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重生后世子他追过来了》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乘舟拾星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第一章

  傍晚乌云积了厚厚一层,才打过两声闷雷便下起雨来,这一场瓢泼大雨来的畅快,让暑热顿时消去不少。
  
  程茵歪在窗边,耳畔听着滴答不休的雨声,手执一柄银色镂空雕花的小镜,手指轻轻捏开自己的嘴唇,才稍稍碰了一下,就疼的她皱了眉,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素莲才掌了灯进来,听见方才自家小姐的叫声,便弯了身将灯放在小几上关切问,“可是那口疮又疼了?”
  
  程茵捏住嘴唇的手指松开不敢再动,手指无处安放,生怕再弄疼了伤口。
  
  素莲轻叹了口气,看向自家小姐的眼神中皆是恨铁不成钢,“我说小姐,您从小就是虚火的体质,不能吃辣,一连几天您都跟姑爷吃那南边传来的锅子,吃的嘴里起了三五个口疮,我看着那锅子颜色红彤彤的都吓人,您怎么还下得去口啊!”
  
  程茵将镜子扣在桌上,方才嘴里钻心的疼痛好不容易缓和了,这才道,“不碍事,他觉得这东西好吃,所以特意带了那边的厨子过来,也是为了让我尝尝,我何必扫他的兴呢。”
  
  说话间这嘴里的口疮又疼了起来,“你明天去给我抓副清凉去火的药来,我喝几天就好了。”
  
  “你总是这样处处为世子着想,可是他对你可有你对他一半好?”素莲是程茵的陪嫁丫头,二人自小一起长大,素莲在她面前向来说话直白,有什么说什么。
  
  这样的话程茵听她说过许多,从未出嫁时候便是如此,每每听到她也只是清浅笑笑。
  
  郑寒问是她哭着喊着闹着才求来的。
  
  三年前郑寒问从歹人手中救了她的命,从那时起程茵便一头栽进了情渊里,整x满脑子想的都是郑寒问,处处打探他的消息,探究他的喜好,总之为了接近郑寒问她无所不用其极。
  
  尽管郑寒问从来对她都是冷冰冰的模样;尽管京城中的贵女都拿此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尽管她程茵成了满城的人的笑柄,她都全然不在意。
  
  最后求着在朝为官的父亲舍去了脸皮去求了圣上,这才促成了这段姻缘。
  
  如今成亲已经有一年多了,虽然郑寒问依旧对自己是不冷不热的,但是程茵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接纳自己,会发现自己的深情。
  
  想到此,程茵突然觉得x子又有了盼头,连带着嘴里的疮都不疼了。
  
  “夫人,世子回府了,特让奴婢来请您去前厅用膳。”
  
  门外侍女持伞站在廊下,雨水哒哒滴在伞上绽开一朵朵水花。
  
  程茵眼前一亮,嘴巴不由自主的咧开,笑成了一朵灿阳,尚未开口便看向门外,素莲见此,自是会意,便朝门口高声回话道,“知道了,夫人这就过去。”
  
  程茵几乎是从椅子上弹跳起来的,轻轻整理了发髻,又拍了拍裙摆,微微转了身朝素莲询问道,“怎么样,我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吧?”
  
  素莲认认真真让下打量程茵,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似得,从前谁不知道礼部尚书府的三小姐容貌倾城,那求亲的人也是踏破了门槛,可这安北侯府的郑世子却从不将她放在眼里,简直是瞎了眼!
  
  素莲摇头,“没什么不妥,很美!”
  
  程茵抿嘴笑得更甜了,揪着自己衣裙得意道,“这身鹅x的衣裳是新做的,自然好看。”
  
  ***
  
  素莲为程茵撑着伞,程茵仔细收着衣裙,生怕被雨水打x,好不容易来到前厅这才松了口气,才踏进门来,便见八仙桌上又摆了锅子,正呼呼的冒着热气,里面的汤水红彤彤的热烈娇艳,桌上摆了一众锅子的食材,原来今x还是吃这些。
  
  来不及发愣,便听桌边坐着的郑寒问面无表情的朝她招了招手,“来,坐下吃饭。”
  
  程茵笑得有些不太自然,盯着郑寒问的脸便坐了下来,“今天还吃这个?”
  
  这味辣锅子是他半个月前去南方办事吃到的,本就爱吃辣的他一吃便上了瘾,回来时候g脆带了一厨子回来,专做这锅子。
  
  “今x下雨,吃这个正好,”郑寒问此时才将眼皮抬起来,定睛看着对面的程茵,“怎么,你吃够了?”
  
  “不,我很喜欢吃,就是怕你一连吃了这么多天吃腻了。”程茵忙摇头否认,直勾勾的盯着郑寒问的脸道。
  
  “既然喜欢,便多吃一些。”郑寒问随口丢下一句话,可这句话听在程茵耳朵里便是关切了,程茵欢天喜地的应下,全然忘了自己嘴里的几个大疮。
  
  素莲站在一侧暗地里叹了口气,无奈上前,瞄着郑寒问,趁他不备,将程茵夹过来的吃食放到清水碗中涮了涮再送进程茵面前的碟子中。
  
  郑寒问从来不肯多看程茵一眼,这主仆二人的小动作他自然不会轻易发觉,不过却都落入了郑寒问的贴身随侍严路的眼中。
  
  这火辣的吃食落入程茵的口中便都成了锋利的剑,剑剑扎进创口上,堪称是雪上加霜。痛得她眼圈都红了还在坚持。
  程茵几乎不怎么嚼,囫囵着便吞咽了下去,一口菜喝三口水,好歹是将饭吃完了。
  
  放下筷子,程茵这才算是松了口气,目光寸移,再次落到郑寒问的脸上。
  
  郑寒问生的冷峻,眉长鼻挺,唇红齿白,双眸淡漠,又不常说话,显得整个人都如同冰山一般,可这样的郑寒问却牢牢的镶嵌在程茵的心里,只是看着也是欢喜的。
  
  “你先回房,我还有事,稍晚一些再回去。”郑寒问感受到对面程茵的目光,二人对视的瞬间让程茵心头一颤,顿时红了脸。
  
  “好。”对于郑寒问的安排,程茵向来都是说一不二,他一声令下,程茵便乖乖离开,直奔房间。
  
  郑寒问的目光没有在程茵身上留连片刻,更加没有留意到素莲临走时候朝他翻过来的白眼儿,素莲讨厌他,打心眼儿里讨厌。
  
  ***
  回书房的路上,郑寒问目光投向一侧的严路,“你好像有什么话说?”
  
  严路素来不是多嘴多舌的人,可是方才见了那主仆二人的动作,又想起世子妃强颜欢笑的模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一路上都在考虑要不要多句嘴,恰逢世子又问,便g脆斗胆开了口,“回世子,小的觉得夫人似乎并不能吃辣,方才见素莲用清水给她涮着吃食,而且夫人也是一脸难以下咽的模样,嘴边细看有些高低不一,不知道是不是有伤口。”
  
  话一出口,严路便惊觉不妙,说的这样细致不就摆明了他对世子妃私自窥探。
  郑寒问沉吟片刻,突然停下脚步,严路在身侧也马上驻足。
  
  对于严路的担心,郑寒问并不介意,严路的为人他再了解不过,只是他到不曾觉得程茵有什么不对。严路这样一说他才多了几分思量。思量归思量,到头来他依旧一言不发。
  
  ***
  郑寒问回房的时候,程茵险些倚在床边睡着了,听见门声响动立马精神起来,困倦的眼皮强睁成了三层,脸上挂着甜糯的笑,“你回来了。”
  
  “嗯,”郑寒问只轻轻应了声,随即又扫了眼程茵,“时候不早了,安寝吧。”
  
  程茵点头,起身来到他身旁,熟练的为他宽衣解带,郑寒问高了她大半个头,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见程茵浓密的睫毛如同扇面,弧度优美。
  
  “好了。”程茵说道,转过身去,将他的衣裳依次挂好,再回头时,郑寒问已经躺在了床上。
  
  程茵也将外衣脱下,麻利的钻进床里乖乖躺好。
  
  外面的雨声不见小,房内只燃了一只烛。
  
  程茵缩在角落里,乖巧的像只鹌鹑。
  
  关于房/事方面,程茵素来不敢主动的,只等着他,他若不动,程茵也不敢上前,生怕他烦。
  
  眼下程茵正为嘴里的几个疮恼火,盘算着要喝几天的药才能好得快些,还没来得及细想便觉得头顶阴影罩下,是熟悉的气息袭来。
  
  郑寒问的脸正压在她面前,程茵觉得身子一紧,双眼眨巴眨巴,借着幽暗的烛光大着胆子对上他的眸子,却始终看不透那双眸子中的情愫。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程茵突然被这种不能肯定的情感刺了一下,x口像被什么梗住,她多希望他看自己的眼神中有些温情,哪怕让她捕捉到一丝也好……
  
  愣了片刻,程茵心底多少有些失望,垂下眼眸不再去看他的眼睛,双手下移,挪动到自己衣襟系带处,将带子解开。
  
  每当他想要,程茵便会乖乖的将自己解的g净,从不劳烦他动手,从新婚那夜起便是如此,直到一年后的今x依旧是这样。
  
  才解到一半,郑寒问的唇便凑了上来,嘴上的痛感袭来,程茵忍不住皱了眉。
  
  郑寒问与其说是在亲/吻,不如说是在试探,他睁着眼看着程茵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结,又感受到口中的软唇下的肿胀,忽的抬起脸来,仔细盯着程茵。
  
  程茵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生不如死,口疮上的创面再次裂开,钻心的疼,即便如此,她依旧生生将疼痛忍下,一言不发。
  
  郑寒问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左右端详,“还真是伤了,可是起了口疮?”
  
  程茵知道藏不住,乖乖的点了头“嗯”了一声。
  
  “锅子那东西本就吃了爱上火,更何况是辣的,既然不能吃,怎么还不说?”
  
  郑寒问将捏住她下巴的手松开问道。
  
  “我见你喜欢吃,不想扫了你的兴。”程茵老实说道。
  
  郑寒问何尝不知,这个程茵从前便是如此,打听他的各种喜好,处处逢迎着他,哪怕他无意说了句哪个颜色好看,她便会做上几身同颜色的新衣裳穿在身上。
  
  如今她彻彻底底的活成了自己的影子,不曾违逆过自己,对自己的不咸不淡更没有过半句怨言。
  
  “程茵,”郑寒问从不曾叫过她的小名茵茵,一直都是直呼大名“你嫁给我,过得开心吗?”
  
  程茵怔住,下意识的想要抬手摸上他的脸颊,才稍动了下又想到他不喜欢手又放了下来,只没有底气的说了句,“开心。”
  
  最后郑寒问没有再说什么,直到他在上方反复进出的时候,程茵透过他的肩膀看着动荡起伏的木槿花色床帐想着,应该是开心的吧。
第二章

  次x程茵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身边空荡荡的,空档处的位置没有丝毫温度,郑寒问不知走了多久,她懊恼自己居然丝毫没有察觉。
  
  门声响动,是素莲进门,见程茵睁了眼,这才放开了脚步又说道,“小姐醒了!”
  
  “嗯,世子什么时候走的?”程茵问道。
  
  “世子天不亮就走了,”说着,素莲将窗子推开,雨后洗过的泥土芳香传进屋里,“临走还吩咐说让我去给你抓几副药。”
  
  程茵原本黯然的双眸听了骤然一亮,忙用胳膊肘支起身来满目期待的打探,“他真这么说的?”
  
  素莲听见动静回过头来,见她满脸的兴奋,忙用力点头道,“是,世子他就是这样说的!”
  
  程茵听了麻利的从床上坐起来,身子探出床外,双手扒住床杆,“那他还说什么了?他当时是什么神情?”
  
  素莲一顿,认真回忆,而后摇头,“世子只说了这一句便匆匆离开了,神情……也没什么特别的,和平常一样。”
  
  素莲想到此,便觉得身上发冷,郑寒问素x不苟言笑,仔细想来自己几乎没有见他笑过,也不知他究竟肚子里有多少苦楚,居然能将x子过得这般无趣。
  
  程茵听了,肩膀不自觉垂下,脸上有那么瞬间的失望,随后便又平复下来,安慰自己道,“他本就是这样的,他本就是这样……好歹他还让你去给我抓药,素莲,你说他是不是在关心我?”
  
  素莲佯装低头去整理程茵的衣衫而后随便应了一声,实则是不敢对上她的眼睛说胡话,这算哪门子关心,想想自家小姐也是可怜,抓着人家施舍的零星关切当做蜜糖。倘若他是真的关切,程茵又怎会这般不确定还来问她?
  
  程茵得了这含糊的应承又开心的笑了,想到昨晚,他捏住自己下巴,看了自己的伤口,又吩咐素莲替自己抓药,这下她笑得更甜了,她觉得,她和郑寒问的距离又拉近了一步,口疮也不那么疼了。
  
  ***
  用过早饭,永平侯府的孙小姐派人送来了请帖,三x后是她的生辰,请诸位去侯府赏花吃茶。
  
  程茵见这种帖子便觉得头大,她和这位孙小姐并不熟,其实这是京城中各家各府互相拉拢的手段罢了,借着子女的生辰互相加深私交联络也是常事。
  
  程茵未出嫁时,这样的帖子她从不理会,只差人送份礼物便是了,可现在嫁了郑寒问,带出去的可就是他的脸面,程茵不得不顾及,因此这种场合就算她再烦也会y着头皮去参加。
  
  “小姐……”素莲看出了程茵的为难,正想劝慰,若是不愿意那便不要去了。
  
  “素莲,正好咱们上街去,给孙小姐挑些礼物。”
  
  素莲没再开口,知道程茵这便是打好了主意要去赴宴了。
  
  二人来到街上,见街上女子大多在眉间用胭脂画了形状各异的桃花,远远望去就像是水粉色的花钿,格外精致。
  
  “素莲,她们怎么都在眉间画了桃花,有什么说法吗?”程茵目光随着方才与她擦肩而过的姑娘远去,满脸疑惑。
  
  素莲掩嘴一笑,“听说最近有出戏名为‘桃花仙’尤为出名,里面的桃花仙便在眉心画了一朵桃花,戏里的桃花仙美貌无双,最后和一个书生结了良缘,因此这桃花妆便也流传了起来,姑娘们也借此乞求自己像那戏中的桃花仙一样,和良人结良缘,共白首。”
  
  “原来如此……”程茵听得认真,随后又若有所思。
  
  ***
  今x晚饭时候,桌上终于不是红彤彤的锅子,而是一些清淡小食,程茵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眼前这一切在她看来,便是郑寒问为了她而放弃了自己酷爱的吃食,她怎能不心生欢喜。
  
  喜滋滋的吃过晚饭,程茵回房用脸油兑了胭脂,和匀了装进一个精致的小瓷瓶中来到书房。
  
  轻轻敲了两下门之后里面便传来郑寒问的声音,“进。”
  
  程茵推门而入,郑寒问将头从桌案的书页上抬起看了她一眼随即又低下,这才缓缓问了句,“你怎么来了。”
  
  郑寒问虽然只是世子身份,可颇受皇上喜爱,再加上宫里有个做宠妃的姐姐,关系又更近了一层,安北侯十分看重他,将许多要事都交由他来处理,因此他平x才繁忙。大家都知道他郑寒问前途无量,和许多受祖荫庇护而整x醉生梦死的世子们不一样。
  
  程茵目光移向身旁伺候的严路,面有难色,严路会意,暂且回避,程茵这才走上前去,将手中小瓷瓶放在桌案上。
  
  郑寒问目光移到桌角被小心放置的瓷瓶上,“这是什么?”
  
  “这是我兑的胭脂,”程茵又从袖口中取出一只g净的短毛竹笔来,递到郑寒问面前,“近x京中流行一种桃仙妆,就是在眉心绘一朵桃花以替花钿,我也很喜欢,可是我不会画桃花,你帮我画好吗?”
  
  郑寒问的目光从程茵递过来的竹笔又挪到程茵满是期待的脸上,沉吟片刻,又毫不留情的将脸转回书页上,冷冷的说了句,“无聊。”
  
  这简单的两个字像是一记重拳正打在程茵的心口上,程茵神情恍惚了一瞬,原本的甜笑尬凝在脸上,依旧尽力保持了甜美的弧度,“就画一次好不好,就一次。”
  
  程茵的语气中分明带了几分乞求,奈何郑寒问的眼睛始终不离书页。
  
  许是这两x她自认为的星点关切给了她勇气,程茵大着胆子将竹笔头蘸进胭脂,又将笔端染红的竹笔递到郑寒问的面前,“就一次,只画一次……”
  
  郑寒问下意识的将她手中的笔推开,怎知不留意打翻了手边的热茶,茶杯倾倒,滚烫的茶汤都洒在了自己腿上,郑寒问眉头一皱,低吭一声,程茵惊了一下,后退之际衣袖一甩又将放在桌角的瓷瓶打翻,整整一盒胭脂都扣在了地上。
  
  程茵只扫了那胭脂一眼,便忙掏出帕子蹲身/下来替他擦拭,郑寒问眼下倒是不觉得烫了,反而盯着地上那胭脂出神。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烫着了吧,我去请大夫过来瞧瞧。”程茵声线有些梗住,带着些许颤音,她在郑寒问面前向来卑微又小心翼翼,无论是哪里出了岔头都最先低头认错。
  
  才要起身离开便被郑寒问捏住手腕,“不必去,稍后我去换件衣裳便可。”
  
  程茵不答话,只背对着她点了点头,随即又不声不响的蹲在桌边,轻手轻脚的拾掇着那打翻的瓷瓶。
  
  “你先回房吧,这些下人来收拾便好。”
  
  “嗯。”程茵起身,只轻嗯了声,并没有说话,在大步离去的瞬间郑寒问分明听见她吸了吸鼻子,他自然明白,程茵这是又哭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郑寒问又看了地上的瓷瓶,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随即抬手摸上自己额头,心想,方才究竟是哪里出了岔头,致使事情演变成了这样?
  
  程茵强忍了泪匆匆从书房回了房间,回房后终于忍不住伏在桌上哭了出来,热泪沁x衣袖,有委屈,有心酸。
  
  那不过是一朵桃花而已,只这朵桃花他都不愿意为自己画,果真,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自己吧。
  
  那星点的关切不过是她的臆想罢了,若是真的在乎,怎么会连这点要求都不满足她呢,她从未向郑寒问求过什么,这还是第一次……原来,自己是这般自以为是。
  
  当郑寒问穿着x哒哒的衣裳回来时,程茵已经哭肿了双眼,进屋时怕他看出端倪刻意背对着他随手抄起手边绣绷穿针透布,实则线绣歪了,她还不曾发觉,只留意着身后动静。
  
  郑寒问亲自从柜橱中取了g净衣衫,这一次,她没有像往常一样殷勤的过来替他穿戴,只静静地坐在那里背对着她,低头绣得认真。
  
  郑寒问将衣裳穿好,看着她清丽的背影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又推门而出,一个字都没留。
  
  屋里又剩下程茵一人,许久程茵才回头看去,身后空荡荡的,好似只有自己的心口再次碰碎的声音。
  
  她将针线放下,低头看去,手指轻轻摩挲绣绷上的花样,朵朵桃花在绸缎上次第开放,栩栩如生,她自小绣功便好,区区桃花怎么能难倒她,她不过是希望眉间那朵是由郑寒问为她画的罢了。
  
  眼下再看这桃花,每一朵看着都像她程茵一般惹人生厌。想到此,程茵抄起剪刀将绷子上的绸缎剪碎,又丢到一旁,不再去看。
  
  ***
  郑寒问回到书房便开始翻箱倒柜,一番动作惹得一直蹲在地上收拾胭脂的严路侧目,“世子,您这是找什么呢?”
  
  “我记得我书房中曾经有本花x绘本,放到哪里去了?”郑寒问说着话,手中也不停在四处翻找。
  
  严路皱眉,慢慢回忆起来,“我记得您说您不喜画画,也从不画画,嫌那书碍眼,便让我收了……”
  
  说着,便一同帮郑寒问翻找起来。
第三章

  严路一番折腾,终于在一个压箱底的匣子中寻到了那绘本,递给郑寒问过目,郑寒问眉毛一抬,顺手接过,“就是它了。”
  
  严路不禁好奇,“世子自小在画上不曾用心,也可以说是一窍不通,怎的今x倒是想起了它了。”
  
  郑寒问面无表情,实再不知道应该如何做答,只言,“时候不早了,你回去歇息吧。”
  
  严路明白,这是要将自己支开,也便不再多言,静静退下了。
  
  眼下书房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门外还有侯着的小厮随时听候吩咐。
  
  郑寒问将这本陈年老册子展开,有些发x的书页翻动起来有些脆脆的声响。
  
  严路说的一点儿也不错,他自小便在画画上一窍不通,父亲请过不少名师指导,可笔下的画作皆是惨不忍睹,后来他便想通了,这是他的死x,既然没这等天赋也便不再强求,至此再也没动过那些水墨丹青。
  
  郑寒问犹记得这册子里有许多花x的画法讲说,本意也是想翻动看看有没有桃花的画法,今x程茵来他面前央求,让她败兴而归,这不是他刻意为之,而是他真的不会画……
  
  可这样的事,总不好让程茵知道……
  
  他也不明白为何这般害怕程茵看到他的短板。
  
  翻动几下,果然找到了桃花的画法,郑寒问二话不说拿起笔墨便在宣纸上试量。
  
  ***
  夜渐渐深了,程茵躺在床里侧,面朝里,指甲轻轻抠着被角,才哭了一场,这会儿躺下了便觉得有些困倦,最后实在熬不住了才闭了眼睛睡去,这一觉睡得很沉,连郑寒问何时回房的都不知道。
  
  郑寒问出了书房门的时候听见街上梆子敲过三声,他动了动有些僵y的脖子,轻轻推门进来。
  
  不出所料,程茵已经睡下了。郑寒问下意识的放缓了脚步。
  
  来到紫檀雕花衣架前亲自褪了外衣,无意扫过被丢置在妆台上的一只簸箕,隐约记得这是程茵放针线的物件。
  
  回头看向床侧,程茵那边依旧没有动静,郑寒问这才上前一步拿起簸箕,见若g破布头似得东西盖在上面。
  
  将几块布头拿起来才知,这是被人有意剪碎的,拼凑在一起不难看出原本精致的绣工和图案,栩栩如生,不难辨认,是桃花。
  
  郑寒问恍然,之前听程茵说她不会画桃花,原来是假的,她哪里不会,只是为了让自己替她画上罢了。
  
  郑寒问将物件轻轻放下,心中五味杂陈。
  
  回到床边轻轻躺下,侧过头去借着月光看着程茵的轮廓,抬起的手才想搂过去又别扭的放了下来。
  
  ***
  次x醒来,郑寒问居然没走,程茵翻身过来,郑寒问也睁了眼,二人四目相对,程茵下意识的垂下眸子。
  
  沉默自二人之间蔓延开来。
  
  这样安静的程茵有些不同寻常。
  
  若是以往她见郑寒问没走总会想方设法的蹭过来,每每在一起就东一句西一句的说个没完,这样安静的躺着,在郑寒问印象中还是第一次。
  
  “起吧,我伺候你穿衣。”不知多久,程茵才丢了这么句话便起身下床去,没有任何情绪。
  郑寒问站好,双臂抬起任由她为自己穿衣,细节漫长,程茵没有再开口讲一句话,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郑寒问心想着,许这便是她闹脾气了,因为昨天那桃花的缘故。
  
  风风火火的程茵原来闹起脾气来却是这副模样。
  
  郑寒问垂眸盯了她半天,最终喉结滚动,开口道,“昨天那瓶红色的东西你再拿来些,我给你将桃花画上。”
  
  郑寒问心里思衬,昨x练习了那么久,想来真画起来也不会太难看。
  
  程茵给他系腰间玉带的手明显停顿了下,而后才轻轻摇头道,“不必了,我不想要了。”
  
  郑寒问微愣,复又问道,“真不要了?”
  
  程茵明显又顿了下,“嗯。”
  
  郑寒问没有再说什么,目光移向别处。
  
  而后两人之间又是漫长的静默。
  
  程茵一颗心不上不下,开始有些后悔,甚至开始埋怨自己方才为什么嘴y,如若说自己很喜欢,他就会为自己画了吧。
  
  然后她又重新拾起一份期待,期待他再多问自己一句,便会改口,然后欢欢喜喜的坐在那里任凭他画,然而,这期待如同以往一样落空,他没有再问一句。
  
  程茵明白,郑寒问不会顾念她的喜怒哀乐,她赌气赌了一早晨,他也全然不在意。
  
  郑寒问洗过脸后,程茵才将衣裳穿好,郑寒问将擦脸的毛巾丢进水盆中说道,“一会儿我回侯府与父亲议事,早饭你便自己吃吧,晚上可能会很晚回来,你不必等我了。”
  
  程茵坐到妆台前,背对着郑寒问,铜镜里也只照了她一个侧脸,无论他说什么,她只回一句,“好。”
  
  郑寒问心里觉得像是有片阴影罩下,略有不快,可又不知如何是好,嘴唇微动,还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欲言又止,大步迈出门去。
  
  程茵听见门声响动和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终于仰起头来,嘴巴紧紧抿成了一搜在水面上倒扣过来的船,眼睛用力向上瞪,红着眼圈勉强从喉咙中挤出几个字来,“我才不哭呢,我才不喜欢什么破桃花呢……”
  
  ***
  郑寒问乘着马车来到安北侯府,才一进大门,便见得一抹嫩粉色的人影快步迎上来,那人行至跟前,带着一身有些刻意的幽香,见了郑寒问更是笑成了一朵花。
  
  “寒问哥哥你回来了。”女子声音柔媚,软糯的像掺了三斤蜜糖,听的人腻腻的,说话间朝他身后看去,确定没有旁人跟上来,明显松了口气。
  
  郑寒问只轻轻“嗯”了一声以做回应便往正堂处走。
  
  女子转身随在身侧,看似无意的打探,“怎么不见程茵与你一同回来?”
  
  郑寒问忽然驻足,微微侧头面无表情说道,“玉筝,往后要称我为表哥,免得旁人起疑。”
  
  叫玉筝的女子垂脸,看起来有些不悦,双手绞着手中的帕子嘟囔道,“这不是没有外人吗。”
  
  郑寒问见她如此,眉毛一皱,没有再说其他,抬腿朝前走去。
  
  自郑寒问成亲以来便很少回来,听闻他今x回府,安北侯郑庆和与夫人贾岚梅早早便等在正堂,尤其是贾岚梅,早就坐不住,望眼欲穿的望着门口。
  
  郑寒问踏进门来,夫妇二人更是笑得合不拢口。
  
  给二人请过安后,玉筝殷勤的站到贾岚梅身侧,看似亲昵。
  
  “姨母您整x盼着表哥回来,如今他回来了,看您您都笑得合不拢嘴了。”
  
  玉筝说着,抬手捏上贾岚梅的肩头,细致入微。
  
  “你这丫头,别忙了,快来一起吃饭,你表哥一早过来,定然还什么都没吃呢。”说罢,贾岚梅一把拉过玉筝的手来。
  
  郑寒问见玉筝和母亲关系这样好,便忍不住开口,“玉筝,平x我不在府里,二老有你陪伴,我很放心,多谢。”
  
  玉筝听见他的说辞,心里自是笑开了花,却不喜欢他最后的感谢,听着又多了几分外道。
  
  “可不是吗,”贾岚梅喜笑颜开,拉着玉筝的手在手中拍了又拍,“玉筝懂事又孝顺,平x里多亏了她陪着我,我啊,在心里早就拿她当女儿了。”
  
  “姨父,姨母,表哥好不容易回来,你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谈,我便不打扰了。”玉筝恰到好处的懂事让贾岚梅格外欣赏。
  
  三人许久未见,确实有很多话要谈,即便贾岚梅嘴上说拿她当女儿,可心里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与其惹人不快,还不如自己说出来,也落个懂事的好名声。
  
  待玉筝走后,这一家三口才真正的说着体己话。
  
  “那个程茵在府里可还安分?”贾岚梅低声问道。
  
  郑寒问随即点头,“她向来安分,并不是多事的人。”
  
  “安分?呵,”贾岚梅冷笑一声,提到程茵时候是满脸的不屑和鄙夷,“她若安分当初你们两个的婚事就不会闹的满城风雨,礼部尚书程文也是规规矩矩的人,怎么生的子女一个一个的都不像话……”
  
  “休得多言,程大人为人清廉,人品贵重,子女虽然不同寻常却也是各有千秋,程茵虽然风风火火,却也是因为心里在意寒问,能得一女子真心,也是寒问的福气。”
  
  一直在旁默默不说话的郑庆和突然打断夫人贾岚梅的一通抱怨。
  
  “福气,”贾岚梅朝老实巴交的郑庆和翻了个白眼,“他程家老大,一个姑娘家,不好好的在家学琴棋书画,非要整x像男人一般舞刀弄枪,最要命的还是个结巴,他程家xx,七尺男儿,不学无术嗜酒如命,恨不得整天泡在酒缸里,这程家老三就更别提了,现在还总有人拿他们的婚事取笑我,我现在连门都不敢出!”
  
  “哎呀,”郑庆和眯着眼,缕着下巴上花白油光的山羊胡心里焦躁,“你说你,整x将这些话挂在嘴上,这若是让人听了去,还不惹人耻笑!”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郑寒问忽然觉得这一趟不该来,每每听着这种抱怨便觉得头大。
  
  堂外玉筝其实并未离开,而是一直立在一侧听着交谈,听到贾岚梅对程茵这般贬低讥讽,她忍不住勾起了唇角,脸上挂着一抹得意拂袖而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