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男二纪事》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弯腰捡月亮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白骨精(1)
  这是瘟疫蔓延的第十天。
  
  说是瘟疫,不过是因为它会传染,可就症状来看,倒不如说是一种怪病。
  
  得了这种病的人几x之间,身上的皮肤会奇痒无比,过几天以后,身体里会长出枝条一样的东西,那枝条钻出皮x,长长的拖在地上蠕动,可怖又诡异。
  
  洪湖城到处弥漫着浓浓的艾x味,书白扶住摇摇欲坠的陈溪,“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陈溪容色憔悴,她一身白衣已经染上了不少泥垢,红唇失了血色,一双白皙的双手被熬药的罐子烫得通红。
  
  “我无碍的。”陈溪轻轻蹙眉,心里焦急。
  
  如今城内瘟疫蔓延,房琛每天带着一队人去山里采药,陈溪就负责看顾这里的病人。
  
  她虽是药谷传人,可如今的病,显然不是普通的药石可医。房琛和她都觉得更像是妖物作祟。
  
  陈溪站直了身子,把手臂从书白手里xx来。书白的手在空中卷了卷,又若无其事的收了回来。
  
  陈溪眼里,总是看不到他的。
  
  把陈溪熬好了的药分给身边的病人,书白身子一顿,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目光落在城门那头。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有一个小小的身影走过来。
  
  卷耳推开城门,两块历经几百年的石门发出吱呀呀的声音,她抬手扇了扇纷飞的灰尘,快速地扫了一眼死气沉沉城内。
  
  宽阔的街道上躺着许多人,还有很多店铺门口挂着惨白的白幡。
  
  卷耳一身浅绿色襦裙,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有些突兀。她剪水瞳落在不远处相互扶持着的两人,眸光微闪。
  
  一身白衣济天下,想必就是女主陈溪了,她身边那个同样身穿白衣的人,应该是房琛和书白其中一个。
  
  卷耳习惯性的摸了摸腰间软剑上x色的络子,边回想原著里的剧情。
  
  原著里,洪湖城这场怪病持续了一个多月,女主陈溪作为医谷传人闻讯而来,不眠不休的在洪湖治病救人。男主房琛作为洪湖总兵之子也留在这座城里与她共患难。
  二人经历生死,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房琛是洪湖总兵之子,总兵府本来看不上陈溪这样普通的民间女子,可洪湖城这场怪病最后是陈溪找到了救治的方法,这才有了嫁给房琛的底气。
  
  至于这救治的方法,就不得不提那个x灰男配了。
  
  书白看着缓步过来的少女,眸光幽深。
  
  这人,是个捉妖师。
  
  卷耳脚步轻快的走到两人面前,她脸庞娇嫩,瞧着年纪不过刚刚及笄,“这位可是陈姐姐?”
  
  她声音清脆,像是琵琶低语,珠落玉盘。
  
  看她利落的打扮,陈溪虽不懂武,可少女腰间缠着泛着寒光的软剑……
  
  陈溪惊喜,“你是……阿琛找来的捉妖师?”也不怪她语气犹疑,实在是这小姑娘看着不过半青少女的样子,倒不像个捉妖师。
  
  卷耳笑眯眯点头“是的。”她眉目灵动,眼波盈盈,像极了洪湖未出事前波光潋潋的水。
  
  陈溪松了一口气。
  这世道妖魔横行,但能对付他们的捉妖师却极少,能自称捉妖师的,必定都是有些真本事的。
  
  陈溪并不会因为卷耳瞧着年纪轻便慢待她。
  
  洪湖城的怪病显然是和鬼怪有关,房琛说请个捉妖师来看看,陈溪自然支持他的意思。只是倒没想到是如此年轻的小姑娘。
  
  陈溪相信房琛看人的眼光,所以倒不怀疑卷耳的能力。她脸上带着温柔的笑,给他们介绍道:“书白,这是阿琛请来的捉妖师,叫……”
  她看向卷耳,目光抱歉,“刚才一激动,倒是忘了问这姑娘名字。”
  
  “卷耳,周卷耳。”
  
  周姓,是捉妖师里能力最强的家族。书白扫了一眼像是雨后嫩竹一样的卷耳,神色不辨喜怒。
  
  他长相偏妖异,只是偏偏穿着一身白衣,倒是把精绝殊色压下去几分,平白让人觉得美玉蒙尘。卷耳觉得,这人若是穿红色,应该最是好看。
  陈溪柔柔点头:“周姑娘,这是我的朋友,书白。”
  
  那白衣青年脸上没什么表情,陈溪这样说,书白只不过淡淡对卷耳点了点头,眼尾狭长,只用眼风淡淡扫她,不怎么待见卷耳的样子。
  
  卷耳好脾气的在心里表示理解,书白是一只白骨精,白骨精肯定不会喜欢捉妖师的呀。
  
  书白是陈溪三年前无意间救回来的,自然也知道书白的身份,如今看他对卷耳冷漠的态度,也只是无奈而已。
  
  书白比陈溪高出一个头,瞧着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他浑身几乎没什么妖气,面皮细腻白皙,淡色瞳孔像是含着悯然,不似妖,倒像是仙。
  
  他和陈溪一样一身白衣,长衫似雪,墨发用玉扣扣起一半,额前垂下几缕,容貌倒是比陈溪这个女主更加迤逦。
  
  可这样一个精致的人,下场却是很惨。
  
  几个人寒暄几句,陈溪就回到了正题。
  
  “周姑娘快看看这病,是否有何奇怪之处?”
  
  往x热闹的街道上如今门可罗雀,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病人,陈溪带着卷耳往路边一个店铺走过去。
  
  店铺门口正躺着一个人,面色泛红,他身上挂着几块勉强蔽体的碎布,卷耳本以为是个贫苦人,但仔细看那布料,却又是织金了的锦缎。
  
  他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有大大小小很多抓痕,卷耳反应过来,他这幅破烂的样子,应该是他自己抓的。
  
  血痕不可怕,可那在皮肤上钻出的长长的枝条,让人看着心下发凉。
  
  那枝条伸到陈溪面前,书白皱眉挡在她身前,掌风利落的劈断那妖气四溢的枝条。
  
  地上那人痛苦的□□出声,像是砍断的是他的身体一般。
  
  卷耳看了书白一眼,随即伸手搭上那人脉搏,眉间轻蹙。
  
  陈溪捏紧了手中的帕子认真的看着卷耳。
  
  过了会,卷耳收回手,神色凝重,“敢问陈姐姐,平时这洪湖城以何为食?”
  
  陈溪想了想,不明白卷耳何出此问,“不过是五谷果蔬,应该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地上的枝条缓缓蠕动着,根部扎在人的皮x里,红红绿绿的液体渗出来,陈溪不忍再看,微微别开眼。
  
  卷耳道:“他们不是生病,而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说话间,卷耳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书白,那人恍若未觉的捣着手里的药,像是没听到这边在说什么。
  
  可卷耳知道,书白必然是知道这病的缘由的,只是命中皆有因果,这些人也算是自食其果。
  
  他不帮忙,倒也不能怪他。
  
  城门口传来踢踏马蹄声,三人应声回头,看到房琛骑着马带着一队人从城门而入。
  
  房琛一身深蓝锦袍,剑眉入鬓,典型的男主长相,一看就是和陈溪这种小仙女非常搭的那一款。
  
  卷耳目光落在书白脸上,他面上温和一片,也转身平和的看着房琛,可卷耳却看到他攥的发白的手指。
  
  装吧装吧,卷耳撇嘴。
  
  “溪儿。”房琛下了马,宽大的手掌牵着陈溪,两人看向对方的目光甜滋滋黏糊糊,关系显而易见。
  
  房琛牵着陈溪走过来,目光在书白身上停了一瞬,看到在场的第四个人,“可是周姑娘?”
  
  卷耳点头。
  
  房琛眼睛一亮,看他们围着这病患,显然是正在诊治,房琛忍不住急切地道:“周姑娘可有什么发现?”
  
  卷耳又把那问题复述了一遍。
  
  房琛皱眉思索,“洪湖城特产奇多,可吃的东西翻来覆去不过是那几样,可是有什么不妥?”
  
  地上的藤蔓缓缓蠕动,卷耳顺了顺腰间软剑上的络子,“我觉得,这洪湖城百姓应该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房琛一愣,“周姑娘是指?”
  
  “他们,吃了藤妖。”
  
  吃了藤妖的人染上这病,一个传一个,才有了如今的样子。
  
  卷耳声音清脆,可听着的人都是背脊一凉。
  
  人吃妖怪,怎么想怎么惊悚。
  
  陈溪面色也隐隐发白,“我就说,用了许多的药,这病竟然不见起色,竟然是,竟然是……”
  
  书白瞥了卷耳一眼,卷耳余光看到,那人嘴角似乎,翘了一下?
  
  白骨精都是千百年的大妖怪,他应该早就看出这些人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才会这样,如今说不定是笑话她在这卖弄呢。
  
  房琛皱眉沉思,洪湖城周边有许多并未开采过的老林,应是有人贪图口腹之欲,把还未成形的藤妖当成野菜采了回来,才有了如今的祸事。
  
  这并不是什么瘟疫,而是藤妖的报复。
  
  房琛觉得脖颈有些痒,他抬手轻挠了挠,没太在意,“周姑娘可有医治之法?”
  
  卷耳在地上那人身上贴了张止痛的符纸,“方法自然是有,画几笔符纸的事。”
  
  陈溪目光晶亮。
  
  卷耳斟酌开口,“只是这画符的东西,却不能用普通的朱砂。”
  
  房琛疑惑,“那是需要何物?”
  
  书白也放下手里的x药,目光和卷耳相接。
  
  “便是要找一只比藤妖修为更高的妖怪,以他的血替朱砂来画这符纸。”
  
  卷耳说完,房琛和陈溪的目光一愣,然后齐齐的落在书白身上。
  
  书白什么身份,在场的人都知道。
  
  听完卷耳的医治方法,书白抬眸看着陈溪,自嘲一笑。
  
  这世上,对陈溪来说,总有比书白更重要的事啊。

白骨精(2)
  今x的x光很足,其实妖物本不应该在这样大的太阳底下晒着,可陈溪在这,书白便义无反顾的陪着她。
  
  如今有了医治的法子,听起来也并不是多难,书白在陈溪希冀的目光里淡淡道:“溪儿想用我的血做引吗?”
  
  陈溪说不出话来。
  
  这三年里,书白不止一次的用命救过她。
  
  书白也跟陈溪坦白过自己白骨精的身份,刚知道的时候陈溪是害怕过,只是他从来没伤害过自己,陈溪也就慢慢放下心来。
  
  书白的话罕见的有些尖锐,房琛皱眉,“书白,你别x溪儿。”
  
  陈溪苦笑:“书白,只是……只是用你的血而已,不会对你有什么伤害的。”
  
  那么多人命,身为药谷传人,她不能不管。
  
  书白垂眸,微微勾起唇角,“溪儿既然想要我的血,那书白便给你。”
  
  他一身凉薄落寞,卷耳觉得他要是有耳朵的话此时应该都垂下来了。
  
  陈溪却没发现,闻言她笑意温柔,“我替洪湖百姓多谢你,书白。”
  
  *
  
  那x之后,房琛便陪着陈溪每x上山采药外加照顾病人,两人感情升温的卷耳都能看得出来。
  而书白每x只能来找卷耳,他们两个一个放血一个画符,配合的诡异的默契。
  
  书白的两条胳膊上大大小小一堆的刀割的痕迹,盛着血的碗见了底,书白手起刀落,胳膊上便又多了一道口子。
  
  鲜血顺着他白皙的胳膊落入卷耳面前的碗里。
  
  他利落的样子仿佛割的不是自己,卷耳看的牙酸,“你别总那么大力,割破皮x就可以了。”
  
  使那么大劲儿像是要报复自己一样,也不嫌疼。
  
  书白闻言讥笑,“捉妖师看着妖怪在这放血,竟然还教起手法了?”
  
  “……”
  卷耳发现这人在自己面前开启的总是□□模式,捉妖师和妖怪不愧是天敌。
  
  放下手里的笔,卷耳看着身边的人道:“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放了半个月的血,书白本就白皙的脸如今更加惨白,他唇上毫无血色,卷耳觉得他那黑瀑一样的长发都失了光泽。
  
  那人不理卷耳,看她画好了符,书白放下血迹斑斑的袖子盖住伤痕累累的手腕,绕过她直接往外走。
  
  “等一下。”卷耳皱眉。
  
  书白步子一顿,不耐烦地回头,“做什么?”失血过多,他没那个耐心在这陪卷耳废话。
  
  这半个月来天天放血,书白觉得自己像是个没有感情的药引机器。
  
  卷耳xx整理了桌上的符纸,她绕过桌案走到书白身前,“伸手。”
  
  “?”
  
  看他没反应,卷耳索性直接上手拉过他的手腕,却被他的体温凉的一惊,“你怎么这么冰?”
  
  少女手心温热,哪怕隔着衣袖,书白仍然能感觉道她温热的体温缓慢的传来。
  
  她身上总是带着淡淡的香,凑得近了更加明显。书白忽视那股暖意,把手xx来,又问了一遍,“做什么?”
  
  他袖子上都是血,落在白色长衫上吓人的紧,卷耳气道:“你伤口还没包扎乱跑什么?”
  
  浑身是血脸色惨白,跟从案发现场跑出来的一样。
  
  这几x书白也算是摸清了卷耳的脾气,这人像个笑面虎,房琛和陈溪都很喜欢她,甜言蜜语的最是擅长蛊惑人心。
  
  倒是没见过她这样,眼里带着薄薄的怒气。
  气他,没有包扎伤口。
  
  书白垂眸。
  
  这几x陈溪忙于照顾城中百姓,闲下来的时候也是围着房琛转来转去,并没有关心过他。
  
  书白已经有好几x没见过陈溪了。最近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都是这个捉妖师。
  
  卷耳拉着他坐到桌案前,拿了布条给他包扎好,一边跟他道:“你最近失血太多,可别出去乱晃,不然小心被捉妖师捉了可就麻烦了。”
  
  白骨精的心脏可活死人,血可解奇毒,这一身修炼了千百年的皮囊,也有大效用,卷耳怕他如今妖力不够,出去乱转被抓了去。
  
  书白视线落在少女卷翘睫毛上,声音不辩喜怒,“捉妖师不就在我眼前吗?”
  
  白骨精一身是宝,普通人不知道,可捉妖师自然是知道的。
  
  他又道:“你不心动吗?”不心动吗,这一身的血液和心脏。
  
  卷耳给他包好了伤口,却并没放开他的手,她眼珠转了转,视线落在他一双淡色眸子上,笑意甜甜,“心动啊。”
  你每一分每一秒都忍不住怼我,我心不仅动,动的还挺快。
  
  书白危险的眯了眯眼。
  
  卷耳接着道:“不过不是对你的血和心脏。”她眨了眨眼,“比起你的心脏,我对你的脸更心动。”
  
  这一身倾国好容颜,实在是很难不心动。
  
  “……”
  
  “呵呵。”
  
  卷耳搭上他的脉,“这血就放到今天吧,符纸够用了。”她想了想,“回去多吃点枣,补补血。”
  
  “不再存点?”
  
  卷耳翻了个白眼,“你真当你这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那人抬眼瞧她,面无表情,“不用算了。”
  
  坐着休息了一会,书白脸色好了一点,卷耳便正色道:“如今藤妖之毒控制的差不多了,只是我还有一个顾虑。”
  
  “不知道这藤妖去了哪?”他接上卷耳的话。
  
  卷耳点头,“不找出他,这病就不算结束。”
  
  藤妖狡诈,若是附在人身上,也够他们喝一壶了。
  
  夕阳西下,暖x色的光透过窗格撒了两人一身,书白身上的凉意散了些,卷耳坐在他对面认真思索,两个人都沉默不语,若是忽略的讨论的内容,倒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藤妖畏火,明x找个地方放一把火,让城里的人都来围观,到时候自然就知道是谁了。”
  
  书白淡淡道。
  
  卷耳笑道:“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一笑起来大眼弯弯,讨喜的很,书白看了两秒,拂袖起身。
  
  “我去看看溪儿。”
  
  卷耳撇嘴,在他身后幽幽道:“及时止损啊白骨精,人妖殊途的。”
  
  那人步子不停,消失在长廊尽头。
  
  *
  陈溪正在把卷耳送来的符纸捣碎入药,她忙的脸色有些憔悴,看到书白过来便问,“周姑娘可有什么话交代?”
  
  她忙不迭的煮药倒药,并没看到书白惨白的脸色。
  
  或许有那么一瞬间她是注意到了的,只是还有更多的事等她去做,所以书白理所当然的被她忽视。
  
  胳膊上的布条缠的有些紧,却也很好的止住了血,书白牵起一个笑,“她说符纸便画到这,明天瘟疫应该就差不多好了。”
  
  陈溪闻言终于轻轻呼出一口气,她想了想,刚要关心一下书白的身体,便被走进来的房琛打断。
  
  陈溪眉眼一亮,看着的房琛的眼睛里再无其他。
  
  书白漠然的看着那旁若无人的两人,转身离开。
  
  *
  十五圆月这天,洪湖城里的病人彻底治愈,房琛包下了城内最大的酒楼,四个人难得放松的坐在一桌吃酒。
  
  房琛感慨道:“如今洪湖城恢复往x之貌,多亏了各位的帮忙,这份大恩我无以为报。”
  
  陈溪给他斟了杯酒,“治病救人本就是我的分内之事,况且这次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要感谢的是书白和周姑娘。”
  
  卷耳心里有些焦虑,她只知道原著里,书白最后被挖了心脏剥了皮x,可却并不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此时听了房琛的话,只是随便应付着,“应该的应该的。”
  
  酒香醇厚,不过两杯,陈溪就已经脸色酡红,房琛宠溺无奈的道:“让你少喝一点的。”
  
  陈溪轻哼呢喃,满是小女儿家的娇态。
  
  书白只是一言不发的坐在一旁,像是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房琛抱起陈溪,跟书白和卷耳道:“如今洪湖恢复了往x的繁华,二位可四处逛逛,溪儿不胜酒力,我就先带她回去了。”
  
  书白本想说什么,可知看着埋在房琛怀里的陈溪,他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人都走了,别看了。”卷耳敲了敲碗,清脆声让书白回神。
  
  卷耳能感觉到,房琛在有意的让陈溪避开书白,卷耳猜想男主应该是察觉到了书白对陈溪的想法。
  
  藤妖的毒已经解的差不多了,卷耳没跟房琛和陈溪说藤妖还没找到的事情,免得他们帮不上忙又跟着担心。
  
  今x是十五,妖怪的妖力大减的x子,卷耳道:“我在洪湖城四面都结了界,只要他还在这城内,今晚一定能找到他。”
  
  夜色渐深,卷耳伸了个懒腰,“我们也回去吧?”
  
  星潮闪烁下,月光在两个人身上像是铺了一层淡淡的珠光,书白脸色苍白,卷耳疑惑的看他面色,半晌猛地一拍脑门。
  
  “哎呦我怎么忘了你。”
  
  那结界对普通人无碍,只是对妖物来说像是一道催命符,今晚又是十五,书白如今肯定也难受的不行。
  
  只是这人没事人一样还跟他们出来吃饭喝酒,卷耳倒是忘了他是个白骨精了。
  
  她嘟囔着,“就为了跟陈姐姐吃顿饭,命都不要了?”大十五的出来瞎跑。
  
  卷耳把腰上软剑解下来,双手环过书白的腰,微微抬头,眼睛看着他白皙的下巴,“给你带这个,我的阵法便伤不到你了。”
  
  书白撇了一眼快埋在自己怀里的人,她头上带着梳头水的香,书白语气有些凉,“周姑娘可是终于想起我了?”
  
  卷耳怎么觉得,这语气莫名的怨念……?
  
  她拍了拍书白腰间的剑柄,“云青乖,明天就把你接回来。”
  
  那剑名为云青,此时听了卷耳的话发出呜呜声,最后只得安静的缠在书白腰间。
  
  房琛早就结了帐,卷耳和书白出了酒楼,找了个没人的街道缓步走着,一边等结界的反应。
  
  小路悠长,身旁白衣少年郎,巷里桂花香。
  
  书白低头看着刚到自己肩膀的卷耳。
  
  捉妖师书白见得多了,只是这样的捉妖师,倒是第一次见。
  
  察觉到书白的视线,卷耳疑惑,“你盯着我g嘛?”
  
  “你为什么不抓我?”白骨精也是妖。
  
  卷耳摇头,“你又没有害人,我为什么要抓你?人和妖谁也不必谁高贵,谁也不能决定谁的生死。”
  
  书白笑了,“平等?你们人不是一向觉得比妖高一等吗?”
  
  卷耳抬头刚想反驳,对上他唇边那一抹笑,神色怔愣。
  
  白骨精笑起来真好看呀。
  
  卷耳刚想逗他,便见书白神色忽然一凌。
  卷耳感应到什么,抬头看着黑压压的天空下,有一个地方渐渐腾起黑色的雾气。
  
  藤妖出现了 。
  
  “那是……总兵府?!”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