒像电影中的男主角一样,把她抱进怀里,一寸一寸靠近,乔星奕撅起嘴,眼看要碰到,恼人的闹铃响起,让她的梦破碎。她关了手机闹铃,试图把那些碎片再拼起,可她连碎片也找不着了。
  真是的。
  她翻身坐起,呆滞了若g分钟,下床。
  
  刘玫已经吃了早饭,去工作了。
  乔星奕简单穿了条连衣裙,不想吃饭,要出门。
  
  阿姨喊她:“小姐,不吃饭吗?”
  “不吃了,急。”
  
  她一出门,司机跟上来:“小姐,你去哪儿,我送你。”
  “带我去能买到便宜女装的商场。”
  “便宜女装?”司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昨天买了那么多不够,今天还要买,买就买,为什么买便宜的,奇怪。
  
  “走了,发什么呆。”
  
  到商场门口,乔星奕跟司机说:“不用等我,你先回去吧。”
  “不行,我等您。”
  “真不用。”乔星奕丢下司机进了大卖场,里面东西的确便宜,乔星奕挑了件浅蓝色的条纹衬衫,外加牛仔裤,才一百块,再加一双十几块的护士鞋。
  从结账口出去,正好有家修手机的小店,乔星奕进去买了个二手机,把自己的卡安进去。大功告成。
  
  司机还在商场门口等着,乔星奕把自己的衣服和手机一并交给他,让他回去。
  “小姐,我不仅负责您的行程,还要负责您的安全的。小姐——”
  
  乔星奕不管他,拦下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她的司机不死心,在后面跟。乔星奕跟出租车司机说:“双倍车资,甩掉后面的车。”
  老司机,对路况熟悉,车技又好,很快把他甩得无影无踪。
  
  乔星奕到达店里,拉开店门,撕掉转让的告示,开始营业。
  
  然而……
  路上怎么没人?
  
  紧邻着的是家咖啡店,乔星奕走进去。
  店里有个娇小可爱的姑娘,正在吧台里打扫卫生。听见声音,转过头来,眼睛先是一亮,心里感叹,好漂亮的女生,然后问:“您需要什么?”
  
  乔星奕瞥了眼价位表,偏低,最便宜的十块,最贵的不过四十。
  “我要一杯拿铁。”
  
  “好,您坐下稍等。”
  
  乔星奕坐下,佯装无意地跟姑娘攀谈起来:“我叫乔星奕,刚租下隔壁的男装店,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
  “啊,是吗?太好了,我叫崔敏敏,很开心认识你。”崔敏敏热情大方地回应。
  
  “现在怎么没人?”乔星奕看一眼街外,问。
  
  “都在上课呢。中午和晚上的人多一些。”
  
  “这样啊。”乔星奕才明白过来,自己是在大学城,客源大部分是大学生,所以物价也不会很高,“对了,安津大学有个陈教授……”
  
  “你指的是那个特别好看的陈教授吗?”
  
  乔星奕点头:“他全名叫什么?”
  
  “陈梓恒。”
  
  陈、梓、恒。乔星奕在心中默念着这三个字,唇角甜甜地牵起。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