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结婚选我我超甜》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蓝妯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001

  001
  
  加长黑色林肯稳稳的停靠在宴会厅门口。
  
  戴着白色手x,身着黑色笔挺西装的司机恭恭敬敬的走了下来,打开后排车门,微微弯腰。
  
  “苏小姐,到了。”
  
  天色漆黑,夜晚朦胧的光线下女人修长白皙的长腿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般缓缓出现。
  
  苏烟穿着一袭Valentino浅蓝色连衣裙,裙摆处依稀带有一些碎钻,奢华且耀眼,让人有些不自觉的把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拿起了手包,右手轻轻地挽了一下颊边的碎发,对着司机露出了一个礼貌且疏离的笑容。
  
  “多谢。”
  
  她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了颊边一个好看的梨涡,红唇挑动,让人看着有些没了魂魄。
  
  司机忍不住的被苏烟的这个笑容有些恍神到,但是很快的又清醒过来,这种女人,是他高攀不起的,还是别有太多无谓的心思。
  
  他微微点头,侧身,给苏烟让了一个位置。
  
  苏烟脚下穿着一双七厘米的细跟高跟鞋,精美的鞋跟看上去下一秒就会摔倒,但是被她牢牢地掌控着,每一步都走的极稳。
  
  一般人可能是会有些穿不习惯的,但是她早就已经练就了不管穿多高的鞋跟都从容不迫的本领了。
  
  走到宴会厅。
  
  奢华的厅内来来往往的走动着上流社会的一些人士,大部分的她都认识,却还是忍不住的在里面扫视了一圈。
  
  那人今天应该是没来。
  
  苏烟正从一边经过的waiter盘中拿了一杯香槟,程冉不知何时出现,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苏烟回头,看向她。
  
  “怎么也不出声,忽然出现,吓我一跳。”她轻声说道。
  
  程冉“啧”了一声,“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
  
  苏烟挑眉,伸手跟她碰了一下杯,“一个人不好吗。”
  
  程冉点了点头,赞同说道:“这话有道理,女人啊,不管何时何地,还是自由最重要。”
  
  苏烟微微一笑。
  
  视线晃动,看见不远处有一大波□□人缓缓地正走过来。
  
  程冉看见这一幕,咂嘴,无语道:“完了,嘚瑟精又来了。”
  
  苏烟表情未变。
  
  仇娅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紧身连衣裙,前凸后翘,很是突显身材,搭配着她的大波浪和脸上张扬妖艳的表情,一看就是个难搞的。
  
  仇娅走到苏烟面前,旁边还捎着个男人,二人看上去有些亲密,大概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仇娅唇角翘动,看向苏烟,“好巧,你今天也来了。”
  
  苏烟淡道:“对,你都来了,我不来,也不合适。”
  
  仇娅挑眉,不自觉的有些讥讽出声,“怎么就你一个人,没男伴?”
  
  此话一出,仇娅身边的那男人脸色有些不对劲。
  
  曲锦泽有些不大乐意的开口,说道:“仇娅……你怎么说话呢……”
  
  仇娅见他替苏烟说话,眉毛一拧,“你什么意思。”
  
  “……”
  
  曲锦泽暗恋苏烟多年,但是奈何从未成功过。
  
  仇娅是苏烟多年死对头,二人年龄相同,家世相当,却从小到处被苏烟压一头,所以导致她一见到苏烟就不自觉的想要挤兑几句。
  
  虽然总是弄的一鼻子灰,但是她也从没放弃过。
  
  眼下苏烟结婚了,仇娅把曾经暗恋过她的男人搞到手,心里面还是非常舒爽的。
  
  让苏烟恶心到,就是她的最终目的。
  
  只不过,这个曲锦泽还真的是贼心不死,这个时候还在替苏烟说话。
  
  二人竟然在苏烟的面前开始争吵了起来。
  
  苏烟:“……”
  
  她深呼吸一口气,有些受不了的开口,“二位,可以暂停一下吗。”
  
  二人停下来,看向她。
  
  苏烟漠声道:“你们两个如果想吵架,请移步别的地方,我没有心情看你们吵架。”
  
  仇娅不服气的想要说些什么。
  
  苏烟轻轻勾唇,看向她,说道:“仇娅,这么多年你真的是死性不改,以为这样就能让我生气?”
  
  仇娅脸色有些发青。
  
  苏烟轻啜了一口自己杯中的香槟,淡道:“不得不说,你还是那么小儿科。”
  
  “……”
  
  一场短暂的闹剧结束。
  
  程冉忍不住笑了,“仇娅为什么这么搞笑。”
  
  苏烟无奈耸肩,“谁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过这个曲锦泽还真的有点恶心啊,暗恋你那么久,知道仇娅是你死对头,还跟她搞到一起了。”
  
  “无所谓,我不关心。”苏烟说这话是真心话,曲锦泽怎么样确实跟她无关,她也没多余的心思去管他们的事情。
  
  程冉也知道苏烟根本就没把曲锦泽放在心上,所以把话题岔开。
  
  “对了,结婚的感觉怎么样?”她八卦的问道,眼睛闪动着好奇的光芒。
  
  苏烟一笑,“你很好奇?”
  
  “当然了,你是我们中间最快领证的一个了,你不知道的是,知道你结婚的事情,多少纯真少男在那一晚都失眠了。”
  
  苏烟笑道:“你太夸张了。”
  
  说完,苏烟手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拿出来看了一眼。
  
  备注是L。
  
  上面的一条消息是她发过去的。
  
  她问——
  
  【晚上你去宴会吗。】
  
  好久都没有回复。
  
  她差点以为这人不会回复自己了。
  
  结果这时候消息来了。
  
  【不去。】
  
  倒是g净利索的两个字。
  
  今天可是他们家老爷子自己办的慈善晚会,还真是够肆意妄为的。
  
  程冉有些犹豫的问道:“你老公呢?”
  
  苏烟收回手机,淡道:“别这么叫他,叫名字就好。”
  
  程冉摸摸鼻子。
  
  “好吧。”
  
  圈子里面的人都知道苏家和陆家两家这次是很典型的一次商业联姻。
  
  他们两个人家世相当,背景相同,可谓是金童玉女,可是两个人之前见面次数却也是少的,不过没人少见多怪,因为这种事情在圈子里面太正常了。
  
  多少看上去般配的夫妻其实都是貌合神离的,背地里面都是各自玩自己的。
  
  毕竟他们都是有权有势的那么一类人,不论男女,没什么可忌讳的。
  
  苏烟:“他有事,不来了。”
  
  程冉正打算点头,忽然眸子看到一个人。
  
  她有些迷惑的歪了一下头。
  
  那不是……
  
  陆翰嘛。
  
  其实她之前也就见过这男人一面,但是留下的印象很深刻。
  
  这男人第一眼给人留下的感觉就是极其的桀骜不驯,眼神流露出来的抵挡不住的侵略性和野性。
  
  他更像是一头狼,懒懒散散的时候貌似漫不经心,但是一旦有了自己的猎物便会野性毕露,让人不自觉地有些胆寒。
  
  宴会厅那头。
  
  陆翰穿着一身意大利黑色高定西装,身材高大颀长,五官精致俊美,脖颈前还颇为x气的系了一个黑色的小领结,多了几分斯文败类的味道。
  
  他手中端着一杯红酒,唇角勾勒的幅度带着几分危险的味道。
  
  他看向的方向正是她们这边。
  
  程冉:“……”
  
  这小两口在g啥?
  
  她忍不住的怼了怼苏烟的胳膊。
  
  苏烟看她,问道:“怎么了?”
  
  程冉咳嗽一声,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个人是不是你老……不是,陆翰。”
  
  苏烟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
  
  果然看到了那人衣冠楚楚的站在那头正在看她。
  
  他嘴角噙着一抹斯文的笑容,看到苏烟看了过来,心情不错的对着她举了一下手中的酒杯。
  
  苏烟:“……”
  
  这人应该是故意的。
  
  她心里暗嗤一声。
  
  幼稚。
  
  既然他是故意的,苏烟也懒得理他。
  
  她放下手中的酒杯,准备去二楼的卫生间。
  
  但是在卫生间的门口忽然遇到了刚才的曲锦泽。
  
  二人视线相对。
  
  苏烟表情淡淡,没准备说什么,越过他准备过去。
  
  不料,曲锦泽却是忽然拦在了她的面前。
  
  “苏烟……”
  
  苏烟不自觉地后退一步,有些提防的看向他,“什么事。”
  
  “我……”曲锦泽想要说些什么,却有些百口莫辩的。
  
  他确实是故意的,知道了苏烟忽然结婚的事情,他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就想着刺激一下她。
  
  但是没想到,苏烟竟然根本一点都不在意。
  
  这下子,曲锦泽慌了。
  
  曲锦泽故意狡辩道:“苏烟,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
  
  苏烟此刻就只想去卫生间,被他拦着,心情有些莫名的烦躁。
  
  “让一下,可以吗。”
  
  她的声音冰冷至极,似乎带着不耐。
  
  曲锦泽心凉了,也让苏烟脸上的表情弄得有些慌乱了。
  
  她生气的样子也是极好看的,五官精致美好,像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一般,像是仇娅那样的女人断然是比不过她的……真的是可惜了。
  
  苏烟懒得跟曲锦泽废话,直接走进了卫生间里面。
  
  不料,她刚进去,就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人扯了过去,动作微微的带着些许的c暴。
  
  苏烟有些慌乱的轻呼了一声。
  
  不料,却在下一秒看到了一双有些熟悉的双眸。
  
  陆翰……
  
  两个人的距离此刻是亲密无间的,她的手掌不自觉的放在他的x膛上,感觉到了他隐藏在黑色西装下的男性力量。
  
  男人的手掌扶在她盈盈一握的细腰上,浓密的睫毛微微垂下,低头看她,眸子里面带着几分玩味。
  
  “陆太太,刚结婚没几天就出来拈花惹x?”他呼吸灼热,声音磁性低哑,一口热气直接吹到了她的耳朵里面。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002

  002
  
  苏烟感觉两个人此刻的距离有些太近,微微紧张,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你怎么忽然出现了……”
  
  察觉到苏烟的后退,陆翰也没勉强,双手摊开,绅士的笑了一声。
  
  “别误会。”
  
  “刚才发现有个猥琐男跟着你一起上来了,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你们认识。”
  
  苏烟:“……”
  
  她看向他,轻呼了一口气,说道:“你不是说不来?”
  
  陆翰勾唇一笑,“逗你的。”
  
  她就知道。
  
  陆翰知道她要去卫生间,轻微点头示意,“你先忙。”
  
  “嗯……”
  
  她从卫生间里面出来,走到洗手台前准备洗手。
  
  手包放到一边,左右的看了一眼。
  
  人应该是走了。
  
  这里空荡荡的,没有动静。
  
  虽然说她和陆翰是商业联姻,但是苏烟还是想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既然选择了这段婚姻,就证明是她想要的,她是一个会为自己决定负责的人,也打算对这段婚姻负责。
  
  如果从客观条件来说,陆翰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结婚对象。
  
  陆家是京城里面出了名的大户人家,人脉和家产都是不可小觑的。
  
  陆翰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圈子里面就到处都是他的消息。
  
  有人说他生性风流,顽劣不堪,也有人说他才华横溢,天资卓越,在国外短短几年就拿下了不少奖项,成为留学生圈子里面可圈可点的人物。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认识的他人都知道此人极其不好掌控,简称不着调,大概能够管着他的也就只有陆家的老爷子了。
  
  纵使这样,圈子里面喜欢他的名媛淑女还不在少数,到处明着暗着给他传递信号。
  
  只不过,众人还没来得及搞出什么事情来,没想到这位从国外回来的二世祖就被家里面人承包婚姻,成为已婚人士了。
  
  大家有些唏嘘,不过也都知道,像陆翰这样的人,就算是结婚了,也不可能被老婆束缚住的。
  
  不过对于这两位的联姻,众人也是持观望态度的。
  
  毕竟苏家的那位女儿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优秀的人和优秀的人碰撞上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火花。
  
  宴会结束以后。
  
  陆翰直接驱车到了“夜宴”庄园。
  
  “夜宴”庄园位于山顶,周围景色优美,幽静中带着几分冷清。
  
  夜晚下的“夜宴”庄园多添了几分神秘之感。
  
  红丝绒沙发上,几个大男人坐在上面,氛围还算是融洽的围坐在一起交谈着。
  
  陆翰走了过去。
  
  几人听到脚步声,往这边看了一眼。
  
  郑飞首先是笑了一声,“陆翰,你怎么才来。”
  
  陆翰:“刚才参加了一个宴会,有些晚了。”说完,他松了松袖口,有些放松的坐在了沙发上。
  
  叶非然给他面前的玻璃杯前倒了一杯红酒,勾唇笑道:“莫不是陪你的小娇妻去了。”
  
  陆翰眉毛轻挑。
  
  程寻:“对啊,陆翰,你新婚燕尔的,不在家里面享受新婚生活,陪我们几个出来喝酒?”
  
  陆翰修长白皙的手指端起面前的红酒杯,缓缓地摇晃了一下。
  
  猩红的酒液在里面晃动着,却在杯壁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衬着漆黑的夜色,那杯红酒晃动的幅度让人看不出来陆翰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陆翰清冷的唇角挑起,精致好看的眸子有些讥讽的说道:“商业联姻罢了。”
  
  郑飞:“说起来,你们家老爷子这次是真发狠了,不然你也不可能这么听话。”
  
  陆翰:“他年纪大了,我只是不想让他身体出问题。”
  
  叶非然:“不过听说苏烟长的真挺漂亮的,一般女人都比不上的那种,要说有福气,还得是咱们陆少。”
  
  陆翰没吭声。
  
  白泽推了一下自己眼前的眼镜,有些犹豫的说道:“陆翰,我觉得你既然已经结婚了,要不就好好对人家吧。”
  
  陆翰瞥他,“没有感情基础,你直接跟我谈爱情?白泽,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圣人。”
  
  叶非然:“哈哈哈哈,老白最正经,我每次听他说话感觉在念经。”
  
  白泽:“……”
  
  几人发出哄笑声。
  
  白泽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郑飞:“陆少,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陆翰扬起下颌,精致的下颌线条显露,性.感突出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把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
  
  “没想法。”他声音有些淡淡的说道,顺便把玩着手里晶莹剔透的高脚杯。
  
  郑飞:“啧。”
  
  他可记的结婚的前一天,陆翰亲自说了两句话——
  
  “她在家一天,老子一天不回去。”
  
  “我对她没兴趣,少来管我。”
  
  听此话,是真的男人。
  
  就是不知道,娇妻在家,陆翰真的能稳如老僧?
  
  郑飞对于这一点保持怀疑态度。
  
  毕竟男人最了解男人,不过就是xx决定脑袋的动物,表面上再正经的,也是那么个玩意。
  
  程寻有些好奇的问道:“那苏烟对你态度怎么样?”
  
  陆翰挑眉,回道:“还可以。”
  
  这话是真心的。
  
  两个毫无感情基础的人凑在一起,本来他以为苏烟是跟自己的想法一样的。
  
  但是没想到的是,苏烟虽然看起来有些清冷高贵,但是对他的态度还算是可以。
  
  礼貌是基本的,也看出来她的修养极好,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礼貌待人。
  
  而且陆翰能看出来,苏烟似乎眼睛里面还带着那么几分小女生的单纯。
  
  偶尔说话时,还有几分亮晶晶的。
  
  但是。
  
  陆翰见过的漂亮女人多的是。
  
  他可不会因为一个女人长的好看就轻易动心。
  
  说好听点,他不是那么庸俗的下ban身男人。
  
  说难听的,他这人没心。
  
  他这辈子也不知道心动是什么感觉,也没有那个时间去体会那种感觉。
  
  没什么必要,完全是浪费时间。
  
  叶非然有些挑事儿的说道:“是不是挺礼貌的?”
  
  陆翰:“差不多。”
  
  叶非然哈哈的笑了两声。
  
  陆翰拧眉看他,觉得他笑的像个神经病。
  
  “你笑什么。”
  
  叶非然:“陆少,我觉得苏烟跟你也是差不多的想法。”
  
  “什么。”
  
  “你想,你大风大浪见过了,人家姑娘也是啊,要颜值有颜值,要钱有钱,处在名媛的圈子里面什么没见过,你也是知道的,这个圈子要多乱有多乱……咳咳。”他咳嗽一声,说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你微笑,纯属礼貌。”
  
  陆翰:“……”
  
  叶非然:“既然你们两个是商业联姻,肯定是没有感情的,估计苏烟也是这么想的,没准人家姑娘心里面还是憋屈着的,但是还能这么礼貌,肯定是因为想跟你保持距离,不想跟你发生矛盾,啧啧……”
  
  陆翰被他是不是发出的感叹词弄得有些烦躁。
  
  “有屁快放。”
  
  叶非然:“所以,总结来说,苏烟对你也是根本没有动心的,你们两个心理活动差不多。”
  
  陆翰表情没变。
  
  郑飞在一边笑道:“你个姓叶的,你怎么回事,你这是质疑我们陆少的魅力?你可别忘了,陆少可是出了名的万人迷,哪个女人不是被迷的五迷三道的。”
  
  白泽继续推眼镜,“我看未必,苏烟人家估计就不是那么庸俗的女人。”
  
  程寻:“老白这回说的可能有道理,之前我在宴会上见过一次苏烟,确实有气质,喜欢她的男人也多。”
  
  陆翰修长骨g的手指微微掐向眉心。
  
  “你们的废话真的很多。”
  
  出来本来是想散散心,没想到这几个狗东西还是在说这件事情。
  
  没完了。
  
  郑飞坏笑道:“要不咱们打个赌?”
  
  叶非然:“这个我有兴趣。”
  
  赌约正式成立。
  
  究竟这两个人谁先对谁动心。
  
  二比二。
  
  陆翰放下脚杯,漠声道:“闲的发慌。”
  
  说完,他起身准备离开。
  
  郑飞在后面笑着说道:“陆少,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
  
  还真是一群恶趣味的人。
  
  陆翰头也没回的走。
  
  黑色的迈巴赫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快速的行驶着。
  
  陆翰虽然对于他们刚才说的那件事情没什么兴趣,但是一句话他还是记住了。
  
  苏烟对他没兴趣?
  
  司机在前面开车,陆翰修长的食指在膝盖上敲击了两下,然后手肘撑在玻璃窗上,单手掏出了手机。
  
  ——【睡了吗。】
  
  苏烟洗完澡,敷了一张面膜,穿着黑色的冰丝睡衣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着,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是陆翰。
  
  她睫毛眨动了一下。
  
  然后回复道:【还没有。】
  
  这人今天怎么这么晚给她发短信了?
  
  那边很快的回复过来。
  
  ——【我一会儿回去。】
  
  苏烟:“……”
  
  这是什么情况?
  
  这人怎么会忽然想要回来了?
  
  苏烟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
  
  结婚了这几天,他们两个还没有一起住过呢。
  
  苏烟也觉得挺正常的,两个人是听从家里面的意见才结婚的,没有什么太多的接触,乍一下子住在一起还挺别扭的,所以她觉得自己住自己的还是挺舒服的。
  
  她以为陆翰也是这么想的。
  
  没想到这人竟然出其不意的要回来。
  
  果然,没几秒钟,门口的铃声响起来了。
003

  003
  
  苏烟听到动静,光着脚丫有些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
  
  她看了一眼猫眼。
  
  一个俊美好看的男人正站在门前。
  
  黑色的领结早已被他拽下去,x前的扣子松了两颗,露出了精致突出的锁骨,微微的带着几分野性。
  
  苏烟打开了门。
  
  陆翰听到门响,有些慵懒的眸子微微抬起。
  
  结果看到了一张有些煞白的脸孔。
  
  陆翰:“……”
  
  他微微挑眉。
  
  “你这是……?”
  
  苏烟看他视线凝固在自己的脸上,把面膜撕了下来,咳嗽一声,说道:“刚才在敷面膜。”
  
  陆翰点头,然后十分自然的走了进去。
  
  倒是个自来熟。
  
  苏烟在他身后关上了门。
  
  她转身看向他,却是闻到了一股有些浓烈的酒精味道。
  
  她忍不住轻轻蹙眉,“你喝多了?”
  
  瞧她的那副模样,倒是有几分嫌弃了。
  
  陆翰被气笑,“怎么,这就开始嫌弃我了。”
  
  小丫头反应还挺真实。
  
  “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苏烟也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对,抿了抿唇,使自己的表情保持自然。
  
  虽然身上有股子酒精味道,但是倒也不难闻,混合着他身上的男士香水味道,有股奇妙的好闻味道。
  
  还是个精致的男人。
  
  挑香水的品味不错。
  
  陆翰看了一眼房子陈设,装修的还算是可以,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婚房,陆老爷子特意挑选的一处别墅,风景视野都是极好的,作为新婚礼物送给了苏烟。
  
  陆翰这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还不睡?”陆翰问道。
  
  “本来打算睡了的。”苏烟回道。
  
  陆翰勾唇笑了一声。
  
  看来是他叨扰了。
  
  她嫌自己身上的酒味重,陆翰便不疾不徐的把自己身上的西装外x脱了下来,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衬衫。
  
  他用食指勾着自己的西装外x递到苏烟的面前,眉毛轻挑,含义不言而喻。
  
  苏烟:“……”
  
  她刚准备伸手接过陆翰的西装外x,陆翰的手掌却是改变了一个方向,直接把外x扔到了沙发上。
  
  他眸子里面含着一抹坏笑。
  
  “味道重,别传上你。”
  
  “……”
  
  随后,他面容有些慵懒的坐到了沙发上,一双修长的长腿随意的交叠着,食指放在下颌处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
  
  苏烟看着他坐在那里,也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的确是得天独厚,不论家世背景,单纯从身材外表来看的话,就已经是碾压了无数人了。
  
  他安静的坐在那里,就已经宛如一幅油画一般的美好了。
  
  只是。
  
  他从进来的那一刻给她的感觉就是任性狂妄的,苏烟觉得这人大概是喝了酒有些得意忘形了,也不愿意搭理他,不然他就会来劲了。
  
  虽然现在是他的妻子,但是苏烟从小也是被捧在掌心里当做珍珠一样长大的小公主。
  
  所以,她歪了一下头,说道:“既然喝多了,那你好好休息,到时间了,我要去睡觉了。”说完,她越过陆翰,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不料,在她经过陆翰面前时。
  
  他忽然轻声开口,声音有些低哑,“等等。”
  
  苏烟身形微微一顿,还没等反应过来。
  
  身侧的男人便反应快速的把她一把拉了过去。
  
  苏烟猝不及防,一下子栽到了陆翰的身上。
  
  但是他稳稳的接住了她。
  
  她身子柔软的要命,陆翰的手轻轻地放在她纤细的腰肢上,闻着她身上的女人香,眉毛忍不住的挑动。
  
  苏烟坐在陆翰的大腿上,脸蛋一下子的红了起来。
  
  她睫毛快速眨动了几下,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我还没说完话呢,你那么着急走做什么。”陆翰低笑说道。
  
  苏烟:“……你还说什么。”
  
  陆翰:“我可是你老公,喝多了你都不关心一下我吗。”
  
  苏烟一时语塞。
  
  所以……
  
  眼下,这男人是在撒娇?
  
  苏烟刚打算说些什么,陆翰却是耸肩,“算了,商业联姻一向如此。”
  
  苏烟:“……”
  
  陆翰喝了酒,一双往x多情的桃花眼此刻有些氤氲朦胧,他歪头看了一眼自己腿上的苏烟。
  
  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真丝睡衣下的一双长腿就呈现在他的眼前。
  
  倒真是个长的极为好看的。
  
  大概是醉意上头,他忍不住伸出手指想要摸摸苏烟细嫩的脸蛋。
  
  苏烟却好像有些害羞,微微瑟缩了一下。
  
  ……毕竟两个人还不熟。
  
  她这也算是本能反应。
  
  就是苏烟这么一瑟缩,陆翰仿佛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眼神恢复清明,手指放了下来。
  
  倒也是中邪,一向不屑于女色的他,今x倒也是有些上了头。
  
  “你为什么同意跟我结婚?”陆翰问道。
  
  苏烟看向他,说道:“那你呢。”
  
  陆翰挑眉。
  
  看来她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了,把问题又抛回给了他。
  
  如果他说自己并不在乎什么婚姻,跟谁结婚都是一样的,只是为了家里的老爷子不生气,所以答应了这门婚事,倒也显得像个混蛋。
  
  所以陆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可是苏烟不一样,她是女人,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
  
  奇妙的是,她竟然也同意了。
  
  陆翰后背靠向沙发,看向自己面前的苏烟,有些随意的问道:“你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问的还真是让人有些没办法回答。
  
  苏烟觉的现在还算不上喜欢,但是她并不讨厌陆翰。
  
  所以,她便有些含糊的回道:“挺好的。”
  
  此话一出,陆翰却是感觉极为有意思一般的笑了出声。
  
  苏烟看他有些奇怪,蹙眉问道:“你笑什么?”
  
  陆翰抬眸,唇角上扬,带着几分坏意,这次终于是伸出手掐了掐苏烟柔嫩的脸蛋啊。
  
  “果然啊,女人就是惯会说谎的骗子。”他低沉的笑着,声音里面带着几分调侃之意。
  
  才认识没几天,就喜欢上了他?
  
  按照他陆翰的魅力,倒是有几分可能。
  
  但是看苏烟的眼神,倒也不像是喜欢。
  
  叶非然那话说的很对,是礼貌,非常礼貌的那种,生怕说出了什么破坏了两个人之间的和平。
  
  陆翰本不在意两个人之间有没有什么感情。
  
  但是如今想想,心里倒是多了几分玩味。
  
  所以,他俯身上前,骤然的靠近苏烟,鼻尖靠近她的鼻尖,热气x薄在了她的脸颊上,唇角微微翘起,带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今晚准备怎么睡?”
  
  “……”苏烟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
  
  她垂眸看向自己面前的陆翰。
  
  两个人现在相近的距离好像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叶子,否则很快的就要亲到了。
  
  苏烟很谨慎的保持着这个距离。
  
  怎么睡?
  
  她怎么知道……
  
  但是就是这么短暂的接触,苏烟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她赶紧从陆翰的怀里跳了出来,然后睫毛快速眨动,说道:“怎么样随你,我先去洗澡了。”
  
  怀中的人忽然消失,陆翰看了一眼自己空落落的怀抱,竟然会感觉有些可惜。
  
  他轻勾唇,“好。”
  
  苏烟走进浴室,看向镜子里面自己有些绯红的脸蛋。
  
  真是完蛋。
  
  她竟然脸红了。
  
  苏烟深呼吸一口气,还是决定先洗个澡是正事。
  
  陆翰走进主卧,黑色的大床微微凌乱,看起来刚才有被躺过的痕迹。
  
  浴室里面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他偏头看了一眼,轻扬眉。
  
  他轻靠在床上,酒意大概是有些上头,所以闭上了眼睛,准备假寐一阵。
  
  不料,过了差不多五分钟。
  
  浴室里面忽然传来一阵响动。
  
  陆翰一双精致好看的眸子微微睁开,因为喝了酒,眸子里面还含着一些红血丝。
  
  这女人在鬼叫什么。
  
  他微微皱眉。
  
  苏烟很快的从浴室里面冲了出来,她眸子睁的大大的,似乎有些慌乱,白皙的脚丫踩在地板上,露出了十个晶莹剔透还微微带着粉的脚趾甲。
  
  陆翰:“……”
  
  她穿着白色的浴袍,身后的水声没停。
  
  苏烟左右的看了一圈,最后把视线锁定在屋子里面的陆翰。
  
  “那个……”
  
  陆翰嗓子有些g,抬起眼皮睨她一眼,低声开口道:“怎么了。”
  
  苏烟大概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也是没办法了,屋子里面现在除了她就只有陆翰了,所以她只能求助于他。
  
  “那个……水管漏水了,不知道为什么,你要不去看看?”她小声说道。
  
  陆翰:“……”
  
  女人就是麻烦。
  
  他从床上起身,一双长腿走向苏烟,低头看她,“家里有没有工具箱?”
  
  苏烟想了一下,“啊……好像是有,我去给你拿。”
  
  苏烟赶紧去柜子里面拿了工具箱递给陆翰。
  
  陆翰走进浴室,蹲xx子,从工具箱里面找出了工具开始找漏水的原因。
  
  苏烟站在他的后面,探头往里面看着他的背影。
  
  这男人还有这技能呢?
  
  还挺厉害的。
  
  水声渐渐没了,大概是已经修好了。
  
  陆翰身上和头发都有些被淋的x了,他脸色有些臭,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细碎的黑发垂在眼前,精致完美的脸蛋上还挂着几滴水珠,薄薄的唇更显殷红。
  
  “好了,你可以进去继续洗了。”他淡声说道。
  
  苏烟看着他,呼吸忽然有些急促了起来,眼神乱飘,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了。
  
  他刚才是穿着一件白色衬衫进去的,只是简单的挽了一下袖子,此刻却已经被水打x,完全的贴合在了上身,露出了形状完美的八块腹肌还有……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