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爽文】《破产男配不想跟我分手》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花开之时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首发晋江文学城
  走在简陋的自建楼房的楼梯上,南晨曦一手提着四个馒头,一手提着五个x蛋、一个西红柿。走得有些慢,主要是在想一个重要问题。
  
  厉擎苍名字很霸气,可却是典型的男配,求而不得,现在还破产了,什么都没有了。
  
  一无所有后,他开始自暴自弃,不出门,xx喝酒消愁。
  
  好在他喝醉了就睡觉,没有酗酒暴躁地打人这样的恶习。
  
  现在她既然选择留下来,怎么也不能让他就此消沉下去,可怎么让他重新振作起来,貌似也不容易。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眼前他们两个人的吃喝住行是必须要面对的生存问题。
  
  因为家里现在只剩下一百块钱了,除了每天的吃喝,七八百的房租,二百多的水电费,一共一千左右。
  
  再有四五天,房租大姐就要来收这些钱了。
  
  而且貌似酱油,花生油也要见底了。
  
  真是没钱的时候,感觉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要钱。
  
  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好办法,加快脚步,先回家再说。
  
  终于不像第一天上到五楼气喘吁吁,只是爬了五层楼,额头还是有汗出现。
  
  推开出租房的房门,一抬头就见窗户前铺了粉色拼接泡沫地垫的地上,一个年轻男人背对她坐着。
  
  南晨曦没有说话,而是把馒头放在不知道多少任租客用过的桌子上,然后取了一个不大的塑料盆子,去洗西红柿。
  
  刚把洗好的西红柿放在一块二十厘米长的竹子菜板上,正要去取刀,就听坐在窗子边的人说话了。
  
  “酒呢?”声音好听,可也遮不住他的颓废。
  
  “家里没钱了。”
  
  吃饭都成问题,不可能给他买酒。
  
  突然之间那边没有了声音,南晨曦虽然开始切西红柿,可也在关注着对方的反应。
  
  南晨曦以为他没有酒喝,会去睡觉,可这男人却没好脾气地说道:“那你还不走?”
  
  能听出这个男人是真得不想看见她,或者不想看见任何人。
  
  “不走。”
  
  说完南晨曦把西红柿放在碗里,又去打x蛋,随后端着x蛋走出房门,左边有做饭的煤气罐,和一个小桌子。
  
  桌子上面放着马上见底的红烧酱油,少半袋子的盐,一小袋子五香粉,还有那节省的用,还能炒两天菜的花生油,还有一个十来块钱的煤气灶。
  
  x蛋炒好盛了出来,又往锅里放了少许油,加快脚步进屋里拿西红柿和少量的葱碎末。
  
  顺便看了一眼,没有酒喝的男人。
  
  窗户下的男人没有往这边看,只是在那边泡沫垫子上坐着,这让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很快西红柿x蛋就炒好了,原本馒头就是热的,所以立马就开饭了。
  
  因为有一个十几块钱的折叠小桌子,所以吃饭就在这里完成。
  
  “吃饭了。”
  
  南晨曦对还在窗户下的年轻男人喊道。
  
  这男人虽然酗酒,好在对吃饭不拒绝。
  
  拿着一个馒头,只吃靠近他那边的炒菜,并且很是认真,没有要跟她说话的意思。
  
  现在家里没钱,再有她也有心让他从破产阴影中走出来,所有想要跟他聊聊。
  
  吃饭中间南晨曦看了他好几眼,她就不相信曾经管理着偌大公司的人,会对她的目光毫无感觉。
  
  只是这男人慢条细理吃着饭,还有几分养眼,装蒜的本事也是一绝。
  
  见年轻男人的饭快吃完了,南晨曦咳嗽了一声,对方依旧没有理会她。
  
  “家里没钱了,过几天又要交房租。”
  
  其实南晨曦不把事情跟他说也是不可能的,可是要说,这个度也不好把握。
  
  只是这男人听到了,却一句话也不说。
  
  他把碗里最后一口馒头吃了,放下碗筷,起身出了门。
  
  一句话也不说就离开了,坐在小板凳上的南晨曦叹气。
  
  好在这男人愿意走出门,终归是个好事。
  
  于此同时也在嘀咕,它是不是又去买酒去了。
  
  其实厉擎苍离开以后,南晨曦也出了门,家里没钱,她也准备找个工作。
  
  出门一路上也在寻找那个男人的身影,可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只是想找个好工作并不容易,所以南晨曦很实在的想着有个工作就可以,不挑好坏。
  
  转了一下午也没有找到工作,天要黑了,她腿脚也有些酸疼,准备先回家,明天继续出来找。
  
  等她走到楼下的时候,楼下的超市和各个小摊子上已经全都亮气了灯光,倒是让微微透着凉意的夜晚有了一丝温暖。
  
  爬到三楼,擦了额头的汗水,正好遇见了一个胖乎乎的大姐。
  
  她知道南晨曦每天都在家,好像也没有多少钱。所以直接停下来,拉着她的手,问:“妹子,我有挣钱的办法,你g不g?”
  
  有钱可以挣,她当然g了。
  
  “你知道咱们这边有夜市,卖衣服最挣钱,卖衣服里面卖童装最挣钱。刚好大姐这里有多余的童装,你要不要拿上四五百块钱的去卖?”
  
  南晨曦也不全信她这是为了帮她才这么做,不过她的确觉得卖童装可以,挣不了大钱,可是挣个一天的饭钱应该还可以。
  
  所以立马跟着大姐去她屋里看了看她说的童装是什么样式,质量如何?
  
  没有拆包装袋子的童装的确不少,有长袖T恤,有长裤,也有小马甲,还有帽子。拆开几件摸了摸料子,也还不错。
  
  南晨曦看是看过了,可是手里没钱,只能留下话,说回家跟家里的男人商量一下。
  
  貌似大姐也没想过南晨曦立马答应她,所以也没有不高兴,欢欢喜喜送她上了楼。
  
  她加快脚步上到五楼,走到租房门前,先试了试门有没有锁着,想要看看那个男人是不是已经回来了?
  
  一推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这男人居然又自己喝上了,正在思考他的酒钱从哪里来的时候,转头间,她蓦地看向了破桌子。
  
  不知几张的红色大票子就在桌子上那么放着。
  
  没等她问,就听灌了一口酒的男人,转头看了过来。
  
  南晨曦提着心,难道中午吃饭时候的话让这男人觉得被瞧不起了,所以现在拿这些钱来打脸来了?
  
  “拿着这些钱,走人。”
  
  突然那男人说出了这一天的第三句话。
  
  走人?
  
  那天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前身的身份证根本没有拿,所以她回来取身份证。
  
  只是刚推门见他要自、杀,只是在她出现的那一刻又停了下来。
  
  找到身份证,她在转身准备走人的时候,可这脚怎么都迈不出去。
  
  有前身部分记忆,她知道这个男人对她没有感情,转身走人也没什么不可以。
  
  只是那一刻的南晨曦却有些不忍,在他有钱的时候,这男人给前身的钱从来是她要,就给。
  
  也不会像其他男人,追问这钱都做了什么?
  
  小说里这个男人虽然是男配,可却凭着一股狠劲儿和努力,在帝都商界也有了一席之地。
  
  这男人够努力,可身边的亲缘却很薄。
  
  当他有钱的时候,身边的亲人只有在需要钱,或者需要他帮忙的时候才会打个电话询问一下他忙不忙。
  
  可就是他说忙,那些人也没想过关心他,下一秒就会直奔主题,要他出钱,或者要他回家给他们撑面子。
  
  貌似听说他公司破产的时候,这些亲人找各种借口从他手里又拿到了一部分钱。他的银行卡早被冻结了,手里只有一部分现金可用了。
  
  这些亲人不顾他是不是需要钱,直接把这部分钱,连哭带闹的拿走了。
  
  这也是他如今手里一分钱都没有的原因之一。
  
  现在他落魄的住在简陋的房子,情绪不稳想要轻生,可那些亲人完全不见了踪影,没有一个人想起如今的他。
  
  既然那天她转身留了下来,就没想过轻易的离开。
  
  虽然她在小说里直接属于无名之辈,可她怎么也要鼓励男配走出阴影,生活有好的转变了再离开。
  
  那个时候她就自由了,剩下的大好青春就可以潇洒的去浪了。
  
  “嫌少?”
  
  南晨曦走神中,窗户下的男人猛灌一口酒,头也没有回地问。
  
  其实窗户底下喝着酒的男人嘴角和眼圈那里都淤青,而且伤很新,是今天新伤。
  
  南晨曦刚进门,由于角度问题没有看见。
  
  今天听到家里没钱了,厉擎苍废话没说,吃完饭,起身就走。
  
  原本他也不知道出门能挣到钱,可是既然让南晨曦走人,就算不想出门,不想见到人,可还是把所有的不愿意,心里的难受留给了自己。
  
  出门到处转悠,看有没有临时工作,先拿钱这样的活儿?
  
  可好几个小时也没找到,就在路过一家健身房的时候,发传单的小年轻给了他一张传单,眼睛却还往他身上瞅。
  
  随后才知道他们见他身体健硕,一看以前就练过,所以询问他要不要挣钱?
  
  因为他们健身房一个老客户,今天心情不好,想揍人,听说两个小时给四百。
  
  厉擎苍知道健身房里会有人想找人陪练,不过这种事情健身房自己的员工就揽下了,根本不会让外人赚这个钱。
  
  这件事明显有问题,不过有钱送上门,他当下就答应了。
  
  原来健身房的老客户以前是个打比赛的,虽然退役了,依旧经常练,所以一般人根本受不住他的拳头。
  
  更加不要说今天对方心情明显不好,谁上去都是一顿被狂揍的下场。
  
  不过他没有犹豫,进了健身房签了一份合同,就上去给对方当陪练。
  
  现在浑身都疼,可他不想表现出来。只希望这个女人赶快走,现在的他不想连累任何人。
  
  然而南晨曦拿着钱,穿了一件外x,拿着包包直接走了。

第二章首发晋江文学城
  看着南晨曦拿着钱走了,厉擎苍握着瓶子的手微微一顿,随后又灌了一口酒,再无任何其他举动。
  
  而南晨曦拿着四百块钱直奔三楼胖大姐家。
  
  胖大姐一见她来,眉开眼笑,拉着她往屋里走。
  
  没有询问她来了到底为了什么事儿,直接问她要拿多少货。
  
  南晨曦直接说准备拿货,就是之前价格太高了。
  
  胖大姐也没有立马就给她让利,反倒跟她磨嘴皮子,就想让南晨曦打消降价的这个念头,最后还说会多送她五六x卖得特别好的童装,胖大姐说这些也是钱,其他方面就不能再让了。
  
  南晨曦询问她哪些衣服要送给她。
  
  胖大姐以为她被说动了,赶忙把那四五x童装拿出来给她看。
  
  “大姐,我家男人原本就不想让我瞎折腾。”
  
  “这哪是瞎折腾,不要看不起咱们卖衣服的,有时候可比普通工作都挣得多。”
  
  “算了,这么贵的价钱拿回去,我那男人非打死我不可。”南晨曦为了省几个钱,没少让厉擎苍背锅。
  
  只是现在厉擎苍还不知道,每天给他做饭的女人,其实并不是她表现出来的那般少言寡语的善良之辈。
  
  南晨曦已经准备走了,胳膊却被胖大姐拉住了,大姐笑着道:“妹子,怎么说走就走。这事儿还能商量。”
  
  “算了大姐,我一直没有做过生意,这么多东西,价钱又这么高,我怕卖不出去,回家我家男人非打死我。”
  
  不知不觉南晨曦让厉擎苍背黑锅的话,越说越顺溜,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胖大姐之前见过厉擎苍一眼,气势x人,的确让她没敢多瞅对方。
  
  如今瞧着南晨曦这么怕对方,她也能理解,所以安慰南晨曦半天,最后一拍x脯,把童装价钱又降了一块钱。
  
  其实开始她就把价钱提高了三四块钱,所以降一块钱依旧有赚头,最主要她要回老家定居了,这些童装带回老家的赚头刚够一个运费钱。
  
  所以她留下一小部分准备送给自己的两个孩子,以及其他亲戚朋友的孩子。
  
  这些东西正好很适合,也会很受欢迎。
  
  可送人也不用那么多,又带不走,如果南晨曦不想要买了,可就完蛋了。
  
  “大姐,我也豁出去了,再便宜三块钱,咱们立马点货。”
  
  胖大姐倒是被南晨曦讲价讲的晕了,很想告诉她,你可以麻溜的走人了,可她能吗?
  
  她在找南晨曦之前可是没少找其他人,其他人完全摇头拒绝,现在只有南晨曦一个专门上门询问的,她怎么都没敢把心里话吐出来。
  
  “大姐,要不童装你留下吧。我就不要了。”南晨曦来之前可是在手里查过很多网上童装的批发价钱,所以她觉得再砍三块钱,应该让大姐连四十块都亏不了。
  
  可胖大姐被她这话惊到了,赶忙拉着她的胳膊,说点货。就怕南晨曦再提走人这件事。
  
  点完货了,南晨曦问一共需要多少钱。
  
  “之前差不多四百左右,我不是又给妹子便宜了三块钱,现在三百多就可以了。”
  
  其实南晨曦原本准备拿两百块钱的童装,留一部分钱吃饭用,不过现在想想手里还有一百多当生活费,一咬牙决定这些货都拿了。
  
  等所有货都弄好了,其实堆在地上真心不算多,也就黑色的塑料袋子多半袋子。
  
  价钱一共三百六十九,南晨曦直接要三四五十块钱拿。
  
  最后胖大姐把地摊折叠货架给了,一共给她三百六十块钱就可以走人。
  
  付了钱,提着一袋子衣服和货架出门的时候,胖大姐还带着几分生气,夸她这生意一定能做起来。
  
  南晨曦笑着谢谢大姐的吉言。胖大姐直接被气笑了。
  
  随后胖大姐还要帮她把东西送到五楼房间,南晨曦拒绝了。
  
  之后她拿着货架,提着一袋子的童装,中间歇了十来次,才把东西提到楼底。
  
  找楼下超市的老板帮忙刷了一个共享单车,她终于不必那么累,不过东西多也没办法骑了,只能推着车走。
  
  去了夜市才知道好位置早就没有了,只能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把衣服摆出来一些样式。
  
  因为是夜晚太黑了,又花了十五块钱买了一个可以存电的小夜灯,终于这摊子搭了起来。
  
  来往的逛夜市的人挺多,抱孩子的人也挺多。
  
  只是要么就是没人问,要么就是问了也不买。
  
  南晨曦突然担忧,会不会这些童装就砸到手里了?
  
  现在已经八点多,一直到九点以后,特别是很多摊位都收回去的十一点的时候,才终于有宝妈或者xx姥姥这些客人开始站在摊位前问了,摸了,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买,可是二十来个人差不多会有一个会买,当然有可能一个也没有。
  
  在快十二点的时候,终于卖掉了三件长袖体恤,以及一个女孩子可爱的帽子。
  
  有两件体恤卖了二十二块钱,有一件只卖了十九块钱,那个帽子十二块钱,所以她这一晚上总共卖了七十五块钱。
  
  成本价是四十五块钱,所以她一晚上赚到了三十块钱。
  
  真心是来到这里以后最开心的一天,此时她才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
  
  貌似今天晚上没吃饭就出来了,肚子饿的咕咕叫,最后一狠心买了两个煎饼果子,一份臭豆腐。
  
  直接用掉了她十九块钱,真心恨不得饿上一晚上,就当减肥了。
  
  问题是她也不胖,家里那男人这段时间也瘦了,最后也就歇了这些心思,老老实实掏了钱,推着一堆东西往家里走。
  
  来的时候太兴奋没有觉得,可现在站了好几个小时全身僵y,累得厉害,所以只觉得这些东西太沉了,这路也太长了。
  
  所以南晨曦下了一个决定,明天出来一定要把那个男人带出来当苦力。
  
  此时她有些累晕了,完全没有想过厉擎苍会不会同意。
  
  好不容易把东西搬到了五楼,累的她衣服都x透了。
  
  站在房门口,一推门,居然锁住了。
  
  这男人难道以为她不会回来了?
  
  这一点,南晨曦还真的猜对了,在她拿着钱离开以后,厉擎苍就是认为她这回是真的走了。
  
  不过南晨曦也有心理准备,知道这男人完全就是一个游离在正常线边缘的人,所以根本不能用正常的条条框框来定义他。
  
  南晨曦嘴角带笑,从包包里拿出了一把钥匙。
  
  直接开门进去,家里居然亮着,这男人刚放到嘴巴的啤酒没顾得上喝,直接盯着门口的她一件件往家里拿东西。
  
  “有煎饼和臭豆腐。”南晨曦其实看见对方依旧酗酒,有心想要劝说,可最后放弃了。直接去柜子里拿了新衣服。
  
  她现在穿得这一身完全都x透了。
  
  租房给带的柜子就在窗户那边放着,南晨曦要拿衣服,只能跨过七八个酒瓶,或者从男人的身后蹭过去。
  
  只是她都站在那里,这男人却喝酒不理她,南晨曦冲着他比划了几下。
  
  心想如果等他x子变好了,她一定立马走人,一刻也不多停留。
  
  “我需要换衣服。”
  
  这男人没有回头,却是把身子前倾,留出了一点空间。
  
  好在这个男人不是不可救药。
  
  拿了衣服,在进卫生间洗澡的时候,南晨曦还是对那男人说道:“煎饼果子需要趁热吃。”
  
  现在已秋末,在简陋的卫生间里洗澡,真心有些冷。匆匆洗过,立马出来了。
  
  其实她还有另外一件事需要抓住时机,所以她的心思不在洗澡上。
  
  一出门看见了这一幕,南晨曦嘴角翘了起来。
  
  原来桌子还有一个煎饼果子,还有那没有拆开外包装的臭豆腐。
  
  再看窗口那边,那个男人已经把一个煎饼果子吃了一半儿。
  
  她眼里一亮,装得若无其事念叨:“今天我去卖童装了,生意还不错,就是东西太多,带着货和货架去夜市和回来太累了。擎苍,明晚你帮我送送东西。”
  
  “咳咳……”窗口正在吃煎饼的男人突然咳嗽了起来。
  
  一双眼睛终于有了一丝不悦在里面。
  
  好在带着醉意的他并且没有更多情绪,继续吃手里的煎饼,也没有答应明天是否帮忙。
  
  不过南晨曦也没准备立马让他答应,刚才把话说了就算是完成了她原本的计划。
  
  所以心情愉快的喝着白开水,吃着煎饼和臭豆腐。就差哼着歌了。
  
  她倒是想要把歌哼起来,就怕把那男人直接气疯了。
  
  南晨曦这女人边吃,还边计划着明天的那几件事儿。
  
  可能也只有窗户边的男人还不知道这女人的真面目吧。

第三章首发晋江文学城
  第二天早饭跟前几天一样,白米粥和白馒头,还有从楼下超市买的咸菜疙瘩一份。
  
  一个咸菜两块钱,小碗那么大,切成细丝,倒入五成热的锅内,淋上一点醋,最好是香醋,如果爱吃辣,也放一撮辣椒面,然后煸炒半分钟,找一个深一点的容器盛进去,能吃好多天。
  
  就像南晨曦和厉擎苍,一个不大的咸菜疙瘩,直接吃了四五天还有一半儿。
  
  其实如果他们手里有钱,多准备两碟小菜就会还能有一多半儿。
  
  可惜如今他们手里的钱不多,又没有经济来源,每一分钱都是能不多花就不花。
  
  等到对面认认真真吃着馒头和咸菜的男人以后再度有钱了,x子过好了,她一定先让他请吃几顿大餐养养胃,再离开他。
  
  吃饭间,她也看见了这男人嘴角和眼睛的淤青,她也是打过架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打出来的伤。
  
  再想到那四百块钱,她想了许多事情,不过因为有前身的记忆,所以也没觉得这男人会做什么偷、x、摸、狗的事情,只是想着一会儿去买瓶碘酒,再去楼下买两个x蛋,煮熟了给他敷淤青。
  
  现在再用冰块也已经过了最佳时候,再说了家里也没有冰箱,更别说冰块。
  
  知道他没g坏事儿,可南晨曦还是气他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儿。
  
  身体如果糟蹋坏了,他的x子还怎么变好,那她去过逍遥生活就更加遥遥无期了。
  
  此时她低着头,边喝口粥,边又在心里嘀咕事儿。
  
  片刻后,她开口了。
  
  “擎苍,一会儿能不能帮我整一下那些袋子里的货……不过算了,我自己弄吧。”
  
  南晨曦这话说完了,也没有再磨叽这件事,等她吃完了白粥,吃完了最后一块馒头,又吃了几根咸菜,放下了筷子。
  
  等嘴里所有食物都吃完了,南晨曦看着还在吃最后一口粥的厉擎苍,认真又镇定的嘱咐道:“我没时间了,今天洗碗筷的事儿就托付给你了。加油。”
  
  “咳咳……”厉擎苍猝不及防听到她的话,再次咳嗽了好几下。
  
  这女人好像变了那么一点点,胆子就比以前肥了许多。
  
  南晨曦听到了他剧烈咳嗽,没有抬头看他,继续坐在童装里面的y纸片上,开始整理到底有几个类型的童装。
  
  而且还有心情把童装按照样式和颜色分出来,然后还把上衣和裤子搭配一下,搞出几x卖相好的衣服,准备放到夜市摆上,招揽客人。
  
  其实她还真的没有表面看得这么不受影响,她的一双耳朵完全都在注意着小桌子边上男人的反应。
  
  好像等了好久,好久,盯着她的不善的目光才消失了。
  
  随后就听到塑料小凳子移动的声音,再然后就听到了对方开始整理碗筷的声音。
  
  成功了!
  
  南晨曦在心里给自己竖起大拇指。这给了她更多的信心,帮助厉擎苍走出困境。
  
  在南晨曦面无表情,继续认真做事的脸皮下,完全是一副兴奋样子。
  
  她的这个样子幸好厉擎苍不知道,不然只怕会暴走吧。
  
  当然南晨曦没有被这一点点成绩,冲昏了头脑。她也知道能让对方洗个碗不能改变他的颓废。
  
  不过这么一点的试探,让她窥见了这个男人的一丝底线,这才是可喜可贺的。
  
  随后边整理地上的货,边伸着脖子看在洗碗的厉擎苍,对方依旧认真,不急不缓的洗着碗。
  
  如果不是知道那边有人在洗碗,都会因为听不到碗碰碗的声音,或者筷子等等的声音,以为那边根本就没人,有的只是水龙头漏水了。
  
  只是在她全神贯注整理了一x童装后,再抬头看向门外面,居然已经没有人了。
  
  南晨曦以为自己眼花,站起来在门口一看,走廊也没人。
  
  跑到阳台铁栏杆往下看,终于看见了那个男人的身影。
  
  这男人刚好从楼里走到阳光下,他停了下来,并且用修长的手指挡住了他面前的阳光,好像是有些不适应站在阳光下。
  
  差不多几秒后,这个男人没有返回楼里,放下手,面对越来越大的阳光,继续离开了。
  
  南晨曦想要叫他回来,可却没有真地喊出声。
  
  因为她知道喊了楼下的男人也不会听她的,不光没有作用,反而会让那男人更加烦躁,越发不会让她留下来。
  
  虽然担心他像昨天一样,带着钱,也带着伤回来,可分析了利弊和长远来看问题,她默默的看着他离开。
  
  于此同时她也觉得,在无法控制他的行为之下,他愿意出门,照照太阳,也算是不好的事情里面的一点好吧。
  
  再有她留下来是为了让他好起来,又不是想要掌控男友的女朋友,所以她做出了理智的决定。
  
  又看了几眼,她转身往家里走,回到屋里继续整理,记录货,偶尔有灵感,也会搭配一x衣服出来。
  
  厉擎苍走来走去,不知不觉居然又到了那家健身房的楼下门口。
  
  只是今天没有发传单的小年轻,厉擎苍又往周围看了一圈,最后转身上了健身房。
  
  在三楼的楼梯口,居然看见了昨天拉他当陪练的小年轻中的一个。
  
  “你不是昨天那里吗,怎么现在来了?”
  
  “今天还要陪练吗?”厉擎苍询问。
  
  小年轻噗嗤一笑,一分无奈,一分觉得他想的太简单了,唯独没有讽刺,带着几分善意,解释:“昨天那种客人一年也遇不到几次,你能遇上了也是凑巧。”
  
  随后又往周围瞅了一眼,见到没人,压低声音道,“昨天那人就是疯子,完全没把陪练当人看。你能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也是你身手好。可这种活儿还是少接的好。兄弟,身体重要。毕竟咱们当爷们的上有老,下有小,不能不把身体当回事。”
  
  只是原本脸色平静的厉擎苍,此时眼底却有着漆黑的漩涡疯狂的转动了起来。
  
  他瞅了一眼小年轻,点了点头,转头很快下楼去了。
  
  可能小年轻都不知道他的一番好意,可最后那些话无形中却刺痛了此时的厉擎苍。
  
  终于在他不愿接受亲人在他破产之后,抛弃了他的事情面前,被一个不认识的人揭了出来。
  
  如此猝不及防的把这件事摆在了他的面前,他的心再次血淋淋的,疼得厉害,可又无法让伤口愈合。
  
  躲进巷子里面,因为巷子没有阳光进来,又没有人路过,厉擎苍终于压制不住眼角的那滴泪,落了下来。
  
  当他回神以后,望着巷子外面那明亮的阳光,刚准备起身离开,此时却又坐了回去。
  
  碘酒和x蛋都已经买了回来,午饭那男人也没有回来吃,现在马上就到了她要出去摆摊时间了,可还是不见对方。
  
  南晨曦不放心,刚准备出门去找人,门被推开了。
  
  厉擎苍这男人居然回来了,仔细一看他脸上没有新伤,手上也没有受伤,也就背后的衣服皱吧了,也有些黑绿的苔藓痕迹,也不知道他今天出门去了哪里?
  
  好在他没受伤回来了,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瞧着这男人除了周身气息又有些阴郁,其他都还好,南晨曦又开始想办法,想要多一个苦力帮她搬东西。
  
  定了定心神,南晨曦看着往里面走的男人,开口说道:“你能帮我把东西搬到夜市?”
  
  果然这男人对她的事情懒得理会,脚步也不停,直接往窗户那边走。
  
  就在南晨曦对着他的背影生气地张牙舞爪的时候,这男人居然也不避讳还有一个她站住这里,直接解衣扣,脱掉了白衬衫,露出了六块腹肌的健硕身材。
  
  只见男人从衣柜内取了一件新的黑色衬衫来穿。
  
  “不是要摆摊?”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男人居然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并且主动开口。
  
  “要要,现在就走。”
  
  从刚才那活色生香的一幕里回神后,怕这男人反悔了,在厉擎苍提着童装大黑袋子的时候,她去拿折叠货架。
  
  可没等她拿稳了货架,东西却被站在前面的男人抽了走。
  
  并且他一声不吭在前面走了。
  
  南晨曦偷偷地想,难道前面的男人终于幡然醒悟,要努力了?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自己之前想多了。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比昨天好的位子,刚把衣服摆上货架了,这男人居然已经准备走人,并且开口借钱。
  
  “借我十块钱。”
  
  不用想,男人借钱又要买酒。
  
  南晨曦瞪了他一眼,也没有拒绝,直接说道:“你给我卖一晚上的衣服,我给你买三瓶啤酒。”
  
  原本面色平静的厉擎苍果然皱了眉头,不愉快的瞥了她一眼,转身就走,钱也不要了。
  
  南晨曦这女人也是胆大包天,伸着脖子,冲着离开的男人喊:“晚上十一点来帮我把货搬回去。”
  
  昨天十二点回家太晚了,不安全,所以今天准备早回家一个小时。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男人脚步微停,周身阴郁气息好像又厚了一圈。
  
  瞧着这男人越走越远,她就知道他破罐子破摔,根本没有一点斗志可言。
  
  不似表面这般善良的南晨曦居然又在心里计划着怎么让离开的男人重燃斗志。
  
  要不要找人刺激他?
  
  转眼,南晨曦混沌的脑子立马灵光了一回,直接把刚才的想法砍掉了。
  
  其实幸好她没有这么做,不然就现在勉强正常的厉擎苍,再刺激,只怕不死,也要疯。
  
  只是南晨曦担心厉擎苍直接疯掉了,可有的人却巴不得他死了才g净。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