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渣男之后》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梅雨歇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 1 章
  宁城前几天刮过一次大风,猝不及防,明目张胆地带走了城市的夏天,混杂着些许凉意。
  
  这里的人却丝毫不在意,年轻的女孩儿们照样光着大腿。时髦的打扮,俏皮的妆发,吸引着路过男人的眼光,随心所欲,自由自在。
  
  宁城是个不夜城。
  
  大把的年轻人在这里放纵自己的时光,纵情声色,娱乐至死。
  
  已经开发过几条夜店酒吧的街道,许多的play girls和play boys在这里,四处捕捞,等待着猎物上钩,谱一场醉生梦死,最后好聚好散。
  
  简直是玩家们的天堂!
  
  孙雨霏的出现,在这座城市显得不是那么打眼。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灰绿色的风衣压住了女孩儿的靓丽,随性,g练。
  
  在众多精致的女孩儿里面,她显得有些暗淡,但她毫不在意。
  
  孙雨霏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的眼光,只是行色匆匆。
  
  她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盯着手机的导航,她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一家不那么起眼的心理咨询事务所——嘉达事务所。
  
  孙雨霏有些犹豫,在门口徘徊了一阵,她蹲下来想了片刻,决定还是走了进去。
  
  她走到前台,用手指扣了扣台面,一个小萝莉立马仰起头来,一张小脸粉雕玉琢,双颊红扑扑的,额头上还有一条淡淡的睡痕,一双圆不溜秋的大眼睛,愣愣地看着她,迷迷糊糊的,很是可爱。盯了她几秒,她才反应过来。
  
  “啊!对不起!我刚刚睡着了!你是预约咨询的客人吗?”
  
  小萝莉的声音也非常软糯细腻,孙雨霏怀疑她是否成年,这里会不会雇佣童工。
  
  她犹疑着回答了是。
  
  接着小萝莉自顾自地开始在眼前翻找起来。
  
  “等等等等,我记得在这的呢?”
  
  “不对,不在这里。”
  
  “啊!终于找到了!”小萝莉翻箱倒柜,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档案袋,表情夸张,一脸惊喜地看着她。
  
  孙雨霏心里隐约有些不安,担心自己是不是找错地方了,感觉这里非常不靠谱,甚至萌生想趁着她核对信息的时间溜走的念头。
  
  小萝莉浑然不觉,询问了她的名字后,埋头在文件袋里翻找起来。
  
  “找到了!你好,孙女士。你预约的‘医生’已经在会见室了,emmm……我带你去吧!”
  
  小萝莉对前台的业务好像一点都不熟练,听她说话有种小孩学说大人话的荒谬感。
  
  她想着来都来了,g脆跟她上了楼,刚到二楼准备拐弯的时候,身后出现一道冷淡的男声。
  
  “请由我来带孙小姐去会见室。”
  
  孙雨霏被吓了一跳。一个年轻男人笔直地站在他们的身后,衣着得体,身后的一片阴影打在他的脸上,看不清他的长相,只是他说话,跟机器人似的,声调毫无起伏。
  
  她正要说点什么,突然被小萝莉的抱怨给打断了。
  
  “太好了!竹观,以后别给我安排这种工作了,这个太难了!比我打人还累……你怎么不早点下来?害得我把xx弄得乱七八糟的……”
  
  这把孙雨霏听得目瞪口呆,打人?这是什么x作?这姑娘是学武术的吗?
  
  小萝莉好像被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叽里呱啦说个不停。但那个叫竹观的男人没有理会他,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直接走向前去,准备带路。
  
  他的无视似乎惹怒了小萝莉,小萝莉佯装撸起袖子,咬碎银牙,大有要大打出手的趋势。
  
  小萝莉向竹观走去。
  
  “可恶!装什么装?看到你这张臭脸就想揍你,辛蕴就不应该把你留在她身边,影响心情!”作势便要抡起拳头,打向他。
  
  孙雨霏在一旁,感觉有一阵拳风掠过。开玩笑的吧?!这个小个子萝莉……真的学过武术吗?
  
  就在孙雨霏以为要见证一场惨烈的画面的时候,就见那个男人凉凉地瞥了她一眼,语气平淡地说:“辛蕴还在等她的客人。”
  
  萝莉一听,瞬间偃旗息鼓。
  
  哼!这次就放过他,下次她定不轻饶。
  
  恨恨地盯了竹观一秒,扭头而去。
  
  竹观侧身表达了他的歉意:“实在让您见笑了。我这就带您去会见室。”
  
  说着就牵引她往前走。
  
  孙雨霏盯着他的头颅,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这里,好奇怪啊!
  
  刚刚在两人的交锋之间,她仔细打量了这个叫竹观的长相,眉间清隽冷淡,目若寒星,犹如飞霜降雪,轻薄的嘴唇微微抿起,逶迤出一道寒冰,透出雨后雪松的清冽和瑟瑟凉意。
  
  你很难找到像他这样的人。
  
  他的五官、身材、气度在她见过的人里面,称得上等,可是他给她一种很矛盾的感觉。按理来说这样的人应该无论在哪里都特别出众才是,可是刚刚,她竟感受不到他的一点存在感。
  
  好像,好像是他在极力减弱自己的存在感,让别人都发现不了他,就像现在。她仿佛忘却了他的容貌,他的整张脸又变得模糊起来。
  
  还有那个暴躁小萝莉,她看起来也绝不是那样简单可爱,她刚才送出的拳头,带来的力道绝对能把一个大汉给撂倒。
  
  而这样的两个人仿佛都十分听那个叫辛蕴的人的话。
  
  她要见的那个“医生”就是他们口中的“辛蕴”吗?
  
  她好像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 * *
  
  孙雨霏带着满腹的疑问,跟着竹观走下去,来到了一面白色的木门前,他停了下来,向她介绍这里就是会见室了。
  
  竹观从容地打开了大门,左手抱腹,右手摊开往前引,恭敬地邀请她进去。
  
  孙雨霏双手微微握起,手心有一丝汗意。
  
  仿佛门的里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她微微吸了一口气,迎面走了进去,立即,木门的碰撞声提醒了她,那个男人把门关上了。
  孙雨霏默默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缓缓向里面走去。
  
  周围的桌椅摆放、设计陈列都十分简洁,旁边有一个大书架,上面摆放着很多关于医学、心理学、神经学一类的书,xx有了一个圆形小桌,上面摆放着一x瓷器茶具,素雅恬静、精心摆放,看得出布置这个屋子的人的用心和品味。
  
  忽然,一道声音响起。
  
  “这x茶具是我一个朋友留下来的。本来我不大爱喝茶的,但她一谈起茶艺便如痴如醉,看见一副好的茶,眼睛仿佛会发光。我看她开心的模样,我对这茶也欢喜三分。”温柔的嗓音在春水里流淌,不激起半分涟漪,却有直淌人心的力量。
  
  孙雨霏扭头看向声音的主人,一个让人惊艳的年轻女子。
  
  这种惊艳不是极端艳丽的容貌带来的,而是源自一种柔性的美貌。
  
  她面容的一分一毫都恰到好处,带着诗意一般的浪漫,似是白驹过隙、阳春白雪,颦笑间更沁润着如水的温柔,这种温柔,让人沉溺,让她不自觉听她继续讲下去。
  
  “她说品茶全在‘情境’二字,寻一午后,掸去浮华,得来闲趣,衔来茶香,或香冽醇厚,或缭缭余幽,身入佳境,悠然自在。她说的这些我都不求甚解,但是看见她这么高兴纯粹地喜欢一件事,我也为她开心,于是跟着她学起了茶道。”
  
  孙雨霏似有同感,渺渺喜欢画画,每次看见她在画展对着名家的画如数家珍的时候,她的眼睛就像钻石一样,闪烁着璀璨的光芒,虽然她对这些一窍不通,只知道工作,但这不妨碍她享受她的快乐。
  
  快乐是会传染的,喜欢也是。
  
  孙雨霏听得入迷,对这个话题有了些兴趣。
  
  “那你跟着她学会了吗?”
  
  辛蕴突然看进她的眼睛,她的心轻轻一跳,微微感到一阵压迫,很轻,但有片刻的不舒适感。
  
  随后她的眼里流淌了些许遗憾和哀伤。
  
  “没有。后来她没有教我了。”
  
  “为什么?你们闹矛盾了吗?”孙雨霏不知道她的语气有些急切,辛蕴将这些都看在眼里。
  
  “不,我们仍然是好朋友,只不过……”辛蕴顿了一会儿,往会见室的主室走去,翩翩地坐在了椅子上,孙雨霏也随着她入了座。
  
  “她不再喝茶了。”
  
  “为什么?她不是那么的爱茶的吗?为什么会放弃?!”孙雨霏不自觉用上了“放弃”这个字眼。是的,放弃。放弃了她最爱的茶艺,放弃了她最爱的画画,放弃了她自己!她无比地愤恨她们放弃的态度,放弃他们曾经热爱的东西。
  
  “大概是因为,她的丈夫不爱喝茶,爱喝咖啡吧!所以她学会了烘焙咖啡……我记得她曾经说过她讨厌咖啡,咖啡的味道十分具有侵蚀性,长期饮用足以摧毁味觉,她讨厌那样霸道的口味。”
  
  得知她放弃的理由居然是因为这个,孙雨霏瞬间站了起来,情绪有些激动,手不自动加大力道拍了拍桌子。
  
  “女人总是那么傻,因为男人而忍让,因为感情而脆弱。先是放弃自己的爱好,再放弃自己的人格,最后放弃自己的生命,就为了一个男人?最可笑的是她们擅长自我感动,以为自己做的一切都会有收获有回报,可是男人会懂吗?他们关心吗?女人太傻了,太傻了!”
  
  “女人是太傻了,可人们通常都会忘记那个罪魁祸首,转而责怪女人的柔弱。每一个发疯的女人,背后都会有一个让她们发疯的男人,让她们丧失理智,失去自我。”
  
  “对!她们没错,错的是那些讨厌的男人,他们轻易制造争端,却在事情发生之后,拍拍屁-股,轻松离场。女人们的疯狂更是为他的传奇经历增添一件笑谈。可恨的是男人!”
  
  辛蕴将所有尽收眼底,是时候了!
  
  “那么,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呢?”温柔细腻的嗓音再次响起,辛蕴身子往前倾了倾,带着蛊惑人心的意味。
  
  在辛蕴的引导下,孙雨霏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我要你帮我报仇!”

第 2 章
  孙雨霏从她的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袋,快速将上面缠绕的线解开,拿出一份文件,递到了辛蕴的手上。
  
  “这就是我要报复的对象。”
  
  辛蕴轻轻一扫,档案上写着一个男人的基本信息,上面还有一张他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面容英俊,眼窝深邃,鼻梁高挺,颇有几分姿色。
  
  “我朋友介绍我来你们这里的,她说你们专门惩治那些欺骗女人感情的渣男,让那些女孩受到的伤害原封不动的回报到渣男的身上,是吗?”
  
  “可以这么说。”
  
  “那我要你帮我把这个渣男给弄死行吗?”孙雨霏毫不留情地说道,眼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这个男人的厌恶。。
  
  辛蕴有些哭笑不得。
  
  “孙小姐,我想你搞错了。我们不是黑社会,不能做这么c鲁的事。”
  
  孙雨霏皱了皱眉头,似乎不满意这样的答案。
  
  “那我来找你们有什么用呢?你们该不会以为让人打他,流几滴眼泪就够了吧?我要让他饱受摧残,痛苦死去。”
  
  辛蕴扬起了嘴角,绽放出一个真诚的笑容,整张脸变得生动又明媚。
  
  “当然不会,孙小姐。我们事务所成立以来,从未让客户失望过。我们成立的宗旨便是‘虐尽一切渣男’。”
  
  她顿了顿,又说道:“说了这么久,孙小姐还没有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呢。我期待你能告诉我更多细节,这样才方便我们对症下药。”
  
  孙雨霏慢慢冷静了回来,重新坐回了她的位置,她的右手不自觉地摸了摸她左手上的手链,微微伏低了头,神色晦暗不明。
  
  “这个男人欺骗了我……”
  
  辛蕴立即打断了她的说话。
  
  “孙小姐,不好意思。我希望你能告诉我真话,而不是随意去杜撰。”
  
  “谁是受害者?受害者性格、生活习性、爱好,以及他们从相识到结束的过程,相处模式这些信息都需要分毫不差地告诉我。请相信,你若给出虚假的信息,最后我们给出的结果也绝不会让你满意的。”
  
  孙雨霏瞳孔微微放大,右手攥紧手腕,她没想到她能这么快就看出她是在说谎。
  
  她涩涩地开口道:“你怎么知道的?”
  
  辛蕴淡然一笑,不以为然。
  
  “从你进门那刻开始,我就已经在观察你了。”
  
  “你穿着虽然简单,但都同属于verscase一个品牌的,说明你非常专一,也可以说是偏执。你的穿衣风格都属于偏简约g练风的,但你的左手腕上却佩戴了一条与你风格非常不搭的白色水晶项链,说明这是别人送给你的,而且你很重视她。”
  
  “那有怎样?就不能是我男朋友送给我的吗?”孙雨霏有点急躁,生物本能让她觉得这个女人十分危险,她试图解剖自己,把自己曝露在她的面前,甚至,在她不注意的瞬间,她的左脚已经开始朝着门的方向,身体的本能试图说服她逃跑,但她从来都是一个战士,她应该继续战斗!
  
  辛蕴垂眸,轻笑:“别紧张,让我把话说完好吗?”
  
  “你并没有男朋友,你已经处于单身状态很久了。你似乎不太注重打扮,穿衣大多以舒适为主,你的头发至少是半年以前做的,或者更久,而且很显然对于化妆,你并不太费心思,虽然今天跟陌生人见面,你好不容易化了一个淡妆,但是有些细节的地方你没有处理好,说明你是个化妆生手。这看起来并不像有男朋友的样子。更何况,白水晶寓意是祝愿学业有成的,通常用来送朋友的,送女朋友啊,应该送粉水晶……”
  
  孙雨霏挣扎了一会儿,没想到她都识破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将手环抱在月匈上,大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味。
  
  “还有呢?”
  
  “所以之前我用那番话试探你。我果然没有猜错,那个受伤的对象是你的朋友,你非常重视她。我看你翻开你的包,里面露出了一本黑色笔记本,已经非常破旧了,你却还留着,说明你是一个非常念旧的人,还有你的左手腕本来应该还有一只宽表带的手表,你应该戴了很久,已经留下白印,我猜这只表坏了,你正拿去修理了。综上所述,像你这样怀旧、偏执、专一的人,当你从心底认同一个人的时候,你会为她做任何事,包括替她复仇,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辛蕴仍然面带微笑,一切都无懈可击。但这却让孙雨霏不禁背脊发凉、身子发软。
  
  她说的完全正确!
  
  孙雨霏变得有些垂头丧气,她没有接过她的话,却开口说话。
  
  “我不想让她再受伤害了,就算是在别人的口中也不行!”
  
  “她叫渺渺,喜欢画画……”
  
  孙雨霏正准备把这一切都交代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竹知从门外进来了,他径直走到辛蕴的旁边,低声地说了一句:“那边都安排妥当了。”
  
  辛蕴温和地点了点头,示意孙雨霏继续说下去。
  
  孙雨霏却变得有些不适,她并不希望一个男人在这里听到渺渺的事,这对她是一种冒犯,她的眼神瞬间变得有防备。
  
  辛蕴似乎是看到了她的顾虑,向她解释道:“孙小姐,请不用担心。竹知是我的助理,也是我们的情报分析员,他会根据你所说的内容去寻找核对报复对象的其他信息,不要小瞧他的作用,他的工作,至少能让我们的行动轻松一半。还有,我们事务所是会签保密协议的,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向外透露你,以及你说的每一个字。请你相信我们!”
  
  孙雨霏渐渐放下戒心,开始为两人述说了渺渺和渣男的故事。
  
  按照孙雨霏的说法,就是一个世纪大渣男如何欺骗感情,最后害得无辜的文艺少女弥足深陷,失去自我,因他自闭,为他自杀的悲惨故事。
  
  然而从有些细节却被两人嗅出了不一样的意味。
  
  “我不知道渺渺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看见她这样我真的为她心疼,那个渣男却得不到任何惩罚,虽然渺渺没有死,但我却无法忍受他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仍然能继续过他滋润的生活。我是个有底线的人,违法的事我不会碰,但是我一个朋友说你们有办法,能狠狠地惩罚一个渣男,却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所以我找到了你们。”说完这些,孙雨霏内心松了一口气,有一种释放了的感觉,这些话她没有跟别人讲过,虽然有她和阿姨一起照顾着渺渺,但有些话她是说不出口的。
  
  “是PUA!”两人异口同声。
  
  “PUA?什么PUA?”不怪她不了解这些,她一直都忙着工作,很少上网冲浪,也就对这些东西不太了解。
  
  辛蕴开口解释道:“PUA全称是Pick-up Artist,美国的舶来品,华-国国称之为‘泡学’。开始的时候在美国,只是被当做一种街头搭讪艺术,后来转华-国-国,因着文化差异,逐渐发展成为那些‘泡学专家们’通过自我包装、心理暗示,对异性诱骗、洗脑,最后达到上|床的目的的一种亚文化。”
  
  孙雨霏听到这些,感到震惊。怎么会有这种艺术出现,无-耻无-耻下三滥的卑鄙手段真的能称之为艺术吗?那么男人们都去学了这个,该会有多少女孩子遭到毒手啊!
  
  孙雨霏忍不住全身发抖,牙齿不住地打哆嗦:“所以—人-渣个人-渣是在对渺渺进行了PUA是吗?”
  
  辛蕴沉吟了一会儿,才回答:“不!你朋友的情况可能比这更糟。”
  
  竹知难得地接过话继续说下去:“现在流于市面上的PUA是非常低级且无用的,不过对于一部分强烈渴求异性的人而言,他们愿意花钱去学习那些所谓的技巧,但是很少人能真正提升自己的性吸引力,学PUA的大部分人是以推到异性为目的,除了下药这样不入流的流派,男女双方大多是自愿达成dating意见,不会进行长期的感情交往,像你所说的他们交往超过三个月,男方的目的并不简单。”
  
  辛蕴开始慎重起来,直直地看向已经有些呆滞的孙雨霏:“并且,从你口中听到的,对方非常隐晦地使用了一些心理手段,贬低打压她,让你朋友自我价值情绪尤其低落,转而进一步控制对方,可是到现在,他可能不想再玩了,由此,我可以断定:他是专门找上你的朋友的!”
  
  孙雨霏瘫坐在椅子上,捂住嘴巴低声啜泣,使劲压抑自己,口中喃喃自语:“不可能……怎么会呢?渺渺一直都对人和善,他怎么会特意找上渺渺,还把她害成这样的呢?”
  
  辛蕴见状,来到她的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想要给她一点安慰和支撑:“目前我们并不知道原因,这一切竹知会好好调查清楚的。你放心!我们会好好帮助你的朋友的。”
  
  孙雨霏这时反握住她的双手,抓人的力度让辛蕴感到一丝疼痛,她双眼通红,红血丝在她的眼珠周围慢慢浮现出来,仇恨使她变得声嘶力竭:“求你!求你一定帮她!无论出多少钱都行,我要让那个男人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辛蕴望着她痛苦的双眼,沉沉地点了一个头。
  
  ……
  
  两天之后,孙雨霏又来到了这里。竹知拿出了一份合同给她。
  
  “孙小姐,签了这份合同意味着嘉达事务所接受了你的委托,为你制定一x报复计划,当然最后都由你来决定是否执行。相关的费用,我们会等计划实施完毕,寄一张账单给你过目。同时,你也要答应,在合同签订以后,你要为此事保守秘密,不能向无关人等泄漏我们的计划。这非常重要,请你牢记。”
  
  “这我都明白,但是我有一个问题,难道不会有心软的女人,还爱着那个渣男,把你们所做的一切都公之于众了吗?”
  
  辛蕴听了微微一笑:“孙小姐,我们事务所不是什么委托都会接的。在此之前,我们都会认真筛选,剔除那些心意不决的人。至于真的有人违反了约定,我相信,后果并不是她能够承受的。”
  
  一阵冷风吹过,孙雨霏感到背脊发凉,身体微微一颤,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到那个会武术的萝莉,还有眼前这位能看穿人心的“医生”。
  
  她想,如果真的有人违背约定,她的后果一定会很惨的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