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文】《唇上娇》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许今漾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一个甜甜
  星市的春天阴雨连绵,一栋小阁楼卧室中的沈禾织一身白色毛绒睡裙抱着双腿乖巧的坐在小沙发上。
  
  因为冷的缘故,她的一双大白腿都缩在了睡裙里面。
  
  沈禾织黑色长发略带着点乱意披散在肩上,白里透红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眸时不时的眨着两下睫毛,目光却长远镇静的盯着茶几上的一个IP看着。
  
  她盯的紧,时不时的嘴角都能勾上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助理苏笑轻略一眼小沙发上的沈禾织径直走向窗边帮她把窗户拉上,距离窗户最近的那块地也是一片x润,显然是窗外的雨飘进来打x的。
  
  关好窗户的苏笑转身走向小沙发旁刚刚坐下,还没开口就听见了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沈禾织一愣,看了一眼身旁的苏笑,发现并不是她的手机在响。
  
  她才反应过来开始手忙脚乱的找那不知被她遗忘到哪去了的手机。
  
  沈禾织双目流转四处张望最后将目色定睛在了小沙发角落的那只抱枕上。
  
  她长臂一伸将抱枕下那只纯白色的手机捞了过来,她一边接通着电话一边将电视按了暂停,随后礼貌道。
  “喂,你好。”
  
  “沈小姐,你好。”对面回复的很快,是一道低沉又沙哑的男音,用现在最火的词来形容,这个男人的声音应该是属于低x音一类的声音。
  
  沈禾织一愣,又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未知来电那四个大字,看来不是打错啊,这个人应该知道她是谁。
  
  对方见沈禾织迟迟没有回应他又自主的自我介绍了一下:“我是余烬。”
  
  听见这个名字的第一时间沈禾织除了熟悉还是熟悉,而且还是非常的熟悉,思虑了半秒钟过后她的脑海里涌进了对余烬这个人的所有思绪。
  
  余烬是月亮传媒真正的老板,当初签她的也是他,为此她对他一直保持着感激。
  
  不过他却是一个神秘人物,虽说是月亮传媒的真正老板但是她却从来都没见过他,别说她就连她经纪人茴姐那个公司的老人也没有见过这个老板。
  
  为此余烬在月亮传媒挂的只不过是一个虚名,真正的权利还是掌握在那个副总手里。
  
  他把自己签进公司四年,四年间他没有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所以这次他给自己打电话到底是要g嘛?
  
  “余总,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沈禾织笑着说,因为月亮里面的人说余烬这个人已经年过五十所以她对他的尊称是您。
  
  “沈小姐,听说你想要《夜澜卧听雨》那部戏?”对面明显停顿了会儿才道。
  
  沈禾织神情一怔,对于《夜澜卧听雨》这部戏她是有印象的,她经纪人也跟她提过。
  
  这部剧是一篇大制作,月亮里的人几乎都想打它的主意,竟然是大制作,她想要不正常吗?
  
  “沈小姐,我这里有笔生意不知道你做不做。”不等她回答余烬又自主自的说。
  
  沈禾织一听,眉头一挑有了兴趣:“余总不防说说看。”
  
  她倒是想知道这个堂堂的大总裁找她这个小明星到底能有什么事,毕竟当初公司传言说余烬没时间管这个公司就是因为月亮只是他掌管的一个分公司。
  
  月亮那么好的娱乐公司都是他掌管的一个分公司,那他手里那个主公司是得有多大啊。
  
  “沈小姐,只要你愿意月亮我可以给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另加月亮所有的资源都可以任你先挑选。”余烬一口气道完,那么长一句话说完最后她竟没听见他大喘气。
  
  沈禾织一听,笑了出来:“听余总这么说,你是想包养我?”
  
  苏笑听见这两个字眼也朝她看了过去。
  
  余烬的语句稍顿,最后回答道:“你可以这么以为。”
  
  沈禾织:“???”
  
  最后沈禾织是真的被余烬给气笑了,他一个年过五十的人既然想包养她。
  
  包养她这个比他小二十几岁,都能做他女儿的人?
  
  现在的沈禾织除了冷笑,也只剩下了冷笑,随后她满是讥讽的开口:“多谢余总的厚爱了,不过我不、需、要!”
  
  一字一顿,咬牙清晰,生怕对方听不懂一般。
  
  说完她就迅速的将手机挂断扔去了一边,却不知她却没有真正的挂断,而是刚刚手滑了,现在的她们都还在通话中。
  
  *
  
  直到晚上的颁奖典礼上沈禾织都还窝着一肚子的气,但是又碍于是在公共场合。
  
  她也没太好意思表现出来。
  
  本来作为十一二线□□线的小明星她是没资格来参加颁奖典礼的。
  
  但是因为去年《余温》那部戏给她拉了不少的热度,所以这次她经纪人也给她在这里争取到了一个位置。
  
  她虽然在《余温》里面饰演的不是女主,热度却与女主不相上下就是因为她饰演的是女二,一个教科书版的恶毒女配。
  
  因为这部剧,她也被网友列入了年度四大恶毒女配之一。
  
  沈禾织换了一个坐姿,嘴角微微一咧强扯着微笑盯着台上。
  
  她穿的是一件黑色抹x开叉裙,她这么一换了坐姿腿一动裙子也一下子的叉开了,她那双白花花的大腿也一下子暴露在了空气中。
  
  沈禾织乖巧的盯在台上,殊不知微博上有关于她的那条#四大恶毒女配排排坐#的微博已经上了热搜。
  
  颁奖典礼还没结束沈禾织就坐不住了,她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座位去外面透了口气。
  
  下次,她一定不能是为了看别人领奖才来的,而是要因为自己有奖要来所以才来的。
  
  沈禾织站在走廊上吸了口冷气,就在她准备回去的时候口金包里的手机又“嗡嗡”的响了起来。
  
  一听这声音,沈禾织也一下止住了脚步把手机从里面掏了出来,一看是经纪人许茴的来电,她心里大致也明白是什么事情了。
  
  “织织,你怎么离座了。”刚刚接通,许茴就迫不及待的疑问了声。
  
  沈禾织挑眉,你看,她猜到了。
  
  “上个厕所,刚刚准备回去你就打电话来了。”
  
  许茴,“我听苏笑说你想解约?”
  
  一提到这事儿沈禾织刚刚遗忘的记忆又像是泉水一般的朝着她脑海里涌来,她微微撇嘴依靠在了墙上。
  
  走廊灯光微暗,她微低着头,眼目下一片阴影,又跟许茴重复了一遍今天上午发生的事儿。
  
  许茴:“你确实是可以联系新公司了,或者,也不用联系了。”
  
  “不用联系是怕公司不放我走,想要把我雪藏吗。”沈禾织低笑了声问道。
  
  “原来你也知道。”许茴回答,语气略微带着点冷意,说完她就毫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沈禾织听着那嘟嘟嘟的声音,闷哼了声将手机放进了口金包里,看着时间她也出来了小半会儿,要是再不出去那可是不行的。
  
  想了想,她直起腰肢微垂着头朝着外面走去,纤细的手指也抓着口金包低骂了句,“sb余烬。”
  
  就在她刚刚准备抬头的时候,她的肩膀突然撞到了个人,这么一撞,因为穿着高跟鞋的原因她也稍稍的颤了下腿靠去了一旁。
  
  还没来得及看向来人便急忙道了两句:“对不起,对不起。”
  
  男人微微侧头看向沈禾织轻“嗯”了一声并没有多在意。
  
  因为走廊灯光过暗,那男人又是背着光,所以沈禾织望过去的时候也只能看见一个大概的侧脸轮廓。
  
  回完那个嗯字男人也很快的离去,没有一丝的留恋,沈禾织也没在意,转头就加快步伐往外走去。

两个甜甜
  翌x晌午,《民国》剧组。
  
  “不是叭,陆清清也太快了吧,不是昨天《夜澜卧听雨》的女主都还没定嘛,怎么今天她们合同都已经开始谈了。”苏笑走在沈禾织旁还是不敢相信的惊讶道。
  
  沈禾织没有在意,微微撇眼回了句:“正常。”
  
  陆清清是最近月亮的高捧艺人,再加上她身后站着的人又是副总闻岁长,所以这部剧她能拿下的几率本来就大。
  
  见自家艺人都不在意苏笑也没继续这个话题,画风一转聊到了试戏上,“织织姐,茴姐说《民国》这部剧不比《夜澜》差,让你好好争取一下,今年下半年说不定你就可以摆脱恶毒女配这个名号了。”
  
  说着还不停的朝着沈禾织眨了眨眼。
  
  “嗯哼。”沈禾织眉头轻挑勾了勾唇。
  
  《民国》这部剧也是根据小说改编,整个故事讲述的就是清朝格格和新社会少帅的虐恋故事。
  
  来之前她也特地去看了一下原著,嗯,的确是虐的不行。
  
  进了大楼,沈禾织就将自己手上的东西递给了苏笑拿着,自己去抽签。
  
  当她看见那号牌上的数字上,沈禾织突然一怔,这特么的运气能不能不要那么好。
  
  你说她抽到哪个不好偏偏抽到了第一?
  
  第一个上场试戏,第一个虽好但是也有不好之处,好的是此时的导演编剧们还没有视觉疲劳在前面得高分的可能很大,但是得低分的可能也大。
  
  不好之处就是她是第一个,后面还有十几个二十几个甚至更多人来试这部戏的人,也就是说后面的看多了很容易会让导演们忘记她这个第一演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情景。
  
  所以,看着这个号数沈禾织不禁有些担忧,她愣了半晌目光紧盯着手上的号数,眼里突然晃出了一丝坚定,她直起腰肢吸了吸鼻子心里不断的鼓励着自己。
  
  竟然在第一个拿高分的可能很大,那她就要用所有的努力去拿那个最高分。
  
  毕竟下半年摆脱恶毒女配那个称号就得靠它了。
  
  沈禾织上场轻扫了一眼台下的评委简单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
  
  这部戏是宋恒平导演的剧,曾经她也跟这个导演合作过,所以他团队的人她都认识。
  
  以及台下坐的那几个她都认识,唯一不认识的就是坐在最侧方的那个男人。
  
  男人眉目轻垂微低着头看着手上的剧本,一身黑色西装满满的禁欲。
  
  男人像是感受到了她在打量他一般,眼皮微抬朝着她望了过来。
  
  幸好沈禾织收眼神收的快,并没有让他察觉到。
  
  这一幕瞬间让她觉得像是小时候偷吃被大人抓了个现行的场景。
  
  沈禾织没有再管,简单的做了一个自我介绍便听见导演宋恒平道:“小余,禾织想演第一场,今天男主也没到,要不你去帮帮忙?”
  
  余烬微微一愣,随后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剧本起身朝着沈禾织走去。
  
  今天她想演的那场是第一场,也就是男女主相遇的那场戏。
  
  女主逃难西下,在被青楼的人追逐下遇见了男主。
  
  沈禾织咽了咽口水看着面前的男人突然心生歹念,这人长的可真的是好看。
  
  余烬见她一直盯着自己,他也不忍的朝她扫去了几眼道:“沈小姐,你是来试戏的还是来看我的?”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只足矣让台上的两人听见。
  
  沈禾织突然窘迫脸色微红抿了抿薄唇回了一句:“我当然,是来试戏的。”
  
  不过……等等,她怎么觉得刚刚他叫自己沈小姐那幕倒是有点像昨天余烬叫她的那嗓音。
  
  沈禾织又悄咪咪的抬头扫视了一眼面前的小余,觉得实在是不可能,因为余老总没他长的好看。
  
  余烬看着她那微红的脸颊薄唇微勾说:“那就开始吧。”
  
  沈禾织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去纠结,回想着剧中女主第一次见男主的时候是跪着的,所以,嗯,她跪。
  
  她酝酿着情绪朝着余烬跪了下去,此时的男主应该是背对着她的,但是因为他只是来凑个人的,所以沈禾织也没有在意。
  
  她伸手抓了抓头发低着头朝着余烬爬了过去,纤细的手指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裤腿道:“你,你可不可以带我走。”
  
  再抬头时她双眸已经含着雾水。
  
  余烬没有说话,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盯着抓着自己裤腿的人。
  
  沈禾织也知道他不知道台词,所以又自顾自的说:“我,我什么都可以做的,真的什么都可以,求求你带我走好不好,我,害怕他们等下会再回来。”
  
  语音微颤,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鹿。
  
  现在的她就像是在演独角戏一般,虽然有个男的来装男主,但是还不如没有。
  
  “什么都可以做?”余烬突然开口。
  
  沈禾织一愣盯了他一会儿,抿着薄唇疯狂的点头。
  
  随后就是男主把女主带回了府内,她要演的这第一场也就这么完了。
  
  沈禾织从地上站起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又擦了擦刚刚因为需要而冒出的泪水笑眯眯的看向了台下的导演。
  
  立马,台下的几个人就朝着她鼓了掌。
  
  *
  
  试完戏的沈禾织站在马路上戴着一个鸭舌帽,嘴上一个黑口罩看着马路上那些来来往往的车辆眼里涌出一丝焦急。
  
  本来应该是苏笑来接她的,但是她的车抛了锚所以只能让她打车回去了。
  
  但是这里又是真的不好打车,眼看着那天马上就要下雨了,要是她还打不到车估计得在这里淋成小x了。
  
  所以她又忍不住有些着急,眼看着有个空车,但是那车主好似没看见她招手一般从她面前开走。
  
  沈禾织手一垂,有些气馁,下一秒一辆白色的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沈小姐,上来吧。”车窗摇下,坐在后座的男人撇头看向窗外的女人道。
  
  沈禾织认出了这个男人,是刚刚那个小余。
  
  只不过这个时候他不应该还在看戏的吗?怎么下来了?
  
  沈禾织站在旁边愣了好一会儿又看了一眼那阴云密布的天空终于伸手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余先生,麻烦你了啊。”沈禾织坐好,双手乖巧的放在大腿上略带着点歉意道。
  
  她猜测刚刚导演叫他小余是因为他姓余,所以她也就这么叫了个余先生。
  
  余烬清冷道,“没事。”
  
  天被聊死,沈禾织也没有再言,习惯性的拿下嘴上的口罩附身向前把地址交给前面的司机后也就乖乖的坐在一旁发呆的看着窗外。
  
  两人也就这么井水不犯河水的坐着,整个车厢都是一片寂静。
  
  半晌后,沈禾织瞄了一眼余烬,捏紧了膝盖问了声,“余先生你好,我是沈禾织,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啊。”
  
  余烬微微挑眉,略带着点笑意的反问了句:“沈小姐还真是健忘,那么快就不认识我了?”
  
  他侧过头看向了沈禾织,此时的沈禾织也是一脸懵x的看着自己。
  
  双眼里也好似写着那么一句话,“我应该认识你吗?”
  
  沈禾织倒也是真的纳闷,什么叫她那么快就不认识他了,她本来就不认识他好吗?
  
  “沈小姐是不是忘记了昨天我还跟你打过电话?”余烬笑,帮她回忆着。
  
  沈禾织浑身一振,瞳孔放大不敢相信的惊讶道:“你是余烬?!”
  
  传言里那个长的又老又丑的月亮老总余烬?
  
  “不相信?”余烬挑眉,又道:“那不如我帮沈小姐回忆一下吧。”
  
  说着他伸手就打开了手机里面的录音,熟悉的嗓音也在这一刻传满了整个车厢。
  
  ——“笑笑,你知不知道余烬,就是咱们月亮的那个真老板。”
  
  ——“我跟你讲他竟然想包养我。”
  
  ——“我的天哪,他那个年纪都能做我爸了,他竟然想包养我。”
  
  ——“还有还有月亮的人都说他长的肥头大耳,面容臃肿的,他竟然想包养我,你说他是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x。”
  
  ——“我真的不敢想。”
  
  ——“我害怕哪天没忍住把我隔夜饭都吐出来。”
  
  录音到这也就结束了。
  
  这不是昨天她挂断电话后跟苏笑说的话吗?他怎么会有?
  
  沈禾织狐疑的看了一眼余烬,满眼的不敢相信掏出手机就将昨天的通话记录给翻了出来,上面显示的通话时间是已接40分29秒。
  
  她知道,她昨天不可能通话那么长,而且电话也是她挂的,所以唯一能怀疑的就是,她昨天并没有真正的挂、断。
  
  难怪昨天茴姐打电话让自己收拾收拾去参加颁奖典礼的时候会问她在跟谁打电话,为什么一直都是通话中。
  
  这一刻她算是真的明白了。
  
  余烬看着沈禾织那像是吃了shi一样的表情嘴角微微一勾略带着点挑衅问:“沈小姐这下知道我是谁了吗?”
  
  沈禾织欲哭无泪,疯狂点头。
  
  “知道我是那个肥头大耳面色臃肿癞蛤蟆想吃天鹅x的余烬就好。”
  
  沈禾织头一点瞬间觉得不对劲,又疯狂的摇了摇头说:“不不不,余总别开玩笑,我昨天那说的都是屁话,你别放心上。”
  
  余烬挑眉,眼里一股玩味:“噢,是吗?”
  
  沈禾织点头,心里默念是的是的。
  
  沈禾织发誓,这一场景绝对是她这辈子最尴尬的时候了,就连小时候都八岁了还x床被全班人知道后她都没今天这么尴尬过。
  
  现在的她除了祈祷车子快点到家还是快点到家。
  
  没过多久车子抵达目的地,沈禾织疯狂的道了句,“谢谢余总。”便很快的下了车朝着自己的小阁楼跑去,像是在逃难一般。
  
  因为着急,她的口罩都没有戴。
  
  余烬撇过头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微微一勾摇上了车窗,离去。

三个甜甜
  第二天,沈禾织是被一串电话给吵醒的,她挂了多少次,那电话就打了多少次。
  
  最后,她忍不住了,拿过手机接下就贴在了耳边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
  
  紧接着,苏笑焦急的声音传来:“织织姐,你别出门,关好门窗别露面知不知道。”
  
  听见这句话的沈禾织瞬间没有想睡觉的心思,眼睛也忽的一下猛然睁开。
  
  咋,咋了?
  
  几分钟后,她知道了前因后果,盘坐起身子登上小号上了微博。
  
  此时的热搜榜十三正是#沈禾织的金主曝光#
  
  她看着那么一条大微博简直是欲哭无泪,点进去就是一个营销账号的发文和配图九张。
  
  只是一眼她就知道了那些照片的来源以及是什么时候,原来是昨天下午余烬送她回来的时候被拍的。
  
  因为昨天她下车急忘记了戴口罩,所以那照片上的人脸倒是格外的清晰,只是车内那个男人的脸并不是很清晰。
  
  如果不是什么特别熟悉的人可能认不出那人到底是谁。
  
  看着那人,沈禾织尴尬的记忆再次涌进脑海,这特么的这个热搜就是在帮着她重温自己尴尬的场景啊。
  
  沈禾织欲哭无泪没有细看博主发的文案,只是潦x的扫视了一眼就翻去了xx的评论。
  
  位列第一条的评论便是:【娱乐圈谁没有金主,有必要大惊小怪吗?尤其是沈禾织这种,要是没有金主估计早就凉透了。】
  
  【沈禾织是谁现在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上热搜了吗?】
  
  【啧啧啧,这女人估计不止一个金主吧,我之前听说她可是圈里有名的交际花呢。】
  
  【那男的是谁,看轮廓感觉长的还不错,该不会是织织的男朋友叭。】
  
  【楼上开什么玩笑呢,男朋友你看那车,沈禾织高攀的起吗?】
  
  【一个娱乐圈的交际花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爆料的,没想到竟然还上了热搜,现在的人,呵呵。】
  
  【其他不说,小姐姐的身材真的是好爆了叭。】
  
  【营销号请不要造谣!!!】
  
  沈禾织看着那些评论看的头疼,又随意翻阅了两下就心烦的把手机扔去了一边。
  
  她现在不敢出门,外面的人也不敢进来,昨天被拍已经暴露了她的住址。
  
  所以她的小阁楼外也是围满了记者,她不敢往外面看,外面有记者这事儿还是看苏笑发的照片她才知道自己小阁楼外原来围了那么多人。
  
  有些是记者,还有些是粉丝。
  
  发愣之际,关于昨天那幕尴尬的场景也在她脑海里云游迟迟不散。
  
  她皱着眉宇,抱着脑袋在床上翻滚了两下,不过也幸好她没有答应余烬的包养,要不然今儿个的头条可就真是名副其实了。
  
  不过余烬那人长的倒是人模狗样,没想到竟然也是那种人,背地里肯定也没少包/养小明星的吧,所以!!!
  
  沈禾织你不能被他的脸吸引!!!
  
  余烬他根本就只有一张脸可以见人!
  
  “嗡嗡——”
  
  “嗡嗡——”
  
  听见手机的振动声沈禾织也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四处张望着寻找着手机。
  
  半愣后她又伸长了身子把手机抓了过来贴在耳边道:“喂,茴姐。”
  
  “沈禾织你给我解释清楚,图片里面的那个男人跟你是什么关系。”下一秒,许茴质问的声音迅速传来。
  
  沈禾织欲哭无泪翻了个身:“茴姐我跟你讲,那个人是余烬啊,昨天我试完戏没车回来是他载我的,我要是知道他是余烬我就算是死也不会上他的车啊。”
  
  要是知道,她根本就不会上他的车去让自己尴尬。
  
  她说完,许茴那边沉默了,半晌后手机里才传来她的声音,“那模样貌似并不像传言里的他。”
  
  “岂止啊,那形容跟余烬本人根本就是两个人好不好。”
  
  许茴:“嗯,幸好那天你没答应。”
  
  “是啊。”
  
  要不然就那标题,她也真是跳进x河都洗不清了。
  
  “织织,你没谈恋爱吧。”许茴又问。
  
  一听这话,沈禾织笑了,“茴姐,要是对象能那么好找我也不至于单身二十四年。”
  
  其实也不是因为不好找,只不过是自己不想找罢了。
  
  “那就好。”许茴彻底的松了口气然后又嘱咐了两声:
  
  “你现在是事业上升期不是谈恋爱的最佳时期,你自己要明白知不知道,等以后你事业有成再谈恋爱也不迟,到时候还有更多的男人任你大把大把的挑选,你现在可别被一些男人迷昏了眼。”
  
  沈禾织望着天花板说:“我知道了茴姐你放心吧。”
  
  “知道就好,你关上门窗别出门,这件事我们已经在处理了,这栋房子也被记者发现不能住了,我已经让苏笑去找了,等找到合适的我们就来接你。”说完,许茴挂断了电话。
  
  沈禾织也放下了手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继续发愣。
  
  *
  
  傍晚的时候公司已经为她找到了新住处,因为前门还守着些记者所以她们并没有走前门而是从后门上车朝着公司为她新准备的房子而去。
  
  “织织姐,你好好休息休息,热搜的事情我们已经压下去了,你不要太担忧。”苏笑将她送达目的地嘱咐了一句也就离开了。
  
  沈禾织点头四处打量了一眼这栋房子,这栋跟她上一栋除了装修风格不一样其他好像哪里都差不多。
  
  可能都是一家房地产的吧。
  
  因为她要搬来,所以这里也已经提前让人收拾好了,所以她只用带个人来就行了。
  
  沈禾织四处打量了番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上楼洗了个澡一身睡裙坐在沙发上再次用小号翻着微博。
  
  这个时候关于她的那条微博热度已经下降到了最后一名,取代第十三的已经变成了其他。
  
  沈禾织见热度下去了倒也不担心了,反正这种莫须有的东西一向也多的很。
  
  只要她清者自清就好了。
  
  翻了会儿微博的沈禾织突然有些犯困起身想往床上去睡觉,可谁知刚刚进卧室看见那床的时候她就惊呆了。
  
  沈禾织不敢相信,跑到床边用手摸了两下那床上的东西,好像还真的不是她看错了,这玩意还真的是棉絮。
  
  就是没有装被x的棉絮,不仅没有被x,就连床单枕x也没有。
  
  沈禾织越发的无奈了,拿过手机就给苏笑播了个电话过去,“笑笑,你们怎么没给我准备被x啊。”
  
  边打着电话她还一边翻开了衣柜确认没有后她才道。
  
  难不成她今天要睡棉絮了吗?
  
  “啊,不是吧。”苏笑有些惊讶。
  
  “嗯,是的。”沈禾织又气馁的坐在了床上,她并没有说错,是真的没有准备。
  
  “织织姐我这里走不开,要不你凑合一晚?”苏笑说,语气里略带着点试探。
  
  沈禾织一愣,想开口就又听见手机里人道,“对了织织姐,我听说你隔壁那栋也是咱公司的人,你要不去找他借一x先用着,我明天一早就给你带新的来。”
  
  沈禾织想了想随后点头道了声“好。”就挂断了电话,苏笑那个人从她进圈就一直跟着她,所以她是什么性子她也明白,如果她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是不会拒绝她的。
  
  沈禾织没有强求,也不想去隔壁借,所以只能睡棉絮凑合凑合了,凑合就凑合吧,她哪有那么矫情啊不就是睡一晚棉絮嘛。
  
  想了想,她就拖了鞋钻进了棉絮里面,睡得是棉絮,盖的也是棉絮。
  
  这还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睡没有被x的床和被子。
  
  沈禾织在床上闭眼酝酿了很久迟迟不能入睡,倒是那缠棉絮的丝线一直勾她的脚趾甲,弄的她很是不舒服,为了避免她还将自己缩成了一团。
  
  但是还是要勾到,半愣后沈禾织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要不,她还是去借一x叭?
  
  沈禾织双手捏着棉被薄唇轻咬双眸囧囧有神的盯着前方再次犹豫,半晌后经过极度内心挣扎的她猛的掀开身上的棉被穿着拖鞋下楼打算去隔壁借被x。
  
  反正都是一个公司的人,他应该会借吧,有了心里鼓励沈禾织也加快了步伐刚站在别人家门口她就按下了门铃。
  
  等了会儿没有反应,她又按了两下。
  
  下一秒门打开了。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穿着黑色浴袍的男人,腰间的腰带捆的松松的露出他x前的一大片肌肤。
  
  那头乌黑色的头发也是x答答的,男人头上还盯着一块白色的帕子,是他本人在用那根帕子擦着头发。
  
  沈禾织呼吸一滞,差点没流鼻血,但是下一秒她的鼻血就因为那张脸止住了。
  
  能不能不要这么巧,又是余烬!!!
  
  老天都不想让她忘记昨天那幕尴尬的场景吗?
  
  “沈小姐,我发现你很喜欢盯着我发呆。”余烬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吊儿郎当道。
  
  沈禾织:“……”
  
  早知道我就不来借了。
  
  随后沈禾织嘴角勾起一丝尴尬的笑意:“余总你好,我没想到我的邻居竟然是你。”她咬重了邻居两字。
  
  余烬眼珠一转,看了一眼旁边,“你是隔壁新搬来那位?”
  
  “嗯。”
  
  “住的舒服吗?”
  
  “舒服。”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看见她那么乖巧,余烬笑了笑问。
  
  沈禾织被她这么一问突然想起自己到底是来g什么,她转了转眼珠又回答:“我那里没有被x,我可以借一x你的吗?”
  
  余烬一愣,点了点头:“进来吧,我去给你找,你站在外面冷。”
  
  说着就转身进门给沈禾织留了一个背影,听他那么一说沈禾织也没有拒绝,跟着他进了屋站在里面等着。
  
  这边的装修风格跟她那边也是两种风格,如果她那边是比较阳光的,那他这边就是比较暗沉的。
  
  沈禾织好奇又多打量了好几眼,却不知余烬已经在这个时候下来了,他拿着一x灰色的被x站在她身后:“这x是新的,你先拿去用吧。”
  
  突然的言语让沈禾织一愣急迫的转过头伸手接过余烬给的被x,“谢谢余总,我到时候买一x新的还给你。”说着她就转身离开上楼去折腾了。
  
  余烬看着被她一手带过关闭的门眼目清凉的转开走向了沙发旁,节骨分明的手指也放在了键盘上。
  
  大约十分钟后门再次被敲响。
  
  余烬的手指稍顿起身去开。
  
  沈禾织咬着薄唇站在门口一双大眼直直的盯着门里的男人道:“余总你会装被子吗?能不能帮帮我,我装不好。”
  
  “……”
  
  *
  
  清晨,沈禾织迷迷糊糊的起身开门将门外那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门铃的苏笑放了进来。
  
  昨儿个有了余烬装的棉被她可谓是一觉睡到了天明,如果不是苏笑来按门铃她估计还能再会好一会儿。
  
  “我按了那么久见你不来开门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刚刚醒。”苏笑双手提着些东西一边说一边挤进了屋内。
  
  那蓬头垢面的沈禾织也只是睁着一只眼睛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随后将门一把关上。
  
  “你带了些什么啊。”沈禾织走上前看着她放在茶几上的两个袋子就一个劲的翻腾了两下。
  
  一个袋子里面装的是些x用品和被x,另一个袋子里面就是些吃食。
  
  沈禾织刚刚醒也没什么胃口,所以她也只是看了两眼就坐去了沙发上。
  
  “对了织织姐,茴姐给你接了一个口红代言,虽然不是什么大牌子,但是我看那旗舰店买那口红的人也不少。”苏笑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面掏出个苹果随意用纸巾擦了两下就往嘴里塞着道。
  
  “本来最近也有几个女配剧本找上你但是茴姐都没给你接,因为都不是什么好剧本吧,她说你不是去试镜《民国》那部戏的女主了吗?等那部消息下来了再说,要是没成她就去帮你争取一下《民国》女二的角色。”
  
  “那俩角色都有助你摆脱恶毒女配的这个称号,所以不管是女主还是女二只要拥有一个咱们就成功了。”苏笑说完撇头看了一眼沈禾织一顿大喘气后又道:
  
  “要是都没成,茴姐说你倒是可以走一走恶毒女配的路线,毕竟黑红也是红嘛。”
  
  沈禾织:“……”
  
  “织织姐,我听说那天跟你一起上热搜的那个男的是咱余总?”苏笑眨巴着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丢掉苹果核朝着沈禾织凑了过去。
  
  “嗯。”她点头。
  
  “我看那照片上的轮廓不像是公司传言的那个样子哎,不光如此看着长的倒是也还不错,织织姐,我觉得这样的男人配你不亏,要不…”
  
  沈禾织一愣,有些狐疑的看向了身旁那眨着眼睛肚子里一坛子坏水的苏笑。
  
  这特么的是亲助理吗?
  
  她竟然让自己牺牲色相去求荣?!
  
  “不可能的。”苏笑好似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没开口,沈禾织就立马开口截住了她快要吐出来的言语。
  
  因为她也猜到了,这种事情她不可能去做,再说她要是想走后门回去找他哥不就得了,偏偏要去卖身另一个男人求荣?
  
  傻的吧她。
  
  “竟然如此,那就让笑笑帮你承受这份悲痛吧,我去问问余总要不要我,我可以不要月亮随意挑的资源,我只要他给我月亮百分之二十,不,百分之十的股份就行了。”
  
  苏笑仰着前方,双手捂在自己x口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道。
  
  沈禾织抿了抿薄唇点头,伸出一只手放在她肩膀上道:“去吧,他就在隔壁。”
  
  苏笑一愣,急忙摇手g笑道:“算了算了,我开玩笑的,余总那种人都是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我可不敢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