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你风情惹火》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江双意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1章
  大雨倾盆,毗邻米兰大教堂的巨大圆顶建筑被雾气只勾勒出隐绰的影子。
  
  建筑内灯光如瀑,照着米兰春夏高定时装周的英文镂空标牌。秀场模特们个个面无表情,照应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将气氛烘托得严肃而沉闷。
  
  云及月撑着下巴,兴致缺缺:“今年这场挺一般。”
  
  旁边恭维的人立刻接上了话头:
  “看多了也就看腻了呗。何况这次恰好赶上了结婚纪念x,及月你思夫心切,其他东西自然入不了眼。”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云小姐怎么没戴婚戒出来?”
  
  这段话截断了气氛轻松的调侃,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接。
  
  这从娱乐圈晋升成豪门主妇的温太太倒是不看脸色,仗着手里有个鸽子蛋大的钻戒就趁机显摆。
  
  这还真显摆错了。云及月是什么人?江祁景太太、云家大小姐,随便挑一重身份都是圈内顶端。
  旁人向来只敢吹着捧着,暗暗艳羡。
  
  云及月明媚的脸上笑意更浓,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祁景送的那颗太大了,戴着手疼。”
  
  69.6克拉钻石,通常嵌在中世纪某个皇冠上,无论是做戒指还是做项链戴着都累人。
  
  两年前那场京城首富和第一豪门联姻的世纪婚礼,从举办地点到新娘的头纱首饰全被扒得清清楚楚。那枚名贵的世界级钻戒更是焦点中的焦点。
  
  在场的人没见过云及月第二次戴婚戒,但都了解其中缘由。何况全京城都知道他们夫妻恩爱,用钻戒来刻意炫耀不过是多此一举。
  
  初来乍到的温太太却一无所知:“我那枚也挺夸张。但阿威准备两枚女戒,另一枚做x常用,虽然也有8.8克拉,但……”
  
  “是吗?可我不喜欢温太太手上这种没价值的碎钻。”
  
  云及月唇角微翘。明明是极为尖锐的反讽,被她说出来却极为自然。
  
  众星拱月的人向来都有肆意的资格。
  而且这次是别人挑衅在先。
  
  云及月浑然不在意旁人心里在想什么。等时装周一结束,她就头也没回地离开了。
  
  剩下的人自觉地离温太太远了三米。
  
  这种刚混进圈子的小新人蠢得厉害,她们可不想跟着一起受连累。
  
  幸好云及月回国后要忙着和江祁景过二人世界,转头就能把这事抛之脑后。
  
  *
  
  数小时后,云及月从京城机场的VIP通道出来,应上秦何翘一个巨大的拥抱。
  
  秦何翘主动替她拎行李箱,“你说你跑那么远做什么,七小时的时差能这么快倒过来?”
  
  “现在晚八点,回去补个妆就能见江祁景。我觉得刚好。”云及月言辞凿凿。
  
  况且,今天不飞去意大利还能去哪儿?
  
  当空闺怨妇,和小姐妹客x调侃秀恩爱,或是去见长辈编一百个“为什么江祁景今天不陪我来”的理由……都挺没意思。
  
  还不如去异国他乡纸醉金迷,当一个肤浅的名媛太太。
  
  秦何翘不说话了,跟她一起上了机场门口停着的那辆劳斯莱斯。
  
  一到x仄黑暗的空间里,云及月就放松下来,靠在秦何翘的肩上,声音黏糊糊:“我先睡会儿。”
  
  秦何翘听出了鼻音,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最终忍不住问道:“你……”
  
  “只是倒时差而已。”
  
  秦何翘不说话了,叹气也憋在心里。
  
  四十分钟后,车在左河香颂前停下。佣人将行李箱拿进了客厅。
  
  云及月打了个哈欠,形状漂亮的桃花眼里有蒙蒙睡意:“你们今晚放个假吧。”
  
  作为兢兢业业尽职尽责的江太太,在老公回来前,她要把这些江老爷子和她爹派的人全都请出去。
  
  这是她今天把江祁景那张副卡刷到限额的回报。
  
  遣散了人,云及月去亲自签收了刚到的贵重快递。
  
  寄件人是明都珠宝。
  
  快递里面是两年前在世纪婚礼上露过一次面,从此再也不见天x的钻戒。
  
  她对除了江祁景外的所有人都撒了谎。
  
  不戴婚戒不是因为太重了麻烦,而是那戒指根本不在她手里。
  
  从结婚第二天起,云及月就再也没看过这枚戒指了。
  
  江祁景倒是冠冕堂皇,说戒指是借的,结完婚就要物归原主。但谁人不知明都珠宝是江家的产业。
  戒指在那,就相当于在江祁景本人手里。
  
  收回戒指后,江祁景倒是很快就拍卖下了等价的玩意儿送给她。外人好不眼红,云及月却很清楚那都是封口费。
  
  她没什么意见。但今天x子特殊,无论如何还是得把婚戒上手秀一秀,安抚安抚江云两家的老辈。
  
  这一点,江祁景自然也知道。所以明都珠宝才敢把东西送过来。
  
  为了自己等下出现在微博和朋友圈的状态完美无瑕,云及月顾不得伤春感秋回忆过去,开始给自己重新上妆。
  
  一个小时后,她看着自己艳光x人得像是去走T台的脸,满意地x好了定妆x雾。然而往楼下一看,行,那人还没回来。
  
  云及月又去衣帽间里换了条大方得体的D家新款,在一屋子首饰前挑挑练练了好久,戴上了一x祖母绿。
  她记得江祁景今天的袖口是深绿色。
  
  钟表指向23:44时,熟悉的人影终于闯入了云及月的视线。
  
  身形颀长的男人站在门口。他长得相当俊美,剑眉之下是深邃眉眼,英挺的鼻梁,淡漠的薄唇,总是内敛深沉得生人勿近。但此时,冷y的线条在暖x灯光的照耀下微微柔和。
  
  云及月:“你再不回来,我就打算联系人帮我P图了。”
  
  她熟练地拍完照,在“不经意”露出的婚戒上加了个心机高光,传上了朋友圈:“是第二年,也是第十一年。【爱心】”
  
  再刷新一下,看见她爹和江老爷子点了赞,云及月悬着的心总算放下,哈欠连连:“行了,我好困……”
  
  男人瞥了眼她还没暗下去的手机屏幕,语调徐徐淡淡:“十二年。”
  
  “啊?”
  
  “我们认识了十二年。”不是十一。
  
  云及月一怔,继续下意识答道;“我初一那年不算。那时候你又不认识我……”
  声音在这蓦然而止。
  
  江祁景怎么会知道有十二年了?又怎么会一看到她那不知所指的“十一年”,就知道那是他们相遇的年份?
  
  她心跳加快,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异样,语气轻松地转移了话题;“我跟你爷爷说了这么久的十一。就这么改口,不怕他老人家起疑心吗?”
  
  “你关心他做什么?”他嗓音微哑,“你该关心我。”
  
  这可不像是江祁景这种做事向来滴水不漏的人会说的话。
  
  云及月疑心大作,踮起脚尖,闻了闻他的气息。
  果然是喝酒了,还是烈酒。
  
  结婚两年,她不是第一次见他晚上喝过酒回来。但那时候顶多是用词恶劣,外加动作c鲁。
  现在像是喝成酒精中毒了。
  
  江祁景闻见近在咫尺的女人香,喉结轻轻一滚,低头,吻上了她,并且随即就加深了这个吻。
  
  云及月扯着他的领带,微微回应。
  
  刚才还安静冷清的客厅,顿时被细细浅浅的紊乱呼吸扰得喧哗x润。
  
  这一路肆无忌惮地吻到二楼卧室门前。
  
  男人一只手开门,一只手掐她的腰,酒气渐渐弥漫开:“喊我名字。”
  
  云及月别开脸,不可置信地问:“江祁景,你刚从医院回来吗?”是不是出了点什么事儿把脑子撞傻了?
  
  她始终清清楚楚地记得结婚当天晚上。江祁景彻夜未归,还留了句简短的话。说演戏而已,好好配合。
  现在这应该算加戏了吧?
  
  大资本家江祁景,还有免费给她加戏的一天?
  
  男人眯着眼睛,威胁道:“两个字。”
  
  “??”
  “……祁景?”
  
  江祁景慢条斯理地颔首应答:“再喊。”
  
  一丝很难察觉的、类似喜悦的情绪,在云及月心里冒了个尖。
  
  她低声问:“你回来这么晚,是去哪儿了?”
  
  “京城一中。”
  
  ——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
  
  难怪他今天能把那十二年的时间理得清清楚楚。
  
  那他忽然软化的态度,是不是因为回忆起了他们曾经……?
  
  云及月紧咬住唇,脑子一片混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从这个问题一直发散到“我今天用的CL口红味道好吃吗”。
  
  手机因为消息提示震了震。
  她恍惚间有种被人察觉到小心思的心虚,准备去调个静音。
  
  然而余光还是轻而易举地看见了关键词——

第2章
  江祁景刚在一中后面的公园里见了人。
  
  女人。
  跟他一向关系很好,同样毕业于京城一中,还曾经传过绯闻的女人。
  
  云及月骤然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
  
  她看向正在解扣子的男人,漂亮的脸蛋皮笑x不笑。
  
  哦,看来是她自作多情了。
  
  这么久了,她还不知道江祁景对她实际上是个什么态度?
  
  呵呵,她真是脑子不清醒,才会跟这种男人浪费睡美容觉的时间。
  解完衣扣见云及月在走神,男人眉微蹙,惩罚似的咬上她。
  
  云及月侧过脸轻巧避开,退后一步,将门“砰”的关上并反锁。
  
  她吐词冷静:“江祁景,都二十七八的人,请学会克制自己。”
  
  也是在说给自己听。
  
  ——克制住那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开心刷自己的卡,不开心就刷江祁景的卡,气死别人气死江祁景都不能气到自己。
  
  云及月摁下音响,试图用震耳欲聋的摇滚声掩盖住门外的动静。
  
  不过门外应该没有声音了——身份尊贵的江总总g不出守夜不走这种事。
  
  他在京城有数不清的房产,离这儿不到一公里就有一幢刚建好的别墅。
  
  左河香颂虽然是江家的房产,但现在已经划到了她的名下,向来都是她一个人。除了常备男士拖鞋和一次性洗漱用品以外,整幢房子都大写着“单身女性独居”六个字。
  
  也就是说,他们俩实际上已经分居了。
  
  云及月挺想知道江祁景在外面是怎么谈及这件事的。以至于知晓他们分居的人,没一个怀疑他们俩感情有变。
  
  这手段,不愧是短短两年就把明都集团的版图扩张超过一倍的男人。
  
  她怀着对他那一丁点的钦佩走进了盥洗室,开始慢悠悠地卸妆。
  
  手机放在洗手池一侧,正在外放语音通话。
  
  秦何翘道:“钱我替你给了。”
  
  “谢谢。”云及月低声回。x霜在她的脸上打出x油质地的细沫,掩饰了所有情绪。
  
  秦何翘准备做娱乐公司,公关营销方面下了不少功夫,正好能帮上她忙。
  
  说实话,如果没有跟江祁景联姻,她倒挺想活成秦何翘这样,做自己想做到的事,并且能做得很好。
  
  结婚这两年,她忙着做完美江太太,不是天天跟人应酬,就是全世界飞来飞去,高定时装周和蓝血高奢发布会一个不落。圈里羡慕她的很多,记得她从沃顿商学院毕业的却少之又少。
  
  但话说回来,她当年不吃不喝地学习,要死要活都得去美国学商科,不还是为了江祁景吗?
  
  秦何翘:“热搜跟话题都撤了。号该封就封该删就删。你的通稿五分钟后写好就能全网推送。那几张照片你要不要……”
  
  “让人连备份都删g净。不用给我看了。”
  
  云及月将水龙头拧到最大限度,低垂着眼,睫毛在白瓷般的脸上投下浅浅的阴影:“我已经耽误了二十分钟睡觉时间,看了又得耽误两小时。我有病?”
  
  她略带讥嘲的反问里混了哗啦啦的水声,传到通话那一头,只剩下云大小姐向来示于人前的傲慢。
  
  秦何翘会意:“行,那你早点睡,明晚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散心。”
  
  挂断电话,云及月卸掉眼膜,用毛巾轻轻擦g净脸上的水珠。
  
  她又扫了眼微博。#席暖央澄清#和#江祁景秀甜蜜纪念x##世纪婚戒#三个热搜着实醒目。
  
  挺好,反正她也不想在这些破事里拥有姓名。
  
  云及月这三个字,只出现在各大品牌VIP名单首行和各大发布会首页就行了。
  
  江祁景在她这儿只配当一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人。
  
  她将这些事儿全都置之脑后,换上单薄的吊带丝绸睡裙,关掉了嘈杂的重金属摇滚。
  
  随即便听见了敲门声。
  
  云及月背后发凉:“……?”
  
  “借下你的ipad。”男人微沉磁性的声音格外平稳。
  
  她知道江祁景这个工作狂大半夜要办公是常事。但仍被这理直气壮的态度气笑了。
  
  云及月打开大门,双手抱x:“你这是打算赖在我家不走了?”
  
  “这本来是婚房。”低缓的嗓音xx薄唇,仍带着淡淡醉意,“而且今晚会有人盯着。”
  
  云及月知道他指的是两家那x碎了心的老辈,精致的下巴微抬:“刚刚不还跟我说‘不管他’吗?哦,现在吹完冷风后病情稳定了。”
  
  男人望着那张容颜明媚吐词却字字接近刻薄的脸,平静地回:“江太太,你比我更像是吹风吹坏了脑子。”
  
  室内虽然恒温27°,但卧室的玻璃窗完全没关,京城温度零下的冷风顺势灌进来。
  
  而面前的女人只穿了件极薄的睡裙,削薄肩头和锁骨都露在外面,白皙如玉,美得晃眼,像是压根感觉不到冷似的。
  
  云及月懒得解释原因,朝他盈盈地笑:“所以你打算在我这办公办一整晚?那我好心提醒一下,你除了沙发就没地方睡。”
  
  怕鬼怕成她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留空房间的。
  左河香颂里19个房间,除了主卧、餐厅、书房和私人影院,其余全部被她改造成了衣帽间跟杂物室。
  
  杂物室里其实也没杂物,全都是她买回来不想用的东西,还有那些品牌方时不时寄来的礼物和当季新品。
  
  她再想了下,大发慈悲道:“三楼最里面那个房间,堆的全是我没穿的皮x,你可以打地铺凑合着过一夜,比睡沙发强。”
  
  江祁景摘掉手上那块百达翡丽,似笑非笑地挑起唇角:“太太,你身后这张是双人床。”
  
  “那也不是给你准备的。”云及月温软的声音渐渐转凉,“你与其在这经营压根不可能有的夫妻关系,还不如想想怎么挑个高档且保密的地方约女人,少被狗仔盯上。”
  
  江祁景蹙了蹙眉,解释的话绕了一圈被打消,突兀地吐出声低笑:“原来你还会在意。”
  
  云及月掩唇惊讶地道:“你才知道我在意?那你以为我每天打扮是给谁看的,给你吗?当然是给那些情敌啊!”
  
  她故意用了“情敌”这个字眼。
  
  尽管知道江祁景和那个女人没什么,但想到自己刚才会错了意,白白空欢喜一场,那种尊严受到了严重挑衅的感觉……
  反正就是看江祁景非常不顺眼。
  
  江祁景看着她的睡裙,戏谑冷漠的声音寂然响起:“你穿成这样给你的情敌看?”
  
  “……”
  
  云及月纤细的手微微扶额,“江祁景,看在今天你的副卡被我刷没了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全当你今天是发酒疯。”
  
  她张口闭口就是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是场冰冷且g净得不掺和一丝情感的商业联姻。
  也不知道是在提醒谁。
  
  江祁景唇角的弧度渐渐淡了下去。
  
  云及月装作没看见,将床头柜的ipad递给他,最终还是松了口,没真让人睡沙发:“两点前不要进我房间打扰我睡觉。”
  
  于是两点整,睡梦中的云及月便因为被吻得缺氧,被迫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她没想到江祁景心态这么良好。都被她骂得狗血淋头了,竟然还有心情例行公事。
  
  “我今天美得这么让人把持不住吗?”
  昏暗中,云及月迷迷糊糊的自言自语尤为清晰。
  
  江祁景低头啄上她的唇瓣:“嗯。”
  
  女人控诉的声音染上睡意,更像是撒娇:“你没事做了?”
  
  伴随着解皮带扣的金属脆响,褪去冷意的男声缱绻低哑:“现在有了。”
  
  ……
  ……
  
  只剩一片狼藉。
  
  *
  
  云及月醒的时候,身边还有未消下去的余温。
  
  卧室里整夜通风,还是吹不散那令人面红心跳的甜腻气息。
  
  她伸出手拿起手机,准备看看昨晚发的通稿反响如何。
  
  她在江太太这个岗位上真的称职,并且每次都紧跟热点。
  
  上次好像从哪儿冒出来个女的,疑似跟江祁景一起参加海上私人聚会。x程一向满满当当的江总难得有休闲时间,身边跟着的竟然不是江太太,谣言当然瞬间四起。
  
  江祁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不影响利益的谣言上,任务自然而然就扔给了她。
  
  云及月独自一人应对熟练。当天下午的头条就全部替换成了江总为爱妻豪掷千金买下游轮。
  
  之前的海上聚会,全被洗白成了“给老婆看礼物时正巧遇见XXX”。大众风向又变成了夸江祁景是十佳好男人。
  
  这次江祁景跟人被拍到在京城一中附近,她让人截图了自己的朋友圈,反手就是爆料“江总和江太太认识十一年”“学生时代夫妻俩就是一中校友”,生y地撇清他跟绯闻女主角的关系。
  
  只要不关联上她云及月的大名,公众平台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云及月目光重新回到屏幕上,突然发现了一排仿佛有大写加c特效的字——
  
  @江祁景:【和江太太的第二年。】
  
  配了九宫格,从去年初到去年末,春、夏、秋、冬的她以不同姿态出现在照片里。还有春节、他们俩的生x、跨年,以及她朋友圈那张秀钻戒的自拍。
  
  评论转发里一大片“啊啊啊啊我死了”“我是柠檬精”“呜呜呜江太太上辈子拯救银河系了吧”,格外热络。
  倒显得云及月现在一个人冷冷清清。
  云及月截图发给了秦何翘,并打了一个大大的“?”。
  
  秦何翘:“我昨晚就问过微博那边了。原本是定时,最后那张是PC端临时改的。”
  
  PC端要电脑登录,显然编辑微博的不是江祁景本人。
  
  云及月的心跳渐渐慢了下来。
  
  江祁景果然还是那个熟悉的江祁景。
  这连婚戒都不愿意保存下来的男人,自然不可能保存有关她的任何一张照片。
  
  秦何翘:“我跟你讲个好事:YL club今晚最后一个包厢被我订到了,晚上见。”
  
  回了句“晚上见”,挂断和秦何翘的通话之后,云及月鬼使神差地又翻出了江祁景那条微博。
  
  她攸地发现,这九张大长图里,夹杂了一张她两三岁的童年照。
  
  那是十五岁某个时候和江祁景打赌打输了,将这张照片当做童年黑历史送给了他。
  
  十年了。
  江祁景怎么还把这张照片留着。
  
  *
  
  深夜的YL club门前,低调地停了一辆宾利慕尚。
  
  云及月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对一切都觉得新鲜。
  
  空气并不腻,反而浮着一层清爽好闻的冷叶香,二百七十度环江的落地窗景前设立了演奏台,乐队演奏着莫扎特的《g小调第四十号交响曲》。灯光昏暗氤氲,映着一片浮光声色。
  
  秦何翘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走。今晚要喝随便喝,要玩随便玩,要找男人我给你找十个八个,不醉不归!”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